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8高手过招

权少的新妻

“顾、顾子夕……”许诺看着他,结结巴巴的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傻瓜,眼睛要闭上的。”顾子夕声音沙哑的说着,伸手将她的眼睛轻轻的蒙起来,唇轻轻的加重力度……

随着他大手的覆盖,许诺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当他唇间的温度柔软的侵袭而来,直如一股电流自全身许诺呆呆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被他覆上的眼睛微微抖动,长长的睫毛在他掌心轻颤,同样刷动着他心里的悸动。

“别紧张……”顾子夕感觉到她的紧张与身体的僵硬,轻声安慰着,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小心、似是怕吓着她了、又似细心品尝,一片的缱绻无限……

只是,任他如何的温柔、如何的小心,她却依然紧张,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身体一片僵硬。

“许诺,别紧张。”顾子夕轻抚着她的后背,用他的温柔,化解她的紧张与不知所措。

在他温柔的引导里,那电光火石般刹那的悸动过后,狂乱的心跳慢慢平复、他的品尝引导着她的回应,她紧紧抓住他的双手慢慢的滑了下来,轻轻的圈在他的腰间,身体的紧偎,让彼此的拥抱更加贴合……

感觉到她的放松,顾子夕轻抵开她的牙齿,轻轻的试探,勾住她无处安放的丁香,带着它妖娆舞动,时而温柔、时而狂热……

…………

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长到她只想在他温柔里沉浮不起,若不是包里的电话震天的响起来,她不知道他们的这个吻还要持续多久。

“顾、顾子夕,电话响了……”她轻轻推了推他,声音沙哑的说道。

“电话难道比我还有吸引力?”顾子夕低低的看着她,粉红的双颊、氤氲的眸子、含羞带层的眼神,娇软的风情,让他怎肯让这样的甜蜜被一通电话所打断。

张嘴在她的唇间轻咬了一下,便又用力的压下,深深的吻住——这一次,再没有小心的试探,只有沉入其间的沉醉、沉醉……

而她在他炙热的温度里和纠缠里,整个人晕晕乎乎的,哪里还记得电话的事情……

…………

“是许言的电话,她肯定要担心了。”在他怀里喘息良久,才突然想起刚才的电话,一看是许言,不由得又着急起来。

“别急别急,一会儿再打过去,现在还不能好好儿说话呢。”顾子夕手指轻抚着她的脸,安抚着说道。

“都怪你,下次不许了。”许诺娇嗔着,嘴角却满是娇羞的笑意。

“这不是弥补你没有感受到初吻的遗憾嘛,下次不是初吻,咱们就直接点儿。”顾子夕轻笑着逗着她——见惯她犀利干练的一面,再看看在自己怀里时的小女人模样,当真是喜欢得不得了。

“我是说、我是说下次不许吻了。”许诺用力的掰开他圈在自己腰间的手,生恼着低叫道。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姐姐要着急了,快回电话过去吧。”顾子夕笑着,拿起电话递到她手里。

“大骗子。”许诺瞪了他一眼,深深吸了口气后,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已经恢复正常,这才给许言拨了回去。

“许言,刚才打我电话了?”

“恩,已经在市内了。”

“恩,是、是和他在一起。”许诺轻瞥了身边的顾子夕一眼,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许言,改天吧,他公司有些事,是特意赶回来处理的。”许诺再看顾子夕一眼,见他摇了摇头,示意他有时间,许诺仍是皱眉摇了摇头。

“恩,好,我一会儿就回来。等我吃饭。”许诺挂了电话,看着顾子夕说道:“我是为你着想,你现在工作忙,抓紧时间处理吧。”

“不想我去你家?”顾子夕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下次我正式请你。”许诺看着他说道。

“好,我等你的邀请。”顾子夕淡然一笑,也不勉强:“现在送你回家?”

“我打车也成,送去送来挺麻烦的。”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离晚饭时间还早,倒也不赶。

“麻烦什么,送女朋友回家天经地义。”顾子夕伸手在她脑袋上重重拍了一下,调好坐位,发动车子后往许诺家的方向开去。

…………

“许诺小姐,约会还愉快吗?”看着由内而外散发着甜蜜、快乐的许诺,许言的嘴角不禁也漾满了笑意。

“别笑我啊,你和季风还不是一样。”许诺踢掉鞋了,伸手在许言的脸上捏了一把,笑着说道:“季风怎么不在?”

