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13恋爱往事

Chapter113 恋爱往事

这一周,许诺收到了‘怡宝’公司的offer,便开始忙着整理‘伊念’(策划案需求方)公司的详细需求,根据他们的需求,作了N张表格,以方便未来数据和信息的提取。

同时又将‘怡宝’公司的各部门配合情况以及管理结构,好好梳理了一遍。这才发现,做为行政助理,要了解到产品研发部和市场推广部的信息,当真是相当的困难。

只是,困难也算是进门了,总比站在门外无法下手要好得多。

…………

而顾氏的情况,这周更是进入了谷底,通过放出收购消息而稳住的股价,在某些媒体公布了过低的收购意向价格后,顾氏股票的第二波抛售狂潮便又来了。终于在连续几个跌停板后,又被证监会通知停牌整顿。

其实停牌未见得是坏事,起码不会一直跌下去,再次开盘还有反转的机会,当然,也有继续跌停开盘的机会就是了。

“子夕,罢手吧?”远在法国的郑仪群打来电话。

“你怎么不劝顾东林罢手?”顾子夕冷哼。

郑仪群沉默半晌,在电话那边传来婴儿的哭声时,郑仪群挂了电话。

顾子夕放下电话,心情未受郑仪群电话和那个婴儿的影响,埋头进电脑里:法国公司,已进入清算阶段,按这个进度来看的话,国外的几家公司,大约一年时间,可以全部清算完毕,那么新公司的启动从国外公司开始,到时候回转回国内,倒成了外企了。

这倒也是个争取政府资源的办法。

“景阳,清算的事情,以朝夕为主,你注意新公司注册与运作的事情。”

“国内还是以顾氏为主,以后由外资公司那边注资进来,便于国内经营政策的争取。”

顾子夕和景阳通了电话,商定了下一步的方案和计划后,顺便问了问他和顾朝夕的感情进展。

“朝夕那边你搞定了没有?”顾子夕问道。

“改天再和你说。”景阳的声音似乎有些疲惫。

“注意身体,刚开始别太没节制了。”顾子夕低笑。

“那也要没节制的机会才成。”景阳叹了口气,闷闷的说道:“这几天熬夜应付清算公司的查帐,这边比国内严格太多了。我们连说话的机会都少,你让我怎么没节制。”

“你自己找机会呗,你都要挂了,她自然也挺不住。你懂的。”顾子夕轻扬起眉梢,不怀好意的说道。

“得了,你那姐姐,你还不知道,我怕还没靠近,就被她给踢出去了。”景阳低笑,看了一眼正在旁边沙发上补眠的顾朝夕,淡淡说道:“你那边还能挺多久?顾东林有什么动作没有?”

“他已经不在公司内部管理上下功夫了,在说服股东同意将公司卖掉。法院的传票已经下来,我看他也撑不了多久。”顾子夕冷声说道。

“你决定是让他卖公司?还是继续顶着,让他卖股份?”景阳问道。

“我们手上的钱,加上公司帐面流出来的现金,以现有市价买下整个公司,怕还是困难,所以我们再坚持一下,让他卖掉股份。”顾子夕低声说道。

“你安排就好,国外的这几家公司,我加快清算速度,能周转的钱,都给你汇过去。新公司注册,这边政策比较宽松,倒是不需要太多钱。”景阳盘算着说道。

“恩,你先备在帐上,需要的时候,我给你电话。”顾子夕点了点头:“朝夕那边你抓紧吧,以后可能再没这样的机会,可以在一起呆这么长时间了。”

“我知道,她在沙发上睡着呢,看样子要醒了,我先挂了。”景阳轻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顾子夕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兄弟,干什么都干脆利落的,唯感情这事儿,却是一拖就是好些年。

在感情这件事上,或许确实没有人可以轻松以对——要么求而不得、要么不知前路。

他与许诺,不正是如此。

在开始之初,他心里的界限明明白白,谁又知道,走到现在,不仅模糊了界限,更打破了平衡。

许诺,若是我不找你,你是不是就不会找我?

许诺,在你的心里,爱情与婚姻的界限如此明白,这段感情,你又有几分用心?

几分投入?若到你认为的合适时候,你是否准备转身就走?是否不会有丝毫的留恋?

