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14今晚陪我

权少的新妻

许诺是个行动派,说要搬出来,便在三天内搞定了新居——新租的公寓在‘怡宝’公司附近的小区,那可是寸土寸金的地方。

所以是虽然只有50平米大小的一居室,却要2000元一个月,在付押金和房租时,许诺是狠狠心疼了一把。

不过,房子的设计与装饰,还有飘窗外那片空中花园,都让她极为喜欢。

在经过收拾与补充之后,她又添加了一些小巧的收纳家具,还有布艺的工艺装饰,小巧却并不拥挤的空间里,更有了家的感觉。

推开大门,是一条长长的通道,许诺在这通道的墙面上,挂满了许言的漫画,一眼看去,整墙的漫画素描,童趣可爱之中,还有一些小女人情怀。

在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小巧的阳光花房,用于平时晒些小衣物。不大的面积里,已经被许诺放满了各式的花,在阳光的泼洒下,看起来热烈一片;一阵夏天的轻风吹过,花儿点头、叶儿摇身,更显妖娆的生动。

通道的左边,是开放式厨房和餐厅,方方正正的一间屋子,没有一点儿空间是浪费的:靠着墙面的是一圈l型的操作台。在操作台的对面,是由天花到墙腰的半面墙酒柜,自墙腰天然伸出一张方型大理石台面,可供三个人同时进餐。

虽然不算大,对于50平米的房子来说,能开劈出这样一个类似于吧台的就餐空间,当属不易。

长型通道的右边乍看是一面完整的墙壁,细看才发现,还有一道与墙壁同色的对开门。

双手推开这扇算得上大的门,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宽敞而温暖的空间,一个将卧室、工作间、客厅三项功能合而为一的大通间。

卧室和书房之间,以印花布帘分开——拉开时是个通间,空间显得开阔而舒缓;而拉上去之后,又保证了卧室空间的私密性。

衣柜隐蔽的打在了靠墙的床侧,既不占空间,还起到装饰的作用;

布帘的外面,靠外墙的是一张转角的大书桌,还有整面墙的书柜,形成一个简单却相当完备的工作间。

而这个房间最舒服的、最吸引许诺的,则是床尾端的超大飘窗:飘窗的一边,是一排精致的搁架,什么闲书、杂书、化妆品、茶具之类的,居然都能在这个多功能架上找到属于自己的地盘,当真是个百宝架;

许诺不仅在上面铺上了一层软垫,还加上了一个松软的懒人沙发,当然,少不了的,还有一个零食篮。

如果在午后时间,躺在懒人沙发里,闻着花香、晒着太阳、吃着零食、看着书,想来应该是件惬意的事情。

从顶上吊下的几个错落的纸球型挂灯,点亮的时候,灯光是微微的昏黄?色,在夜间,能将小屋点缀得柔和而温暖。这时候,坐在飘窗上,手捧一本闲书,一直看到睡着,也未尝不可。

现在,许诺正盘膝坐在飘窗的懒人沙发上,手捧一杯果汁,慢慢的将许言从自己的生活里分离开来、尝试着想象一个人生活的模样。

只是,十几年来与许言相依为命的她,看着这只有50平大小的屋子,仍有股空荡荡的失落感。

许言,从现在开始,我们真的要分开生活了。

许言,离开彼此的日子,我们都要慢慢习惯。

许言,我是不是象妈妈一样?就这样把自己的女儿给嫁出去了。

想到这里,许诺不禁低头轻笑——她才23岁,却有了这样苍桑的感觉。

轻轻仰起头,闭上双眼,感受着这黄昏阳光的温度,除了不舍、除了依恋,也还有一股放松与坦然的感觉。

这样的一间房,小小巧巧,只属于她一个人。

那些快乐的、忧伤的心事,在这小小的,只属于她的空间里,似乎更多了些散漫而泼洒的味道。

…………

“许诺,一定要搬吗?”许言看着她。

“恩,离公司近,每天可以多睡会儿,加班也方便。”许诺点了点头。

“是因为这个?”许言的情绪很是低落。

“还有,我不想做你和季风的电灯泡啦。”许诺笑着,看见许言发恼的样子,忙又说道:“当然了,还有,我和顾子夕约会不方便喽。”

