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5牵我的手

Chapter095 牵我的手

跑累了的许诺和顾梓诺平躺在草地上,两个人都是满头的汗、满脸运动后的健康红色。

他们的头顶悬空着一个超大的绿色球体,就如电影里的一样:有着浓密的绿色植物、各色各异的野花、飞来飞去羽毛鸟类、绿色森林间偶尔还闪烁着星星点点珍珠般的光芒,神秘而惊艳,几乎满足了人类对未知仙境所有的想象。

仿真的程度,让他们几乎能闻到这座星球上传来的淡淡花香、听到里面传来的隐隐鸟鸣。

躺在地上,闭上眼睛,感觉到自己就置身于这个潘多拉的仙境之中,美妙得忘记人间一切的烦恼。

“许诺,你跑不动了吗?”顾梓诺侧头看见许诺闭上了眼睛,用胖胖的小手,在她脸上轻拍了一下,轻声问道。

“顾梓诺,如果这个神秘的星球能让你实现一个愿望,你想让它帮你实现什么愿望?”许诺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在奔跑间,完全放弃了所谓的绅士风度、所谓正确站姿走姿的小男孩,眼底是满满的安静与温暖。

顾梓诺看着她,突然咧开嘴,给了她一个正面的笑脸,从地上坐了起来,仰头看着那个绿色的仙境般的球体,认真的说道:“我想让我妈咪不要生病。”

“恩,这个愿望真好。”许诺点了点头,轻轻的说道——在孩子的心里,妈妈永远是最重要的吧。

“你的心愿呢?”顾梓诺好奇的看着她。

“我啊——”许诺抬头看向那美丽的潘多拉星球,一时间却说不上来——

是希望那晚妈妈没有离开?还是希望许言不要生病?又或是希望那个孩子还在自己身边?

大人永远比孩子贪心呵,她的愿望太多,如果只能满足一个,她都不知道要如何去选。

“你不会笨到连自己的愿望都不知道吧。”顾梓诺有些鄙视的看着她。

“我看我真是很笨,真的不知道呢。”许诺笑了笑,拉着他的手站起来:“我们去下一个景点吧。”

“我觉得,你是不想告诉我。”顾梓诺看着她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都告诉你了,你真不够意思。”

“真是不知道,那你让我想想。”看着顾梓诺板着小脸的样子,许诺笑着说道:“我的愿望,是我姐姐的身体快快的好起来。”

“哦,原来你姐姐的身体也不好啊。”顾梓诺觉得自己很理解她的心情。

“恩。”许诺牵着他的手,慢慢往外走去。

…………

“终于舍得出来了?这个景点可用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呢?”顾子夕看着他们两个笑着说道。

“你不进去看看太可惜了,那仿真潘多拉星球,真是太美了。”那些让她忧郁的往事,似乎在这样的美景里,在顾子夕温润的眸子里,变得不那么重要。

在他的面前,她似乎也能够越来越放松,完全的活成自己原本的样子。

“谁说我没进去?”顾子夕笑着:“我看到你们在里面胡乱的跑、看到你们躺在地上说话、听到你们对着星球许愿。”

“喂,你偷听我们!”

“爹地,你偷看我们!”

一大一小两个人,一下子同仇敌忾起来——一个拉着他的手猛拍了两下、一个惦起脚尖努力的掐向他的脖子。

顾子夕只是大笑着,看着许诺开心得没大没小的样子,突然凑唇过去,在她的唇上偷袭了一下。

“啊——”许诺大惊,忙松开掐着他脖子的手,捂着嘴往后跳去——这个男人,真是太过份了,他儿子就在眼前呢。

许诺慌张的看向顾梓诺,他的注意力似乎又被吸引到别处去了,跟本没有留意到他们两个,她慌张得快要蹦出来的心,这才安安稳稳的放了回去。

顾子夕只是含笑看着她,淡淡的笑意里,满是温柔的味道——似乎,吻她,只是因为想吻她了,而不是玩笑或是逗弄什么的。

许诺转头避开他的目光,嘴角却情不自禁的勾起一弯甜甜的笑意。

…………

“许诺,你看那个是什么?”顾梓诺跑到许诺的面前,指着前面喷水的东西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们过去看看?”许诺惦脚看了一眼,没看出所以然。

顾梓诺看了顾子夕一眼,见他点了点头,立即开心的应道:“好啊,我们快去吧。”

说完便拖着许诺的手,拉着她快步往前跑去,还一边催着她快些。

…………

“错了,按那边,这边是出水的,你把我衣服都打湿了。”顾梓诺站在出水口,指挥着操控台的许诺。

“对,就这边,再按一下。”

“哈哈,这次是小冰块,真好玩。”

“再按再按,看看还有什么?”

