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4爱情的课

Chapter104 爱情的课

“恩,聊了会儿工作的事,他推荐两家公司,还是在出国前给我的资料,让我联系一下。”许诺点了点头。

“恩,你不想去?”顾子夕猜测着。

“没有,现在工作不好找,有熟人推荐,机会自然大得多。”许诺耸了耸肩说道:“后来,遇到林允儿了。”

“你也认识的,卓雅的行政经理,莫里安的前女友。”许诺看着顾子夕线条分明的侧面,叹息着说道:“顾子夕,我配不上你是吧?”

顾子夕侧头轻瞥了她一眼,见她一脸哀怨的样子,不由得沉声笑了起来。

“笑什么?”

“喂,你老实说,你是不是也样想的?”

许诺被他笑得恼羞成怒,翻转过被他握住的手,用力的抓了他两下。

顾子夕也就由着她去发泄,大约20多分钟后,车子在景阳的法餐厅门口停了下来。

“我吃过饭了。”许诺看着顾子夕。

“知道你吃过饭了,到这里休息一下,下午再张罗找工作的事儿。”顾子夕将车熄火后,下车帮许诺将车门打开,拉着她出来后,看着她笑着说道:“你这么聪明的脑袋,怎么被这种话给气到了?”

“心虚麻。”许诺低声嘟哝了一句。

“那你要怎样才能不心虚?”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她。

“我……”许诺看着他,要他很爱很爱她的话,终是没能厚着脸皮说出来:“我自己慢慢消化。”

“我怕你消化不了,最后折腾的是我。”顾子夕摇了摇头,揽着她的腰一起往里走去。

因为刚过中午,店里吃饭的顾客还有不少,沉暗的光线、温暖的色调、轻缓的音乐,一派浪漫柔和的气氛,走进里面,让人不自觉的变得沉静从容。

只是,景阳这个老板,不熟悉的人看来,一身的沉静忧郁,加上几分艺术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优质暖男。

熟悉之后才知道,这个人确实是有故事,只是身上的阳光感觉大过忧郁气质,说话还总带着三分不正经——和他的外表,真正是严重的不符。

…………

“嗨,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呢?这是今天早上才分开的吧?这又腻在一起了?”景阳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却是一脸的暖笑。

“是啊是啊,羡慕死你了吧。”许诺笑着打趣着他。

“是羡慕,没有死。”景阳哈哈大笑,见她可爱的样子,想去捏她的鼻子,看了一眼旁边的顾子夕,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你们出去一趟,回来感情升温了不少,看来这个蜜月过得卓有成效啊。”

“你要不要效仿一下?”许诺笑着说道。

“正有此意。”景阳居然认真的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山不就我,我就山,她不回国,我去法国。”

“开窍了。”顾子夕淡淡轻笑。

“反正现在你也不能回公司,就用我的办公室,顺便帮我看看店。”景阳一本正经的说道:“说不定,顾氏破产了,你还得靠我这里的股份养你老婆孩子呢。”

“要去就去,废话这么多。”顾子夕朝他扔了个叉子,吓得他将头缩了回去。

“我和许诺现在就征用你的办公室,她有些文件要做。”顾子夕也不理他,拉着许诺的手便往弄堂里面走去。

“只管用只管用,就算要征用我的卧室,我也没意见。”景阳扬声嚷嚷着,顾子夕只是笑着,倒是许诺不禁微微脸红。

…………

景阳的办公室很大,灰蓝的色调,是和他个性不太相似的沉闷稳重色调。里面除了一张大得夸张的办公桌,和整墙的书柜外,还有一个吉它、一架钢琴、一把小提琴、一套架子鼓,倒是艺术感十足。

“他会的乐器不少啊!”许诺赞叹着。

“吉它和架子鼓是他的,钢琴和小提琴是我的。”顾子夕微笑着说道:“什么时候,给你拉支曲子?”

