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09许言新新婚

Chapter109 许言新婚

“这个许言,真不做早点给我吃了呢。”

“季风,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居然让我做早点。”

许诺还真没把季风的话放在心上,依然如故的睡到8点多才起床,却发现客厅里冷冷清清,没有人影。

以前这个时候,许言可是早做好早点备着了呀!

许诺洗漱完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许言的房间——还是那扇门、还是一样的关着,只是,门里的风景、门里人的心情,该是大不同了吧。

许诺愉快的笑着,哼着小曲去了厨房。

似模似样的系上围裙,拉开冰箱看了看:食材倒是很齐全,只是,她当然不能如许言一样,做出那么多花样来。

于是拿了鸡蛋、面包、火腿,准备做几个简单的三明治。

“谁呀?”门铃响起的时候,许诺的手上正打着蛋、炉子上正蒸着火腿、另一个炉子上还烧着开水——这一下,还真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

“谁呀,等一下。”许诺慌张着腾出手去关火,打着蛋的筷子却掉了;弯腰去捡筷子,开水壶又开始嚣叫起来。

“唉呀,怎么都赶一块儿了!”筷子还没捡起来,先伸手关了炉子,端着打了一半的鸡蛋去开门,脚下被那筷子一滑,差点儿摔倒在地——当然,手上的碗和鸡蛋算是光荣牺牲了。

“许诺,是我,在干什么呢?”门外是顾子夕的声音。

许诺扶着拦杆站稳了,看着流了一地的鸡蛋,心里一阵哀号——她的早餐,不仅就这样没了,还得费功夫做卫生。

这个顾子夕,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按什么门铃。

“你干麻呀?这么一大早的按门铃?还按得这么急?”许诺拉开门,一脸沮丧的看着他。

“怎么啦?听到里面乒乒乓乓的响,以为世界大战呢?”顾子夕拉开她矗在门口的身体,进门便看见一地的狼藉。

“你别告诉我,你是在做早餐?”顾子夕回头看她。

“我本来是在做早餐的,而且已经做了一半了,结果被你的门铃打断,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许诺气得瞪了他一眼,用力关上大门,郁闷的说道:“你早不按门铃、晚不按门铃,偏在我开水烧开的时候按。你说我做个早餐容易吗?被你搞成这样。”

“我下去买上来吧。”顾子夕摇了摇头——做个早餐,能做成这样,这许诺也算是个人才。

“也成。你若吃了,就三份;你若没吃,就四份。”许诺看着他点了点头。

“恩,你收拾地上小心些,别把手弄伤了。”顾子夕点了点头,又拉开门重新出去。

…………

没一会儿功夫,顾子夕便买了早点上来。家里面,许诺也已收拾好地面。蒸好的火腿放在桌上,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

“油条、豆浆、小笼包、白米粥,你看要吃什么。”顾子夕将满满三大盒早点放在桌上。

“这么丰盛啊,你吃了没有?”许诺站起来去厨房拿碗。

“我吃过了,我看你快些吃了走,否则许言和季风都不好意思出房门。”顾子夕接过碗,帮她盛了些白粥。

“是吗?”许诺瞥了瞥嘴,想了想说道:“那我还是下去吃吧,这些就留给他们两个。”

“这下算是开窍了。”顾子夕大乐。

“嗯哼,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许诺轻哼了一声,转身往房间走去。

顾子夕笑笑,只是摇头——人家新婚呢,她真是完全没有自觉。

若是自己今早不来,她难道还准备在家里当一整天的电灯泡?