“不要这个,要那个雾的。”

“还有、还有雪花的。”

许诺盯着那操作盘,这里按按、那里摸摸,和顾梓诺一起玩儿得不亦乐乎。

“顾梓诺,好不好玩儿?”许诺问道。

“好玩儿、好玩儿,你几个一起按,看看会不会一起出来啊!”浑身湿透的顾梓诺不停的蹦着跳着,显然是开心极了。

“好啊。”许诺笑着,整个手掌用力的在那些按扭上拍下去——却只有小冰块落下来。

……第二节:生气?许诺没有分寸……

“许诺,你给我出来。”

两个人正玩儿得不亦乐乎,顾子夕气急败坏的声音吓得两个人一时间都安静了下来。

“他四岁你也四岁?这么些东西淋在身上会生病的知不知道?你有没有常识?”顾子夕扔掉手中为他们买的零食,快速走过去将一身是水的顾梓诺抱了出来。

“这个,对不起,我玩的忘了。”许诺慢慢的从操控室走出来,这才注意到顾梓诺虽然玩儿得开心,被冰水淋过后,仍有些冻得脸色发青。

“爹地,我不冷,是我让许诺这样玩儿的。”顾梓诺微微用力挣开顾子夕的手臂,低声说道。

“顾梓诺,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顾子夕沉声问道。

“有,我错了,我下次不会了。”顾梓诺低着头,小声的认着错——对于严肃起来的顾子夕,他向来都是怕的。

“你对小孩子这么凶干什么,不过是玩儿过了点儿,犯得着发这么大脾气吗。”许诺皱着眉头走过来,看着顾梓诺低头认错的样子,觉得顾子夕很过份。

口里说着,希望他儿子能开心快乐自由的长大,行动里做的,却是这样那样的一堆规矩框在他的身上。

小孩子玩儿过了是常有的事,就算因为贪玩生病、犯错,她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爱玩,不就是孩子的天性吗!

“我教育儿子的时候,你最好不要说话。”顾子夕沉着脸,说完后,才发现自己的语气太重,这才缓了缓脸色说道:“这件事暂时先到这里,有话晚上回酒店再说。”

“知道了。”许诺怏怏的应着,打开随身的背包,将自己多带的一件t恤拿了出来,对顾梓诺说道:“过来,我帮你把衣服换了。”

“不用了,一会儿就干了。”顾梓诺摇了摇头。

“想要你爹地再骂我呢?”许诺懒懒的说道。

“好吧。”顾梓诺抬头看了顾子夕一眼,走到许诺的面前,由着她帮自己将湿衣服脱下,换上那件干的t恤。

只是,居然长到了他的膝盖以下,象穿着裙子似的,怎么看怎么别扭。

“这么长呢,该遮住的都遮住了,我看你把裤子也脱了吧。”许诺看着他说道。

“不行!”

“不行!”

父子俩儿齐声反对——在他们所受的教育里,绝对不可以光着屁股在外面走的,即便他只是个四岁的孩子。

“那好吧。”许诺勉强笑了笑,将脱下来的衣服拧干后装在背包里,一个人在前面慢慢的往前走去。

“许诺,对不起,都是我害你被爹地骂的。”顾梓诺扯了扯她的裤子,小心冀冀的说道。

“没事,我们都被骂了。”许诺低下头,对他勉强笑了笑,情绪一时间却怎么也提不起来。

“我爹地人很好,就是生起气来挺吓人。”顾梓诺笑笑说道。

“是吗?”许诺轻瞥了一眼还板着脸的顾子夕,便没有再说话。

…………

到底是天气好,顾梓诺身体也不错,所以淋了那么久的冰水冰雪的,又被湿衣服浸了那么久,并没有生病的迹象。

“用热水泡泡吧,身上会有寒气的。”许诺放好浴缸的水,对顾梓诺说道。

“是不是我泡了,你就开心了?”顾梓诺看着问道。

“顾梓诺,你泡热水澡,只是因为你身体的需要,我高不高兴和这个没关系;你也不要为了别人的心情,而勉强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知道吗?”顾梓诺的小心冀冀、顾梓诺的察言观色,让她心疼。

