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11无法承诺

权少的新妻 Chapter111 无法承诺

“许诺,听到没有?”许言低吼一声。

“听到了。”许诺怏怏的应着,却仍是一脸的倔强。

“好了,你该说的都说了,现在该没脾气了吧。”顾子夕放下手中的瓷器,将许诺拉进自己的胸前,柔声说道:“梓诺在家等我们呢,先陪我回去。”

许诺看了季风和许言半晌,也不打招呼,转身就往外走去。

“你们放心,我会看好她的。你们也慢慢聊,有些问题只要你不去复杂它,它基本就不是问题。”顾子夕伸手拍了拍季风的肩膀,看着许言说道:“许言,你好好儿的,许诺才会好好儿的,保重自己。”

“谢谢你,帮我,劝劝她。”许诺伸手捂住嘴,控制着几近崩溃的情绪----那个死丫头,居然这样的不管不顾起来,要当着季风和顾子夕的面,说出那一段。

“我会的,你放心,一会儿给你电话。”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快速追了出去。

…………

顾子夕下去的时候,许诺随意的坐在楼道间的阶梯上,看起来有些无助的软弱。

“许诺。”顾子夕走过去,在他的身边坐下来。

“季风的父亲说得对,我们自卑、怕人家看不上,所以我们在见面之初,就抱着万分的小心和讨好。”

“我们的心里,确实藏着一个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所以会在他们偶一触及,便刺猬似的反击。”

“他说得都对。”许诺转过脸看着着顾子夕,低低的说道:“可是,顾子夕,自卑的是我、心里有暗点的是我,不是许言。”

“许言长得漂亮、会做一手好菜、数据分析能力好、还会画漫画,个性也好。这样的许言,他凭什么不喜欢?”

“顾子夕,我真不想让许言嫁了,就我们姐妹俩个,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好。”许诺哽咽的说道。

“说什么傻话呢,不是说了吗,季风父母的意见,和季风没有关系。只要季风爱许言、许言爱季风,他们就应该在一起。”

“许诺,你和许言都长大了,你们该给各自一些空间,让彼此独立的成长。你们要习惯分开、习惯你们是两个人。”顾子夕伸手将她揽进怀里,看着她柔声说道。

“有时候觉得,长大真好,不会傻呼呼的什么也不懂;有时候觉得,长大一点儿都不好,除了赚钱、除了治病,还有好多烦恼的事情。”许诺长长的叹了口气,将头靠在他的肩上,迷茫的说道:“顾子夕,我觉得好累。”

“许诺……”顾子夕低头看她,刹那的犹豫,却被她脸上重重的疲惫与无助所击中,嘴巴快过大脑的冲口而出:“许诺,把你自己交给我,你所有的累,让我来承担,可好?”

靠在他身上的许诺,微微一震,缓缓闭上了眼睛,并不出声。

而这话说出口后,顾子夕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就这样决定了吗?那十夜之后给出的承诺,就此放下吗?

顾子夕为自己的冲动而震惊着,低头看着许诺,她只是安静的闭着眼睛,似乎,什么也没有听见----她听见了吗?她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吗?或者,她是不明白的;或者,她只当这是哄她开心的甜言蜜语吧。

顾子夕也沉默着,许诺最初的震惊,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子夕,你可在害怕我会同意?同意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你?

呵,子夕,你可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人,也在那样的冲动之下,承诺说要接手我所有的未来,可是,他却再也没有出现。

所以,所以,所以,子夕,我爱你,却不会再相信男人的任何承诺;我知道你只是想安慰我,所以,我不会怪你----你有此心,于我来说,足亦。

…………

“许诺……”许诺长时间的沉默,让顾子夕有些心慌。

“走吧,不是要去接梓诺吗,我想他了。”许诺睁开眼睛,看着顾子夕灿然而笑----刚才的话,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

“走吧。”顾子夕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扶着她慢慢的站了起来。

上车后,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我累了,先睡会儿,到了喊醒我。”

“许诺,刚才……”顾子夕只觉得她太过正常、正常得不太正常。

“刚才你说让我给许言空间,我想,我真的做不到。她若哪天真不需要我了,我的生活就没有目标了。”许诺笑着,眼底却是忍不住的泪意----为顾子夕不敢提起的诺言、为自己不敢面对的过去。

“许诺……”顾子夕伸手想帮她拭去不小心流出来的眼泪,却被她扭头避开:“开车吧,别再说话,让我静一静。”

“恩。”顾子夕看了看自己落空的手,心底是对她的歉意和心疼----许诺,再给我一些时间,好吗?