许诺,你可知道,凡是我顾子夕下了功夫要去得到的东西,从未失手的经历?包括人、包括感情。

所以,很抱歉,不管最后我们的结局如何,在我决定放手之前,你,别想走掉。

顾子夕拿着电话半晌,依然没有打出去。只是,抓了车钥匙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第二节子夕?妥协的相处方式…………

“来了,你们没带钥匙吗?”一条热裤、一件大T恤的许诺打着赤脚,从一堆稿纸中冲了出来,拉开门,却愣在了那里。

自那天逃走后,他们有一周没联络了吧。

她很忙,忙着做新工作的计划、忙着做间谍的准备工作、忙着找新公司的切入渠道,还要忙着张罗季风和许言的婚礼。

几乎忙到没有时间去想起顾子夕这个人,日子过得和以前没有他的时候一样,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心里有股空落的感觉,却也只是瞬间,忙碌的工作,能将这种空落给填满。

顾子夕也很忙,忙着筹划公司的进展、忙着逼迫顾东林就犯、忙着帮梓诺适应新的学校,还要忙着跟着张姨学做早餐——因为他说过,至少能和许言一样宠她照顾她。

每每想起这个倔强的女人,他的心底就有股无力感——他不联络她,她便也不联络他。

呵,在这段感情中,原来是她,一直比他更清醒、一直比他更理智。

他想等到这个女人自己觉悟了来给他一个答案,似乎是不现实的——所以,他去找她。

“我没有钥匙。”顾子夕淡淡说道。

“哦,是你啊,进来吧。”许诺微微一愣,侧身将他让了进来。

“在忙?”顾子夕进门,等她关上门,才看着她问道。

“恩,新工作有些眉目了,所以忙着熟悉新公司的事情。”许诺笑笑说着,边往餐厅走去:“喝点儿什么?西瓜汁还是柠蒙水。”

“你知道我过来不是为了喝东西的。”顾子夕伸手拉住了她。

“我知道,你是来看我的。”许诺展颜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一脸的明媚,不见一丝生疏与芥蒂。

“腰好了没有?莫里安让你考虑的事情,可有想过告诉我?”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

“腰好了。工作的事情是这样,我去了‘怡宝’公司做行政助理,一家化妆品公司,虽然是行政助理,薪酬和我在卓雅时候也差不了多少,转正后可能还能再涨一些吧。”许诺避重就轻的说道。

“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你喜欢我们这样互不干涉的相处模式,那就这样吧。”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半晌,最后仍是淡淡的说道。

对她的态度,他难免失望,却也不愿强求。

“进来坐吧,我去收拾一下,就出来。”许诺似是没有在意他语气里的失落,轻轻挣脱他紧拽的手后,仍是去到餐厅,帮他倒了一杯冰柠檬汁。

“恩。”顾子夕也就安静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端着那杯柠檬汁,看着她走进书房,忙碌着将满桌的稿纸迅速的收了起来,齐齐的扫进抽屉里之后,又将电脑给关掉,这才重新走出来:“好了,出去走走?”

“你在家里,就穿成这样?”顾子夕看着她——过于宽松的T恤显得特别的空荡,让人对那空荡里的风景,不由自主的暇想;过短的热裤,让她修长白晰的腿,别有一股诱惑的力量。

“我们家没别人。”许诺低头看了看自己,下意识的将T恤往后扯了扯,却不知道这样一扯,却让胸前的傲挺更加突出了。

“季风不是别人?”顾子夕的站起来,轻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许诺,是不是,除了我,别人都不是别人?”

“当然不是,我的作息时间,和季风不碰面。”许诺轻声说道。

“你总是有道理。”顾子夕伸手在她的鼻尖上用力拧了一下,恨恨的说道:“一周时间,一个电话也没有、一个信息也没有,是在故意折磨我吗?”

“没有啊,我很忙啊,你不是也没有电话、也没有信息吗?”许诺黑黝的眼珠子骨碌转动,伸出双手圈住顾子夕的脖子,娇俏的说道:“你是男人,我们吵架,应该你先求和。”

“我们吵架了吗?我一直在等你的解释。”顾子夕低头用头顶住她的额头,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我没和你吵架了,是你凶了我、又把我的腰撞坏了,所以更应该是你道歉才对。”许诺笑着,完全的不讲道理着。

“你真是连顾梓诺都不如,蛮不讲理。”顾子夕用鼻尖顶着她的鼻尖,无可奈何的说道:“算了,刚才说过了,我们的相处,就这样吧。如果我们一直熬着不通讯息、不见面,最后一定是我熬不过你。”

“所以?”许诺低头轻笑。

“所以,你得补偿我这一周的想念。”顾子夕低语,唇靠近她的,在她的唇间轻啄着,一下一下的,既不深入、也不远离,就这样若即若离的浅尝轻吮,充满妥协的无奈、还有一周不见的深刻思念。