“许诺,我们一起生活了15年,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呢?”许言拉着她的行李,不许她继续收拾。

“我每天都要回来吃饭的,只是换个地方睡觉。”许诺停下手中的活儿,坐下来看着许言说道:“许言,现在你不光是许诺的姐姐了,你还是季风的老婆、他们季家的媳妇儿。而我呢,不光是许言的妹妹了,我还是顾子夕的女朋友、季风的小姨子。”

“所以呢,我们都要适应新的身份,对吧。”许诺伸手揉了揉许言的脸,低声说道。

“有时候想,如果我们总不长大,是不是就可以一直这么下去。却又想,如果我们一直都不长大,你一个人照顾我,可有多累。”许言低头轻轻的说道:“好吧,我慢慢适应自己新的身份,你放心自由去飞。”

“你让季风小心点儿,若待你不好,我回来揭了他的皮。”许诺对着许言狠狠的说道。

“知道了,他是怕了你了。”提起季风,许言直笑。

虽然舍不得许诺、虽然以为她们姐妹可以一直这样相依为命下去,但在她结婚后,这个以为就一天天被打破。

先是工作间一向是她和许诺各占一半,许诺用来查资料,她用来画漫画,季风来了后,有时候要在家里研究病例,只能到花房去;没结婚同住的时候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而结婚之后,季风将他的东西全搬了过来,不仅书房开始拥挤,看着他搬着个临时的桌子去花房查资料,她们姐妹都觉得不好意思。

然后是夏天的穿衣习惯:季风是个医生,倒是习惯了任何时候都穿得整整齐齐;而她们姐妹,以前住过连电扇和空调都没有的房子,所以那时候就养成了夏天不穿内衣,只穿短裤和t恤在家里跑的习惯。

许诺算是个很注意的人,作息时间和季风都错了开去,而再怎么注意,也有阴差阳错的时候,比如说上周三的时候,许诺穿着背心热裤,埋头在电脑里查资料,季风回来拿两本参考书,结果两个人碰了个正着,闹得两个人都一阵脸红。

最后就是洗澡的问题——女生的日用品、内衣内裤随处可见,倒不算大事,大事是许诺被许言照顾习惯了,总是不拿衣服就跑进去洗澡,等到要出来再拉开门大叫。

结果,等拉开门,发现家里不只有女人,还有一个被称作姐夫的男人。

那场景,差点没让许诺给晕过去。

这也是许诺为什么坚持要搬出去的原因了——再多出几次这样的事情,她没有心脏病也要被吓出心脏病来了。

而家里多了一个男人,真的有很多不同了——他们夫妻间的悄悄话、夫妻间的小甜蜜、夫妻间的小亲密,在没有她的时候,应该会更多更好吧。

想到这里,许诺不禁快乐的笑了——许言,就要这么幸福!

…………

“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许诺站起来,将行李箱合上后,拎了起来。

“顾子夕来接你吗?”许言站起来。

“没通知他,今儿个算是我的独立日吧!我得自己好好儿享受享受,你们谁都不要送。”许诺笑着,朝她做了个ok的手势。

“对了,这是我公寓的钥匙,放一套在你这里,省得钥匙丢了进不了门。你记得没事儿的时候,煮些甜品帮你妹妹我送过去。”许诺站在门口,拦着不许言送出门。

“又不是弱不禁风到连出门都出不了,你拦着我干什么。快让开。”许言轻蹙着眉头,轻轻推了推她。

许诺只得侧开身体,见许言关了门后,拖着行李与她一起下楼,然后将行李放进后备箱,转身对许言说道:“好了,我先把东西搬过去,整理好了,要是还早的话,我再回来吃饭。现在有车,确实方便很多啊。”

