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18亮出底牌

Chapter118 亮出底牌

顾氏。

“你是怎么护的盘?放量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顾总,护不住,今天的消息太猛了。”

“申请停牌,不能再跌了。”

“今天刚刚复牌,如果现在申请,对公司影响很大,可能会被清查下市。”

“下市就下市,总之现在不能再继续跌下去。”

顾东林盯着证券部长,逼着他做资料、做盘面操作。

“顾总,对不起,我做了二十年证券行业,从不做违反职业操守的事情,您如果让我做假消息,请您另请高明。”证券部长转过身来,看着顾东林严肃的说道。

“你?我以公司董事长、执行总裁的身份命令你,现在想办法拉伸股价,至少拉出跌停的局面,做成上升的趋势。”到现在,顾东林已经有些狗急跳墙了——那些做投资分析的人,个个都是人精。

这盘面背后的数据流向、资金走向,比自己看得还清楚,自己手上的股份,若想卖个好价钱,除了要护住盘面,后台数据也必须做到一个好看的状态,否则,谁肯花钱买一个将要倒闭的企业?

不到万不得已,他绝不会把股份卖给顾子夕!就算卖给顾子夕,也不能让他看到,在这股价的背后,公司余下的一点资产,也已被自己抽空的现状,否则,他若撤手,再鼓动几个老家伙低价抛售,这公司就只能清算破产了——自己现在还是董事长、还是执行总裁,这一身的债,得自己来背。

当然不行。

所以他现在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

“顾总,抱歉,我现在辞职。”证券部长被他逼得没办法,只得使出这一招,在离开高脚坐椅后,便转身往人力资源部走去。

“你、你、你给我回来。”面对这种局面,顾东林早已失去了风度。

但证券部部长却是充耳不闻,转眼已经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顾东林沉着脸,走到操作台上坐了下来,看着那些红红绿绿起伏的线条,和跳动的柱子,却不知该如何下手——隔行如隔山,虽然他懂得操作原理,可要实际后台操作,没有精密的计算与政策引导,他还是不行的。

若是被人看出数据做假,那就不是离开顾氏的问题了,而是金融犯罪,是要坐牢的。

顾东林盯着盘面半晌,终于还是决定放弃拉高盘位以支撑股价这条路。

既然股市不可为,那就放弃投资公司这条线,死咬价钱,让顾子夕接盘。

顾东林咬了咬牙,平静了一下情绪后,抬腕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临时股东会议的时间。

当下沉沉的扫了一眼证券部余下的员工,一语不发的转身离开。

…………

当顾东林来到会议室时,除了妻子郑仪群、顾家大小姐顾朝夕、顾子夕外,其它的都到了。

“都到齐了?我们再等五分钟,就开始今天的会议。”顾东林环顾了一眼在坐的各人,沉着脸走到主位上坐了下来。

会议室里,没有人说话。

压抑的沉默、沉闷的气氛、连进来倒水或调设备的行政助理,走路都小心冀冀的,生怕发出点生响,以至惹祸上身。

“不等了,开始吧。”顾东林抬腕看了下时间,比预定的时间过了3分钟了,顾子夕还没有来——他也想放弃了吗?如果他放弃,自己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顾东林心里已经不始开始的笃定,刚才看到的那些跳动的红绿线条,让他的精神防线一下子垮了下来。

只是,所有人都在等他的决定,时间已过,他也无法再拖。

“现在这个情况,董事长有什么好的办法挽救?”钱端沉声问道。

“顾总,您看这则消息。”钱端的话音刚落,顾东林的秘书抱着电脑冲了进来。

“什么事,这是股东会,你进来干什么?”顾东林脸色微变,站起来试图阻止了秘书慌张的举止。

“是,你看这个。”秘书将电脑抱到他的面前,最新的网络新闻赫然在眼前,眼前一片,全是顾氏证券部长临时辞职的消息——

【顾氏证券部长今晨辞职,或将成为压死顾氏的最后一根稻草——曾经的日化巨鳄,在股市崩盘、资金流失之后,将何去何从】

【顾氏证券部长今晨辞职,疑被迫做假数据?】

【股市,并不全是美丽的神话——顾氏证券部长突然提出辞职,或是顾氏年年股价连攀新高神话的破灭】

【顾氏股价跌跌不休,顾氏投资者损失谁来弥补】

…………

证券部部长,不过是十五分钟前去的人力资源部,消息怎么这么快到了网上?而今网络的传播速度,竟然以秒速刷新着所有的新闻。

顾东林的手,有些止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这绝对是故意的!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还没来得及反应,顾子夕便与他的女秘书大步走了进来——他是一脸的从容、一身的气度;他身边的女秘书,除了承袭老板身上的从容之外,还多了份谨慎。

