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5讨好到你

Chapter105 讨好到你

许诺没有回家,她找到一家文印社,将自己下午修改的简历打印了两份,然后循着原计划,去了‘怡宝’总部。

…………

莫里安介绍的两家公司,许诺只和其中一家联系了,而‘怡宝’的下属公司,她则没有递出简历——她宁愿事情的难度更大一些,也不能让莫里安难做,更不想让她倍感珍惜的、与他之间的感情,毁在这次的案子上。

莫里安知道她所有的职业经历,就算案子顺利,只要有风声透出来,莫里安就会知到是她做的——所以,她只能放弃这个途径,自己再想其它的办法。

在商业间谍公司提供的信息里,‘怡宝’总部最近也有一次招聘,职位是行政文员,这个职位与她的专业和所长,实在是搭不上边,但好在要求并不高,许诺觉得自己应该还是有把握的。

所以在权衡过后,下午在景阳办公室的时候,她便修改了自己的简历,在网上给‘怡宝’公司投了一份后,准备再送一份过去,以增加成功的机率。

…………

“小姐,请问找谁?”

“我接到人力资源部电话,希望我送一份纸质版简历过来,请问人力资源部怎么走?”

“小姐申请的是什么职位?”

“行政文员。”

“这里进去,笔直往前走,左手第三个办公室,是人力资源部招聘组办公室。”

“谢谢。”

许诺笑着道了谢,便快速往里走去。

…………

‘怡宝’公司是做化妆品的,整个办公楼层的布局与装饰,显出一股大气与时尚的气息,办公室里的员工,并没有统一的工作服,倒是与她们公司十分风格十分的相似。

“您好,请问是招聘部吗?”许诺敲开了挂着招聘部牌子的办公室。

“什么事?”来开门的是一个和她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

“我看到贵公司招聘行政文员,我打电话过来咨询,说是让我再送份纸质版简历。这是我的简历,请问交给哪一位?”许诺将准备好的简历拿了出来。

“哦?”那女孩子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后,边接过她的资料边对里面坐着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彭主任,不知道是谁接的电话,怎么让送简历过来呢。”

“既然送来了,就先收下,来,给我看看。”那被称作彭主任的男子伸手接过了许诺的简历,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又对那小姑娘说道:“请这位小姐去旁边的会客室稍坐一下。”

“好的。”那小姑娘点了点头,带着许诺去了旁边的接待室。

“谢谢,请问今天能安排面试吗?我很喜欢这份工作。”许诺微笑着问道。

“应该不行,我们都是收到简历后一周内电话通知的。”小女生笑着摇了摇头,眼底有着淡淡的傲气——大约,这种大公司的HR,都会有这样的心里优越感吧,卓雅的HR也都有着强烈的优越感。

许诺只是笑笑,接过她递过来的水后,便没有再说话——以她的经验,刚才那个彭主任,应该是会安排见面的。

否则不会请她过来坐。

一般来说,行政文员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岗位,公司不会过于刻板的一定遵行收资料、统一安排面试、统一评价再复试,然后再录用的程序,她既然来了,条件也不算太差,只要不是太刻板的HR,也就是能安排就安排了,不会让求职者在这样的大热天白跑一趟。

…………

果然,许诺等了十来分钟的样子,那个彭主任就拿着她的简历过来了。

“大学不是学的行政管理?”

“不是,但工作后,一直做的行政管理方面的工作。”

“你工作的单位,规模都不太大。”

“是的,所以一个人要做许多事情,不光是内务行政、销售行政什么的,都要做,分工不是那么细。”

“你申请这份工作的优势是什么?”

“行政文员的工作内容我都有接触,懂一些策划和销售,能和公司业务部门保持良好的沟通;由于之前的工作分工不那么明确,所以我能适应快节奏、杂事多的文员工作。我长得也挺有亲和力,能够快速的融入新的工作团队。而且,我之前工作的公司都比较小,我希望能在‘怡宝’这样的大公司学习成长。”

“你对薪水有什么期望值?”

