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7商人教育

权少的新妻

“有心事。”顾子夕没有被她忽悠过去,进了办公室后,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我有心事那不是很正常?一定要告诉你吗?你太闲了是吧?能不能别老盯着我?”许诺一大串的话,将顾子夕要说的话全堵了回去。

顾子夕沉默的看了她半晌,见她没有要说的意思,便放弃追问。

打开打包的食盒,用筷子夹了个小包子喂给她吃后,才又喂了一颗给自己:“恩,味道确实不错。”

“就是好贵,这一盒不过15个,一个还这么小,居然要80块。”许诺有些心疼的说道:“这哪儿是虾包啊,这简直是人肉包。”

听了她的话,顾子夕不由得呛了一口,笑着说道:“卓雅那洗发水,一盒不过150ml,你们居然定价300元,我看那也不是洗发水,那是神仙水。”

许诺瞪了顾子夕一眼,不由得也笑了起来——做市场这一行的,本不该有这样性价比的购物比价方式才是。

“你忙吧,我坐儿就走了。”许诺用手拿了个小包塞进嘴里,便去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还有一会和就结束,等会儿我帮你看看都点了些什么菜。”顾子夕点了点头,将食盒里的小包吃完后,便绕身回到办公桌后面,重新忙碌起来。

…………

“喂,是……”没一会儿,许诺接到一个电话。在听到里面的声音后,下意识的看了顾子夕一眼,将要说的话又吞了回来。

“是的。”

“好。”

“恩。”

许诺简短的答话之后,便挂了电话。

“谁的电话?这么神秘?”顾子夕抬头看着她。

“顾子夕,你到底有没有用心工作?我接个电话你也听。”许诺不禁失笑。

“工作不妨碍我盯着你。”顾子夕看着她——先是心情不好,现在又接到神秘电话,到底什么事?

“别紧张兮兮的,是顾梓诺。”许诺拎着包站起来,边整理衣服边对顾子夕说道:“顾梓诺借老师电话打给我,只说老师要见家长,还让我不要告诉你。”

“怎么会给你打电话?”顾子夕不禁皱起了眉头。

“可能是不敢打给你,又不方便打给他妈妈,临时借我用一下吧。”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先去看看什么事再和你说,我答应他不告诉你的,你就装不知道吧。”

“我怕他以后有事连谁都不敢说,所以答应他不告诉你了。你别出卖我。”

“我知道,你去吧,记得及时给我电话。”顾子夕突然想起昨天老师说的通知单的事,估计不会是什么大事,便点了点头,将车钥匙递给她:“开车小心些。”

“知道了,我去了。”许诺点了点头,接了车钥匙便拎着包出门了。

…………

许诺来到幼儿园时,幼儿园正是放学时间,她印象里,家长都是三三两两来接孩子的,可今天却不一样——似乎是家长会?所有的家长都在,大部分家庭还是两个大人;有的甚至还有爷爷奶奶也在的。

许诺快步走到教室,顾梓诺正一个人坐在老师身边的小凳子上,板着一张小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顾梓诺,我来了。”许诺朝他挥了挥手。

“许……”顾梓诺迅速的从小凳子上站起来,喊了一半却收住了嘴。

“李老师,我是顾梓诺的姑姑,请问有什么事?”许诺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示意他不用说话。

“梓诺的姑姑吗?你好,我是梓诺的班主任李老师。”

“梓诺这孩子本来是挺聪明挺乖巧的,我一直很喜欢他。可是就是爱撒谎,这毛病可大可小,所以我不得不找家长来谈谈。”李老师低头看了梓诺一眼,眼里有些无奈。

而许诺一听老师给小孩子扣帽子,心里先就恼火起来,可低头看着顾梓诺面无表情的小脸,便又忍了下来,勉强笑着说道:“是什么事呢。”

“幼儿园今天有亲子运动会,我给每个小朋友都发了通知。昨天梓诺爸爸来接他的时候,我还特意提醒了要给家长看通知。顾梓诺也答应我了。”李老师说到这里,又低头看了梓诺一眼,严厉中带着温柔的说道:“梓诺是不是答应老师了?”

