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0又见蜜儿

权少的新妻 Chapter100 又见蜜儿 无忧中文网

随着国内的风波,在顾东林的坚持下僵持下来,顾子夕和许诺也结束了这次旅行。

拖着行李,站在机场大厅,许诺突然生出一股慨然的感觉——短短七天,过得象做梦一样。

快乐的玩着,无需为钱而烦恼;和顾子夕轻松的相处,不用为未来烦恼;和顾梓诺象朋友一样,不用为身份烦恼。

除了偶尔的霸道,顾子夕应该算是个完美的情人:温柔、细心、体贴,还英俊多才;被这样的男人宠着,不得不说,让她觉得自己快甜蜜得失去方向。

顾子夕,几乎满足了她做为一个女人,对男人所有的幻想;

而顾梓诺,更是一个绅士风度十足的宝宝,几乎没有四岁小孩子的任性和顽劣,他对她的率真与没大没小,完全满足了她对一个四岁孩子所有的期待。

更让她好好儿假想了一回:如果,他是她的儿子。

呵,那从未被开发的母爱,在照顾梓诺、陪伴梓诺时,在她心里慢慢发酵,以至于,让她都觉得自己温柔了许多。

虽然,他说她象个玩伴、他说,她是大姐姐。

…………

只是,再多的快乐,总有回到现实的一天,这一点她太清楚。

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她,还是原来那个为生活、为金钱挣扎的许诺;他还是那个掌握着几十亿资产的日化帝国的主人;而这个孩子,仍然是那个不苟言笑的企业未来接班人。

他们,终归是要回到各自的位置,继续各自的生活。

就算他们恋爱,但相处的模样,也不会那般的无拘无束——有太多的世俗现实,横呈在他们的面前。

…………

“谢谢你,这次的旅程很愉快。”许诺向顾子夕伸出右手。

“你这样子很欠揍。”顾子夕沉着脸看着她。

许诺讪讪的收回落空的右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轻声说道:“我回家了,我姐在等我呢。”

“我给许言打过电话,说你明天才回去。”顾子夕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你,你凭什么擅自决定我的事情?”许诺一下子怒了起来——不是好矫情,她是真的还有事。

出道时的商业间谍公司,正好有个案子给她做,而她也正好缺钱,约好了今天要去谈的呢。

“凭我是你男朋友。”顾子夕淡然却理所当然的说着,根本没将许诺的恼怒当一回事儿。

好吧,她承认他是个好情人、好男友,可他的霸道和自我,有时候也确实让人忍无可忍。

“我晚上约了人谈事情。”见他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许诺只得自己放低了姿态。

“好,我送你去。”顾子夕点了点头,仍然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说完后也不再理会许诺,蹲下来对顾梓诺说道:“梓诺,你今天是回山上看妈咪,还是和爹地和许诺在一起?”

顾梓诺看了顾子夕一眼,又看了许诺一眼,想了想说道:“我先回去看妈咪,再和爹地和许诺在一起。”

“好,爹地先送你回去。”顾子夕点了点头,给景阳打了电话后,便拖着行李往外走去。

“许诺,走吧。”顾梓诺看着许诺站在那儿不动,伸手拉了一下她的手。

“走吧。”许诺轻叹了口气,拖着行李箱与顾梓诺一起往外走去。

“许诺,我爹地的工作很辛苦,你别让他不开心。”顾梓诺小大人似的对许诺说道。

“顾梓诺,你爹地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才生了你这么个好儿子。”许诺伸手在他的脑袋上拍了一下,以示自己的感慨——这儿子,生得可多好啊。

“你别拍我的头,要是把我拍得和你一样傻怎么办。”顾梓诺缩了下脖子,微微皱起了眉头,只是,脸上却有着忍不住的笑意。

“小鬼。”许诺做了个揍他的手势,两人笑着,拖着行李箱往前快步跑去——那个腿长脚大的男人,实在是走得太快了。

…………

“梓诺,叔叔抱抱。”看见顾梓诺跑出来,景阳一个蹲步,大大的张开双手,将顾梓诺迎进了怀里,便又高高的举起来,惹得顾梓诺在他的头顶大笑。

“旅行快不快乐?”

