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9三人旅行

Chapter089 三人旅行

顾氏高层会议室。

“顾子夕,你的职务还在合同内,合同承诺的业绩也没有达到,你这是要违约吗?”顾东林将任用合同甩在他的面前——连合同文本都拿在手里,看来当真是有备而来。

“合同条款也约定了履行的必要条件,现在条件既然不存在,当然可以不再继续履行下去!”顾子夕拿起合同随意的翻了翻,抬头看着顾东林淡淡的说道:“这个职我辞定了,若你认为我违约的话,可以去劳动仲裁部门告我。”

“告你倒是没必要,我们公司也丢不起这个脸,你若能这五个新客户的合约给撤了,你随时走,没人会拦你。”顾东林淡淡的说道。

“我没那个本事,所以我引咎辞职。没有别的事,我就先离开了,半个月内,我等你们通知办理工作交接,半个月后我不在国内。”顾子夕收起面前的文件,就要转身离开。

“梓诺的身世,知道的人可不少,我想,你或许并不介意让更多人知道。”顾东林敛下脾气,阴测测的说道。

“东林,住口。”一直没说话的郑仪群低声吼道。

顾子夕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久久的不出声。

在座的股东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为这个没有说出来的秘密而疑虑着——顾氏的小公子,身世有什么秘密?

“子夕,我和你单独谈谈。”郑仪群站起来,对一脸阴沉的顾子夕说道。

顾子夕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郑仪群冷冷说道:“你以什么身份和我谈?股东、婶婶、还是母亲?”

“子夕,你别太过份了。”被儿子当面呛声,还是她最不想提的事情,郑仪群不由得一阵羞恼。

“梓诺才四岁,你们就是这样做长辈的?是你们太过份了。”顾子夕的眸子更冷了,态度却仍然强硬:“不过,顾东林,你觉得这样就能威胁到我?你年纪不小,脑袋却够天真的。”

顾子夕冷冽的目光从郑仪群脸上扫过,声音更是冷得能结成冰:“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没有意见。自此后,顾子夕、顾梓诺,与顾家、与你郑仪群,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后,便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子夕,等等,你听妈妈说。”郑仪群快步追了上去:“子夕,我们谈谈。”

“有必要吗?你们不是决定了吗?”顾子夕冷冷的说道。

“不是的,我不知道东林他会这么做,我不会让他这么做的,你放心。”郑仪群急急的说道,在这个将她视做陌生人的儿子面前,什么风度、什么面子,全都没有了——这是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为了他她做了多少,他要不认她这个妈妈了吗?

“你连儿子都给他生了,怎么,他做的事你还有不知道的?”顾子夕冷笑:“郑仪群,你别说出来让我笑你了,你怎么会是这种没用的女人。”

“子夕,你非要这样和妈妈说话才舒服吗?”郑仪群低声吼道。

“算了,你们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想要做什么事请便。”顾子夕一把推开郑仪群,大步往外走去——他顾子夕,何曾受过别人的威胁来着。

…………

“蜜儿,梓诺在不在你那边?”顾子夕出门后,便给艾蜜儿打了电话。

“在,有事吗?”艾蜜儿轻声问道。

“在别墅等我,我现在马上过来。”顾子夕快速挂了电话后,看见有许诺的未接来电,便回了过去。

“许诺,找我?”

“许诺,对不起,临时有些事,中午等我一起吃饭。”

“离职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最近时间能空出来吗?”

“恩,我这边有些事,要出国一段时间,你一起好吗?”

“有些急,你把身份证号发给我,我先订机票,你不能去再退。”

“好,那先这样。”

挂了电话,顾子夕发动车子,便往山顶别墅开去——如果他们真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来,他只能将梓诺送到国外,在那里,没有人会关注一个中国小孩的背景,在那里,他有足够的自由成长空间。

只是,许诺呢,许诺怎么办?