“他今天值班,明天早上回来。”许言拍开她的手,与她一起往厨房走去,简单的三菜一汤,都是许诺爱吃的菜。

“怎么好象知道我今天会回来?”许诺看着许言笑着问道。

“因为知道你胆子小,必定不敢在那边过两个夜。”许言撑着下巴看着她,一副了然的样子。

许诺的脸微微一红,俏皮的说道:“谁说的?是临时有事才回来的。”

“是吗?顾子夕这么历害?”许言轻笑,眸子里有些许探究的味道:“我还以为,他第一天会做好铺垫、第二天再下手,我们聪明的许大小姐呢,当然会在第二天逃掉。”

“许言,你胡说八道什么,哪儿有你想的那样。”许诺拿起筷子在许言的脑袋上作势敲了一下,看着她探究的目光,便又收了回来,给了她一个放心的微笑,轻声说道:“许言,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许诺,肚子上的疤,去做个美容吧,我查了资料,是可以做掉的,最后只留一条淡淡的印痕。”许言看着许诺,轻声说道。

“不做,生过就是生过。”许诺的脸一沉,粗声粗气的说道:“我说过了,我只要恋爱、不要婚姻,不行吗?不行吗!”

许诺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看见许言心疼的目光,心里一阵钝钝的痛,站起来轻声说道:“我累了,先去睡了。”

说完便放下筷子,疾步往房间走去。

“许诺,对不起。”许言推开凳子站起来,快步追了上去,从背后抱住了她:“许诺,姐姐答应你,以后再不提这事。”

“姐,现在我很快乐,虽然我不知道,这段快乐的终点会是在哪里。但我会尽量的让它更久一点。之后,我也会不伤心,因为从开始,我们都预料到了结局,我们都会在这一段里努力努力的去爱、去快乐。”

“姐,你说我胆小也好、说我没用也罢,我是真的不敢用这样的真象,去考验他。”许诺转过身来看着许言,平静的说道:“真象,永远比想象要可怕,你永远不知道,他会是什么反应、也不会知道,他的反应,是会如何的伤到自己。”

“姐,我不会让自己受伤,所以,我不会受伤。”许诺的声音轻轻的,却无比的坚定——她不给他伤她的机会,她把自己的过去用力用力的藏起来。

“好,这件事,我们都不再提。”许言轻轻低下了头,氤氲的眸子里,星点的湿意,不想让许诺看到。

…………

“快乐,是自心底开出的花,浸着香甜,美好而婉转。而恐惧,却是心角里漫出的藤,缠缠绕绕,无法躲过。”

许诺在日记本上写下这段话,盯着这串文字,心里却慢慢释然——既然两个人都有不得已,现在这样不挺好吗,何苦为难自己、又何苦为难他呢。

想通这点,许诺的心情平静不少,果园没有看到流星的流星夜、车上被他强迫要永远记住的不是初吻的初吻,让她心底开出的那朵快乐之花,盛开到顶点。

“睡了吗?”

“没有。”

“姐姐什么事找?”

“见季风父母的事。”

“明天一起去选礼物吧。”

“好。”

……

“睡了吗?”

“在听你电话呢。”

“那早些睡吧。”

“好。”

“怎么还不挂电话?”

“等你先挂呢。”

“呵,那我挂了,晚安。”

“晚安……吻你。”

“……”

…………

纠缠许久,终于挂了电话,伸手去抚嘴角——情不自禁的笑意,笑到无法收敛。

第一次,对一个人说了再见,却还舍不得挂电话,在电话里只是听着电流里传来的他的深深浅浅的呼吸,便已心跳不已;

第一次,听他在电话里说吻她,竟不觉荒谬、不觉害羞,却是期待着,幻想着,一股梦幻般的甜蜜泛滥心间。

许言,我想我是真的恋爱了。

许言,别担心我,我会好好的。

…………

周一。

一大早,莫里安收到林允儿的辞职报告,心情不由得一阵低落——只能是这样吗?他还是让她难过了,难过到不愿意面对。

莫里安将文件压下来没有回复——新的区总秦蓝今天10点就到公司,还是交给他来批就好。

或许,他能留下她吧。

而林允儿,却在想——他会留自己吗?如果留,她要怎么回答?

