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4爱情潘多拉

Chapter094 爱情潘多拉

顾梓诺选中的,是窗子靠在园区的那间房:全卡通的壁纸、各色造型的灯具、童趣十足。

拉开窗帘,外面就是一个梦幻的卡通城堡:远远看去,灯火通明中,如梦似幻、能满足人们对美好童话世界所有的梦想。

“好美。”许诺站在窗前,低声轻叹。

“美吧。”顾梓诺得意的仰起了下巴,眼神、表情都似在说:“怎么样,我有眼光吧。”

“你有眼光。”许诺伸手拍了他的头一下,笑着说道。

“嗯哼,别拍我。”顾梓诺偷偷一笑,仍板着一张脸,有模有样的走到柜子边,拉开柜子指给许诺看:“你看,这里有唐老鸭。”

然后又走到窗边,拉上窗帘,又露出七个小矮人的头像来:“七个小矮人。”

“哇,真够神奇的。”许诺配合着他的神气,一步一叹着。

“我要是有个妹妹,我就让她和七个小矮人睡。”顾梓诺突然说道。

许诺猛然抬头看向顾子夕,他也正一脸惊讶的看着顾梓诺——他从来不知道,儿子还会有这样的心愿。

什么时候开始,他想要个妹妹了?

“这里又没有王子,你妹妹和小矮人睡着了,怎么醒来呢?”许诺笑着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

“说你笨,你就是笨。白雪公主是假的,又不是真的。再说,我要是有妹妹,才不会象白雪公主那么笨,会上皇后的当。”顾梓诺不以为然的看了许诺一眼,大有儒子不可教也的蔑视。

“好吧,我又被你鄙视了。”许诺耸了耸肩,伸手拉上窗帘,看着他说到:“不过呢,你现在也没有妹妹,所以,你还是跟我睡吧。”

“你晚上真的不打呼噜吗?”顾梓诺又跳到**,开心的蹦着。

“要不我睡着了,你检查一下,再决定要不要和我睡?”许诺看着他笑了起来。

“我看可以。”顾梓诺一本正经的说道。

许诺对着天花翻了翻白眼,边往外走边对顾子夕说道:“我去拿行李。”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在她出去后,走到床边,将顾梓诺抱在怀里,轻声问道:“梓诺想要个妹妹?”

“是啊,我们同学都有妹妹,他们的妹妹好漂亮,他们的爹地妈咪去上班,他们可以和妹妹玩。”顾梓诺将身体缩在顾子夕的怀里,软软的说道。

“为什么不是弟弟呢?弟弟也可以陪梓诺玩呢?”顾子夕笑笑说道。

“恩?”顾梓诺似乎没想到这个,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弟弟也可以,有弟弟,我就和他一起上商务课;有妹妹,我就帮她扎小辫子。”

“好,等梓诺想清楚,到底是想要妹妹、还是想要弟弟的时候,再告诉爹地。”顾子夕轻声诱哄着他,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最后,他的婚姻会如何——梓诺的这个心愿,可有机会满足他?

“可是,要爹地和妈咪在一起,才能小妹妹,你和妈咪都分开了,就不能有了。”顾梓诺的眸子慢慢黯淡下来,看着顾子夕说道:“爹地,你要和许诺生小宝宝吗?”

“不会,许诺不喜欢生小宝宝,她喜欢一个人。”顾子夕轻声说道。

“哦。”顾梓诺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许诺不喜欢生小宝宝,但顾子夕的话仍让他觉得心里很舒服——他大概不会喜欢许诺和爹地生的弟弟或妹妹,他才不要做男版的白雪公主呢,虽然他要比白雪公主聪明许多。

…………

飞了二十几小时的航程,顾梓诺其实早就累了,到得新环境最初的兴奋过后,便是一副困顿的模样。

顾子夕照顾着他洗了澡、换了衣服后,又帮他吹干了头发,才抱着他放在**:“要听故事睡觉?还是听唱歌?”

“爹地,你要不要帮许诺洗澡、换衣服、吹头发?”顾梓诺睁大眼睛看着顾子夕。

正在将衣服整理到柜子里的许诺吓得将手里的衣服掉在地上:“顾梓诺,你说什么呢?”

