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0尘埃落定

公告区 . Chapter120 尘埃落定

果然,他们两个进去的时候,顾梓诺已经吃完了,正拿着幼儿园发的作业纸,认真的涂画着什么。

“少爷,许小姐。”见顾子夕和许诺走进来,老王忙站了起来。

而两人十指紧扣的模样,让老王的脸色一片难看;在看见许诺微肿的双唇和隐隐被咬破的唇角,心里的鄙夷就更重了。

小少爷还在这儿呢,这女人,真是不要脸:这会儿时间都等不得,要急着和少爷亲热。怕不是知道了少奶奶身体不好,趁机用身体把少爷给吊住。

唉,这也怪不得少爷,一个大男人,娶个媳妇儿能看不能碰的,也难怪和这小妖精难舍难分的。

只可怜了蜜儿,摊上这样的身体,也没办法。

看着老王黑得象锅底的脸色,许诺也没搭理,径自在梓诺的对面坐了下来,看着他写作业。

“少爷,我先去车上等。”老王闷声说道。

顾子夕看了许诺一眼,将自己的车钥匙递给了老王,对他说道:“许诺习惯自己开车,你以后在我这边,帮我接送梓诺。“

“好的。“老王紧绷的脸,这才缓和了一些,将许诺的车钥匙拿出来放在了顾子夕面前----谁愿意给这个小妖精开车呢,虽然以后,她很可能就是顾家的女主人。

…………

“还生老王的气呢?”顾子夕招手点了餐后,看着许诺低声问道。

“哪儿有那么气好生的。”许诺摇了摇头,继续和梓诺说着话。

顾子夕淡淡笑了笑,也不再提这个话题。

餐点上来后,两人安静的吃着,听着顾梓诺讲着幼儿园的小笑话,许诺偶尔插一句,顾子夕只是看着她们,只觉心情一片平静的暖意。

…………

吃完饭回到公寓后,许诺洗完澡,换上舒服的大t恤,便开始整理今天带回来的资料。

从垃圾桶里捋回来的资料,大约五六十张纸,最后整出10张有用的,其它的便用碎纸机全碎掉了;手机里的照片导入电脑后,一张一张的过滤,样品间的图片,当真还有几张可以用的----新品研发的说明及外观包装的设计原理,都在里面。

许诺心里一阵激动,迅速将图片资料保存好,再将文字资料打印出来。将所有有用的文字资料归集到一起后,便将重点信息勾画出来,再分类重新录入电脑里。

时间差不多已经是11点了,许诺正聚精会神的录资料、建文档,突如其来的门铃声倒让她吓了一跳----这么晚,会是谁?

“是我,开门。”接着便是顾子夕发过来的信息。

许诺一愣,第一个想法是装作睡着了,不开门。

过了一会儿,便听见大门钥匙转动的声音,许诺突然想起,顾子夕是配了她公寓的钥匙的,当下手忙脚乱的将桌上的资料一把全扫进公文包里,然后直接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快速的在办公桌上扫视了一眼,感觉没有什么异样后,便快速按掉了台灯,跳回到**装睡。

“许诺?”

开门、进门、关门、喊她的声音,声声入耳,许诺深深吸了口气,装作才睡醒的样子,低低的应道:“子夕,是你吗?”

“这么早就睡了?”顾子夕走进来,伸手按开飘窗的暖灯,看了看**眯着眼的许诺,倒也没有怀疑她装睡。

“你的工作牌落在餐厅了,我顺便送两套梓诺的家居服过来。我买了早餐放在冰箱里,明天早上起来热一下就能吃了。”顾子夕将手里的东西随手放在书桌上,轻轻的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她放低了声音说道。

“恩,好。”许诺点了点头。

“睡吧,我先走了。”顾子夕低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伸手帮她掖好被子,便站了起来。

“子夕……”许诺低声轻喊着了一声。

“恩?”顾子夕低头看着她。

许诺睁开眼睛看着他,良久,只是轻轻的说道:“走的时候,帮我把门锁好。”

“放心睡吧。”昏暗的灯光中,顾子夕的眸子里,似乎划过一道叫做失望的东西,瞬即又被温柔所掩藏。

在关掉房灯后,又悄然离去。

直到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许诺才完全睁开了眼睛,从**坐起来,心里一阵难以言喻的悸动----天知道她装得有多辛苦。