…………

“谁说的,今天我有个面试,你不过来,我10点30就会走了。”坐在车上,许诺边吃早点边说道。

“那还差不多,他们也差不多也要到那个时间才起床。”顾子夕点头说道。

“你倒是挺有经验。”许诺随口应道,等到话说出口,才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顾子夕,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

“我可不可以认为,你这是在暗示我,想听我过去的故事?”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

“对不起。”许诺转过头看自己手里的早点,继续大口吃着,脸上原本生动的表情,也慢慢恢复到最平常的模样。

“那么严肃干什么,我没生气。”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后脑勺,轻轻的说道:“对于结婚生孩子,我都有经验,这是事实。我的过去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你不必总是小心冀冀。”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仍是不多说话。

顾子夕轻轻的叹了口气,转头看着她说道:“是不是觉得,找一个已婚有子的男人谈恋爱,是件挺麻烦的事情?”

“恩。”许诺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忙又摇头:“没有啊,在认识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了。”

“那现在有没有后悔?”顾子夕低声问道。

“可以后悔吗?”许诺抬头看他。

“当然不可以。”顾子夕暖暖一笑,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凑唇在她吃得鼓鼓的唇上轻轻一吻,温柔说道:“永远都不许后悔。”

“嗯哼。”许诺扯开他的手,低头继续吃早点。

顾子夕低头看了她半晌,低声说道:“什么时候想听睡前故事?”

许诺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低头想了想说道:“暂时不想吧。”

“对我的过去不感兴趣?”顾子夕淡淡道。

“我认识的是现在的顾子夕,爱的也是现在的顾子夕,你的过去,和我没关系。”许诺抬眼看着他,微微笑了笑:“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们认识的时间再早一些,我们之间一定不会是这样。”

“胡思乱想些什么呢?”顾子夕皱眉看着她。

“没有胡思乱想。”许诺低头轻笑着:“应该,你会是我职业路上的偶象和对手;而我则是你永远也不会注意到的职场基层员工。”

“或许我也会去顾氏工作,我们应该只是会在年度员工会议上才有机会见面。”

“你说,如果是那样,我生命中的男人,又会是怎么样的呢?”许诺看着的手,不禁想得有些出神——如果命运再重新来一次,他们仍然相遇,却不会相爱。他们的生活,又会是怎样?

“你说的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也不用再想了。”顾子夕伸手在她头上用力的拍了一下:“事实是,我们相遇了、相爱了;事实是,我们现在在一起。”

“是啊,所以谁要知道你的过去啊,又不能卖版权。”许诺将手里没吃完的早点收了起来,看着顾子夕说道:“不是说要给顾梓诺换幼儿园?怎么一大早跑我这儿来?”

“昨天晚上拉着我说了半宿话,害我一晚上睡觉,脑子里全是某人的影子,所以一大早就跑来见见真人。”顾子夕看着她笑着说道。

“说得跟真的一样。”许诺低头轻笑:“我上午去富商大厦有个面试,就先走了。”

“就这样走了?”顾子夕拉住她拉门的手。

“恩?”许诺抬眼看着他。

顾子夕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唇:“还缺什么?”

“喂……”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他还真是吻上瘾了呢。

“习惯是个很讨厌的东西,习惯也是个很可爱的东西。”顾子夕伸手轻抚她的脸。

“习惯这么好养成,想来要戒掉也不会太困难。”许诺的眸光微闪,低低的说道。

“没听说过吗?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所以,想你、吻你,我想,是戒不掉了。”顾子夕轻叹一声,抚在她脸上的手轻轻揉动,慢慢的低下头去,轻轻的吻住了她——想她、吻她,不是戒不掉,是想更多一些,多到让他不再想起那十夜的缠绵、多到让他可以不负责任的再去想离去时的那句承诺、多到让他自私的只活在当下、只爱她就好。

…………

“许诺,搬出来,好不好?”良久之后,顾子夕看着她轻声问道。

许诺往后仰了仰身体,与他拉开一些距离,轻声说道:“当然不好。”

“我的意思不是搬到我那边,是单独再租套公寓。你想,季风和许言结婚了,你一个妹妹住家里,很多不方便。”顾子夕拉着她后仰的身体在自己胸前,看着她补充了一句:“我去找你,也不方便。”

