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2一周变化

Chapter102 一周变化

“你做早餐?”许诺看着顾子夕。

“我以为你做。”顾子夕看着许诺。

“你留我住这里,连早餐也没有?”许诺看他无可奈何的样子,不禁笑了:“我在家里的时候,我们许言可是一日三餐,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

“我去给你买?”顾子夕汗颜——这个女人,还真敢说,有没有做女人的自觉呢。

只是,不是在追她吗,应该是捧着的、护着的、哄着的呢。

“算了,我回家,许言一定给我留了好吃的。我一天不吃她做的东西,她心里难受,这都好些天没吃了。”看着这个霸道蛮横的男人一脸的发窘,许诺大乐,拖着行李箱便往外走去。

“就这样走了?”顾子夕轻叹了口气,抓住她拉行李箱的手,沉沉的说道:“连个告别吻都没有?”

“现在要告别吗?你不去吃我们家许言做的早点吗?”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

“许诺,你还能再调皮点儿吗?”顾子夕低笑,仍是拥住她狠狠吻了一番——原因:去了她家里,定是只有告别没有吻的。

“嗯哼,连早餐都没有呢,还想要福利。”许诺直哼哼。

“下次来就有。”顾子夕含着她的唇,将她的不满和刁蛮全吻了进去。

而她,似乎也已习惯了这样热烈缠绵的他、随时都想索吻的他、每次分开都要缠绵的他,主动的惦着脚尖,圈着他的脖子配合着、回吻着,两人大有将这样的甜蜜、缠绵进行到底的架式。

…………

果然,他们到家的时候,许言正哼着歌儿,做了一大桌的营养早餐:什么燕麦粥、什么牛奶馒头、什么现榨果汁混牛奶,好不丰盛。

看得顾子夕心里直打鼓——她这个姐姐,这可是大厨级水平呢,以后想按同样的水准伺候好她,还真不容易。

也难怪她什么都不会做,有这样一个能干的姐姐,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她倒是真的什么也不用做了。

“你别害怕,早上是和你开玩笑的,以后不要你做。”许诺凑在他的耳边笑着说道。

“不是害怕,是觉得把你养得满意还挺有难度。不过,我决定向高难度系数挑战一把。”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脸,一脸的笑容,淡然而笃定。

而顾子夕,自这顿早餐起,正式进入许诺、许言姐妹的生活圈,成为季风之外,第二个近距离走进她们姐妹生活的人。

没有正式的家长见面、没有费尽心思的礼品,一顿丰盛的早餐、许言婉约的笑容,作为许诺唯一且重要的家人,以这样的形式完全的接纳了他。

…………

“我今天在景阳那边,你办完事,若没有其它安排,带许言一起过去吃晚饭。”顾子夕对送到门口的许诺说道。

“好,到时给你电话。”许诺点了点头:“你公司那边的事,没问题吧?”

“都在计划中,有大的变故,我会告诉你。”顾子夕朝着她微微笑了笑,示意她不要太担心。

“只是问问,那些东西我也不太懂。你去吧,我回去再补补觉。”许诺点了点头,朝挥了挥手后,便转身回去。

……。第二节:病情?许言都知道……

“许言,我去见了ann,就是你手术前,我过去咨询过的那个医生。”回到家里,许诺边帮许言收拾厨房,边说道。

“恩,她说的和季风说的有什么不同吗?有什么是我平时要注意的?”许诺的话,许言并不意外,有机会去美国,又在意她的病情,自然是要去问一问的。

“建议我们换一种药,现在这种药对肾脏影响有些大,同时还会影响肺部功能。长期吃下去,当肾功能被破坏,无法继续将药物残渣顺利的代泄出去后,肾就废了。”许诺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她想了许久,认为做为病人的许言,平时也没有太多业余爱好,她对自己的病情,不可能不了解;对排异药物的副作用,也不可能不清楚。