在这样的深夜,有个男人知道你不会做早餐,偏买了送过来;在这样的深夜,有个男人只为了一个小小的工作牌,开车从城区的另一边到这一边。

她怎么能不感动----有那么一瞬间,许诺几乎想开口将他留下来,却在犹豫再犹豫之后,仍然放他离开。

只是,

只是感动不能当饭吃,爱情也不能给她带来足够许言治疗的钱。

许诺掀了被子起了床,按开桌上的台灯后,打开电脑、拿出资料,继续努力将那些资料分类录进电脑里。

一直到临晨一点半,所有的资料才算整理完,然后迅速发了一份给公司后,这才熄灯睡觉。

一整天的疲惫和高度的紧张,让她倒床就睡着了,只是在睡着前,仍迷迷糊糊的想着:以后下班不能再和他约会了,否则时间是不够的。天天这样熬夜,她真是吃不消的。

……第二节顾氏?尘埃落定…………

第二天,顾氏。

会议室里,所有的股东都来得很准时。顾子夕过来时,所有股东的手里,都拿着一份财务报表。

顾子夕大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已经放在桌面上的文件夹,一页一页的翻看了起来,在他全部看完抬起头时,其它股东都已经看完了,正在等着他。

“这份报表做得很专业。”顾子夕合上手中的文件夹,看着陈升点了点头。

陈升知道他是认可了这份报表的数据,当下便对财务总监说道:“顾总的报价可以内部公示了。”

“好的。“财务总监即刻便将顾东林的内部报价群发邮件给了在坐的几大股东。

顾子夕和陈升、钱端收到后都微微一愣----他的报价,居然和自己心里的预期底价一样。而且,只报了这一个价,似乎没有打算拿钱走人,不准备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

顾子夕抬头与陈升钱端交流了一个眼神,便淡淡说道:“我同意以这个价格全部购进。“

“全部?“顾东林看着他,冷笑着说道:”你也太狮子大开口了点儿吧。“

顾子夕也不理会他,将股权购买意向书递给陈升,淡淡说道:“按照程序,法律手续走完,资金就到帐。”

“其它股东有没有想购买的意向?”陈升接过子夕的购买意向书,担心的看了他一眼,在看见他眼底的笃定后,便也放下一些心来。

“没有。”

“没有。”

另两个股东,恨不得自己也卖了股份拿钱走人,怎么还会在这时候买进。只是在现在这个情况下,肯定没有人肯接,所以他们也只能观望了。

钱端和陈升点了点头,便在购买意向书上签了同意,转给其它股东都签了字后,交给了列席的法务部经理,嘱他迅速办理。

“那现在,请顾先生离开会议室。“顾子夕看着顾东林淡淡说道。

“既然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公司的股东、我同时辞去公司董事长和执行总裁职务。”顾东林看着顾子夕说道。

“新的股东大会还没成立,没办法对你的辞职申请做出回复,在整个转股手续完成后,新的股东会自然会出文件,免去你在公司的一切职务。”顾子夕淡淡说道。

“顾子夕,你别太过份。”顾东林忍不住咆哮的站起来----他想避的,自然是本周要开庭的官司。

“就当你在顾氏这么多年,为顾氏做的最后一件事吧。”顾子夕根本就不为所动,转头看向钱端和陈升:“现在开会吧。法务部王经理继续留下来参加会议。公司新的管理机构今天下班前必须公布。”

“好。”钱端点了点头,示意顾东林暂时离开。

顾东林沉着脸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了会议室----不管怎么说,让顾子夕倾家荡产的拿出钱来投入公司,这个最大的目的达到了,他也算没有白答应郑仪群的条件。

…………

只是,在他走出会议室,看到正从电梯间走过来的投资公司一行人时,便立时明白了顾子夕的计谋----他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他只不过是和自己打了个时间差而已。

