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1离婚时机

Chapter121 离婚时机

顾子夕的办公室。

“子夕,你来了。”见顾子夕推门而入,艾蜜儿忙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恩,文件都准备好了?”顾子夕朝她轻轻点了点头,边问莫律师边往边公桌里面走去。

“是的。”莫律师点了点头,走到他办公桌对面,将文件拿出来递给他:“这些是原始文件,这边是填好的表格,艾女士已经签好名字,你在我铅笔画框的地方签上名即可。”

“恩。”顾子夕看都没怎么看那些文件,拿起笔便在莫律师用铅做记号的地方快速的签了字,然后递回给莫律师:“就拜托你了。”

“那我就先去办了,进度方面,我随时和你联络。”莫律师收回文件,一张一张的仔细审核了一遍后,又仔细的分类装好,对顾子夕说道。

“好。”顾子夕从坐位上站起来,看着一直没说话的艾蜜儿,轻声说道:“有什么事,都要和莫律师商量,恩?”

“我知道。”艾蜜儿轻轻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子夕,现在的情况很糟糕吗?要不要、要不要先把这些给抵了?”

“还不到要动给你资产的地步,放心吧,挺得过去的。”顾子夕淡淡说道。

“哦,好。”艾蜜儿轻咬着下唇,似是有些难以开口。

“莫律师,你先出去等一下。”顾子夕微皱眉头,对莫律师交待了一句。

在莫律师离开后,顾子夕才问道:“有话对我说?”

“子夕,你的情况,许小姐知道吗?”艾蜜儿低声问道。

顾子夕沉着眸子看了她一眼,神色越发冷淡:“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不用关心。没别的事就先走吧。”

“子夕,我、我只是担心你。”艾蜜儿抓住顾子夕的手,柔声说道:“我不是说她不好,其实,也轮不到我来说。只是,她太年轻,你、你还是多注意一下。”

“你也觉得,我的金钱、地位,对女人来说是有吸引力的吗?”顾子夕目光凌厉的看着她。

“我、我们识识十多年,当然是不一样的。”他近乎指责的反问,让艾蜜儿感觉到一阵难堪。

“如果我的金钱、地位能够吸引到她,于我来说,倒也不是坏事。”顾子夕收回眸光里的冷意,淡淡的说道:“她还在外面等我。”

“恩,那、我先走了。”艾蜜儿低低的应了一声后,匆忙的转身离开,脚步之间,似是还有些被人揭穿的狼狈----她的虚荣、她的害怕,原来,他都知道。

…………

“许小姐?”洛简出来倒开水,看见许诺不由得诧异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许诺看着他笑着说道:“当然是你老板请我来的。”

“哦?”洛简疑惑的看着她,试探着问道:“听说你离开卓雅了,这是准备加入顾氏了?”

“顾氏有这么好吗?我为什么要来顾氏。”许诺轻挑眉梢,调皮的说道。

“顾氏当然有这么好,你为什么不来顾氏?”顾子夕的声音在从洛简背后传来,一脸温润的他,看着她笑得淡然而温暖。

“老大,许小姐夫的会加入顾氏?那我可得好好儿庆贺了。”洛简看着他们两个,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会。”顾子夕的回答只是这一个字,而许诺却不禁低头轻笑----这个大老板,倒有调侃下属的心情。

“这个、这个,我先去会议室准备后面的内容。”人精儿似的洛简,要是再看不出两人之间的关系,这么多年在职场上算是白混了。

洛简拿着空水杯,水也忘了倒,便转身回了会议室,只是在心里嘀咕着----这老大想让人家来公司,这招没成,反让人家进了他家门?

