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3秦蓝出手

Chapter103 秦蓝出手

“许诺!”允儿追上一步。

听见允儿的声音,许诺的脚步顿了顿。

“许诺,我有话问你。”允儿从后面追上来。

许诺慢慢转过身,看着脸色阴沉的林允儿,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的身后——只是她一个人,秦蓝并没有一起。

“什么话?”许诺从她身后收回目光,看着她淡淡问道。

“你和顾氏的总裁是什么关系?”林允儿直接而犀利的问道。

许诺微皱着眉头看着她,沉默着不说话。

“我并不是要打探你的隐私,只是,我,我只是关心Eric。”林允儿轻声说道:“你,你别伤他的心。”

“允儿,我很感动你还能这样关心莫里安,但是你关心他是你的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我和顾子夕的关系,和你更没有关系。”许诺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当然,确实和我没什么关系,倒是我多事了。”林允儿低头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轻声说道:“许诺,你、你真是太年轻了,都不懂得珍惜。”

“或许我年轻,但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许诺看着她,想起莫里安的话,对她轻声说道:“允儿,代替品永远不可能取代真品而让你得到幸福。”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允儿突然抬起头,直直的盯着她。

“没什么意思,你和莫里安虽然分开,但他还是很关心你。所以你现在的情况,他也很担心。”许诺看着她,想了想,慢慢的说道:“对他,你还可以再多一些耐心。”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允儿看着她,讷讷的问道。

“莫里安若知道我乱说话,一定会怪我的。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许诺抬起头来,突然看到刚才不在的秦蓝,这会儿正倚在大楼门旁抽烟,不禁暗自皱起了眉头,看着林允儿说道:“那个秦蓝,我看不适合你。你可得想清楚了。”

许诺说完,转身便快速往前走去。

…………

“可以多些耐心?”

“不适合我?”

林允儿看着许诺快速离开的身影,呐呐自语着。站在太阳下面许久,都没有离开。

“允儿?”

一个阴影帮她将阳光档住,林允儿呆呆的抬头,秦蓝正沉着脸站在她面前。

“秦蓝?你怎么还在这里?”林允儿抬头看着他。

“车钥匙落在刚才吃饭的餐厅了,刚回去拿,看见你还在这里。”秦蓝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说道:“你不是要回家拿资料?怎么这么久还在这里?”

“碰到一个朋友,聊了一会儿。”林允儿淡淡的说道——对他类似于质问的口气,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悦。

她和他的关系,不是许诺所说的替代品,当然更不是爱情。

她将他当成失恋疗伤的药;当成30岁待嫁女人的好归宿;当成可以满足她女人对男人所有幻想的忠实追求者。

所以在他面前,她任性随意,从来都不会憋着自己的性子、也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因为她知道,无论什么样子的她,他都会欣然接受,并小心对待。

“没事我先走了。”允儿看了他一眼,转身欲走。

“你碰到的朋友,是Eric的现女友许诺吧?”秦蓝伸手拽住她的胳膊,脸色阴沉的问道。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林允儿用力的扯着他抓着自己的手,恼怒的说道:“你明明看到了,还来故意问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我的女朋友是专心对我的。就算她现在还没有爱上我、就算她现在还忘不了前男友,最起码在决定和我在一起后,这段时间是应该忠于我们的这段感情的!”秦蓝用力的抓住她并不放手,看着她一脸恼意的说道:

“允儿,我的要求并不过份,我只要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是专心的。”

“允儿,我是个男人,一个爱你的男人,我介意你对Eric的态度。”

“既然这样,那我们……”林允儿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秦蓝给堵住了——用他的唇!

秦蓝霸道的将她揽进怀里,低头狠狠的吻住了她,在这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在这高达36度的太阳下,就这样紧紧的拥住她,用力的吻着她——既然一往情深的追求,仍然无法让她安定下来,那他就来点儿激烈一些的。

男人征服女人的武器,除了温柔、除了爱情、除了金钱和地位外,身体这件武器,有时候会让你有意外的收获——这一点,秦蓝深深懂得。

女人,有时候真需要一点强迫;特别是象林允儿这种有着大小姐脾气,又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女人——强迫对她来说,效果远比温柔要好得多。

感觉到林允儿在怀里慢慢的软化,秦蓝淡淡的笑了。

“秦蓝,快放开我。”林允儿轻轻的推搡着他。

“允儿,我是个男人,我也会吃醋的。”秦蓝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柔软的说道。

“你先放开我,我们再说话。”林允儿低着头,满脸通红——她的家教严格,加上莫里安是个优雅而绅士的男人,他们交往八年,虽然也有亲吻,却只限于私人的空间,从未在这样的公共场合有过份的亲密。