“是爹地答应的。回家后爹地没要,梓诺忘了,所以没给爹地看。”顾梓诺一脸认真的说道。

李老师瞪了他一眼,看着许诺说道:“今天所有的小朋友都有家长来,顾梓诺没有,我问他是怎么回事,通知有没有给家长看。他撒谎说家长不知道。明明昨天他爸爸接他的时候我提醒过了的。”

“老师提醒的是让爹地看通知,没提醒爹地来参加运动会。”顾梓诺辩解着说道。

李老师也不理会他,只是生气的对许诺说道:“梓诺姑姑,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除了园长会批评我说家长工作没做到位,扣点儿绩效外,对我也没什么影响,可孩子才四岁,就学着说谎、就自己藏着通知不给家长看,这是很严重的品德问题,所以我要必须把这个情况告诉你们家长。”

“这孩子的爸爸妈妈也不知道是怎么当的,每天送到门口也不进来和老师打招呼;下午放学也是司机来接,既然赚钱这么重要,就不要生孩子,生了孩子就要对孩子的成长负责;”

“你是他姑姑,他的教育问题你也负不了责,我就是把情况告诉你,希望你转告给他父母,孩子说谎是大事,这么小就学会说谎,长大了还得了。”

“梓诺姑姑……”

看着这个老师的嘴一张一合,许诺突然猛的一拍桌子:“你住嘴!”

“梓诺姑姑,你听我说……”李老师正说在兴头上,被她突然打断,还挺生气。

“你才要听我说。”许诺大声说道:“你是怎么当老师的,有你这样给孩子扣帽子的吗?”

许诺上前一步,逼得那李老师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后,才又接着说道:“第一,你昨天只是提醒他爸爸看通知,没提醒说今天有亲子运动会,所以在这一点上,顾梓诺没有撒谎;第二,他爸爸确实没看通知,也确实不知道今天的亲子运动会,他说爸爸不知道有运动会,这是真实的,也没有撒谎。”

“你做为老师,应该保护好孩子的诚实与善良,却随意的给孩子扣帽子,你配做老师吗?”

“你说他爸爸妈妈不负责,你知道他爸爸叫什么名字、你知道他妈妈叫什么名字、你知道他的家庭状况吗?作为老师,应该了解自己班上的每个学生,关心他们、帮助他们成长,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是一个负责任的老师吗?”

“所以,关于你说顾梓诺撒谎这件事,你必须给他道歉。关于你说他家长不负责任的事,我们是大人,也就不计较了。”

许诺的语速比刚才李老师更快,听得李老师目瞪口呆:“你、你、有你这样当家长的吗?你真是太过份了。”

“顾梓诺,你撒谎没有?”许诺转身问顾梓诺。

“没有。”顾梓诺认真的摇了摇头。

“老师冤枉你没有?”许诺再问。

“有。”顾梓诺认真的点了点头。

“老师有没有教过你,大人做错了事,也一样应该道歉?”许诺接着问。

“教过。”顾梓诺一直板着的小脸慢慢有些放松,黑葡萄似的眼珠子缓缓的转动起来,隐隐的喜悦之情,在眼珠的转动之间慢慢流淌。

“小朋友知错不改,老师可以找家长。老师知错不改,那我只能找领导了。”许诺淡淡的说道:“顾梓诺,去校长室喊校长。”

“好。”顾梓诺点点头头,一溜烟向校长室跑去。

…………

“梓诺妈妈,算了算了,李老师因为这件事情挨批评了,所以才会心情不好的。”有家长来劝许诺。

“我是梓诺姑姑。”许诺澄清道:“她挨了批评,就应该反省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拿孩子发泄,是一种心理扭曲的做法。”

“这次是校长批评了,她来批评我们家梓诺;下次失恋了,是不是要来打我们家梓诺?做为老师,她没有良好的心理调节能力、没有全心爱孩子的心,她怎么做老师的?”

