权少的新

chapter086果园的夜

Chapter086 果园的夜

“你?”林允儿看着他一阵语塞——这还是那个一身傲气的莫里安吗?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居然看着女友与其它男人共进出。

“莫里安,我鄙视你。”林允儿怒斥一声,转身离开。

直到听到办公室最外的大门被关上,莫里安才重新掏出烟来点上。然后打开电脑,与明天即刻要上任地新任大区经理沟通许多的工作细节。

至于爱情、至于许诺、至于他是不是该被鄙视,他其实也不是那么在意了。

生活有许多的希望加上许多的失望一起组成,谁也不知道这一次的失望之后,下一次的希望在哪里;所以,他选择在自己可控的事情上努力。

而爱情,在经历了心动与压抑之后,他终于明白爱情的苦与乐,而他宁愿被这样爱而不得的苦所浸泡,也不愿意守着一份没有爱情只有感情的未来。

对于一个年过三十的男人来说,这样的做法或许有些傻气,只是,爱情来的时候,从不分年龄;而对爱情的执着,也并非年轻人的专利吧。

“办公室只有你一个人了?”msn上,那个备注名叫秦蓝的头像闪了起来。

“是啊,这几天大家都熬狠了。”莫里安轻笑——这家伙,还和以前一样精力旺盛。

“你说我是不是检了个便宜?这么几年一直被顾式压过一筹,今年才打了个翻身仗,我就来接手。”

“你运气好。”

“大家知道我要来,都什么反应?”

“都在猜,不知来的是何方神圣,一小时报一次数据的要求,太变态了!”

“要的就是这效果,让大家知道你eric是个大好人就成。”

“你部门那个小美女,听说要走?”

“恩。”

“我一来就走,对我有意见?”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没功夫和你闲嗑牙,没事我回家睡觉了。”

“允儿的事是怎么回事?”似乎铺垫了这许多,这才是他想问的正题。

“她告诉你了?”莫里安看着屏幕,慢慢打出这一行字。

“恩,没见她那么哭过。”仅是文字,都能听见电脑对面的那个人,语气是淡淡的惆怅。

“回来再谈吧,这事儿也不是一两句能说清的。我下线了,有什么想了解的,给我邮件。”回过去这一句后,莫里安便下了线。

…………

没错,新来的区总,是高他两届的大学学长秦蓝,当然,他也是看到总部下过来的任命文件才知道的。

至于关系,就是学长这层吧,还谈不上是朋友。

但大家都在社会上打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他自然不会天真到认为,一个认识的人来做中国区总,区域和市场总部的关系就会缓和。

该争的还是会争、该闹的还是会闹,只是态度不能如以前那么尖锐就是了。

至于他的立场,当然要看秦蓝的态度了——并不是人家和你闲话两句,就是拿你当兄弟的。

这社会太复杂,复杂到他这样在职场呆了超过三年以上的人,绝不会轻易在职场交朋友、也不会把自己的职业前途放在别人身上。

“秦蓝,你在新加坡干得好好的,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国?是代表管理总部?还是代表营销总部?”

莫里安靠在电梯里,脑袋飞快的思索着——秦蓝当然知道自己在中国公司,但自己却是才知道他要回来。

呵,就凭这点,他的态度已经相当的职业化。

想通这点,莫里安倒也不再纠结,该拿什么态度去对秦蓝,他心里已经有了底。

……第二节:爱情*情不自禁……

今天的顾子夕开的是一辆黑色的奔驰越野车,而行车的方向也是她所不熟悉的路线。

许诺倒是什么也没问,只是抱着那一大束香槟玫瑰,安静的坐在他的身边。

“怎么不说话?”顾子夕侧头看了她一眼——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看起来有些温柔、有些娇小、有些慵懒,是不同于平日强势干练的一种柔和。

看起来有种让人想去心疼的柔弱。

“说什么?”许诺将视线从花中移开,抬眸看向顾子夕:“开车要专心。”

“好。”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笑着转回头,专心的开车。

是啊,说什么?

