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6选择坚持

Chapter106 选择坚持

“她有专门的家庭医生,只有在做大型检查的时候才来医院。”顾子夕淡淡说道。

“哦,过去问问看,检查情况怎么样。”许诺轻声说道。

“恩,你在这边等我一下。”顾子夕低头看了她一眼,转身朝艾蜜儿走过去。

看着他的背影,许诺缓缓的转过了身,看着阳光满地的院落,心里一片平静。

…………

“子夕,真巧。”艾蜜儿的目光从许诺身上扫过,转回到顾子夕身上的,一片柔柔的暖意。

“来检查吗?报告给我看一下。”顾子夕淡淡说道。

艾蜜儿轻应了一声,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报告递给他,轻声说道:“都挺正常,有些指标还在好转。”

顾子夕伸手接过检查报告,眸光瞥过艾蜜儿无意间卷起的长袖,她苍白的手臂上点点泛新的红色触目惊心。

“我、我……”艾蜜儿忙收回手,将衣袖急急的掩下,低头不敢再看顾子夕——他还会心疼吗?还是会觉得厌恶?

顾子夕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便打开检查报告细细的看了起来——确如她所说,大部分的指标都有好转,只是心衰方面,仍无法得到改善。“

”你若能放宽心,对自己和身边人都有好处。“顾子夕合上报告递给她:”最近气温湿热,尽量少出门。“

”恩,我知道。“艾蜜儿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阳光下的许诺,低声问道:”许小姐不舒服吗?“

”没有。“顾子夕淡淡应了一句,没打算多谈,又交待了两句后,便转身往许诺那边走去。

…………

”太太,那个女人是谁?“一直照顾艾蜜儿的随身护士季妈皱眉问道。

”子夕的女朋友,你别女人女人的喊,子夕听见了会不高兴的。“艾蜜儿轻叹了口气,低头将报告单收好后,拉着季妈往外走去。

”太太!你这样是纵容,都把先生给惯坏了,他才会眼中没有你。“季妈狠狠的盯了许诺一眼,愤愤的说道:”那女人看起来好得不得了,要看什么医生?你这病得多危险,先生都不陪你来。真是太不象话了。“

”季妈,咱们走。子夕看见我还没走,会生气的。“艾蜜儿心里一阵苦笑——惯坏?可能真是的。

若这五年,她不是只会哭泣、不是只会在后悔中沮丧、只会在愧疚中对他不闻不问,或许,她们之间也不会走到今天这地步。

有时候,或许做一个悍妇比做一个讲风度的女人,要容易得多吧。

只是,她却做不到。

回头看了顾子夕一眼,阳光下,高大沉稳的他,那么温柔的在她耳边低语着,而她只是微皱着眉头,似是有什么不满意——是因为自己吗?

在怪他不该过来和自己打招呼吗?

只是,子夕却是一脸的耐心与温润,似乎不管她有多少不耐、多少脾气,他都能够包容。

子夕,你也曾经这样对我,可惜我们还是没能走到最后。

所以,我不怕,她,不过是在重复我的过去而已。

艾蜜儿淡淡的笑了,抬眼看了看有些晃眼的阳光,转身回到了等在一边的车上,目光所及之处,手臂上的腥红血点,一点一点的都在提醒着她:要忍、要给他时间。

…………

”到放学时间了,和我一起去接梓诺?“顾子夕揽着她的腰边往外走边说道,一个字都没有提艾蜜儿。

”我不去了,人家误会不好,梓诺也不开心。“许诺微微皱起眉头,轻轻摇了摇头。

”你在车上等我,我接了他出来,一起晚饭。恩?你说要帮他选家具的呢,昨天晚上回去就睡了,今天早上起床就走了,还没仔细看呢。“顾子夕低声轻哄着她:”你说人家恋爱,都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看你从美国回来后,巴不得避着我。“

”顾子夕,这才回来第二天吧?我们早上才分开吧?中午才见过面了,你现在又来了。“许诺伸手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顾子夕,你确认你三十二岁?“