检查结果的分析,她不主动去问,并不是她认为完全无虞,只能说明她心里都知道,只是怕身边的人担心而已。

既然这样,还不如挑开了明说,大家还可以商量着去决定。

“你的意见呢?”许言温柔的看着她——她就知道,她的病情,从没有瞒得过她。

换药,她当然知道。

只是,换药的结果,是换肾,但这个结果会来得快;不换药的结果,就是肾和肺全换掉,心脏也可能出毛病,但这个结果,能让她现在的情况拖得更久些。

她其实也犹豫了很久,在看到许诺在与顾子夕的这段爱情里,这样的快乐起来后,她就不想换药了。

既然她有机会幸福,她就不想再拖累她,她也不愿意继续挣扎着活着——她累了好多年了,也让许诺累了好多年了。

让全身的器官,在药物的影响下慢慢衰竭,直至死亡。这个时间,还会很久,三五年以后,许诺有了自己的幸福,自己对她的影响,就不会这么大了吧。

但这些,都是在瞒过许诺的前题下。

现在她知道了,她自然无法自己做决定了——她的治疗,说是商量,但许诺却向来霸道强势,她哪里拗得过她。

“换药吧,坏一个器官,咱们还有办法。坏得多了,到处得大修,你这身体可受不了,咱们的钱也受不了不是。”许诺故作轻松的说道。

许言看着许诺,半晌不说话。

“怎么?你担心新药太贵?还是担心对肾的影响会太大?”许诺轻声问道。

“许诺,你答应我一件事。”许言看着许诺,慢慢的说道。

“恩,你说。”许言点了点头。

“你所选择的治疗方案,我向来都很配合。这一次,也一样,你说换药,就换药,没问题。”许言慢慢的说道:“到时候肾若出问题,我也会很积极的配合治疗。”

“但是,绝对不允许你用自己的肾换给我;绝对不允许做伤害自己身体的事情。”

“那当然,我哪儿有这么笨的。”许诺爽快的应着——她的肾不能用啊,所以这个条件等于没提。

“你有事瞒着我?”许言见她答应这么爽快,不禁疑惑。

“瞒了一小会儿,现在告诉你。”许诺笑笑说道:“我和季风都给你的肾配过型,配不上,所以就算我想舍已为你,也舍不了呢。”

“你个死丫头,还敢说,什么时候偷偷去配型了?季风也知道,他居然敢让你去配型。”许言大怒,霍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喂喂喂,别气别气,好好儿说、好好儿说。”许诺忙站起来,边给她顺着气边笑着说道:“也就试试,这不是不行吗!”

“再说了,人家季风啊,还没娶你过门儿呢,都和我这亲妹似的,主动提出来要配型呢,你可得好好儿感动感动。”许诺轻笑着说道:“许言,这事儿也就这样儿了,你妹妹我、你老公他,都帮不了你,你自己争点儿气,用饮食好好儿的调理着自己,咱们争取这肾晚点儿出毛病,到时候能找到捐肾的人,也就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

“许诺,以后不许。”许言红着眼睛看着许诺:“我们吃再多的苦,我最欣慰的是,你还是健健康康的。若用你的健康,换我的多活几年,我还不如现在去死了。本来撑得就累。”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不会了。我保证自己长命百岁,以后帮你带孩子呢。”许诺捏着许言的脸,卖力的哄着她。

“对了许言,我昨天本来想问顾子夕,他老婆那病,生他儿子的时候,危不危险,后来没敢问。”

“他这人,好起来的时候,的确是绝世好男人。要是触着他的底限了,很可怕的。上次在h市,差点儿把我和莫里安给弄牢里去了。狠毒着呢。”

“可千万不能问,你这身份不合适。这个我和季风自己去商量,他是医生,有什么不知道的。”许言瞪了她一眼,只觉得这妹妹,有时候是聪明的没话说,有时候却着实是透逗。

“知道了,不是没问麻。”许诺耸了耸肩膀,见许言的情绪稳定下来,便笑着说道:“你妹妹我,现在要开始努力的找工作了,这厨房,我就不帮你收拾了。”

“去吧去吧,不用管我,一会儿等着吃冰糖西瓜。”许言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厨房。

只是,在听到许诺进书房关门的声音后,整个人沮丧的坐了下来——换药、换肾,得要多少钱?

有人说,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可对于她们姐妹来说,这就是大问题。

许诺已经把自己、把孩子卖过一次,现在好不容易走出那道阴影,敢去爱了,却仍不敢奢望一个婚姻的结果,她的爱情,在那段过去的阴影里,爱得小心冀冀、爱得胆战心惊。

她怎么能将持续的压力,继续放在她的身上?

几十万的手术费,她怎么去筹?