她和他一样吧,只要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就好,不管是去哪里、不管要做什么。

一路上两个人沉默着,轻轻的音乐在不大的空间里环绕,有种安静而甜蜜的味道。

许诺盯着顾子夕的侧面看了许久,印象中冷峻的面孔,沾染着温柔的味道;嘴角浅浅的笑意,没有记忆中的冷诮;握住方向盘的手、看着前路眼,都是成熟男人所具有的沉稳与魅力。

爱上他,当真始料未及:什么时候还始心动的?她轻轻摇了摇头——真的不知道。如果知道,一定不会放任心思泛滥吧。

他这样的男人,自卑如她,若不是不知不觉,她怎敢去爱。

她妻子那样柔情似水的女子,尚不能让他安定下来,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他安定下来?

“当然不是你了。”想到这里,许诺的脸微微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将眸子转了开去——原来,潜意识里,对他还是有些念想的吧。

……

“到了吗?”车子在一路野花的路边停下,许诺坐直身体向外看了看,似乎并没有什么小店景点什么的。

“没有。”顾子夕侧过身体看着许诺。

“恩?”许诺转过头看向他,他嘴角温柔的笑意、眼底浓郁的情素,让她的心不自觉的漏跳了半拍。

“你那样看着我,我怕我再不停下来,会出事。”顾子夕看着她低低的说道。

“哪儿有看你,别自作多情啊。”许诺红着脸,将着转向窗外,嘴角的却不自觉的噙起甜甜的笑意。

“其实,停下来可能更会出事。”顾子夕伸手握住她的肩膀,轻轻叹了口气,双手微微用力,轻轻的将她揽进了怀里。

“顾子夕……”许诺抬眼看着他,轻喊着他的名字,似是拒绝、又似提醒。

“让我抱抱你。”顾子夕低低的说道,双臂加重力度,有种想将她揉碎在怀里的冲动——在两人都克制着只做朋友的时候,聊聊天、喝喝茶,似乎已经很好。

而一旦说了爱她之后,所有的克制都显得那么困难起来:只是喝喝茶、只是聊聊天、只是看着她的笑脸、只能握着她的手——这些,怎么够。

许诺紧张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胸前,在他用力的拥抱里,将自己全然的放松在他的怀里,这种幸福与甜蜜的感觉,让她全然的忘记前一刻还在想着的:若是有备而来,她该不会爱上的心事。

爱上他,或许会辛苦,但有他的温柔、有这样的甜蜜,即便辛苦她也甘之如饴吧。

…………

“顾子夕,这里的风景不错啊,下去走走吧。”良久之后,许诺轻声说道。

“好。”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只是拥着她的双手却不松开。

“你先放手啊,要不我怎么下车?”许诺自他的怀里仰起头,看着他笑着说道。

“不想放手。”顾子夕低下头,唇角的笑意温柔缱绻,只是,这样的接近、这样的气息交缠、他的眸子慢慢的暗了下去,呼息也有些不稳起来。

“顾子……”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感受他呼息的热度在鼻息缠绕,似乎意识到,他们之间,不可能永远这样的泾渭分明、不可一直这样克制有节、不可能坚持亲疏有致——恋人、情人,这样的关系,那样涌动泛滥的感情,注定了他们之间,要发生些什么。

可是,他们可以吗?

“许诺,我爱你。”顾子夕的头慢慢的压下,当他的唇轻触着她的唇时,他停了下来,定定的看着她——粉红绯绯的脸,有着和他相同的涌动情潮;看着他的眼睛,游移的眸子里有淡淡的慌张。他的克制,她都是知道的呵,她还寄希望他做好关于控制的事吗?

“顾子夕,我们、我们要怎么办?”许诺轻语着,双唇一张一合之间,在他的唇上轻轻扫过——那是一种令人悸动的渴望,他唇间的温度会有一股魔力,似要打碎她一切的理智与克制。

“我说过,控制的事,由我来做,这句话,永远有效。”顾子夕闭上眼睛,压下头在她的唇间狠狠的咬了一口后,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看着荡漾着柔情的粉脸、含羞带怯的眼,真正觉得自己若生在古代,一定是坐怀不乱的君子。

忍住不吻她,他得要有多好的控制力呀——她不仅是个女人、不仅是个漂亮温柔年轻的女人,更重要的是,她是他现在爱着的人呵。

……

两人并肩走在花朵芬芳的田间,任晚风徐徐吹过,在心头与身体的燥热都被吹散之后,两个相视而笑的眸子里,一片清澈的明亮。

她想,她该为他的克制点32个赞——这种好男人,现在真是不多见呢;更何况,他还是个十足的奸商。

能做到这样,着实不易。

“顾子夕,你很好。”许诺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

“你的意思,我为了得到你这样的夸奖,以后还得常做这样的事?”顾子夕低头看着她,眼底有一丝压抑的轻叹。

“你这人不识好歹。”许诺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去不再理他。慢慢的走在夜风吹过的田间,心里一片轻松的喜悦。