”许诺,你确认你只二十三岁?“顾子夕大笑,揽着她快步往停车场走去:”去幼儿园吧,晚了梓诺得等了。“

许诺也不再反对,跟着他一起上了车。

…………

到了幼儿园,许诺没有下车,只顾子夕一人过去接顾梓诺。

”老师再见。“

”爹地。“

顾梓诺没等顾子夕进班级门口,便背着小书包冲了出来。

”顾梓诺,通知记得要给爸爸哦。“老师笑着,跟着走了出来,朝着顾子夕挥了挥手。

”老师再见。“顾梓诺似是生怕老师再说什么,急急的挥了挥手后,对顾子夕说道:”爹地,我饿了。“

”好,我们去吃饭。“顾子夕向老师点了点头,便抱着顾梓诺大步往外走去。

”梓诺,老师说的什么通知?“顾子夕看着顾梓诺问道。

”我还没看,回家给爹地看。“顾梓诺轻声说道。

”好。“顾子夕也没在意,幼儿园不过是些缴费、安全类的通知,也不会太重要。

”刚才不是说饿了?想吃什么?“顾子夕边往停车场走边问道。

”随便。“出了幼儿园,顾梓诺似乎就不再吵着说饿了。

”嗨,顾梓诺,你好。“站在车边的许诺,朝顾梓诺打了个招呼。

”许诺,你好。“顾梓诺也礼貌的打了个招呼,神色之间懒懒的,并不见热情。

”许言有时间吗?晚上一起吃个饭?我和景阳约好了,他那边随时可以准备。“顾子夕将梓诺交给许诺抱好,边上车边问道。

”季风要回去和她谈结婚证的事,后天要见未来公公婆婆,怕是没时间应你的饭约了。“许诺摇了摇头。

”那好,等她见完公公婆婆,我再约。“顾子夕点了点头,便打电话给景阳取消了晚上的餐约,带着他们去了梓诺喜欢吃的一家中餐厅。

…………

”许诺,你很忙吗?“顾梓诺突然问道。

”怎么?“许诺从电脑里抬起头来看着顾梓诺。

”我看你一直在弄电脑。“顾梓诺似乎有几分不高兴。

”哦,在找合适的餐厅,有人生大事。“许诺笑了笑,便合上了电脑,看着顾梓诺说道:”对不起,忽略你了。说说看,今天上学,有什么好玩儿的事。“

”没有。“顾梓诺板着脸不说话,似乎有些小心事。

”你好象有心事哦。“许诺见顾子夕打电话没有过来,便起身坐到顾梓诺的身边坐下:”你爹地骂你了?“

”才没有。“顾梓诺摇了摇头,看着许诺说道:”许诺,我不喜欢你。“

许诺一愣,不禁觉得有些难堪,看着他尴尬的问道:”我又哪儿惹你了?“

”你让我妈咪伤心了。“顾梓诺板着脸说道——原本在美国一周培养起来的感情,只在艾蜜儿那儿住了一晚上,几乎全部打回原形,甚至更差了,这让许诺有些哭笑不得。

好在,她并没有要做他的后妈,以后相处的机会,应该也不多,所以顾梓诺的态度,她也只是觉得尴尬,倒也并不感到为难。

”是吗?那对不起了。“许诺淡淡的说道,起身回到他对面的坐位上,重新打开电脑,寻找合适的见季风父母的餐馆。

”你不高兴了?“顾梓诺看着她问道。

”被人不喜欢了,应该高兴吗?“许诺抬眼看向他。

”反正我爹地喜欢你。“顾梓诺呐呐的说道。

”我让你妈咪不开心、让你爹地开心,那你到底要不要喜欢我,你是不是也很为难。“许诺看着他笑了起来。

顾梓诺瞪了她一眼,低头无聊的看着面前的菜单,不再说话,那模样还真不像是个四岁的小男生。

…………

一顿饭,因为顾梓诺的情绪不太好,他们也就匆匆吃完后便离开了。

晚上10点,躺在**的许诺看了看手机,一直没有顾子夕的信息,不由得有些怅然若失,知道他没有让阿姨跟过来照顾儿子,他一个大男人要自己照顾一个四岁的孩子,不禁也有些心疼他。