“腰真的不疼了吗?回来上过药没有?”顾子夕低低的问着,大手透过她宽大的T恤,轻轻的揉抚在她曾经青淤一片的腰上。

“真不疼了。”许诺笑着摇了摇头。

“晚上有没有事?一起出去走走?”顾子夕看着她。

“没事,好啊。”许诺点了点头,伸手轻抵在他的胸前,拉开一些与他的距离,轻声说道:“我去换身衣服。”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松开揽着她的手,看她快速的跑进了房间——T恤短裤赤脚,健康而天然,是他喜欢的模样。

许诺,这些无解的问题,我们就留给时间来解决吧。

……第三节相处?启动恋爱模式…………

“今天不用接梓诺的吗?”两人边逛街边聊着天——认识这么久以来,除了上次给季风父母买礼品,这还是第一次没有目的的闲逛。

其实他们都没有闲逛的爱好,只是一周不见,似乎需要一点这样漫无目的的活动,来缓释略感生疏的感情。

而他也自责,从认识到现在,除了那次因躲避顾东林新闻的出国旅游外,其实单独陪她的时间真的很少——恋爱,可不是这么谈的呢!

所以,似乎也不能怪她的不交心,是因为他连让她交心的时间也没给吧。顾子夕看着她逛街时的漫不经心,只觉得这个女人,当真是很难讨好——看来,她不太喜欢逛街。

“今天周五,梓诺去别墅那边。”顾子夕接过她看过的一件衣服,随手还给营业员,无奈的问道:“没有看中的?”

“我的新工作是文员,这些衣服似乎不太合适。”许诺看了一眼货架,摇了摇头。

“那边去看看,有些职业装。”顾子夕点了点头,牵着她的手继续往前逛去。

最后许诺买了两套年轻些的衬衣长裙的套装,虽然这个牌子的价格让她有些难以接受,顾子夕却坚持要送给她:“我们要有点儿谈恋爱的样子。”

“谈恋爱是这样吗?”许诺笑着看着他。

“逛街、看电影、打电玩、旅游……”顾子夕一手拎着购物袋、一手揽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如数家珍的说道:“还有牵手、拥抱、亲吻、做……”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前面的花样,都是为了最后那一件铺垫的,对不对。”许诺伸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乱说下去。

“不对。”顾子夕笑着,在她的手心轻咬了一口,笑着说道:“你看,我们就是反过来的:先亲吻、再拥抱、再牵手,然后是旅游、现在才逛街呢?”

“嗯哼,那是因为我条笨鱼,你没铺垫、没有下饵,我就上勾了?”许诺皱了皱鼻子,将头依在他的肩窝,笑着说道。

“可是我于心不安,这饵不下下去,你这条美人鱼跑掉了怎么办?”顾子夕看着她开朗的笑容,相着若是两人就如现在一样轻松的相处,不想未来、不问过去,又何尝不好。

过去的故事,不会让两人的相处变得更愉快;而未来,会在岁月的沉淀中,变得清晰。

所以,他要做的,便是将这饵下得足足的——让她这条美人鱼,没有逃走的机会:除非,是他想放手。

“嗯哼,说得这么直白,不怕我害怕,不敢收了吗?”许诺笑着。

“不怕,因为这饵,是以爱为原由的放出的,你不得不收。”顾子夕低头在她脸上重重的吻了一下,揽着她的腰轻快的往外走去——一下站,电影院。

说好的,他要将这恋爱的课,全都补回来。

…………

“现在人看电影真是奢侈,这么大影院,就这么几个人呢。”抱着爆米花,许诺环顾了下影城,不禁感叹。

“也有爆满的,这个时间点人比较少一些。”顾子夕对着票找到位置后,拉着许诺坐了下来。

整个电影院,除了他们两个,就只用另外两对年轻的小情侣——人家那可真叫情侣,电影还没开始,女生坐在男生的大腿上,相互喂着零食,男生还不时的动手动脚,看得人脸红心跳。

顾子夕也不说话,只是淡淡笑着。

年轻的恋爱就是这样,热烈而无所顾忌。而他,在爱情中,却已走过千山万水,爱情里的计、爱情里的谋,他早已烂熟于胸,而在这样的计与谋里,却失了最单纯的、关于爱的欲念与情不自禁——一切,不过奔着一个结果而去,早没了年轻时不管不顾的勇气、只问当下的热烈。