…………

目的地是一家郊区的一家以水果为主的农场,除了一片一片的果林之外,在山顶四套别墅式的小木屋,看起来挺有世外桃源的感觉。

“你们两个还舍得来呢,说好7点的,这都几点了。”车刚在四套并排的小木屋前停下,穿着帆布工装裤的景阳便走了出来。

“路上耽搁了一会儿。”顾子夕牵着许诺的手,说话的时候眼睛还看着许诺。

“这条路也能耽搁?是去看花儿了,还是追蝴蝶了?”景阳脸上的笑容怪怪的,眼睛看着许诺上下打量着。

“路上的风景很好。”他的目光让许诺只觉得,刚才两个人在车上做的那点儿暧昧的事儿,似乎全知道一样,不由得一阵心虚,说话的声音也没了底气。

“很好、很好,确实很好。”景阳看着许诺红红的脸,不由得大笑——这样害羞的小姑娘,现在真是不多见了呢。

“别理他,进去吧,饭该可以吃了。”顾子夕也不理景阳,牵着许诺的手往中间那间两层的木屋走去。

“这片农场是景阳父母的,你别看他卖着法餐、喝着红酒、一副都市型男的样子,实际上他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出身。每到周未都会回来帮忙。”顾子夕轻声说道。

“看起来真不像,穿着工装都象走秀的。”许诺惊讶的说道。

“哪儿有这么夸张。”顾子夕皱了皱眉头——那小子有这么帅吗?他怎么不觉得?

许诺低头轻笑,不理会顾子夕这偶尔的幼稚模样。

两人走进大厅,一对五十岁上下的老人正忙着将饭菜端上来。

“景婶儿,我们来了。”顾子夕松开许诺的手,快步走过去帮忙。

“子夕来了。”景阳妈妈放下手中的餐具,直起身体看向她们——笑意盈盈的样子,特别的慈详。

景妈妈的长相和景阳有着七八分的相似,看来景阳是长得像妈妈了,特别是气质:看到了景妈妈,许诺才知道,景阳身上那股子懒散而优雅的味道、再随意的穿着也掩不住的高贵感觉,都是景妈妈遗传的。

眼前的景妈妈,同样只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色短袖t恤,外套一条连体的粗布工装,简单帅气里,透着股子优雅劲儿。

“这是诺诺吧?快过来坐,这些都是景阳他爸自己种的,纯天然、纯绿色,健康还美容。”景妈妈伸手拉过许诺,安顿她在椅子上坐下来:“以后有时间和子夕经常来住住,这里才是适合女孩子住的地方。”

“好,谢谢景婶儿。”景妈妈的熟络,让许诺慢慢放下在陌生地方的拘谨感觉。

“别谢别谢,你们坐,厨房还有几个菜,我去拿出来。”景妈妈笑着站了起来。

“我去帮忙吧。”许诺忙也站起来——因为家里有许言那个美食兼营养专家,所以许诺对厨房的事情,基本就属于白痴水平。

不过,却也不好意思就看着老人家忙进忙出的,她反坐着。

“你坐着吧,我去帮忙。”顾子夕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在这里不用太客气——他到是不知道她的厨艺水平,只是看她这一身职业套装的都市俏女郎模样,要进厨房确实有些为难。

“好不好啊?”许诺对着顾子夕,不出声的问道。

“一会儿景阳来陪你。”顾子夕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容,便跟着景妈妈去了厨房。

“哦,景阳也不干活儿吗?”许诺耸了耸肩,在景妈妈和顾子夕离开后,站起来打量着这间纯木制的屋子——从地面到天花、从墙壁到家俱,全是木头,和城市里的钢筋水泥比起来,更多了份温柔与亲近。

“还习惯吗?”景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许诺转过身,看见景阳正拎着一两个装着樱桃和杏子的藤制的蓝子走了进来:“一起把它们处理一下?”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一个蓝子,跟在他的身后往旁边一个房间走去——似乎是很专业的清洗间:筛子、容器什么的,都很齐全。

