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3旅途心事

Chaprter093 旅途心事

“许诺,这就走了啊?”许言看着许诺一个简单的行李箱,笑着说道:“和有钱人出游就是好,不用带太多的东西。”

“我出门本来就简单,我可没准备花他的钱。”许诺瞪了许言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他是顾子夕啊,是个奸商啊,我还能把自己给卖给他了?”

“恩,聪明的妹妹,姐姐放心了。”许言笑了起来,将随身包递给许诺,拍拍她的肩膀豪气的说道:“去吧,旅途愉快。”

“我不在这几天,你好好儿把自己养着,等我回来陪你去见未来公婆。”许诺接过包背在肩上,抱了抱许言,又对站在许言身旁的季风说道:“季风,这几天我姐就交给你了。”

“我不在家呢,你可以为所欲为,不过,回来要是许言瘦了,小心我找你算帐。”

“知道的你是妹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妈呢,还不快走。”季风将许言揽进怀里,笑着说道。

“我不在家,你可不许让你爸妈偷偷的见许言。”许诺拖过行李,想了想又说道。

“许诺,我求你了,快走吧。”季风做出一副头痛状,不去看啰嗦的许诺。

“嗯哼,我走了。”许诺看了看许言,觉得自己确实没什么要交待的了,便拖着行李往外走去,走到电梯口,似乎又想起什么,又折身回来,对着门口大喊:“季风!”

“许诺,我马上给顾子夕打电话,让他上来把你给弄走。”季风快步跑到门口,笑着说道。

“有胆你试试看。”许诺也笑了,看着他低声问道:“病历都装我包里了吗?”

“在你随身包里,肾,源需求的说明也在一起,你去医院后,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打电话。”季风轻声说道。

“连我的都配不上,找到合适的可能性大吗?”许诺担心的问道。

“还是有机会的,我们要的也不急,所以你尽量去找,我这边已经在安排国内的捐赠库寻找了。”季风伸手按在她的肩膀上,眸子里坚持的信心与鼓励。

“好,那我就走了,许言拜托你了。”许诺深深吸了口气,拖着行李箱转身离开。

俏丽的背影,已经比前些日子轻灵了不少。

…………

“爹地,我会想妈咪的。”顾梓诺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抬头望着顾子夕。

“你可以每天拍照片发给妈咪。”顾子夕拍了拍儿子的脑袋,温和的说道。

“爹地,我要妈咪帮我买这里的家具。”顾梓诺看着新改造好的房间,许多图纸上设计的家具还没有到位,便又说道。

“好,只要你妈咪的身体允许,爹地当然没意见。”顾子夕想起他曾经让许诺来做这件事,愣了一下,仍然答应了儿子。

“爹地,我们去美国是住酒店吗?我要和许诺住一间房。”顾梓诺想了想,又说道。

顾梓诺平时话少,今天似乎变成了个多话的宝宝,这让顾子夕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只是,真是他的意思吗?五岁不到的梓诺,真是会懂得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意味着什么吗?

蜜儿蜜儿,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怎么能让梓诺来承担这些大人间的恩怨呢。

“梓诺,我们是出去旅行,我希望我们都很愉快。但人与人之间,贵在互相尊重,你不能因为我爱你而要挟我什么;同样,我也不能因为你爱我,而要挟你什么。爹地希望你是个大气的男孩子,而不要总是将心思放在那些小处。”顾子夕蹲在顾梓诺的面前,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看着顾子夕严肃的样子,顾梓诺只觉得微微的脸红,有些紧张的说道:“对不起爹地,我希望你爱我多过爱许诺。”

“傻儿子,爹地爱你和爱许诺是不同的。而且,你可以要求爹地和你睡一间房,对不对。”对于儿子的狡辩,顾子夕只有无奈----太早熟、太聪明,真不见得是件好事。

“可是爹地打呼噜,好吵人的。”顾梓诺马上皱起小脸猛摇着头,想了想,还是坚持着说道:“我要和许诺一起睡。”

“你就知道许诺睡觉不打呼噜?”顾子夕大乐。

“呃----”顾梓诺一愣,呐呐的问道:“那她到底打不打呼噜?”