她曾试过用自己过人的数字天份去玩儿股票期货,碰到大的行情,将许诺留的20万玩得只剩下10万,那次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自此后不敢再碰那东西。

她也试过在家里帮人打一些资料文件、网上淘宝什么的,许诺却通通的给她退了回去——你这点儿钱,买菜也就差不多了,我还差你那点儿买菜钱?

她还试过在网络上写小说,不是说有网络写手,年入百万吗?

可惜她没有恋爱经验、也没有工作经验、更没有滚床单的经验,写的古风历史类小说,根本没有点击率,倒是被杂志编辑看中拿去出版了,销量却是怎一个惨字了得。

最后,她选择了画漫画,倒也出版了几本,仍是以纯情的校园风、淳和的校园风为主,倒也出版了几本,却也一直是不温不火着,如许诺说的:赚点生活费是没问题,要靠这发财,基本是不现实的。

若只是换药,她再赶赶工,手上还有两本的约稿争取全在今年交稿,加上许诺的工资,问题倒是不大,只是,若真要换肾,她们又能想什么办法?

窗外的阳光,依然明媚得耀眼,照在房间里素白的百合上,美得让人只觉得不真实。

就如这生活,她们相依为命的这十几年,何尝没有阳光与灿烂,只是,更多的却是辛苦。

她有时候想,若是没有那个晚上,她们姐妹的命运会不会不同?

……。第三节:工作?约见莫里安……

“陈叔,资料我都收到了。”许诺关上了书房的门,打开电脑后,收到了陈先生发来的两家公司的资料。

需求方‘伊念’比她想象中的规模要大,在本市也叫得上名号了。另一家,却是‘怡宝’却是在全国都有名的大型化妆品公司,其实品在国际上也是有一定知名度的。

“难怪只要方向不要片子和策划案,这样的公司,他们也不敢抄得太明显,否则吃官司的可不止是我了。”许诺笑着说道。

“恩,你自己注意安全。我等你的计划书。”陈先生在电话里叮嘱着。

“我知道,陈叔放心。”许诺淡淡应着,便挂了电话。

在网上搜了一下‘怡宝’公司近期的所有新闻和活动之后,许诺发现:莫里安介绍她的一家公司,正是‘怡宝’旗下新成立的日化子公司。

“这么巧?”许诺看着电脑里的资料,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若是去莫里安介绍的这家公司工作,再想办法接触总部那边的信息,当然会方便许多。

可是,要是被人发现了呢?莫里安会不会很难做?

许诺合上电脑,抓起包,和许言打了声招呼便出门了——她决定去‘怡宝’实地看看,若有可能,她便不去这家新公司。

若实在是没有其它办法,她也只有硬着头皮去了。

…………

“许诺,你回来了?”刚刚下楼,许诺便接到了莫里安的电话。

“是啊,倒了一天的时差,所以没有联系你。”许诺停下脚步,淡淡说到。

“见个面吧,我在公司旁边的‘阿卡’咖啡厅等你。”莫里安轻声说道。

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便应了下来:“好,我现在过来。”

…………

莫里安坐在一个靠窗的桌子,看见许诺过来,便朝她挥了挥手。

“朋友问我,你怎么没和他们联系。”许诺坐下后,莫里安替她点了咖啡后,看着她说道:“你准备一下作品,这两天就过去,我和他们说好了。”

“这么快?”许诺心里不由得一慌。

“职位不能缺太久,他们是因为知道你的能力,所以才推了人事部推荐的候选人。让你别介意这种渠道,不会因为我的介绍,而看忽略你的能力。”莫里安以为她是顾虑这一点,便特意解释了一番。

“好,我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就联系。”许诺有点儿被赶着鸭子上架的感觉——心里希望这次的工作能成,又担心这次的工作能成。

希望能成,她能在全新的环境里开始自己新的职业;担心这次能成,是因为接下的案子是必须要做成的,她也需要这笔钱,若因此让莫里安难做,她一定会鄙视自己的。

自己做什么、被别人怎么看,她向来不在乎,可她万分的珍视与莫里安的这段感情。

“出去了一趟,连话都变少了?”莫里安看着沉默的她,笑着说道:“难道是因为他年纪大,连带着连你也变得老成起来?”

