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0r108这种感觉

Chapter108 这种感觉

“去帮梓诺挑家具?你答应我的。”许久之后,顾子梓看着许诺柔声说道。

“要不你们父子俩儿先去挑?我把这碗洗了。”许诺将自己的手举在他面前,笑着说道。

“女人的手要好好儿养护才行,别洗了吧,等明天张姨过来洗。”顾子夕拉下她的手轻轻揉了揉。

“我又不是手模,养护个什么,这手不做事还不得废了。”许诺拍下他的手,推着他去了书房:“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好。”

“好,那你快些。”顾子夕凑唇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这才转身进了书房。

……

“梓诺,挑好了吗?”顾子夕走到坐在窗边的儿子身边,席地坐了下来。

“爹地……”顾梓诺转头看着顾子夕,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和爹地说?”顾子夕伸手将儿子抱在腿上坐下,温柔的问道。

“爹地,我好喜欢现在的爹地,都比以前要温柔。”顾梓诺将头靠在顾梓诺的胸前,软软的说道。

“你是男孩子,很多事情爹地需要给你立规矩、设界限,所以你会觉得爹地大多数时候是严厉的、不温柔的,可是不管是严厉的爹地、还是温柔的爹地,都是疼你的爹地,知道吗。”顾子夕看着儿子,轻声说道。

“知道,谢谢爹地。”顾梓诺在他怀里乖巧的点了点头。

顾子夕伸手拿过书桌上的电脑,接着顾梓诺刚才看过的家具,继续往下翻去:“我们来继续看家具吧。”

“许诺在干什么?”顾梓诺问道,似乎很自然的将她当成了家里的一员。

“在洗碗。”顾子夕边翻着电脑边说道。

“她还会洗碗啊?”顾梓诺不禁好奇的睁大了眼睛——在他的概念里,洗碗这些事,都是阿姨来做的。而做饭的事情,家人也是在心情好的时候才做呢。

“恩,正常的人就是她这个样子。大多数人家里是没有阿姨的,这些事情都需要自己做。”顾子夕看着梓诺好奇的样子,不禁庆幸自己不带阿姨过来的决定——他也不希望儿子从小就养成指使人做事的习惯。

而在山顶别墅里,他过着几乎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而艾蜜儿自己,更是连喝水、走路,都有人跟着。

这样不健康的生活,在孩子的眼里,时间长了,就变成了理所当然。

……

“吃水果吗?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切了两种哦。”父子俩儿正说话间,许诺端了果盘进来。

“我吃西瓜,爹地吃弥猴桃。”顾梓诺看了果盘一眼,又看向许诺:“许诺吃什么?”

“我随便。”许诺笑着盘膝坐了下来,将果盘放在书桌上:“在挑家具呢?有没有挑好?”

“正在看。”顾子夕将电脑放到三个人的面前,对许诺说道:“这几个是梓诺自己挑的,我觉得挺好。”

“不错啊,不过,干麻都是黑色呀,太深沉了。”许诺伸手拿起一块西瓜,边吃边说道。

“男孩子当然用黑色。”顾梓诺皱起眉头看着许诺。

“你看,这面墙是彩色的,放两个黑色的懒人沙发,黑黑的一大坨,好吓人。”许诺拿笔画了张效果图给顾梓诺看:“你看看,多不协调。”

“那你说要什么颜色?”顾梓诺皱着小脸,看着许诺。

“墙壁上的某一种都可以,比如说:天蓝、娇黄、苹果绿,都好看。”许诺边啃着西瓜边说道。

顾梓诺看了一眼墙壁、又看了一眼顾子夕,小脸皱得更紧了:“这三种颜色,都是女生用的。”顾梓诺不得不打消许诺的积极性。

“要么就条纹吧,深蓝与白色的条纹,很男性化,也很清新,怎么样?”许诺伸手捏了捏顾梓诺皱着的小脸,叹了口气说道:“你再不喜欢,我就没主意了,你自己决定好了。反正不能是两坨黑的,太恶心了。”