他们两人的进入,让会议室的气氛又是倏然一变,由刚才的沉闷,变得暗流涌动起来。

“顾总,这是上游公司的资料。”

“这部分是客户的资料。”

“这是银行贷款资料。”

“我先出去了,您有事随时给我电话。”

谢宝仪跟在顾子夕的身后,将手袋里的资料一一拿了出来,放在顾子夕最容易取到的手边后,对他轻声说道。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谢宝仪这才直起身体,拎着手袋转身离开,在与顾东林的秘擦肩而过时,回头看了她一眼,轻挑眉梢间,迅速离开,让顾东林的秘书无法再继续在里面站下去。

“顾总,事情就是这样,我先出去了。”顾东林的秘书看着他轻声说道。

“恩。”顾东林点了点头,扶着椅背慢慢的坐了下来。

“叔叔的脸色好象不太好,是生病了吗?听说婶婶最近不在国内,看来叔叔还是离不开婶婶的照顾呢。”顾子夕抬眼看向顾东林,语气里尽是嘲讽——很明显的挖苦着他:他就是靠郑仪群才有今天的地位,一旦失去郑仪群的支持和帮助,他什么都不是。

“现在开会吧。”顾东林对他的讽刺无话可说。

“大家对公司的现状怎么看?”顾东林看着在座的各股东,其实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他自己很清楚,这也不过是个例行的开场白而已。

所以,没有等有人出声,他便继续说道:“对于公司的经营,我想说声抱歉,由于我的无能,让公司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想来大家也心知肚明,公司之所以会这样,和前任执行总裁不当操作,在离职时让公司大量现金流向客户有关。”

“当然,现在不是追究是谁责任的问题。而是要着手如何应对现在局面的问题。”

“我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第一,申请破产保护,让债务不至于继续扩大,让公司市值不会进一步缩水,然后再寻找买家,将公司给卖掉;”

“第二个方案,就是趁着公司还有一些业务在手上,找到合适的买家,将公司卖出去。”

“我个人倾向于第二种方案,大家的意见如何?”顾东林看着在坐各人,沉着脸问道。

“老顾,现在我们每个人,最好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都这种时候了,还绕圈子,这事情就不好解决了。”老股东之一的陈升看着顾东林说道。

这样毫不给面子的话,让顾东林心里暗自生恼,却又发作不得,只是淡淡的说道:“这就是我的真实意思,陈老还有其它什么意见吗?”

“既然这是你的真实意思,那我就同意你的方案,这买家就由你来找吧。”陈升见他到这个时候,还不肯表态,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难怪成不了大事,心胸气度不说,当断不断、当绝不绝,怎么做得好企业。

“你——”顾东林被他将话堵住,不由得语塞——在坐的都是有权利决定公司命运的核心人物,谁不知道:和收购公司谈公司整体出售的事情,已经谈了四轮,直至股价跌至发行价以下,投资公司对顾东林出价的方式和顾氏企业的信心跌入低谷,毅然登报放弃收购,并将原因详尽的列了出来。

这新闻上的油墨怕不还是热的呢,他居然说要谈收购?

就算有人要收购,别人也要等到你破产清算,来拿一个好价钱——这时候原意和你谈收购的人,都是傻子。而做金融的人,又有哪个是傻子?

做收购的人,玩儿的就是以钱赚钱的游戏,你想钱都让你赚,谁会陪你玩儿?

“你们的意思是——”哽了半晌,顾东林才又说道。

陈升看了一眼钱端,钱端看了一眼顾子夕,然后才淡淡的说道:“你既然无力担起这董事长和总裁的责任,你就退下去吧。”

“公司谁担得起,就由谁来担。如果这里没有人担得起,我们就请职业经理人来担。你的股份,优先由我们这些老股东来购买。如果没有愿意买,再去找投资人来买。”钱端看着顾东林,沉着脸说道:

“老顾,你听清楚了,只是卖股额,不是卖公司。找不到人买公司,有了合适的执行总裁和好的运营计划,这股份,还是会有人买的。”

顾东林也扭头看向顾子夕,知道他这是在准备收手了——只是,他却不能不配合的出手。

“好,我同意。”顾东林缓缓的点了点头。

“那大家就举手表个态吧,孙秘书不方便参加这个会议,就由我临时做个记录。”陈升步步紧逼,逼着顾东林表了态,接着便逼着将事情确定下来。

“同意找投资公司收购的举手。”陈升扫视了一下会议室里的人,见没人有动静,便迅速的接着说道:

“同意顾东林辞去顾氏董事长一职、出让其名下全部股份,由现有股东优先购买,投资合作人次优购买的意的举手。”说完后,自己先将手举了起来。

接着钱端、顾子夕也将手举了起来。

另外两个股当,看了顾东林一眼,略作犹豫,也慢慢举起了手。

最后,顾东林也举起了手。

陈升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在坐股东,全票通过。还有三个股东因故未参与本次会议,鉴于表决人员已超过半数,这个决议即刻生效。”

陈升快速的拿了一张a4的空白纸,将刚才的意见写下后,交给各人签名——他的行动,当真是一步接着一步,一环紧扣一环,顾东林一旦犹豫着做了决定,后面几乎就没有他思考的余地了。

…………

“决议签字生效,股价由财务部和证券部、法务部共同核算后,在内部公示,三天内若无人购买,我们共同推荐收购公司介入。”陈升将各人签名的文件收好后,看着大家说道:

“老顾决定将股份出售,即刻起不再决定新的股东会事宜,这段时间我们几个每天早上9点30在会议室碰头,任何事情,集体商议决定。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

“没有。”各人都摇了摇头——连顾东林都放弃了,他们想的,是自己手上这股份,是留还是不留的问题。

“那好,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大家就先散了吧,明天我们对老顾的出售价做个讨论。”陈升站起来说道。

“虽然我决定卖掉我全部的股份,但对公司还是关心的。公司现在这个情况,也不知道能撑几天,大家看,是不是借个这会议,敲定执行总裁的人选,从现在开始,全盘接手公司的运营?”顾东林突然说道。

顾子夕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刚才决定的是同意你出售所持股份,不是同意你辞去执行总裁的职务,在新的董事长确认前,没有人罢免你的职务,所以,这估时间,公司的运营,还请叔叔多费心了。”

“顾子夕,你不要做得太绝了,你早一天将公司收在手里,公司起死回生的可能性就大一些。既然你已逼得我放手,难道还要看着公司继续跨下去吗?”顾东林没有钻成这个空子,不由得又羞又恼——一个把公司经营成这样子的执行总裁,他还真没脸当下去。

就算他有脸当下去,也不敢继续当下去——法院的开庭文书还摆在桌上,也就下周,就要开庭。

若是顾子夕现在接下整个公司,申请撤诉,那么这一局他即便是输了钱,也不至于还输了名声、输了面子。

没想到,他竟然毫不为所动,在知道自己会撤手的情况下,早上又联合证券部长踢了个临门一脚,把自己逼到死路。直到这时候,仍然毫不松口。

顾子夕,他以前怎么就没看出,他有这么狠呢!

“顾总这话说得有差,你是听谁说,我要收你的股份?你又是谁听说,我要做这个执行总裁?”顾子夕看着他笑了笑,将手上的文件随便拿出一份扔在他面前:“你看看银行的这些烂帐。”

“你再看看法院的开庭通知。”

“还有上游客户对顾氏不仅不给帐期,在现款的情况下,居然也要排期发货。”

顾子夕扔了两份文件过去,看着顾东林冷笑着说道:“顾东林,你真能干,居然把公司的生意做成这样。”

“这样的公司,你想,我现在会接吗?”顾子夕冷笑,起身拿着电脑便往外走去,谢宝仪原本放在他手边的文件,他一份也没带。

顾东林看着面前的文件,不禁脸如死灰——他原本想让财务在做了估值后,报一个内部出售价和外部出售价。

看来,这个顾子夕也是做足了功课,经营上的数据他一手掌握;财务上的数据,怕是也清楚明了。

只是,他把自己逼到现在,目的就是让自己彻底退出顾氏;而他现在不接,难道是想借投资人之手,将自己25%的股份分散拆卖,他一分钱都不花,就成为顾氏现在最大的股东?