“你又不会照顾别人,那只有我爹地照顾你了。”顾梓诺有些郁闷的说道。

“顾梓诺,你听好了,我,许诺,今年二十三岁。哦,不,我虚岁二十四了,不需要别人照顾。”许诺瞪了他一眼,拿了睡衣便去了浴室。

“她不需要你照顾。”顾梓诺看着顾子夕。

“她是大人了。”顾子夕忍住笑,帮他把被子盖好后,靠在床边开始给他讲故事。

直到他困极睡去,他看着可爱的小脸,不禁满心温柔——梓诺梓诺,爹地还真没发现,你原来这样可爱、幽默呢。

顾子夕忍不住在他脸上重重亲了一口,睡梦中的顾梓诺咧开嘴笑着,顾子夕盯着看了好久,才起身离开。

…………

“许小姐,需要我帮你吹头发吗?”顾子夕听见浴室传来传风机的声音,知道许诺洗完了,便走过去敲了敲门。

许诺关掉吹风机,拉开门瞪着顾子夕:“顾子夕,你儿子可真够奇葩的。”

“没有啊,我觉得他说得挺对的,你又不会照顾人,只能换我照顾你了。洗澡、穿衣、吹头发,都没问题,我辛苦些就成。”看着许诺郁闷的样子,顾子夕大笑。

“小声点儿吧,把你儿子吵醒了。”许诺瞪了他一眼,打开吹风机继续吹头发。

“好了,我们梓诺难得的天真一回,你就配合点儿,来,我帮你吹头发。”顾子夕笑着从她手里拿过吹风机,将手指插进她的头发,边梳理边吹着。

静谧的夜里,只听见吹风机呼呼的声音。窗外,是一片梦幻的灯火城堡,这让许诺一时间竟感到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那样的美好、却又那样的不真实。

“好了。”耳边的声音戛然而止,许诺这才从梦幻中回到现实。

她从顾子夕的手中接过吹风机放好后,轻声说道:“我先去睡了。”

“晚安。”顾子夕低头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牵着她的手,与她一起回到梓诺的房间。

“我们要睡了,你也早些睡,晚安。”低头看见顾梓诺熟睡的小脸,还有轻轻的小呼噜,许诺只觉得心暖——原来,小孩子睡觉,是这样的。白日里的或古板、或调皮、或奇葩、或早熟,全然不见。

只有毫不设防的天真与柔软。

“晚上有问题吗?要不要我带他过去睡?”顾子夕轻声问道。

“顾子夕,你也当我四岁呢!”许诺瞪了他一眼,从旁边掀开被子的一角,让身体滑了进去——天啦,这小家伙,象个小火球似的,周身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热气,再靠近些,还有一股奶香气。

“顾子夕,他好暖、好软啊。”许诺伸手将顾梓诺搂进怀里,将脸埋在他的脖子间,只觉得香香软软的舒服极了。

一股突然涌上来的感动,让她安静下来不再说话。

“轻点儿,别把他吵醒了,他从小就不喜欢让人抱着睡。”顾子夕弯下腰,将许诺怀里的弯得虾米一样的顾梓诺拉直了些,低头在许诺和儿子的脸上分别亲了一口,低低的说道:“宝贝儿们,晚安。”

这声‘宝贝儿们’,就这样脱口而出,那样的自然、几乎是不经大脑的——而在之间,却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包括单独的顾梓诺、包括热恋时的艾蜜儿。

许诺只是沉默着,她自然不会自作多情到,认为他是喊自己的。

只是,他这样一个看起来冷冷的大男人,在儿子面前这样的温柔细心,她看着,也是感动的、也是温暖的。

……第二节:许诺?想让梓诺有个完整的家……

黑暗中,顾子夕沉沉的看了抱着梓诺的许诺一眼,轻轻地起身离开,关上门后,他的心里,却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涌动——似乎,他们三个就这样在一起,真的真的会很好。

“是吗,真的会很好吗?”

“许诺愿意将自己的未来交付吗?”

“心里放着的她、念着的她、想着的她,许诺就真的能代替了吗?”

