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98关于后妈

权少的新妻 Chapter098 关于后妈 天天书吧

“顾梓诺,我们来接你了。”许诺和顾子夕边往里走,边对正和老师说话的顾梓诺招手。

“kin,爸爸妈妈来接了哦。”一个很有风度的中年女子,看见许诺和顾子夕过来,便抱起顾梓诺走了出来。

顾梓诺看了顾子夕和许诺一眼,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了起来——和许诺一起玩儿确实很开心。可是,她始终不是自己的妈咪。可是,她会要做自己的后妈吗?

“kin爸爸妈妈,kin是个很优秀的宝贝,你们把他教育得很好。当然,他可以更活泼一些哦。”老师tina笑起来又温柔又和谒。

“我……”许诺脸上的笑微微滞了一下,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天谢谢tina,后续我会和园长联系。”顾子夕从老师手里接过儿子,笑着说道。

“ok,欢迎再来哦!”tina凑过去在顾梓诺的脸上亲了一下,笑咪咪的说道。

“tina,再见。”顾梓诺沉着脸朝老师挥了挥手。

离开幼儿园后,顾梓诺便一直沉着脸趴在顾子夕的肩头,一语不发着。

原本一脸笑意许诺,在和老师打完招呼后,也一直沉着脸,慢慢的跟在顾子夕的身边,一语不发着。

“梓诺这是怎么啦?今天在学校不开心吗?”上车后,顾子夕将顾梓诺抱在腿上,轻声问道。

“爹地,许诺不是我妈咪。”顾梓诺低声说道。

“爹地知道啊,但是老师会认错人对不对?所以你可以选择告诉老师真相。”顾子夕轻瞥了一眼许诺,仍是耐心的对顾梓诺说道。

“可是,我也不想告诉老师。”顾梓诺轻轻摇了摇头。

“为什么呢?”顾子夕低声问道。

“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爹地妈咪分开了;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许诺是我后妈。”顾梓诺抬眼看着顾子夕,认真的说道:“爹地,后妈不好,我喜欢和许诺一起玩,我不想让许诺做后妈。”

“许诺就是许诺,不管是不是你后妈,都还是现在的她、都会和你一起玩啊?”顾子夕有些不太能理解儿子的逻辑——给他挑个喜欢的后妈不好吗?虽然他们或许真的走不到那一步,但是,万一会呢?

“许诺,你要做我后妈吗?”顾梓诺抬头看向许诺。

“不要。”许诺看着他勉强笑着说道:“我不做人家的后妈,我只做自己孩子的亲妈。”

顾子夕和顾梓诺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听了,便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顾梓诺开心的笑了:“许诺,我好喜欢你哦。”

顾子夕的脸却一下子阴沉了下来,这一路上,倒是换了他心情不好,一直沉着脸不说话了。

…………

因为晚上要去听交响乐会,所以就没有回酒店,直接去了音乐厅旁的一家音乐餐厅。

“许诺,我爹地不高兴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趁顾子夕去卫生间,许诺有些忐忑的问许诺。

“那是不是你的心里话?”许诺看着他。

“许诺,我不让你做我后妈,你有没有不高兴?”顾梓诺看着许诺。

“如果你的意见不说出来,我和你爹地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想法,所以不管我或你爹地高不高兴,你能说自己想说的话,都是很好、很勇敢的事情。以后也要这样。”许诺没有说自己高不高兴的事情——也轮不到她去不高兴,反正她永远不会有机会做他的后妈。

“许诺,我觉得,我爹地很想让你做我后妈。”顾梓诺仍是在意着顾子夕的想法。

“你有表达意见的权利,他也有不接受的权利,你们都要尊重对方的意愿,也都要接受对方正确的选择,对不对?”许诺觉得自己说得有些拗口,不知道顾梓诺能不能听懂。

倒是没想到,顾梓诺不仅听懂了,而且还从顾子夕那里听过同样的话:“许诺,你说的,我爹地也和我说过。我知道。”

“许诺,我觉得,你和我爹地说话很像,你们在一起有很多话说哦。”顾梓诺的语气里,似乎有些羡慕,又有些遗憾。

“是吗,没有吧。他总是教训我呢。”许诺笑着摇了摇头。

“恩恩,他就是喜欢教训人,他总是教训我。”说到教训,顾梓诺感同身受,用力的点着头以示同感。

“你们两个聊得很愉快?达成共识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好?”顾子夕看着她们,阴沉的脸和不悦的语气,将心里的不痛快,表达得淋漓尽致。