她的童年就是这么过过来的,她知道在这小心冀冀的背后,有多少对大人想而不得的希冀。

这样的察言观色,如一个厚厚的壳,让小小年纪的她和许言,活得沉重而艰难。

而他,还那么小。

“许诺,我喜欢看你笑,你笑起来很漂亮,快比得上我妈咪了。”顾梓诺突然说道。

“是吗,这可是最高级别的夸奖了。”许诺仍然被他给逗乐了,笑着说道:“快进去吧,别害羞,我不看你。”

“那我进去了,你别偷看啊。”顾梓诺看了许诺一眼,便快速的脱了衣服跳进浴缸:“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许诺睁开眼睛,看着被泡泡淹起来的小梓诺,仍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只觉得心疼。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许诺直接在浴缸边的台阶上坐了下来,也不管地上有水没水。

“你就这样坐地上啊?我爹地会骂的。”顾梓诺小声的说道。

“我不是他儿子,所以他管不着我。”许诺笑着:“你想听什么故事?”

“我想听歌,你会唱什么歌?”顾梓诺说道。

“那我唱天黑黑给你听。”许诺笑着,斜过身体半趴在浴缸上,清了清嗓子便唱了起来:

………

我的小时候

吵闹任性的时侯

我的外婆总会唱歌哄我

夏天的午后

姥姥的歌安慰我

那首歌好像这样唱的

天黑黑欲落雨

天黑黑黑黑

………

离开小时候

有了自己的生活

新鲜的歌新鲜的念头

任性和冲动

无法控制的时候

我忘记还有这样的歌

天黑黑欲落雨

天黑黑黑黑

………

唱着唱着,顾梓诺在浴缸里睡着了。

许诺暖暖的笑了,拿起大浴巾将他包起来,轻轻的抱在怀里,低头看着——他熟睡的样子,卸去早熟的面具,才是真正属于他的天真。

其实,顾子夕的世界,她从未曾真正的走进;就连顾梓诺,她也没办法真正了解。

他们,真真正正是两个世界的人。

……第三节:**?差点儿火起……

“我来吧。”抱着顾梓诺走出浴室,顾子夕正站在门口等着她。

“恩。”许诺将被浴巾包着的顾梓诺交到他怀里,低声说道:“头发是湿的。”

“你把吹风机拿到房间。”顾子夕看了她一眼,轻声说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拿了吹风机跟在顾子夕的身后。

顾子夕将顾梓诺放进被子里去后,才轻轻抽掉浴巾,然后从许诺手里接过吹风机,对她说道:“帮他把耳朵捂起来。”

“哦。”许诺爬上床,半跪在顾梓诺的身边,双手将他的耳朵捧住,让顾子夕帮他吹头发,而避免将他吵醒。

小孩子头发又软又少,所以很快就吹好了。

顾子夕收起吹风机,伸手抚了抚许诺有些发热的脸,轻声问道:“不高兴了?”

“没有,只是累了。”许诺摇了摇头,轻轻松开捂着顾梓诺耳朵的双手。

“对梓诺,我有很高的期待,在教育方面,我要求确实很严格。”顾子夕放下吹风机,对许诺轻声说道。

“他是你儿子,你怎么教育,和我没什么关系。”许诺轻轻摇了摇头,转身准备下床。

“许诺——”顾子夕伸手拉住了她,看着她低落的情绪,低低的叹了口气,跨过顾梓诺坐到她的身边,捏着她的脸轻声说道:“我知道我语气不好,别生气了?你说,要我怎么赔罪?”

“没那闲功夫生你气呢。”许诺扯下他的手,怏怏的说道:“我去洗澡了,今天流了一身的汗呢。”

“倒是,只是,觉得你身上的汗味儿特别好闻。”顾子夕笑着伸臂将她圈在自己的胸前,低头轻轻的吻住了她:“今天还没吻过你,是不是?”