“今天一起过去吧,我们在你的新家开一顿火。”许言径自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许言,你不是吧?这也跟着我?”许诺无奈的看着她。

“还不上车?”许言瞪着她。

“好吧,真是服了你了。”许诺摇了摇头,只得由着她跟着了。

…………

“厨房都没什么餐具呢?”许言问道。

“我准备常期回家蹭饭啊!”许诺搂着她笑着说道。

“好吧,我先帮你收拾行李,今天晚上我们煮面吃算了。”许言无语,去房间帮她将衣服挂好后,又帮她将行李箱塞进床下专门放行李箱的地方,直起腰来看着许诺说道:“现在房子的设计,当真是历害,这么点儿空间,这么多功能,居然还不拥挤。”

“是啊,所以我会住得很舒服的。”许诺笑着拉着许言去餐厅转了一圈,又去卫生间看了看——卫生间的面积,相对就比较小,但一个单身女人来用,倒也是够了。

“你再洗澡,倒是不用喊我拿衣服了,可以自己跑出来拿。”许言轻叹了口气。

“对了,季风知道你晚上不做饭吗?他回去可要没饭吃了?”利落的将自己的洗漱用品放到卫生间的架子上,回头看着许言问道。

“给他发信息了。”许言看了一眼她架子上的东西,不经意的问道:“还真只能放一个人的东西呢。”

“我没打算和他同居呢。”许诺自然知道许言的意思,拉着她去了厨房,边准备煮面的食材边对许言说道:“他现在公司的事情也是焦头烂额,我这边是新公司新工作,适应期也会忙得不行,我们有时候忙到三四天不见面都很平常。”

“所以,我们的关系很健康。”许诺将剥好的蒜递给许言,笑笑说道。话刚说完,顾子夕的电话便打了过来:“在哪里?”

“顾子夕,你每次电话都这开头,不会嫌烦哪。”许诺朝许言做了个鬼脸,在电话里娇嗔着说道。

“好吧,换一句,你现在干什么?”顾子夕从善如流着。

“在收拾屋子。”许诺说道。

“找到房子了?已经搬了?”顾子夕似乎没想到她动作这么快,决定要搬也不过是三天的事,这下子,不仅连房子都找好了,还连家都搬了——而他这个名义上的男朋友,却什么也不知道。

但那又如何?她就是这个性子——从事事都要他决定的、要他照顾的艾蜜儿,到什么事情做完了还没通知他的许诺,他确实还需要适应。

“搬了,改天请你来参观。今天好忙好乱,你就别过来了。”许诺还没等他开口,就把他要来的话全部给堵了回去,倒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晚上请你吃饭,祝贺你乔迁之喜。”顾子夕轻笑着说道。

“你现在景阳的办公室?”许诺问道。

“恩,和收购公司还有一个会要开,大约40分钟后过来接你,你把地址发给我。”顾子夕在电话里说道。

“你忙吧,我和许言一会儿自己过来就成。”许诺示意许言不要再准备晚餐。

“恩,也行,我在这边等你们。你开车小心点儿。”顾子夕点了点头,这才挂了电话。

……第二节顾氏?接近输赢的地方…………

“顾总有事?要不今天先到这里?”收购公司的老总黄宪,看着顾子夕温柔和煦的样子,心头不禁微微一动——与顾子夕谈收购顾氏的事情,顾子夕要的是假戏真做、他要的是有利可图。

对于顾子夕的商业手段和他这个前任总裁的身份,他一直是抱着谨小慎微的态度,每谈一步,都算了又算。每次来做细节沟通,必带法律顾部和财务顾问,就怕被他诳了去。

而谈合作这么长时间以来,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卸掉伪装和面具的笑容——他相信,一个能对爱人笑得如此温柔的男人,心里一定有个地方是柔软的;