“公司一定有自己的薪酬系统,我没有特别的期望,我认为学习和成长的机会,比薪酬更有吸引力。”

“那今天先聊到这里,一周之内,我们会有电话通知。”

彭主任收起在简历上做记号的笔,结束了这次简单而常规的面谈。

…………

“谢谢彭主任。”许诺站起来,向面试官大方的伸出了右手——自信大方,没有一般求职者的歉卑与谨慎。

只是,手伸出去后,她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这完全是职业习惯,现在是来应聘的,还是这样基础的职位,谁要和你握手呢。

只是,总不能伸出去又缩回来吧,许诺只得硬着头皮将手伸的那里。

“你知道我?”这彭主任倒是没什么架子,微笑着伸手与她轻轻握了握,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刚才送简历过去时,听那位小姐是这样称呼的。”许诺微笑着说道。

“哦。”彭主任点了点头,对许诺说道:“等公司电话,接到通知后有三天的准备时间。”

“好的,谢谢。”许诺微微欠了欠身体,向他说了再见后,便离开了接待室,稳重的步子,快速却不急迫的往外走去,直到转身进了电梯间,这才完全放松下来。

不得不说,今天是很运气的。

撒了个谎将简历送过来,遇上负责招聘的主任正好在;这招聘主任正好又不忙,见见这样的基础职位也就十几分钟的事儿,便也就安排了;面谈的过程都很正常,既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也没有特别失误的地方,算是中规中矩。

不过,相较于那些只投电子简历的求职者来说,先入为主这个印象算是留下来了,她相信,在同等条件下,自己的胜出优势会大得多。

而最后她叫出‘彭主任’这三个字时,那彭主任的眸子里自然的闪过的惊讶和淡淡的笑意,让她觉得:很有机会。

正常人都喜欢乖巧听话的员工和下属,每个人也都希望自己能被别人所记住。所以,若说前面的问答都中规中矩、与面试官握手有些失误、那么在结束时叫出他的姓氏,便是她刻意为之。

她相信,有了这个刻意为之,就算她的硬件条件比别的求职者略略稍差,这个彭主任也会优先录取她。

况且,一个行政文员,也不会有多优秀的人来应聘,以她的资历和表现,被录取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

在工作这件事上做了决定,在案子的事上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起步,许诺的心里便放松了下来——一切,似乎又进入到她可以掌控的状态。

许诺联系了季风后,便开车去了医院,既然已经决定换药,便安排许言再做一次检查,测一次指标。

……。第二节:许言?结婚不拿证……

“许诺,现在哪里?”

“去医院的路上。”

“你没回家?你一下午都干麻去了?”

“我所有的事情都要向你汇报吗?”

“……”

“还有事?”

“是去季风的医院吧,我现在过来。”

“……”

“专心开车,我到了电话你。”

顾子夕说着便挂了电话,许诺瞪了电话一眼,想起这个电话是有定位系统的,心里不禁又烦恼起来——若真去‘怡宝’做了行政文员,要怎么和他说?

许诺决定研究研究这个电话,看定位系统能不能关掉,若不行,她只能再换个手机了。

只是,活在谎言之中,时间长了,真心会让人崩溃的。

许诺,你该怎么办?

后面的车,催促的喇叭响起,许诺一看红灯早变成了绿灯,忙踩下油门往前开去。

…………

“她好好儿骂了我一通,说我拉着你去做肾配型。”季风看着许诺,无奈的笑了笑。

“呀,真的?我们许言也会骂人?我看是打情骂俏吧。”许诺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

“两种药我比过了,进口和国产纯度不同,进口的纯度更高。你带回来的和国内买的进口种类,除了价格和包装不同外,其它都相同。”季风微微笑了笑,将之前做过成份分析的对比报告拿给许诺看。

“那就用进口的吧,每个月让Ann给我们寄过来,这样一个月差不多能省一万块。”许诺看着季风说道。

“好,你和Ann联系好。许言的检查安排在下周一。”季风点了点头。

“好,这次我带回来的药够半个月的量,Ann说要观察换药一周内的反映,合适的话就继续下去,不合适还得换回来。”许诺点了点头,看着季风说道:“是这周三晚上和你爸妈见面吧?是不是在换药前把婚纱照给照了?还有结婚证什么时候拿?我担心换药如果效果不好,会影响她的心情。”

“恩,正要和你商量。我想明天去拿证,但她不同意,说一定要等到见过我爸妈之后再拿,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担心些什么。”说起这事,季风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

许言是那种看似柔弱,个性却极强悍的女子,好决定好的事情,几乎都没有商量的余地,连许诺都怕她三分,更何况季风呢。

许诺的心微微一窒,只觉得有股气堵在那里,一阵心酸的难受——许言,是不想在她死后,让季风变成已婚丧偶的男人吧。

这个许言,都不知道是哪天的事呢,你就这么笃定你就一定会死?