”我先睡了,你和顾梓诺也早些睡。“许诺发了信息后,给了自己一个清浅的微笑。

”好,晚安,吻你。“顾子夕迅速回了信息过来,许诺笑笑放下电话——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似乎非要等到,才能安心的睡觉。

习惯真是件可怕的事情,才半个月不到的时间,睡前的习惯,已经从以前的看书助眠,到了现在等他道晚安、等他的晚安吻。

如果一个习惯,是这么容易就养成的话,是不是,分开的时候也不会难过太久?

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在这段感情里,可以再任性一些?再依赖一些?再多爱他一些?

”顾子夕,你会不会很得意?我都这么想你呢。“许诺拉起被子将脸整个蒙住,将甜蜜的笑容和放纵的心事,全藏在被子里,似乎怕被别人知道。

…………

顾子夕在带了顾梓诺睡觉后,也忘了要看什么幼儿园的通知,给许诺发了个信息,没见回后,知道她已经睡了,便也没再电话骚扰她,直接去到书房,继续去处理顾氏帐面收购的事情。

还有顾子文,现在五家商户已经以超期不供货、超期不履约的名目,将顾氏告上了法庭。

现在还在案件受理期,但五家商户的联合律师函已经发到了公司法务部,在立案成功后,法院便会排期开庭,顾子文做为公司的执行总裁,必然会被送上被告席,就算最后的责任由公司来承担,但对于辛兰来说,当然不想儿子被逼到这条路上。

所以电话给顾子夕,希望他能出手相帮——对于顾子夕的心性,辛兰这个做婶婶的似乎比她的母亲郑仪群了解得更透彻,所以即便知道顾东林借顾子文之手,与顾子夕斗了个你死我活,仍然给他打了这个电话。

她知道,只要自己开口,他一定会帮忙。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们曾经温暖的相处。

在这个失去父亲的孩子需要关心和温暖的时候,她这个婶婶比母亲更温柔的站在他的身边。

至于后来的事,她知道对这个孩子造成了极大的阴影,所以自他母亲嫁给顾东林后,他便再没有与她联系;而她也从未主动与他联系过。

这次,她知道他会为难,也知道他会有办法,所以,她还是毫不犹豫的给他打了电话。

电话未了,她只说了一句话:”子夕,别人的生活,我们不能作主。但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一定要作主。按自己的心,过自己的生活,过去和现在,都不会影响到你。“

她希望,那次的流产的阴影,不会影响他一辈子;她希望,在她都已经放开的情况下,他不要因为内疚而让自己活在怨恨之中。

…………

顾子夕给两个老股东陈升和钱端打了电话,让他们逼顾东林罢免顾子文的执行总裁职务,而让顾东林亲自接任。

这样,既不影响他这边的计划,也让顾子文能避过这一难。

于顾东林来说,一来陈升和钱端若现在持股不动,不吵着全部卖给顾子夕的话,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大的诱饵,他定然会心动;

加上辛兰再去闹一闹,作为父亲,他必然也不会看到儿子年纪轻轻就走坐上被告席。

所以这内外夹击之下,顾东林必然就犯。

…………

”子夕,再这样僵持下去,公司情况会越来越差的。“电话里,陈升忧虑的说道。

”陈伯,我不想放手,这是我爸的心血,不管最后是什么状况,我有信心将公司重建起来。“

”所以陈伯,在这个时候,就看谁咬得更紧、坚持得更久。“顾子夕打出父亲的感情牌,希望这两位世伯在最后能够坚持住。

”我们知道,就是看到老顾的一场心血,心疼啊。“电话里陈升重重叹了口气,和顾子夕又商量了一下后一步的计划后,才在叹息声中挂了电话。

顾子夕却没有叹息——他要做的,就一定做得成。

顾氏的现在——

广告尾款没有付,所有电视台的广告全部停播——除了Y视的,因为那是一次性付款的;

