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0今夜不归

权少的新妻 Chapter090 今夜不归 无忧中文网

“现在去给你姐姐未来的婆婆买礼物?”吃完饭后,顾子夕问许诺。

“你去忙吧,我自己去就行。”许诺摇了摇头,看着他略显憔悴的脸说道:“你不用刻意的陪着我,我一个人习惯了。”

“慢慢习惯我在身边、习惯什么事都有我陪。”顾子夕看着她笑了笑,牵着她的手站起来,慢慢往外走去。

…………

“季风不肯和我说他父母喜欢什么。许言说,季风可能自已会准备礼物,然后交给我带过去。”许诺对顾子夕说道。

“恩,这样其实也可以。”顾子夕点了点头,对于那个只见了一面的、许诺的未来姐夫,印象相当的好。

“我还是想自己买,不在乎贵重,在乎心意。必竟,我们家许言的身体不好、嫁过去需要人小心的照顾的。一天两天都好说、一年两年也好说,时间长了,都会有些嗑嗑碰碰吧,省得到时候,人家会拿这事儿当事儿说,让许言受气。”许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又点头又摇头,到底想说什么呢。”顾子夕笑着揉着她的后脑勺,揽着她往停车场走去。

“点头是同意你的看法,摇头是不能不买。”许诺也笑了。

“知道了。”顾子夕笑着,看着她时,眼底是满满的温柔。

…………

顾子夕带她去的,是本市最高档的礼品专营店,许诺知道这里的东西都非常的贵,但想着是给许言未来公公婆婆的,也只能狠下心来放血了。

“我婆婆是医生、我公公也是医院的,所以首饰或烟酒什么的都不合适。”许诺边逛边说着。

“恩,医生都有洁癖,倒真是不太好买。”顾子夕点了点头,陪着她耐心的看着。

“哎,这套白骨瓷不错,小小巧巧的,适合在办公室用。”许诺看到一套白茶器套装,立刻就喜欢上了。

“好啊,拿出来看看。”顾子夕示意服务员将茶器拿出来,对着灯光看去,隐隐的透亮质感,一看即知是上等骨瓷。

“我看这个挺好,可以送给公公。”顾子夕点头说道。

“好。”许诺点了点头,边看边问服务员:“一套多少钱呢?”

“小姐您手里拿的这套是9800。”服务员微笑着说道。

“9、9800,值这个价呢?”许诺皱着眉头,将杯器对着光看了又看,青白的颜色,透光性特别好,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轻脆的叮叮声,还带着隐隐的回音。

“这是上等骨瓷,纯手工制作,小姐您看,这上面的浮雕,全是纯手工的。这种透度和同色浮雕,都是骨瓷中的极品。一般人还真不会买了自用,倒不是因为价钱,主要是舍不得,您看这得有多精致呀。”服务员当真是舌灿如莲花,看出许诺本就喜欢,一番说话,就更让她心动了。

“这种东西若是送出去,保准收礼的人说小姐有品味、有诚心。您说这礼物送俗了吧,别人一定会觉得你把他当俗人了。礼物送得雅,连带着收礼的人,都觉得自己是个雅人了。”服务员将茶壶也拿出递到许诺的手里:“您再仔细看看这茶壶,出口处,正好是龙嘴,寓意还好。”

“有凤的吗?”顾子夕出声问道。

“您还真问对了,确实有凤的。原本是一套,只是放在一起价太高,不好卖,所以我们拆开来卖了。”服务小姐一听顾子夕问,脸上的笑容更盛了——显然,这定是要成交一笔的。

“这套龙的帮我们包好,凤的那套拿给我们看看。”顾子夕转头对许诺说道:“这套骨瓷品质不错,浮雕也很雅致,比那些镶边嵌图的要精致。而且,纯白的颜色,当医生的第一眼看了就会觉得熟悉,这是一种视觉惯性。”

“这样?”许诺皱着眉头看着他:“医生每天看白色,用套茶具还是白色,会不会视觉疲劳?”