“喂,顾梓诺在旁边呢,你快放开我。”许诺忙转头去看顾梓诺,他背着他们两个,睡得正香。

“你说不生气了,我就放开。”顾子夕耍赖着说道。

“说了没生你的气呢。”许诺转过脸看着他,眼底的情绪仍是那么明显。

“还没生气?脸上一点儿笑容也没有。”顾子夕轻叹了口气,搂着她轻轻吻了下去。

两个人的身体,慢慢的往下滑去,到最后,象叠罗汗似的,他的身体完全覆住了她的,那个吻,也越发的缠绵深入起来……

如果说,一男一女一上一下的躺在**,什么事都不发生,似乎不太可能。

好在,旁边还睡着个瓦数不太高的小电灯泡,这在事后,让许诺和顾子夕都感到庆幸。

…………

当他的吻越来越热、越来越深、越来越重的时候,许诺那么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体的蠢蠢欲动,用力的推了推他,却只觉得他沉重得似有几千斤重。

而这几千斤的他,她推不动,他甚至更加用力的往下沉压着,让他和她之间,再无半点缝隙;而隔着薄薄衣衫的身体,那相互间的热度直透彼此的肌肤,烫得她有些头脑发晕起来。

“许诺,或许,我们可以有个更好的未来,你说,好不好?”在她的唇间,他含糊的低语着,轻轻的喘息里,大手扯开她的衣襟,那样准确的握住了她的……

她忍不住的低吟出声、他滴着汗将热吻进行到底,甚至……

…………

“爹地,好玩儿……”

顾梓诺的声音就在耳边,被情欲冲昏了头的两个人突然吓出一声冷汗,齐齐的侧头去看顾梓诺——还好,他仍是背对着他们,刚才只是说着梦话。

两人又齐齐的松了口气,回过头来看着彼此,良久,直到坦露在外的肌肤感到微微的凉意,许诺才回过神来:“放开我的手。”

“好。”顾子夕轻轻松开捏着的她的手,慢慢的坐起身体,伸手帮她将衣服拢好——只是,大手碰触之处,仍是心悸神动。

“喂!”许诺轻恼着,想起自己刚才的失控,却又脸红着。

“对不起。”顾子夕急急的从**下来,低低的说道:“你先去洗澡,我下去买些宵夜回来。”

“恩。”许诺轻应着,直到他离开房间,才慢慢的坐了起来,转身看着熟睡的顾梓诺,轻声说道:“小东西,谢谢你。”

…………

洗完澡,换了身自认为安全的衣服后,许诺仍觉得脸孔有些发热——若不是顾梓诺,今天晚上是不是就会发生些什么?

原来,恋爱中的男女在一起,当真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

是该保持距离,让这段感情更长久一些?还是顺其自然,让该发生的全部发生?

这才来了两天,就有两次差点儿城门失火,接下来的时间,谁知道还会发生些什么。

只是,他不是因为梓诺的事情骂了自己吗?自己刚才不是在生气吗?为什么最后会变在两个人在**这样子?

许诺用力的拍了拍自己有些发烧的脸,只觉得这事儿发生得不可理喻——不止是在浓情蜜意的时候会发生,原来,就是在争吵生气的时候,也能发生呢。

…………

“过来吃点东西吧。”顾子夕将点心放在桌上,对坐在沙发里的许诺说道。

“哦。”许诺这才抬眼看了看他——现在看起来,似乎也没有白天那么古板了。

“一个男人,在爱着的女人面前,偶有失控,你应该原谅。”顾子夕温柔的看着他。

“我没怪你,只是这都两次了,我是不是很危险?”许诺也没有抬头看他,只是低着头说道。

“我们,晚上保持距离。”顾子夕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许诺低着头笑了——虽然他屡次失控,对他,她仍然相信。

必竟,于他们来说,那不止是情人间的热烈与冲动而已,那还是他们之间相互的承诺。

…………

“因为梓诺妈妈身体不好,而情绪也会影响她的病情,所以梓诺从小就很注意克制自己的情绪,也会懂得逗人开心。”顾子夕牵着许诺的手,两人一起在房间后面半圆形的观光露台上坐了下来。

许诺原本不想再提白天的事情,见顾子夕主动提起来,便轻轻的说道:“我看他这么小,就懂得用自己的行为去换别人的开心、就懂得察言观色的调整自己的行为,就是觉得心疼。”

“我父亲在我和许言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们跟着妈妈和奶奶生活。因为生活压力,我妈妈脾气一直不好,所以,我和许言总是小心冀冀的,怕惹恼了她。”