“快乐?”

“爹地好不好?”

“好!”

“许诺好不好?”

这下顾梓诺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随后而来的许诺,点了点头:“也好。”

“下次还去好不好?”

“好。”

景阳这才抱着顾梓诺把他放在车上坐后,转身接过许诺的行李,笑着说道:“蜜月愉快,欢迎回来。”

“懒得理你。”许诺瞪了他一眼,绕过他直接拉开了车门。

“看来我惹人讨厌了,不知道是不是蜜月运动太累,以至于心情不好啊。”景阳大笑,许诺上车后用力的拉上车门。

“先送梓诺回别墅,再回公寓放行李。”放好行李的顾子夕对景阳说了行程后,对坐在后排的许诺和顾梓诺说道:“路上你们睡一会儿,到了我喊你们起来。”

说着扔了两条薄毛毯给她们,这才上车。

…………

果然,二十几小时的飞行,后坐的女人和孩子都累了,裹着毯子沉沉睡去,而顾梓诺很自然的,将身体趴在许诺的腿上,睡得安稳而舒服。

“看来,这一周时间,感情培养得不错。”景阳低声说道。

“许诺个性很好,又没有那方面的愿望,相处起来就特别自然、特别真。梓诺很喜欢她。”顾子夕侧头看了她们两个一眼,嘴角露出温柔的笑意。

“有打算了吗?”景阳问道。

“她心里有事,还需要一些时间。”顾子夕淡淡说道:“我想先找到她,有些事情,该有个结果。”

“恩,确实。”景阳点了点头,便没有再问——两个她,景阳明白都是指的谁。而他更明白,这一次提前预支的蜜月之旅,顾子夕的心境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当然,这是好事。

那段过去,有时候想起来,就像是一场梦,美丽却不真实。

而生活,却需要真实的继续。

…………

“许诺,到了。”车子停在别墅门口,顾子夕轻轻拍了拍许诺。

“哦,好。”许诺揉了揉眼睛,有些不雅的伸了个懒腰,看见景阳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忙收回了才伸出去的手,瞪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你很惹人讨厌?”

“只是想提醒你,到子夕家里了,你讲点儿形象,别没形没状的。”景阳笑笑,转过身来,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许诺一愣,转头看向车窗外,一幢富丽堂皇的皇宫似的别墅就在眼前,中世纪风格的花园里,一条白色连衣裙的艾蜜儿正款款而来,轻巧的行走在铺满鲜花的小径上,如一个御风的仙子般,美丽而出尘。

“别听景阳胡说八道,下来打个招呼就行了。”顾子夕已经下了车,拉开车门将顾梓诺抱在怀里,对许诺温柔的说道。

“我,我要下来吗?要、要打招呼?”许诺只觉得尴尬——第一次见艾蜜儿的时候,还不认识她,只觉得是个漂亮却寂寞、又有些莫明其妙的贵妇人。

第二次见艾蜜儿,顾子夕很大方的介绍她们认识,当时想着,和顾子夕只是朋友,虽然心里有些忐忑,却仍能坦然相见。

可现在,这算什么呢?

就算分居,她也还是他的妻子。她这个女朋友的身份,似乎不合适在这里出现——算是挑衅还是宣战?这都不是她的本意。

不管他们夫妻之间有什么问题,她仍看得出,这个纤细柔弱的女人,仍然深爱着顾子夕;而她,看起来那样的纤弱与美好,美得连女人都不忍心伤害。

“子夕,就当我不在吧。”许诺从艾蜜儿的身上收回目光,将整个身子缩进了车里。

“下车。”顾子夕沉声说道。

“子夕……”许诺直直的看着他,见他眼底一片阴沉,而景阳也只站在一边并不说话,只觉得思绪一片混乱。

“下车,只是打个招呼,我有分寸。”顾子夕的声音放软了些。

许诺深深吸了口气,拉开车门走了出来,定定的站在那里——凌乱的头发混不经意的轻挽在脑后,微眯的眼角轻轻上扬着、花瓣似的唇微微嘟起,就算身上只是一件简单的运动t恤、一条牛仔短裤和板鞋,那样慵懒的初醒模样,在这黄昏的夕阳下,看起来妩媚生姿着,满满都是小女人的风情。

艾蜜儿的脚步不自觉的停了下来,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这个在夕阳下,美得犹如一幅油画的女子,已经完全俘获子夕的心了吗?