一个以工作狂著称的男人,能在谈判最紧张的时候,还想起爱人事情的男人,他个性里的责任和善的一面,也一定是存在的。

一直悬而未决的合作,在顾子夕的这个笑容里,让他有了定下来的想法。

…………

“不用,我们继续吧。”顾子夕放下电话,重新回到会议桌前坐下:“黄总的意见怎么样?在顾氏内部,我以股东之一的身份买下顾东林的股份;贵公司以投资公司的名义,对顾氏进行资产投资,并在公司董事会列两席。但仅是投资者身份,任何时候都不涉公司内部管理。”

顾子夕看着一直不明确表态的黄宪,等待着他的答复——他当然不知道,在刚才这个短短的一个电话间,这个以谨慎著称的投资人的心态,已产生了大的变化。

但商人的敏锐和敏感,仍让他看到他是有所改变的。

…………

黄宪思索着看了顾子夕一眼,对当前的局势仍做出了合适的判断:“以顾氏现在的趋势,市值还会继续下降,我倒劝顾总放弃算了,以你之前拉出来的资金,再启动一家新的日化公司,启动原有的经销商,那顾东林是连一天都撑不了的。”

顾子夕点了点头,淡淡说道:“之前确实是这个想法,但我对我父亲的心血,始终不愿意放弃。虽然我是个生意人,但也正是因着这份感情,才会从顾氏的销售代表一路做到现在。所以对于顾氏,我不会轻言放弃。”

“目前公司的8个股东,我这边占四席,我母亲中立,顾东林占三席,顾东林想撑,另两个股东可不见得想撑。若不是我只想要顾东林手中的股份,也不会容他撑到现在。”

“既然让他撑到了现在,自然不会让他继续撑下去。所以黄总,你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这两天给我个意见。”

黄宪点了点头,与身边的财务顾问交流了几句之后,对顾子夕说道:“恩,我们再测算一下。”

顾子夕看着黄宪,玩味的说道:“前阵子低价收购的新闻过后,股市被迫停牌;若投资公司连收购的兴趣都没有了,你说再复牌,是不是要跌回到发行价?”

“哦?”投资公司的黄总眼睛一亮,转眸看向旁边的财务顾问,见他点了点头,便笑着说道:“好主意。既然这样,我们就陪顾总玩这一把。”

黄总看着顾子夕,眉头一扬,便做了决定:“明天我安排媒体对顾氏收购案的专访,宣布公司放弃顾氏的收购计划。”

“在顾东林同意放弃股份时,我们同顾氏签定注资协议,至于注资额度、占股比例,顾总给个意向,我们回去也要测算一下。”

“而关于投资回报率,对于顾氏和顾总,我还是有相当的信心,相信顾总会给我一个满意的数据。公司内部管理,我们不参与。在业绩方面,我们需要公司提供相关报表:财务三大报表,每月一次;销售业绩报表,每月一次;人员变化报表每三月一次;市场表现报表,每半年一次。”

“差不多就这些,顾总的意见如何?”黄总微笑着看着顾子夕。

“没问题,合同由贵公司来拟,于投资额与股份有关的数据,我会在两天之内提供给黄总。”顾子夕在心里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走到这一步,与顾东林的的这一仗,终于要分出输赢了:

顾东林,我看你还能挺多久?

“那好,我们各自准备文件。这次的新闻,依然是:周一见!”黄总站起来,愉快的伸出右手。

“黄总真幽默,不过,周一见。”顾子夕笑着,伸手与黄总用力的一握,两人相视而笑,谈了近一个月的案子,在今天终于定了下来。

…………

送走投资公司一行人后,顾子夕立即给景阳打了电话——却是一直没人接听: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糟。

顾子夕先是一愣,又是一笑,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这小子,这回可终于下手了。

顾朝夕,你可别怪我出卖你,你这把年纪、这种个性,除了景阳,也没人敢要了。

顾子夕很不地道的又给景阳发了个信息过去:“小子,记得一次把事情办到位了。”