“顾梓诺和我说,他爹地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所以他有时候也会这样。”许诺看着他淡淡的笑着。

“你想看那样的顾子夕,也未偿不可。”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顾梓诺小心冀冀的看了顾子夕一眼,仍是沉默着不说话——尊重对方的选择,这个,好象很难。他可以接受爹地喜欢许诺,可不愿意许诺成为后妈。

她做大姐姐,更好。后妈,不好。

这是顾梓诺简单而直接的想法——关于后妈的故事,童话里很多。而艾蜜儿,想必也没少和他说。

所以,在他小小的心里,唯有这件事,他想坚持着。就算爹地会说他不绅士。

哎,其实做小绅士不好,同学王申,打架骂人撒泼,后来他爹地妈咪为了他,离婚又复婚了。

可自己一直做小绅士,可爹地和妈咪还是分开了。这次,自己不要做绅士了,反正不要许诺做后妈。

…………

晚上的音乐会,三个人都各有心事,倒是听得非常的安静。

“爹地,你好久没拉琴了。”顾梓诺突然说道。

“你会拉琴?”许诺惊奇的看着他。

“这有什么奇怪,哪个人没有点儿业余爱好的。”顾子夕淡淡说道。

“也是,我以为你只会赚钱。”许诺点头笑笑,便也没再说话。

…………

晚上,许诺唱歌将顾梓诺哄睡着了,才又回到外面的小厅,去看季风有没有传消息过来。

“梓诺睡着了?”顾子夕边擦着头发,边走过来问道。

“恩。今天没昨天睡得快,可能是有心事吧。”许诺将头从电脑里抬起来,看着顾子夕若有所思的说道。

“怕你做他后妈吧。”顾子夕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还真没想到过,他有这些希奇古怪的想法。”

“也不奇怪,现在的社会挺复杂的,在幼儿园什么都能遇到。”许诺淡淡笑了笑,又将视线转回到电脑城。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心里却想着:是否与蜜儿有关系呢?她,应该不至于粗鄙到这个程度吧?

只是,却又没有全然的信任——于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连信任也没有了。

想想,真是件可悲的事——一段横跨他青年到成熟岁月的爱情和婚姻,走到最后,两个人连基本的信任也没有了;走到最后,她竟然试图对孩子施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蜜儿,希望你不是这样,否则,就不止是失望了。你应该知道,我多希望梓诺有个正常的成长环境、有个愉快的童年。

一时间,顾子夕也不再说话,打开电脑,开始收国内的新闻和邮件。

……第二节:爱情?那些老故事……

国内。

在顾东林的坚持下,公司对外任命顾子安为公司新任执行总裁,全部负责公司的业务。

对于客户的订单,公司已全面恢复供货,但由于资金链的问题、还有顾子夕的离开导致的客户及供应商信任危机,上游客户已不再提供帐期服务,要求现款现货,所以由于原辅料的缺乏,生产线不得不停掉新线的建设,旧线也有一半开始停工。

因为没有工作可做,又不让工人回家,一些工人便开始闹事,就连经验丰富的厂长也没办法全面控制,可谓的乱成了一锅粥。

而下游客户这边,凡是打过首付款而没有拿到货的,已经自行安排了车子,将仓库的货都抢了出去;没抢到的,都守在工厂门口,一有新货生产出来,便去抢货;只是这些客户倒也不是野蛮之人,客户之间抢是抢货,倒也有商有量,今天你拿了货,明天就让给他拿。这抢货,还抢得有礼有节,直让人哭笑不得。

至于新客户的市场支持合约,顾子安采取拖延策略。

只是,这客户本来就是故意来闹事儿的,哪儿容得你拖呢?所以,这厢里,在区域建专门店、和电视台签广告合约;那厢里,就拿着合约逼顾氏按合同提供支持;在顾氏一拖再拖的情况下,便一纸诉状,将顾氏告上了法庭。

所以,短短一周之间,曾经的日化第一品牌,就这样迅速的崩塌了下去,其速度、其颓势,简直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