够历害的,简直是偶象。

“谢秘,有新的老板娘了?”洛简一屁股坐在谢宝仪的身边,打趣的看着她。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谢宝仪朝着他翻了翻白眼,捧起自己的点心站起来,移到旁边去坐。

“能吐出象牙的那是象,不是狗。”洛简故作深沉的笑着:“你倒是沉得住气。”

“洛简,你再说,我可就翻脸了。”谢宝仪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当下脸色就变了。

“别,千万别。”莫里安笑笑,往自己嘴里塞了个包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意思是我住嘴。

谢宝仪不理他的耍宝,低头边吃东西,边整刚才的会议记录。

她的暗恋是她自己的事情,她心甘情愿,不需要别人同情,更不允许别人拿来开玩笑----不是每一份感情都能得到回应,但每一份感情的存在,都该被尊重。

她自问这份感情没有伤害到任何人,如果硬要说伤害,那只是伤害了自己。

所以,她不接受洛简哪怕是开玩笑的同情。

…………

顾子夕办公室。

“我现在将所有的钱都抽了出来,用作回购顾东林的股份。”顾子夕边吃边对许诺说道:“现在住的房子和另一处的别墅都抵押了。”

“我听说抵押房产的利息特别高,你有钱付这个利息,还不如用这办公楼想想办法。”许诺看着他说道----对于商业,她肯定不如他。但对于筹钱,她有过太丰富的经验。

顾子夕看了她一眼点头说道:“办公楼的事已经在办,但这不是一两天的事,这边抵押和出租的钱,用于后期营运。”

“倒也是。”许诺点了点头:“刚才你老婆过来就是办这些事吗?你的财产要抵押必须得她签字吧。”

听许诺这样说,顾子夕不禁脸上一片黑线,看着她说道:“我觉得,怎么每次你说‘你老婆’这三个字,都特别的顺口?”

“呃----”许诺抬眼看他,表情有些尴尬。

“她今天过来是办财产转移的手续,有些资产会在离婚前转移到她名下,离婚时财产不会进行再次分割。也确保她的生活不会受我这边资金情况的影响。”顾子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顾子夕,你对公司应该很有信心吧?”许诺突然问道。

“当然。”顾子夕点了点头。

“所以,你选在这个时候离婚,实在是件很划算的事。”许诺轻声说道。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个人?”顾子夕沉眸看着她。

“不是。”许诺低下头,思虑良久,才又淡淡说道:“我让自己尽量客观的看待这件事情。“

“就算你让自己置身事外,这件事也有很多的算法。“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是,是我不对。“许诺低头吃东西,也不再和他争执----这件事情,她真的没有想去太多的了解。

“许诺,你有时候让我感觉很无力。“顾子夕轻叹着说道。

“怎么会。“许诺没有抬头,只是轻声说道:“于感情来说,我是爱你的;于事业来说,我是崇拜你的。”

“你看,我就是这么个爱你、又崇拜你的女人,你还有什么好无力的。”

“你敢说,你对我没有戒备?”顾子夕直直的盯着她。

“对你这种人,没有戒备的话,就一定做好了万劫不复的准备,显然,我没有。”许诺轻笑:“爱有很多种,恰恰我对你的爱,不是奋不顾身的那种。莫非,你想要的爱,是失去理智、失去分寸、浑然忘我、奋不顾身的那种?”

顾子夕看着她不说话。

“好吧,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许诺抬头,眼底是笃定的笑意。

“你很得意吧,笃定了我不敢说不要。”顾子夕伸手用力的捏她的脸。

“当然得意啦,我爱着的男人、当偶象崇拜的男人,也是爱着我的呢。“许诺咧开嘴,朝着他做了个得意的鬼脸。

“小样儿。”顾子夕捧着她的脸,凑唇在她的唇间轻啄了一下,便坐下来,与她一起安静的吃小点。

总觉得她变了,变得不再是初识时那个意气风发、固执倔强的青春女子,变得愿意妥协、变得容易退缩。

却原来,她不止是意气风发,她还是极聪明的;她不无谓固执倔强,她总是理智的,无论是从心动的开始、还是到深爱的现在,她,其实都从来没有变过;

因为爱上,所以靠近;因为了解,所以戒备;因为准备随时转身,所以从不给感情任性的机会。

许诺,遇上你、爱上你,是我的福气还是劫数?