她若知道这件事,会怎么看自己?一个可以随意和女人上床的男人,是不可靠的吧。

顾子夕沉沉的叹了口气,一时间竟有些无计可施起来。

只能是先拖一时是一时,怎么着也得把她骗出国,到时候想办法清理干净国内的新闻再让她回来。

一向聪明的顾子夕,这时候也只想到了这个笨办法——连哄带骗,外加拖延战术。

…………

在顾子夕离开后,公司高层会议室,各股东也出现了两派不同的意见——

一部分股东认为不论顾子夕是个老谋深算的人,既然决定这么做,就不会妥协,不管顾东林拿什么威胁他,他总有应对的办法,所以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个合适的执行总裁,防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同时必须将消息封锁住,在年度总订单刚签下来的时候,总裁出走,不仅订单会生变、股价也会受到大的震荡。

另一部分股东则认为,现在的局势,非顾子夕不能挽救。

无论谁来,公司的业务合同已经签下去,要么执行,执行的话,就意味着眼睁睁的看着公司的钱被白掏空;

要么不执行,不执行的话,就得吃违约的官司,那么同样会影响股价,同时影响公司在业内的声誉。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预订单生成后,公司已经按照总订单125%的比例,给各上游供应商下了原辅料的定单、开始筹建新的生产线、那么又将意味着和上游供应商的合同无法履行、新生产线还没建成就得停罢。

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公司就会被拖跨。

所以,除了等着、看着公司跨掉,把白花花的银子双手送出去外,就只有让顾子夕救场这一条路了。

…………

“他若愿意救,就不会出这招;他出了这招,就是想拖跨公司。”顾东林冷冷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呢?”郑仪群冷冷的回道。

“用梓诺逼他解除和那五家公司的合约,合约是他签下的,他自然有办法解除。”顾东林沉着脸说道。

“然后呢?”郑仪群眯起眼睛看着顾东林,眸子变得冷意十足起来。

“然后大家选一个股东信任的执行总裁,稳扎稳打的把今年的业绩做起来。”顾东林转眸看向郑仪群,目光里早没了平日里的温和尊重,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厉。

“我只有两句话:第一,梓诺的事情不许再提,若再提,我们离婚,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第二,除此之外,你们想怎么做,我都没有意见,换总裁也好、打官司也好,结果,我乐见其成。”郑仪群淡淡说完后,也不管顾东林什么反应、也不管其它股东什么想法,站起来径直往外走去。

…………

“东林?这倒底是怎么回事?”老股东看着郑仪群绝然的表情,还有顾东林怒火攻心却不得发作的表情,疑惑的问道。

“tmd的,都tmd的白眼儿狼。”顾东林气得用力掀掉面前所有能够掀掉的东西,却仍不敢就将梓诺的事情说出来。

郑仪群手里有公司10%的股份,他们结婚的时候各有协议:顾东林给顾子夕在公司学习锻炼的机会,除非顾子夕自己说不干了,否则不能以任何理由赶他出顾氏;约期为十年,十年后,郑仪群将手中的股份无条件转让6%给顾东林,4%给顾子夕,她将不在顾氏继续持股。

而今,距十年约期还有四年,而顾子夕的势头却令人害怕:照这个形式下去,就算四年后自己拿到郑仪群手上6%的股份,恐怕也压制不住他了。

而他自己的亲生儿子顾子文今年也已经二十五岁,在公司锻炼的时间已经长达两年,若顾子夕不让位,子文哪儿有会上位?

再加上,郑仪群又生了个儿子,她手上10%的股份必然会重新打算,承诺给自己的那6%,说不定就会转到小儿子身上,虽然也是自己的儿子,可郑仪群同为监护人的情况下,在使用上,就不能自己一个人说了算。

这个女人,当真是步步为营,她这样的能力和心性,若能全心全意的帮自己,这顾氏何愁拿不到手、顾氏的生意何愁做不到!

可惜,这个女人从来没忘记过他的死鬼哥哥,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那一对儿女。

所以,自从生了儿子后,他也开始抓紧行动,一边和老股东谈判股份内部收购、一边安排儿子顾子文到公司的核心部门财务部任职。

也正因为如此,顾子夕的计划,才会暴露得如此之快——否则,让顾子夕把整个公司给卖了,他们都还蒙在鼓里呢。

想到这里,顾东林不禁一阵后怕,对顾子夕不禁更恨了、对郑仪群是又恨又恼。

他们的结合,除了利益,何偿又没有爱情在里面呢——只是,她却从来不在乎。

…………

“东林,这事儿到底怎么办?已经拖不得了,五家公司,从周日开始下单,积,累到今天,已经要了全年60%的货了,再压着不发,就真违约了。”其中一个股东拿着财务给他的订单,担心的说道。

“我想让子文接手公司,合同不能执行。现在当务之急,是重新寻找新的客户,同时让现有客户加大订单量,将这五家的订单额消化掉,解决掉上游原辅料订单问题和生产线的问题。”

“至于违约责任,公司该怎么赔就怎么赔,流动资金若不够,海外资金先调回来。”顾东林坐下来,看着六个股东,沉稳的说道:“你们的意见呢?”

