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12撞个正着

Chapter112 撞个正着

清晨,手机闹钟一响起来,许诺便睁开了眼睛。

“早上好。”顾子夕温润的看着她。

“你怎么也在这边?”许诺转眸看了一下**的梓诺,还熟熟的睡着。

“过来帮你们盖被子,就没有过去了。”顾子夕笑笑说道。

“我起来了。”许诺瞪了他一眼,伸手拉开他圈在自己腰间的手,掀开背子下了床。

“好,我喊梓诺起床。”顾子夕点了点头,也掀开被子下了床。

…………

“梓诺……”

“你是?”

许诺看着刚进门,手上还拎着两个大袋子的老年女女,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你是许诺吧,我是张姨,你起来了,我这就来做早点。”倒是那老年女子比许诺反应更快,一会儿就猜到了她的身份。

“张姨……”许诺满脸的尴尬。

“张姨?”顾子夕也拉开门走了出来,看见张姨也是一愣:“我忘了和你说,许诺今天在这边。”

“哦、哦,那还用我做早餐吗。”张姨忙快步走到厨房,边将手中的袋子放下边问道。

高高大大的顾子夕站在娇俏中有些慌乱的许诺身后,与许诺同样的打着赤脚、同样的穿着睡衣、同样的头发散乱睡眼惺忪,那样子说有多暧昧、就有多暧昧——她一大把年纪,当然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了。

不过奇怪的是,两个人怎么不在主卧室,跑去挤梓诺的小房间呢。

呵呵,年轻人的想法她不懂,只知道她的大少爷,现在这副温柔、家居的样子,她已经好几年不见了。

“是等着吃我做的?还是让张姨做?”顾子夕站在许诺的身后,伸手整理着她起床后显得零乱的睡衣,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随便。”许诺微微红着朝旁边走开一步,顾子夕却将后拦在她的腰间:“等你决定呢。”

“就张姨做吧。”许诺抬眼瞪了他一眼,暗自抬脚就往他脚上踩去。

顾子夕笑着只做不见,抬头对张姨说到:“许诺说要吃你做的,张姨还是你做吧。”

“好好,我这就来做。”张姨看着他们一脸的笑意。

许诺羞恼调皮的去踩顾子夕,顾子夕却伸手扶着有些站不稳的她,躲也不躲的让她的脚踩在自己的脚背上,而后真的站不稳的跌在他的怀里。

“想在这里早安吻吗?”顾子强搂着她轻笑。

“你敢!”许诺用力的瞪着他。

“不敢。”顾子夕低头快速的在她唇间轻啄了一下,然后拉着她快步往洗漱间跑去:“快些弄完,去厨房帮张姨的忙。”

“不用不用,你们慢慢弄。”张姨笑着,转身回到厨房忙碌起来。

他们自然而亲密的相处,让这清晨的空气,充满了快乐的因子——比起以前在别墅里过份的安静、迁就的压抑,张姨觉得:这才是正常夫妻该有的生活。

那些年,真是难为少爷了。

………

“张姨,我来帮忙吧。”许诺站在满是原料的厨房,还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她没在这里放衣服,她的衣服顾子夕刚拿去烘干机里了,所以她身上穿的是顾子夕的大衬衣,刚洗过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修长的**在衬衣下若隐若现,一副自然的娇慵、率性的性感模样,看得张姨直把她往外推:“哪儿能让你做,你去看看子夕换好衣服没有?还有梓诺起床没有。”

“张姨,让她帮忙吧,有你在,她可不好意思和我呆在一起。”顾子强抱着刚起床的顾梓诺,笑着说道。

“都是大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张姨呵呵笑着,将装着鸡翅的盘子放进她手里:“来,我教你炸鸡翅,梓诺最喜欢吃了。”