“喂,你怎么不说我变成熟了?什么年纪大、什么老成,有你这么损人的吗!”许诺瞪了他一眼,见他看着自己的温润眸光,心里只觉安静温暖,是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唉,你都这么护着他了,我再怎么损也是没用的了。”莫里安淡然而笑,似乎并不避讳在她面前提起顾子夕——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真正如朋友般的相处吧。

“新来的老板怎么样?听说允儿也辞职了,是真的吗?”许诺笑笑,关心的问道。

“总部的结构一天不改,区域与市场之争就一天不会停歇,换谁来都一样。”提到事,莫里安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不过是重复之前的事情而已。”

“这个秦蓝,怕是比Lynn更难对付,我感觉他阴险得很。你可得小心点儿,别因为是什么学长,就大意了。”许诺喝了口咖啡,认真的提醒着他。

“你还会看人呢?还阴险得很呢。”看着她认真的样子,莫里安不由得笑了起来,心里却暗叹——那顾子夕的阴险狠毒程度,未见得比秦蓝低,你却义无反顾的这样纵身扑了进去,我又该如何的为你担心呢?

“我是说真的。”许诺也笑了笑:“上次喝酒的时候,我看他对允儿很不一般,现在情况怎么样?”

“出双入对。”莫里安简单说了四个字。

“才一星期呢,这么快。”许诺低声轻呼。

“一天都能发生很多的事情,更何况一星期呢。”莫里安摇了摇头,声音里有着淡淡的倦意与无奈:“在某些方面来说,秦蓝是个不容易让人拒绝的男人,如果再加上一点点真心,就更值得加分了。”

“允儿,不是被你刺激的吧。”许诺小声说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她是成年人了,该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莫里安淡淡的说道。

对于允儿的选择他完全可以理解,却又担心。

一个刚刚在另一个男人那里受了伤的女人,正好有个各方面都堪称优秀的男人,温柔的守护和安慰,心软心动是很容易的。

况且,这个男人,还是她所认识熟悉的人、还是多年来对她一直忠心追随的追求着,这就更容易让人动心了。

允儿其实还算理智,仍然分得清她自己的感情——她要的,不过是一段现世安稳的婚姻而已。

他不能给,秦蓝愿意给,她为何不选?

或许他和允宁的担心只是多余,上次约见允儿的能源副市长父亲,秦蓝的表现,只是一个追求他女儿的正常男人而已,未有任何的不妥与野心。

“允宁,或许是我们对他的评价太过偏执了,他在做人上头,或许我们并不欣赏,这些年来,他对允儿的付出,也是可以看到的。”在林允林向莫里安说了当日见面的情况后,莫里安沉默了半晌,才慢慢的说道。

“允儿已经长大了,我做哥哥的也只能做到如此。就算他有野心,只要他能真心待允儿,我们能提供的方便,也会尽量提供。”林允宁沉声说道:“eric,你想办法帮我调查他在新加坡那边的情况。第一,出去这几年,他都干了些什么,有没有干违法的事情;第二,他身边有没有其它女人,不管正常的不正常的,都给我起个底。”

“我对他的人品,始终信不过。但现在这个情况,说太多,反而让允儿腻烦。”

“好,我去安排。”莫里安点了点头。

后来,他托了新加坡的朋友,找到当地的侦信社,去查秦蓝,当然,结果并没有这么快出来。

而林允儿在辞职的第二天,便找到他。

“eric,秦蓝是真心待我的,我想,我没有拒绝他的理由,你的意见呢?”一条孔雀蓝长裙的允儿,还是一如既往的优雅,只是脸上,却没有恋爱中女子的甜蜜与喜悦。

“你希望我说什么?”莫里安沉沉的看着她。

林允儿低头失笑,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是啊,我怎么能来问你的意见呢,我真是糊涂了。eric,你祝福我吧。”

“你若真问我的意见,我感性的意见是不同意,从头到尾,我都没喜欢过这个人;我理性的意见是同意,他各方面的情况分析,是个不错的男人,当然,更重要的是,是个愿意为你付出、愿意给你一段婚姻的男人。”莫里安看着林允儿认真的说道。

“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祝福你。虽然我不能继续照顾你,但最希望你幸福的人,一定是我。”莫里安笑着,向林允儿伸出了大手。

“eric,谢谢你。”

“eric,再见。”

林允儿伸出右手缓缓放入莫里安的大手——这一次,不是他牵着她的;这一次,是真正的告别。

再见,爱人关系的莫里安。

再见,这一段八年的爱情。

再见,分手后的痴恋纠缠。

林允儿纤长的手,在莫里安略显粗糙的大手里,停留良久,似有留恋;而他,只是轻轻握了一下便即松开,毫不挽留;