“先让财务部拿个现金流量表和银行会计报表,再算一下违约支付的赔额是多少,看看目前的公司能否承担得起。”股东之一的王强皱眉说道:“子夕既然敢走这一步,后着肯定是有的。先算算再做最后决定吧。”

另一个股东陈升也说道:“子文这两年虽然表现不错,但这种力挽狂澜的事、企业整体经营的事,他还是嫩了些,我怕他担不住。”

“更何况,现在这些客户,都是子夕任销售总监时一个一个的开发出来的,子文再去压定单,怕是不容易。新开发客户就更难了,顾氏总裁出走,市场信心受到打击,新客户合同不执行,这个时候,哪个客户敢来做顾氏?”股东陈升继续说道。

“那你们的意思是,我们去求着他回来?让他继续把公司给掏空?”顾东林看着陈升冷冷的说道。

陈升暗自挑眉,看了一眼身旁的另一个股东钱端,好整以暇的问道:“老钱,你的意思呢?”

钱端是几个股东里资历最老的,也是顾东林最忌惮的,他一直没有说话,而一旦说话,事情基本就成定局——因为他在公司的地位,相当于顾子夕的顾命大臣;他做事的风格,比顾子夕更加的不择手段。

可以说,顾子夕年幼失父,他的商业才能,除了母亲之外,就是这个顾命大臣手把手带出来的了。

但今时不同于往日,顾东林在取得六个股东里面四个股东的支持后,余下这两个,他还真觉得没那么重要了。

所以,他也只是淡然的看着钱端,并不阻止他说话。

钱端看了陈升一眼,缓缓说道:“我同意东林的意见,让子文来主持公司吧。”

“老钱?你?”陈升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几个元老,也只有他和钱端在顶着顾子夕了,如果连钱端也放弃,子夕真是无依无靠了。

“我也老了,我儿子自己也想创业,所以我和子夕商量着,我手里这点儿股份就给了他,他给我个好价钱,我拿了钱支持支持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去。”钱端朝陈升点了点头,说完后便站了起来:“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商量好了通知我一声就成,我想子夕还是会卖我这个面子,价钱方面还是会合我意的。”

“老钱……”顾东林没想到,钱端最后使出了杀手锏——若他和陈升将股份全转给顾子夕,顾子夕的股份就会和自己一样多,再加上顾朝夕、郑仪群的,自己哪还有争的余地。

而自己虽然在筹划内部股份收购,可另四个股东的20%股份,这笔钱不是说拿出来就能拿出来的,更何况,他也只说动了两个人而已。

看着钱端离开,顾东林颓然坐下——从娶郑仪群开始,到逼走顾子夕为止,这一局筹划了近十年,却仍然功亏一篑。

顾子夕的这招金蝉脱壳实在是太狠。

“东林,现在顾子夕把公司的钱都掏空了,快剩个空壳了,你若不接,他是自讨苦吃,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如让仪群去请他回来,我们几个抽回全部的股份,让他守着一个空壳。”

“我们手上有了钱,何苦守着这个要跨掉的顾氏呢。”

四个股东思前想后,觉得不管是顾子夕走或留,这已经被掏空的顾氏,他们是没有留的必要了——还不如按合同约定,拿到今年的预期分红,再把股份给甩掉套现。

在他们叔侄的斗争里,这股份的市值,有可能说没就没了。在这个时候,有什么比真金白银的钱在手里,让人放心呢。

“今天再说也没个结果,等财务把报表出出来再谈。”顾东林目光暗沉,对他们的态度心里有些恼火,但表面上仍是沉静着——除了郑仪群母子能让他失控外,在外人面前,他仍然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沉稳男人。