秦蓝这样近乎于猛浪的行为,让她犹如刚限入恋爱的小女生般的害羞与慌张。

“你还和学生的时候一样害羞。”秦蓝看着她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由得心神微微一荡,低头在她的唇间轻啄了一下,这才松开她一些,揽着她的腰慢慢往前走去:“我们去那边咖啡吧坐坐。”

“恩。”林允儿轻应着,似乎觉得周围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一样,只是低着头看着脚下。

“允儿。”秦蓝轻喊了一声。

“恩?”林允儿低低的应着。

“你既然答应了我,就不要轻易的说出分手的话。或许刚才我太激动,但做为一个爱你的男人,我不认为我的表现有什么不对。”

“允儿,我说过,我给你足够的时间,等你来爱上我;我给足够的时间,让你去忘掉Eric;但是,你也得用心一些、努力一些,不要让我觉得,我的追求只是笑话;不要让我感到,我们的感情,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允儿,给我点信心,好吗?”

秦蓝停下脚步,看着林允儿认真的说道。

“秦蓝,对不起,我……”林允儿低着头,轻咬着下唇,期期艾艾着,没有将话说完整。

“对不起,我有个电话进来。”秦蓝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接起电话走了开去。

大约五分钟的样子,秦蓝才又重新走到林允儿的身边,看着她温柔的说道:“允儿,他们催我上去开会了。”

“你先回去,我开完会给你电话。”秦蓝低头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一下,转身匆匆离开。

让林允儿没说完的话,没有机会再说出来。

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允儿犹豫着、矛盾着、挣扎着——她该怎么办?

显然许诺没有接受莫里安。

那么,她和莫里安还有机会吗?她该怎么办?

对于莫里安,她已经放下自尊,求也求过了、哭也哭过了,可他还是不要她……。

“Eric,我们,只能算了吗?”

“Eric,许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

“秦蓝,对不起,你容我再想想好不好?”

一向自诩理智、自诩聪明的林允儿,只觉得自己陷入了一团混乱之中——自从和莫里安分手后,似乎就没清醒过。

……。第二节:秦蓝?真情还是假意……

秦蓝回到办公室,恼怒的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掀在了地上。

林允儿,你狠。

一个不相干人的话,你就能随意的和我说分手。

我这么多年的等待、这么多年的追求,对你来说,到底算什么?在你眼里连个备胎都不如?

林允儿,你给我记住,从现在开始,只有我秦蓝不要你的,没有你不要我的!

秦蓝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燃之后,用力的吸了两口之后,情绪才慢慢的平复下来。

收起脸上的狰狞之色,又恢复到平时温润的模样——绅士而优雅。

“Marry,进来帮我把办公室收一下。”秦蓝给Marry打了内线电话后,便按熄了烟,拉开门径直往电梯间走去,然后直接走到了莫里安的办公室。

“Eric,D&B最近的宣传,频繁反复的使用我们的体验馆图片,据我了解,体验馆的创意,是另一家广告公司的。这样怕是不妥吧。”秦蓝看着莫里安,好心的提醒着他。

“当时情况特殊,我们采用的是双重招标的模式,D&B中工程标,另一家公司重设计标。但实际上D&B公司已经在原创意上,做了相当程度的改变,整个创意,已经不能完全说是原来提供图纸的那家公司了。”

“而且,我们也达成了口头协议,配合D&B公司的宣传。中设计标的那家公司,也默认这个做法。”莫里安的眼皮微微跳动,从坐位上站起来,看着秦蓝仔细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现在销售势头正旺,顾氏自顾不暇已无力和我们竟争,我们要稳妥些才好。”秦蓝点了点头,似乎有了莫里安的解释,他便放心了下来。看着他接着说道:“你让Vivian将合同整理一下,给我看看,这次的招标与往次不同,我必须心里有底才行。”

“好,一会儿我让Vivian送上去。”莫里安点了点头,神情未见任何不悦。

“辛苦你了,下班一起喝一杯怎么样?”秦蓝还是一副好哥们儿的样子,伸手在莫里安的肩让重重拍了一下。

“约了人,改天吧。”莫里安仍是一副温润清雅的模样,淡淡的笑容里,不显山不露水。

“进展挺快的麻,还是年轻好。允儿呀,太内敛了,晚上都约不出来,唉,看来在恋爱上头,我还得向你多学习才是。”秦蓝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听起来爽朗及了。

莫里安只是笑了笑,看了看桌上正响的电话,朝秦蓝抱歉的笑了笑,便接了起来:“你好,Eric。”

“恩,是,可以。”

秦蓝见他忙着,便做了个接电话的手势,径自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看见秦蓝离开,莫里安对着电话说道:“他走了。”

“OK,那我挂了。”电话那边,是Vivian的声音——这个人精儿似的秘书,敏锐的发现了自己老板和这个区总之间微妙的关系,所以总会在区总进去超过15分钟的时候,给莫里安打电话,将他从区总的压迫中解脱出来。

莫里安笑了笑,挂了电话后,脸色却沉了下来——很明显,秦蓝是来找茬的。

不是和允儿发展得正好吗?怎么这就想起要整自己了?