顾子夕,这个帐,你未免也算得太精了。

想到这里,顾东林气得双手紧握成拳,青筋直冒——顾子夕,你狠。

…………

如果顾东林猜想是真的,他基本没有一点点抬高股价的可能性了,唯一能控制顾子夕的,就是让除顾子夕之外的股东购买,而不至于让股分过于分散,让顾子夕的15%在这里独大。

只是,他们现在肯定是不肯拿钱出来的,而要自己内部转让先不收钱,那也不行。

顾东林沉着脸站起来,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准备下去好好儿想想对策——其实,至于顾子夕是不是分文不出便捡了个最大股东的便宜,他也只是心有不甘,还不是他现在最看重的事情。

他原本是想抬高股价,逼顾子夕接盘,他想要顾氏、想做最大股东,就知必须拿钱,而对他资产情况的预估,他也知道他拿不出来。

在这场较辆里,就算是输,也不能让对手好过了去,这是他的本意:可现在,他输得彻底,而对手却赢得轻松。

这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第二节价格?景阳的手段…………

“东林,今天的消息是怎么回事?”一个月没有主动联络他的郑仪群,破天慌的给他打来了电话——对于公司的事情,她虽然远在法国,却是了如指掌。

对于顾氏,她何曾真正的放手。

想到这里,顾东林心里越发的恼怒,顾不得这段时间好不容易哄得她有些回心转意,在电话里冲口说道:“还不是你的宝贝儿子干的好事,他这是要把我逼到绝路上呢?”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

“仪群?”顾东林到底还是担心她生气。

“既然都到这个地步了,再争下去,不过是个两败俱伤。东林,你就放手吧。”郑仪群淡淡的说道:“公司已经到了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的地步,上游买不到原材料,下游供不出货,银行还欠着贷款,这样的公司,交到子夕手里,他不死也要脱层皮。”

“你是输了,他也未必赢。双输的结局,顾氏,倒成了业界最大的笑话了。东林,好歹你也是长辈、好歹你也在商业打拼了这么多年,这样的结局,于名于利,你可有一点的好处?”郑仪群的声音淡淡的,似乎已经疲惫得不想在件事上多说,却对他的顽冥不化,又无可耐何。

顾东林皱着眉头,对电话里的郑仪群沉声说道:“现在不是我罢不罢手的问题,他是要逼我到绝路,现在的股价、现在的市值,已经要跌破发行价了,他还在放消息刺激,你说,我要怎么放手?”

电话那边,郑仪群又沉默了半晌,才出声问道:“你想什么价位出?”

“高出市场0。5每股。”这下,顾东林没有再绕圈子,直接说出了自己心里最后的底限。

“不可能,0。3吧,我帮你争取一下。”郑仪群断然说道。

“仪群,你可知道这样我们的损失有多大?”顾东林的低声吼道。

“你不同意的话,就自己去争取,我撤手不管。”郑仪群也不和他算帐,直接丢出了自己的底牌。

这回换顾东林的沉默,半晌之后,才长长叹了口气,不情不愿的应了下来——既然顾子夕可以不出一分钱就拿走全部的股分,那么他肯定会在价格上死磕到底。

现在,也只有郑仪群或许能让他稍稍退步。

“子夕现在还在公司吗?他状态怎么样?”郑仪群轻声问道。

“还在,得意着呢。”顾东林轻哼了一声。

“东林,既然决定就此罢手,就要有罢手的姿态,一些小动作就不要有了,男人毕竟还是要大气有风度些才好。”光听声音,就知道郑仪群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见顾东林不说话,郑仪群才又接着说道:“我现在给子夕打电话,你按程序去准备资料。拖到现在,大家有了决定,宜快不宜慢,宜早不宜迟。”

“恩。”顾东林闷着声音挂了电话。

…………

法国,郑仪群的公寓。

“妈,他是什么意见?”顾朝夕看着郑仪群。

“他没意见。”郑仪群叹了口气,看着女儿,忧虑的问道:“这个价,确实是子夕的意见?他能同意吗?”

“顾东林25%的股份,就算是市价也还要18亿,我算过他从公司抽走的现金和货款,那是远远不够的,再上调0。3块每股,差不多要到20亿以上,他哪里去弄这笔钱?”

顾朝夕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个您就不用操心了,他自有办法,许多细节我也是不知道的。这个价格他也未曾同我说过,是我从景阳的文件里看到的。我看没问题。”

“朝夕,妈这里多的没有,凑个三五亿还是没问题,你能和子夕说说……”刚才在电话里还一片强势的郑仪群,在提到顾子夕时,却只有试探和讨好。

“我都说了,这事的细节我不清楚,参与多了怕是有变。他现在的心思,变化多端,我也拿不太准,我们现在还是不要再有多余的动作了,只要顾东林不再做小动作,我们静观其变就好。”顾朝夕有些不耐的说道,抬腕看了看时间后,对郑仪群说到:“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这里没有保母不行,你以为你还二十几岁呢,逞什么强。”

“我给你找了个阿姨,明天早上过来,你先用着。”顾朝夕环顾了房间一眼,便转身走了。

所有的母亲,不管多能干多强势,在儿女长大后,似乎都会有被儿女安排的命运,对于这点,郑仪群不仅不恼,反而心里感觉到一股温暖——自嫁给顾东林后,和一双儿女的感情越来越差。

原来,女儿还是关心自己的。

其实,子夕也只是有怨气而已。

子夕,你不明白,妈真的都是为了你好。可妈也是个人,也是有感情的,不是吗!