“哦,好。”许诺接过餐盘站在锅边,那模样倒象打广告的模特儿,没半分厨娘的感觉。

“许诺象做广告的。”顾梓诺糯糯的说道。

“你们再笑,今天让你们没得吃。”许诺转身瞪了他们一眼,回身按张姨的要求,将鸡翅一个一个放进油锅里。

“油热之前,放一些糖打底,待糖烧成红色了,就将鸡翅放下去,炸出来的外焦内嫩,又好看又好吃。”

“下锅后让他炸一会儿,然后翻面,然后一直要翻着,否则容易焦糊。”

张姨一边做,一边示范着。

“你小心些,别让油溅在身上了。”

“许诺你小心点儿,别把我爹地的衬衣弄脏了。”

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对她的厨艺似乎都没有信心,好心的提醒,让她很是没面子。

“来,剩下的我来,你去帮我拿三个盘子过来。”张姨乐呵呵的,指使着她离油锅远一些——大少爷很是心疼她呢,小少爷也和她相处不错。

这个女孩子——

张姨边翻着锅里的鸡翅,边用余光看着许诺:五官不象少奶奶那么精致,却胜在大气明朗,生气十足;身材和少奶奶比,那更是没话说:健健康康的,小腰大臀,是个生儿子的命。

嘿嘿,不知道少爷是不是也看出来了,是不是要让这个许小姐再给梓诺添个弟弟妹妹什么的呢。

“张姨,盘子放这边吗?”许诺拿着盘子放在灶台上。

“是是是,放这边就行了。我这就起锅了,你去检查一下梓诺的书包,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的。”张姨笑呵呵的看着她,就象看到一个新的孩子一样开心——这么大家人家、这么大个公司,只有一个孩子可多冷清,指望少奶奶那身子骨,是不可能再生的了。

…………

张姨的速度非常快,待许诺整理好顾梓诺的书包、顾子夕和顾梓诺收拾好房间过来,丰盛的早餐已经摆上了桌面——每人一份炸鸡翅、一份小面窝、一小份炒面,一杯黑豆浆。

这做早餐的水平,当真比得上许言了。不过许言极少做油炸食物就是了。

“你们慢慢吃,我去把晚上的菜买回来。”张姨看着她们笑咪咪的说道。

“张姨不一起吃吗?”许诺抬眼看她。

“我吃过了来的。”张姨微笑着,对顾子夕说道:“子夕,许诺有什么特别爱吃的,你告诉我,我做给她吃。”

“你有什么特别爱吃的?”顾子夕问许诺。

“我不挑食,就按您的习惯买吧。”桌子下面,许诺踹了顾子夕一脚,脸上却是笑咪咪的对张姨说道。

“许诺喜欢吃水晶豆腐。”顾梓诺突然说道。

“是比较偏爱一些。”许诺伸手拍了拍顾梓诺的头,示意他吃东西不要说话。

“好好,那我就先去了。”张姨回到厨房收拾干净后,这才离开。

…………

“梓诺,你怎么知道许诺爱吃水晶豆腐?”顾子夕看着顾梓诺问道。

“我们一起吃饭,每次都有水晶豆腐,许诺吃得最多。”顾梓诺得意的说道。

顾子夕想想,确实如此,不禁为儿子的观察力而开心,也为自己没有留心到这些细节而惭愧——毕竟是年纪大了,有些小细节,就没那么在意了。

以前和蜜儿恋爱的时候,可是连她喜欢什么调料,不喜欢什么配料,都是一清二楚的。对她的作息规律、饮食习惯,更是比她自己更了解。

“许诺,我们相处的时间太少了。”顾子夕轻轻的说道。

“恩,你想知道的话,我写个清单给你。”许诺点了点头。

“倒是个办法。”顾子夕不禁失笑,看着许诺平静自若的样子,不禁一阵心疼。

一个不撒娇、不对你提要求的恋人,并不是福气——他希望,有更多的机会去宠她。

…………

“我吃好了,你们两个呢?”许诺吃完自己餐盘里的食物,站起来看着他们两个。

“我也好。”顾梓诺也站了起来。

“我也可以了。”顾子夕点了点头。

“那你收拾一下,我去换衣服。”许诺将盘子推到桌子中间,对顾子夕说道。

“恩,去吧。”顾子夕点头应着。

看见许诺进房间后,顾梓诺对顾子夕说道:“爹地,你会收拾吗?”