“那就这个深蓝条纹的。”顾梓诺只得让步。

“成,我帮你订。”许诺点了点头,将电脑抱在自己的身上,准备用自己的淘宝给他下单。

“可以找厂家定做,大小和里面的用料需要特别说明一下。”顾子夕伸手将电脑拿到自己腿上,将沙发的型号存在了自己的文件里。

“哦。”许诺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没再说什么。

“还有吊床、床单、房间的地毯,一起选了?”顾子夕看着他们两个。

“好啊。”许诺和顾梓诺点了点头,两人凑头到电脑边上,细细的看起来。

他们两个,时而交流两句、时而又争吵两句,象两个孩子一样,没有刻意的讨好,也没有故意的为难,都充分的表达着自己的意见,却又并不固执已见。

这两人,如果合作,倒是难得的好搭当。

顾子夕看着他们,心里涌起一阵暖意——一家三口,最温暖莫过于此了吧?

只是,就算在没有那样冷淡对艾蜜儿的时候,他们的相处,也从未曾有过此刻的自然与率性、温馨与和谐。

蜜儿从嫁给他开始,已经习惯了家仆成群的生活、已经习惯了高贵优雅的姿态,怎么会没形没状的和儿子一起坐在地上、甚至趴在地上呢。

其实,幸福有时候真的与金钱无关,一家人只有自己、没有家仆、没有帮佣,其实,也挺好。

只是。

呵,许诺,可惜不是你,否则,我们该多好。

……

“你房间的屋顶是海洋的颜色和造型,那你的床单就用大船的这种吧,你觉得怎么样?”

“好幼稚啊。”

“你才四岁好不好,你不幼稚难道我幼稚?”

“那换这种海盗船吧,霸气好多。”

“这个好看,就这么定了。”

……

“吊蓝这个好!”

“吊蓝这个好!”

“不错,臭小子,终于和我意见一致一回了。”

“说明你的眼光快赶上我了。”

“好吧,你和你老爸一样臭屁。”

“喂,说话不文明。”

“你的意思是我没做好文明的榜样?”

“算了吧,还榜样呢。”

……

“子夕,差不多都订下来了。”

“爹地,就这些,许诺都Copy到你文件里了。”

两人移开电脑,从地上爬起来,这才发现顾子夕不知道什么时候没在房间了。

“好,我明天就给厂家打电话订货。”顾子夕端着两杯牛奶走进来递给她们:“一人一杯,喝了助眠的。”

“哎呀,这都几点了,我得回家了,今天都出来一天了。”许诺抬腕一看,都晚上7点了,忙从地上爬起来。

“你不住这里吗?”顾梓诺仰着头看她。

“我当然不住这里,这里又不是我的家。”许诺接过牛奶,牛饮似的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还给顾子夕:“你就收一下吧,我走了。”

“要不今天住这里吧,梓诺一个人在家,我不方便送你。”顾子夕拉住她的手腕,皱眉说道。

“还真不行,许言今天拿证,这多大的事儿呀,我得陪着。”许诺摇了摇头,转头对顾梓诺说道:“顾梓诺,再见。记得让你爹地帮你办转园的事。我先走了。”

“再见。”顾梓诺从地上站起来,朝她挥了挥手:“等我的家具到了,请你来看。”

“好啊。”许诺笑着点了点头。

“我送你到楼下。”顾子夕没办法,回头对顾梓诺说道:“梓诺,我送许诺下去,你在家等我。”

“好。”顾梓诺点头应着,看着顾子夕和许诺相偕离开。

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和许诺在挑家俱时,自己竟然是趴在地上的,妈咪看到一定会说自己没气质的。

想想又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后,规矩的坐在书桌前,拿了一本漫画书看起来。

……第二节:亲密?忘不了的过去……

“这车最近你就拿着开,明天我去别墅把另一辆车开过来。”顾子夕将车钥匙递给她。

“这样好吗?”许诺看着他。

“当然好,节约你办事的时间,更多的时间可以用来陪我。”顾子夕看着她轻笑着说道:“这个账,是不是很好算?”