那散乱的发、微红的脸、微翘的唇、结实的长腿,无不在嘲笑自己的虚弱无用——她是那样的健康而恣意呵。

她和子夕在一起,又能做多少自己想做却不能做的事呵。

…………

而这样古典豪华的别墅里,她就这样一袭白衣立花间,晚风吹起她柔软的长发,美得竟不似在人间。

这样的艾蜜儿,于许诺而言,又何尝不是美得像一副中国山水画呢——那样的形、那样的韵、那样的妖娆婉转。

顾子夕,这样仙子般的女子,你竟也舍得扔下,你的心是不是太狠了些?

…………

两人都静静的看着对方,没有人先开口说话。

“梓诺说要回来看你,所以我无送他过来。我和许诺吃过晚饭再过来接他。”顾子夕抱着顾梓诺走到艾蜜儿的面前,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要不,就在家里吃饭吧,我已经让李婶儿准备好了。”艾蜜儿伸手将顾梓诺接到自己的怀里,弱弱的说道。

“不用了,许诺不习惯。”顾子夕淡淡拒绝着,连续两句话里表示出来的与许诺的亲密、对许诺的在意、对许诺的重视,几乎打碎了蜜儿对他的最后一丝幻想——或许,这就是他的目的。

他就是故意的吧,让许诺这副妩媚的模样站在自己的面前,让自己想象着他们有多亲密;他一口一个许诺,告诉自己他对她有多在意多疼宠。

“子夕,你别这样。吃完饭再去见她不行吗?”艾蜜儿低下头,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着点点湿意。

“我和许诺,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有什么话可以直接问我,不要去套梓诺的话。我希望他的生活更单纯些,我想,你该明白我的意思。”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她。

艾蜜儿不禁低下了头——他,都看出来了呵。

他,这么直接呵:他和许诺,就是自己看到的这样——看到的这样亲密、看到的这样在乎。

他,这是在警告自己吗?

他,知道了些什么?

那边,还要继续吗?如果找到,真会有用吗?

顾子夕低沉而一瞬不转的目光,让她不自觉的打了个冷颤。

…………

“顾……”许诺张嘴,才刚刚发声,却被景阳给拉了回来:“蜜儿,你抱梓诺先进去吧,我和子夕、许诺还有事情要谈。”

艾蜜儿似乎这时候才留心到景阳的存在,抬头看了他一眼,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后,勉强笑了笑说道:“景阳也在呀,好,那你们先去吧。”

“子夕、许诺,走了。”景阳一脸的和煦,脸上笑意满怀。

“我们,先走了。”许诺在嘴角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意,轻声打着招呼。

“好好儿照顾子夕,别让他加班太晚睡觉。”艾蜜儿朝她微微点了点头,淡淡交待后,便抱着顾梓诺往回走去。

纤弱的身体,抱着胖胖的梓诺,有那么点儿吃力,却又让人感觉到她身为人母的幸福和坚持。

只是,三个人之间的这种招呼,却让许诺直感到一丝诡异的味道。

…………

“没看出你这么没用。”景阳瞪了她一眼。

“我也觉得,我挺没用的。”许诺低下头,轻轻回了一句,倚在车边,半晌不再说话。

景阳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他自有他处理事情的方式,也有他这样做的理由,无需你矫情的自责,跟着自己的心走,别让他两边为难就好。”

说完便拉开车门上了车。

顾子夕慢慢走过来,看着斜倚在车边的许诺,眸子不由得变得深邃而沉暗——黄昏中的她,是如此的青春美好;而他,却不能让她真正的放下心里的负荷变得轻松快乐。

“走吧,回去放了行李,再去吃饭。”顾子夕伸手轻抚着她显得低沉的脸,轻声说道。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抬头看了他一眼,眸光不自觉的向艾蜜儿轻瞟过去。

“我认识的许诺,是个勇敢的女孩。”顾子夕低低的说道。

“你何其残忍,她那么柔弱。”许诺轻叹了口气:“你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

“如果任她抱有幻想,最后又彻底失望,才是真正的残忍。”顾子夕看着她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冷然的说道:“而且,你应该学会:永远不要凭你看到的表象,去对一个人、一件事下评判。那样你会被自己害死。”

“恩?”许诺不禁抬眼看他,思虑中又转眸看向已走到大门口,正转身过来的艾蜜儿——他是什么意思?