许诺自己调低了坐椅,似是累到极致似的,一会儿功夫,轻浅的呼息便变得规律起来。

顾子夕轻叹了口气,发动车子往山顶别墅开去。

……第二节蜜儿?关于儿子的教育…………

“原来的幼儿园不好吗?那可是大姑姑帮你找的呢?”艾蜜儿帮顾梓诺准备好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和新的小书包,边和他聊着天。

“不是幼儿园不好,是老师不好。”顾梓诺说道。

“老师怎么不好了?是批评梓诺了吗?要不要妈咪过去找老师谈谈?”艾蜜儿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用,许诺去骂过老师了?”说到这个,顾梓诺还一脸的得意----有人出头的感觉,真好。

“骂老师,这怎么行?这样、这样好象很没教养对不对?”艾蜜儿大惊,却又不敢在梓诺面前直接说许诺不好----只是,她心里却郁闷着,子夕怎么找了个这么不靠谱的女人呢。

“老师冤枉我。”顾梓诺下意识为许诺辩护。

“那应该和老师讲道理呀!”艾蜜儿的语气严肃起来,还有些生气----她教出来的儿子,不应该是这样的。

顾梓诺看着艾蜜儿一脸严肃的样子,沉默良久,才憋出来一句:“是,以后不会了。”

“爹地同意了吗?”艾蜜儿着实不太敢相信,严厉的顾子夕,会由着许诺这样的胡来。

“同意了,说下次不许了。”顾梓诺的笑容里,带着得逞的得意。

“恩,一会儿我问问你爹地。梓诺记着,你是个小绅士,所以要明是非、懂礼仪;你以后要做顾氏的接班人,所以要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任性妄为,记住了吗?”艾蜜儿有些震惊于许诺的表现----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讨好梓诺吗?又或是让梓诺变得顽劣,她自己再生一个以讨得子夕的喜欢?

呵,许诺,你当真是无知,你在不知道梓诺身世的时候做这些小丑般的举动,只会让子夕更反感。子夕对梓诺妈妈的感情,不是认识了几个月的人,可以撼动的。

“梓诺,记得妈咪说的话,大姑姑也告诉过你,要以接班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艾蜜儿对儿子强调着。

“知道了妈咪。以后不会了。”梓诺点了点头,在心里,却第一次对妈咪的说法,有了不同的意见----他也想做个小绅士,可是他更喜欢在受到委屈的时候,有人来站在他这一边。

…………

“妈咪,爹地和许诺来了。”顾梓诺看着窗外的车,对艾蜜儿说道。

“恩,妈咪带你出去。”艾蜜儿点了点头,心里却是隐隐的难受----他们俨然一对恩爱的夫妻,自然的出双入对着。

子夕是通过各种的方式,召告她的合法存在;而她,也厚颜到不知廉耻的以此为荣吧,毫不避讳的同他站在一起。

…………

“爹地,许诺。”远远的,花园的尽头,顾梓诺拉开窗子与刚下车的顾子夕和许诺打着招呼。

“看来,顾梓诺已经喜欢上了山下的生活。”顾子夕喜悦的说道:“一起进去?”

“我在这里等你,你去吧。”许诺摇了摇头----这是另一个女人的地盘,她不想踏入。

“也好。”顾子夕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神情里,有几许的落寞与萧瑟,似是对任何的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明天找时间,我们好好聊聊。”顾子夕伸手轻抚她的脸,有些无奈的说道。

“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先去接梓诺吧,他在等呢。”许诺淡淡笑了笑,对顾子夕的话不置可否着。

顾子夕沉沉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往花园里面走去。

…………

月色下的花园,美得不似在人间。

而在花园拥簇里的这幢歌特式别墅,里面透出隐隐的微光,在月色的映衬下,静谧而温暖。

若是男女主人和孩子,能在这样的温暖里看着书、听着音乐、聊着天,该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呢?