郑仪群走到小床边,抱起才五个月大的小儿子,心里一片柔软。

…………

顾朝夕在法国的工作间。

顾朝夕回到工作间的时候,景阳正与顾子夕通电话,见顾朝夕回来,便迅速挂了电话,转身看着她:“回来了?情况怎么样?”

“比市价高0。3,顾东林答应了。”顾朝夕点了点头:“子夕知不知道这事?”

“他要是知道了,我这辈子都不用回去了。”景阳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笑着说道。

“恩,我也这么想。”顾朝夕点了点头,看着景阳轻哼了一声:“我以为,你和子夕一样的脾气,没想到还会转个弯。”

景阳轻笑了一声,淡淡说道:“子夕也是知道转弯的,在处理事情上,他比我更具商业意图。只是,这次对象不同,不是吗?”

“你倒清楚。”顾朝夕朝他翻了个白眼,越过地上乱七八糟的资料回到办公桌里面坐下来:“现在,就等着最后的消息了,希望顾东林别再玩任何花样才好。”

“你妈的话,他还是会听的。他还指着你妈手上的10%,继续吃顾氏以后的红利呢。”景阳满脸讽刺的说道。

顾朝夕轻轻看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脑海里回想起刚才郑仪群公寓的模样,觉得自己的母亲,与和父亲在一起时,已经变化了很多。

父母的感情,她清楚,父亲疼她、爱她、宠她,也为她的商业能力而骄傲,但在父亲的眼里,她也永远只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爱着的女人,而没有其它;而顾东林不仅爱她、宠她,还把她当女神仰视着。

他的态度,满足了她做为女人的所有虚荣和幻想。

或许,这就是她为什么会选择嫁给他、会选择再生一个孩子——除了股份和子夕地位的算计,怎么可能一点感情的因素都没有?

只是,爸爸那么爱她,一个女人,有了那样的爱情还不够吗?非得要人这样的仰望着、当女神一样供着吗?

她为什么要背叛爸爸!

这是她和子夕永远不能原谅她的地方。

…………

“想到了什么呢?脸色这么难看?”景阳跨过脚下的一堆文件,走到她的身边。

顾朝夕只是沉默着,良久,才轻声说道:“景阳,你说,一个女人,要怎样的爱情才能满足?”

“天啦,我的顾大小姐,这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的。”景阳大笑,伸手扳过她的身体,让她面对着自己:“朝夕,你告诉我,你需要什么样的爱情才能满足?”

“又不是说我。”顾朝夕的脸微微一红,手撑着桌面就要站起来。

“女人的问题,我只关心你的。”景阳轻笑,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将她又压回到办公椅里。

“满足我很容易,年龄比我大三岁。”顾朝夕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心慌意乱,胡乱的说道。

“那我去死了,再投一次胎好了。”景阳黑着脸说道。

“你神经病啊,再投就成了我儿子了。”顾朝夕恼怒的推开他。

“那你是不愿意我当你儿子啰?”景阳大笑,用力的挤进她坐的椅子里,搂着她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轻吹着气说道。

“鬼才要你当儿子。”顾朝夕瞪了他一眼,想想这话里的语病,不由得也笑了。

“这才对麻,女人要多笑才漂亮。”景阳说着,在她的耳垂上轻咬了一口,在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微一颤时,低低的笑着说道:“所以,我还是当你的男人好了。”

“行了行了,别闹了,还有工作要做呢。”他的语气他的手,还有他说话的声音,让这几天已经熟悉他小动作的顾朝夕的脸通红起来——这整晚的折腾也就算了,这大白天的在办公室,又发什么情。

“你现在的工作就是我!”景阳低笑,凑唇轻轻吻住了她,揽在她腰间的大手早已探入衬衣里面

…………

顾氏。

在刚才的临时股东会议之后,财务告知,所有的数据,明天上午出来。虽然大家对于大概数据早已心里有数,只是要签在白纸黑字上的东西,必须得要精确才行。

顾子夕示意谢宝仪将早上那堆文件甩到了财务部后,便匆匆离开了。

“顾总,我现在来顾氏的路上。”

“顾东林在办公室等你。”

“ok,稍后联络。”

与黄宪通了电话,顾子夕的情绪才完全放松下来——顾东林,我看你还玩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