“许诺。”顾子夕轻声喊着她。

“恩?”许诺边吃着爆米花,边转过头来看他。

“你有没有觉得过,我有些老了?”顾子夕看着她。

“还好啊,你看起来挺年轻的。”许诺实话实说着——他看起来真心不老,惯常的白衬衣,衬得他有股干净明亮的气质,虽然他这个人是老奸巨滑的。

“你的意思是实际上还是有些老?”顾子夕伸手拍她的脑袋。

“我没那个意思,你别老是过度解读好不好。”许诺缩着头躲开了他的魔掌,笑着说到。

“调皮。”顾子夕收回手,拉着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我们相处的时间其实很短,不是我在忙,就是你在忙。”

“我们的进展其实很快,你看,我们才说明白多久呢?我都上了你的床了。”许诺转头妩媚的看着他,主动的在他唇间轻吻了一下——这样幽暗的环境,确实容易催生人柔软的欲望。

“倒也是。”顾子夕轻笑,伸手稳住她的脸,实实的吻住了她。

淡淡的薄荷香,在唇齿间萦绕;他的气息,仍是这样的熟悉与温暖;对于他的吻,她其实是想念的……

…………

影院的灯,全然的熄了下来,大银幕上的光亮,开始闪烁不定。许诺轻轻的说道:“电影开始了。”

“恩,看电影。”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将她揽在自己的怀里,转眸看向大银幕,只觉她在怀里的温暖与柔软、还有停留在他唇齿间的淡淡香甜,让他的整个心都觉得安静而柔软。

《分手合约》是最近流行的青春爱情片,本来‘分手’这两个字顾子夕不喜欢,只是最近似乎流行上了这样的情绪,除了《分手合约》就是《分手大师》、再不就是《失恋33天》,真不知道这世界是怎么啦,只有悲剧才能吸引人吗?

其实他就想看单纯的有些傻气的小白电影,可惜,没有有;再可惜,就算有也被骂得半残,无法顺利发行。

所以,他也没多想,不就是个电影吗,打发时间而已——关键是,是和她在一起就成。

许诺认真看着电影、顾子夕认真看着她、而前后那两对,却认真办着事儿,借着电影的声音,他们的声音倒没了顾忌。

“喂,能小点儿声吗?”许诺突然喊出了声。上下两对情侣即刻安静了下来,看着许诺那认真的模样,顾子夕忍不住笑出了声。

“看电影呢。”许诺嘟哝了一句,又继续窝下身子,认真的看她的电影——话说,她平时的娱乐确实很少,她的时间都用来琢磨怎么挣钱了。

所以这电影对她来说,还是挺有吸引力的。

…………

“许诺,我觉得你挺牛的。”散场后,顾子夕拉着许诺跑到外面,笑着说道。

“你说要亲热不能回家吗?没人打扰的,非得在这儿呢,害得我好几句经典台词没听清。”许诺埋怨着。

“你还真看得认真呢?连台词都记得了。”顾子夕大乐。

“是啊是啊,你有钱吗?买得起钻戒和婚纱吗?买不起你拿什么追我呀?”许诺扯着顾子夕的手大笑。

“你的手又糙,又干,脸又黄,可是我怎么还那么喜欢你。顾子夕,你那么大年纪,又奸诈又狡猾,可我怎么还是那么喜欢你。”

“女生体重超过三位数是没希望的。顾子夕,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大还嫁不出去了,我都110了啊!天啦,你说我是不是该减肥了?”

许诺拉着顾子夕的手,一句一句的说着电影里的台词,象一个压抑的小孩,突然找到了发泄的突破口。

顾子夕只是陪着她,直到她发疯完毕,才紧紧的拥她在怀,带着发泄与无奈,沉沉的吻住她——她和所有的明媚少女一样,她也有关于钻戒与婚纱的梦想;她和所有恋爱中的女子一样,对未来对婚姻,也有自己的理想和憧憬。

只是,她不能说,他不能应。

…………

“顾子夕,电影原来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无聊呢,以后都来陪我看,好不好。”许诺惦着脚尖,搂着他的脖子,撒娇着要求道。

“你喜欢的话,我们每天都来。”顾子夕点了点头。

“顾子夕,其实我最喜欢这句话:‘两个人分开一定有原因,但有些人你值得等,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她因为爱你,在你看不见的地方,都做了什么。’所以,顾子夕,我仍然相信爱情。”许诺用额头顶着顾子夕的额头,笑得一脸的甜蜜——不是所有的承诺,非得兑现才算完美。