“我们今天就在公司等报表。”几个股东交换了一个眼神,齐齐说到。

“好。”顾东林点了点头,收好面前的资料后,便离开了会议室。

…………

“情况怎么样?”顾东林回到办公室,财务总监和顾子文都等在那里。

“五个新代理商的定单催得很急;海外公司发回来都是亏损的报告,但手续齐全,看不出什么问题;公司的现金流一直是子文控制,所以没有问题;银行信贷方面,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是采购的下单期,所以贷款也很正常。但今年的还款期短,融资经理说是大政策所致。”

财务总监将报表递给顾东林:“所以,在帐面上没有任何问题,但只要仔细一算,在七八月付了采购货款,九十月还上银行贷款后,公司帐面上就没有钱了。十月十一月客户授信到帐期,正常回款就没问题,可今年的授信帐期以新品试销为名,全部延长了两个月,也就是到明年二月才能陆续回款。”

“那么十月到二月,公司帐上根本没有可用的资金。”顾子文看着顾东林说道:“五个月的空头运转,说有多危险、就有多危险。”

“我是说安排你到财务部,他不反对呢,他竟从帐期和回款期上做文章,打下这个时间差。”顾东林看着儿子,目光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他若有顾子夕一半的成算,也不会让顾子夕钻这么大的空子。

“爸,对不起,是我没用。”顾子文低下头,满脸的羞愧。

“我再想想,我再想想。”顾东林叹了口气,拿着报表一行一行的算着。

……第二节:梓诺*我不喜欢许诺……

山顶别墅。

“子夕,你回来了。”艾蜜儿见顾子夕回来,忙迎了上去。

“梓诺呢?”顾子夕径直问道。

“在玩具房玩儿呢。”艾蜜儿小声答道。

“恩。”顾子夕看着艾蜜儿若有所思。

“子夕,出什么事了?”艾蜜儿从没见过顾子夕这样的表情,心里不由得有些慌张起来。

“蜜儿,若有人将梓诺的身世公布于众,你会如何?”顾子夕紧紧的盯着艾蜜儿,一字一句说道。

“怎么会!”艾蜜儿惊呼出声,看着顾子夕认真的表情,便又沉静下来,轻声问道:“是老先生吗?”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

“子夕,我去找他们,他们不能这样。”艾蜜儿的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这个从离开亲生母亲的子宫后就在她怀里长大的孩子,除了没有那层血缘关系外,他们的感情,不比任何一对亲生母子差。

梓诺是她的宝贝、是她与顾子夕感情结束后唯一的支柱,她不能让他们这样对他。

“不用。”顾子夕递给她一张纸巾,柔声说道:“我带梓诺出国一段时间,若那边环境好的话,可能会让他留在那边。”

“出国?”艾蜜儿呆呆的看着他:“那、那我呢?”

“如果梓诺在那边定居,你可以选择过去陪他。”顾子夕看着她,眸子里少了淡漠、多了温柔——他其实打算等梓诺大一些,告诉梓诺真相,以免总有人拿这个威胁他。

只是,蜜儿的态度,显然不会对梓诺不利,既然这样,他们母子的缘分,他愿意帮她维系——即便她为了地位而做了许多错事,只要她对自梓诺是真的好,他都愿意让她一直做梓诺的妈妈。

这,也算是他对这个曾经爱过、曾经失望过、最后决定放弃的女人的一种安慰吧。

艾蜜儿看着他,思绪纷乱一片。

“我去看看梓诺,然后回市内安排一些事情,在出发前,你别让他接触其它人,这两天不要上幼儿园,我会去帮他请假。”顾子夕交待完后,便往玩具房走去。

“可是……”艾蜜儿转身看着他,紧咬着下唇,眼底一片眩然——他这是完全和自己划清界限了吗?

虽然看到分居通告,她总还幻想着,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

可现在,他和梓诺一起离开,而自己只能留下;若梓诺在国外定居,自己才可以去陪着,而他却回国;

自己和他,永远只能是错开的两条不能相交的平行线了吗?

…………

“梓诺、梓诺,妈咪应该怎么办?”艾蜜儿如游魂般的跟在顾子夕的身后,看着他与儿子亲密的互动。

他是那么的爱儿子,他看儿子的眼神,有种思念的悠远——透过儿子,他的眼睛看到了谁?