在股权转让生效后,按约定打款前,有一天的时间差。而顾子夕就利用这一天的时间差,将他名下的股份,再转给投资公司。

他若能和投资公司谈到签定协议即打款,那么他连周转的时间都不要,便利用投资公司的钱,将这股份买了过去,甚至多少还能赚点价差。

他若不能和投资公司谈妥这个条件,至少在第二次转股手续办完后,投资公司的钱和价差加起来,也能弥补他筹钱的损失。

顾子夕,当真是个玩儿资本的高手。

…………

“顾总,您好。”黄宪看见顾东林站在会议室门口,便知道顾子夕的计划已经成功,当下笑咪咪的与他打着招呼。

“黄总好。”顾东林皮笑肉不笑的伸手与他握了握,带着淡淡的讽刺说道:“没想到黄总对我们顾氏这么有信心,这种情况下,还是来了。”

“子夕请我过来帮他算算,他这个价出得合适不合适,既然都倾尽所有了,也得心里有个数才行。”黄宪话里有话的说道----一边警告顾东林最好拿了钱就走人,再玩花样,顾子夕一狠心不接这个盘了,他撑这么久、亏损这么大,也不过换来个竹篮打水一场空。

另一方面,也是安慰他----顾子夕现在已经是山穷水尽,除了一个摇摇欲坠的顾氏外,他就是个穷光蛋。这一局里,他虽然输了企业,却赢了金钱,也不算太惨,还是见好就收的好。

可是顾东林却不这么想:从黄宪的话里,他听到的,是黄宪与顾子夕的关系----他们居然是朋友,这说明之前他来谈收购,就是忽悠;他在媒体上发表的那些言论,就是故意;他就是这场收购恶战最大的帮凶。

只是,就算是认识到这一点,他也只能自己偷偷的去气得吐血,事情到了这一步,除了拿钱走人,他已是别无选择。

…………

会议室内。

“子夕,资金上有问题吗?”钱端有些担心的看着顾子夕。

“‘宪朗’投资公司,有意投资我们公司,大家意见如何?”顾子夕将手头准备好的两份文件递给各股东。

“这家投资公司,之前和公司已进行了三轮谈判,公司对其资信与投资风格已经是相当熟悉,对于同意其入资的文件,也还在有效期内。”

“由于该公司一度准备放弃投资,这件事情暂时搁置。我昨天与‘宪朗’公司负责人联络,他们表示,若顾东林离开顾氏、退出顾氏管理层,他们决定重新考虑投资顾氏的决定。”

“所以,在对‘宪朗’资质没有疑问的情况下,我同意将我名下的12%的股份卖给‘宪朗’公司。大家的意见如何?”顾子夕将另一份顾氏对‘宪朗’资质审查的报告和全体股东同意转股的报告递给在坐的每个人。

直到此刻,这些人才算真正了解了顾子夕在这盘棋里,将投资公司这颗棋子,用到了尽致----环环相扣、步步为营,不仅借投资公司之名,将公司股票价格一再拉低;且让投资公司早早过了公司内部外资引进的审核程序。

直到这一刻,就算大家反对,有了之前签属的同意意见和资质审查报告,便能顺利的办成这件事。

不得不说,顾子夕的城俯实在是太深了,他的每一步棋,都有无数个后着;让你看不尽、摸不透。

其实以顾东林的能力,能把顾子夕拖成这样再输,还拿走近二十亿的流动资金,真的是该知足了。

会议室的几个人,心里暗叹了口气,抬头对顾子夕说道:“我们没意见。”

“很好。”顾子夕微微一笑,看着钱端和陈升说道:“既然大家都没意见,我的意见是这次将转股手续一道程序办完,直接由顾东林的股份转出12%给‘宪朗”投资公司。“

“那要通知‘宪朗’公司的负责人过来签股分转让合同吧。“钱端看着他说道。

“黄总应该已经到了。“顾子夕点了点头,话音刚落,便听见谢宝仪的敲门声。

“顾总,‘宪朗’公司的黄总已经到了。“谢宝仪推开门,看着顾子夕说道。

“请黄总进来。“顾子夕点了点头。

随着谢宝仪侧身让开,黄宪拎着部电脑便走了进来:“大家好,我们又见面了。“

“欢迎黄总加入顾氏。“顾子夕站起来,将右手伸向黄宪,只这一句话,便告知了黄宪,一切均已敲定。

“很高兴能与顾氏这样的优秀企业合作,相信我们都能够有超值的回报。“黄宪点了点头,在顾子夕身边的位置坐下后,便从公文包里拿出他和顾子夕已经签好字的股权转让书。

各个股东心里不禁一阵惊诧----这工作做得也太到位了,以为他最多是准备好了文书,却不想双方连字都签好了。

看来,就算有人反对,他也会想办法摆平----这个局面,他已经是势在必得。

顾子夕微微一笑,从黄宪手里接过文书,递给在座的股东,等他们签字----这一着,比顾东林猜测的时间差,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