“我们家梓诺,一向敏感,若因为这件事烙下心里阴影,我跟她还没完。”许诺瞪着李老师说道。

“确实,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随便给孩子扣帽子呢。”那家长轻轻摇了摇头,抱着自己的孩子走了。

“梓诺姑姑吗?对不起,这件事情我已经批评过李老师了。不过,亲子运动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家长应该还是配合一下。”一个严厉而知性的中年女子,牵着顾梓诺的手走了过来。

“姑姑,这是严校长。”顾梓诺忙跑到许诺的身边。

“校长好,我是梓诺的姑姑。”许诺伸手与严校长握了握,微笑着说道:“亲子运动会这件事,我们当家长的当然应该配合。可学校是不是也该了解一下?梓诺的妈妈是先天性心脏病,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梓诺担心妈妈知道了不能来会伤心,所以没有和爸爸妈妈说。”

“对于这种懂事有爱心的孩子,老师应该鼓励才是,怎么还要批评呢?”

“而且,李老师不问青红皂白,当着孩子的面说他撒谎,这对孩子是多么大的低毁和冤枉?我们家孩子家教严得很,不可能撒谎。就算有说话不符实的现象,对于四岁的孩子来说,也是心里假想使然,怎么会被扣上撒谎的大帽子。”

“我严重怀疑李老师借批评孩子发泄心中的不满,也怀疑李老师这样不懂幼儿心理学的人,是否具备教师资格。”

“所以,我现在要求李老师给我们家梓诺道歉,也要求检核她的上岗证。”

许诺站在校长的面前,寸不步让的说道。

“是,您说得极是,在教育方面,我们做得还不够,没有及时了解孩子的家庭情况,真是对不起。”校长见许诺年纪轻轻,咄咄逼人,不似其它家长,担心老师会转身报复,知道这个家长不懂事,却也拿她没办法,只得压着李老师道歉:“李老师,顾梓诺的情况你了解清楚了吗?如果有冤枉的情况,你给孩子道个歉。为人师表,这也是应该的。”

那李老师气得直冒烟,她还真没见过这么不上道的家长,但在校长面前,她还真不能硬来,只得对顾梓诺说道:“梓诺宝贝,对不起,李老师下次一定问清楚了再说。”

“没关系。”顾梓诺一本正经的答道。

“谢谢梓诺宝贝。”李老师勉强的笑着,眼里却是一片尴尬的怒火。

“既然李老师道歉,梓诺姑姑,你看这件事就这样?”校长温和的说道。

“那就这样吧,谢谢校长,李老师再见。”许诺点了点头,冷着脸,牵着顾梓诺的手转身离开了幼儿园。

……。第二节:两人?不敢回家……

“顾梓诺,你妈妈好棒。”一个被妈妈抱着的小朋友大声说道。

“顾梓诺,你妈妈好历害哦。”另一个小朋友干脆跑过来,拉着顾梓诺的手崇拜的说道。

“她不是我妈妈,她是我姑姑。”顾梓诺解释说道。

“梓诺姑姑,我看你们还是给梓诺转园吧,听说得罪了老师的孩子,老师都会整得很惨,比如说不给吃饱、罚站厕所之类的。”那孩子的妈妈抱过自己的孩子,对许诺小声说道。

“是吗?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他们错了啊。”许诺不理解的说道。

“唉,你年轻没当过家长,这孩子在他们手上,你得哄着拍着,哪儿能和他们争得脸红脖子粗的。”这个家长轻轻摇了摇头。

“这样?我知道了,谢谢你,我会让他爸爸安排的。”许诺点了点头,目送那孩子的妈妈后,牵着顾梓诺的手,一路不说话。

直到到了停车场,两人才找了个台阶坐下来,面面相觑的看了对方半晌,顾梓诺轻声说道:“许诺,你好历害,没有人敢和老师吵架的。”

“顾梓诺,是阿姨说的那样吗?老师会体罚小朋友吗?”

“我见过一次。”顾梓诺点了点头。

“那怎么办?害你没书读了,你爹地一定会骂我的。”许诺双手托着下巴,撑在膝盖上,苦恼的说道:“顾梓诺,怎么办?”

