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2下次不许

权少的新妻

卓雅。

“shine,早。”许诺到市场部的时候,那个熟悉位置上的熟悉的人,已经换成了vivian,于她来说,多少还有些不习惯。

“早,我找莫里安。”许诺脸上是职业的笑容,清清浅浅,不带一丝情绪。

“好,稍等,我通报一声。”vivian的脸上同样是职业的笑容,清清浅浅,不带一丝情绪——果然,比marry不知道要成熟了多少倍。

不知道marry在大老板那里工作得怎么样?不知道莫里安是否已经适应了这个一惯高冷的vivian?

在许诺的思虑中,vivian已经给莫里安打过内线,看着许诺笑着说道:“eric请你现在进去。”

“好的,谢谢。”许诺点了点头,便往莫里安办公室走去。

…………

“两天不见,越发漂亮了。”莫里安看着许诺,似是若有所思。

许诺的脸微微一红,径自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下:“说明没有你的压迫,我的日子过得轻松了麻。”

“这里是两个职位,你找个时间联系一下。”莫里安了然的笑笑,递给许诺两张便笺。

许诺接过来一看,一家4a广告公司的广告策划、市内另一家日化公司的市场策划经理。

“你朋友啊。”许诺仔细的收起来,看着莫里安问道。

“恩,他们正好有缺,托我推荐,我已经把你的电话和简历给他们了。”莫里安点了点头。

“好,明天我就和他们联系。”许诺点了点头:“vivian还适应咱们部门的工作吗?我看她还是那副高冷的样子呢。”

“谈不上适应,却适合和秦蓝打交道。”莫里安笑着说道:“反倒秦蓝对marry头痛不已,她哪儿是做秘书的料。”

“那到底是苦了秦蓝还是苦了marry呢?”想想marry活泼跳脱的个性,许诺不禁笑了。

“苦不苦,各人自己心里都有一本帐。”莫里安轻挑眉梢,在许诺的离职交接表上签了字后递给她:“晚上的聚会,秦蓝和行政部的部分人会参加。”

“为什么?那多讨厌。”许诺不乐意的皱起了眉头,她向来不喜欢和太多人打交道。

“政治需要,借这个机会联谊,就忍忍吧,改天单独请你和marry。”莫里安笑着说道。

“好吧,我先去人事部把手续办完。”许诺耸了耸肩,拿着签好字的单子站了起来。

“办完直接过来我办公室坐,你的座位已经撤消了。”莫里安看着她说道。

“知道了。”许诺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道:“真是太不人性了,还没办完手续呢,就撤了,感觉心里凉凉的。”

“你心里热热的对公司也没什么好处,快去吧。”莫里安笑着摇了摇头。

“那倒是。”许诺低头一笑,转身离开了莫里安的办公室。

…。………

人事部的手续倒是快,不过是一些物品交接和工资结算的签认。办完手续后,和一些关系还行的同事聊了一下,时间便到了中午。

许诺也没去莫里安的办公室,直接去了员工餐厅,然后给莫里安发了信息:“我在员工餐厅,餐帮你点好了,下班了直接过来。”

“shine?”一脸笑容朝她走过来的是新的区总秦蓝。

“john,你好。”许诺站起来,朝他点了点头。

“方便一起坐吗?”秦蓝很绅士的问道。

“当然。”许诺做了个请的手势,秦蓝便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许诺便将帮莫里安拿的餐点拖到了自己这边。

“帮eric点的?”秦蓝温和的问道。

“是啊。”许诺点了点头。

“这些菜,eric不喜欢吃,他是上海人,味觉偏淡略带甜。”秦蓝似笑非笑的看着许诺。

“john与eric很熟是吗?”许诺也不介意秦蓝有些莫明的挑剔和针对,只是淡淡的笑着。

“eric和允儿是一届的,我和允宁是一届的,我们上学的时候经常在一起。”秦蓝点了点头:“所以,要是允儿来给eric点餐,绝不会是这样。”

“你这是在为允儿打抱不平吗?”许诺有些明白这个秦蓝的意思了——确实有意思,他仅仅是以朋友的身份,来打抱不平吗?