“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但你该是聪明的。”顾子夕淡笑,抚在她脸上的大手慢慢下移,轻轻握住她的小巴,在看见她的疑虑的眸光时,低头轻轻吻住了她:“你也是该信我的。”

“顾……”许诺心下不由得一阵慌张。

“我就是告诉她:你是我爱的女孩、你是我在乎和重视的女孩、她不要和我再玩一些不该玩的游戏。”

“我就是想告诉你:我们这段感情,我是认真的;我对你,从没想过是另一种不尊重的方式对待;我和你,不是从美国回来,就会改变。美国发生的一切,我们,继续。”

“许诺,我爱你,我们的关系,无须避着任何人;许诺,我相信你的勇敢,我给时间你解开心结;我们之间,一切如初。”

顾子夕轻吻着她,一字一句的在耳边,不允许她再退缩。

许诺的目光,与艾蜜儿远远的相遇:她的脚下踉跄,神色凄然;他在耳边一字一句,温柔而坚持。

“听到我的话了吗?”顾子夕轻咬着她的唇,将她圈在怀里,一定要她一个回答——她的女人,在他的爱里,该自信的。

而艾蜜儿,只希望有了这样的警告,她不要再从梓诺那里去探听什么;不要对梓诺去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不要试图再去找顾朝夕、郑仪群来插手这件事。

他们之间,他早已说清楚。

即便没有许诺,也只能是这个结局。只不过,许诺让他将这个分开提前了而已。

“回答我!”顾子夕霸道的吻住她,似乎只要她不回答,他便不放开她——一直吻到她答应为止。

唉,她怎么忘了呢,他本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男人呵。

许诺下意识的将手抵在他的胸前,慌张的从艾蜜儿的目光里收回视线,低低的说道:“我知道了,你快放开我。”

“嗯哼。”顾子夕轻轻的松开她,看着她似笑非笑。

“笑什么?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这么狠心的男人。”许诺瞪了他一眼,转身拉开车门,迅速的逃回了车上——她再勇敢,也还做不到当着人家老婆的面和人家的男人亲热。

顾子夕轻笑,慢慢的转过身去,看着一脸凄然的艾蜜儿,眸底变幻着让人看不懂的颜色。

…。……。第二节:许诺?让爱情继续……

“我走了,继续蜜月愉快!”景阳将他们送回公寓后,便挥了挥手,潇洒的离去。

“是想先休息一下?还是先出去吃晚餐?和朋友约的什么时间?”将行李扔在客厅,顾子夕看着许诺问道。

“约的8点,我不想让你送我过去。”许诺看着顾子夕——这一点,她非常坚持。

因为,这件事情,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许言、包括莫里安、当然更包括顾子夕。

“恩,那先去吃饭,你办完事情或者自己回来,或者我去接你。”顾子夕点了点头——所谓追求,就是一追一求,而不是逼着她。

今天从下飞机的强行留下,到别墅的强迫招呼,这女人快被他逼到底限了——现在,得给她一些空间,否则就得跑了。

这个分寸,顾子夕这样有经验的男人,自然是懂得的。

“嗯哼,到时候再说。”许诺轻哼了一声,略有不满的说道:“我要先洗澡,见朋友不能穿成这样。”

“我也想洗,要不一起?”顾子夕逗着她。

“休想!”许诺用力的将他推倒在沙发上,转身打开行李箱,拿了衣服后,跑进了浴室。

倒在沙发上的顾子夕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

“无聊、小人、流氓。”许诺边恨恨的骂着,边红着脸跑进了浴室,看着镜子里自己红通通的脸,活脱脱一副小女人的娇爱模样,不由得有些发愣——许诺,你完了,你要完全掉进去了。