“许诺,你很怕我爹地?”顾梓诺见她刚才还很强悍的样子,这会儿一脸的沮丧,不由得好笑。

“你不知道你爹地很凶?”许诺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为了他,他居然还笑。

“我爹地不凶你。”顾梓诺耸了耸肩,对许诺说道:“我爹地这下一定会知道我故意不要他开运动会了。会知道老师说我撒谎了,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许诺无可奈何的看着他:“为什么不要你爹地来开运动会?我看有小朋友也是一个家长来的。”

“我怕我爹地会让你一起来,别人就会说你是我妈咪。”顾梓诺不禁低下了头:“许诺,对不起。”

“没关系,你看还真有人误会呢,你说我这么年轻漂亮,哪儿能生你这么大个儿子呀。他们都什么眼神麻。”许诺勉强笑了笑,不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抱膝坐在台阶上,想着要怎么和顾子夕说这件事——顾梓诺担心顾子夕因为他不排斥许诺而想这些花招而生气;许诺担心顾子夕骂她不会当家长乱来,弄得顾梓诺要转园。

两人正苦恼着,顾子夕的电话打过来了。

“你爹地电话。”许诺看着顾梓诺。

“我接?”顾梓诺很有义气。

“算了。我是大人呢。”许诺叹了口气,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恩,一会儿见面说吧。”

“和老师聊完了,我们现在停车场,准备上车了。”

“恩,那你在家里等我们吧。”

许诺挂了电话,看着顾梓诺说道:“我没说谎。”

顾梓诺点了点头:“我也没说谎。”

“那我们走吧。”许诺点了点头,伸手在顾梓诺的后脑勺上拍了两下,两人颇有同病相连的味道,对视了一眼后,分别上车。

……。第三节:子夕?商人式的育子方式……

“回来了?洗手吃饭。”顾子夕知道有事,却也没问他们。

“哦。”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去了洗漱间洗了手后,一起去到餐厅。

“我通知了张姨,以后每天过来做早点和晚餐。”顾子夕解释着这一桌的饭菜,看着坐得端正的两个人,好笑的说道:“这是要我盛饭呢?”

“不用。”两人刷的一下一起站了起来,又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们两个,今天在幼儿园操练了呢?这么整齐。”顾子夕笑着说道。

“顾子夕,我有话和你说。”许诺去到厨房盛了饭,看着顾子夕说道。

“吃饭吧,天大的事,也要喂饱了肚子才行。”顾子夕给他们一人夹了一筷子菜,和颜悦色的说道。

“好啊。”许诺与顾梓诺对视一眼,都觉得这顾子夕也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凶,当下心情放松了不少。

…………

晚餐后,许诺洗碗,顾梓诺在网上看他的家具,顾子夕安排好顾梓诺后,去到厨房。

“什么事不敢和我说呢?”看着系着围群的许诺,顾子夕从背后轻轻环住了她。

“喂,你儿子在呢。”许诺下意识的伸长脖子看向房间里。

“他在看家具。”顾子夕笑着说道:“说说看,你们两个犯什么错了,一副小媳妇儿的样子。”

“那个,是这样的。”许诺转头看着手里的碗,边洗边说道:“幼儿园通知今天有个亲子运动会,顾梓诺不想让你去,所以就没提醒你看通知,所以今天就被老师批评了。然后老师又被园长批评了,然后老师就要请家长,顾梓诺怕你骂,就给我打了电话。”

“恩,然后呢。”顾子夕点了点头,没有一点儿生气的样子。

“然后,老师一直和我说顾梓诺撒谎、说他品德有问题。所以,我一生气,把那老师给骂了。然后,逼着让老师给我们道歉了。”

“然后,有同学妈妈告诉我,说得罪过老师的孩子,以后在学校会受到虐待,所以,可能你需要给顾梓诺转幼儿园了。”