“我们自己吃的水果都在这里清洗。要出售的水果,在果园有个专业的清理场。”景阳边教她怎么洗,边解释道。

见她有些笨拙的样子,不由得哈哈笑起来:“得,还是我伺候你好了,你这身打扮,干这活儿还真不行。”

“那你就洗吧。”许诺将篮子往他面前一放,就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还真不客气啊!”景阳看着她大小姐的样子不禁直乐。

“这叫客随主便。”许诺也笑了起来,还是走到他身边蹲下来,将他洗好的进行二道清洗和擦拭。

“顾氏官网发布的总裁夫妻分居的通告,你知道了?”景阳似是无意间提起,语气淡淡的。

“看到了。”许诺也淡淡的应着,等着他接下来的问题。

“他当年和蜜儿走到一起很不容易,蜜儿曾经也是个很单纯的女子。”景阳着手里的红色樱桃淡淡的说道。

许诺没有答话,他的话题,显然也不需要她的参与。

“蜜儿为他受了很多苦,所以对蜜儿,他有他放不下的责任。若说要分开,他们已经分居五年了,何必要来这一纸声明,公告天下。”

“他只不过不想委屈和你的这段感情。给不了你未来,至少要给你一个没有污点的现在。”景阳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着许诺认真的说道:“所以,如果决定在一起,就好好儿的在一起,别把那些世俗的东西看得太重。”

“我不知道世俗的东西对我来说算不算重要,也不知道我们继续往前,会走到哪一步。”许诺看着他轻声说道:“我无法预知未来的他、也无法预知未来的自己,所以,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或许,会一直这样下去;也或许在某一个路口说再见;也或许,大家都变得面目可憎,以后老死不相往来。谁知道呢。”许诺轻叹了口气,低下头继续手中的工作——他们之间,未来要从何谈起。

“从深爱到失望、从冷落到公告、下一步,谁知道呢!”景阳抬眼看了她一眼,暗示着说道:“或许,未来,大有可为。”

“我和他,只适合现在。”许诺抬起头,看着景阳笑着:“而且,这些话你该和他说的,和我说了,就不怕我耍心机、玩手段,玩儿个高调上位?”

“哪个又是没有心机、没有手段的,有本事就玩儿个上位我看看。”景阳也笑了——都说恋爱中的女人很傻,这女人也算是白长了一颗好看的脑袋,看来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都这样明白提示她了,下点儿功夫用点儿心,把自己和子夕的关系好好儿用用,没准儿就成功上位了呢。

艾蜜儿这种女人,不适合娶来当老婆,只适合在家里当神仙供着:只能看不能用就罢了,还恨不得你二十四小时陪着她哄着她,这种爱太累、让人喘不过气来。

顾子夕毕业后在公司从基层做起,少东家的身份并没有让他在公司占到多少便宜,反倒被顾东林的人处处为难,一步一步走到总裁的位置,都是靠他个人打拼出来的,而绝非曾经的少东家这个身份。

在那样困难的境况下,还要坚持着和恋爱时候一样:每天送花、每天哄她睡觉、每天帮她测心速指标、检查她有没有按时吃药,在想温存的时候,过度的克制,他自己都没觉有什么不好,反而还要去安慰艾蜜儿可能会受伤的心情;

只是,陷入爱情的男女都是傻子,那时的他或许也会有偶尔的不耐和疲惫,在做丈夫和爱人这上头,他仍然是无可挑剔的。

而身为朋友,他们却心疼那样孤军奋战、疲于应付的顾子夕。

至于梓诺的妈妈,于子夕来说,应该是在千帆过尽后,心里唯一的一抹暖色吧——都说身体的契合是爱情的开始,而他们没有未来的开始、更让那样的契合变得完美而绝望,也让他更加的怀念。

那怀念,成了支撑他走过这五年寂寞孤单的微温,以至于他无法割舍、无法忘掉。

若在合适的时候找到她,或许也是个完美的结局——只是,人生向来都有意外:现在的意外,便是在遇到她之前,他遇到了许诺。

现实的爱情,与梦想的怀念,他或许认为那触摸不到的温度对他更重要,而景阳却认为,能抓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

所以,他希望这个可以让子夕重新快乐起来的女孩子,有本事抓住子夕、有本事让那份怀念只成为怀念。

就算心机又如何?就算手段又如何?如果能将顾子夕的一辈子都算计进去,他们可真是乐见其成呢。

…………

“看来,你们两个聊得挺默契?”