卖场没有货卖,余下不足摆满货架的,已经被全部清退出场;

上游供货商,已经不再提供帐期供货,在没有现款的情况下,早已停止原辅料的供货;

生产公司只有一条生产线还在正常运转,却也面临着停工的危险;而所有出库的货,还没转运到仓库,就已被客户抢走;

下游的经销商,不是逼货就是逼支持,已经将公司告上法庭;

中间的道具公司、广告公司,也全面停止了合作。

整个公司的业务,由于资金链的问题,全面陷于瘫痪的状态,整个业务损失,预估在15个亿左右。

而由此造成的股票下跌损失,早已在10个亿以上。

而公司内部,人员人心涣散,能走的都走了,留下来的也没心情干活儿——除了财务在想办法筹钱外、人力资源部忙着给离职员工结算外,其它部门,还真没什么活儿可干了。

就是这种情况,公司还面临着官司,顾东林,我看你能坚持多久——是坚持到公司破产清算?还是坚持到你手中的股票成为废纸?

顾子夕看着电脑里的数据,冷冷的笑了笑,脸上是顾子夕式的傲气与冷厉。

在电脑边继续工作了2小时后,顾子夕去儿子房间帮他检查了被子和空调温度后,才回房睡觉。

想起许诺说的,后天许言要见准公婆的事,便又重新起床,给许诺发过去几个适合医生、又适合老年人就餐的地点和图片后,这才又重新回到**。

也直到此刻,才有时间想起艾蜜儿,想起她手上那些新增的血点——见到这样的她,让他有种近乎窒息的感觉。

就如他们相爱的后来,她用她的爱、用她的柔弱、用她的依赖,将他紧紧的缠绕,让他每次去到别墅,都有一股无法顺畅呼息的窒息感觉。

是太爱?还是太怕失去?

对她,他从原来的尽量迁就、努力满足,到后来下意识的逃避,直到那次代孕事件的妥协,他已经在她所谓的爱里,无法自由的呼吸。

是因为这样吧,以至于一旦遇到那个将他全然接纳的女子,他就那样一头扎了下去——在她那里、在她身上,他有着完全的自由、完全的放松。

极致的约束、到极致的放纵,让他再也无法回到过去那个迁就的、妥协的丈夫位置。

五年的冷落、五年的想念、直到遇到许诺,那份压抑的感情,终得重新释放;而对许诺的迁就、对许诺的妥协,却从来只有快乐、只有满足、还有属于男人的成就感。

他以为,是因为爱情转移了,才会有这样的改变。

直到今天,再次看到蜜儿自残的手,他又再次有了窒息的感觉——原来,这一切从来都不是因为爱情转移;原来,这一切,只因赋予爱的方式不同。

艾蜜儿是紧紧缠绕式的,让他不自觉的想逃;