许言,都怪我太鲁莽,现在,也只有季风能给你幸福了吧。

许言,或许真如顾子夕所说,对你的生活和未来,我该慢慢的放手了。

看着夜空里的闪烁的星星,在许诺的心里,似乎有一股曾经紧紧依赖的感情,正慢慢的剥离----或许他们都会不习惯,但终究还是要有这一天,是吗?

…………

“许诺,我爹地说,明天你送我去幼儿园。”顾梓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许诺转过身来,看见顾子夕抱着顾梓诺、艾蜜儿拎着顾梓诺的小书包走在他的身边----月光下的花园、花园里的一家三口、当真是温馨唯美。

“是吗?”许诺看了一眼顾子夕。

“我记得你明天没安排别的事情。”顾子夕看着她微微笑了笑。

“恩。”许诺扯了扯嘴角,转眸看向艾蜜儿时,微微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子夕,梓诺去新学校,有好些事情要注意,你带梓诺先过去,我向许小姐交待一下。”艾蜜儿看着顾子夕说道。

“不必,我会和她说清楚的。”顾子夕直接拒绝了艾蜜儿的要求----他自然不会让许诺陷于尴尬的处境。

“那好,我就在这里说也行。”艾蜜儿无奈的笑了笑,走到许诺的面前将小书包打开:

“许小姐,这是梓诺的书包,里面还有两条小毛巾,要和老师叮嘱一下,流了汗就要用毛巾塞着;还有一瓶净手露,玩过后,一定要用这个洗手消毒。另外还有一套换洗的衣服,有剧烈活动以后,最好换上干净的衣服。”艾蜜儿一样一样的告诉许诺的用法,仔细而耐心。

“要是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给我打电话,小孩子自己是不记得这些的,大人一定要提醒才是。”艾蜜儿将小包拉好后递给许诺,温柔的说道。

许诺看了一眼顾子夕,见他点了点头,便伸手接过了小包,轻声说道:“好的,再见。”

“许小姐,以后梓诺幼儿园有事,麻烦给我电话。虽然我身体不好,但梓诺的事情,我还是能够处理的。”艾蜜儿看着她,柔弱的眼神带着犀利而强势的光芒。

“蜜儿!”顾子夕眸光一沉,出声制止了她。

“好的,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许诺倒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问道。

“没有了,子夕和梓诺,就拜托你了。”艾蜜儿温柔的说道。

许诺没有答话,拎着顾梓诺的小书包,转身往车边走去。

顾子夕脸色阴沉的看她一眼,沉声叫停住了她:“帮我抱梓诺过去。”

“恩。”许诺转身回来,伸手将顾梓诺接在怀里后,才重新往车边走去。

看着她的挺得笔直的背影,顾子夕只觉得有些头疼----这个女人,今天晚上完全的不对劲。

是因为许言婚事的情绪还没恢复?还是因他在那句话后又没有任何表示?

“子夕,周未都把梓诺送回这里来,好吗?”艾蜜儿在转向顾子夕时,脸上的柔情似水中,比以前又多了几分柔弱与妩媚。

“能回来的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顾子夕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指的说道:“张伯说你最近出门的时候挺多,还见了些奇奇怪怪的人。”

“你的行踪我不想过多的干涉,但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我们分居、梓诺周未能过来陪你,于你来说,是最好的情况。”