…………

“爹地,我在这里陪妈咪好吗,公寓装修完了我再过去。”顾梓诺看见顾子夕过来,以为他要接自己回公寓。

那一道分居公文,全天下都知道了,他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他也知道了妈咪的不开心,当然,他也在爹地的脸上看到了更多的笑容。

他问了带他的阿姨,知道了分居和离婚的区别,也知道了分居和离婚相差只是一点点。

只是,分居让妈咪不开心、让爹地开心,他该怎么办呢?

只是,不管怎么样,他仍选择了用更多的时间来陪妈咪,因为她没有爹地,就只有一个人了。奶奶和公公都不喜欢她,总是欺负她,所以,他要保护妈咪。

“爹地,妈咪很可怜,妈咪总是一个人。”顾梓诺抱着顾子夕的脖子,软软的央求着。

“好啊,梓诺这几天就住妈咪这里,爹地有些事要处理,就不来看你了。但是,过几天你要和爹地一起出国,妈咪不能陪我们去。”顾子夕点了点头,和儿子商量着。

“是去旅游吗?妈咪不去,许诺去吗?”顾梓诺的眼里有些失望,在说到许诺时,声音竟有些冷意。

“梓诺,你不喜欢许诺吗?”顾子夕看着儿子,心里隐隐的担心——发出分居通告后,就想和儿子聊一聊,却一直拖到现在。

“不喜欢,她让你和妈咪分开,她让妈咪天天哭。”顾梓诺明知道这样说,爹地会不高兴,却仍是说了出来——他不喜欢许诺,一点儿也不喜欢。

“顾梓诺,关于这件事情,爹地以平等的身份来和你说,你可以不理解、不支持,但不会影响爹地的决定。”果然,顾子夕在听了梓诺的话后,表情一下子阴沉下来,看着梓诺严肃的说道。

“好,你说。”顾梓诺也是一脸的倔强,看着顾子夕毫不妥协。

“爹地和妈咪分开,是因为爹地和妈咪之间出了问题,不管有没有许诺,我们都会分开。”

“我们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所以就算我知道分开会让你不高兴,但我更不想让你看到一对永远不说话、不交流、不笑的父母。我希望你能快乐的长大。而这个快乐,不是爹地妈咪不快乐的在一起,你就可以得到的。”

“所以,我们每个人要努力让自己快乐,才能感染身边的人也快乐。我希望你明白,爹地妈咪都爱你,但不会牺牲自己的生活和快乐去迁就你,你要学会面对事实,并在这事实中找到平衡的方式。”

顾子夕说得很慢,尽量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明白,他不知道梓诺能听懂几分,只希望他能明白,父母是爱他的,而这种爱并不是以牺牲自己为前提的。

“你不明白爹地的意思也没关系,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顾子夕看着儿子紧绷的小脸,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儿子才四岁,只知道父母要分开了、父亲身边有了另一个女子,其它的,怕是理解不了吧。

“和妈咪分开,你快乐了吗?”梓诺轻声问道。

“你的感觉呢?”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儿子。

“我明白了。”顾梓诺歪着头,看着顾子夕很久,突然说道:“爹地不高兴和妈咪在一起,我们三个在一起都不快乐。爹地和妈咪分开,爹地快乐,妈咪不快乐,梓诺看到爹地快乐梓诺也快乐;梓诺看到妈咪不快乐,梓诺也不快乐。所以,爹地和妈咪分开,快乐多过不分开;所以,梓诺不生气了。但是,梓诺不喜欢许诺。”

顾梓诺绕口令似的说了一大堆,关于快乐的这本帐,却是算清楚了。或许是这样的家庭、这样的教育,让他过于的早熟,他却依然坚守着一个底限——他不要有后妈!

听着儿子似懂非懂的话,顾子夕笑了,抱着儿子温柔的说道:“喜不喜欢一个人,是心里的一种感觉,爹地当然不会强迫你。”

“但是,对人要有基本的尊重和礼貌,你可是小绅士呢。能做到吗?”