“会,梓诺帮忙。”顾子夕伸手拍了下他的头,利落的将盘子收起来,递了两张纸巾给顾梓诺:“把桌子擦擦。”

“好呀。”顾梓诺开心的接过纸,很用力、很仔细的从自己面前擦起——这一个桌子,直擦了半小时,一直擦到许诺换好衣服出来。

“顾梓诺,这桌子再擦可以当镜子照子。”许诺不禁失笑。

“许诺,很干净对不对?”顾梓诺将手里脏掉的纸巾举到许诺的面前。

“对,你真棒。”许诺笑着从他手里将脏纸巾扯了下来,顺手扔到垃圾桶里:“以后这项工作就交给你了。”

“yes,madam!”顾梓诺有模似样的警了个礼。

“好了,要走了,第一天上学,迟到了可不好。”许诺弯腰抱起了他,边往外走边对顾子夕说道:“子夕,你好了吗。”

“来了。”顾子夕刚接完一个电话,听见许诺的声音,便拿了车钥匙快速的走到门口:“都好了?”

“恩。”许诺点了点头。抱着顾梓诺边往外走边说道:“我听你爹地说,这个幼儿园,是市里最好的,老师和许诺一样爱玩儿呢。”

“顾梓诺,新幼儿园很大,有很多新玩具,那里也有许多小绅士呢。”

…………

一路上,许诺都给顾梓诺做着思想工作,拿着顾子夕拿回来的校园手册,一张一张的翻给他看。待到了幼儿园的时候,顾梓诺对园区的环境已经很熟悉了,包括自己在哪个班,班级里的布置,都非常了解——幼儿园为每个孩子都会准备这样一本小册子,让孩子来之前,就已经熟悉园区,不会有陌生感和害怕感。

“我听说好多孩子,上幼儿园要哭好几天,希望那对顾梓诺来说,只是个笑话。”车到了停车场,许诺帮顾梓诺整理了衣服,帮他背上小书包后,蹲在他的面前,认真的说道。

“不会的,有事我给你打电话。”顾梓诺贴在许诺的耳边,飞快的说了一句。

“行啊。”许诺点了点头,这才站起来,将他交到顾子夕的手里:“你们进去吧,我在车上等你。”

“要不,一起过去?”顾子夕看着她。

“不去了,解释来解释去,挺麻烦的,顾梓诺也尴尬。”许诺摇了摇头,向顾梓诺挥了挥手,便回身坐进了车里。

顾子夕眸光微暗,抱着顾梓诺转身离开。

“爹地,许诺会不会不高兴了?”顾梓诺伏在顾子梓的肩膀上轻声问道。

“不会,她是个怕麻烦的人。”顾子夕轻声说道。

“哦。”顾梓诺点了点头,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要是我妈咪能这样就好了。”

“每个人是不一样的,妈咪很温柔、很疼梓诺是不是?”顾子夕在心里轻叹了一声,对儿子轻声说道。

“是,梓诺最爱妈咪。”顾梓诺用力的点了点头,将头转向幼儿园的地方,小脸上充满了期待。

…………

私立的高档幼儿园,出现上次那种事情的情况毕竟是少数,所以这次顾梓诺入园的手续办得很顺利,去到班级也适应极快,在与顾子夕挥手告别时,情绪也相当的好。

“情绪挺不错,老师我也聊了一下,比那边素质高。”顾子夕边开车边说道。

“那就好。”许诺点了点头,抬腕看了看时间,对顾子夕说道:“你现在去哪里?”

“你去哪里?我先送你。”顾子夕侧脸看了她一眼。

“我……”许诺刚想说先回家,便接到了莫里安的电话:“我接个电话。”

“喂……”

“恩,你不忙吗?”