他根本不需要借时间差来筹措资金,投资公司的钱在他的支付日即刻到帐,而且,多增加的0.2元每股的差价,还能成为他的支付资本----这一招,无异于空手套白狼,相当的漂亮。

…………

文件在各股东手上转了一圈后,签名的程序已经完成,顾子夕将文件交给一直留在会议室的法务部经理,交待他抓紧办理后,便以最大股东的身份,主持新公司的第一次股东会议。

“今天的会议只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新任董事长选举的准备;第二,任命公司营运副总裁。“顾子夕看着在坐的各人,冷声说道:”新任董事长选举由钱老牵头,在股权交割事宜完成后,即刻启动。“

“公司营运副总,我提名我自己,工作名义上向现任执行总裁汇报,大家有没有其它意见?”

“子夕,你看是不是以新股东班子的名义,同时罢免了老顾执行总裁的职位?公司现在这个情况,若内部管理还有阻力,实在不利于公司情况的回转。”其中一个股东看着顾子夕说道。

他的意思很明显,既然是你安排的起诉,现在达到你目的了,你就撤诉算了,也别晃着个顾东林继续留在公司嗝应人。

“大家如果对我任公司营运副总没有意见,就这么决定了,任命书一会儿人力资源部会发下去,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这段时间辛苦大家了。”顾子夕并不回应他的话,说话之间,俨然一家之主的姿态。

在需要用计谋之时,他是婉转迂回的;在不需要用计谋时,他是强势凌厉的。

既然已经在这个位置上,既然已经是大权在握,他要做的不是商量,而是命令;对于公司管理,他不喜欢商量来商量去,现在需要的是果断行动,立即将公司的生意启动起来。

“既然这样,我们都没意见。”那股东轻轻叹了口气,在他的言语与姿态之间,已经然是企业新的主人----顾氏,从顾东林签下那份股权购买意向书时,已经真正易主。

其实应该说,已经回到它真正主人的手上----而这个真正的主人的工作风格,他们都曾经经历,却又未曾真正经历:一个是韬光养晦的顾子夕、一个锋芒毕露的顾子夕,又怎会相同?

…………

会议之后,人力资源部起草、顾东林代表董事会签发的任命通告一小时之内便公布了出去。

“宝仪,顾总的办公室你有什么意见?”行政经理拿着任命通告跑到楼上谢宝仪的办公室,为难的看着她。

“和执行总裁共用一个办公室,你安排加办公桌,按以前的标准,备齐办公用品就行。”谢宝仪轻瞟了一眼那任命书,淡淡的说道。

“共用?”行政经理轻呼出声----公司上下谁不知道,这两人势同水火。顾子夕的离开就是顾东林的逼迫;而后来的顾子文的离开就是顾子夕的逼迫。

这样的两个人,怎么能共用一间办公室呢?

而且,公司最高的两个领导人,连独立的办公室都没有,传出去笑话可大了。

“宝仪,你可别害我啊,虽然很多人离开了公司,可我刚怀孕,出去不好找工作,还要在公司继续干呢。”行政经理为难的看着谢宝仪。

“这是顾总的意思,你去办吧,出了事也不会怪你的。”谢宝仪下意识的看了看她还算平坦的小腹,淡淡说道:“恭喜你。”

“你千万别和别人说啊,顾总重新回来,我怕有人事变动。还是先不说的好。”行政经理叹了口气,在旁边的坐位上坐下来,将办公安排意见表迅速的填好后,交给谢宝仪签了字后,便匆匆去安排了。

谢宝仪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不禁泛一起丝怜悯:女人不易,职场女人尤其不易。

……第三节进展?找到突破口…………

怡宝公司。

“行政部新来的吗?帮我把这套文件复印一下,双面的,谢谢。”

“好的,请问你是?稍后我送到哪里?”