“我们总是在她看起来还算平静的时候,才敢开口要钱,哪怕要钱是为了给奶奶买东西;在她心情不好的时候,甚至一个星期,我们两个都不敢和她说话。”

“她走的那个晚上,和我说了许多的话,回答了我许多的问题,我以为,她很开心……很开心。”

许诺仰头看着天,将眼泪生生的逼了回去,好一会儿,才接着说道:“后来,她就走了。”

“我后来和许言说,我们一直那么懂她、那么会看她的心情,那次,却看错了。”

“后来家里,就只剩我们姐妹和奶奶,奶奶身体原本不好,妈妈走后,反而慢慢的好了起来,可以搬很重的东西,也赚钱给我们上学、给许言治病。”

“直到她在煤矿死去,我和许言才知道,她的病从来没好过,只是一直瞒着我们。”

“我后来和许言说:妈妈离开,我们看错了;奶奶的离开,我们也看错了。这一错,就是永远。”

“所以,顾子夕,看别人的心情、脸色的人,是很可怜的,你条件那么好、你不要让你儿子这么小就去看别人的脸色、这么小,就学着去讨人喜欢。”

“这么小,应该是可以放肆、可以自我、可以不管不顾的年龄。”

“我要是有个儿子,我一定让他很快乐、很快乐……”

说完这些,许诺突然忍不住哭出声来。

不为抛弃她们姐妹的妈妈;也不为为了她们死去的奶奶;只为那个出生连面都没见过的孩子——她有什么资格说顾子夕?她有什么资格说让孩子快乐?

她为了钱,连孩子一面都没见过呵!

…………

“别哭、别哭、我反省、我不让梓诺再看人脸色,不哭了,恩?”顾子夕将她轻轻搂进怀里,拍着她的背轻轻安慰着——以为今天对着她发脾气,委屈着了;又以为想起妈妈的抛弃和奶奶的去世伤心了。

却怎么也想不到,她近乎嘶心咧肺的哭泣,竟是为了正在房间里睡着那个宝贝。

…………

“不好意思,刚才是我太激动了。可能,可能我还是个比较有爱的人吧,所以特别为顾梓诺打抱不平。”放肆的哭过之后,许诺只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

“恩。”顾子夕看着她红红的眼睛,低声问道:“许言的病治不好吗?”

“许言是为了救我,被一群马从心脏上踩了过去,那年,她12岁。”许诺吸了吸鼻子,淡淡的说道——再提起这事,她已经可以从容面对了。

“后来,我们做了换心手术,手术很成功,一直坚持了这么多年,也没出现过什么大的排异反应。”

“不过,近期检查,肾功能方面有些影响,所以这次来美国,我还约了一个医生,要谈谈后续的治疗方案。”

说到许言的病情,许诺反而平静了下来——独自面对了十几年,在这上头,她早就练成了金钢不坏之躯。

“你奶奶去世后,就你们姐妹相依为命?家里没有其它人了?”顾子夕轻声问道。

“是啊,没有了。”许诺点了点头。

“心脏病,三分治、七分养,对环境和经济的要求非常高;再说,换心手术,没有几十万,也是做不了的,你们?”顾子夕疑惑的看着她——他没想到,在她阳光开朗的笑容下,竟有这样悲惨的童年。

在疼惜她的同时,商人的直觉告诉他——她不想回想的过去、她不敢奢望的未来,或许都与她的童年、与许言的治疗有关。

那,会是什么?

许诺微微一怔,想起那段不能说的往事,心下不由得有些微微的慌张——而今天,她竟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过去,说给许言之外的他听了。

甚至,连季风也不知道,她们姐妹,有着怎样的过去。

是信任吗?还是一个人承担太久,太渴望有个人来分担?

…………

“好了,不说了,再说你又要哭了,我和顾梓诺一样,喜欢看到那个笑脸而阳光的许诺。”顾子夕看出她有些措手不及的慌张,当下便转开了话题:

“许诺,我们明天去逛儿童游乐场,那里人多,你可得帮我看好顾梓诺,别把他弄丢了。当然,也别把你自己给弄丢了。”

“顾子夕,那些事情,我以后会告诉你。”许诺感激他的不追问,从他的怀里轻轻的站起来,看着他认真的说道:“顾子夕,那是我唯一的秘密,如果有一天你特别想知道,我会告诉你。”

“我,不想知道。”顾子夕也站了起来,伸手将她脸上的眼泪擦干后,温柔的说道:“我只在乎你的现在。”

“好。”许诺笑着点了点头,惦起脚尖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然后转身往房间走去。

…………

“是不是,我若知道你这唯一的秘密后,你就会转身离开?”