“不是,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有些感情,不是别人能了解的;有些人,也不是你想取代就能取代的。”秦蓝意有所指的说道。

“这句话,我想送给你也正合适:有些感情,你不会了解;有些人,你也不能取代。而且,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eric早已不喜欢吃上海菜了。”许诺看了一眼自己旁边的餐盘,低头笑了——她虽没有同意莫里安的追求、她也不是莫里安的女友,只是,她从来不喜欢被人挑衅,何况,还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许诺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哲理了?”莫里安的声音传来,许诺和秦蓝一起抬头,莫里安和林允儿正一前一后的走过来。

“秦总在给我上课呢,我不回两句,岂不显得没悟性,你这个师傅也没面子不是。”许诺笑着帮他拉开了椅子。

后面的林允儿也就自然的坐在了秦蓝的身旁,看着莫里安面前的餐盘,淡淡的说道:“你的口味什么时候变了,我怎么不知道?”

“日积月累的变化,习惯后就很难察觉。”莫里安淡淡的笑了笑:“你们一起吃?还是另有安排?”

“就不打扰两位的午餐约会时光了,我们在‘丝华’订了坐。”秦蓝笑着站了起来,看着许诺说道:“晚上的送别宴,我们好好儿喝两杯。”

许诺站起来礼貌的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应答下来——顾子夕不许她随便喝酒呢。

“两位慢用,我们和允儿先走了。”秦蓝朝许诺点了点头,也没有理会莫里安,转身与允儿相偕而去。

…………

“这是向你示威呢?”许诺坐下来看向莫里安。

“我倒不怕他向我示威,只怕允儿会吃亏。”莫里安微微皱了皱眉头,眼底有一些忧虑。

“你们不是旧识吗?大家这么多年的感情,允儿姐那么聪明,不会有问题的。”许诺拿起筷子,想起他喜欢吃上海菜的问题,笑着问道:“说实话,是不是每次和我一起吃饭都特别难受?”

“如你所说,我的口味早就改变了,只是常去一些精致的餐厅,菜色的味道差别不明显,所以就很难看出来。”莫里安了拿起筷子,看着餐盘里的菜,若有所思的说道:“和允儿在一起八年,她固执的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和八年前一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人们想记住的,当然是最初最美的时候。”许诺也感叹了一句,便低下头默默的吃饭,不再说话。

“有时候,爱情就是一眼的缘分,躲不过、逃不掉。”莫里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也低下头默默的吃饭,不再说话。

……第二节:送行*几人清醒几人醉……

因为人多,所以晚上的送别宴,marry包了一个特色酒吧,然后从旁边的餐厅点了晚餐过来,可以边吃饭边喝酒,又能享受酒吧这样魅惑沉迷的氛围。

“要是我们部门自己吃,我就订火锅,那才吃得爽快。”marry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呆会儿你可别喝多了,john是你的新老板,我看他那样子,可容不得你失态卖丑的样子。”许诺悄声提醒着她。

“我知道。”marry皱了皱眉头,满脸的郁闷,看着许诺一脸的笑意,不禁瞪了她一眼:“喂,我哪里有失态卖丑了,你可别丑化我的形象。”

“没有吗?……”许诺话还没说完,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先接电话,一会儿再和你说。”许诺笑着,看见屏幕上显示的‘顾总’两个字,嘴角的笑意不由得更深了。

“喂,我们刚到呢。”

“恩,知道,你说过了。”

“记得了记得了,顾大总裁。”

“这里……我看看……夜色酒吧,我们是包场。”

“不行,恩,我说不行。”

“都是同事呢,你不许过来啊,你来了我会生气的。”

“知道了,再见,晚上打电话。”

许诺挂了电话,只觉得心里有股怪怪的感觉:似乎,从来没有人这样的管过她;似乎,从来没有人会一点一滴的都要叮嘱她;似乎,好多事情都需要汇报,否则就会挨批评;似乎,在做他不允许的事情时,总会下意识的停止或内疚。

唉,这是怎么啦?

有人管着,却并不觉得他多事,也不觉得自己不够自由;不管在做什么事,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他,如果是他,他会怎么样?

许诺,你这是中蛊了吗?