“你送到楼下3号会议室就行了,那边的复印机今天坏了。”

“好的,我一会儿就送过去。”

“谢了,拜拜。”

许诺拿着手里的文件,边往文印室走,边翻看着,不过是一分普通的市场调查报告,这样的数据每个公司都不尽相同,对她手上的这个案子,似乎没有太大的帮助。

不过,许诺仍是小心的将资料复印了两份,自己收起来一份:回去仔细研究一下,或许能找到有用的数据。

“我是行政部送资料的,请问现在方便进来吗?”许诺敲了敲会议室的门。

“谢谢你。”开门的正是刚才送资料的女孩子。

“不用谢,我叫许诺,以后复印都可以找我。”许诺认真的看了一下她的工作牌----市场部品牌助理顾小北。

看来是新产品市场调研小组的工作人员了,虽然很基层,消息却重要----于是,这个叫顾小北的、眼睛大大的女孩,就成了许诺第一个目标。

…………

下班后,许诺照例没有走,换了球鞋后,仍帮着保洁阿姨收拾垃圾桶。

今天的重点,仍然是每个桌子上的文件拍照、垃圾桶里的资料收集,还有会议室里没有擦掉的会议板书拍照。

因为熟悉了路线,又换了球鞋,今天的效率要高了许多。在阿姨做完卫生之前,便将一大垃圾袋的废纸给整理好装进了随身那个超大的公文袋里。

等到阿姨做完卫生,她又陪着阿姨一起去关各个办公室的灯。

“小许啊,现在的女孩子可很少有你这么勤快的了。”阿姨笑着说道。

“我家里比较困难,所以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希望能做好,早些转正。”许诺边画着开关平面图,边对阿姨说道。

“哟,你的图画得挺好的,和市场部那些画设计图的姑娘比都不差。”阿姨瞅了一眼她的绘图本,还蛮有眼光的赞着她。

“是吗?”许诺笑了笑:“那个顾小北是干什么的,长得好甜。“

“就是画图的呀。我看她成天画来画去的,那个图画得和你差不多。“阿姨笑着说道。

“她穿的衣服也好漂亮,很会买衣服的样子。“许诺状做无意的说道。

“她呀,听说工资不高,但很会买东西呢,你看她穿的衣服,看不出来是地摊货吧,我告诉你呀,都是地摊上淘来的,有时候我还让她帮我给我女儿买呢。“说到这个,阿姨便又是如数家珍。

接着又说了许多,顾小北购物的状举,听得许诺直乐。

到于顾小北身上穿的衣服,许诺自然是看得出来那是地摊货的,因为,就在不久以前,她还是夜市的常客。

只是后来去了卓雅,在那种国际化的公司里,连收入只有三四千的前台,穿的都是国际品牌,或许是代购、或许是淘宝、或许是年底一折的清货,管它怎么来的,整清楚了穿在身上,也还是倍显范儿的。

所以自那以后,她便将衣柜里的地摊货全给出清了,咬牙花了一笔钱,将自己的衣柜的衣服全部换成了国际品牌的。

之后每三个月拿一笔钱再买一件,这样对于她来说,经济上不会太困难,两年多积累下来,也不缺衣服穿了。

不过,得到阿姨的这个消息后,她准备回许言那里,将以前没处理完的地摊货再找几套出来----有了共同的背景、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话题,这人才好接近麻。

……第三节外卖?因为想见你了…………

“许诺,我今天加班,你方不方便帮我送点儿外卖过来?“刚进家门,便收到了顾子夕的信息,许诺不禁头痛----从城南跑到城北给他送外卖,然后再回来熬夜清理资料,她真是想死的节奏。