“顾子夕,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来来来,一口气全部说完,省得我知道一次,受打击一次。”许诺郁闷的看着他。

“大小姐,你男人优秀你应该开心才是,怎么会这副表情。”顾子夕用手捏着她的脸,无可奈何的摇头笑道。

“你越优秀,我们的距离越大。”许诺郁闷的扯下他的手,怏怏的说道。

“你的逻辑有问题。”顾子夕坐在钢琴边,随意的弹了几个单音,抬头看着她说道:“能被一个优秀的男人看上,你应该骄傲。”

“男人都有征服欲望,一个不够优秀的女人,绝对激不起他的征服欲望,更不可能得到他的欣赏和赞美,单纯依赖的爱情,不可能长久。”

“爱情这种关系,与工作关系一样,都是从吸引到靠近、从靠近到依赖、从依赖到互赖、再从互赖到合作。”

“在工作中,达到相互依赖的地步,最后就能成为合作伙伴,而不止是从属的工作关系。”

“在爱情中,达到相互欣赏和互赖的地步,最后才能携手走得更远,否则再深的感情,也会脆弱得不堪一击。”

“我的意思你能明白吗?”顾子夕拉着许诺在身边坐下,将她的手放入自己的大手里把玩着:“我爱上你,是从欣赏开始、到征服起步、现在是迷恋,你看看,你可有多历害!”

“油嘴滑舌、甜言蜜语、花言巧语……”许诺笑着,一连串的成语中不禁思索的从嘴里蹦了出来。

“我说许诺,如果贬低我,能让你更自信些,我实在是没有意见。只不过,别人问起来,你的男朋友原来是这个样子的,我觉得你也挺没面子的。”顾子夕大笑,拎起她的手指,在钢琴上一个一个的按着那黑白琴键,单调的音符,串连成一曲简单的曲调……

………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么会夜深还没睡意

每个念头都关於你

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会有不安的情绪

每个莫名的日子里

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

“许诺,不要轻易的被别人影响自己的判断,你是优秀而出色的,无庸置疑;许诺,不要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你知道自己要什么,这一点你和我一样。”

“许诺,我们有着相同的特质,所以我们在对立的立场上,仍能相互吸引;我们是同一类人,会在爱里勇敢、会在挫折里坚持。”

顾子夕拿着她的手指,弹出关于爱情的歌曲。

…………

爱是折磨人的东西

却又舍不得这样放弃

不停揣测你的心里

可有我姓名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会不经意就叹息

有种不完整的心情

爱你爱你爱着你

…………

“弹钢琴好象也不是很难?”许诺在他的身边坐好,看着他拿着自己的手,一个个单调的音符,串成莫文蔚的那首经典的《爱情》。

似乎,能将他们此刻的心情,完全表达。

“心情好些了没有?”一曲既毕,顾子夕抬眼看着她。

“好了。”许诺的手,仍在琴键上一个一个的胡乱的按着,离开了他的指引,却再也不成曲调。

“你想学的时候我教你,就从这首《爱情》开始,如何?”顾子夕将她的手覆在自己的手背上,让她的手指,随着自己的指尖的舞动起伏着,就象两个人一起合作的《爱情》一样,只有两个人同时按在同一键上,音符才会那样的和谐而动听。

“好啊,到时候可别嫌我笨。”许诺看着自己跟随着他指间的手,不自觉的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被林允儿刺激之后的低落、在大太阳下拦不到车的焦躁、每每想到他的任何一个背景都会生出的心虚,在此刻、在他的身边、在他的软言低语里、在他借着琴声表达的心曲里,只感觉到一股沉静的甜蜜——一股不急不徐的幸福。

…………

两人静静的坐了会儿,顾子夕便开始工作——虽然不用去公司,工作却比在公司的时候更多;随着他与顾东林的僵持,公司的资金损失也越来越大,持续下跌的股票,已经引起了股民的大量抛售。

顾子夕以顾氏少东家兼前执行总裁的身份,谈了两家投资公司,制造出被收购的假相——有投资公司介入的消息,在一定程度上稳住了股票的下跌趋势,股民都持股观望着,希望新的资金介入能将之前亏的再赚回来。

同时,却在公司内部造成了恐慌:公司若被卖掉,自己的工作怎么办?新东家会是什么样的人?会带自己的嫡系过来吗?

如果公司卖不出去,申请破产的话,连补偿金可能都拿不到了,那可怎么办?