“是不是,不敢将自己交付给我,便是因为这唯一的秘密?”

“是不是,你所有的胆怯、所有的痛,都是因为这个秘密?”

“若是这样,我永远都不要知道——就算有一天,我们会分开,我也希望分开后的你,是快乐的。”

看着她仍然孤单的背影,顾子夕的心一阵收缩的心疼——为10岁失母的她、为12岁失去生命中唯一依靠的她、为还没长大,便支撑起一个家的她、为在成长、生活这条路上,一路走得如此艰辛的她。

“许诺,如果可以,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不让你再受任何的苦难。”顾子夕对自己轻轻的说道——在这一刻,他没有想到那个与他纠缠十夜的女子;没有去想,要用什么方式去照顾许诺的一生。

他只知道,他心疼她,想用任何他能做得到的方式,给她快乐、给她幸福、免她这一生,还有痛、还有惊、还有扰。

…………

第二天,没有人再提起昨天公园的里不愉快;顾子夕与许诺也没有再提起昨晚**的尴尬、更没有提起,昨夜露台上的哭泣。

旅行的第二天,仍然向着快乐继续出发。

今天的目的地是儿童游乐场,顾子夕只对顾梓诺说了一句话:“跟着许诺,想怎么玩都行,爹地只负责排队买票。”

“怎么玩儿都可以吗?”顾梓诺小心冀冀的问道:“可不可以摔跤?可不可以把身上弄湿了?可不可以……”

“可以,都可以,你跟着我就行了。”许诺一把扯过顾梓诺的手,在他没完没了的“可不可以”中,一路小跑远离了顾子夕:“顾梓诺,我告诉你,不想被他管的方法,就是离他远远的。”

“许诺,这样是不行的。”顾梓诺回头看了看顾子夕——天啦,爹地站在那儿笑呢,并没有因为许诺无法无天的话而生气。

这个许诺,还真历害。昨天明明爹地就生气了,今天却什么都听她的。

妈咪就不行,爹地一生气,妈咪就哭,然后爹地就更生气了,然后妈咪就成天成天的不快乐,妈咪也就越来越不敢惹爹地生气了。

唉,妈咪为什么不能象许诺这样呢。

不过,妈咪比她温柔,温柔还是比历害好。

想通了一这点,顾梓诺心下便释然了,虽然不敢真如许诺说的无法无天的放肆,却也比之前要开朗了不少。

…………

“许诺,你行不行啊,摩天轮那么高。”

“我要是不行,你也不行啊,你太小,人家不卖票给你呢!”

“那怎么办?”

“我就舍命陪君子吧!”

“那一会儿在高高的天上,你不会被吓哭了吧?”

“要是我被吓哭了,你记得把耳朵捂好。”

“呃——”

“还有,下来不许和你爹地说。”

“啊——”

顾梓诺被许诺抱在身上,而实际上,许诺不仅没有被吓得哭,而是和他一起,开心的大笑着,两个人的笑真,直彻云霄……

…………

“许诺,这个会把衣服打湿的。”

“你的内衣外衣,我今天全带了两套,你尽管放心玩儿。”

“我爹地在哪儿?”

“我让他去买冰淇淋了。”

“许诺,我发现你变聪明了。”

“胡说八道,我本来就很聪明。”

“好吧,我承认你不笨好了。”

所以,两个人坐着皮滑艇从高处冲下来的时候,闭着眼睛大叫的声音,让拿着冰淇淋的顾子夕,都听不下去了。

出来的时候,别的游客只拍了两张照片任选,而她们两个,显然是表情太过丰富,居然给他们拍了五六张。

“这张和这张,其它的都不要。”许诺拿了一张两人闭着眼睛大叫的、还有一张两人看着对方说话的。

“都要。”顾子夕过来,边掏钱包边说道。

“那几张丑死了,不要不要,浪费。”许诺摇头。

“要了吧,又不要你花钱。”顾梓诺小大人一样,朝着许诺眨了眨眼睛,拉着她的手就往下一站走去。

……第四节:牵手?可不可以地老天荒……

玩过了所有激烈的游戏,两个人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还玩儿吗?”许诺问道。

“你不行了?”顾梓诺歪着头看着她。

“会溜旱冰吗?”许诺骄傲的抬起下巴。

“当然。”顾梓诺同样骄傲的抬起了下巴。

“那好,我们比赛!”许诺拉起他的手,快步往露天旱冰场走去。

而两个人那同样骄傲的表情、同样抬起下巴的姿态,竟然有那么一瞬间,是那么的相似与默契。

顾子夕猛然间,不由得怦然心动——或许,梓诺和许诺,也是有母子缘的?