呵呵,秦蓝,你未免也太小看我莫里安了,在中国公司这么多年,一个合同,就能让你给整着,我还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莫里安嘴角噙起淡淡的轻讽,给Vivian打了个电话:“把新品上市会的所有合同都整理出来,然后拿给我。”

“记住,在我没确认之前,任何人不允许从你这里调合同看。”

“好的,我知道了。”

…………

许诺与林允儿分开后,便一边往前走,一边拦车。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时间不对,居然量量客满,让她焦燥不已。

“许诺,许言说你中午没在家吃饭,去哪里了?”电话是顾子夕打过来的。

“街上,暴走。”许诺站在阳光下,正郁闷着,说话的语气也不怎么好。

“怎么啦?早上不是还好好儿的?”顾子夕的声音有些担心。

“没事,拦不到车,有些焦虑。”听着电话里顾子夕沉静而温柔的声音,许诺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焦燥的情绪,尽量平复下来。

“在哪里?我过来接你。”顾子夕轻声说道。

“算了算了,等你过来,我都要被太阳给烤焦了。”许诺摇头拒绝着:“你忙吧,不用管我,我一会儿就好了。”

“去旁边的‘阿卡’坐一下,我这就过来。”电话那边,与顾子夕说话的声音一起传过来的,还有他发动车子的声音——许诺的电话有定位系统,他说要来接她的时候,便已经到了停车场。

“子夕,我心情不好。”许诺的声音一片沮丧,却又一片娇软。

听见车子发动的声音,似乎感觉顾子夕就在身边,那样自然的向他宣泄着情绪。似乎,他是可以分担的;似乎,他是可以依靠的。

“我知道了,一个人先坐会儿,我过来陪你。”顾子夕温柔的说道。

“我就在马路边站着呢,你到写字楼这边的时候开慢点儿,别把我看漏了。”许诺郁闷的说道。

“太阳把你烤焦了怎么办?”顾子夕轻轻笑道。

“烤焦了就让你吃掉。”许诺不禁也笑了起来。

“呵呵,那找个稍微凉快点儿的地方站着,我能看到你的。”顾子夕笑着说道。

“哦。”许诺轻应着,明知道他看不见,仍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而在挂掉电话后,那些空的计程车却是一辆接一辆的来了。许诺不禁气得直跺脚:“什么破车,偏和我作对呢!”

“唉,让他来干什么呢,下午还有正经事儿呢。”许诺向前走了几步,在一个广告牌下面停了下来,想着要不要让顾子夕返回去。

其实,在大太阳底下走了这么久,还真没那么生气了——或者,原本就不是生气,只是心虚而已。

一个已婚的男人、一个有着四岁孩子的男人、一个几十亿企业的掌门人,他的每一个身份,都不容她从容。

以至于,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可以快乐坦然;可一旦有人提起,仍是心虚不已啊。

…………

几声明亮的喇叭声在耳边响起,许诺收回思绪定睛看去,正是顾子夕那辆代调而稳重的黑色奔驰车,白衬衣的顾子夕,正探头向她看来。

“快上车,这里不让停车。”顾子夕又按了下喇叭。

“来了。”许诺拎着裙子快速的跑过去,拉开车门便坐了进去:“好舒服,刚才真是热死我了。”

“把风口关上,身上有汗呢。”顾子夕伸手将许诺这边的风口全都关上,看着她满头大汗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不是说找个凉快点儿的地方等着吗?是想烤焦了让我吃呢?”

“怕车多你看不着我。”许诺抽了纸边擦汗边说道。

“就算把你丢在人堆里,我也能把你给拎出来。”顾子夕笑着,将车缓缓的驶入正道。

“说说看,谁又惹着我们许大小姐了?”顾子夕看着她有些郁闷的脸,柔声问道——她来这里,应该是见莫里安了。

他们之间,会聊些什么?为什么会让她不开心了?

顾子夕看了她一眼,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要不要告诉我?”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被太阳给烤的。”许诺抬眼看着他笑了笑,将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抽出来:“你注意安全,好好儿开车。”

“恩。”顾子夕只是微笑,重新伸手握住她的,想了想还是问道:“是去见莫里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