许诺,你可知道,固然是我给不了你承诺,可我对你,却也从来都没有把握?

如果,我说如果,你肯再投入一些、你肯再奋不顾身一些、我们之间,会不会不同?

还是说,那个让你肚子上留下这道疤的男人,是让你爱得如此理智、如此冷静的理由?

顾子夕缓缓抬起眼,看着吃得认真的许诺,不禁失神。

“我可以理解为,我是秀色可餐的吗?”许诺被他看得受不了,抬起头来说道。

“完全可以。“顾子夕轻笑,拿起剩下的两个小包子快速的塞进嘴里后,看着她说到:”我送你回公寓。“

“我看他们都等你开会呢,我自己走吧。”许诺慢条斯理的收好桌上的盒子,又将顾子夕面前的盒子一起收起来,扔到垃圾桶后对他说道。

“也行,那我送你去楼下。”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伸手揽过她的腰,边走边说道。

…………

“顾总,还继续开会吗?“刚走到门口,谢宝仪便走过来问道,看样子,她似乎在门外站了许久了。

“继续,你和大家回顾一下前面的内容,有些不清楚的地方安排讨论一下,我十分钟后上来。“顾子夕说道。

“好的。“谢宝仪点了点头,转身的时候,余光不自觉的从顾子夕揽在许诺腰间的手上瞟过,心里只觉一阵淡淡的酸涩。

……第二节顾氏?重头开始…………

一周后。

经过顾子夕一周没日没夜的开会、整顿、拜访上游客户、联络下游经销商,顾氏的生意,一直处于停滞状态的生意,开始有了启动的迹象。

“我认为要先把生意做起来,有了生意,其它的再慢慢清理。“销售总监说道。

“我倒是赞同顾总的想法,前一段时间,人员流失严重、内部员工工作士气也很低落,重新梳理内部管理机构,应该是当务之急。“人力资源部总监有条不紊的说道。

“我也同意先做生意。”洛简看着顾子夕,重申着自己的立场。

“没人考虑同时启动吗?”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这个?”大家面面相觑,被顾子夕的话给问住了----先启动外部业务还是内部管理的话题,是顾子夕提出来的,大家便顺着他的思路去想,都忽略了还有这第三条路可走。

“这第三条路,是要钱的。”最后,还是财务经理说了话----原来的财务总监只负责股份转让部分工作的最后清理,然后准备卷铺盖走人。现在财务部的工作,由财务经理暂时代理。

“对。”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我的计划是这样:人力资源部按新结构进行内部员调整,一周内将新的人员计划交给行政部;”

“行政部拿到计划后的一周内,做出办公区调整规划,同期将办公楼出租信息发布出去。我要求,半个月内,内部办公区域全部调整到位;一个月内,办公室出租能确定下来。”

“财务部,做一份融资报告给我,一切可以融资的渠道和方法,都用起来。两天内,将所有欠款进行紧急程度的排序,再来和我商量,支付的方式。但是员工工资,这个月必须全部结清,至于用什么办法,你自己来想。“

“物流部对库存做一次全面盘点,将货品明细两天内交给销售部,销售部负责在一个月内,将这些库存变成钱。”

“公关部现在配合证券部做对应信息发布,市场部将停掉的那些媒体,想办法全部启动起来。”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迅速做完部门工作安排后,顾子夕看着他的管理团队。

“顾总,销售部的工作计划,我已经给您发了邮件,您看?”销售总监见顾子夕所有的安排,都没有涉及到销售这一块,不由得纳闷。

“恩,销售部的工作稍后我们单独讨论。”顾子夕点了点头,对其它人说道:“没有意见的话,现在就开始。每天将进度与谢秘书进行沟通。若实在无力完成的,宝仪马上通知我,换人或加人都行,必须保证在计划时间内完成。“