“许诺,傻笑什么呢?难不成是你情人打的电话?”marry拉着她往里走去,大笑着说道:“不会吧,才分开这会儿,eric的电话就追来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快进去吧。”许诺笑着,与marry边开玩笑边快步往里走去。

…………

她们到的时候,林允儿和vivian,一个带表行政部、一个带表本部门,已经在里面张罗安排点餐和订酒水小食的事情。

“vivian、lucy,谢谢你们了。”看见她们,marry立即放开了挽着许诺的手,笑着加入了她们。

“谢什么,这是为许诺办的,你我都不过是蹭她的局。”vivian似笑非笑的看着许诺。

“我一个要走了的人,有什么局可蹭的。”许诺脸上的笑容略收敛了些,清清淡淡的说道。

原本白天还有和莫里安说,marry可能会不适应新的岗位,现在看来,倒是她天真了。

在职场里摸爬滚打,这些人早就练就一身的玲珑的功夫,刚才在外面对她还一如往常的随意的开着玩笑,这一进来,便立即和她这个要走的人拉开距离。

说她现实也好、说她聪明也好,许诺理解着,心却渐渐冷下来。

大家坐着随意的聊了会儿,只是vivian会夹枪带棒的说两句,大有帮林允儿讨回公道的意思,一向八面玲珑的marry则更少说话。

倒是林允儿自己有些脸上挂不住了——她林允儿是被甩了,可她还轮不到别人来帮她讨回公道;vivian这样的针对许诺,倒显得自己没有风度,合着人来排挤她一个小姑娘了。

“vivian,这里我看差不多了,你去餐厅催一下餐吧。”林允儿看着vivian淡淡的说道。

“好啊,marry,我们一起过去吧。你们慢聊,大家都是有风度的人,可不要太激烈就好。”vivian妩媚一笑,拉着marry往外走去。

许诺摇了摇头,只是翻看着手机里的信息,嘴角是一片淡然的浅笑,看起来随意而轻漫,似是对vivian的为难一点儿也没放在心上。

或许,女人的自信与骄傲,全来自于那个男人的态度,有了他所有的关注,她哪里还用在乎别人的目光?

林允儿嘴角漫出一丝苦笑,心里却更是苦不堪言。

秦蓝若有似无的暗示、明里暗里的关心、对莫里安有意无意的打压,似乎在在都在帮她出头。

可是,这个男人,也三十好几了,难道不知道,他越是这样,越让人看到自己的狼狈吗?

端着酒杯轻啜一口,眸子淡淡的看着许诺,忍不住问道:“许诺,eric的口味真的变了吗?”

许诺闻言抬起头,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说实话,我不知道。”

“恩。”林允儿轻轻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默默的喝着自己的酒——那姿态,足够的优雅与精致,却也足够的寂寞与萧瑟。

许诺看着她半晌,便又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手机。

…………

大约十多分钟后,办公室的人陆续过来,看着林允儿和许诺一人一角的坐在那儿、一个喝酒、一个玩儿手机,都觉得这气氛有些诡异,一时间不禁窍窍私语起来

直到秦蓝和莫里安并肩走进来,大家才慢慢的回到各自的位置上。

“lucy,先别喝了好吗?”秦蓝走到林允儿身边,绅士的从她手里拿下酒杯,妥贴细心的扶着她坐好——看似自然的温柔,却又夸张到让每个人都看见。

以至于在场的每个人心里,都心知肚明的笑了——这个林允儿,才被莫里安甩掉,便吊上一个更好的钻石男人;看来,年龄大不算什么事儿,有个好样貌、有个好爸爸,才重要。

“他也太刻意了,是想利用舆?论让允儿就犯吗?”许诺低低的说道。

“你倒是什么都明白。”莫里安阴沉着脸说道。

“越是刻意、越说明有目的,这个男人不可信。”许诺直觉着下了定语。

“许诺,你说得我直冒冷汗。”莫里安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禁一阵尴尬。

“啊?怎么啦?”许诺转头看着莫里安大笑:“你除外。”

“臭丫头。”莫里安摇头,伸手在她额间弹了个暴栗。两人如从前般毫无芥蒂,也不显暧昧的笑在一起。

市场部的人也都围了过来,一如从前的开着玩笑、行着酒令,一时间,玩儿得不亦乐乎。

倒是和vivian一起回来的marry见状,觉得自己似乎被孤立了似的,有些尴尬和伤感。

…………

“今天是专门给许诺送行的,许诺,可别光顾着自己玩儿,来,一起喝一杯。”秦蓝端着酒杯走过来,微笑着看着许诺,笑容里的压力,让许诺想起顾子夕——顾子夕也是这样,只是静静的站着、只是淡淡的笑着,便给人一股无形的压力。

只是,顾子夕的压力之外,给人的感觉是不屑一顾的傲气;而这个秦蓝,却是一股阴沉的狠劲儿,让人觉得不舒服。

“许诺,行吗?”莫里安看着她。

“你知道的,我千杯不醉。”许诺笑着站了起来:“谢谢秦总,不能继续在卓雅为公司服务,我也很遗憾;没机会得到秦总的教导,也很遗憾。希望以后有机会您还不吝指点一二。”