“你找我就找我,要什么方便。”许诺瞪了他一眼,推了推他硬梆梆的胸,笑着说道:“至少,我要看着季风学会照顾我们家许言,我才放心搬出来。”

“而且,不能给你方便,对不对。”

“知道了,去车上记得补一下妆,唇膏花掉了。”顾子夕无奈的摇了摇头,却知道她是一个一旦拿定主意,便不会轻易改变的人。

她对许言的担心,也不是自己几句轻轻浅浅的劝慰能打消的。

“知道了,再见,祝我顺利吧。”许诺拉开车门走了出去,在拉开她自己的车门前,回头看了一直看着她的顾子夕一眼,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头,便转身上车。

……第二节工作?新一轮面试…………

许诺今天要去的这家公司,是莫里安推荐的另一家化妆品公司,招聘职位是策划经理,公司规模比卓雅中国要小许多。

许诺和莫里安的朋友联系后,便发了一些作品过去,那朋友便将她的资料推荐到人力资源部,约到今天面谈——整个速度算是非常的高效。

……

“卓雅今年的推广相当成功,许小姐认为这种成功的关键点是什么?”

“对自身产品优势和定位的清晰认识,并深挖到极致,比如说,卓雅公司在品质上的好口碑和‘卓丝’产品的高端定位;第二是推广形式的创新,适时的向关联领域延伸,我们应该想到并能做到。”

“如果手头上的预算,只能让你在报纸、电视、网络、卖场广告这几个渠道选择一个来做,你会选哪个?”

“看产品的成熟度和定位,新品和成熟产品的推广方式不同、高端和低端产品的推广方式也自不同;同时,手上的资源有限,但利用这有限的资源,也是可以创造出新的资源。我觉得市场人,要适当的争取资源,但不能被资源给限制住脑袋。”

“许小姐在卓雅的发展,应该是向上的势头,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呢?”

“因为外企的内部资源有限,我在卓雅没有职位发展空间。”

“薪酬方面,许小姐有什么样的期望值?”

“我现在的月薪是一万五,既然离开卓雅,是希望在职业空间和薪水上都有个理想的提升,百分之三十的增长,我认为是比较理想的幅度。”

“恩。如果合适的话,许小姐要多久才能到职。”

“三个月。”

“似乎有点儿长?”

“我有和公司签竞业限制的合约,我会在这三个月中想办法处理。”

“今天先谈到这里,一周之内我们会有电话告知结果。”

“谢谢。”

…………

许诺在离开人力资源部后,去莫里安朋友那里打了个招呼,表示感谢后,便离开了大楼。

“莫里安,我今天去潘华那边面试了,感觉还可以,潘华说薪水可能会比我预想的略高。”许诺出了大楼,便给莫里安打了电话。

“‘怡宝’那边没去,反去了总部?”莫里安的信息居然这么快,倒是让许诺没想到的。

“这个,我改天给你解释。这边如果没问题的话,我需要三个月后才能到职,但是如果急的案子,我可以在家里做,你帮我和潘华说一下。”许诺咬了咬下唇,有点儿耍横的说道。

“你现在到我这边来,我有话问你。”莫里安的声音低沉一片。

“不行,许言今天见公婆,我得回去准备了。”许诺对着电话皱了皱鼻子——莫里安肯定猜到是怎么回事了,现在去还不被臭骂一顿才怪。

“许诺,我警告你,那些事情不要再干。”莫里安见她死活避着不见面,不禁有些气急败坏。

“莫里安,我今天真的有事儿,明天联络你。潘华那边你记得帮我去说说。我先挂了啊。”许诺不给莫里安发脾气的机会,抢着挂了电话。

“好吧,明天我去找你,随便你怎么骂,今天可真是有事儿呢。”许诺看着被挂掉的电话,自语着说着,便开着车迅速往回走去。

……第三节许言?不知道的那十夜…………

“我回来了,可以进来吗?”许诺将门敲得山响,声音还带着几分调皮的娇嗔。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调皮呢。”来开门的是季风——整个人都洋溢着喜悦的神采。