“商人确实不同呵,真是处处算帐。”许诺失笑,却也伸手接过了车钥匙——他有这个能力,她也没必要矫情。

“其实,今天你实在不适合回家。”顾子夕陪着她一起往车库走去:“人家刚拿证,小两口要好好庆贺庆贺,还要好好儿亲热亲热,你回去得是多大的电灯泡呀。”

“嗯哼,就算是500瓦,我也得去照着,怎么啦。”许诺的脸微微一红,却仍是坚持着。

站在车前,有些犹豫的看了顾子夕一眼,又有些欲言又止起来。

“想说什么,我知不无言,言无不尽。”顾子夕看着她。

“顾子夕,许言有心脏病,做过换心手术,这个你是知道的了。那个,那方面、那方面的事情,不会有影响?”许诺期期艾艾,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你想站在这里,和我讨论‘那方面’的事情?”顾子夕好笑的看着她。

“算了算了,季风自己是医生,知道该怎么办的,我先走了,明天见。”许诺不由得大窘,急急的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看着她慌张的样子,顾子夕伸手敲了敲车窗,在她放下车窗后,顾子夕柔声说道:“你这样子不适合开车,坐坐再走。”

“我知道了,你快上去吧。”许诺的脸不由得一红,低声催促道。

“那方面,男人是可以控制的,加上季风是医生,所以你不用太担心。”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轻轻说道。

“哦,我知道了。”听了他的话,许诺的头不由得低得更下了。

“好了,头再低就到方向盘下面去了。都是成年人了,这是很正常的问题。再说,我连儿子都这么大了,你选择来问我,确实是合适的。你要是去问莫里安,我是不是该哭了。”顾子夕轻笑,大手在她低下的脖子上轻轻的揉弄着。

“知道了知道了,你不仅是成年人,你还是个脸皮特别厚的成年人。”许诺拧了拧被他揉得发烧的脖子,皱着眉头抬头看他。

看着她脸红成一团的样子,顾子夕不由得心神微微一荡,情不自禁的低下头轻轻吻住了她。

“子……”

许诺的话,被顾子夕堵在了唇里,他几乎是一上来就是沉压式的,吻得深入、吻得用力,似乎——

也有过那方面经验的许诺,其实并不明白,男人这种生物,你不惹他的时候,他怎么都能忍;而你不知道哪里惹到他的时候,他是一刻都不能忍的。

所以她明显的感觉到,同样是吻,顾子夕的这个吻,很不同平常——不够温柔却太热烈、不够缠绵却太侵略。

那样的烫人的热度、那样让人生疼的力度,让她感觉到有些害怕。直到他的大手,满满的握住了……

被他吻得昏昏沉沉的许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一声轻吟不自觉的自唇间逸出。

这声音,如一阵惊雷,让陷入情迷的两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顾子夕停止所有的动作,只是睁开眼睛看着她——

“子夕……”许诺稍稍往后移了移身体,喊他的声音一片沙哑。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顾子夕轻轻移开自己的唇,低低的说道。

“你、你先松开。”许诺只觉得自己心跳如鼓,在他的轻握之间,却不敢用力的呼吸。

“对不起。”顾子夕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还停在那里,忙缩了回来,轻轻说道:“转过身去,我帮你扣好。”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你快走。”许诺将手臂横在胸前,小衣松跨在衬衣里的感觉,让她直觉得想死。

“那我,先上去了。坐一下再走,开车小心,到了给我电话。”顾子夕沙哑着声音,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红透的脸,却感觉到她眼底的慌乱与抵触。

“对不起,我只是情不自禁,没有别的意思。”顾子夕轻声解释道。

“我知道,你,你上去吧。”许诺的嘴角勉强扯出一丝笑意,眼底和慌张却不见减少。

“那我先上去了,一定注意安全。”顾子夕不放心的又叮嘱了一句后,才转身离开。

而许诺,则快速的按上了车窗,直到透过车窗再看不到他的身影了,这才敢将散开的小衣重新穿好。

一颗心,却一直扑嗵扑嗵的狂跳个不停。

顾子夕,他那样**的碰触、他眼底几乎难忍的情欲,几乎唤醒了她关于那十夜的全部记忆——男人之于女人,这倒底算什么?