顾子夕过来的时候,便看见两个人默默的对视着,那目光里面,是暗暗的较量。

“景阳是个很好的主人,摘了这么多水果呢。”许诺微微一笑,从景阳的目光中移开,将手中洗好的水果捧了一把递给顾子夕:“都说樱桃好吃树难栽,现在有人种了现成的,我只管吃饱就成。”

“恩,先吃饭,樱桃晚上睡前再吃。”顾子夕接过那棒樱桃放进旁边的藤篮里,转头对景阳说道:“景叔回来了,出来吃饭吧。”

“恩。”景阳点了点头,看着两个人并肩的背影,心里暗自叹了口气——这子夕还真找了个宝,居然真是什么都不图他的。

换了别的女孩子,看到这分居通告,怕是要开心得放鞭炮庆祝,再找机会让他把离婚给办了。

或许,他们是对的。只是,在这样一个世俗的社会里,纯粹的爱情,又能走多远?

…………

在看到景阳爸爸的时候,许诺不禁有点儿发愣——这是一个地道的农民:高大而粗壮的体魄、黝黑发亮的皮脍、说话打雷似的大嗓门儿、穿着工装衣裤,一看就知道是才从果园干完农活儿回来的。

“景叔和景婶儿很恩爱。”顾子夕看着许诺发愣的模样,不禁失笑——任谁见了他们夫妻,怕是都会是这副表情吧。

“他们是真正的美女与野兽的组合。”许诺捂嘴轻笑,眸子里却是暖意满汇满。

“你真是说对了,你别看我妈长得好,她脾气可不好,动不动就发脾气;你别看我爸象个大老粗,他才是天底下最温柔的男人,我妈总和我说,嫁给我爸,是她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景阳从后面走上来,看着反差极大、却又和谐的父母,脸上满是温柔的笑意。

…………

“景阳臭小子回来了?有没有给你妈带个媳妇儿回来?”听见景阳的声音,景爸爸端着两盘菜走了进来。

“你别催儿子,我又不急。”景妈妈皱了皱眉头,不满丈夫对儿子这么直接。

“还不急,都在我跟前念叨多少次了,说子夕儿子都四五岁了,你连年媳妇儿影子都没看到。”景爸爸也没留意站在顾子夕身边的不是艾蜜儿,自顾自的说道。

“我说景正深,你有完没完,坐下、闭嘴、吃饭。”景妈妈看了许诺一眼,满眼的抱歉,朝着景爸爸低吼了一声后,拉着丈夫坐了下来。

“景叔好,这是许诺,我女朋友。”顾子夕用力握着许诺的手,让她面对这样的尴尬,只觉得心疼。

“小许,坐,我是个大老粗,说话不中听你别介意。”景爸爸这才注意到许诺的脸色有些难看,便听老婆的话,坐下来:闭嘴、吃饭。

“没有的。”许诺尴尬的笑了笑,在顾子夕的身边坐了下来。

景爸爸听话的不再乱说话,只是贴心的给老婆夹菜、剔鱼刺,那么大个儿的男人,在做剔鱼刺这种精致的活儿时,居然特别的灵巧,一点儿也不显笨拙,那动作看起来,当真是满当当的爱、当真是格外的赏心悦目。

“都流口水了吧?我也帮你剔?”顾子夕看着许诺笑着说道。

“我欣赏一下不行啊。”许诺回头瞪了他一眼,将头埋进饭碗里大口吃饭。

顾子夕也不再说话,却细心的记住了她爱吃的那些菜——在对艾蜜儿多年的相处中,照顾对方的需求,似乎已经成了习惯。更何况他是在意她的,在意她开心与不开心的情绪。

……第三节:浪漫*果园之夜……

晚餐后,一家人在院子里坐着聊了会儿天,从景叔年轻的时候追景婶儿,一直聊到为什么只生了景阳这第一个祸害,便再也没有其它孩子了。

许诺感叹着这对夫妻之间的恩爱与默契,不禁感到——爱情在这样这样一种相濡以沫的感情面前,也显得逊色不少。

在景爸爸的催促下,景妈妈有些依依不舍的回房睡觉了,走前还交待:子夕和诺诺住西边那栋别墅,里面的床单被子是她昨天才晒过的、房间是她用植物香油才熏过的、推开窗子是能看见成片成片的花儿的。