“若你做了什么让我为难的事,或者和许诺有关的事,我不惜告诉梓诺他的身世。”顾子夕冷冷的看着她----潋滟的眸子快速的闪过一丝慌张,却又迅速的镇定了下来。

“我、我只是咨询一些关于分居、和离婚的细节。你知道,我什么也不会,总是要为自己打算打算的。你不喜欢,我就不去了。”艾蜜儿掩饰着说道。

“我说过,对你出去做什么,我不感兴趣,你只记得不要做让我完全放弃你的事。”顾子夕冷冷的说完后,便转身快步往车边走去。

对于艾蜜儿,他向来不认为她能做成什么不得了的事。以前遇事要么去找郑仪群、要么去找顾朝夕,然后从公司这里拿一些消息或情报去换取她们的支持。

这几年来,虽然这些小动作让人厌烦、却也只将它归结于小女人的小把戏,对她失望之余,也没有真正放在心上。

而这一次,他却终将为自己对蜜儿的轻视、对自己的过份自信,而付出代价。

…………

顾子夕回到车里的时候,顾梓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都静着没有说话;许诺正在打电话。

顾子夕看了许诺一眼,用眼神问她电话打完了没有。

“我知道了,你们休息不用等我。我有带家里的钥匙。”

“恩,接顾梓诺,刚刚接到。”

“别担心我,我没事,就这样,我先挂了。”

许诺挂了电话后,朝着顾子夕点了点头:“走吧。”

顾子夕沉沉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打着了车子,沉默着往前开去。而顾梓诺也似有心事似的,一路并不说话。

一时间,车里的气氛,安静得有些压抑。

最后,还是顾梓诺先开口说话:“许诺,你不开心吗?”

“这么明显吗,连你这小屁孩儿都看出来了。”

“我不是小屁孩儿。你为什么不开心?我妈咪有和你说道理吗?”

“没有,我是工作的事情,和你妈咪没有关系。”

“哦,那是你工作不会做吗?你可以问我爹地,他的工作很历害,什么都会做。”

“恩,好,我想想要怎么问他。”

“你别不好意思,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不会的东西,要不耻下问。”

“哦?好,我一定不耻‘下’问,一会儿到家了就问你爹地。”许诺轻瞥了一眼前面开车的顾子夕,嘴角不由自主的吟起一抹笑意。

本就在听他们说话的顾子夕,不禁也笑了----因着梓诺的话、也因着许诺的笑容。

似乎,她开心,他就会跟着开心;她沉重,他也便开心不起来。

不知不觉中,受她情绪影响如此之深,顾子夕已分不清是开心还是无奈----只是,无论如何,他喜欢看到她的笑容、喜欢听到她的笑声。

“许诺笑了、爹地也笑了。”顾梓诺大乐,趁机对许诺说道:“许诺,我书包里的那些东西,明天能不能不带?”

“你逗我半天,就为这个呢?”许诺惊呼----这个小东西,简直太功利了,和他那狡猾的老爸一个样。

“也不是,我喜欢看你笑的样子,你板着脸,一点儿也不漂亮。”顾梓诺看着她,一脸天真而笃定的笑容----那故意笑出的眉眼弯弯的样子,让许诺的心不由自主的一跳:初见时的熟悉感,又来了。

象谁呢?

她在脑袋里努力的搜索,却找不到线索。

只是,这笑容,却让她心里软软的。

“梓诺说说看,为什么不想带这些东西,这都是你妈咪准备的呢?”许诺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没有用这些,他们也从来不生病。我不想和别人不一样,而且,没有必要。”顾梓诺深为自己与他人的不同而苦恼着----每次用净手露洗手,小朋友都象看怪物一样看着他;每次换上干净衣服回到餐桌上,同伴们都对他退避三舍。

久而久之,他的朋友,变得少之又少。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怪物。

“许诺,你说做小绅士好吗?如果好,为什么那么多小朋友都不做呢?”顾梓诺看了一眼前排的顾子夕,小声的问道。

“做小绅士当然好啊,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很小绅士,所以我第一眼就很喜欢你呀。”许诺夸张的说着,心里有些小小的汗颜----明明第一次看到他,还因为他小小年纪,却十足的精致打扮而唾弃。

不过,那个小模样,也确实很养眼就是了。

许诺笑着说道:“其实,绅士是一种品格,和你穿什么、吃什么、用什么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呢,凡事都有内隐和外显两个方面,我们有时候需要用外显的方式,去突出内隐的品质。好象你爹地卖洗发水,那洗发水内隐的品质和别的都大不同,特别好。可是只有用过的人才知道。那怎么让更多的人知道呢?就只能让更多的人用;那怎么能让更多的人用呢?你爹地就做广告,用广告来告诉别人,这洗发水的与众不同。”