所以顾氏最近的消息,都是哪个部门的人又辞职了、哪个部门的人又找到新工作了之类的。

由于人员的集中流失,又出现顾氏业务下滑,大量裁员,要裁去50%以上的说法。

总之,恶性循环,越来越严重。甚至出现有人偷货出去卖的情况。更有甚者,顾子夕花了大的代价买下的半年的卖场堆位,居然无货可陈列。

卖场经理已经发了三次警告函,再不按合约上货,便会以违约的名义收回陈列位。

顾子夕的步步紧逼,顾东林的寸步不让。似乎是吃定了顾子夕不可能真的将顾氏玩儿死。

…………

“听景阳刚才说,公司的事情有麻烦是吗?”许诺看着顾子夕投入到工作中时,一脸的沉静冷峻,似乎又回到初识时的模样。

“麻烦一直都有,只是没想到,顾东林宁愿冒着接下破产顾氏的风险,一直硬撑着。”顾子夕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许诺,若有所思的说道:“许诺,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什么选项?”许诺看着顾子夕。

“一个是让顾氏死掉,我按原计划做新的企业;一个是和顾东林博到底,最后收下几近破产的顾氏,再想办法重新运营。”顾子夕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所谓的两个选项。

“如果是我……”许诺看着顾子夕,想了想,慎重的说道:“我会选第一种。”

“哦?因为感情?”顾子夕看着她。

“不是。”许诺摇了摇头。

“第一,顾氏之前的行业地位和产品品质,是公司最大的财富,一家新公司是怎么也比不上的;第二,顾氏目前的情况,都在你的操控之中,所以你坚持下去,损失的只是钱,而不是势;有底子、有势头,将公司再重新推起来,难度比经营一家新公司要容易的。”

“再说,以顾氏的行业地位,就算你不想要了,最后还是卖掉,我相信你,随便整整,也能卖出个好价钱。你说呢?”许诺看着顾子夕,认真的分析着。

“不过,这只是从面上的分析,实际里面的帐务是怎么样子的,重新启动要多少钱,这些具体算帐,我算不清楚。我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我明白你的意思。有时候,确实是当局者迷。”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到:“我再算算。”

说完便埋头到电脑里,不再说话。

“喂,顾子夕,对于商业运作的,我可不懂,我只是凭着直觉来说的,你千万别被我影响了。”许诺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担心自己会影响到他的判断和决定——这个是几十亿的事情,可容不得她胡乱说话呢。

“我心里有数,你别瞎担心。”顾子夕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脸后,又埋头到电脑里。时而飞快的敲着键盘,时而用手撑着下巴思索着。

许诺见他这样,便也打开自己的电脑,着手准备面试的资料和文件。

…………

大约一小时后,顾子夕从电脑里抬起头来,见许诺在忙,便拿起电话打了出去,冷冽的声音一片杀气:

“继续逼,将收购的价格放两个出来。”

“对,就是这个意思。”

“安排收购公司接受采访。”

“对,就是这样。”

挂了电话后,顾子夕便将相关数据发给了景阳,然后给顾朝夕发了封邮件:

“法国公司,申请破产。新公司开始独立运作。破产的手续,我会安排人来协助你。确认时间后,我将航班信息发给你。”

发完邮件后,轻扯了下嘴角,心里暗暗的说道:“景阳,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加油吧,希望这次你们之间能有进展。”

…………

“还没忙完?”顾子夕合上电脑后,走到许诺的身后,看她在做一个化妆品的推广方案。

“恩,我给莫里安的朋友发了简历,他给我出了个题目过来。”许诺点了点头,停下敲动的手指,抬起头来看着他:“你的事情处理完了?”

“恩,一会儿要出去一趟,见两家收购公司。和我一起?”顾子夕问道。

“我去干麻?帮你拎包呢。”许诺笑着,边收着电脑边站起来:“你送我回家吧,我在家里干活儿比较舒服,许言有好多零食伺候着呢。”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将自己的电脑收好后,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景阳要去法国啊?”许诺突然问道。

“恩。”顾子夕看着她:“有什么想法?”

“没有,觉得他挺不容易的,女生天生喜欢比自己大的男生。”许诺小声说道。

“比如说?你就喜欢我这样的?”顾子夕伸手揉着她的头发,乐得咧开了嘴。

“厚脸皮,我嫌你老呢。”许诺瞪了他一眼,见他一脸的笑意,一点儿也没有工作时的冷峻与严肃,不禁也笑了。

“那我去拉皮?”顾子夕大笑。

“懒得理你。”许诺拉下他**自己头发的手,推着他往外走去——这个男人,说起好听的话来,一点儿大总裁的样子都没有。

那个让人仰视的顾子夕呢?