“这一杯我先干为敬,谢谢秦总。”许诺一长串的感谢说完,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完全没有林允儿的优雅,只见一股子年轻女子的年轻气胜。

“爽快,看来还是eric带得好。”秦蓝微一举杯后,将酒杯凑近唇边,一小口一小口的,直至整杯见底——与允儿是相同的优雅与气质。

“许诺,我也敬你,为我们以前愉快的合作。”秦蓝离开后,marry端着酒一杯走了过来。

许诺的脸微微一沉,而莫里安的眸光则是冷光一闪,让marry脸上的笑容尴尬的僵了下去。

“好啊,正想找你喝呢,我们俩儿谁和谁呀,你敬我我敬你都一样,来,干了吧。”许诺暗地里用脚踢了一下莫里安,拉着marry,两人一起将杯中的酒又是一饮而尽。

她知道marry是秦蓝安排的,而在她才去大区办公室两三天的时间,便以区总秘书的身份来压市场部,显然是给了莫里安一个莫大的难堪。

只是,大区和市场部、秦蓝和莫里安的斗争之路还长着呢,她不希望莫里安现在为这件事发作——莫里安有着足够的隐忍,她已经要离开了,没必要让他难做。

“各位同事,在卓雅这两年,谢谢大家的关照和帮助,我敬你们。”许诺和marry喝完后,主动的和其它同事喝了一杯,才回到坐位上,恭恭敬敬的站在莫里安的面前,认真的说道:“eric,谢谢你两年来对我的教导,这杯我敬你。”

说着便举杯喝掉,在看莫里安时,她清澈的眸子,流动的是最真诚的谢意——不仅在工作上,还在感情上。

无论任何时候,他都让她感觉到温暖、让她知道,有个人,任何时候都在她的身边;有一双手,任何时候,都准备好扶起跌倒的她。

这种感情,比爱情更让人依赖和信任,虽然,她知道莫里安要的是爱情;虽然,她知道自己没有爱情可以回报给他;所以她特别特别的感谢他,能让她自私的保有他的这份,比爱情更珍贵的感情。

“你的谢谢,我接受。”莫里安只是淡淡一笑,同样举杯一饮而尽。

然后重新倒满杯后,站起来对所有人说道:“既然是送行,就要送得高高兴兴,许诺的酒量不好,接下来的要敬她的,我全代了。”

一语既出,引来全场哗然——虽说莫里安在办公室里说过他在追求许诺,但两人之后的相处,却并不见暧昧。

只是这一挺身相护,让大家都明白——他在以自己的方式,追求一个爱着的女孩。他们之间,并不是大家以为的那种猥琐的关系、并不是许诺使心机耍手段,勾引莫里安以上位。

短暂的沉默后,是热闹的起哄声,大家都吵着闹着来敬莫里安,又闹着让他们喝交杯酒,一时间热闹不已。

“果然好风度。以前不见你替允儿挡酒呢。”秦蓝走过来,在莫里安的耳边冷冷的说道。

莫里安只是冷笑:“你想追允儿,只管大方的去追,何必做出一副打抱不平的姿态?”

“我自然要追的,只有你这个傻瓜,会放弃她那么好的女孩不要。”秦蓝举杯在莫里安的杯壁上轻碰了一下,仰头一饮而尽后,对着莫里安冷冷的说道:“以后我和允儿的事,你不要插手才好。”

“你的事我自然不会插手,允儿的事,自有允宁插手。”莫里安的表情也是似笑非笑,明里暗里警告着秦蓝。

“那就不劳你操心了。”秦蓝站起来,朝许诺笑了笑,便回到林允儿的身边,与她一起,轻碰酒杯,小口喝酒一,凑在耳边轻声低语,好一副体贴的绅士风度。

两人坐在一起,又是好一幅俊男靓女的养眼画面。

不知道是谁起哄着嚷了一句:莫里安和许诺喝交杯酒、总经理和允儿喝交杯酒。

在这样的吵闹声中,四个人不由得都愣了愣。

“我不介意,你呢。”莫里安轻笑。

“我会被骂死的。”许诺睁睛瞪着他。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看着你被骂死吧,要不这样,我去和允儿喝,你和秦蓝喝?”莫里安好心的提议着。

“我去找秦蓝喝,你和允儿,你自己看着办。”许诺端着洒杯站起来,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低头凑在莫里安的耳边小声说道:“不过你要明白,有些人、有些玩笑,开不得。”