“被人教育了。”许诺大方的说道,手里晃着车钥匙走了进来。

“我们顾大总裁还负责教育你怎么和姐夫相处?”季风笑着摇头,用脚将拖鞋踢到她面前,帮她接过包放在玄关处。

“还帮我拿鞋呢?这么好?是不是有求于我呀?”许诺弯着腰,边换鞋边神秘兮兮的问道。

见她似乎什么都明白的样子,季风暖暖一笑,低声说道:“一会儿见了许言,不许笑她。”

“啊哈,那你说说看,她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笑的?”许诺笑了起来。

“我就不信,这一点我们顾大总裁没调教你。总之一句,不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装聋作哑就好。”季风瞪了她一眼,转身进了屋里。

“切,倒是我成了外人了。”许诺笑着摇了摇头,换了好拖鞋就冲了进去:“许言,我回来了,有没有东西吃啊。”

“在厨房里,你自己去拿,我在换衣服。”许言的声音,有些娇慵的沙哑,听起来性感极了,也好听极了。

“哦。”许诺一愣,直接去了厨房,端起许言用冰镇着的西瓜绿豆汁,大口喝了两口后,想起季风刚才说的话,再想着许言刚才的声音,不由得暖暖的笑了。

只是,许言的身体怎么样呢?有没有不适应呢?

那个顾子夕,说半天也没说点实质性的东西。以她有限的经验,男人在那方面,可是不怎么知道控制的呢。

呵,可能每个男人都是不一样的吧。

人家是花了钱的,哪会管你的死活;人家的目的是弄个孩子出来,不卖力气怎么成。

许诺转身看着窗外,捧着冰饮的手微微抖了抖。

…………

“许诺,你帮我看看,今天晚上穿这条裙子行不行?”许言走到厨房,轻俏的站在她的身后。

许诺暗自吸了口气,转过身来时,已是满脸灿烂的笑意:“许言……。”

只是话还没说完,便又收住了嘴,眸光瞟了一眼客厅里收拾东西的季风,才对许言轻声说道:“到我房间去,我再和你说。”

“不好吗?”许言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抬头看了看许诺。

“虽然是立领,在我的角度,还是能看到脖子上的印子。”许诺轻笑。

“喂……”许言的脸不由得涨得通红。

“到我房间,我帮你挑件衣服。”许诺放下手中的饮料杯,拉着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客厅走过季风的面前,看见他疑问的目光,许诺笑着说道:“放心吧,不会把你老婆给吃了,帮她挑衣服呢。”

“真是调皮,还好许言不象你。”季风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许诺也没和他多说,拉着许言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

“这昨晚该是有多激烈呀,这立领的都遮不住了。”许诺笑着说道。

“喂,不许笑。”许言满脸通红,看着许诺时,又羞又窘。

“好了,不笑你。”许诺拉着她站在镜子前面,笑着说道:“你这样子呀,季风能起床,真是太让人佩服了。”

“许诺——”许言转头不看镜子里的自己——原本白得透明的肌肤,此时是红润一片;眼角的妩媚、嘴角的轻笑,在在都是风情。

许诺拉开衣柜,挑了半天,拎出一套衣服递给许言:“就这套吧,我穿着小了,你应该还能穿。”

“换上啊?不喜欢?”许诺看着许言。

“你回避一下行不行?”许言抱着衣服看着许诺。

“又不是没让我看过,这结婚了反要我回避了?”许诺大笑着,伸手就去扒了许言的衣服,在许言的尖叫与躲闪中,愣是将她剥得只剩内衣。

“许言,这战况也太激烈了吧?”许诺只觉得自己看不下去了——脖子上、胸部、腹部、背部,全是印子,好吧,她也实在不好意思继续脱她的裙子。

“好了好了,自己去换好了。”许诺将衣服扔给她,转身去柜子里挑自己要穿的衣服。

许言轻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慌张的迅速将衣服换好。

“喂,我换好了。”许言拍了拍许诺的背。

许诺这才抱着衣服转过身来:这是一件墨绿色高领背心,桑蚕丝的材质柔软而质感,而且因为是高领,所以将她脖子上前前后后的印子,全遮了个严实;而轻薄柔软的面料,在这样的夏天,也不会因为高领的设计而显得厚重;