“我们再说你的绅士品格,你不能天天和别人说:我是小绅士对吧,所以我们要用衣服、用品来包装,从外表上就能看出你是个小绅士。”

“我这样说,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许诺看着顾梓诺,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浅显了。

“有一点点明白。”顾梓诺有些茫然的看着她:“可别的小朋友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因为,他们不愿意为了绅士的目标,牺牲掉自由、舒适。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和你爹地讨论一下,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但无论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都要付出努力,会有让你不舒服的地方。如果什么都自由自在,以舒服为主的话,你就只能活在别人的照顾中。”许诺朝他点了点头。

“哦。”顾梓诺似乎是有些明白,将头靠在许诺的胸前,慢慢的想着她的这些话。

对于一个四岁的孩子来说,他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得到的比许多孩子多,失去的也是同样的多。

这个世界,其实一直都很公平。

生于贫困、长于贫困的许诺,看着约束重重、课业繁重的顾梓诺,不禁如是想着。

…………

“许诺,那些东西还是带着吧,其实,我也习惯了。”洗完澡的顾梓诺躺在**,翻来覆去好一会儿,又坐起来对许诺说道。

“好。不过你真的该睡了。”许诺将手表放在他眼前晃了晃,严肃的说道。

“好吧,我睡了。”顾梓诺迅速坐了下去,拉上被子后,又对许诺说道:“许诺,明天早上陪我一起去幼儿园哦!”

“想让我再去骂老师一顿?”许诺笑着说道。

“不是啦,就是陪陪我,不用进去幼儿园,也不见老师,好不好?”顾梓诺看着她。

“好啊。”许诺明白他的意思,敛下眸子点了点头,柔声说道:“睡吧,晚安。”

说完弯下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这才将灯按熄,坐在他的床边,隔着被子,轻轻的拍着他,嘴里还哼着那首他们都已经熟悉的《天黑黑》。

没一会儿,便听见**传来香甜的小呼噜声。许诺停下拍着的手,凑近一些看着他,打着呼噜的小模样,真是看得心都化了。

……第三节许诺?关于孩子的设想…………

他才四岁,对他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些?”顾子夕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看着顾梓诺熟睡的脸,低低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每个不同成长经历的人,长大后都会有不同的未来。他或许有时候会累,有时候也会因为自己超乎别人的优秀而快乐。”

“我上学的时候,有个好朋友,总和我报怨说家里人让他上了多少培优班、学了多少种乐器,没有交朋友的时间、也没有玩乐的时间。”

“可每次他拿了数学竞赛的大奖回来、去国外参加乐器表演回来,内心的喜悦和骄傲,是任何的玩乐都无法比拟的。而她远远超越同学的表现,让她即使有朋友,也无法平等的交流。”

“所以,很难说,是让他有快乐的童年、平庸的成年才对?还是让他有个无趣的童年、耀眼的成年才对?若说两者兼顾的话,似乎是很难的。”

许诺的手,轻轻抚弄着顾梓诺柔软的小脸,轻声说道。

“以为你年纪小,不会懂得这些。没想到你还懂得挺多的。”顾子夕也在床边坐下,伸手将许诺揽进怀里,两人靠在顾梓诺的床头,静静的坐着。

“如果梓诺是你的孩子,你希望他有什么样的童年?”顾子夕温柔的看着她,似乎很是期待她的答案。

“你别问我这个问题,我和你不同,我没有办法给自己的孩子如顾梓诺般的的教育条件,也不能争取到更多的教育资源,所以,我能给的,也只是我全部的陪伴和单纯的快乐而已。”许诺淡淡的说道。

“许诺……”许诺的话,让顾子夕心中不由得一阵发堵----在她的打算里,从没把自己放入过考虑的范围吗?

虽然他还给不了她关于未来的承诺,可她这样的决心,却让他一阵难受----在她的心里,他到底是什么?