顾梓诺皱着小脸想了许久,才点头说道:“可以。”

“可是,她太笨了,都不会照顾好你。”顾梓诺又控诉起许诺来。

“那爹地让她学习,让她以后变得聪明些,好不好?”顾子夕笑着说道。

“恩,她是该学习,我妈咪就比她好。”顾梓诺在贬低许诺的同时,还不忘了夸夸蜜儿,这小家伙,小心眼儿还挺多的。

“所以你要更爱妈咪,孝顺妈咪。”顾子夕温柔的说着,抱着梓诺站起来,对站在门口的艾蜜儿说道:“蜜儿,我希望梓诺有个快乐的妈妈,别让他太多的担心你。”

“我知道,我会努力的。”艾蜜儿从顾子夕手里接过儿子,低低的说道。

…………

目送顾子夕离开后,艾蜜儿便坐在玩具房的地上,与儿子一起玩耍,只是,心思却不知道飘向了哪里——许诺,许诺,就这么大魔力吗?让你连儿子的反对都不顾。

“喂,我让你们找的人呢?有消息了吗?”艾蜜儿看了儿子一眼,站起来走到屋外,给侦信社打去电话。

“恩,抓紧一些,只要百分之六七十符合就行了。”

“好,我等你们的电话。”

挂了侦信社的电话,艾蜜儿又回到玩具房里,陪着儿子在一起,心里倒是平静了许多。

她想,梓诺妈妈能够卖掉自己和儿子来筹钱,家境一定不够好;这样的女孩,要比许诺那样一身明媚的自信女子,好对付得多。

“子夕,你说,我这一步走对了吗?”

“子夕,我们的爱情,只能是这样了吗?”

“子夕,你只当我是为了贪图富贵、贪图安逸,可我不贪图行吗?在这个家里,谁真心接受我、谁又真心对待我?我不为自己打算,谁又能为我打算?”

“子夕,我也是不得已的,现在我知道错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为什么要逼我走到这一步;非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你知不知道,每每想起这件事,我都讨厌自己!”

艾蜜儿只觉得呼息一阵困难,紧抓住胸口用力的喘了起来——找人查他、暗示侦信公司可以做假。

做出这些事情,连她自己都鄙视自己。可是,一个女人自己留不住丈夫了,只能寄希望于别的女人,她已是如此可悲,她不怕自己变得可鄙——一个可悲的女人,还有什么可在乎的。

……第三节:克制*让她相信……

“许诺,路上有些堵,等我一下。”

“许诺,你点了东西先吃吧,我还要一会儿。”

“许诺,吃了没有,这会儿开始动了,估计十五分钟吧。”

“顾子夕,我等着你来买单呢,跑不了,你慢慢儿开吧,别给我打电话了,吵死人了。”

…………

许诺挂了顾子夕的电话,又叫了第三杯甜品,慢慢的吃着。

她不知道别人的约会是什么样子的,却知道一般都是男人等女人吧,象她这样等男人超过30分钟的,当真不多见。

只是,谁让他是大总裁呢、谁让他又那么忙呢、谁让她现在又那么闲呢!

好吧,所以她继续吃甜品、继续等。

…………

“喂,顾大总裁,你迟到了45分钟。”看着顾子夕匆匆的走时来,许诺抬起手腕,将表面顶到他面前。

“回去别墅一趟,下来的时候,正好遇到堵点。”顾子夕拉过她的手腕看了一眼,顺势将她的手拉到唇边轻吻了一下,笑着问道:“有没有不耐烦?”

“还好,我今天正好比较闲。”许诺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翻着白眼说道:“公共场合,别动手动脚。”

“点餐了没,可真饿坏了。”顾子夕笑着坐了下来——爱情就是这么奇怪,坐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的笑容,刚才在公司的怒火、在别墅里的压抑全都一扫而空,心里跳动的尽是快乐的音符。

“点了,这是餐单,爱不爱吃就这些了。”许诺把餐单递给他,看着他略显疲惫的脸,皱眉问道:“我记得你说今天开股东会的,不顺利吗?怎么突然想到要出国?”