“爹地不知道,一会儿她来了你自己问她。”顾子夕拍了拍儿子的脑袋,站起来检查了一下行李后,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约定时间,许诺还没到。

这丫头,不会临阵退缩了吧。

“许诺,到哪儿了?”顾子夕的电话追了过去。

“门口,开门。”许诺的声音自电话里传来,同时又从门外传来。

顾子夕按了电话,拉开门,背着双肩包、拖着行李箱的许诺正一身清爽的站在门口。

“这么巧?”顾子夕上下打量着她。

“什么巧?我拖着行李上来都累死了,还不帮我接过去。”许诺推开了她,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只是,当她看见一件绿色t恤、一条深蓝牛仔裤的顾梓诺时,忙收回了自己的脚----差点儿忘了,这里不只是他一个人呢。

这也才明白,他说的真巧是什么意思----自己也正是一件绿色t恤、一条学蓝色的牛仔热裤,和顾梓诺穿得象母子装似的。

而顾子夕回头看着他们两个----真有一种母子的错觉,特别是两个人的眼睛,深髓处的灵动,颇有几分神似。

…………

“顾梓诺,你好。”许诺小心的打着招呼。

“你好。”顾梓诺看了她一眼,转身拖起自己的小行李箱,对顾子夕说道:“爹地,可以走了。”

“恩。”顾子夕朝着许诺笑了笑,低声说道:“再辛苦一会儿。”

“不好意思,我忘了。”许诺笑了笑,拖着行李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顾子夕这才转身拖了自己的行李,按上门锁后,与顾梓诺一起往电梯间走去。

…………

车上,顾子夕坐在副驾驶,许诺和顾梓诺一起坐在后排。

因为这样的关系,许诺只觉尴尬和内疚,并不主动找顾梓诺说话;而顾梓诺因着艾蜜儿的交待,对许诺一直心怀戒备,所以也并不找许诺说话;两人就这样直直的坐着,看起来三分生疏、三分尴尬、四分好笑。

“梓诺,你不是有话要问许诺?”顾子夕看着紧绷着小脸的儿子,鼓励的说道。

“我现在不想问了,我决定自己睡。”顾梓诺仍是板着小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恩?”许诺不明白这一大一小在说什么,疑惑的看着顾子夕。

“这是梓诺的事情,他不说,我也不能说。”顾子夕朝她笑笑,便转过头去也不再说话。

许诺便也不再问,一路上,三人都沉默着。

而因着顾子夕的话,顾梓诺一直紧张戒备的眼睛,却慢慢的放松了下来。看着顾子夕变得柔和的脸,顾梓诺只觉较之以前,多了许多的亲近。

这样的爹地,是他心里想要的吧----不是从前那样总是板着脸,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不是从前那样,眼底总有股冷意让人害怕得不敢接近;不是和妈咪在一起那样,眉头总是皱着的、眼睛里总是有种很累的感觉;

现在的爹地,脸上是柔和的,让他想趴在他的怀里撒娇;眼底有温柔的鼓励,会蹲下来和他说话,让他也敢对爹地提要求了;他的眉头平了,感觉应该是轻松吧。

他喜欢这样的爹地,而且,爹地真的不会强迫他做什么----他不喜欢许诺,他说不喜欢没关系,只要尊重就好;他说要妈咪来买他的家具,他说好,只要妈咪身体可以就行;他要和许诺住一间房,他说可以,只要她同意就好;

他喜欢这样的爹地,也开始期待这次的旅行。

可是妈咪说了,不要让爹地和许诺住在一起、不要让许诺分走爹地的爱,那怎么办呢?