一个不爱了,便只是叹息和内疚;另一个还爱着,便是心思迂回婉转,希望自己在他心里还有一点点份量。

…………

莫里安办公室。

“顾子夕还是坚持你离开卓雅?”莫里安看着许诺递过来的辞职报告,轻声问道。

“和他没提这事,不过,还是离开的好。”许诺笑着说道:“我们俩儿都传成那样儿了,我还在这儿呆着,可影响你以后找老婆呢。”

“没打算找老婆,还想着你若不走,我近水楼台先得月,和顾子夕还有得一拼,你说呢。”莫里安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胡说八道什么呢,拼什么呀。快签字快签字。”许诺拍着桌上的辞职报告,不许他再说下去。

“这是今天早上我收到的第二封辞职报告。”莫里安在许诺的辞职表上签了字后,笑着递回给她。

“啊?谁还辞职了?marry?”许诺接过辞职表,看着莫里安。

“允儿。”莫里安淡淡说道。

许诺愣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

“愣什么呢,还不快去写交接计划?”莫里安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淡淡说道:“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行了。”

“恩。”许诺点了点头,轻声问道:“那你批了吗?和她聊过了吗?”

“傻丫头,我现在的身份怎么去聊?”莫里安摇了摇头:“我先压下了,等新的区总过来批。”

“恩,那我先去办手续了。”许诺点了点头。

转身离开莫里安办公室的时候,听到莫里安正接起林允儿的电话,当下便加快了脚步,迅速的离开。

她一直觉得莫里安和林允儿是很好的一对,无论从样貌、资历、行事风格、个人气质,都很般配。

只是,以莫里安对她的感情,她却不能将这些话对莫里安说。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对待感情方式的权利和自由,不能因为她的拒绝,而擅自去干涉他的选择——就算不接受,对他,她仍是感激感谢感动的。

而在于顾子夕这段从挣扎到喜悦的感情里,她越发的明白——爱情,不是你说停止就可以停止;不是说你爱的人不爱你,你就可以再去爱别人。

爱情,当真是没有道理——爱着、看着、守着、等着,不管有没有结果。

陷入爱情里的他们,皆是如此。谁又能劝了谁去放下呢?

……第二节:秦蓝*职场高手……

新的区总秦蓝是在10点差20到的中国区办公室的。

而一到办公室,他没有随着行政部的人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去了莫里安的办公室。

这一行为,让办公室里的各种猜测又开始发酵——他们会是敌是友?新区总的这种暗示,是示好还是施压?

只是,这些猜测都只在心里,没人敢拿到明面里去说——必竟,莫里安在中国区根基深厚,绝不好惹,从这次lynn的事情就能看出来;而新的区总能在这个乱局里空降而来,怕也不是善于之辈。

而不管他们的关系如何,以总部这种相互制肘的结构模式,他们的冲突,当然在所难免。

在历年的斗争经验里,lynn是圆滑中带着强势、莫里安是强势中带着圆滑,输赢各有,为着相同的目标,却又将中国区的业务维持得刚刚好。

以后的格局会怎样,谁也说不准,所以大家观望着,小心冀冀的处理好手头的工作,至于这排队的事情,现在还不是时候。

…………

“eric在办公室吗?我找他。”秦蓝站在marry的桌前,手指在她的桌上用力的敲了两下。

“eric在办公室等您,请随我过来。”marry脸上带着最职业、最完美的笑容站了起来,向秦蓝做了个请的手势。

“不用,我自己进去。”看见marry微挑眉头,转身大步往莫里安办公室走去。

marry直到秦蓝推开莫里安办公室的门进去后,才敛下微笑坐下来,对自己刚才的表现表示满意——作为莫里安的秘书,她当然知道市场部对于新区总的微妙性,虽然没料到他一到办公室就找莫里安,仍然做好了各种准备:

谨遵着莫里安历来的教导:任何时候,不要让任何人、特别是你的对手,找到攻击你的漏洞。

“eric,我这里只能做到这样了,接下来看你自己了。这个区总,看起来好象很阴险呢。小心吧。”marry在心里暗暗的说道。

想了想,又给许诺发了个qq窗口:“shine,新区总来了,一到办公室就找eric。”