许诺不歇气的将事情经过一口气全说了出来,让顾子夕没有发问的机会。

“就这事?”顾子夕看着她心虚的样子,不由得好笑。

“是啊,我也不知道家长应该怎么和老师打交道,那个老师一张嘴不停的说,听得我直冒火。”许诺转过身来,看着顾子夕皱了皱鼻子,到时一点儿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许诺当时可威风了,用力的一拍桌子,把我们老师都吓坏了。”顾梓诺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见许诺说得痛快,直觉得解气,一下子忘记了要害怕,兴奋的说起当时的情形来。

“你们两个,就这样把老师给骂了,还逼着老师道歉了,然后不敢回来见我?”顾子夕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他们两个。

“爹地,对不起,是我不对,我应该让你看通知的。”顾梓诺低下头,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你的道歉我接受,关于别人的事情,应该交由别人来自己决定。你有任何想法,可以和爹地来商量,而不是隐瞒,知道吗?”顾子夕松开揽在许诺腰间的手,走到顾梓诺的身边,看着他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了。”顾梓诺点了点头。

“老师批评你,你是不是觉得很委屈?所以觉得许诺那样做很解气?”顾子夕继续问道。

“是的,我没有撒谎,老师一直说我撒谎。”顾梓诺低低的说道。

“好,我再问你。第一,老师确实冤枉了你,但你确实给老师带去了麻烦,所以,首先应该向老师道歉,对不对?”顾子夕看着顾梓诺。

“是。”顾梓诺的声音更低了。

“第二,在幼儿园,是老师说了算。你若不听话他可以罚你,可以不公平,这个你知道对不对?”顾子夕继续问道。

“恩。”顾梓诺用力的点着头。

“所以如果爹地不给你转学,你回到幼儿园就会被处罚、被孤立,这比被冤枉更让人难受。所以,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呢?”顾子夕看着顾梓诺,淡淡问道。

“不和老师争,主动认错。”顾梓诺低声说道,说完后,又抬起头来看着顾子夕,倔强的说道:“我知道爹地想和我说,在别人的地盘,要学会低调、要能忍。可是我知道爹地有能力帮我转园,所以我不必受这个委屈,所以不是我不能忍,而是我觉得没有必要。”

“顾子夕,你就是这样教儿子的?”许诺看着他们父子,直觉得叹为观止——这样的父亲、这样的儿子,天,他们之间,当真没她什么事。

顾子夕朝他摆了摆手,看着顾梓诺说道:“很好,既然你明白其中的道理,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我就不多说了。”

“虽然你才四岁,但有些道理是不分大小的。我不强求你一定能做到,但一定要懂得。”顾子夕对着儿子点了点头:“你能去分析这件事要不要忍,已经出乎爹地的意外,所以作为奖励,今天你和许诺惹下的事,就不要你们自己承担了,爹地明天就帮你办转园的事情。”

“谢谢爹地。”压抑了半天的顾梓诺,这下才真正的露出了笑脸,看着顾子夕说道:“梓诺会努力的学会自己解决问题。”

“请爹地帮忙、寻找合适的助力,都是解决问题的办法。ok?”顾子夕点了点头。

“好的。”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了,继续去挑家具,爹地有话要和许诺说。”顾子夕伸手抱了抱儿子,愉快的说道。

“爹地会不会骂许诺?”顾梓诺看着顾子夕小心的问道:“许诺今天真的好帅。”

“爹地和她讲道理,她比梓诺还顽固,所以要讲许多道理才行,所以需要一些时间。”顾子夕笑着说道。

“好的,那我先进去了。”顾梓诺点了点头,然后抬头对许诺说道:“许诺,我爹地讲道理,你好好儿听,别顶嘴,因为你说不过他的。”

说完还眨了眨眼睛,似乎让她用刚才顾子夕说的道理——遇强则忍的道理。

“我知道了,你去吧。”许诺点了点头,直觉着对这对父子的相处模式,相当的无语——对一个四岁的孩子讲遇强则忍,她不知道是自己没有做家长的经验,还是现在的家长和小孩都这么强悍。

…………

“真要和我讲道理呢?”许诺看着顾子夕,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以后不掺和你们父子的事情了,行不行?”