许诺会分走爹地的爱吗?

顾梓诺皱着眉头看向许诺----高高扎起的马尾,随着车子的开动轻轻的晃动着;眼睛看着手机,似乎也在苦恼着什么。

她看起来就象个大姐姐一样,不象小朋友和他说的那些坏女人。

爹地和妈咪分开,和她真的没关系吗?

顾梓诺轻轻的叹了口气,盯着许诺,眼底一片苦恼。

…………

“你们两个,相对无言就算了,怎么一个一个的叹息呢?不喜欢这次旅行吗?”顾子夕从后视镜看着他们两个,笑着说道。

“恩?”许诺这才从手机里抬起头,看着顾梓诺正愁眉苦脸的看着自己,便笑笑问道:“有话和我说?”

顾梓诺抬头看了看顾子夕,见他鼓励着自己,便软软的问道:“许诺,你睡觉打不打呼噜?”

“顾梓诺!”许诺大窘----女生被人问到这个问题,真的很窘好不好。

“我没笑话你,我想和你一起睡,因为我爹地打呼噜。”看着许诺大窘的样子,顾梓诺调皮的笑了。

“不打。”许诺硬生生的答道。

“你说不打,就是同意我和你一起睡了。”顾梓诺仰起下巴,用这样的骄傲,来掩饰自己担心她的拒绝。

“没问题。”许诺与他相同的眸子微微一转,爽快的应了下来----她睡觉确实不打呼噜,只不过有些爱挤人而已;小时候,许言是经常被她挤到地上去的。

这个小正太,想整她吗?走着瞧!

“你们这就达成共识了?没人问过我的意见呢?”顾子夕笑着说道。

“爹地是大人,自己睡!”

“你一个大男人,当然自己睡!”

许诺和顾子诺异口同声的说道,这样同仇敌忾的默契,让两人相视而笑----似乎,有种默契,在两人之间不经意的滋长。

这样的相处,顾子夕是求之不得,自然是哈哈大笑着默许了!

而几年未见过顾子夕这样笑的司机,也不由自主的笑了,竟放松着跟着车载音乐轻哼了起来。

可见,快乐是一种病,是可以传染的。

…………第二节:莫里安?爱情与亲情…………

“许诺,给你发信息没有回,现在哪里?”电话是莫里安的,听见他有些沙哑的声音,许诺心里有些微微的发涩。

“在机场。”许诺轻声答道。

“……”

“去哪里?”莫里安的语气滞了滞才又问道。

“美国,旅游。”许诺看了一眼正在办登机手续的顾子夕,轻声说道。

“……”电话里,又是一阵沉默。

“许诺,昨天晚上的事,对不起。”莫里安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涩意。

“昨天晚上的事,我已经忘了。”许诺轻轻的说道。

“好,旅途愉快。”电话那边,莫里安似乎是松了口气----昨天晚上,他似乎真的有些控制不住:爱她,隐忍了那么久,她却爱上别人。

只是,真的只是控制不住吗?

他自己也不清楚,到底是酒后失控多一些,还是试探她的心意多一些,又或许是想让允儿彻底的死心、让秦蓝早日将狐狸尾巴露出来。

人在职场,很多事情、很多感情都不再单纯,有时候,连他自己也忘了初衷;只是,在清醒之后,却仍然后悔了----许诺,是那样的在意与他的这份情,若由这一抱而破坏,让她不再信任他,她的受伤不会比自己更少。

因为,她对温暖的渴望,是那样的迫切、那样的浓烈。

重新回到孤单冰冷的许诺,他又会如何的心疼?