唉,还是得去呀。

昨天大半夜的,人家都送了早点过来呢。

许诺这才知道:恋爱,是要成本的----时间成本、精力成本、还有金钱成本。

“好的,想吃什么?要多少份?”许诺无可奈何的回了信息过去。

“和和堂的汤包,就买十份就好了。”顾子夕的信息很快回了过来。

还十份就好。

许诺不禁直翻白眼。

…………

许诺开车到‘和和养生堂’时,谢宝仪已经在那里。

“谢秘书?”许诺不禁奇怪----这不是有秘书来吗?干麻还叫自己。

“我已经买好了,这两份你帮总裁总到他办公室。其它的我拿会去就好。”谢宝仪将打包好的两份交到许诺手上,淡然的说道。

“反正我也要过去,我帮你多拿几份吧。”许诺见她一个人拿八份,确实有些吃力,便又伸手接了两份过来。

谢宝仪看了她一眼,似乎是欲言又止。

“那件事情,我答应你的,不会说的。”许诺淡淡笑笑。

“谢谢。”谢宝仪神色微窘,自嘲的说道:“再次看到你,是这种身份,其实蛮尴尬的。“

“在我眼里,你是他的工作伙伴。而他的工作,我是从来不过问的。“许诺笑笑说道。

“你和一些女孩子不一样,难怪他会喜欢你。“谢宝仪抱着打包盒与许诺一起慢慢往外走去:”坐我的车吗?“

“我开车来的,咱们各走各的吧。“许诺摇了摇头,走到那辆蓝色斯巴鲁车边,开了锁后,将食盒放了进去。

谢宝仪看着她上车后,嘴角噙起一股冷笑:“难怪愿意没名没份的跟着他,原来也不过是为了钱而已。“

…………

顾氏的写字楼,在城北的日化企业集中的地方,有着属于自己公司的一整幢办公楼。

站在立着顾氏公司logo广场上,仰头看着这幢有18层高的大楼,许诺这才想起来,自己是第一次来他的办公室,根本就不知道他在第几层办公。

呵呵,自己这个女朋友做得还真是失败,对他的关心太少了呵。

“许小姐,来找子夕吗?“正站在门口准备给顾子夕打电话,看见艾蜜儿在一个五十岁左顺的男子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你好。“许诺轻轻点头打着招呼----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才算合适。

“你和子夕一样,喊我蜜儿就行了。“艾蜜儿看着她笑着,温柔的说道:“一起上去吗?”

“哦,不了,你先上去吧。“许诺笑着摇了摇头。

艾蜜儿也不再说话,只是保持着优雅的仪态,转身往办公楼里走去。倒是他身边的男子,盯着许诺多看了几眼。

待他们走进大楼后,许诺正待转身,顾子夕的电话却追了过来:“到了吗?”

“恩,在楼下。”许诺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

“现在发现自己失职了吧?不知道我的办公室?”顾子夕轻笑。

“要不你下来吧。”许诺知道他还没见到艾蜜儿。

“恩,你在大厅等我,我下来接你。”顾子夕点了点头,对开会的各人说道:“外卖马上到,大家休息一会儿。”

交待完后,便直接下楼去了。

以至于艾蜜儿和莫律师上来时,没有看到他。

“顾总下去了,要不您去他办公室等吧。”人力资源部总监忙站起来,对艾蜜儿说道----虽然总裁发了分居通告,在名义上,人家可还是总裁夫人,该有的礼貌,那是一点儿也少不得的。

“下去了?”艾蜜儿微微一愣,便知道顾子夕是下去接许诺了,当下勉强扯了扯嘴角,轻声说道:“好,我先去他办公室。“

直到进了顾子夕的办公室,看见这间超大的办公室里,居然有两张办公桌,心里不由得微微一酸:曾经高高在上、曾经风光无限的子夕,这次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莫律师,他这时候,该很困难了吧。”艾蜜儿轻声问道。

“现有的不动产全部抵押给了银行,加上之前从公司抽走的钱,刚够付购买股权。”莫律师点头说道:“至于公司营运,要看公司回归正常营运后,股市这边能不能回升。如果好的话,倒是不愁后续营运的钱;如果不好,子夕可能会考虑将整个办公大楼抵押掉;然后再缩减一半的办公面积,余下的楼层租出去。“

“莫律师,那这些……“艾蜜儿看着他手上的文件夹,难过的说道:”我还是不要了。“

“这些对个人来说,可以算是一大笔资产;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既然子夕是这样安排,你就按他的意思去做吧。”莫律师倒是有感于这对即将离婚夫妻之间的真挚感情。

只是仍是没弄明白:既然顾子夕不放心艾蜜儿、艾蜜儿放不下顾子夕,这两人之间,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一定要离婚呢?