…………

等到顾子夕去到旱冰场时,许诺和顾梓诺已经换好鞋子在冰面试滑了。

“好了吗?”

“好了!”

“开始吧!”

“ok!”

随着音乐响起,四岁的顾梓诺象个小精灵一样,在冰上飞快的滑动着,小小的身影几乎快成了一道闪电。

许诺自然也不甘落后,几步助滑之后,便飞速朝顾梓诺的方向追去。

溜冰场的人原本还有些多,在看见这一大一小的熟练的滑姿、偶尔转起的花样时,慢慢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就剩他们两个了。

“许诺,来追我呀!”

“我都滑过你两圈了!”

“我才不信呢。”

“不信?我再追平你一圈。”

许诺大笑着,滑动的身姿如飞燕一样,一个低伏,便窜到了前面,离顾梓诺仅有三个滑身。

“你追不上我的。”好胜的顾梓诺,一个助滑,从冰面跳起来,向前面跃去,空中一个旋转,姿式极其优美。

“顾梓诺,小心落点。”许诺见顾梓诺下落时,脚微微有些倾斜,知道要坏,迅速的冲了过来,伸手将他还未落地的身子提了起来。

只是那惯性的力度太大,让她也失了平衡,几个踉跄,眼看两个人都要摔倒。

“抓住我的手。”是顾子夕的声音。

许诺慌乱中,将手伸向顾子夕,顾子夕低伏着身体,顺势一带,将那股落地的惯性给化解了去。

许诺和顾梓诺两人,这才安全的落了地。

…………

“吓死我了。”许诺拍拍胸脯,心有余悸的说道。

“你们两个,太争强好胜。”顾子夕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

“我们只是好玩,不是为了争强好胜。”顾梓诺见顾子夕的脸又板起来,声音不由得怯怯的:“爹地也说过,男孩子要有不服输的劲头。”

“顾梓诺,说得好。”许诺哈哈大笑起来——这个顾梓诺,今天还真是大有长进呢。

“顾梓诺说得对,你呢?”顾子夕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你是个女生,也这么争强好胜?你还是个大人,和孩子争什么?”

“我不需要她让!”

“输赢不分大小和男女!”

这一大一小,见他脸色缓和了,便立即阵线一致的反驳着他。

“还有理了。”顾子夕摇头,看着顾梓诺说道:“你去休息去休息一下,我和许诺滑一段。”

“你们要比赛吗?我给爹地加油。”顾梓诺兴奋的说道。

“顾梓诺,是谁带你玩儿了一整天呢?小没良心的。”许诺气得直跺脚。

“他是我爹地。”顾梓诺得意的笑了。

“要帮理不帮亲,懂不懂。”许诺伸手在他脑袋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这才推了他一把,帮助他慢慢往休息区滑去:“那边有毛毯,拿了批上。”

“你快和我爹地一样啰嗦了。”顾梓诺头也不回,脆脆的声音却充满了笑意。

…………

“和我比赛?”许诺歪着头看着顾子夕。

“孩子似的。”顾子夕摇了摇头:“高兴就好,讲什么输赢。”

“嗯哼。”许诺轻哼了一声,随着一下场音乐的缓缓响起,顾子夕将手伸到她的面前。

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在这雪白的溜冰场上,王子一样优雅的向她伸出了手,许诺只觉一阵恍然,下意识的就将手放进了他的手心——争强好胜的心,一下子全消失了,只是跟着他的步子,轻轻的滑动起来……

悠扬舒缓的音乐在空中飘扬,他牵着她的手、她跟着她的步伐,在这诺大的溜冰场翩翩起舞。

他的身姿高贵优雅、她的身姿轻俏灵动,滑动的舞步、交错的身影,让她有股错觉——这个男人,似乎就是为她而来,就这样牵着她的手,带着她一直到——

地老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