“许诺,你说,我打碎了你对我最美的幻想。”莫里安忍了忍,终是不放心的问出了口。

“就许你失控,就不许我失控呢?”许诺低低的笑了----莫里安,你还是在意我们的这段比爱情更可贵的亲情的吧。

“呵呵,好。”听着她低低的笑声,莫里安才真正感到释然。

“我要进去了,到了再联络你。”许诺见顾子夕办完手续走过来,忙说道。

“和他两个人?”莫里安问道。

“还有他儿子,三个人。”许诺边答着,边朝顾子夕那边走去。

“有他儿子看着你,我多少放心一些。”莫里安在电话里笑了起来,仍是叮嘱了一句:“记得我说的话,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知道了,记得接了我的电话,马上给我汇款,否则我得把自己当在美国回不来了。”听见他又如从前般的叮咛,许诺才真正放松了下来----莫里安,谢谢你,让我们之间,还能回到从前。

…………

电话那边,莫里安挂掉电话后,嘴角的笑容慢慢的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酸涩----真快,已经可以与他同游了吗?

从抽屉里拿了支烟,走到吸烟区占点燃,吞吐着烟圈,心里那或明或暗的心事,却无从排解----若早些告诉她,会不会不一样?

呵,事已至此,只希望这段感情,不要让她受到伤害;只希望,在这段感情里,顾子夕多少有些认真。

…………

“eric。”林允儿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回过头来,允儿正端着杯子斜身倚在墙上,柔柔弱弱的看着他。

“恩?有事?”莫里安弹了弹烟灰,看着她问道。

“eric,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了吗?”林允儿低低的问道。

“他向你表白了?”对于秦蓝的手法,莫里安心知肚明。

“一段感情的结束,并不代表另一段感情就可以到来。我不爱他,但我今年二十九岁,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等、可以选了。”

“但凡,你再给我一点点的希望,我都可以自信的拒绝他。”林允儿低低的说道,与以前那个高傲如公主般的允儿,已是判若两人----她求的,不过是一个拒绝的理由而已。

秦蓝,她不爱,也知道自己终是不会爱上。

只是,于一个29岁的女子来说,他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曾经在少年不知愁滋味的飞扬年代追逐着她的身影;曾经在她情伤黯然的岁月,在大洋彼岸倾听她的声音;现在,在她最狼狈的日子,温柔的守在她的身边。

若不谈爱情,他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以二十九岁的高龄来拒绝他,她需要一些勇气----这个勇气,她希望莫里安能给她:哪怕只是也许、哪怕只是可能,她也愿意。

只是,莫里安却沉默着,即便许诺并没有选择他,他仍然不肯给自己一点希望。

“我知道了,对不起,让你为难了。”林允儿自嘲的笑了笑,故做轻松的说道:“我们上次的约定仍然做数,我旅游回来后告诉你蜜月的好去处,记得要加油。”

只是,她杯里的咖啡因她微微的颤动而泼洒出来,让她强装的镇定露了怯。

“允儿,秦蓝爱你,这点我和允宁都不否认。只是,他的爱太复杂、参杂着太多的欲望。所以,你想清楚再做决定。”莫里安看着允儿脸上勉强的笑意,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

“eric,你真的不明白女孩子,她们要的,也不过是份爱而已,即便那爱里,已经有太多的目的。”林允儿轻叹了口气,用力的捧住手里的咖啡杯,转身看着玻璃窗外的天空,低低的说道:“我知道他有目的,我也知道他想借我的身份做些什么,不过,如果成了一家人,这些事,也是我该助他的。”

“你知道就好,但凡他的要求,记得和允宁商量。”莫里安点了点头,仍然不忘叮嘱她。

“我知道,不过,我还没决定呢,等这次旅游回来,说不定会改变主意。”林允儿笑了笑,转身走回办公室----挺直的背影,看得出,她撑得很辛苦。

…………

“允宁,我是eric。”

“恩,他向允儿表白了,但是,应该还没有摊牌。”

“他是个沉得住气的人,或许会先结婚,后摊牌。允儿现在的情况,我担心她会同意。”

“对不起,可是,我也不能骗她,不可能有结果的事情,反而会耽误了她。”