顾子安这新上任的执行总裁,连总裁办公室的凳子还没坐热,便面临着官司缠身——一个处理不好,恐怕这凳子就要移到大牢里去做了。

…………

“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儿子。”顾东林再也忍不住的掀了桌子。

“你怎么不说,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呢?”郑仪群冷笑的看着他。

“到了现在,公司就要跨了,你还护着他,你到底要护到什么时候?”顾东林大声斥责着。

“他做销售的时候,你是怎么和客户说的?你让客户都不要打款,都去和公司谈帐期。”

“他做采购的时候,你又做了什么?货到后你压着款不付,让子夕不仅面临巨额赔款,还差点儿吃官司。”

“他做市场的时候,你又做了什么?偷偷换掉广告小样,结果被电视台发现,不仅白白损失一季的广告投入,子夕去赔礼道歉,喝酒喝得胃出血。”

“他做总裁,你又做了些什么?你游说股东,聚拢股资,想用绝对的话语权,将他赶出顾氏。”

“顾东林,我自问我郑仪群嫁给你,是真心真意的;我拼着社会声誉扫地、拼着一双儿女仇视,我嫁给你。”

“你千万别说我是为了让你帮我儿子、为了让你保住顾氏。顾东林,你摸摸你的良心,你做那些小动作的时候,除了子夕吃官司那次,我可出手相帮过子夕?我嫁给你,这么大年纪还生个比我孙子还小的孩子,我是为了什么?是为了顾氏?”

郑仪群一句一句,声声指控,表情却仍是一片平静,平静得让顾东林觉得害怕。

“仪群,这些都别说了,我那也是为了锻炼子夕,你说哪个企业家没经过这些磨练?可他也太狠了,这次是非要把公司拖跨不可,你看这次该怎么办?”郑仪群一怒,顾东林就怕,所以刚才火气还大得不行,现在却又软语相哄。

“我年纪大了,现在也只想一心把这个小儿子带大,公司的事情,我是再也管不了了。你们一个是我儿子、一个是我丈夫,我谁都不帮。”郑仪群淡淡的说道。

“仪群,你这是什么意思?”顾东林心里一慌,只觉得要发生大事。

“我已经定了机票,明天带子卫(刚生的小儿子:顾子卫)去法国。等这件事有结果了我再回来。”郑仪群轻瞥了顾东林一眼,淡淡的说道:“有些事,你该知道怎么做;有些事,你也该知道我想要的结果;你可别让我失望才好。”

“你这是决定了?”顾东林摸出一支烟,也顾不得她才生完孩子几个月,便点燃抽了起来。

“算是吧。”郑仪群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意思,而她的话也并没有说死——对于这个男人,她已经失望透顶;但对于儿子,她还必须得帮。

所以,给他留一线希望,他若真的还顾及这夫妻情份,不再执迷不悟下去,她也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必竟,她对他并不是完全没感情;必竟,五十多岁的人了,又才生了儿子,她也没力气再婚姻这事儿上折腾了。

只希望,他别让她从失望到灰心,再从灰心到死心才好。

在郑仪群话中有话的停顿里,顾东林只是抽着烟,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着。

“我不耐烟味儿,你出去吧。”郑仪群的心,慢慢冷了下来。

“仪群,梓诺生世的事情,我这辈子都不再提;公司的事情,走到这个地步,已经不由我说了算。你再给我些时间。”顾东林掐掉手中的烟,看着郑仪群说道。

这个他爱了几十年的女人,这个曾经是他心中女神的女人,到了现在,虽然也老了、再没有年轻时候的明艳照人、妩媚生姿,他的心里,却永远记得初见她时候的明媚。

山水百态、白驹过隙,她嫁作人妇、他也结婚生子,兜兜转转走到今天,他对她,却始终没变过。

就算她的心里,他比不上她死去的丈夫、比不上她的儿子、甚至比不上他丈夫留下的企业,但最后,她还是嫁给了他;最后,她还是为他生了儿子;最后,她还是在心里给他留了一个角落。

对于一生追逐在她身后的他来说,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东林,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对你提任何要求,你按你想做的去做。我们之间,我无力改变什么,到这个年龄,很多事情,都不适合再强求了。我们,顺其自然吧。”郑仪群轻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道。

“我一会儿去订票,送你和小宝去法国,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我去接你们回来。”顾东林看着疲惫之下,脸上的皱纹特别明显的郑仪群,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从初识到现在,多少年的追逐、多少年的吵闹、他们,都老了。

“恩。你先去忙吧,我要休息了。”郑仪群点了点头——从年轻到现在,早已习惯了他的追逐、习惯了他为她做所有的事情。

所以即便是想要放弃了,对于他的付出,她仍然理所当然的接受着——谁都不知道,这种习惯,是不是也是另一种爱?