她选择相信,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是真心的;而他放弃那个承诺,也是真心的。

如同她一样,选择默默等待的时候,是真心的;选择放下一个人无望的等待的时候,并不是放弃了爱情。

…………

“我们都要相信爱情。”顾子夕低声应着,搂在她腰间的手,更紧了;吻在她唇间的吻,更深了;唇齿间交织着的薄荷香,更浓了。

街边的路灯,将他们紧拥成一个人的身影拉得老长,似乎想要这样的长度,来证明他们的此刻,也如年轻人般的爱得热烈、爱得情不自禁、爱得欲望纠缠……

“喂,你们能不能分开点儿!”一句调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突然停止,对视了一眼后,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可不正是刚才在同一个影院的小情侣。

四个人睁大眼睛看着彼此,两个女孩突然间大笑起来——笑声似乎是可以传染的,这一笑,竟然一发不可收拾。

“喂,你真的认真在看电影啊?”女孩子问道。

“是啊,我觉得还挺好看的。”许诺答道。

“喂,我们刚才是不是特别、特别那个?”女孩子有些害羞。

“你介意?”许诺看着她大笑。

“当然不介意,这叫情不自禁。”女孩子伸手去呵她的痒。

“不知羞。”许诺笑着躲进了顾子夕的怀里。

“我叫钟意,下次看电影约一起吧。”女孩子将自己的号码写给了许诺。

“我叫许诺,下次见。”许诺将她的号码存进了手机后,顺便拨了一个出去,在看见她存好后,便与她挥手道别。

……第四节夜聊?与蜜儿的恋爱往事…………

“顾子夕,年轻真好是不是?”许诺突然感慨着。

“怎么?是嫌我老呢?”顾子夕打了一杯果汁递给她,然后在她的身边,盘膝坐下。

“是说我自己啦。”许诺看着他说道:“我以前从来不知道,认识一个新朋友可以这么快的。”

“我看她和你差不多年龄,不见你比她大呢。”顾子夕似乎在回忆那个女孩子的样子。

“我心态老。”许诺笑了笑,喝了一大口果汁,看着顾子夕说道:“一场电影,让我真正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原来,生活不只有工作、不只有赚钱,还有娱乐,对吧。”

“我可怜的小女人,你以前的生活都没有娱乐的吗?”顾子夕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叹息着问道。

“有啊,赚钱就是最大的娱乐。”许诺大笑。

“好吧,你的玩商,就交给我来调教了。”顾子夕拉着她躺到自己的腿上,温柔的说道。

“看来你很有经验的样子。”许诺敛眸轻语,捧着他的大手,当玩具一样玩着。

“我读书的学校,有各种玩乐的课;我在上大学的时候,也追过许多女孩子。蜜儿比我低一届,是在校园迎新舞会上认识的。”顾子夕将身体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说着。

感觉到她玩着自己的手微微顿了顿,便又继续的在他掌心摸索起来,他便接着往下讲着:“她心脏一直不好,所以舞会上,大家都玩在一块儿,只有她一个人安静的坐在一边。在热闹的迎新舞会上,除了舞霸、主持外,就属这种安静的女生最受注目了。”

“那你为什么没看上当时的舞霸和主持?”许诺突然问道。

顾子夕突然一愣,当即笑道:“男人的保护欲吧,觉得这样的一个女孩,楚楚可怜的。”

“而且,她长得很仙。”许诺忠恳的说道。

“你能不能别打岔,听我说呢?”顾子夕低头在她唇上轻咬了一口,有些着恼的说道。

“嗯哼,你挑女人还是挺有眼光的。”许诺轻哼一声,淡淡说道。

“你这是在自夸呢?”顾子夕看着她傲娇的样子,不禁一乐。

“在夸你老婆呢。”许诺的声音低低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顾子夕低头沉沉的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流动着温柔的情绪,似乎要将她吸进去,又似乎想看清她眼底的真实——真的混不在意?还是只是掩饰?