“恩,允儿说最近会出去旅游。你看在允儿旅游期间,安排秦蓝和伯父见一面,或许他会按奈不住,先提条件。”

“怎么说,我都关心她,因为,她是允儿。”

“恩,先这样。”

莫里安挂了林允宁的电话,又靠在墙边抽完一支烟才回办公室,而对面,秦蓝正在林允儿的办公室里----她的办公桌上,多了一个红色裂纹花瓶,里面插着一支马蹄莲,艳丽配上清雅,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林允儿低着头,轻轻的说着什么,两人偶尔对视一眼,便是淡淡的笑意----远远看去,倒是一副脉脉情深的画面。

这让莫里安心里有些不安:秦蓝并不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允儿该当明白才是。

虽然与允儿分手,但八年的感情,没有爱情还有亲情,他们之间,虽然没有刻骨铭心,却一直有着淡然悠长的亲情----这样的亲情,比浓烈的爱情,来得更加深远而牢固。

所以,他一直关心着她、担心着她----却,又无可奈何。

…………第三节:心事?不能说的秘密…………

飞机上,顾梓诺坐在许诺和顾子夕的中间。

虽然不能去喜欢许诺,但从小的教养和顾子夕的影响,他仍然能做到对她的尊重。

所以,倒也不会做些小儿行动来为难她;而且,下意识里,却总是关注着她----不知道是想探究她到底与妈咪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能让爹地快乐?还是她身上的这股与艾蜜儿的柔弱完全不同的活泼,也同样吸引着他?

“许诺,刚才在车上,你不开心。”顾梓诺直直的问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

“你现在又开心了。”顾梓诺小大人一样的说道,为自己的正确发现,很有几分自得和骄傲。

“对。”许诺又点了点头。

“你接了一个很长的电话后,就变得开心了。”顾梓诺得意的说道。

“没错。”许诺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除了我爹地,还有别人让你快乐吗?”顾梓诺接着说道----这话,倒有几分顾子梓的风采:直接而犀利。

而坐在他身旁的顾子夕,显然没有帮许诺解围的打算,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的互动----那个电话他当然知道,以莫里安的个性,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定然担心许诺生气,也定然会来电话解释。

而许诺这个傻瓜,当然也就听了他的解释,心情居然豁然开朗。看来,昨夜把她的唇咬肿了的惩罚,还真是不够的。

想到这里,顾子夕不由得瞪了她一眼,让许诺只感觉莫明其妙----这对父子,当真是很难缠,许诺转眸看着顾梓诺得意的笑脸,不禁觉得头痛。

“人的快乐分很多种,生活的、朋友的、工作的、家人的。所以,人的不快乐也分很多种。你爹地让我快乐,是生活的。我刚才的不快乐,是朋友的。阿姨这样说,你能听懂吗?”许诺睁大眼睛看着她。

“你哪里有阿姨的样子?你上次照顾我爹地,他的烧没退你就走了,还不如我呢。你刚才不开心的时候,眉头一直皱着,小孩子一样。可别让我喊你阿姨,多别扭。”顾梓诺听她一副大人的口吻,马上就不高兴了。

“好吧好吧,你喊我许诺吧。”许诺无奈的摇了摇头:“反正,你第一次见我,就喊我许诺,我早就习惯了。”

“恩,我休息一会儿,你别和我说话了。”顾梓诺小大人似的点了点头,拉住身上的小毯子,骄傲的闭上了眼睛。

“喂,是你找我说话的,没礼貌。”许诺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咬着他的耳朵低声说道。

“别对着我的耳朵说话,痒痒。”顾梓诺没睁开眼睛,却咯咯的笑了。

见他一本正经之外,这番天真柔软的模样,许诺也笑了,忍不住凑唇在他的脸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你是女人,别随便亲人家。”顾梓诺再也憋不住,睁开眼睛瞪着许诺。