“好吧,一会儿见。”

许诺有些无奈的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后,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去公司那边,约了莫里安有事谈。”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也不再说话。

许诺一路想着,要怎么和莫里安说‘怡宝’总部的行政助理的事情,也没有去看顾子夕有些不悦的表情。

……第二节握手?被子夕碰个正着…………

“我先过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聊完,你不用来接我。”许诺下车后,对顾子夕说道。

“我在车上等你,聊完了直接过来。”顾子夕淡淡说道。

“呃……”许诺有些莫明的看着他:“你在这里我会有压力的。”

“那我和你一起进去?”顾子夕作势推门出来。

“那你在这儿等吧,我尽快。”许诺忙上前一步,将被他推开的车门又关了回去,弯着腰看着他说道:“是工作的事儿。”

“恩,去吧,我在车上打个盹。”顾子夕点了点头。

“那我去了。”许诺直起身体,朝他挥了挥手,转身快步往‘阿卡’咖啡厅跑过去。

…………

“嗨,莫里安。”许诺走到莫里安的对面坐了下来。

“不是说好不做了吗?”莫里安沉沉的看着她。

“师傅说,是个很安全的案子,不要文案,只要意向。”许诺低声说道。

“不是安不安全的问题,你的职业生涯会因此而毁掉的。”莫里安低声吼着她:“我带你这么长时间,为的是什么?为的是你能堂堂正正的站在人前,做着你喜欢做的事。让所有人都看到、认可到你的才华。”

“你这叫自废武功,要是被人发现,不仅前功尽弃,以后哪家公司还敢用你?”莫里安说着激动得拍起了桌子。

“我需要钱。”许诺只一句话,便让莫里安收了努气。

“多少?”莫里安心疼的看着她。

“是一笔大的费用,而且后续持续的花费也高,所以我不能向你借。我还不起。”许诺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很直白的说道。

“不许做这个,这笔钱我来出。后续的费用,你再想办法。”莫里安一脸认真的看着她:“你如果把我当朋友的话,就不要拒绝。”

“莫里安,谢谢你,当年把我从这个泥潭里拉出来。莫里安,对不起,我却不得不再次走进去。你的钱我可以借,但下次呢,我依然得回到那个圈子,既然如此,何必再欠你。”许诺看着莫里安,诚恳的说道:

“让我安心的做你的朋友,而不要身负欠疚。而这欠疚,实际上也帮我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

“许诺,真的只能这样吗?”莫里安看着许诺平静而诚挚的脸庞,心里隐隐生疼——他明明记得,将她带到职业的环境里的时候,她有多开心。

明明记得,她多害怕那样的环境,被人发现、被人指责——她从来都不是个胆大的女孩呀。

“许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一次,听我的。”莫里安抓住她放在桌面的手,坚持着说道:“我在职场这么多年,又没有什么负担,三四十万的存款,还是有的。”

“况且,我这几年也没有结婚的打算,所以,当真是没有地方花去。你说,放在银行闲置着,还不如借给你,让你欠着我的,赚利息不如赚人情,你说是不是。”

“莫里安,我……”许诺犹豫着,话还没说完,便被不知何时进来的顾子夕扯了起来:“谈什么呢?需要手牵手的谈?”

“顾子夕,你这是干什么?”许诺被他扯得站了起来,腰在桌子上狠狠撞了一下,疼得直吡牙。

“莫里安,许诺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最好看清这一点。”顾子夕也不理许诺,看着莫里安冷冷的说道。

“我记得,你曾和我说:你对她,不过是……”莫里安看着他冷然说道,只是在眸光转向许诺时,未说出的话又吞了回去——他这又是何必,挑拨了他们的感情,许诺的爱情也不会由此而转向。

当下语锋一转,看着顾子夕冷冷的说道:“既然是你的女人,希望你能多了解她一些,别让她……”