顾子夕回到房间,点燃一支烟,慢慢的抽着。

窗外美仑美奂的城堡,在灯光下,变幻着如诗似梦的颜色。在这异乡的城市,他第一次将许诺放在与她同等的位置来考虑。

只是,曾经那样的纠缠火热、曾经她的无助低回、曾经他的承诺占有,他怎么也忘不了。

不觉间,指间的烟已经燃尽,直烧到手指发疼,才惊觉的扔了出去。

…………

房间里,许诺搂着顾梓诺,小孩子独有的那种香软,让她从未有过的母爱,一下子就泛滥了——抱着孩子在怀里,原来是这种感觉;

宝宝,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呢?妈妈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抱你一次呢?

原来,当妈妈的感觉,这么好啊。

顾梓诺,我是不是错了?不管你爹地妈咪的感情怎么样,我不应该插入他们、不应该让你没有妈咪,对不对?

许诺的身体突然僵直了起来,一直没有深思的问题,却由着顾梓诺,而浮上心头——不管顾子夕与艾蜜儿感情怎么样,他们都是顾梓诺的父母。她又是什么身份、又凭什么插了进来。

仅凭着爱吗?

这是理由?又或是借口?

道德的东西,她没有在乎过;名份的东西,她也没有在乎过;可孩子,她不能让孩子没有父母的任何一个,对吧!

许诺低头看着怀里的顾梓诺,愣愣的,久久无法睡去。

…………

顾子夕洗完澡后,来到许诺和顾梓诺的房间,诺大的**,只有顾梓诺安静的睡着,而许诺则一个人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窗外;朦胧的灯光下,她的脸上,似乎隐隐流动着莫名的愁绪。

“怎么啦?有心事?”顾子夕轻轻的走过去站在她的身边。

“你怎么也没睡。”许诺从远处收回目光,抬头看着顾子夕,变幻的灯光下他的脸上一片柔和,看得她心里暖暖的,又不舍着。

她爱他,可是,她不能拥有他。

“怕你不习惯有个孩子在身边,过来看看。”顾子夕轻声说道:“梓诺睡觉习惯还不错,偶尔会踢被子外,大多时候睡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起来还是什么样子。”

“恩,挺好。”许诺转眸看向熟睡的顾梓诺,眼底一片暖意涌动。

“睡不着的话,出去说会儿话吧。”顾子夕见她并无睡意,便拉起她的手,轻轻的往外走去。

…………

“说说看,怎么睡不着了?”小厅里,两人坐在柔软的沙发里,也不开灯,就这样看着黑暗里的对方。

“顾子夕,你和你的妻子之间是什么问题?不能回转了吗?”许诺将身体全部缩进沙发里,声音缥缈得让人心疼。

“你决定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问这个问题?这个时候提起来,是想干什么?”顾子夕沉声说道,声音里有着明显的恼意:“这样的相处,让你有罪恶感吗?”

“许诺,我以为,你不是这么世俗的人。我自问,也在我能力范围内,做到了让你没有罪恶感。”即便在黑暗中,顾子夕眸子里的冷意,仍直直的打在了许诺的脸上。

“我想,你可能看错我了。”许诺将身体窝进沙发里更深一些,似乎想将自己全部藏起来,藏到没有存在感。

“许诺,我们说好一起走这一段的呢?你的勇气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吗?到底是什么让你突然的退缩起来?”顾子夕起身走到许诺的身边,眼睛直直的看着她。

“顾子夕,顾梓诺没有了妈妈,会不会很可怜?”许诺轻声说道。

“在一个父母没有爱、只有冷漠的家庭里,他会更可怜。”顾子夕终于明白了许诺突然间退缩的理由——她所有的勇气,在梓诺的面前,化为负疚和退缩。

二十三岁的她,也会有身为人母的怜悯之心吗?

“许诺,这个问题,我和梓诺正式的谈过,他理解我的做法,否则他不会同意我和你一起出游。”

“许诺,你别连个孩子都不如,他都想通的事情,你还在这里纠结。”

“许诺,我看顾梓诺真的没说错你,你真的有二十三岁吗?你真的能照顾好自己吗?接下来的行程,到底是要我来操心你,还是要顾梓诺来操心你?”