“你休息吧,我今天要晚一些回来。”顾东林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

在顾东林离开后,郑仪群也没有休息,而是买了束花,去了前夫的墓地上。

在顾东南(前夫,顾子夕和顾朝夕的父亲)的墓地站了良久,最终只是说了一句话:“东南,有些事情,我已无能国力。子夕已经长大,我的责任已了。”

然后放下一束郁金香,便转身离去。

…………

第二天,郑仪群便带着还没满百天的儿子,离开了深圳,飞往法国。顾东林在送妻儿离开后,便直接回到了公司。

“顾东林,你和顾东南有什么恩怨我不管;你想怎么整顾子夕我也不管;你和郑仪群怎么样的狼狈为奸,我更不管。子安是我儿子,这个执行总裁,他不做。”刚进办公室,他的前妻辛兰已在办公室等他。

“我这是为了子安好。”顾东林轻瞥了前妻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所谓的好,我们不稀罕。”辛兰回给他一个冷然的表情。

“子安,你的意思呢?顾子夕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你一辈子都要比他差吗?”顾东林看向儿子。

“爸,我?”顾子安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母亲,不知道该怎么表态——在顾氏两年,他做得太辛苦了;在执行总裁这个位置上,才几天,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不堪重负。

只是,自己真的天生都不如顾子夕吗?

他似乎又不想承认这一点。

“子安,你自己想好。妈只帮你这一回,你若决定了,妈以后再不会干涉你的任何事情。”辛兰转眸看着儿子,有些心疼,却更无奈。

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他并不是商业那块料。

若让他去组个什么乐队、给歌星写个什么歌的,他一定会做得非常好。可惜生在这样的家庭,从小被自己父亲歪曲的心理所影响,对于未来、对于兴趣、对于事业,几乎没得选择。

她这个当妈的,能帮他的,只能是让他多一次选择的机会,但如果他不愿意,她也没办法——所谓豪门,也都是些算不清的烂帐而已,她早已看清楚、也早已抽身离开。

那个女人,太历害,她辛兰自认为不是对手,打不赢,总能跑吧。人一辈子很短,何苦给自己找不痛快。

“子安,人贵自知,你想清楚。”辛兰定定的看着儿子,温柔的说道。

顾子安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父亲,终于下定决心说道:“妈,我想再试试。”

辛兰有些失望的看着儿子,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只是淡淡点了点头:“好,你加油。妈就给你一句话:凡事尽力即可,不要逆势而为。”

“谢谢妈。”顾子安用力的点了点头。

“顾东林,你出去一下,我和儿子还有话要说。”辛兰突然对顾东林说道。

“有什么是我不能听的?”顾东林有些不耐的说道。

辛兰低头轻笑,抬眸看着顾东林讽刺的说道:“我要给他找个后爹,这事儿你方便听吗?”

“无聊,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顾东林脸色一沉,转身走了出去。

“妈?”顾子安有些疑惑的看着辛兰,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子安,你既然有这个心想试试,妈也挺欣慰,男孩子长大了,就该有自己的想法和决断。管理这么大个公司,怎么说都是个好的锻炼机会。”

“但妈希望你有些事情要看清楚,好好做事、不要卷入那些无谓的斗争中去。凡是斗争之外的事情,你从企业经营的角度出发,若遇到困难,可以去问堂哥,我想他会告诉你的。”

“现在你爸和你堂哥较着劲儿,这公司后一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若有什么事,你千万第一时间告诉妈妈,妈会去和你堂哥说的。妈说的话,你堂哥多少还能听进去些。”

辛兰伸手帮儿子理了理衣服,温柔的说道:“妈说的话,你可记住了?”