“莫里安!”许诺用力的瞪着莫里安,不许他再说下去。

莫里安看着她,双手紧握成拳,重重的捶在桌上,震得杯里的咖啡流了满桌。

“别让她再受委屈。”莫里安咬牙说完这句话,转身拿了包大步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对许诺说道:“许诺,我的话,你好好儿想想,别让我失望。”

“我会的。”许诺低声应着。

“我先走了,记得买单。”莫里安说完,便大步往外走去——这个傻女人,什么事都自己扛着。

你不是找了个有钱的男人吗,就算借钱周转也是个出处,何苦把自己逼到绝路上——商业间谍,完全是自毁前程。

…………

“你哪里受委屈了不能和我说?”

“他有什么意见需要你再三考虑的?”

“你拿我当死人是不是?”

顾子夕用力的将她甩在沙发上,怒声低吼着。

“和你说了,是工作的事情。”许诺淡淡的说道。

“工作需要拉着你的手?”

“工作需要深情款款的看着你?”

“你谈工作都是这样谈的?”

“有什么话你可以对他说,却不能对我说?”

“在你心里,我算什么?”

说到最后,顾子夕握紧的拳头,重重的锤在了桌面上,原本歪斜的杯子,完全的倒了下来,桌上的咖啡顺着桌面,流到了地上。

“顾子夕,你现在心绪不好,我没办法和你说。等你情绪稳定了,我们再谈。”许诺用手撑着沙发椅站起来,侧身从顾子夕的身边挤了过去。

却被他拦腰将她圈在怀里,恼火的说道:“回家去谈。”

“我先去买单。”许诺淡淡说道。

“你坐下,我去买。”顾子夕沉沉的看了她一眼,大步往收银台走去。

看着他几乎失控的背影,许诺有种想逃的冲动——顾子夕,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人。

自明确关系以来,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火——问题是,她只知道在商场上,他发了脾气,能将人逼破产。

这在生活上,只知道顾梓诺和他老婆都挺怕他的——想来,不是那么好哄的男人。

“0”正想着,顾子夕已经买完单过来,用力的扯起她的手腕,扯着她大步往外走去,也不管高跟鞋的她是不是跟得上。

“顾子夕,你把我的手都扯断了。”许诺一阵哀号。

顾子夕这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她。

许诺趁机停下来,踢掉了脚上的鞋子,打着赤脚站在被太阳晒得发烫的水泥地面上,满脸无辜的说道:“你走太快了,我打赤脚跟着跑吧。”

“你……”顾子夕看着她无辜的小模样,不由得又心疼起来,弯下腰边帮她将鞋子捡起来边说道:“你成心折腾我是不是?”

“没有。”许诺无辜的摇了摇头。

“上来,我背你去车上。”顾子夕拎着鞋子,转身将背对着她。

“你不会报复我,中途把我甩下来吧。”许诺低声嘀咕着。

“上来,哪儿那么多废话。”顾子夕半蹲下身体,大手在她的腿上用力的拍了一下。

“喂,你别耍流氓。”许诺低叫一声,快速的趴上了他的背。

“我要耍流氓,还用等到现在。”顾子夕轻哼一声,背着她慢慢往前走去。

在这人来人往的闹市里,他就这样拎着她的鞋子,背着打着赤脚的她,慢慢往前走着,毫不在乎路人的目光——当然,大多数都是羡慕嫉妒的目光。

白衬衣的他,身上自发流露出来的气度卓而不凡,但盛怒中的他,仍甘愿为她拎鞋、甘愿就这样背着她。

莫里安远远的看着他们,一阵酸涩的情绪涌上心头——许诺,若真的相爱,为何不愿意向他求助?

许诺,或者聪明如你,早已明白——爱情里掺上金钱的因素,便会失去纯度;爱情里处于索取位置的那个人,会在爱情里没有尊严?

所以,你宁愿一个人苦苦的支撑着,却保留着与他这段最单纯的关系?