“我看到了,你都是人精了,有你在,eric无往而不利。”许诺发了个笑脸过来,让marry心里极舒服。

“你觉得这个john怎么样?我觉得他看起来挺阴险的,eric不会吃亏吧。”marry小心的问道。

“要对自己的老板有信心,ok?”许诺又发了个表示力量的拳头过来。

“好吧,你这个当女朋友的都不担心,我这个做下属的就更不用担心了。”marry发了个大笑的表情。

两人又随意的聊了一会儿,便关了窗口,开始工作。

…………

“欢迎回来。”看见秦蓝大步而入,莫里安笑着站了起来。

“你那个小秘书不错,调给我用吧。”秦蓝伸出手,与莫里安重重的一握后,便径自在他办公桌前的转椅上坐了下来。

“这是抢劫呢?一进门就跟我要人。”莫里安大笑。

“你也知道,那个vivian我怎么敢用,当然是你的人我用得放心了。”秦蓝也不以为忤,直接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我和她谈谈。”莫里安点了点头,慎重的说道:“她的专业是市场,虽然名义上是我的秘书,大多数时间做的还是市场策划有关的工作。所以我也不好强迫她。”

莫里安对秦蓝的要求有些不悦——这一招不是下马威,而是明明白白的警告:一来就拿掉他最信任的人,给他的工作制造障碍;

marry从市场调大区,以后与市场部的沟通,必须步步小心,否则就成了两个部门争斗的牺牲品,一不小心被人抓到把柄,还会给莫里安带去困扰;而若想不让人抓到把柄,秦蓝出的招,她就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下去,不能给莫里安半丝的圆转。

这样的安排,等于是一进门,就告诉了莫里安他的态度——市场与大区,永远不可能合作;秦蓝与莫里安,永远不可能成为伙伴。

果然,在莫里安圆润的推脱后,秦蓝却不依不饶,看着他笑着说道:“我相信你能搞定。再说,做我的秘书,主要工作是业务助理,是要协助业务开发和管理的,各区域经理的日常沟通也需要帮助我来做,不仅仅只是个文职文书和传声筒。”

他的话里,除了强势的强调结果外,还给出了职位的许诺,这样强势的沟通方式,却用随意的方式说出来,让莫里安无法拒绝、更无法对抗。

秦蓝,市场与大区要斗、你和我要争,虽然不可避免,你也太急了些。

莫里安微微一笑,淡淡应道:“好,我帮你搞定。我这边的缺口,就暂时由vivian替上吧,也省得再去招人。”

“那就这样说好了,10点10分开会,她就负责通知和记录吧。”秦蓝大笑,一片直率的爽朗之色,看不出半分的不妥。

而相知不浅的两个人,也都知道今天初见面的无声过招,秦蓝略占上风。但也都知道,莫里安的妥协里,同样布下vivian这颗扎眼的棋子,让秦蓝这局,也下得不那么痛快。

暗暗的较量一招之后,两人在大区业务的沟通和分析上,仍然抱以职业专业的态度,对卓雅的现状进行了分析和判断,在下一步业绩增长和市场目标上,很快达成了共识。

“ok,和你沟通就是愉快,你不知道在新加坡的时候,和那些人沟通简直会让你吐血。”秦蓝站起来笑着说道。

“一样一样。”莫里安也笑着站了起来,送秦蓝到办室门口。

…………

“marry是吗?很不错,继续努力。”秦蓝在经过marry的桌前时,伸手在她桌上敲了两下,留下一句不咸不淡的话。

“谢谢。”marry站起来礼貌的道了谢,在看见他进了林允儿办公室后,才收回目光,却看到莫里安正站在她的桌前。

“eric?”marry疑惑的看着他。

“到我办公室,我有话对你说。”莫里安点了点头,示意她跟自己进办公室。

…………

“我能拒绝吗?”在听了莫里安的话后,marry愁眉苦脸的说道。

“我不能拒绝。”莫里安只回答了这一句。

“那我辞职行吗?”marry无奈的说道。

“这种变动,是变相升职,对你以后的职业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于你觉得会为难的地方,你知道我做事的个性。所以有问题我会直接找john,你再怎么说,只是个秘书职位,没你想象的那么重要。”莫里安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说道。