总之,中心思想是:那是一间极佳的蜜月房。

倒是听得好不容易在他们的故事中放松下来的许诺,又满脸通红起来。

…………

“顾子夕啊……”许诺站在插满各式鲜花儿的一楼大厅,看着顾子夕只觉得一阵紧张。

“恩?”顾子夕似是不明白她的紧张,只是微笑着看着她。

“这么大的别墅,不会只有一个房间吧?”许诺见他笑得暧昧的样子,不禁一阵恼火。

“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顾子夕轻笑,轻轻牵起她的手,穿过布满鲜花的楼梯慢慢往上走去——这景婶儿还真好玩儿,这把年纪了还有小孩子心性,居然在房间弄了这许多花儿,真以为是婚房呢。

想到这里,顾子夕忍不住看身侧的许诺——带着羞涩与紧张的她,此时何尝不像一个忐忑的新娘呢?

他们之间,真的只能这样了吗——爱而不能、爱而不得?

“怎么啦?怎么不走了?”许诺停下脚步看着顾子夕。

“我怕上去会忍不住。”顾子夕诚实的说道。

“你——”一阵血气上涌,许诺的脸只觉得脸都烧了起来:“顾子夕,你下流!”

“我们今天晚上去山上住,看狮子座流星雨,我去准备一下帐篷,你上去看看就下来。”顾子夕低头在她额上轻吻了一下,转身慢慢往下走去。

高大而挺拔的背影,在这满是花儿的木屋里,有种让人心疼的落寞。

许诺下意识的跟着他往下走了一步,几乎想冲过去从背后抱住他,告诉他他们都不要克制、告诉他她们就这样吧,她不怕没有未来,她只想和他拥有刚刚好的现在。

只是,这也只是一瞬间的冲动而已,看着他的背影,她慢慢收回了跟随的脚步、慢慢的转过身、慢慢的往楼上走去。

或许,她会有一个如景阳父母这样的未来,有或没有爱情,但一定有默契和温暖的家庭,有一个可以照顾她、宠着她、哄着她的男人,让她不必为生活而奔波、不必为未来而烦恼、让她在有任何困难的时候,都可以在他怀里任性撒娇。

而顾子夕,不是那个他。

……

二楼一共有三间房,一个书房、一个茶水间、然后就是卧室。

果然如景妈妈所说,推开卧室门,一股清新的花果香迎面扑来,让人只觉身处于一片花果的世界,舒畅极了。

素白色的**,铺满了红色的花瓣,浪漫而有爱。

这个景妈妈,对顾子夕当真也是极好的呢。

许诺想着,却不敢去碰触那床——不敢碰触他和顾子夕无法触及的未来。

碎花的窗帘拉开,极目望去,夜的星光下,一片一片的花海、果海,当真是美不胜收。

顾子夕,正斜身倚在车旁,抬着看着这边开窗的方向——她在看窗子外的花海,而他,在看窗子里的她。

…………

“这里好漂亮,景妈妈真会享受。”许诺没有在楼上停留太久,她怕给自己、给他,都会有错觉。

“喜欢的话,以后有时间都可以来住两天,我不在也可以。”顾子夕点了点头,待她上车后,便发动车子,往山上开去。

在果树、野花之间,夜色如此沉静,沉静到只听得到车行带来的呼啸声,还有偶尔的蝉鸣蛙叫。

…………

“你喜欢看流星?你相信流星许愿吗?”站在山顶,许诺问着顾子夕。

“谈不上喜欢,也不相信。”顾子夕见许诺一脸疑问的样子,笑着说道:“约会总得有个借口吧。”

见顾子夕一本正经的说约会的借口,许诺不禁乐了:“顾子夕,你可以为‘妆成’设计一个广告词:给约会一个理由,给你买的‘妆成’到货了。”

顾子夕一愣,转过身来看着许诺,双眸闪闪发亮的说道:“许诺,我夸过你是天才吗?”