下面配一条同色亚麻的阔腿裤,穿起来很有一股轻灵飘逸的味道,将她纤弱的气质衬出多了几分仙气,而低暗稳重的颜色,又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成熟与干练。

“很好,看起来有当人家老婆的味道了。”许诺笑着捏了捏她的脸,看着她轻声问道:“身体还行吗?”

许言的脸微微一红,忍不住轻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你看着这些,觉得很重一样。是因为我皮肤不着力,他实际上没怎么用力。”

“那个,那个也很小心,我自己,不太用力量。”说到这里,许言的脸,不由得红透了去。

“呀,幸福呀,碰到这么个好男人,知道心疼人呢。”许诺伸手抱了抱许言,长长的吸了口气,才说道:“许言,看着你幸福,我很开心、很开心。”

“我知道、我知道。”许言轻轻拍着妹妹的后背,柔柔的说道:“所以,我会努力让自己幸福,然后,你也要快乐。”

“恩。”许诺点了点头,松开许诺,低笑着说道:“你先出去吧,再不出去,季风还以为我对你怎么样了呢!”

“他、他只是过份的小心了些。”许言轻轻的笑了。

“能让厚脸皮的许言害羞成这样子,也不容易了。”许诺大笑,推着许言往外走:“快出去吧,妹妹我也要换衣服了。”

“许诺——”许言抓住许诺的手。

“恩?”许诺看着许言。

“没什么,我先出去了。”许言看了她一眼,只是笑了笑,便又转身离开——那十天十夜,许诺是怎么过的,她从来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那个男人曾经对她有过承诺,后来,却再也没有出现;

她只知道,生完孩子,连孩子都没看上一眼,孩子便被抱走了;

她只知道,在后来的许多日夜,许诺在回忆起过去时,更多的说起的,是孩子,而从未提起过那个男人。

许诺,那十天十夜,你是怎么过来的?

他对你,有过伤害吗?

…………

“许言,怎么了?”季风看见站在许诺门口发呆的许言,担心的走了过来。

“没事,这套衣服好不好,许诺帮我挑的。”许言收了思绪,看着季风勉强笑了笑。

“很好,又成熟又漂亮。”季风轻揽住她的腰,看着她温柔的笑着。

“那我就放心了,你再等等,我去把头发盘一下。”许言伸手捋了捋头发,对季风说道。

“你慢慢弄,时间还早,不着急。”季风点了点头,与她一起进了卧室:“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先出去啦。”许言转身推着他。

“好了好了,我先出去,许诺出门前,估计要吃东西,我先去帮她做一些。”季风笑着,低头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这才转身出去,只是将门大开着,以便在她喊自己的时候,他可以听得见。

许言坐在梳妆镜前,看着被爱情滋养后水润柔媚的这张脸,心情却一片纷杂难平——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只想以许诺生子不见子的苦、卖身无自尊的苦。

经历人事之后,却更知道了,一个女人与一个没有感情的男人,做这样亲密的事情,又有多难、多苦;若那个男人还不知疼惜、只有身体纠缠、没有温言软语的情事,她又该有多苦。

而那时,她只有十八岁。

“许诺,许诺,许诺……”许言将头埋在膝盖里,低低的轻唤着,却不敢让眼泪流了出来。

…………

其实,也没有多难,不过是脱了衣服在**等着他。

其实,也没有多难,书上都写得清清楚楚,什么样的姿式、体位,更容易受孕;

其实,也只是有一点点痛而已,他不是让她休了一天一夜吗,也还算是有人性吧。

许诺抱着衣服,看着镜子里依然年轻的脸,努力的给了自己一个笑容——许诺,那时候的你,很勇敢。

许诺,他其实也不算是个太差劲儿的男人吧。

许诺,你得感谢他,基因那么强大,只一个月就让你怀上了,否则,你不是更惨?