“知道了,我也就说说,没有真的想辞职。否则不让人笑话你呀,一个下属都搞不定。”marry怏怏的说道。

“以后有事,可以私下来问我,和工作有关的,要注意你身分的敏感性,尽量少和我说。”莫里安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快到开会时间了,便匆匆说道:“一会儿的会议,你就坐在john的身边,会议记录由你来做。记住,凡事表现不要太强势,尽量低调做事,工作上的矛盾不要集中在自己身上。”

“知道了,谢谢老板。”marry点了点头,站起来对莫里安真诚的说道。

“还有,女孩子要学会示弱。john别的优点我就不多说了,怜香惜玉和绅士风度这上头,可是有口皆碑的。”莫里安笑了笑,说完后示意她去准备稍后的会议。

“哼,看着就不象。”marry仍是一脸的不快,却也知道莫里安也没办法,只是问道:“我手头的工作交给谁?”

“交给vivian,明天再交,今天你就带着点儿做着。”莫里安边翻着会议的资料边说着。

“哦,我知道了。”marry的轻应了一声,转头往外走去,心里在琢磨着,老板们这样布局的用意——新区总只和自己见了一面,不可能如eric说的,对自己的能力认可才要自己;vivian是lynn的秘书,在lynn临去前,还为难了eric一把,他为什么要用vivian呢?

唉,这些老板的心思,真是太复杂了,自己能弄懂的那一天,怕是也能做老板了吧。

marry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决定暂时放下对这局棋的分析,先把自己的新老板给伺候好。

…………

林允儿办公室。

“允儿,我回来了。”秦蓝推开林允儿办公室的门,脸上早已是一片温润笑意。

“你的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好,上周给你电话,你都没说要回来呢。eric也是才知道的?”林允儿笑着站起来,拉开桌前的转椅让他坐下。

“不坐了,马上要开会了。就是过来看看你,省得说我回来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秦蓝看着林允儿,一如当年的雅致淡然,只是脸上的颜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由当年的青涩水润,变化成现在的成熟憔悴。

“这次回来是准备定居呢?还是只是暂时调动?”林允儿见他毫不避讳的盯着自己,心下不禁有些着恼,却又不便发作,只得岔开话题。

“我们三年多没见面了吧?”秦蓝突然说道。

“差不多吧,具体我也不记得。”林允儿淡淡的答道。

“好象对我有些不满呢。”秦蓝见林允儿神色淡淡,收回停留在她脸上的视线,笑着说道:“只是有点儿怀旧,没别的意思。”

“你上次给我打电话,其实我特别高兴,这么多年,你仍然记得我这个朋友,让我知道我在国内也还是有朋友的,所以就和上头申请了回国,是临时决定的,所以没来得及和你们说。”秦蓝看着林允儿认真的说道,一番话,既回答了进门时她的问题,又隐晦的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当真是个心思极为细致婉转之人。

“你在中国呆了二十几年,朋友当然是有的。”林允儿只作没听懂,淡淡的将话带了过去,心里却不禁懊恼,没事给他打什么电话,当真是病急乱投医。

“那是。”秦蓝也不将话挑明,应了一句后,便淡淡说道:“马上要开会了,我去准备一下,你对这边熟,以后有什么事,记得提醒着我些。”

“恩。”林允儿点了点头,没有把自己提出辞职的事情说出来,看样子,eric也是没说的。

在秦蓝离开后,林允儿不由得有些烦燥起来——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子,自己这失恋也失得傻了,发什么神经给他打电话,给自己惹麻烦,也给eric惹麻烦。

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莫里安的办公室,marry正从他办公室出来,不知道秦蓝又在动什么心思。

看看就要到开会的时间了,林允儿按奈住想去找莫里安问问情况的冲动,准备好资料便去了会议室。

…………

基本上中国公司在办公室的人全来了,看大家的样子,对今天第一次与区总见面,都非常的重视,平时率性随意的人,今天也穿上了正装;平时爱打扮的那些个女孩,也卸掉各种奇怪的装饰,穿得中规中矩,头发盘得一丝不苟。

倒是她自己,做好了辞职的准备,所以反而比平时上班时更随意了一些,一件公主袖的短袖衬衣、一条及膝的大摆短裙、加上及肩的直发,和会议室的同事们比起来,倒是多了几份职场之外的女人味儿。

林允儿微微皱了皱眉头,拿着笔记本在惯常的位置上坐下来,随之看见marry和vivian也各拿着笔记本走了进来——让所有人都跌掉眼镜的是:marry坐在了新来区总的下手;而vivian则坐在了莫里安的下手位置。