“说实话?”许诺调皮的歪着脑袋看着他。

“当然。”顾子夕看着她可爱的小模样,怔怔的不眨眼。

“没有。”许诺摇了摇头,皱起鼻子说道:“倒是说过:不过是策划的能力强点儿,不来顾氏损失的可是你自己。”

“真的吗?我真说过这么让人讨厌的话?”顾子夕看她嘟起的唇,不由得大乐,起想两人之间的种种敌对与算计,看看今天两人并肩看风景的默契,心里不由得一阵感慨。

…………

“困了吗?要不你先睡会儿,等开始了我再喊你?”顾子夕见许诺靠在自己肩上的头越来越重,便低声问道。

“我睡品不好,怕你喊不醒呢,再等会儿吧,好不容易来了。”许诺摇了摇头,盘膝将身体坐正,摇了摇有些发酸的脖子,看着顾子夕说道:“要不,我学抽烟吧,我听他们说,抽烟可以提神的。”

“哪儿听来的谬论。”顾子夕瞪了她一眼,起身去搭好的帐篷里取了个薄毯过来,边盖在她身上边说道:“歪在我身上眯会儿,时间差不多了。”

许诺又打了个呵欠之后,点了点头:“那记得喊醒我,虽然我也不信流星雨许愿什么的,既然来了,还是应个景吧。”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靠着大树坐下来,伸手将她圈入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闭上眼睛休息。

“顾子夕,你的怀里很舒服。”许诺在闭上眼睛前,低低的说了一句。

顾子夕低头看她时,她已经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不想让他见着她对他依恋的模样。

“这里随时为你准备着,你想的时候,就来靠靠。”顾子夕看着她温柔的说着,在看见她唇角轻轻漾起的微笑时,也柔柔的笑了。

大手圈着她纤细的腰,眯着眼睛看着天边——据说流星雨会来的方向:是不是,他也可以许个愿?不管会不会实现,就当对这段感情的纪念。

…………

狮子座流星雨,在凌晨三点的时候,如约而至。漫天的闪亮在夜空划过,美得震撼。

“许诺,流星雨来了。”

“许诺,醒醒。”

“许诺,你说你要许愿的呢?”

顾子夕轻轻摇晃着许诺,她却只是皱了皱眉头,转过在他怀里的身体,伸手将他的腰抱得更紧了、整个人偎得他更密实了。

“你就这睡品呢?果然睡着了就喊不醒。”顾子夕低头看着她轻笑。

“许言,我爱上一个男人了。”

睡着的许诺一脸甜蜜的笑意,似乎在做一个关于他的美梦——‘许言,我爱上一个男人了’。这个男人,就是他吗?

顾子夕只觉一阵心神荡漾,看着紧拥在怀里的她,突然间不想再放手让她走掉。

“许诺,我们可不可以一直走下去?”顾子夕轻轻的低语着,缓缓低下头,轻轻吻住她柔软的唇——一下、一下,舍不得放开;一圈、一圈,贪恋着她的柔软;从轻触到覆盖、从轻吮到辗转,那样的失控的力度呵,原来,他对她的渴望,早已是一触即发;原来,他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其实是不堪一击……

“许言,别担心我,我真的很快乐……”

或许在他的身边是真的快乐、或许梦中的这个吻唤醒她所有的甜蜜与渴望,她在梦里还诉说着自己的快乐。

“许诺,我爱你。”顾子夕低语着,在她梦语之间,将舌探进她的柔软深处,与她纠纠缠缠、不绝不休……

…………

许诺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大亮,军绿色的帐篷,透过阳光之后,充满了生机;而帐篷外面的虫鸣鸟叫一片一片,好不热闹。

“怎么一觉就睡到天亮了,这个顾子夕也不喊我。”许诺伸了个懒腰,掀开毛毯后跪坐起来,拉开帐篷门朝着正在收拾另一个帐篷的顾子夕喊道:“顾子夕,昨天到底有没有流星雨呀?”

“有啊。”顾子夕转过头来,见她起来,便放下手中的活儿走了过来:“你起来了。”

“那你怎么不喊我,那不是白来了。”许诺看着晨光中的顾子夕,高大帅气中的温柔宠溺,直让人看得错不开眼去:“你长成这个样子,真是祸害。”

“那我祸害到你了吗?”顾子夕笑着,弯腰钻进她的帐篷,看着她初醒的润模样、还有微微红肿的双唇,想起昨夜她在怀里的柔软与甜蜜,喉头不由得一阵发紧——在吻过她的美好之后,他真的很难相信,自己在面对她时,能够克制着不去抱她、不去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