允儿低头淡笑,将手从他的大手里轻轻的抽出,毅然转身,挺直着背脊大步往前走去。

转角处,秦蓝缓缓走出来,若有所思的看了莫里安一眼,伸手将允儿揽在臂弯,温柔的低语中,带着她快速离去。

…………

“她问过我的意见,我说,他或许是个合适的人。”莫里安淡淡说道。

“你不是不看好这个男人?”许诺疑惑的看着他。

“我的理智告诉我,他对她是真心的;而她,应该也有自己的判断力;而我,不适合再替做决定。”莫里安淡淡说道。

“莫里安,若她因你的这句‘合适的人’而受伤,你会后悔一辈子的。”许诺看着他,认真的说道:“莫里安,我以一个女人的直觉告诉你,这男人真不是什么好鸟。”

“怎么说话呢,这么粗鲁。”莫里安见她有些激动,不由得失笑:“好了,别人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那许多。你呢,今天下午就联系一下吧,早些上班我也早些安心。”

“哪儿来这许多不安心呢,又是允儿、又是我,你的心可够忙的。”许诺低头喝了口咖啡,低声嘟哝着。

“允儿是未完的责任;和你不同。”莫里安抬眸看了她一眼,又敛眸眸看桌面,沉默着不再说话。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得好好儿操心你自己呢。”许诺讷讷的说道。

“我知道,但是得和你说清楚。任何时候,我不希望你有误会。”莫里安沉静的说道。

“没有误会。”许诺看着他摇了摇头:“只是关心你麻。”

“那最好。”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招手叫来服务员买了单后,和她一起往外走去:“允儿离职,一半是因为我,我们现在这种关系,天天相处,她也难受;她接受了秦蓝,中间又有我个这旧朋友,就更尴尬。”

“恩,倒也是,若是我,我也会离开的。”许诺点了点头。

“你现在去哪里?我送你过去。我上班时间还早。”莫里安抬腕看了看时间说道。

“我回去准备一下面试的资料,你别管我,去上班吧。”许诺笑着朝他摇了摇头,抬眼却看见秦蓝和林允儿正挽着手从旁边一家西餐厅走出来,两人边走边说笑着,看起来好不亲昵。

“允儿和秦蓝在你后面。”许诺轻声说道。

“你走你的,看别人干什么。”莫里安淡淡说道:“面试有什么问题,及时给我电话。”

“我又不是那么差,至于你这样担心吗?”许诺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要对你徒弟我有信心,人家一定会抢着要我的。”

“自信没错,注意低调。”莫里安朝她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去吧去吧,有些事,通过了我再教你。”

“知道了,我走了。”许诺笑着,目光从秦蓝和允儿的脸上轻轻扫过,最后停留在允儿的脸上。

两人对视了几秒,似乎有着无声的交流,允儿依旧的淡然沉静,许诺淡淡一笑,帅气的转身离开。

“莫里安,别担心我,我没问题的。”许诺大声说道。

“好好儿准备,别吊儿郎当的。”莫里安轻轻摇了摇头,转身之后,看见挽在一起的秦蓝和允儿,微微点了点头,以示招呼后,便朝大楼里走去。

原本一脸笑意的允儿,笑容慢慢的敛了下来,在面对许诺时傲气的目光,也变得黯淡而沮丧——没错,许诺没有选择莫里安,但莫里安对她仍然关心备至;她仍大方而磊落的与他保持着最近、又最纯的关系。

她清澈的笑容,在允儿看来,那样的刺眼——就似在笑话她一般:爱的人不要你,你就去找一个备用品。

“允儿,怎么啦?”秦蓝看见她神色的变化,眸光不禁微微一沉,在看向她时,仍是一脸的温柔。

“没事,你先上去吧,我突然想起有资料没带过来,下午还办不了手续。”允儿勉强扯了扯嘴角,淡淡说道。

“我送你回去拿吧。”秦蓝体贴的说道。

“不是马上还有个会吗?你去吧,我自己就可以。”允儿摇了摇头,将手从他的臂弯抽了出来,说了声再见后,便转身离开。

而秦蓝并没有立即上去,进了大楼后,隐身在门旁,看着允儿快步追上了许诺,眸子不由得一下子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