“我来介绍一下,john。秦,我们新来的区总,上海复旦大学金融系高才生,在总部工作两年、在新加坡公司工作三年,现在回到中国公司。”

“为了更好的配合john的工作,marry和vivian的工作暂时调整了一下,marry从今天起协助john工作;vivian协助市场部的工作。”莫里安作为中国公司目前职位最高的人,负责将秦蓝介绍给了大家。

实际上在会议室前,他已经转发了总部的任命邮件,所以他的介绍,也只是个形式而已。

而他也知道,marry和vivian的工作调动,必然引来各方猜测,但既然秦蓝不介意,他就更不介意了。

对上对面林允儿疑问和担心的目光,莫里安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无需担心。

而秦蓝在看见他们这样默契的互动时,脸色不变,嘴角却微微噙起轻讽的笑意。

…………

“虽然我毕业后就在国外工作,但我一直心系国内的发展,总想找机会回来,毕竟,能天天看着黄皮肤黑头发的感觉,是非常的不同的。”

“所以,这次一有机会,我就毫不犹豫的回来了,看见大家,我特别特别想说的一句就是:我中国的同事们,我想死你们了。”

秦蓝话音刚落,年轻的同事们都笑了起来——为他的亲民和幽默。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在他这句玩笑里,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而几个年纪稍长、久经办公室政治洗礼的部门负责人,也跟着笑着、鼓着掌,心里却各自盘算。

…………

简短会议后,秦蓝以其年轻幽默、利落大气的风格,迎得了大多数员工的喜爱,抛开市场部与区域的斗争,对于这个新来的区总,大家的接受程度还是相当的高的。

他那句开场的‘我想死你们了’,更是在办公室传了开来。

“shine,john好幽默。”开会的同事出来后,对许诺说道。

“是吗。”许诺淡淡的应着,对这个新来的区总,显然兴趣不大。

“shine,许诺,对吗?”秦蓝随意的站在许诺面前,手指在她桌上轻轻的敲了两下。

许诺顺着他的手看上去——一直看到他那张带着阳光笑容的脸,这才慢慢站起来,微笑的打着招呼:“我是许诺。”

“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秦蓝丢下这么一句话,便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许诺原想说,我已经是个离职员工,没必要再谈。

可秦蓝却已离开,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许诺下意识的看向莫里安那边,莫里安和林允儿正站在他办公室门口,齐齐的向她看来。

许诺微微一笑,便空着手往电梯间走去——反正要走了,管他谈什么呢。

…………

“为什么不批我的辞职报告?”林允儿跟着莫里安进了办公室,有些埋怨的问道。

“批了也没用,这点你比我更明白。”莫里安倒了杯水递给林允儿,淡淡的说道。

“他为什么回来?不会真是为了中国区总这个位置吧?”林允儿皱了皱眉头,看着莫里安问道。

“连你都不知道,我更不会知道了。”莫里安给自己倒了杯咖啡,在林允儿对面坐下来,看着她轻声说道:“允儿,对他,你要小心。”

“你还关心我?”林允儿的眼圈微微一红,忙低下头收敛自己的情绪。

莫里安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关不关心,你自己应该感受得到。秦蓝这个人,也不是说不好,只是他的目的性太强,你又是这样的背景。”

“当年他和我争你,中间有许多细节我没有和你说。这些年在国外打拼,我也不知道他变了没有。若是真心对你好,我也为你高兴。但凡有事,你还是要和允宁多商量。”莫里安认真的说道。

林允儿收拾好情绪,抬头看着莫里安,微笑着说道:“我今年也二十九岁了,再不是当年的黄毛丫头,什么也不懂,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分得清。”

“不过,我还是谢谢你的提醒。辞职信先放在你这里,我会转一份给john,我想离开这里,你和许诺只是一部分原因,我也想出去走走,这些年生活里只有工作,我也倦了。”

“也好。”莫里安点了点头。

“有好的适合蜜月旅游的地方,到时候分享给你们。你也加油吧,别输给一个已婚男人了。”林允儿站起来,向莫里安大方的伸出手去——这是分手后,第一次,这样坦然的面对。

不是不再伤,而是决定将伤藏好,勇敢的面对没有莫里安的生活——不就是失恋吗,她不要把自己弄得惨兮兮的,让他内疚、让她笑话。

她是林允儿,哪里轮得到那个小丫头来笑话她呢!