而且,人家没病不是吗,你看,你得有多幸运呢。

许诺笑着,眼底的莹亮倔强着不肯落下。

…………

“许诺,准备好要出门了吗?”电话是顾子夕打过来的。

“许诺,在听我说话吗?”没听到许诺的回音,顾子夕不禁追问。

“我在换衣服,准备出门了。”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平稳着情绪说道。

“恩,别太紧,一切顺利。”顾子夕的声音,温柔低沉,有股让人安心的味道——虽然只是恋爱,在情绪上面,她却已经很是依赖他了。

在这样的时候,听到他的声音,她只觉得,很舒服。

“好,我知道,我先挂了,你别再打过来了。我会紧张的。”许诺轻轻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顾子夕轻轻的笑着,又叮嘱了几句要注意的事情,这才挂了电话。

“谁说我天不怕、地不怕了,我有这么强悍吗?”许诺看着电话自语着,刚才低落的情绪,在他不经意的安抚里,似乎好了许多。

第一次吧,在想到那些晚上时,有一个人,只用声音,就能安抚到她——多好。

“子夕,你能这样待我多久?”

“好吧,不管多久,我都满足。”

许诺笑着,转身脱了外衣,换上晚上见长辈要穿的衣服——上面是一件黑色缎面、斜襟收腰衬衣,自腰以下,是双层的荷叶边的修饰;下面是一条同面料、黑底白色波点的膝下包裙,头发在脑后束成一个高高的马尾。

黑色的锦缎面料,让整个人看起来大气雅致;裙子上的白色波点,又在沉稳中衬出她这个年龄该有的轻俏来;端庄的正装款式,让虽然是妹妹,却是许言唯一亲人的身份,显出几分庄重与严肃。

高高束起的马尾,也显出她个性里的干练与利落。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许诺满意的点了点头,化了点淡妆后,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干练的她、与飘逸的许言站在一起,当真是一对双生姐妹花,一个婉约精致如空谷幽兰;一个大气时尚,如五月玫瑰;

“我怕我爸妈看了你们两个,会担心。”季风看着她们,眼底尽是欣赏。

“担心什么?”许诺笑着说道。

“担心许言太漂亮,我配不上她;担心你太能干,显得我无能。”季风笑着说道。

“好呀季风,这才结婚呢,就露出你滑头的真面目来了。”许诺笑着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我才要担心呢,担心你这样的油嘴滑舌,我们家许言招架不住。”

“她不需要招架,只需要受着就好。”季风笑着,伸手将许言牵到自己身边:“别紧张,他们是我的父母,都是疼我的。”

“不紧张,你快出门去接伯父父母吧,有许诺陪我呢。”许言笑着催他出发。

“恩,那我先去了,许诺你开车小心些。”季风点了点头,叮嘱了许诺两句许,才转身出门,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看着许诺说道:“开车不要赶,迟到一会儿没关系,可把我老婆看好了。”

“知道了,啰嚏。”许诺朝他用力的挥了挥手,示意他快些走。

季风这才又转身离开。

…………

“我们,出发了?”许诺看着许言。

“我不紧张,你别看我。”许言拉着她的手,笑着说道。

“倒象是我见公婆了,我比你还紧张。”许诺摇了摇头,清点了一下放在茶机上的礼物后,小心的装到礼品袋里,在怀里抱好后对许言说道:“走吧,老姐。”

“恩。”许言点了点头,拿了随身包后,与许诺一起出门。

…………

“许言,你好。”看着他们姐妹双双下来,顾子夕快步上前与许言打了招呼。

“你怎么在这里?”许诺一脸疑问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