“许诺,就这样吧,也没什么不好。”许诺长长的吸了口气,刚下飞机时候的迷茫和失落,在顾子夕强势又霸道的态度里,慢慢变得清晰起来——没错,他爱她,她也爱他,相爱的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是勇敢的、快乐的。

“顾子夕,我们,就这样吧。在你还不知道我的过去以前,我们,快乐的走下去。”许诺给了镜子里的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那是一张被爱情滋润的脸:甜蜜而幸福的光彩,弥漫着全身。

…………

“很漂亮。”顾子夕看着换好套装出来的许诺,笑着赞许着:“什么时候,也专门为我打扮打扮?”

“等你厌倦了我,我得用美色迷惑你的时候。”许诺笑着,将手插进他的臂弯里,一副娇俏可人的小模样。

“许诺,你这么主动,我真有点儿受宠若惊了呢。”顾子夕眸光一亮——这个女人,洗了个澡,难道把脑子洗醒了?

“顾子夕,你到底走不走!”许诺凶悍的喊了起来。

“走,走,当然走。”顾子夕轻笑,低头在她唇间轻啄了一下,笑意盈然的挽着她往外走去。

…。……。第三节:蜜儿?让伤成殇……

山顶别墅。

“妈咪,我什么时候回来的呀。”顾梓诺揉了揉眼睛,看见艾蜜儿正半躺在自己身边,便轻声问道。

“回来好一会儿了呢,路上累了吧?妈咪先帮你洗个澡,然后再吃饭好不好?”艾蜜儿见儿子醒来,忙换掉脸上的冷淡与哀怨,堆上一脸的笑容温柔的问道。

“好。”顾梓诺乖巧的点了点头,伸手搂着艾蜜儿的脖子,软软的说道:“妈咪,爹地和许诺一起送梓诺回来的,妈咪有没有不开心?”

“没有啊,许诺好漂亮,梓诺很喜欢她对不对?”艾蜜儿想起顾子夕的警告,忙摇了摇头,不敢在儿子面前说许诺的坏话。

“许诺没有妈咪漂亮。”顾梓诺看着艾蜜儿认真的说道。

“是吗?梓诺真是妈咪的好宝贝。”艾蜜儿搂着儿子,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意——梓诺梓诺,你可要一直在妈咪身边才好。

“梓诺,去美国看学校了吗?那边的幼儿园好不好?”艾蜜儿抱着儿子边往浴室走去,边问道。

“看了三所幼儿园,那里的老师不教认字,也不教数数,只带小朋友玩儿,有很多有趣的东西,我很喜欢。”顾梓诺认真的说道。

“哦?梓诺喜欢呀!”艾蜜儿轻轻的附和着。

“妈咪别担心,我现在不去,因为我喜欢和爹地妈咪在一起。”顾梓诺捧着艾蜜儿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

“梓诺真是个乖宝贝。”艾蜜儿笑着,将儿子放在地上,帮他放好洗澡水,试好水温后,转过身来,他已经脱好衣服了。

“呀,梓诺都会自己脱衣服呀,真棒。”艾蜜儿赞许的说道。

“在美国的时候,都是梓诺自己脱,许诺不会。”顾梓诺自己爬进了浴缸,对艾蜜儿说道:“妈咪,在美国的时候,许诺和梓诺睡,爹地自己一个人睡。”

“是吗。”艾蜜儿没有细问、也不敢细问,顾子夕的警告,犹在耳边。

只是,她的嘴角却只有淡淡的苦笑——这孩子,哪里知道大人间的心思,又哪里知道大人玩的那些花样——为了讨梓诺喜欢,梓诺提出这个要求,那女人满足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拒绝。

只是,他们若想在一起,又有多少机会,哪里在乎陪梓诺的这点时间。

艾蜜儿默默的帮儿子洗了澡,带他吃了晚餐,又讲着故事带他睡着后,艾蜜儿陷入了沉思中——

…………

“喂,我是。”

“好的,好的,我随时都可以。”

“恩,那就后天吧,你安排好地点,我过来。”

挂了征信社的电话,艾蜜儿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这是对方通知她见的第二个女孩子。