“有没有一点吃醋?”顾子夕低声问道。

“你是希望我吃醋、还是不希望我吃醋?”许诺仰头看他。

“总说我狡猾,你才是真正最狡猾的女人。”顾子夕轻笑着摇头,低低的说道:“后来的事情,就是顺理成章,我开始追她,她开始躲我,然后我继续追、慢慢的她也不躲了。”

“她的个性,原本也不是那么坚持和强势,对她,凡事用一个坚持的做法,她定会妥协。”顾子夕淡淡说道——这似乎是个优点,又似乎是个缺点。

是优点,是因为这让他追她没有那么困难,也不用花特别多的心思去讨她喜欢;说是缺点,是除了让他追上外,她这个个性,让她在郑仪群强悍的要求里,出让了他们的爱情。

“我用三年时间学完了五年的商科课程,就到公司打工了。她还在继续她的学业。工作压力之余,和她的约会,便成了解压最好的方式。她原本也是个单纯的女孩,所以我虽然不象别人的男朋友一样总在身边,却也安心安份的没给我找什么乱子。”

“等她毕业后,我在公司的职位已经做到部门经理,但顾东林制造的麻烦和压力从来都没消停过,所以压力也是非常大。”

“但她说希望快些结婚,因为她的身体不好,出去工作也不太现实,或许是毕业后没名份的跟着我,会让她不安心吧。这点,我想我做得不够好,没能理解她的这种害怕和无助,当时就拒绝了。”

“那一次,应该是真的伤了她的心,自那以后,她没再提过这事,倒是开始出去找工作了。直到有一次,她在工作间晕倒,我才知道这件事。”

顾子夕的声音淡淡的,那段往事于他来说,真的只是一段往事而已。

“你也太不关心她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知道。”许诺看着他,轻叹了口气。

“不是不关心,我当时的情况,是稍有差错,便会被整得很惨。而我在公司的工作机会,是我母亲用改嫁和股份的协议换来的,你说,我怎么敢懈怠。”回想起这一段,顾子夕第一次开始审视自己那时候的心情——当时只觉得对蜜儿关心不够,现在回想起当时种种:

忙于应付顾东林的母亲怎么知道自己和她同居的事?说是同居,也不过一周过去住两天,因为他实在是太忙了。

她工作中晕倒后,她的同事又怎么知道要通知到自己的?

呵,一直不愿意深想的事情,若真的想起来,又何尝不是心痛——或许现在的他,在对许诺的爱情里,也掺杂了算计、掺杂了计谋。

可当初的他,在爱情上不过是一个单纯少年、也还是希望他的爱侣也报以同样的单纯爱情而已。

“我原本是想先订婚,将她的情绪稳定下来。可母亲死活不同意,她又是百般委曲求全,倒是逼得我逆反了,拉着她就去拿了证,把这婚事算是坐实了。”顾子夕平静说道。

“没看出来呵,这么个擅长阴谋诡计的顾子夕,居然还有冲动的时候。不过,成功抱得美人归,这冲动也是值得的。”许诺看着他那张成熟的脸,不禁遥想当年,那个怒发冲冠为红颜的顾子夕,又是什么样子呢?

“这么看来,你追你老婆并不费力麻,那些经验,原来都是从杂牌军那里来的。”许诺见他沉默,便调侃着说道。

“是不复杂,只不过,经历了从认识、到追求、到结婚一个完整的过程,于她来说,一个女人的该有的恋爱经历,她应该都没有错过、也没有什么遗憾的。”顾子夕低头看着许诺,轻声说道:“于你来说,我是一个有着恋爱经验却没有恋爱好奇心的男人,是不是?”

“没有啊,挺好的。”许诺笑着说道:“每个年龄对恋爱的理解都不一样,既然我们到了现在,何必要追求曾经的形式呢?”

“安慰我?”顾子夕温柔的看着她。

“是实话。”许诺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轻声说道:“如果你象钟意的男朋友一样,我一定会被吓坏的。”

“你是顾子夕啊!我心目中的男神呢。”许诺说着,便撑着地坐了起来:“我的男神大人,你的睡前故事很好听,不过讲得我毫无睡意,我现在要回家了呢。”

“真要是你的男神,你就该留下。”顾子夕与她面对面的盘膝坐着,看着她微笑着说道:“我们也过二人世界好不好?”

“当然不好,你知道我怕什么的。”许诺拉着他一起站了起来,眸光莹亮的说道:“顾子夕,现在这样多好啊,我觉得很快乐。”

“我送你回家吧。”顾子夕牵着她的手,慢慢往外走去:“不过,你在家里,真不适合穿成那样,虽然与季风的作息时间不同,怎么也有偶然的时候吧?”

“是,谨遵男神大人指示,下次一定注意。”许诺似模似样的应着,看顾子夕皱着眉头的样子,便又轻声说道:“我准备搬出来了呢。”

“开窍了?”顾子夕眸光一亮。

“嗯哼。”许诺的脸微微一红,顾子夕看了,倒也没继续深问——于她来说,走出这一步,不容易,却令人欣喜。

她们姐妹,是该有自己生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