将头趴在方向盘上,许诺仍是一片慌乱。

那十夜的无止无休、那个男人从凶狠到温柔的对待、两具躯体没有缝隙的交缠,有过那样过去的自己,又怎么能和另外的男人再发生一次?

她为那十夜感到羞辱,却又想着那个男人,对她那样的热烈,是不是除了生孩子,也还有一点点不同?

在那样的交易中,她仍心存幻想,她,是不是太下贱了。

“许诺、许诺,你根本没有准备好再接受别的男人呵。”

许诺紧紧的闭着眼睛,良久,才慢慢的睁开,红着眼圈发动了车子,缓缓的驶入芒芒的夜色之中。

过去的一切,她无法真正放下,总在他靠近的时候,自卑与自鄙便汹涌而来。

关于未来的路,她看不清楚,总在他越来越温柔的时候,她越心慌挣扎。

……

早一秒不会遇到

晚一步就会走掉

我和你没有想到

能相逢不能拥抱

是命运开的玩笑

把回忆演到太好

爱上你无法脱逃

偏偏我得不到

用力的微笑泪忍住不掉

失去了你怕一生都不会再遇到

幸福还没到你已经走掉

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

……

“爱情,到底可不可以只要刚刚好?”许诺轻叹一声,停好车,关掉了车载音乐,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后,给顾子夕发去信息:“到家了,放心。”

“刚才的事,对不起。我为自己的情不自禁而抱歉。”顾子夕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

“顾子夕,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呢?既然是情不自禁,又何必抱歉。”看着顾子夕的信息,许诺不得不去想,聪明如顾子夕、狡猾如顾子夕、商人的顾子夕、男女相处经验丰富的顾子夕,一定知道了些什么——否则,大家都是成年人,热恋之中,亲密却止于亲吻该是多么荒谬的事情;他与妻子正处于分居中,即便是正常的生理需求,他的碰触也再正常不过。

何须道歉。

“喂。”许诺许久不回话,顾子夕担心着打了电话过来。

“恩。”许诺只是轻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生气了?”顾子夕轻声问道。

“我该生气吗?”许诺的话里,带着些试探。

“不该。”顾子夕的回答干脆利落,却又狡猾十足:“但是在恋爱法则里,没有该不该,所以我道歉。”

这样的回答,倒让许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子夕,我是不是很矫情。”许诺低声说道。

“我愿意你以一种最舒服的状态与我相处。”顾子夕坦然说道。

“即便你不舒服吗?”许诺反问。

“许诺,听你这话,不是完全没经验呢?”顾子夕的玩笑之中,也带着试探——于他们的关系,她能信任他多少?能告诉他多少?

“我……”许诺不禁语结。

“开玩笑呢。天都全黑了,你快上去吧。”顾子夕心底淡淡的失望并没有表现出来,轻松淡然的语气,仍是那个对她信任温柔的男人。

“子夕……”许诺低声轻喊。

“恩?”她低沉而审慎的语气,让他有些微微的紧张——她要说什么?关于他们的关系?还是关于她的过去?

“一切的一切,只是希望和你的相爱,可以更久一些;所有的所有,不过是害怕和你分开得太快。你能理解吗?”许诺的声音轻轻的,如微风拂过,轻忽到可以让你忽略掉。

话语却是那样的诚恳,诚恳到沉重。

“当然,所以你尽管继续矫情。或者,你也可以试着多信任我一些。希望在你的心里,我还不是那种肤浅的男人。”顾子夕以同样诚恳而认真的语气应着她。

“我想……”许诺犹豫着:“我想,下一次你再情不自禁的时候,我会告诉你,所有关于我的过去。”

“你这是在欺负我不在你身边吗?我现在打车过来如何?”顾子夕轻笑。

“顾子夕,我是认真的。”许诺低声娇嗔。

“那好,我会在对你更有把握的时候、在你愿意向我和盘托出你的过去而不逃走的时候,再一次情不自禁。可好?”顾子夕轻叹,却仍是希望她放心——放心的和一起走过这一段,不要总是心慌于被他察觉的过去。

“子夕,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是我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在他的承诺下、在他的温柔中,许诺情不自禁的笑了——他说他理解、他说他愿意等、他说就算知道也不会转身走开。

就算这只是热恋时,男人随口说说的甜言蜜语,她仍愿意对这段感情更用心一些、仍想对未来更多一些期待。

“顾子夕,你在听我说话没有?”这样的告白,对方居然没有反应,是不是有些窘?