“不会,会有职业认同感,特别是你姐姐公婆这种有一定年龄的医生。”顾子夕肯定的说道。

“好象很懂似的。”许诺瞥了他一眼,又拿起杯碟看了看,最终还是决定买下来——季风的父母应该会喜欢吧。

“我自己来。”许诺拦下顾子夕,接了服务员开的票自己去付款。

“你不是失业了吗,等你成功再就业,钱再还给我。”顾子夕半开着玩笑,看着她说道。

“我失业也不影响我给许言准备婚礼。”许诺摇了摇头,拿着单去了收银台,顾子夕只觉得无奈——这个女人,太骄傲、太倔强、太逞强了。

许诺,有没有想过,有时候也试着依靠我一下?

…………

在送许诺回家的路上,顾子夕不停接到公司的、新客户的、景阳的、秘书的电话,一直在想,顾子夕这个大总裁为什么会这么闲的许诺,才真正看到了他忙起来是什么样子。

…………

“继续下单,按合同约定去催。”

“他们会发的,因为,他们没有钱可赔。”

“恩,你们轮着给财务部、客服部打电话,一直打,让他们没时间安排别的事,直到把货催出来。”

“恩,过两天我出国一趟,这边你们盯着办就成。”

…………

“要休年假?”

“若不准备离职,就再坚持半个月。”

“有报过来的文件,都压着不用管,只用收文件就好。”

“特别关注财务方面的消息,有私贷方面的消息,立刻通知我。”

“好,那就这样。”

…………

“不好意思,本来说好陪你的,尽顾着接电话了”顾子夕挂掉最后一个电话,见许诺正含笑看着他,只得抱歉的笑了笑。

“没关系,工作比较重要。”许诺笑笑摇了摇头:“要不你别送我了,送来送去真没必要。”

“走吧。”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后,便发动了车子。

对于他的坚持,许诺也没有办法——或许,在他的恋爱法则里,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吧。

以前追求艾蜜儿的时候,一定是最佳男友。

许诺斜眼轻瞟了顾子夕一眼,却为自己突然间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她哪有资格和立场去介怀他的过去。

从他脸上收回视线看向车窗外面,嘴角仍噙着淡淡的笑意。

…………

“许诺,仔细考虑我的提议,我们这样出游的机会,不一定很多,不光是因为我的时间。”送许诺到楼下,顾子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他的话,让许诺的心猛然一跳——不光因为他的时间,还因为这一段路,他们都不知道能走多长,是吗?

以为走到现在,自己已经比他理智,谁知道,理智的仍是他:每一分的相处,都会计算;每一寸的相爱,都很努力。

这样的努力,让她感动;只是,这样理智的计算、从未曾忘了相处的初衷、从未曾动摇过相处的结局,她,心里仍是隐隐的黯然与失落。

爱了,想要更多,虽然明知不可得,却依然希望他也曾努力过,不管自己能不能、要不要。

而他,没有。

许诺低下头,久久没有出声。

“许诺,不是你想的那样。”顾子夕伸手握住她的肩膀,皱着眉头看着着她的头顶。

“恩,我知道,我明天回复你。”许诺抬起头来,仍旧一脸的笑容,明媚而灿烂。

“你知道什么,就会胡思乱想。”顾子夕轻叹了口气,手上用力,将她揽进怀里,低头轻轻吻住她满是假笑的唇,一直吻到她皱起了眉头。

“这次梓诺一起去,所以,以后不一定有机会。”顾子夕看着有些恼意的许诺,沉声解释道。

“顾梓诺?”许诺轻呼出声,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冷不丁的又摇起头来:“那我现在回复你,我不去。”

“顾梓诺知道你要一起去。”顾子夕只是低头看着她。

“顾子夕,你……”许诺张着嘴巴,愣愣的看着他——从黯淡到惊讶、从失落到喜悦,她的心情在这瞬间已是几起几落。

“恩,他欢迎你。”顾子夕低头,在她张开的唇间轻咬了一口,暖暖的说道:“许诺,或许我有不得已、但于你,我绝对不会遮遮掩掩,你和这份感情,都值得我珍视、珍重。”