“知道了,妈。”顾子安对母亲的话有些疑惑——明明是父亲和堂哥争得你死我活;明明是母亲和后妈势同水火;明明是堂哥连自己母亲的话都不听的一意孤行;为什么母亲和堂哥能说得上话呢?

而自己现在是站在堂哥的对立面,和父亲一起将他从执行总裁的位置上逼走,他又凭什么会帮自己?

只是,母亲向来不过问公司的事,平时又只喜欢饲弄花花草草,对企业这些东西也不是很懂,或许她的以为,也只是妇人之见吧。

所以顾子安还是很孝顺的应了下来,而实际上,并没有将母亲的话放在心上。

辛半看着他暗暗叹了口气,又交待了几句,便离开了。

…………

“你妈真要改嫁了?”顾东林见辛兰离开,便迅速的过来问儿子。

“恩?”顾子安看了一眼父亲,轻轻摇了摇头:“我妈没说这个。”

“恩。”顾东林这才正常了下来——其实,倒不是有多关心这个前老婆,只是男人的自尊心作崇而已:

当年他和她结婚,原本就不上心,婚后待她也只一般;而后来在兄长死后,也是先背叛了家庭,只是离婚,却是辛兰先提出来的。

对于这个一个平时看似柔弱,关键时候却又异常强势的老婆,结婚这么多年,他也没怎么看懂过。

或许不是看不懂,只是从来没有将心用在她身上而已。

到得大家走到这个地步、到得现在,他已另娶生子,却希望她守着过去的感情不要放手。

男人,真是又自私、又自大的动物。

……第三节:心疼?子夕的心事……

美国。

“郑仪群昨天离开国内去法国;顾东林有送行,目前没有任何关于梓诺的新闻。”

这是景阳发过来的信息,顾子夕看着这条信息沉默良久,慢慢敲出一行文字回过去:“血浓于水,虽然我不怕梓诺的生世在国内曝光,但她若这么做,我们的母子情份,便完了。”

发完信息后,顾子夕轻轻合上了电脑,见许诺还在电脑上忙着,便也没打扰她,只是点燃一只烟,回到了房间。

…………

直到一小时以后,顾子夕都抽完三支烟了,许诺还在电脑边坐着,顾子夕才掐灭了烟走出来:“还要多久?”

“恩?”许诺抬头,见他过来,忙关掉了电脑的窗口。

“在聊天?”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恩,刚处理完事情,看到朋友上线,聊两句。”许诺点了点头。

“是莫里安。”顾子夕了然的看着她。

“是啊,新区总是他的同学,和他的关系很是微妙。”许诺点了点头。

“他不只是同你说这些吧?”顾子夕伸手合上她的电脑,揽着她往卧室走去。

“问我玩儿得怎么样啊,怕你骗我呗。”许诺抬着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你阴险狡诈是出了名的,我们可都吃过你的亏。”

“我们?说得倒挺亲热。”顾子夕语气微酸,大手在她的腰间微微用力。

“喂,你别捏我。”许诺痛得轻呼出声,抬头看见他的床,脸不由得一红:“你拉我进来干麻?”

“都几点了,还不睡觉,不喊你进来,你是不是准备和他聊一晚上?”顾子夕瞪了她一眼,不悦的说道。

“哦,好,那我过去顾梓诺那边了。”许诺故作不懂他的意思,讪讪笑着往门边退去。

“就这边吧。”顾子夕理所当然的说道:“你今天也说了,绝不会睡到一半就逃跑。”

“呃——”许诺停下脚步,想起白天说的话,才惊觉自己是被他给绕进去了:“顾子夕,你太可恶了。”

“有吗?”顾子夕轻笑着说道:“我得花这么多心思才哄得你过来陪我,你说我可有多不容易。”

顾子夕边说着,边回身关了门,然后掀开被子示意她上床,边说道:“你说,你要是会体谅人的话,以后都应该自觉些。”

“强词夺理。”许诺瞪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在他目光的威逼中,还是磨磨蹭蹭的上了床——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还好还好,套头的睡衣,就算睡熟了也不会随意的散开;自第一天后,她也特意穿上了小内衣,虽然睡起来有些不舒服,倒也安全无虞。