至于第一个,很多信息都对不上,人也不够漂亮,更重要的是,腰间也没有那样一块,指甲花似的胎记。

记得那次醉酒后,他看着她说了许多的话。

他说,他没见过她卸妆之后的脸;他说,她始终闭着眼睛不和他说话;

那么,能让他们认出彼此的,该是她腰间的胎记、该是那栋翻云覆雨的房子、该是他曾对她说过的承诺吧。

艾蜜儿苦笑着,不禁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悲哀——曾经那么那么的爱他,却亲手将他送到另一个女人的**。终于,因此而失去了他;

曾经那样的自信,她就是他的唯一,现在却要借另一个女人,去将他拉回身边。

曾经两个人,是无话不谈,她却趁着他醉酒,将他对那个女孩子的心事,全都了然。

何苦、何苦。

若是没有那样一个酒醉的夜晚、若是从不知道他爱上一个代孕的女孩、若是从没听到过他亲口说,他在**承诺要给那个女孩未来,是不是,她也不会痛成现在这样?

是不是,她也不会因着害怕,在他们母子的斗争里看错了方向,将他一步一步的推远?

艾蜜儿紧闭着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起身,拿起抽屉里的针,在那原本已经千疮百孔的手臂上,一针一针的刺了下去——似乎,只有这样的痛,才能缓解,每每想到他在别的女人身边、别的女人身上的而生出的痛。

他们今天晚上,又是在一起的吗?

他和她,是否和当年梓诺的妈妈一样——十天十夜,缠绵不休;十天十夜,疯狂热烈;十天十夜,种下爱恋。

她,是那样的健康,他怎样的要求,她不能满足呢!

她,是那样的年轻,在她的身上,他能找到当年那种狂野的感觉吧?

五年之久,他的身边没有任何女人,这一次,又该是怎样的热烈、怎样的难舍难分?

难怪,当着自己的面,都那样的缠缠绵绵难舍难分——她以为,他对自己,多少还会有些怜惜、有些不舍的呀。

竟然,用这种方式来与自己彻底的划清界限。

子夕,你何其心狠!

子夕,你何其残忍!

“啊——”手上一个用力,针狠狠的扎了下去,鲜红的血珠慢慢渗了出来,在她白得透明的肌肤上,开成鲜妍明媚的花。

…。……。第四节:许诺?商业间谍……

“我走了,一会儿我自己过去你那边。”晚餐后,许诺对顾子夕说道。

“真不要我送?约的什么人这么神秘?”顾子夕微皱着眉头看着她。

“真的不用送。”许诺摇了摇头,看着他笑着说道:“这个人麻——是个男人。”在看见顾子夕脸色微变之后,忙又笑着说道:“不过,没你帅。”

“调皮。”顾子夕伸手在她的鼻尖狠狠拧了一下。

“正经事儿,真的要走了。”许诺抽了纸巾,擦了嘴后,便站了起来:“给我点儿自由吧,否则我会想逃的,ok?”

许诺朝顾子夕挥了挥手,抓着包快步往外走去:曳动的长发,随着她的走动,在腰间摇晃着醉人的节奏。

顾子夕笑笑,跟在她身后出门,看着她上了计程车后,朝她轻轻的挥了挥手,这才去停车场开了车,去了景阳处。

公司的事情胶着在那里,时间越长,公司的损失越大,最后到底如何,他该有个决定了。

…………

许诺和商业间谍公司约的见面地点,是一家高级咖啡厅的小包间。她到的时候,负责与她沟通案子的陈先生已经到了。

“许诺,去了外企就是不一样,漂亮了许多呢。”陈先生拿了瓶矿泉水递给她:“怎么又想做回这一行?”