顾子夕直矗矗的一番话,说得许诺目瞪口呆,半晌,才结结巴巴的说道:“顾子夕,你和顾梓诺好象。”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是他和我好象!傻女人。”顾子夕伸手将她捞进自己的怀里,用力的揉着她的头发,恨恨的说道:“许诺,在我们约定的分开前,别老让我担心你会逃开,我会认为,你是欲擒故纵的。”

“喂,别弄我头发。”许诺躲闪着,郁闷的说道:“我就欲擒故纵怎么啦?爱理不理。”

“这还给鼻子上脸了?”见她没心没肺的小模样儿,顾子夕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捧着她的脸狠狠吻了上去:“许诺,你存心折磨我来着?”

“哪儿有。”许诺闷闷的说着,整个人被他挤在沙发里动弹不得,而原本忧郁烦闷的心情,却在他的霸道与指责里一扫而空——这个男人,当真是历害,就这么三言两语、就这么霸道凶悍的,让她的内疚与纠结、矛盾与负罪,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似乎,让这个家庭毫无悬念的被撕裂,于他来说,竟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顾子夕,真是这样吗?

是我的世界出了问题?还是你将你的世界强加于我?

“顾子夕,我不能呼吸了。”

他吻得太用力,比任何一次都用力,让她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其它的问题——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要用来应对他的吻、还有他热烈挤过来的身体。

…………

“不能呼吸最好,省得你一天到晚胡思乱想。”顾子夕恨恨的说着,移开唇,让她呼吸了两口自由的空气后,又沉沉的堵了上去……

许诺在心里轻叹一声,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迎接着他有些粗暴的吻,让他的无奈和恼火,在她的唇齿间搅动发泄……

在这样的异乡、在这样的黑夜、在这拥挤的沙发、他们用尽全力的拥抱着彼此、亲吻着彼此,似是要倾尽所有的爱恋,代替那达不到的地老天荒…。

他的身体沉沉的将她压在沙发的角落,他的大手轻易的探进她宽松的睡衣,贴着她炙烫的肌肤游移揉抚,他的唇在她的唇齿间辗转吮动,那样的激烈,犹如沉夜里的爆发,有些势不可挡……

“子夕……”许诺声音一片迷蒙,轻轻的睁开眼睛,他的额头已经渗满了汗珠。

“许诺……”他的大手自腰间游移向上,轻轻碰触到她的柔软……

“顾子夕!”许诺的身体突然僵直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顾子夕的大手微顿,慢慢的、慢慢的、退了下去,只是在她的腰间,用力的揉捏着,似乎这样,会让他好过一些。

“顾子夕,好疼。”忍了许久,许诺终于轻呼出声。

“哪里疼?”顾子夕似乎有些糊涂了。

“我的腰,被你捏得疼死了。”许诺的声音有些委屈。

“对不起。”顾子夕低笑,放松了力道,轻轻的揉了两下后,将埋在她肩窝的头抬了起来,看着她低低的说道:“我这是糊涂了,下手不知道轻重。”

“嗯哼,你好重,快起来。”黑暗中,许诺红着脸推了推他。

“你刚才喊我什么了?”顾子夕似是想起什么,突然问道。

“顾子夕啊?”许诺微睁双眸看着他。

“在我的手拿上来之前。”顾子夕提醒着她。

“顾子夕,你去死。”许诺尖叫起来,用力的从他沉重的身体下挣扎着坐起来,伸手去掐他的脖子。

“小声点儿,别吵醒梓诺了。”顾子夕沉沉的低笑着着,边伸手帮她拢着已散开的衣服,边低低的说道:“以后就喊我子夕,好不好,听起来,有种很特别的感觉。”

“不好,顾子夕、顾子夕、顾子夕。”许诺红着脸挥开他的手,用力的拉紧了睡衣,遮住因为他魔掌的乱动,露在他眼前的‘峰’光,快速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直直的冲进了顾梓诺的房间。

大力的拉上门,又轻轻的关上,将身体轻轻的靠在门上,许诺甜甜的笑了:“子夕、子夕、子夕,似乎,真的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似乎,是在喊着自己男人的感觉。”许诺的脸微红,低头看着紧拽着衣襟的双手,早前因顾梓诺而生的忧郁烦闷,在这样的亲密里,早已烟消云散。

如他所说,他们夫妻的关系,是好是坏,她都无法介入。

他们夫妻要给顾梓诺的生活,她更无法干涉、无法决定。

她能做的,便是在这段感情里,努力的快乐、努力的让他快乐、努力的让顾梓诺快乐。

是不是,这样就可以了?