“我,我还是不去。”许诺只觉有些口干舌燥的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唇,却不小心舔在了顾子夕并未离去的唇上,吓得连忙缩了回去。

“你让我失信于儿子?”顾子夕皱着眉头。

“谁让你不征求我同意就告诉你儿子的。”许诺也皱起了眉头。

“谁知道你会不同意,恋爱的人一起出去旅游,谁会不同意?”顾子夕眸底隐露笑意,即仍板着脸。

“我怎么觉得你强词夺理?”许诺疑惑的看着他。

“怎么会,人之常情被你拒绝,我才郁闷呢。”顾子夕板着脸瞪着她:“好了,就这么决定了,你加快办理离职手续的进度,我会以公司商务签的形式办签证,最慢一周也下来了。”

“不管不管,反正今天不回答你。”许诺伸手拉下他搂在自己腰间的手,故作傲气的说道:“等我电话,通知你结果。”

“上楼慢点儿,记得给我电话。”顾子夕也不逼她,只是帮她整理了一下略显凌乱的头发,便看着她挥手离开。

…………

第二天.

顾子夕一直在留意所有的新闻,警惕着关于梓诺的任何消息。而直到一整天过去,顾东林那边仍没有任何动静。

“或许,郑姨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景阳轻声说道。

“知不知道,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现在是一家人,我不能冒这个险。”顾子夕重重的吐了个烟圈,言语间竟是漠然。

“那是自然。”景阳点了点头:“你放心出去,这边的进度我会盯着。以现在的局势判断,很可能顾东林会妥协,必竟他和你不一样,他想要顾氏,不过是想要钱而已。一个空了的顾氏,他要了干什么。”

“恩,要的就是他的妥协,所以你这边把局势造得紧张些。若梓诺的身世被曝,股价一定下跌,他手上这个杀手锏至今不用,无非就是这个原因。若他最终选择沉默,你就把我的事情报料给报社,暗示他们采访宝仪。”

“待股价下跌到一定程度,我会从外面发新闻回来。”顾子夕冷冷的说道。

“这样,还真不怕顾东林不妥协了。”景阳点了点头,递给顾子夕一杯酒,看着他依旧淡然的表情,沉声问道:“许诺知道梓诺的事吗?”

“不知道。”顾子夕摇了摇头:“我不想让她知道,所以这次想带她一起离开,到时候你帮我把这边的新闻处理干净。”

“准备一直瞒下去,直到梓诺的妈妈出现?”景阳微眯着眼睛看着他:“你觉得,这样对她公平吗?”

“不这样,对她也不公平。”他话里的她,是指梓诺的妈妈,于她,他也只能放在了最远却最重的位置。

顾子夕将视线缓缓转到窗外,七月的夜晚,月色仍是如水的温柔;半遮着月光的树叶,让这样的温柔多了几份神秘,越发的让人生出几分忧郁来。

“你呢,和朝夕准备就这样一直僵持下去?”良久,顾子夕从窗外收回视线,让景阳又倒了杯酒后,暖暖的问道。

提起顾朝夕,景阳却是一脸的苦笑,斟满了各自的酒杯后,与顾子夕轻轻一碰,在那声轻脆的‘叮咛’声中,举杯一饮而尽,半晌后,方才出声:“她知道这家餐厅是为她而开的,她若回心转意,自然会来坐坐。”

“她有心结,我给她时间。我20岁的时候,她大我25%;今年我30岁,她大我16%,我50岁的时候,她就只大我1%了,1%,是不是可以忽略不计?”景阳看着顾子夕笑着说道。