“我缺钱。”许诺坦白的说道。

“你就没有不缺钱过。”陈先生看着她摇了摇头,诚恳的说道:“我说许诺,你这模样儿,找个好男人嫁了,这钱的问题不就解决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么撑着也不是个事儿。”

“在还没找着之前,还得撑啊!”许诺笑笑,看着陈先生说道:“陈叔,这次是个什么案子,你说说看。”

“恩。”陈先生对她很是熟悉,见她无意,也不再劝。打开公文包,拿了一份文件递给她:“你看看。”

“是一家化妆品公司,今年要推出一个美白系列的新品,据可靠消息,国内有家大型化妆品公司,今年也要推出同款美白系列的新品,所以,就委托我们拿到这家公司新品的成份,还有广告方案。”

“他们只要广告策划的idea就行,不需要书面报告,更不需要现成的片子。”

“所以,我觉得这事儿,风险小,就算被人发现,也不过是个骂名,构不成官司,所以,就给你争取过来了。”

陈先生边解释着案子的性质,边对她说道。

“恩,他们出什么价?”许诺问道。

“一共15万,其中业务费用3万,案子本身12万。”陈先生说道。

“也就是,事成之后,我可以拿到8万,是吗?”许诺合上文件,看着陈先生确认着。

“恩,你和我说过,10万以下的案子不接。我看着这案子简单风险小,就帮你接了。虽然只能拿8万,3万的费用,我向公司申请了一半给你私人支配,这样算下来,也有9万5。”陈先生细心的解释着。

“谢谢陈叔,我接了。”许诺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笔,在文件上签了字后,递给陈先生:“我的邮箱没变,新的电话号码你也知道了,回头你将两家公司详细的信息发给我。”

“好,明天上午10点前,你能收到所有的信息。你的计划需要在下午4点前发给我,我好安排人和你配合。”陈先生接过她签了字的文件放进包里,看着她说道。

“没问题,我办事,你放心。”许诺笑着站了起来。

“放心放心,就是你这丫头明明找了份体面工作,现在又回头干这个,倒让陈叔不放心。”陈先生也站了起来,与许诺一起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

“你不是说安全吗,以后安全的案子都帮我接了。”许诺只是低头轻笑,并不解释。

“成啊。”陈先生看着灯光下,笑颜明媚的她,只觉有些可惜。

而许诺自己,却从来没有觉得可惜过——干哪样不是干,比把自己卖给别人,要好得多!

…………

许诺回到顾子夕公寓的时候,顾子夕还在景阳处没有回,所以她只得重新返到楼下,坐在露天的石凳上等他回来。

“许言,我回来了。”也是在这个时候,许诺才有时间给许言打电话。

“知道,顾子夕给我打过电话了。”电话那边,是许言玩笑的声音里,透着隐隐的担心:“怎么?今天晚上也不回来?是食髓知味儿还是怎么着?”

“我看你被季风带坏了,脑袋里天天都乱想些什么!”许诺的脸不禁微微一热,嗔怪着说道:“再说,人家说我不回来,你就答应了,你就这样把你妹妹给卖了?”

“我哪儿能就答应了呀,我说让你自己给我打电话,你的事情你自己决定。”许言笑着说道。

“那个狡猾的男人,他说你同意了!”许诺大叫。

“怎么样?看来有进展哦!”许言轻笑,一直提着的心倒是放了下来——看许诺这样子,怕是陷入恋爱的节奏了。

她的声音很开朗、她的语调很甜蜜,她,都有了小女人温柔的感觉了。

许诺,这样,真好。

虽然我们都担心那一天到来,看来你还是控制得很好,孤男寡女的同行同住七天,居然什么事儿也没发生,我是不是该替你表扬一下那个男人?

“许诺,顾子夕,应该很不错的。”许言轻轻的说道。

“恩。”许诺低头轻轻的笑了——爱上,他哪里就都好了吧。

“现在你一个人?”透过电话,许言似乎也能看见她甜蜜的模样,连带着她也快乐的笑了起来。

“恩,吃完饭我出去谈点儿事,他也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我在楼下等着呢。”许诺解释道。

“哟,他他他的,好亲热呀。都用‘回来’这个词了呀?看来,我这妹妹马上就要没了呢!”许言在话里笑着,为许诺无意识里的亲昵、为许诺能够暂时放下的心结。

…………

“许诺,你回来了,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顾子夕的声音和快速的脚步声自电话里传来,许言笑笑便挂了电话——他们这样,算是同居了?

许诺,进度不要太快哦,姐姐希望你快乐得更久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