“好,我努力。”莫里安笑着握住她的手,为她终于放下而高兴着,也为秦蓝对她的目的而担心着——她是个骄傲的人,这段情伤迟早都会放下,只是,在这个时候的心情变化,显然与秦蓝的回来有关。

只是,他现在的身份,已经不能如以前一样,将她护在臂弯里;而她,亦如她自己所说,她二十九岁了,早应该学会自己去判断、去面对、去选择。

他现在,要操心的人是许诺,至于别人,倒真是不合适了。

从抽屉拿出一支烟,去到步行梯转角处点燃,等着许诺谈完话出来。

…………

“听eric说你提出辞职了?”秦蓝打量着许诺,或许是在分析:这什么莫里安会舍允儿而选她。

“准确的说是已经辞职了,现在处于工作交接期。”许诺点了点头,说话没有半分的圆转。

“如果说,我希望你留下来呢?在职位、薪酬上,我可以给你承诺。”秦蓝看着许诺,温和的说道:“至于你和eric的事,你也知道,现在公司对员工恋爱的规定也并不严格,这并不影响你们在公司的发展。”

“我辞职与eric没有关系。”许诺的回答仍然简短而干脆,短到让秦蓝找不出缝隙来打破她在周身竖起的壁垒。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希望你出去后能有更好的发展,不要辜负卓雅对你的培养。”秦蓝快速的收回了话题,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而在她离开后,秦蓝却限入了沉思——许诺给他的印象,简单的几个词足以概括——年轻、果决、目标性强。

这样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引起莫里安的注意?她的背景,对他的发展简直是一点帮助都没有。这个莫里安,怕不是傻了吧。

秦蓝走到窗口,站在玻璃前面,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还有俯视之下那如蚁的车潮人潮,一股寂寞的情绪油然而生——离开经年,再次回来,一如当年,他仍然没有朋友。

莫里安对他的戒备,他知道;林允儿对他的疏离,他也知道。

“没有关系,在这片属于故乡的土地上,我要活得比任何人都好。”秦蓝微抬起下巴,眸子里划过冷冷的骄傲。

…………

“莫里安,你怎么在这里。”许诺果然没有走电梯,顺着消防通道的步行梯下来时,便看到莫里安。

“等你。”莫里安掐灭了烟,看着她说道:“谈什么了?”

“说是让我留下,承诺升职加薪什么的,我没同意,所以他也就作罢了。”许诺简洁的复述着刚才的谈话过程。

“除了这个,没说别的?”莫里安微微有些意外——秦蓝是个目的性非常强的人,他找许诺无非是两个目的:一是看她有没有被利用价值、二是看她为什么会让自己弃允儿而选她。

若是只见一面,短短几句话,便有了判断,那他的功力还真是见长了。

想到这里,莫里安也不再多谈,反正许诺是要走了,他想利用也利用不上了:“之后的打算还没和我说呢?有计划了吗?”

“工作还没找到呢,许言要结婚了,我边找边休息吧。等她结婚的事情办完了,我再正经的去找。”许诺笑了笑,心里的担心没有表露出来——工作一直有找,只是发出去了差不多有十份简历,到现在也没有回音。

不知道是现在就业市场行不好呢,还是她的资历太浅、又或要求太高,以至于没人要。

“在钱的方面,你若是有需求只管和我说。”莫里安看着她,想了想,难以开口的话还是说了出来:“无论如何,我不希望你用顾子夕的钱。他是生意人,和我们不同。”

许诺心下微微一暖,轻声应着:“我知道的,你放心。”

“好了,去准备交接的事吧,晚上一起吃饭,还有marry,算给你送行。”莫里安和她一起边下楼边说道。

“好啊,没想到marry调新的区总秘书了。”许诺点了点头。

回到办公室后,便给marry留了言,说晚上一起吃饭,让她订位。

这厢里,卓雅中国大变天,秦蓝用他的风度巧妙的占了上风的位置;

那厢,顾氏周一的股东会,却开得火药味儿十足,一向只在暗中较劲儿的顾子夕和顾东林,终于在股东会上,正式开火;果不其然的,梓诺的身世,也被他拿来大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