许诺是快乐放松而没有要求的,让他不自觉的想给予。

”蜜儿,虽然我们之间再无爱情,我仍然希望你能好起来。“

”蜜儿,真的很抱歉,说好要照顾你一辈子,却在中途要放手让你自己继续走;蜜儿,真的很抱歉,爱情,在不知不觉中就没有了。“

”蜜儿,曾经那么的爱你的顾子夕,是真诚的;现在不再爱你的顾子夕,也是真诚的;当爱情不在,我们都没有办法再勉强,是不是?“

顾子夕轻轻的叹了口气,拿起电话,想了许久,仍然没有拨出去。

既然她还不能真正放下,他也不能再替她安排什么;既然决定让她自己去走未来的路,未来的一切都只能由她自己来承担。

再多一些的牵连,无论是对他还想念着的那个女子、还是对正在身边的许诺,都是不公平的。

”许诺,睡着了吗?很想你。“顾子夕给许诺发了语音微信过去,看着手机中许诺的笑脸,这才觉得心里的窒息感好过了许多。

许诺,她的笑脸、她的强势、她的勇敢,总能让他的心情豁然开朗;总能让他在阴翳中看到还有阳光。

……。第二节:许言?努力让自己幸福……

第二天。

”起床没有?“一大早,顾子夕便给许诺打来电话。

”我现在不用上班,所以不用按时起床。“许诺伸手拿过电话懒懒的说道。

”幸福的小猪。“顾子夕轻笑:”我现在送梓诺去幼儿园,你起床了给我电话。“

”恩,你去吧,开车小心。“许诺点了点头。

在挂了顾子夕的电话后,许诺看到那条深夜12点的微信,点开来放在耳边,他淳厚的嗓音低低的响起,想念的声音、想念的话语,让她的心里柔软一片。

将这条微信,反复的放了好几遍,直到觉得自己确实有些过份了,这才裹着被子在**滚了一圈,然后起床。

恋爱中的人,就是这样吧,一个声音、一句话,便让人快乐许久;恋爱,让快乐变成一件简单的事情。

…………

想起明天就要和季风的父母见面,这见面地点还没定,许诺又急了起来。她匆匆起床,刷牙洗脸后,穿着睡衣便去了书房。

”许诺,吃早餐呢。“许言在厨房喊她。

”能帮我送进来吗?“许诺边开电脑边大声应着。

”什么时候变这么懒了?这才几天呢,就被顾子夕惯成这样?“许言端着托盘进来,看着许诺没形没状的样子,笑着说道。

”他才没惯我呢,在他家里,我连吃的东西都没有。“许诺笑着接过托盘,拿了个小笼包塞进嘴里,边吃边说道:”给你找明天见婆婆的酒店。“

”说完看着许言——一条粉色及踝连衣裙,脸上还画了点淡妆,原本透明质感的肌肤,看起来粉红柔嫩。头发也松松的挽在脑后,耳垂上是一对玫瑰金的花朵耳环,是完全不同于平常的精致。

“许言,我一向觉得我比你漂亮,没想到你化了妆,能美成这样啊。这完全把我给比下去了呀!”许诺夸张的说道。

“你就贫吧你。”许言笑着,看着许诺说道:“一会儿我和季风去拿证。”

许诺看着她,慢慢的将嘴里的包子嚼掉、吞下后,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许言,恭喜你!”

“我是真的要嫁了。”许言轻轻低下头,语气里有些叹息、有些喜悦、还有些对未知的恐惧。

“姐,未来的命运将会如何,我们谁都不知道。别想那些或许会发生、也或许不会发生的事;也别打着为谁好的旗号做些可笑的决定。我们努力的让自己很好,爱我们的人,就能很好。”许诺站起来,轻轻的抱住了许言。

她很少喊她‘姐姐’,这一次,她以妹妹的身份告诉她:照顾好自己、努力的让自己幸福,让所有爱她的人,都不再为她担心。

“是,在幸福的路上,我们都要勇敢。”许言点了点头,在许诺的耳边轻声说道:“许诺,姐姐希望你也能勇敢一些。如果顾子夕是那个能给你幸福的人,努力去试一下。”

“许言,我和他都有一些没办法解决的问题,我们还需要时间。”许诺轻轻松开许言,微笑着说道:“许言,我会努力的,在合适的时候,做出合适的决定。不管是不是顾子夕,我都会努力让自己幸福。”

“好。”许言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只是轻声说道:“我先去了,季风说车位不好找,在下面等我。”

“去吧,回来让我瞅瞅,结婚证长啥样。”许诺笑着,将许言送到了门口才重新回到书房继续找酒店。

在看到顾子夕半夜发来的邮件后,暖暖笑了,却又为他担心——都忙到这么晚,公司的事情不知道解决得怎么样了。

那样规模的顾氏,也就这样说跨就跨了,看来,经营一个企业很难,但要弄跨一个企业却太容易了。

只是,顾子夕从来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人,在这一点上,许诺对他有着几乎盲目的崇拜。