“你多大个男人呢,还怕女人亲啦。”许诺转过头去不再理他,同样的拉上薄毯闭上了眼睛----她怕,怕再不闭上眼睛,会看着顾梓诺,想象自己那个没见过面的孩子。

同是四岁快五岁的年龄,同样在这样的富豪之家长大,他也如顾梓诺般的刻板吗?他也如顾梓诺般的一本正经吗?他也如顾梓诺般的,早熟的外表下,一派天真吗?他也如顾梓诺般的,脸是这样软软的、声音是这样糯糯的吗……

太多的想象,让早已决心放下过去的她,思念如潮水般涌来,竟有些无法遏制。

看着情绪有些异常的她,顾子夕伸出手,隔着梓诺轻轻握住她的,拇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打着圈,那样的温柔而缠绵,似是知道她突然汹涌的心事,便是这样无声的安慰着她。

许诺轻轻抽出自己的手,拉紧了薄毯转过头去----在这样绝密的心事里,连他,也不能靠近。

更何况,对孩子的思念里,与那个男人的十夜纠缠,让她无法面对眼前的顾子夕----她这样一个人啊,真的配得到他这许多的温柔、这许多的爱怜吗?

…………

顾子夕低头看着自己空了的手,眸子微微的沉了下去----于她心事的一个角落,他永远无法触及;而她,那么自然的将他排除在外。

到底是怎样的过去,让她如此的伤感?

顾子夕看了看嘴角含笑睡着的儿子,沉闷的心渐渐温柔:无论如何,她们的相处,是如此的可爱----没有针锋相对、没有刻意讨好,如朋友般的率性而自然,却又默契而真实。

就连梓诺,这个小古板,在她的面前,也显出天真可爱的一面----多好。

顾子夕将自己的坐椅调低了些,然后将顾梓诺抱到自己的坐位上,帮他将安全带扣好后,坐在梓诺刚才的位置,伸臂将背对他的许诺强制的搂进了怀里。

“许诺?”顾子夕在她的耳边轻声喊道。

“恩?”许诺没有睁开眼睛,只是轻轻的应着。

“过来,看着我。”顾子夕霸道的命令着。

许诺沉默,想了想,还是转过身来:“什么事?”

“有心事?”顾子夕柔声问道。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心事,不一定适合说出来。”许诺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低低的说道。”

“如果有一天,我特别想知道呢?”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她。

“你知道的那一天,就是我们分开的那一天。”许诺的眸子没有躲闪和退缩,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一个她自己早已知道的事实。

“好吧,那我还是不要知道好了。”顾子夕伸手捏了下她的鼻子,不满的说道:“学会威胁我了,恩?”

“不是,真的是事实。”许诺轻轻摇了摇头,眸子里仍是清亮一片:“要是有一天,你觉着我们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你就来问我,我都告诉你。”

“那你还是不要告诉我了。”顾子夕摇了摇头,将头靠在她的头顶,轻轻闭上眼睛:“休息会儿吧,还要飞十几个小时呢。”

“你不坐回去?顾梓诺醒了会生气的。”许诺轻轻推了推他。

“一会儿就坐回去。”顾子夕点了点头,仍是闭着眼睛,似乎享受着她靠在肩头的柔软;又或是在思考她所说的、不能说的心事。

…………第四节:旅程?尽是快乐…………

顾梓诺醒来的时候,自己是被爹地抱在怀里的,而许诺则将头靠在爹地的肩膀上,看起来,她的脖子似乎有些不舒服呢。

“是我爹地呢,当然疼我多一些。”顾梓诺软软的笑了----再早熟,他仍然只是个孩子。

有了艾蜜儿的千叮嘱、万叮咛,本就对顾子夕有些距离的他,心里也害怕爹地会爱她超过自己。

现在这样,很好。

顾梓诺将头窝进顾子夕的怀里,继续享受的闭上了眼睛。

顾子夕低头看着他的小模样,暖暖的笑了。

…………

他们的第一站,是奥兰多的迪士尼主题乐园,所以下机后直接入住在离乐园最近的酒店。

他们居住的是一个两居室的套间,两个房间,一个客厅,一个浴室,虽然比不上四星级酒店的豪华,胜在温馨与距离近,可以省出许多的游玩时间。

“你们两个要哪间房,自己去挑。”到了酒店,顾子夕放好行李后,笑着看着她们。

“随便!”