莫里安的心里微微一震,看着她涩涩的笑了——这样的玩笑,她和自己、允儿和自己,是开不得的。

…………

酒吧的另一边。

“我不介意,你呢?”秦蓝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允儿,轻松的语气,掩饰着他心里的紧张。

“我介意。”在他面前,林允儿自来就是个女王,从不会因为给他面子而委屈自己;更不会为了刺激莫里安而做出违心的事情——从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那怎么办呢。”秦蓝心里微微的失望着,嘴角的笑意却更深了。

“秦总,都闹着喝交杯酒呢,怎么样,敢不敢和我喝一杯?”许诺端着酒杯站在秦蓝的面前,一头酒一红色的波浪长发摇曳摆动、昏暗的灯光下,深髓的眸子里氤氲流动、嘴角的笑颜妩媚、声音也是一派的俏然灵动,端的让人无法移开眼去——自然,更无法拒绝。

“美女邀请,求之不得。”秦蓝端着酒杯,举起手臂,做了个交缠的姿式。

许诺冷冷一笑,大方的将手臂绕了进去,两人四目相对,眸子里似乎都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在流转,直到各自的酒杯空掉,才缓缓的松开了手臂:“谢谢秦总肯给面子。”

“允儿姐,开个玩笑,你别介意。”许诺举着空杯朝林允儿示意了一下,转身快步回到了莫里安的身边,而她的一头长发,在灯光中反射着光芒,秦蓝转眸看向莫里安,似是若有所思。

闹了这一出之后,大家也没兴趣再继续闹了,于是打开音乐和灯光,都各自的听起音乐、吃起东西来,较之刚才的热闹,此时倒显得几份安静。

“莫里安,我能不能先溜啊?”许诺趴在桌上,看着莫里安轻声问道。

“他催你了吗?”莫里安沉沉的问道。

“恩啊,都催好几遍了。”许诺点了点头。

“知道我们在一起呢?”莫里安看着她。

许诺的脸微微一红,小声说道:“他比较紧张你。”

“看来,他还把我当对手了呢,我该荣幸是不是?”喝得有点儿多的莫里安,这时候话不禁也多了起来。

“莫里安,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许诺慢慢的坐直身体,认真的看着莫里安。

“我反悔了。”莫里安一把抓住许诺放在桌上的手,带着几分醉意对她说道:“我和他公平竟争,你必须给我这个机会。”

“莫里安,你真的喝多了。我先走了。”许诺用力的挣开了他的手,猛然一下站了起来。

“我没喝多,我爱你,不想放弃,仅此而已。”莫里安也站了起来,伸臂将她拥进自己的怀里,紧紧的不肯放手。

“莫里安,你放开我,你再这样我生气了。”许诺大惊,用力的推搡着他,却耐何男女的力量比,天生都有太大的差异——他臂间那样的力度,似是要将对她所有的思念全在这个拥抱里倾泄而出。

许诺不敢再开口说话,害怕他会更进一步,只是用力的推着他、踹着他。

“哐当”一声,不知道是谁手里的酒杯落地,碎裂的声音,惊醒了整个包间的人,同样也震惊了酒醉之中的莫里安。

他猛惊醒,低低看着满脸是泪的许诺,嘶哑着说道:“许诺,对不起。”

“可是,我不能说没关系。”

“莫里安,你真的很可恶,你打碎了我对你最美的幻想。”

许诺将手塞在嘴里用力的咬了一口,失望的看了莫里安一眼,转身快速往外跑去。

“许诺,我说的话都算数,除了今天。”莫里安低语着,慢慢的转身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慢慢的坐了下去,拿起一瓶酒,默默的喝起来。

所有人都沉默着,为这样一出只觉莫明的不解。

另一边,秦蓝却拉着林允儿快步往外走去,隐约见,看见允儿眼底的泪光,还有她手指尖的血色。

…………

“许诺!”顾子夕没给许诺信息,却一直在酒吧外面等她,她一冲出来,他便看见了。

只是,这丫头似乎有些目中无人,径自往前冲着,连看都不带看他一眼。

“许诺,这边。”顾子夕摇着头,大步往她跑开的方向跑去。

“顾子夕?你不是说不会过来的吗?”许诺停下脚步,转身看见顾子夕。

“不放心。”顾子夕跑到她的身边,看见她满脸是泪的样子,不禁沉下了脸:“怎么回事?”