“许诺?”季风见许诺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知道她和自己一样,明白许言的意思。

“她或许有她的想法吧,这证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就由着她吧。要不这两天先拍婚纱照吧,总是要在她心情比的时候拍会比较好。”许诺回了回神,嘴角扯出一丝勉强的笑意,对季风淡淡说道。

“原想你帮我劝劝她的,你这个小姨子看来不肯帮忙呢。”季风看着她,淡淡的说道:“她为我着想,你这做妹妹的却该为她着想,你说呢。”

“我劝不了。”许诺看着他:“要不,我把户口和身份证偷出来?再给你们PS一张照片?”

“胡闹。”季风瞪了她一眼:“指望不上就算了,还出馊主意,我自己想办法吧。”

“我最多给你敲敲边鼓。其实,我觉得许言的考虑,也是有道理的。所以,我两不相帮,你们自己决定吧。”许诺轻轻说道。

“你们姐妹,过于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肯面对现实。”季风看着许诺认真的说道:“外面的世界,不是你们想象的只有背叛和冰冷;外面的人,也并不都是自私无德的。”

“爱情在我看来,是个很神圣的事情,没有那么多算计、也没有那么多预备。”

“你们两个,都太自我、太有主意,我说的话,你们不一定听得进去。许言,我会让她看到这世界的美好,让她学会有期待的生活。”

“你我是管不着了,看那个顾子夕能不能改变你一些。”

季风笑着看向门外,朝许诺呶了呶嘴:“说曹操曹操到,你的顾先生来了。”

“大道理多,以后讲给许言听去。”许诺皱了皱鼻子,将桌上的分析报告收在包里,对他说道:“周三见面的地点,我订好了通知你。”

“恩。”季风点了点头。

………

“我和许诺先走了。”顾子夕与季风打了招呼后,便与许诺一起往外走去。

“今天生气了?”顾子夕看着她问道。

“没有,那儿有那么多气好生的。”许诺摇了摇头,看着顾子夕说道:“我象生气的样子吗?”

“现在不象,刚才就象。”顾子夕很实在的说道。

“嗯哼。”许诺轻哼了一声,看着他挑衅的说道:“那也不见你追过来,有这样追女朋友的吗?”

“现在不是追来了吗?”顾子夕伸手揽住她的腰,低头看着她微笑着说道:“对不起,我中午说话急了些。以后一定注意。”

“道什么歉,我也没放心上。”许诺摇了摇头,眸子里隐藏的黯淡没让他看到。

“你没放心上是你的事,我说错话,总还是要道歉的。”顾子夕停下脚步看着她:“这样,罚我背你在这院子里跑三圈。”

“我没你脸皮厚。”许诺绷着的脸不由得放松下来,笑着摇了摇头,拉着他的手往外走去:“行了行了,就那么点儿事儿,要是每次都因为一句话要道歉,你不嫌累,我还嫌麻烦呢。”

“这么大方的女朋友,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顾子夕用力揉了揉她的头,看着她宠溺的说道。

“废话,难道你喜欢天天认错道歉?”许诺笑着,只是那笑意却不达眼底——其实,他哪里有错,也不过是在自己的习惯里,没有顾及到她的自尊而已;也不过是两个人的差距太大,没有迁就到她的敏感而已。

她们的爱情里,已经有太多无法说出的过去,若再爱得这样的小心冀冀,这段爱情,真的是毫无质量了——这样的爱情,又有什么意思。

“子夕,我只是不习惯而已,不习惯自己有个这么有钱的男朋友呢。以后习惯就好了。”许诺看着认真的说道:“别对我小心冀冀,那会让我觉得,你和我在一起不快乐。”

“在爱情里,本来就有揣测、有试探、有小心冀冀、要希望对方快乐,如果做到这些,我会很有成就感,会快乐。说简单些,我就是想讨好你,讨好到你了,我就快乐了。”顾子夕暖暖的笑了,不大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看起来,有种别样的味道,特别的迷人:“所以,许诺小姐,我能讨好到你吗?”

“顾子夕,如果你用了心去追一个女孩子,一定没有人能逃得掉。”许诺叹了口气,无奈中又带着几许甜蜜。

“能让我用心的人不多,所以我对你用了心,你就不要再逃了。”顾子夕低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温柔而宠爱。

“她也是在这家医院看病吗?”许诺看向回廊的另一边,艾蜜儿正从电梯里走出来,应该是刚从楼上下来。

“她?”顾子夕微微皱眉,转头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见是艾蜜儿,脸上的笑容不自觉的收敛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