顾子夕随意的瞥了一眼餐单,便放在了旁边,对许诺说道:“我叔叔想让他儿子上位,所以逼我离开公司。”

“所以呢?”许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所以我自己主动离开。这次事情后,会忙很长一段时间,怕是没时间陪你了,所以想趁这个机会和你出去走走。”顾子夕看着她——她还没给他肯定的答复,要不要一起去呢。

“所以,顾氏今年开发的五个新客户,是为这个准备的吧?”许诺这下才算想通,她和莫里安一直想不通的事情。

“恩,算是吧。”顾子夕点了点头:“不过,事情还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会怎么发展。顾氏是我父亲一手创建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放弃。”

“所以,资金的转移、暂时的放手,都是为了逼他们先放手。”说到这里,顾子夕的神色有些黯淡,低低的说道:“不过,他们若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持到明年二月的话,我就必须真的离开顾氏了。”

“你在赌吗?”许诺有些担心的问道。

“是,赌我母亲到底帮谁。”顾子夕淡淡一笑:“离开顾氏,我心有不甘,但新的企业绝不会比顾氏更差。”

“不离开顾氏,接下去依然会很艰难,但,毕竟这是我父亲的心血。他的女人跟了别人,企业也给别人,你说,我这个儿子要怎么和他交待。”顾子夕的声音一片低沉,眼底压抑着隐隐的愤怒。

“你妈妈会帮你的,天下没有一个妈妈不是为了自己的子女的,别太担心了。”许诺拍拍他的手安慰着——说完这话,心里却闪过自己妈妈的影子,只是,早已模糊得记不清了。

“恩,先不想这些,一步一步走着看,现在的情况,也够他们焦头烂额的了。我们先出去玩一圈,散散心。”顾子夕压下情绪,翻转过她的手握在掌心,轻轻的摩挲着。

这一次,许诺倒是没有强行抽开——似乎,让他握着,对他的情绪也是一种安抚。

…………

“公司的交接怎么样?三天够了吗?”边吃饭,顾子夕边问道。

“顾子夕,你出去应该不是纯粹为了玩儿吧?”许诺看着他小心的问道。

“恩?”顾子夕看着她。

“你安心出去办事好了,我不想和你一起出去呢。”许诺轻轻摇了摇头:“许言的婚礼好多事情要准备,我新工作的事情也要开始着手了。没时间陪你。”

“只为这个?”顾子夕放下筷子看着她。

“当然也不全是。”许诺见他直直的盯着自己,也放下筷子,坦白的说道:“好吧,我是有点儿害怕,我觉得,我们俩儿太快了。”

“什么太快了?我们都认识好几年了吧。”顾子夕笑着说道。

“好几年都是对手好吧。”许诺瞪着他说道。

“你是说我开始追你的时间太短了?”顾子夕大乐:“我算算啊,第一次你把我拖下水,抱着我起来是什么时候?”

“哪个傻女人被人骂了,在街上淋雨,被我带回家,没衣服穿还要穿我的衣服是什么时候?”

“哪个狠心的女人,让我在大太阳下面等了四五个小时,还一声不响的就走了,是什么时候?”

“我说,我们恋爱吧,是什么时候?和我一起彻夜不归是什么时候?在我怀里睡着了,吻都吻不醒是什么时候?说自己连初吻都……”

“顾子夕,住嘴,你快住嘴,不许说了。”许诺见他越说越露骨,站起来就去捂他的嘴。

“许诺,我们彼此心动,已经好久好久。”顾子夕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好吧好吧,好久好久好,可是……”许诺咬着下唇,眼神依然是犹疑不定着。

“我向你保证,我们之间最亲密的事情,只是我吻你,再不会有其它。”顾子夕突然明白了她在怕什么——确实是害怕,而不是害羞。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他还是选择让她放心——于他来说,给不了她关于未来的承诺,便绝不会做出越矩的事情来。

连拥抱、亲吻,他都在尽力的克制着。

爱过这一段,他会给她一个可以选择的未来。

“我再想一下。”得到他的承诺,许诺勉强笑了笑——她真的希望他们恋爱的这一段,能够走得更长一些。

可爱情来了、欲望便也跟着来了,拥抱、亲吻,他都克制过,却仍然忍不住;而她,也一样贪恋他宽厚的怀抱、他缠绵的亲吻。

所以,她真的害怕,怕两个人那么长时间的单独相处,他们都会情不自禁。

“好。”顾子夕也不勉强,只是想着要怎么才能哄得她同意才好。

“承诺不如行动,所以?”顾子夕低头笑了——他的克制力,她不相信,他就让她相信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