是因为刚才在楼下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吗?

“那个许小姐,是子夕离婚的理由?”莫律师谨慎的问道。

艾蜜儿尴尬的转过身去,看着落地玻璃外的广场上,那小如蚂蚁般的人影,轻轻的应了一声:“恩。”

“唉,现在的女孩子呀。”莫律师无奈的摇了摇头:“要我劝劝子夕吗?你们必竟也十几年了。何况,还有个孩子呢。”

“谢谢莫律师,还是不用了。”艾蜜儿轻轻摇了摇头:“子夕决定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办法改变。再说,我的身体也不好,也不能继续再拖累他了。”

艾蜜儿这话,说得很露骨,却将顾子夕、将顾子夕和许诺的这段感情,说得很不堪----似乎,顾子夕就是因为她不能满足他而离婚;似乎,顾子夕就是看中了许诺的年轻健康而喜欢上她。

莫律师有些尴尬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便也不再出声----若是与夫妻闺房里的事有关,他一个外人,还真不好说什么。

他自己也是男人,若顾子夕因为这个而离婚,从男人的角度来看,他倒是理解的。

只是,在过了这十几年后的现在才提出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当下若有所思的看了艾蜜儿一眼,对这个印象里一直柔柔弱弱的女子,又多了几分不同的认识----不动声色间,说话竟是如此历害。

顾子夕这么精明的男人,同床共枕上十年,怎么会看不出来?

看来这离婚背后,还有文章。

…………

楼下广场。

顾子夕下去的时候,谢宝仪正好也到了。

“宝仪,你手上这些先送上去。“顾子夕对谢宝仪说道。

“好的。“谢宝仪点了点头,拎着六盒面点快步往里走去,走动之间,背脊挺得笔直,看着一副干练利落的样子。

“子夕,我就不上去了吧。“许诺将手里的食盒递给他。

“累了一天,想见你呢。陪我吃完东西,我送你回去,好不好?”顾子夕伸手揽住她的腰,柔声说道。

“你老婆刚上去了。“许诺低头轻笑着说道。

“哦?“顾子夕微微愣了下,随即想起应该是资产转移手续的事情:”找我签两个文件,签完就走。“

“那,毕竟还是你老婆呢。我不上去了。“许诺摇头。

“这段时间有些事情,她会常过来,你不能每次都避着吧。”顾子夕低头看着她:“你是那么在乎别人目光的吗?觉得和我在一起,会很没面子吗?”

许诺勉强扯了扯嘴角,看着他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你明知道不是这样,就非得把我绕进去。“

“好了,上去吧,不会让你为难的。“顾子夕揽着她的腰,用力往前推了一把,便带着她往办公大楼里走去。

“说起来,倒是我要反省了。以前和我针锋相对的那个许诺,怕过谁、避过谁来着,那可是一身的霸气。“顾子夕拉着许诺进了电梯,笑着说道:”现在这个许诺,总是思前想后,犹豫不决。你说,是不是该怪我了?“

“切,这是真批评、假反省了吧。“许诺瞪了他一眼,却不由得笑了。

“也不算,其实也高兴。”顾子夕低头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低低的说道:“说明我有影响到你、说明你做事会考虑我的因素。说明你心里有我,多好。”

“臭美得你。”许诺转过身,背对着他,眼底却是满满的笑意。

…………

“你在宝仪的办公室先坐一下,我签好文件就出来。”顾子夕留下两盒外卖,将其它的交给了谢宝仪送到会议室:“不许偷吃,等我出来一起吃。”

“知道了,快去吧。”许诺见谢宝仪才走到门口,连办公室门都还没出,脸不由得微微一红----这个男人,这是在办公室呢,真是太要命了。

那谢宝仪听了顾子夕的话,脚下忍不住一个踉跄,伸手扶了门框一把才站稳。当下更是急急的拎着外卖离开,生怕再听到一些让自己跌掉眼镜的话。

顾子夕只是笑笑,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看着他沉稳而有节奏的步伐,许诺暖暖的笑了----他一直在用他的行动给她安心,如果这都不算是承诺,那还有什么才算是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