“在听,开心得忘了反应了。”顾子夕沉声低笑着,笑声里或许有感动和开心,却也掩饰着他的无奈。

“天晚了,上去吧,我要去陪梓诺了。”顾子夕轻轻说道。

“好的,晚安。”许诺轻声道了晚安,轻轻挂了电话,心情,由刚才的无奈无助,到现在的平静期待——顾子夕的态度,已经太容易影响到她的情绪了啊。

……。第三节:爱情?给自己一个答案……

顾子夕陪顾梓诺讲了故事,看着他睡下后,便也没有了工作的情绪。

许诺说什么?

他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人。

那么,她肚子上的那道疤是怎么回事?她不爱那个让她生孩子的男人吗?不爱为何又要生孩子。

而他呢?第一个爱上的女人是艾蜜儿,第二个爱上的女人?

是她,还是那个十夜缠绵的女子?

原本以为很清楚的答案,却在与她越来越默契的相处中,变得模糊了起来。

只是,五年的思念、五年的牵挂,不是爱情,又是什么?

许诺,在爱情上,你给了我第一次,我却连最后一次也给不了你,是不是,我们注定了不会有结局?

……

我站在冷的街角

安静跟孤独拥抱

明知道放手就好

偏偏我忘不了

用力的微笑假装我很好

那么爱你却也只能忍痛说不要

缘分还没到就已经死掉

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

……

耳边响起,许诺常哼的那首《爱情没有刚刚好》,顾子夕的思绪一片纷杂——若在这时,那个女子出现,他和许诺之间,又会怎么样?

他对许诺的所有温柔、一切承诺,都取决于她是否出现吗?

不,一定不是这样,他爱许诺,他的心没有说慌——他爱她,爱她的笑容、爱她的哭泣、爱她的勇敢、爱她的犹豫、还有她的小脾气。

许诺,在爱情上,我们都需要时间,那么,我们给彼此时间吧。

爱你,我不怀疑。

对她,是爱、是想、是念、是情、还是因为那句承诺的内疚,我想,我终会弄清楚的。

……

“朝夕,我要找到梓诺的妈妈。”

“恩,你别问为什么。”

“处理完国外这几家公司的事情后,你回来一趟。”

……

挂了顾朝夕的电话,顾子夕纷乱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曾经那么坚定的决定,与许诺共同走过这一段没有未来的爱情;然后,将婚姻给到那个想了五年、念了五年的女子。

而现在,他却动摇了。

他还没弄清对她的感情到底属于哪一种,却不想错过与许诺牵手与共的机会——许诺,我们一起努力吧。

你别再逃,我也不再躲。

……

许诺回到家里,家里所有的灯都亮着,一片的明亮愉悦,连带着让她的心情,也跟着飞扬了起来:“许言、季风,我回来了。”

“有些晚。”许言从花房里转出来,季风跟在她的身后。

“恩,在他家吃饭了,所以没留意时间。”许诺笑着走了进来,看着许言赞叹着说道:“新娘子,就是不一样啊,这神采,我简直要醉了。”

许言和季风对视了一眼,笑着没有说话。

“明天见面的地点定了,在**街的‘和和养生堂’,季风,你爸妈会喜欢吗?”许诺看着季风问道。

“很好啊,不要太紧张,不过是吃个饭。他们的意见,对我们来说不重要。”季风伸手将许言揽在臂弯,认真的说道:“我们尊敬和孝顺父母,不等于他们能影响我们的生活。许诺、许言,你们要相信我。”

“当然相信,看许言这么幸福的样子,她当然也相信了。”许诺甜甜的笑着,对季风说道:“那今天是不是就算你们的新婚夜了?恩,我是不是要回避呢?”