发完信息后,顾子夕将桌上的文件整理好后,抬腕看了看时间,许诺和许言应该也要到了,便快速的去到了餐厅大厅。

“到了怎么不进去喊我?”顾子夕出来,许言和许诺已经坐在预定卡坐间。

“干麻要喊你?你觉得自己很重要吗?”许诺笑着看着他。

“小样儿!”顾子夕伸手在她脑袋上重重的敲了一下,这才坐下来,看着许言说道:“不好意思,刚才谈一些事情,出来晚了些。”

“不用和我客气,我和许诺聊聊天挺好。”许言微微笑了笑,表情很是淡然安静,不同于许诺的调皮闹腾。

“许诺,点菜了吗?”顾子夕边翻着餐单边问道。

“不是请客人的点餐吗?”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

“许言比你文静多了。”顾子夕看着她摇了摇头。

“可惜许言不喜欢你这类型。”许诺大乐。

“坐过来,帮我一起点餐。”顾子夕看她口没遮拦的,不由得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做到自己身边来。

许诺看了一眼许言,见她只是笑笑,便也笑了笑,站起来坐到了顾子夕的身边——第一次,在和许言在一起的时候,她会坐到别人的身边。

那感觉,似乎象她和他是一家人一样。

…………

在吃饭的时候,顾子夕对许诺和许言自然而周到的照顾,让许言对他与许诺之间,不禁又多分期许和放心。

或许他真的会是那个,将许诺从过去阴影里拽出来的男人?

只是,他是个温柔的男人,也同样是个危险的男人。

只希望,他不会将她又重新推到另一个深渊里才好。

……第三节男人?为了各自的女人…………

送许言回家时,季风已经在楼下等着,显然,他并不知道许诺要搬走的事情。

“许诺要搬走?”季风看着许诺,却对许言问道。

“所以,以后许言就交给你照顾了。”许诺点了点头:“吃药,饮食、情绪、活动方面,你一定要仔细照顾好她。”

“你们的婚礼,你们自己安排,决定好了什么时候、什么形式告诉我就成。我不参与意见了。”

“那张卡是我给许言准备的嫁妆,你不要的话,就给许言拿着。虽然你不在意,或者说你现在不在意,但我们该做的,也不能落下了。”

“你爸爸妈妈那边,你帮我道个歉,方便的话,改天我再登门拜访。”

“姐夫,我姐就拜托你了。你千万记着那天晚上,我在这里和你说的话。”许诺朝着季风鞠了个躬,又上前抱了抱许言,这才回到顾子夕的身边。

“子夕,我们走吧。”许诺轻轻倚在顾子夕的身边。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将许诺揽进臂弯,看着季风和许言说道:“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许诺的。”

“许诺。”许言看着她,却没有向顾子夕说出拜托的话——许诺,她只是决定一个人,并没有准备把自己交给谁。

“你放心,我会好好儿的。而且,会越来越好。”看着许言,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

顾子夕用力的搂着她的肩膀,看着季风说道:“许诺的家事,从现在起,也成了我顾子夕的家事,所以,我和她一样,拜托你照顾好许言。若许言有任何的委屈、任何的不妥,我唯你是问。”

季风看着他认真而严肃的说道:“许言是我决心要呵护一辈子的女人,若她有什么委屈、有什么不妥,哪里还用等到你们来找我。”

“那就好。”顾子夕点了点头。

“关于许诺,我和许言只拜托你,做为朋友,多多关照。”季风看了一眼许言,才对顾子夕说道。

“你们放心。”顾子夕低头看着许诺微微一笑,回头看着季风和许言说道:“好了,她们姐妹两个舍不得分开,我们两个得帮她们断奶才行。你们上去吧,我们也回去了。”

“再见。”

“再见。”

两个男人,搂着各自的女人,分头回到自己的家里——当然,许诺是租来的小屋里。

…………

“季风,我决定结婚,到底对不对?”许言捧着牛奶,将头靠在季风的肩上。

“对我来说,这是个太棒的决定。若是我先提起,都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季风侧头看着她,脸上是淡淡的、幸福的笑意。