“随便!”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答道,说完又看了对方一眼,都笑着摇了摇头----顾梓诺轻哼了一声,便跑去两个房间参观了。

虽然平时小大人一样,可在家娱乐的时间真是少之又少,所以这样童趣的房间设计,仍然让他充满了好奇,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还在**跳来跳去。

许诺则拖着行李,将洗漱用品收拾了出来,对顾子夕说道:“你的东西呢,我帮你拿进去。”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打开行李箱,将自己和儿子的洗漱用品递给许诺,却跟着她一起去到洗漱间,看着她将三个人的日用品,一样一样的在琉璃台上放好,心里突然涌上一阵暖意----这些瓶瓶罐罐的放在一起,就象真正的一家人一样,凌乱而温暖。

“许诺。”顾子夕从身后抱住了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低喊着。

“恩?”许诺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回过头去清理手上的东西,边说道:“还不错麻,你这个大总裁,居然能弃国际奢侈品品牌而用自家的产品,还有点儿品牌意识麻。”

“我们公司有规定,所有员工必须用自己的产品,这也是福利,每个月都会发的。”顾子夕轻声说道。

“我们也是。”许诺点了点头。

“离开卓雅之后,以后可以慢慢开始习惯用顾氏的产品。也算是对我的支持。”顾子夕笑着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习惯这东西,不是说改就改的。”许诺笑着说道。

“谁说的?习惯也可以改就改的。”顾子夕轻笑着,从背后探过头在她的面前,在她的唇间轻轻吻了一下:“你看,你已经习惯了我随时随地的吻你;而我,也习惯了搂你、抱你、吻你。”

“快松开,顾梓诺在那边呢。”许诺的脸微微一红,下意识的探出脑袋往外看去。

“他兴奋着呢,会一个人玩会儿的。”顾子夕轻笑,托起她的下巴轻轻的吻了上去,慢慢的,将她的身子掰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慢慢的,抱着她坐上宽大的琉璃台,让她的双腿缠绕在自己的腰间……

在这陌生的国度、陌生的地方,他们的心,似乎更加的靠近;这个吻,似乎更加的默契;辗辗转转中,尽是温柔缱绻;缠缠绵绵里,无限爱意纠缠……

如他所说,在不知不觉间,她已习惯了他这样缠绵绯测的吻,自动自发的回应着、纠缠着,再没有羞涩与拒绝;在他的吻里,她所有的甜美,尽为他绽放;

如他所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习惯了吻她、只是吻着她,在这样的缠绵里,他无尽的温柔,尽为她而来;

…………

“爹地,我要这个房间。”顾梓诺的声音脆脆的传来,顾子夕才轻松开了她,扬声答道:“好,把你的行李箱拖进去。”

“好的!”顾梓诺快乐的答着。

许诺和顾子夕听见他从房间跑出来的轻快脚步声、听见他拖着小行李箱跑进去的声音----快乐,就在这跑动中,满满的流淌出来。

“我现在很喜欢顾梓诺。”许诺轻声说道。

“怎么?以前不喜欢?”顾子夕轻咬了下她的唇,笑着问道。

“嗯哼,以前就是个小古板,和你一样不讨喜。”许诺回咬了他一下,笑着跳下琉璃台,拉着他的手往外走去:“看看,你的宝贝儿子,挑的是哪间房?”

“好。”顾子夕任她拉着,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满脸的温柔、满眼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