“傻瓜。”顾子夕伸手在他的肩膀上重重的捶了一拳。

“大家都一样。”景阳再将酒杯倒满,两人轻碰,一饮而尽,看着彼此,哈哈的笑了起来。

那些如烟的过往、那些有着彼此笑脸的过去、那些不得已的分离、那些藏在心底的情伤,他们都打包起来交给了一个叫做时间的东西。

而他们自己,一路往前奔跑着,希望在某段时光再遇,重新那个包裹时,看到的是最初、最真过去。

…………

“你们这次算蜜月旅行?还带着梓诺,有点儿意思。”喝到后来,景阳已经有了些醉意。

“什么蜜月旅行,这叫避难。”顾子夕也有着淡淡的醉意:“她还没答应我一起去呢,怕我对她兽性大发。”

“难道你没有吗?你别告诉我你们还是纯洁的拉手关系。”景阳微醉的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来。

“你以为我是专骗无知少女的大色狼呢。”顾子夕伸腿踹了景阳一脚,端着酒杯却想着他和许诺相处的点点滴滴——其实,男人在心爱女人的面前,是真想化身大色狼的。

“你今天找我喝酒,是有目的的吧。”酒醉三分醒,不得不说,景阳对顾子夕真是太了解了。

“怎么样?这个忙你帮不帮?”顾子夕端着酒杯斜眼看着他。

“帮,当然帮,特别是这种忙。”景阳又是一饮尽,看着顾子夕笑着说道:“当年追蜜儿就是太没意思了,让我这做兄弟的也没有成就感。这次咱们合手玩儿把,把那许诺给拿下。”

“说什么呢你?真醉了?”顾子夕又踹了他一脚,严肃的说道:“千万、千万别在她面前提蜜儿、提当年。”

“她不是蜜儿,我也不是当年的顾子夕,我愿意为她花尽心思,我也喜欢她那样的骄傲和不驯。”顾子夕轻轻闭上眼睛,轻晃着杯中的酒,不再说话。

景阳从沙发上爬起来,托着下巴,看了顾子夕半晌,这才拿起电话给许诺打了过去:“子夕在我这边。”

“喝多了点儿。”

“因为公司的事吧,说是准备出去散散心。”

“恩,过来看看他吧,吵着要见你。”

“我?还好还好,我没醉,真的没醉。”

“哈哈哈,许诺,我告诉你,我景阳可是千杯不醉的,不信下次我们俩儿喝一次。”

“对了,顾子夕这人阴险得很,说不定装醉,我看你还是别来了,我这就去把他踹醒看看。”

景阳说着便挂了电话——女孩子的心理,他懂;就象顾朝夕的心事,他从来都懂,正因为懂得,所以无可奈何。

“子夕,电话给你打了啊,人家可不一定过来,这女孩子,有些难搞。”景阳一头歪在了顾子夕的身边。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

“要过去吗?”许言看着许诺换好衣服出来。

“恩,在他朋友那边喝了点儿酒,我过去看看。”许诺看着许言,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许言,今天晚上我或许不回来。”

“我知道,我希望他不会让你失望。”许言伸手轻轻按在她的肩膀上。

“我也希望。”许诺点了点头:“其实,他是想让我放心,所以,我应该不会失望的。”

“恩,去吧,开心些。”许言点了点头,直到看到许诺进了电梯,才关上门。

…………

夜间的风还带着夏日的暖意,许诺延着路边走了许久,才拦了一辆车,往景阳的店里开去:她知道顾子夕对于目标的执着,说要她去,就一定要要她去的;只是,她却没想到,他却用的是这招——这算什么?以身相诱?

呵,顾子夕,我已经答应了呢,希望,我们旅途愉快。

希望,未来我一个人的旅途里,这将是最好的记忆。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的文发晚了,字也少了一半,近段时间着实是累了。

原本每天累的时候会喝咖啡提神,但近期身体出了些小毛病,正在吃药,喝了咖啡似乎有些加重所以今天便不敢再喝。早上起床送了小朋友上学,回来就睡了,11点去接小朋友看骨科(踢球伤了手)后,再送他上下午的课,然后回家继续睡,直到3点才起床,然后修今天的稿子。

一口气睡这么多,感觉前所未有的奢侈,但身体却舒服了许多。

希望有个好的身体,能和大家在文字中见面的时间更多。

还有,今天买了一大堆零食,所以心情由此也好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