呵呵,早在他说爱她的时候,就没有了吧。

……。第二节:送车?有钱就这么任性……

“景阳,我们先走了,我给你发了封邮件,那些数据你再好好儿看看。”

“法国公司那边,是收尾的时候了,这边的资金已经不可能再打到那边,所以现在收掉,从法国公司开始,所有对外业务,逐步关闭。”

顾子夕定定的看着景阳,眸光闪过一片凛冽之色。

“好,从法国公司开始,接下来的几个国家,我走之前会安排好。”景阳知道他是已经决定了最后的打法,看着他时,眸光莹亮一片。

“我让她在法国等你,你这次若能搞定她,就一起去处理其它几个国家的业务,我算你公费旅游。”顾子夕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打着气:“你是男人,拿出点儿狠劲儿来。”

“向你学习。”景阳瞅着他身边的话诺,话中有话的笑着说道。

“你尽管拿我开涮吧,谁让你现在还任重而道远呢。”许诺被他笑惯了,脸皮也脸到了一定的厚度,这次在面对他的调侃时,不仅没有脸红,反而给笑了回去。

听得顾子夕大乐:“景阳,这丫头的爪子利着呢,之前都收着,以后你可得要小心了。”

“是啊,有你宠着,这爪子会越来越利的。”景阳微微笑着,将他们送到了店门口。

…………

“听见没有,有我宠着,你的爪子可更利害一些。”顾子夕揽着她的腰,看着她鼓励的说道:“有我宠着,你要再自信一些。”

“嗯哼。”许诺轻哼一声,低声嘟哝着:“你有这么了不起吗?”

“有啊!”顾子夕看着她温柔的说道:“有男人宠着的女人,就这么任性。”

“有女人宠着的男人,会不会也这么任性?”许诺看着他笑了起来。

“不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任性,尽管来宠我好了。”顾子夕大乐,揉着她的头发,大步往停车场走去。

…………

“喂,是。”

“这样吗?”

“把文件发给我邮箱,我现在就收。”

“另外,国外的业务现在没办法做,如果常期开空票没有货物进港和话,公司会被起诉,朝夕可能会吃官司。中国公司也难逃干系。”

“恩,他的事情我来解决,你让他迅速批了朝夕关于国外公司的所有函件。”

“你放心,你在一天,我都不会让他出事。”

顾子夕挂了电话,看着许诺说道:“许诺,我要回景阳那边处理两封邮件。一起吗?”

“这样。”许诺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忙吧,不用管我,我打车回去是一样的。”

“我用手机收吧,走,先送你回去。”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转身揽着许诺继续往停车场走去。

“我看你状态不太好,还是别开车了。”许诺拉着他站在原地:“听话,别任性!”

“调皮。”顾子夕不禁好笑:“你开我的车回去吧,我一会儿开景阳的车走。”说着便将车钥匙放到她手里。

“我技术不好。”许诺摇了摇头。

“我记得你工作的时候开莫里安的车?”顾子夕的脸沉了下来。

“那个?”许诺尴尬的笑了笑,半晌没说出话来。

“还是说你和他比较熟、比较亲近?”顾子夕逼视着她。

“当然不是,你的车比较好麻,我没开过这么好的车,所以紧张。”许诺讪讪的笑着。

“你就当它是奇瑞好了。”顾子夕拉着她走到车边,帮她将包放到副驾驶后,对她说道:“忙完这阵,你自己去看一辆喜欢的。你挑qq我都由你。”

“哦,那再说吧,我先走了。”许诺轻扯了下嘴角,按上车窗,发动车子便飙了出去。

“又生气了。”顾子夕摇了摇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只得暂时放下许诺的小性子,回到景阳的办公室处理刚才电话里的事情。

…………

“有钱,就是这么任性,一辆车,就这么随意的送出手了,很有成就感是吗?”

“挑qq也由我,意思是我挑qq就会丢你的脸了?”

直到开车到市中心,许诺的情绪才平静了下来。

其实,对于顾子夕这样的身家来说,送女朋友一辆车,也不过如平常人送女朋友一条项链而已,也不是多大个事儿。

只是,一直为钱努力奋斗的许诺,对钱,却是无比敏感——她那自尊又自卑的心,几乎是下意识的对顾子夕的这句话反感着。

“许诺,你爱上的这个男人,就是这样一种背景,你得适应。”

“许诺,收起你过度的自尊吧,有时候,它真值不了几分钱。”

看着前面的红灯,许诺自嘲的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