……第三节:爱情?潘多拉的梦想……

回到**,偷偷的在顾梓诺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带着小小的满足感,将他轻轻搂进怀里。

“顾梓诺,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我想,我会喜欢你的。”

“顾梓诺,让我假想一下,你就是我的儿子,让我学着照顾你好不好?”

“顾梓诺,我可能这辈子,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能当一次模拟妈妈了。没有了那个宝贝,许诺以后是不会再生孩子的。”

许诺将自己的脸,贴在顾梓诺温软热呼的小脸上,嘴角带着暖暖的笑意,慢慢的睡去。

…………

第二天早上,顾子夕仍然是他们三个中起得最早的一个。

因为前一天的飞行时间太长,加上要倒时差,他也没去催她们一大一小两个起床。

洗漱完后,进去看了看**的两个人,不禁直摇头——

许诺一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被子也被她卷在了身体下面;而原本睡相极佳的顾梓诺,则横趴在枕头上,因为许诺的手臂强势的搂在他的腰间,所以他略略歪着身体——下半身在许诺的怀里,上半身在枕头上,看起来虽然别扭,睡得还是挺香的。

顾子夕轻轻的在床边坐下,轻扯了一下被许诺卷在身下的被子,许诺皱着眉头,搂着顾梓诺的手臂用力的往怀里扯了一下,小家伙原本蜷着的身体一下子被拉直了,小脚丫子竟踹在了许诺的胸前。

一大一小两个人,似乎对这样的姿式特别的满意,换了口气后,又沉沉的睡去。

看着睡得乱七八糟的两个人,顾子夕心里却涌起一股暖意——梓诺良好的睡姿,就是在艾蜜儿身边养成的。

与她一起睡觉,他从来不敢放肆,生怕一不小心踢到她,会让她难受。而蜜儿虽然爱他宠他,却也不敢搂着他睡觉,同样担心他不小心会踢到她脆弱不堪的心脏。

他的梓诺,其实也可以这样的率性随意、也可以这样的不管不顾。

顺着梓诺小小的身体,看向睡得横七竖八的许诺,开敞的睡衣露出她的柔软,上面压着梓诺的小脚丫,一深一浅的颜色,那样的温暖满满,连他这个禁欲近五年的男人见了,也没有涌起冲动——只是感觉温暖。

她只是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吗?为什么从她年轻的身上,能看到这样的、类似于母性的柔软?

他们一直睡着,顾子夕一直看着,没有电话的打扰、也没有工作中的算计,就这样安静着、温暖着、闲适着。

…………

许诺和顾梓诺几乎是同时醒来的。

“许诺,你抢走我的被子了,我一点儿被子都没有?”

“顾梓诺,你踹了我一晚上,我的衣服都被你踢散了!”

两个人睁开眼睛,一个身上完全没有被子、一个胸前还踩着一只小脚丫,不由得同时惊觉着坐了起来,看着对方大叫着。

说好了不对这个没大人样的女人生气的顾梓诺,在起床气的冲击下,完全忘了自己的风度。

而说好了要把顾梓诺当儿子疼的许诺,在看见他对自己的袭胸之举后,血液一下子就冲了起来。

原本温暖有爱的画面,随着两个人的剑拔驽张,显得滑稽可笑起来。

“你不抢我的被子,我才不会把脚塞在你身上,我被冻的。”顾梓诺看着她散开的睡衣,这个四岁的小男生的脸不由得也红了。

“你是小孩子,我不和你争。”许诺拉紧衣服,瞪了他一眼。

“你多大呢,还抢人家被子。”顾梓诺伸了个懒腰,一副懒得理你的模样。

“没踹你下床,已经不错了。”许诺脸微微一红——估计是抱得他紧,才没把他挤下去。

微一抬眼,看见顾子夕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两个,一时间不由得大窘:“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爹地,许诺抢我被子。”伸完懒腰的顾梓诺也看到了顾子夕,在**站起来,看着他委屈的说道。

“冻着没有?”顾子夕笑着问道。

“也还好,不是很冷。”顾梓诺想了想又说道。

“恩,因为她把你的脚抱在怀里,所以你不冷。”顾子夕站起来将他抱下床:“去刷牙洗脸,我们去吃午餐。”

“哦,好。”顾梓诺揉了揉眼睛,点着头应着,转头看了坐在**的许诺一眼,很有风度的说道:“你想抱我,我就让你抱吧,不用抢我的被子的。”

说完就仰着头往洗漱间跑去。

“我是想抱你,可我又不是故意抢你被子的,大不了今天一人一床被子。”看着他人小鬼大的样子,许诺气得直瞪眼。

“好了,小孩子似的,起床了。”顾子夕笑着拍了拍她的头。

“顾子夕,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呢,你说说你进来多久了,都不帮我们盖被子。”许诺又将矛头指向他:“你说,你是不是偷看我很久了?”