“明天我会在幼儿园门口等顾梓诺,如果看到我能让他安心、你也不介意的话,我也没什么意见。今天我就先走了。”许诺笑着打断了顾子夕----他的为难,她知道;他们的境况,她清楚,何苦让他为难呢。

“许诺,再给我一些时间,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然后,我们一起来看看,我们能不能有未来,好吗?”

“许诺,我不想随意的说出我的承诺,只因为,我不想骗你。和你在一起,我不只是玩一玩的,我是认真的。”

顾子夕搂紧了许诺,坦诚的说道。

她今晚遇到太多的事情,但他思前想后:季风父母的事情只会让她暴跳如雷;艾蜜儿刻意但没有力度的挑衅,聪明的她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能让她情绪如此低落的、能让她沉默至此的,也只有自己的态度而已----一句脱口而出的承诺,却不愿意有更进一步的给予,她当然会难受。

在彼此的心里,他们到底是什么?这一段关系,是否真的没有出路?

“子夕,我会给你时间,足够的时间。”许诺低头看着他圈在自己腰间的手,淡淡的说道:“子夕,我今天很累,有太多事情,不在我的预想范围内,我需要一个人好好儿的想一想。”

“许诺,我知道你在生气。在生我的气。我怎么放心在你生气的时候让你走?”顾子夕坐直身体,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低低的说道:“许诺,就算生气,也在我的身边吧。”

“我没这个习惯,也不打算养成这个习惯。”许诺淡淡的说着,轻轻拉开他圈在自己腰间的手站了起来:“我先走了,明天见。”

“许诺,别太任性。”顾子夕站起来,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或者,你送我回家?”许诺轻叹了口气,妥协着说道----她真的没生气,她理解他承诺背后的为难。

只是,她也有凡俗女子的虚荣吧,就算她最终也不会陪他到最后,也还是希望他能哄哄她的。

呵,许诺,真是俗气呵。

“子夕,对于我们的现在,我特别珍惜、也特别的满足,所以,我们都不要改变,好不好?”许诺转过身来,看着顾子夕时,脸上带着清浅的笑意:“子夕,我不要知道你的所有,因为你会要我的所有以交换。而我,害怕让你知道我的所有。”

“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让你知道的勇气,至少,在我们还相爱着、还在一起的时候,你让我多一些自信、多一份自尊,好不好?”

“我的过去,我会在解决好一些事情后告诉你;你的过去,如果是让你决定离开我的理由,那我选择永远不要知道。”顾子夕直直的盯着她,定定的说道:“我是个商人,我要的是我投资出去的感情有回报,而不是简单的故事交换。”

“好啊,那我等你的决定。”许诺点了点头,声音里却有些敷衍的意味。

“你呀,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顾子夕拥着她,在她耳边轻轻的叹了口气。

“那就按我说的办。怎么样,顾先生,送女朋友回家?”许诺笑着,轻松的语气希望将两人之间的无可奈何给冲淡。

“还是要回去?留下来吧,梓诺明天去新幼儿园呢。多陪陪他。”顾子夕低声劝着----第一次,拿儿子当了武器;第一次,发现儿子比自己好用许多。

许诺转头看向熟睡的顾梓诺,心里那股莫明的熟悉感、那股让她的心变得很柔软很柔软的感觉,让她有些无法拒绝。

------题外话------

推荐阿布丢丢《权少的呆萌宠妻》一对一宠文(声明:文文雨没看过,纯属帮忙推荐)

简介:

财倾天下的太子爷VS父母双亡的落魄千金

每次见面,她都莫名其妙地被他强吻。

见面不过三次便领了红本儿。

精彩片段一:

“我……”苏米莉哑然,顿了半天才支支吾吾道,“我怕长针眼!你……穿上……”

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感到耳边传来温润的气息。就在她缩着脖子不敢动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低沉的男声:“你以为我这宝贝是会随便给人看的吗?”

精彩片段二:

她看了一眼窗外,窗帘没有拉上,窗外和煦的阳光洒了进来。

“你……我们……一整晚都……”苏米莉结巴了。

江皓成肯定地点了点头,平静地说:“单纯的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