“他是孩子,你也是孩子呢?”顾子夕伸手圈在她的腰间,笑着摇头说道:“没怪你,你又没带孩子的经验。”

“是啊。”许诺轻轻的低下头,眼睛看着自己满是洗洁精泡沫的手,不让眸底的情绪泄露。

“对于梓诺来说,那些生存规则是他必须知道的。但有你这样不管不顾站在他这一边,让他在学会控制的时候,也能感觉到正义和温暖,也是很好的。”顾子夕看着她,温柔的笑了笑:“所以,真的没怪你,要谢谢你。”

“没怪我就好。”许诺低着头,一直看着自己的手。

“怎么,这手比我的脸好看?”顾子夕腾出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好了,你不和我讲道理、也不怪我,我就安心了。”许诺笑笑说道:“我去洗碗了。”

“我让梓诺晚些过来,这时间可不是用来让你洗碗的。”顾子夕笑着,抚在她脸上的手,轻轻抚向了她的唇。

“喂,有个孩子在家,你克制些行不行。”许诺知道他想干什么,脸不禁微几顿一红。

“克制了一整天了呢。”顾子夕轻笑,大手抬起她的下巴,低头轻轻的吻了上去。

“子夕……”许诺满是泡沫的手,举在空中不知道该放到哪里。

“这是奖励,也是惩罚。”顾子夕轻笑,拉下她的手圈在自己的腰间,温唇在她的唇间辗转着。

“为什么奖励?为什么惩罚?”许诺低语着,圈在他腰间的手,慢慢的收紧,习惯的让自己的身体完全的依进他的怀里。

“奖励你为梓诺出头;惩罚你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我。”顾子夕在她唇间低语,想起她刚回来时,一副小媳妇的样子,不由得在她的唇间用力的咬了一下:“我有那么可怕吗?还不敢和我说?”

许诺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别的事情,我倒也不怕。关乎你儿子的事,我是真的担心。我这身份尴尬着,一个没处理好,可让你有多为难。”

“用你的方式,自然的和他相处就行。别担心,任何事情,有我担着。”顾子夕温柔的说道。

“你又是那样教育顾梓诺的呢?”许诺轻轻摇了摇头。

“他是孩子,他需要教育和成长。”顾子夕只觉得这女人很难教育,叹了口气,柔声说道:“你是我女人,我只能宠着、惯着不是?”

“说得象真的一样。”许诺敛眸轻笑,脸上却是满满的甜密——似乎,连刚才提到她没有照顾孩子经验时的难受,也只在她心里浅浅停留。

“当然是真的。”顾子夕低语,温柔的吻着她,细细密密、柔柔软软,从轻吮到深入,似是总也吻她不够:“宠你、惯你、吻你,都不够的。”

…………

黄昏的阳光,透过窗子斜斜的打了进来,照在他们相拥的身影上,一片柔暖的颜色。

担心许诺会挨骂的顾梓诺,悄悄的出来,看见阳光下拥抱在一起的他们,只觉心里一片黯然——要是爹地和妈咪能这样亲密就好了。

可他,从来没见过爹地妈咪这样的亲密过。

他看过电视、看过动画片、他知道,相爱的爹地和妈咪,都会有这样的亲密。

所以,爹地是不爱妈咪的吧。

所以,爹地是爱许诺的吧。

电视上说,相爱的人应该在一起,所以,爹地和许诺,是应该在一起的吧。

要不要许诺做我的后妈呢?

似乎,许诺和别的后妈不一样,她都肯帮我骂老师呢。

顾梓诺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只觉得现在的爹地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模样——这样的爹地,也只有在许诺面前才有。

要不,就让许诺做我后妈吧,这样,我就有两个妈咪、一个爹地。

可是,妈咪会不开心,怎么办呢?

妈咪,你要怎么样才能开心一些呢?

…………

顾梓诺转身回到书房,用手托着下巴,对着窗外的阳光发着呆——于他来说,这还是个很深奥的问题,而且,是个难以决定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