“许大小姐,那是光明正大的看好不好。”顾子夕大笑。

“流氓。”许诺的一下子就红了,自此决定,从今天开始,睡衣全部穿套头的,睡觉也不脱内衣,不则被他全看光了。

“倒是想流氓一把呢,你又不愿意。”顾子夕看着他,轻笑低语,淡淡的暗示,似乎想说什么。

“好了,我要起床了,好不容易来一趟,可不能把时间全浪费在睡觉上。”许诺抓起衣服冲进了洗漱间,没有给他机会将话说完——未来,她从不敢期待,不要让她纠结害怕了吧。

现在这样,刚刚好。

对着镜子,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眼中的明媚轻灵,感染着一天的好心情。

…………

早一秒不会遇到

晚一步就会走掉

我和你没有想到

能相逢不能拥抱

是命运开的玩笑

把回忆演到太好

爱上你无法脱逃

偏偏我得不到

用力的微笑泪忍住不掉

失去了你怕一生都不会再遇到

幸福还没到你已经走掉

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

…………

“顾子夕,我们的相遇,是刚刚好的吗?”

“顾子夕,爱情,原来是可以刚刚好的。”

许诺轻哼着李代沫的那首《爱情没有刚刚好》,用愉快的心情,将无奈的调子哼成了快板。

她和顾子夕,她要现在这样的刚刚好。

……

对于游玩的行程,顾子夕是最从容的一个。而许诺和顾梓诺都有些迫不及待。

“许诺,你不要化妆了,我们是去玩,又没人看你。”顾梓诺催着许诺。

“我是擦隔离霜好不好,我天生丽质,不用化妆。”许诺快速的拍了拍脸,又挤了防晒霜突击的擦在顾梓诺的脸上和胳膊上:“你也得擦,小孩子皮肤不经晒。再说,你是白白嫩嫩的比较帅。”

“你别用这么恶心的词形容我,喂,你别在我身上擦,我不要擦。”顾梓诺别扭的扭动着身体。

“一般来说呢,小妹妹都喜欢白马王子的哥哥,你爹地要是给你生个妹妹,见你晒黑了,我估计不会喜欢和你玩的。”许诺凑唇在他耳边低语着,趁着他发愣的当口,将他**在外的皮肤,全擦上了防晒霜。

“你说的是真的吗?”一直自诩比许诺聪明许多的小正太,这下子被她给唬住了。

“当然是真的了,我小时候就喜欢白马王子。”说着轻瞟了一眼还坐着看报纸的顾子夕一眼,悄声说道:“所以,我在你爹地和另一个叔叔之间选了好久,你爹地真的不够白。”

“那你为什么又选了我爹地?”顾梓诺也将唇凑到许诺的耳边,担心这话让爹地听到,会伤了他的自尊心。

“因为那个叔叔出去旅游被晒黑了,比你爹地还黑。”许诺脸不红心不跳的胡乱的说着。

她不知道,她这番胡说八道,还真在小梓诺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自从他真的有了个漂亮的小妹妹后,就再也不出去晒太阳了。

顾子夕一直纳闷着为什么,问顾梓诺,他不肯说;问许诺,她不敢说。

只是在心里,她一直为自己当时的胡言乱语后悔着——一个大男生,成天的怕晒太阳,确实让她很郁闷。

…………

许诺帮他擦好防晒霜后,又在他的柜子里拿了一顶帽了给他戴上,这才做罢:“好了,可以出发了。”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这么神秘?”顾子夕见他们收拾停当,这才放下手中的报纸,微笑着看着这一大一小——顾梓诺今天穿一件墨绿色PoLo衫,下面是一条卡其色的小短裤,脚下是一双墨绿色的板鞋,看起来帅气大方。

许诺早上也拿了件墨绿色的T恤,后来看见顾梓诺后,便又放了回去。现在穿一件粉色贴身短T恤,配一条棉质的宽松长裤,脚下是一双粉色板鞋,头发高高的束成马尾——一身的活力、一身的靓丽。

看着这一大一小,顾子夕只觉得心里满足得不得了:“说说看,刚才在说什么呢?”