“我、没事。”许诺伸手抹了眼泪,冲着他摇着头。

“妆都哭花了,还说没事。”顾子夕拉下她擦眼睛的手,从口袋里掏出纸巾,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一手仔细的擦着她的眼睛。

当目光从她身上扫过时,手不禁一顿,眸光顿时沉了下来:“是莫里安?”

许诺忙摇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脸色一片阴沉:“衣服是怎么回事?”

“恩~”许诺低头,这才发现在拉扯中,扎在裙子里的衬衣正零乱的散在外面,不禁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发生什么了?”顾子夕恨恨的说着,一把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他对你用强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他也不是故意的。他帮我挡了很多酒,喝多了一些,就抱了我一下。”许诺虽然也郁闷着莫里安这样的行为,却仍下意识的维护着他,替他解释着。

“还有理了?还帮他说话?还就抱了一下?你还想抱几下呢?”顾子夕低声吼道。

“没有,只是说事实。”许诺低下头不看他发火的样子,心里却委屈着——她可没被人这样吼过,一副小学生受训的样子,明明她也是受害人好不好。

“心里委屈呢?”顾子夕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眸光微沉中,低头用力的吻住了她——不再是轻吮浅吸的温柔、也不是低回婉转的缠绵。

那样的力度,似要用他的力度、他的味道,将她身上属于别的男人的气息全部抹去。

…………

拉着林允儿从酒吧跑出来的秦蓝,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了一眼后,又低头看向林允儿:“怎么回事?”

“就是你看到这回事,eric因为她而和我分手,而她爱的,却是另一个男人。”林允儿自嘲的笑着:“秦蓝,你说我可有多狼狈?我视若珍宝、紧抓不放的男人,就这样轻易的爱上了她;而她呢,却弃之若蔽。”

“秦蓝,你说我是不是一个笑话?”喝了些酒、又亲眼看到莫里安强吻许诺的林允儿,此时再也忍不住心里的苦涩,抱着秦蓝又哭又笑起来。

“谁说的,当然不是。”秦蓝抱着她,大手轻抚着她的后背,眼睛却看着吻得如火如荼顾子夕和许诺,嘴角淡淡的笑意若有似无。

“别哭了,是莫里安自己没福气。”

“允儿,乖,咱们不哭了,你知道吗,从过去、到现在,你一直是我手心里的宝。”

秦蓝轻声安慰着,大手轻拍着,慢慢抬起允儿伏在他肩上的脸,低头轻轻吻住了她——这吻,从过去,到现在,他想了八年,直到此刻,方得圆满。

眸光从顾子夕和许诺的身上移开,只是柔柔的看着怀里醉得脸色驼红的林允儿,细细的品味着这得之不易的吻,品味着他心中的女神在他怀里的感觉……

…………

“喂,好了没有。”在顾子夕深深浅浅的吻过她无数遍后,许诺也不再抗拒,一股被人重视的感觉,温暖着她的心,让她情不自禁的笑了,又情不自禁的配合。

“以后再不许了,听见没有?”顾子夕移开唇,霸道的交待着。

“听见了。”许诺低头轻笑:“顾子夕,你是不是吃醋了。”

“嗯哼,吃醋很好笑吗?”顾子夕轻哼一声,搂在她腰间的手用力的捏了一下。

“哎哟,疼死我了。”许诺疼得大叫,用力的去拍他搂在自己腰间的手。

“不疼能长记性?叮嘱你多少遍了,要少喝酒、不要和莫里安一起喝酒,结果呢?不仅喝了,还被人家抱了。”

“许诺,你说,我这男朋友是不是该生气?”

“许诺,你说你这女朋友是不是很失职?”

说着,似乎还气愤不平着,捧起她的脸又吻了下去。

…………

“喂,顾子夕,你今天还有完没完啦?我的唇都肿了。”山顶的草地上,躺在他的怀里,看着天上的星星轻轻的闪烁,原本很浪漫的事情,却被他的唠叨所破坏,而他不停亲吻,她却是心有喜嫣,几乎是沉溺在他那样的霸道与温柔之中。

“许诺,我从没想过,我会这么的在乎,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顾子夕,我不知道你这样是好还是不好,可是我很喜欢。”

“是吗,是喜欢我的霸道、还是喜欢我的吃醋、还是喜欢我吻你?”

“恩?都喜欢。”

许诺说完,翻身趴在他的胸膛上,用随手摘来的小草,在他的脸上轻轻扫动着,在他温柔的捉住她的手时,她笑着,低头主动吻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