“许诺,你找打了吧。”许言大恼,在季风的怀里跺着脚。

季风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却大方的说道:“确实是新婚夜,不过你呢,就不用回避,识趣的话,明天帮我们准备早餐,反正你现在也不用上班。”

“唉呀呀,这持证上岗就是不同啊,就开始奴役我这个小姨子了呀。”许诺大笑,看着许言说道:“许言,以后你有老公挺了,妹妹我可不敢再惹你了。”

“现在呢,妹妹我就先闪了,二位新人,新婚愉快!”许诺笑着,抓着自己的包快乐的往卧室走去。

“季风,你看你说的什么呀。”许言不禁生恼。

“我说的不对吗?难道今天还让我睡沙发?”季风低笑,伸手关了客厅的灯,揽着她往卧室走去。

“喂,许诺真会笑话我的。”许言恨不得将头都要埋进他的胸膛里——是谁准备假结婚来着?现在却是弄假成真、假戏——真做。

“傻瓜,她会祝福你的。”季风轻笑,轻轻的推开门,再轻轻的关上门,将一室的温柔与爱意,全关在了门内——连许诺,也不能知道。

……

“顾子夕,你睡了没有?”许诺到底忍不住开心,给顾子夕打了电话过去。

“还没有,有事?”顾子夕的声音低低的。

“那我有没有打扰到你呀?”许诺轻声问道。

“我说许大小姐,你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不是为了问这句话吧?”顾子夕无奈的笑道。

“嗯哼,我心情很好呀。”许诺完全不介意他话里的取笑。

“听得出来呢,因为许言?”顾子夕了然的说道。

“恩。”许诺对着电话点了点头:“许言今天好漂亮,而且很开心,还有,还有很害羞。”

“顾子夕,你都不知道,许言的脸皮可厚着呢,都差不多和你一样厚了,她居然害羞了呢。”

“顾子夕,爱情和结婚是一回事吗?他们恋爱的时间好短呢。”

“顾子夕,虽然季风说他父母的意见不会影响他们夫妻的生活,可我还是有些担心,要是他们非要许言生孩子呢?”

“子夕,你知道的,心脏病生孩子很危险的。和生活幸福比起来,我还是希望许言能多活几年。”

“子夕,你当时为什么会让她生孩子?你不怕她挺不过那一关吗?”

“子夕,是不是男人在遇到生孩子的问题上,都会比较自私一些?还是说都过不了父母那一关?”

“子夕,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在听呢。”顾子夕低低的应道。

“子夕,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说你,我就是很担心。你知道,我和许言相依为命的长大,她出嫁了,我都有种当妈的心情了。”许诺叹了口气,语气里有着开心、有着甜密、有不舍、也有着担心——真如一个看着女儿出嫁的妈妈一般。

“许诺,许言和季风是大人,他们会安排自己的生活,你不要太担心。”

“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自私,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非要孩子不可,季风知道许言的身体情况,早有心理准备。”

“至于我,有机会,我会告诉你,我和蜜儿的故事。”

顾子夕低声说着,安抚着她有些不安的情绪——她的不安,或许他并不是很理解,毕竟如他所说:许言和季风都是成年人,对婚姻和孩子他们有自己的思考和安排,这并不是许诺这个做妹妹的能左右的。

只是,他仍能感受到她真真切切的担心——聪明如她、理智如她,也乱了方寸,在他面前有些胡言乱语起来。

于他来说,这何尝不是另一种亲近的表示呢——她的开心、她的烦恼、她的情绪,愿意都说给他听。

在这样的深夜,听着她的心情,即便是焦虑的、即便口无遮拦,他仍有种如家人般亲近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好。

…………

“你讲了那么多睡前故事,一直没讲到她的,我还以为,我是不能知道地呢。”顾子夕低沉而温暖的声音,让许诺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软软的声音,还带着些撒娇的味道。

“下次的睡前故事就讲,好不好?”顾子夕轻笑。

“喂,狡猾。”许诺轻嗔着,唇间、眼底,却是满满的、甜蜜的笑意。

两人又天南地北的聊了许久,直到许诺开始打呵欠,顾子夕才强迫她挂了电话——这个女人,确实是有些兴奋了,晚上的电话,少有的让他主动来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