“季风,对不起,决定结婚,不是为了你。”许言有些心虚的说道。

“我都知道啊,是为了许诺麻。不过,最后娶到你的是我、承认爱我的是你,既然这样,期初的原因是什么,又有什么重要呢。再说,你的心里,任何时候,我都不可能重要过许诺,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所以,你也不用内疚了。”季风伸手揽过她的腰,低头在她的唇间轻吻了一下,笑笑说道。

“可是,她却因为我的结婚而离开了。”许言的眼圈,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别难过,离开你,她会成长得更快。”

“虽然一直是她在承担这个家,但在她的心理上,对你太过于依赖。早一点分开,她也早一点从心理上独立。”

“再说,虽然在你心里,她始终比我重要,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多一些时间给我,我们现在,是夫妻,对不对?”

季度看着她认真的说道:“许言,试着做季风的妻子,好吗?”

“唉,许诺也这么说呢。”许言轻叹了口气,转过身体,伸手圈住他的脖子,将头埋进他的颈脖里——对许诺,她是那么的舍不得呵。

可是,舍不得,也还是要舍。

她们,都长大了。

她不光是她的姐姐,许诺也不只是她的妹妹。

她们彼此,都有各自全新的角色,要去学习了。

“顾子夕、顾子夕,以前的他太狠、现在的他太好,这样的他,我能不能放心呵。”许言轻轻叹了口气。

“感情,不是你说放心、或不放心就能改变的。许诺是个聪明的女孩,不仅聪明,还有智慧,她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你实在不用太替她担心。”季风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着说道——不仅是安慰,这也是他真实的想法。

对于许诺,他一直认为她是个太强、太倔的女孩,如果一段感情能让她柔软,又何偿不是一件好事呢。

“你不知道,为了我治病,许诺做了很多事,有些事,让她对感情再没信心。所以,她若不真正安定下来,我永远也不会放心。”许言轻轻摇了摇头,在季风的耳边轻声说道:“季风,你是姐夫了,你一定要替我照顾她,无论任何时候。好不好?”

“我和你一起照顾她。”季风搂着她的手一紧,低声说道:“你的病情我从未隐瞒,所以在可控制阶段,你无须胡思乱想。”

“我知道,我知道,但你还是要答应我。”许言抬头看着他,不依着说道。

“你也必须先答应我,任何情况下,我们一起努力,让这颗心脏跳得更长久一些。若是你故意做了什么,我绝不会管许诺。”季风看着他严肃的说道。

“那当然,我还想看着许诺结婚生子呢。我还要想办法生个儿子呢。”许言看着他,柔软的笑了——如春风里初开的花朵,摇曳生姿,却温润宜人。

“想生儿子,可得听我的了。”季风回她以温柔的笑意,关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话,他们谁都没说。

他们只是约定着,要一直一起照顾许诺。

…………

落叶随风将要去何方

只留给天空美丽一场

曾飞舞的声音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幸福的过往

爱曾经来到过的地方

依昔留着昨天的芬芳

那熟悉的温暖

像天使的翅膀

划过我无边的心上

相信你还在这里

从不曾离去

我的爱像天使守护你

若生命直到这里

从此没有我

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

“许诺,舍不得呢?”顾子夕伸手拍了拍许诺的脑袋。

“舍不得的情绪,已经发酵了三天了,现在,差不多快好了吧。”许诺用手撑着下巴,看着车窗外快速退去的风景,就似那匆匆的流年,在时间过后,终将流走——不是她们舍不得,就可以留住。

“我知道你会很快适应的,因为你的许诺,因为你一直在长大。”顾子夕轻轻点了点头,赞许的说道。

“顾子夕,今天晚上陪我好不好?”许诺幽幽的说道。

“恩?”顾子夕突然踩下刹车,扭头看着她——她却只是安静的看着车窗外,眼底是安静的风景,似乎刚才那句,只是混不在意的随口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