…………

“我去你推荐的几家餐厅看看,有事再联络你。”许诺给顾子夕发了信息后,收了电脑,换了一身方便的休闲服后,便出门了——当然,手机的定位系统已经让她给找到、并关闭了。

她现在的情况,确实不适合将所有的行踪都暴露在顾子夕的眼皮之下。

…………

走完分散在城市各个方向的五家餐厅,已经是下午四点。

最后,许诺终于将目标锁定在坐落于商业街的‘和和养生堂’,主营各种养生汤食与素菜,然后是各类面点小食。

装修格调淡雅素然,略带古意;环境也安静,似乎来的人都很讲究养生,只要进了店门,连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小了起来。

许诺想,从医生习惯养生的角度来看,这里的餐点应该是不错的;从环境来看,不会太吵,适合季风父母那种给人感觉高冷的人;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因为在商业街,乘车会很方便;若是季风开车接两位老人家的话,车位也很方便。

那就定了这里吧。

“定一个包间,明天下午7点到10点。”

“一共五个人,是见未来公公婆婆的,您有什么菜品可以推荐一下?”

“是呀是呀,谢谢了。”

“这些小点,在餐点之外,单独帮我再做四份,包装做漂亮些,我打包送人。”

“好的,就这些吧,谢谢了。”

“现在也给我打包一份鲜虾小包,对,这个普通包装就行了,自己吃的。”

许诺付了定金后,便拎着打包的鲜虾小包,轻松的往外走去。搞定这件事,许诺只觉得搞定了一件大事,虽然仍是紧张,却安心不少。

…………

“子夕,我订了你说的那家‘和和养生堂’,你觉得怎么样?”

“是吗,我也觉得自己挺有眼光的。”

“我给你打包了一份鲜虾小包,那服务员让我尝了一个,特别好吃呢。”

许诺轻笑着,正想说要给他送过去,抬眼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艾蜜儿。

人和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怪,不认识的时候,这辈子似乎都不会碰上;一旦认识了、还有了某种关系上的牵连,却又屡屡遇到。

与她一起从大楼里走出来的,一个是穿着灰色夹克、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那模样,很有几分电影里私人侦探的味道。

另一个是个长发的年轻女孩,普通的打扮,看不出什么特别来。

“许诺,在听我说话吗?等你的包子呢!”电话那边,顾子夕催促着。

“好呀,那你等我啊,我这就给你送过来。”许诺忙从艾蜜儿身上收回目光,下意识的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起来。

“刚才看到什么了?和我讲电话也走神?”顾子夕轻笑着,责怪的话里有些撒娇的味道。

“没有,在拦车呢。我先挂了,一会儿就到你那边。”许诺应付着挂了电话,再抬头时,艾蜜儿正坐上她的那辆白色宝马。

许诺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拦了车后,向司机说了个地址后,便陷入了自己的思绪——虽说顾子夕与艾蜜儿的夫妻关系现状,并不是自己出现才引起的。可他们的正式分居,多少与自己还是有些关系。

至少,自己也是他们这段关系的催化剂吧。

唉,这样,真的好吗?

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另一个女人的痛苦之上?

只是,这件事情发展到现在,似乎已经不由自己来决定了——就算她愿意放手,顾子夕也不会放手。

分居通告、当她面的热吻、相遇后撇下她与自己同走,这一切的一切,他都已经向她表明了分开的态度与决心。

而这样一个男人,但凡他决定的事情,又有谁可以让他改变呢。

若自己的放手,他仍不选择回归,一个人的痛苦,就变成了三个人的,这笔帐,是不是不太划算?

好吧,是她自私、是她给自己找理由不放手——她爱他,她不想现在就放手,所以她选择象鸵鸟一样,将自己的爱情只圈在两个人之间;选择让自己相信,她们的爱情,真的没有影响到别人。

…………

“怎么这么久?”许诺去到他景阳的法餐厅时,他已经站在门口等了。

“路上有些堵车。”许诺笑了笑,将包子递到他的手里。

“脸色有些不对。”顾子夕接过打包盒,看着她。

“拦车被晒的。”许诺主动挽起他的胳膊往里走去——和他在一起,她真的很快乐:他这么一个大男人,却总能发现她的一点点不同、一点点情绪。

若不是爱着,又怎能做到这样?

若是爱着,她又怎舍得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