顾子夕走过来牵起顾梓诺的手,随意的问道。

“没说什么。”顾梓诺和许诺异口同声的说道,说完后,又对视一眼,神秘兮兮的笑了。

顾子夕牵着顾梓诺走在前面,许诺背着双肩包走在后面,一行三人,迎着午后的阳光,心里是满满的快乐。

就连顾梓诺,在出发之前,艾蜜儿细细的叮嘱他:不要让爹地和许诺一起睡;走路要让爹地抱着,不要让爹地牵许诺的手;要一直跟着爹地,别让许诺抢走爹地全部的爱;不要对许诺笑、不要和许诺说话……

好多好多的不许、好多好多的不要,都在这样的阳光里、在这样眼花缭乱的风景里、在许诺孩子般率性的笑容里,忘得一干二净。

就算偶尔记起,也无法执行——晚上,许诺都不要跟爹地一起睡;在路上,许诺东走走西逛逛,总是他和爹地想起来才要回头去找她;他没有想对许诺笑,总是和许诺争着吵着,却觉得这样的争吵特别的快乐;

这个许诺,真不像个大人呢。

可是,和她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呀!

…………

“顾子夕,你快看,那是潘多拉星球啦,好漂亮。”许诺一个人跑到前面,看着如仙境般的阿凡达主题公园,简直被惊呆了。

“顾梓诺,你快过来,这个树是会变的,你看,我一拍它,他就消失了,就象电影里一样呢。”许诺小心冀冀的照着说明书的方式试了一下后,惊喜的大叫一声,回头大喊顾梓诺。

“爹地,真的呢。”顾梓诺的挣开顾子夕的手,快速的跑了过去,小心冀冀的将手往那树上拍去。

“我拍了啊?”顾梓诺抬头看向许诺。

“恩,你拍。”许诺弯着腰,睁大眼睛盯着他的手。

顾梓诺将手用力的往那绿绒绒的树上拍去,刚接触到毛绒绒的感觉,许诺便大叫了起来——那长长的树干果然消失了。

“没了?”顾梓诺看着自己的手。

“没了!”许诺笑着,牵着他的手快速往前跑去:“我们看看去哪儿了。”

“好。”顾梓诺跟着她,快速的往前跑去。

“许诺,牵好梓诺。”

“知道了。”

“顾梓诺,别跟丢了。”

“知道了。”

顾子夕看着一红一绿的身影,如同精灵般跃动在这潘多拉的仙镜里,原本对这种虚幻境象不感兴趣的他,也不由自主的抬步跟了上去。

仙境里时时传来许诺的惊叫声与欢笑声,还有梓诺无拘无束的奔跑声和大叫声。

“许诺、许诺,我在这里,你听见了吗?我的回音。”

“我听见了,你听见我了吗?”

“我也听见了——”

…………

他们快乐的声音,一遍遍传来,顾子夕只觉得,最快乐、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

…………

我们梦见自己拥有改变未来的力量

喧闹中传来你的哭泣声

揭开了我欢笑背后的软弱

你的前路必须由你自己决定

去追寻另一片天空吧

我们渴望拥有前往未来的勇气

直到取回迷失于过去的你能够展露笑容的现今

第一次产生了想要了解你的念头

曾为彼此内心的距离而感到害怕

如今明白了无法真正相互理解

但我们却也因此渐渐走到一起

我想抚慰你所有的泪水和伤痛

但你却距我于千里之外这是如此令我身感不安

究竟该去何处寻觅你的身影……

喧闹中传来你的歌声

远去消逝的我因而得以重现于你的眼前

请赐我力量改变那本应独自前往的未来

你展露了笑容仅此便能让我振翅高飞

我们渴望拥有心灵相系的勇气

直到找回能和彷徨于爱的你一同欢笑的自己

------题外话------

(潘多拉之心主题曲,非常好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