都到人家**了,还想这些,似乎有些矫情了。

只是,她相信他,既然说好了克制,这最后一关,他总也把持得住的。她的小心,只是不想曾加这种克制的难度,也是给自己的一个心理安慰。

低头检查间,顾子夕已经上床坐在了她的身边:“睡吧,明天一早要送梓诺去另一家幼儿园。”

“恩。”许诺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而他也只是伸出手臂,将她搂在怀里。她背对自己弯曲的身体,与他弯曲的弧度恰好的契合,就似她整个人嵌在他身体里一样——不多不少,刚刚好。

…………

“子夕,你睡了吗?”黑暗里,许诺听见顾子夕平缓的呼吸声,良久,这节奏也没有变化。

而空气中弥漫着的浓浓烟味儿,无不在告诉她,他今天的情绪不太好——这个不好,似乎还不是因为顾梓诺说的后妈的问题,而是回来之后的事情了。

“没睡,你也没睡呢?”在她的耳后,传来顾子夕低沉的声音。

“恩,房间的烟味儿太重了,有点儿睡不着。”许诺轻轻的说道。

“我起来处理一下?”顾子夕松开搂着她的手,准备坐起来。

“不用了,一会儿就好了。”许诺拉住了他的手,从他怀里转过身体,看着他问道:“你不开心吗?”

黑暗中,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我就是问问,你不想说就别说。”许诺尴尬的笑了笑——他是谁呢,他是顾子夕呀,这样的男人,怎么会轻易对别人说他的心事。

许诺,你别自以为是了。就算你们现在是恋爱的关系,他这样的身份,也是不会习惯和你分享心事的。

许诺自嘲的想着,轻轻转动身体,想要转过身去,避免这种被他盯着的尴尬。

“我母亲现在的丈夫,是我亲叔叔。”顾子夕突然说道,搂着她的手,却用力按住了她,不许她转过身去。

“这个,我听说过一些。”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吗?”顾子夕突然说道。

“要是,你不为难的话。”许诺小心的说道。

“我很开心,有一个人会在意我的情绪、会关心我开不开心、想要分享我的心事,不管是开心的、还是不开心的。”顾子夕微抬起身体看向许诺:“许诺,我是真的开心。”

“我身边的人,都需要我去关心她们、照顾她们,时间长了,我觉得,我似乎是一个不需分享心事的人。”顾子夕的声音淡淡的,带着些疲惫。

“你不说,别人自然不知道你需要。”许诺抬起头在他的唇间一触即离的轻吻了一下,笑笑说道:“来,让我听听你的故事。魔鬼总裁成长记,一般来说,都是很有市场的。”

“调皮。”顾子夕笑着,低头在她的唇间吮吻了半晌,这才搂着她坐起来,让她依在自己的怀里,轻声说道:“我父亲去世较早,我母亲在我20岁的时候,带着我父亲留给她的顾氏10%的股份嫁给我叔叔。”

说到这里,顾子夕停顿了很久,似乎在想着这故事该如何继续下去。

许诺也不催他,只是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等着他在回忆里,慢慢理清自己的思绪——有时候,你想不通的事,说出来了,不用想,也就通了。

她不知道顾子夕和他母亲和叔叔之间,有着怎样的纠葛,只知道,这个22岁就在自家公司打工的男人,这十年来,走得异常的辛苦,却也异常的成功——不仅将成功的将父亲留下的企业推到发展的最顶峰,还成为日化企业最年轻的,身价50亿以上的企业家。

知道他是顾氏总裁时,他给她的印象是霸道的、独裁的、奸诈的、不近人情的、不择手段的,反正商业上各种与精明狡猾有关的词,都可以推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认识他以后,或者说与他开始恋爱以后,他又是温柔的、浪漫的、磊落的、果敢的;一切与好恋人有关的词,似乎也都可以用在他的身上。

但是,无论是那个商业上商人的顾子夕、还是这个恋爱里情人的顾子夕,身上总是有一股沉重——他几乎是很少笑的,就算笑,那笑里也带着压抑与无奈。

他的身上,该也担负着很多重担吧:父亲的早逝、母亲的改嫁、妻子长年的生病、企业成长的压力。

这个男人,想来是不容易的,甚至比她还不容易吧。

许诺自他胸前抬起头来,情不自禁的伸手去抚摸他的脸、他带着胡茬的下巴,眼底是温柔的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