顾子夕,但愿你好好儿爱她;但愿你是值得她这样维护的一个人吧。

阳光里的两个人,慢慢走远,莫里安转身往大楼里走去,并不后悔刚才的及时收口——她的自尊,不容任何人来破坏。

…………

“有什么话对我说。”回到家里,顾子夕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扔在了沙发上。

“嘶……”许诺受伤的腰,被这一摔,拧得生生的发疼,她紧皱着眉头轻呼出声。

“哪里疼?”顾子夕走过来看着她。

“腰疼。”许诺瞪着他。

“掀开我看看?”顾子夕拉着她在沙发上趴好,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算了算了,刚才在桌上撞了一下,也不是很严重。”许诺挥开他的手,不许他扯自己的衣服。

“手拿开!”顾子夕用力的拍开她的手,粗鲁的将她的衬衣从裙子里拉出来,这一看,不禁傻了眼——那片重重的青淤在她白晰的肌肤上,看起来越发的可怕。

“撞哪儿了?怎么撞成这样?”顾子夕伸手去按。

“唉,疼,你轻点儿。”许诺大叫着,伸手去拉他的手。

“我去给你买点儿跌打药,你趴在这儿别动。”顾子强紧皱着眉头,去卫生间拧了热毛巾帮她敷上后,恨恨的说道:“现在知道疼了,骗子就是这个下场。”

“我怎么又是骗子了。”许诺心虚的将头埋在沙发里,不敢大声说道。

“我去买药,一会儿回来。”顾子夕瞪了她一眼,抓着钥匙便出门了。

…………

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许诺忍痛坐了起来,心情却十分的复杂——于他,她真的什么也不能说。

看这样子,今天这关很难过。

许诺想了想,忍痛站起来,试着走了几步觉得没事后,便整理好衣服出了门,待到上了计程车后,才给顾子夕发了信息:“子夕,许诺急事找我,我先回家了。”

“关于今天的事情,我能说的是:我和莫里安真的只是谈工作。我没有劈腿的嗜好、也没劈腿的必要。”

“关于他知道而你不知道的我的事情,我只能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们在工作的了解上相当的深入,仅此而已。”

“要说的,就是这么多,记得保持平稳的情绪,否则我不敢见你的。再见。”

看着一条条发出去的信息,许诺微微的笑了——他问:在她的心里他是什么?

呵,他是恋人啊,却不是家人。

有些事,可以和家人说,却不能和恋人说。他,应该明白。

何必再问。

…………

看着许诺一个接一个的信息,顾子夕的眸光沉得更暗了——许诺,你这是逃避吗?有什么工作上的事情,能告诉莫里安而不能告诉我?

我们是什么关系?

爱着,却不能走进彼此的生活、走进彼此的心里——我们,竞然是这样一种肤浅的关系吗?

…………

“回去让许言帮你喷点跌打药,记得要用热毛巾多敷几次。”

“我们的爱情,我希望比现在更有质量,我们应该相互了解、彼此信任。爱上一个人,便会情不自禁的想知道她的一切、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去了解她的一切、随时随地都想知道,她的心里有没有自己。”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我多希望,你是。”

“不过,不管是不是,我都会给你时间,让你慢慢变得是;就如你会给时间给我一样,让我对我们的未来,在时间之后,有一个决定。”

…………

从来没试过发这么长的信息,只是,发出去之后,心里的恼怒却慢慢的平静下来——他不了解的她的过去、不了解她的工作、不了解她与莫里安之间的感情。

这样的他,又凭什么对她发脾气呢?

当然,不管什么原因,那样的亲密,就是不行。

“无论如何,与莫里安保持距离,若再有今天这样的事,别怪我对他出手——我的手段,想你也明白。”

顾子夕将这条信息发出去后,便打转方向盘,去了景阳的店里——公司的事情,正进入最紧张的阶段。

而要与莫里安在商业上竟争,实力,是第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