“好的,我知道了。“谢宝仪点了点头,抱着文件夹站了起来:”刚才顾总的工作安排,我会做成进度表转给大家,上面会有时间和质量的要求,以及回复节点的要求,各位总监有任何问题,请和我及时沟通。“

“顾总,我们就先下去了。“谢宝仪向顾子夕打了招呼,便与各部门总监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

“顾总?“销售总监吴强看着顾子夕。

“零售部的员工做一次整体清理,卖场的销售立刻启动起来。当然,卖场销售给公司供献的不是钱,是势,这时候我们需要一些势,给员工信心、给股民信心。”

“原本我不想这时候压缩写字楼,这个消息一出,顾东林再去媒体说几名话,我们所有的动作都比不过这些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只是公司的现金实在没办法转动。所以这两个月,我不要你赚钱,但你必须把市场上的势给我造起来。”

顾子夕看着吴强,严厉的说道。

“好,我找洛总监一起想办法。”看着一脸沉峻的顾子夕,吴强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

“恩。经销商这边,我后天就开始出差,每个客户我都会亲自去拜访,拜访结果我会即时发到你邮箱里,你安排一个专人处理这件事:主要会涉及到年度经销合同的变更、支持政策的变化,和打款条件。“

“但凡有邮件,必须在第二天,将新合同e-mail给我,同时快递寄出来。我会给法务部写一份授权书,我不在期间,所有的合同由宝仪电话和我沟通后代签。“

“顾东林现在是公司名义上的执行总裁,所有的合同和销售政策,都必须完全保密,明白吗?“顾子夕盯着他。

“这个我知道,您放心。“吴强点了点头。

“好,你就在家里负责吆喝,我就负责出去赚钱,咱们打个好的配合。”顾子夕伸手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

顾子夕的这句话,不仅让吴强倍感压力,还觉得有些汗颜----赚钱本来是销售部的事儿,现在倒让老大亲自出马了。

……第三节爱情?地摊货爱上阿玛尼…………

安排完这些事情,顾子夕想起来,他似乎有四天都没见到许诺了。

原本开始的几天,他也是忙得天昏地暗,好在许诺还算自觉,每天下班都跑过来坐坐,有时候是一杯咖啡、有时候是一份点心,总之陪他一起坐坐,聊聊天、说说话,让他在高强度的工作之余,能抱抱她、吻吻她,心情自又是另一种放松。

后来两天她打电话来说,临时要加班,不能过来。他也就不以为意。

再后来两天,这女人连个电话也没了,实在是有些太过份了。

“许诺,下班没有?“

“还没呢,你今天不忙?“

“刚忙完,突然想起来,某个没良心的人,几天没来看我了。“

…………

“呵呵,正准备今天下班过来的呢。“许诺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

“我一会儿来接你,今天一起晚餐。“电话那边,顾子夕的声音,比前两天要轻松许多,看来公司的事情,进展应该是顺利的。

“好,你到了给我电话,我就下来。“许诺点了点头。

“男朋友?“顾小北笑眯眯的看着她。

“是啊,说一会儿来接我。“许诺点了点头。

“干什么的?条件怎么样?“顾小北很现实的问道:”我们这样儿的,条件太好的我们也不敢要,怕人家说咱们看上了他们的钱;条件太差的,咱们也不能要,我们自己都贫困户呢,难道还去扶贫呀。“

“小北,你说的虽然有道理,可谈恋爱这事儿,也不是说你想找什么样儿的,就有什么样儿的吧?有时候遇到的,正好是你不想要的那种呢。“许诺笑着说道。

这两天约着顾小北一起逛夜市,女孩子一起在夜市上淘两天,这感情就以直升机的速度往上升。

所以,她在公司交的第一个朋友,就是顾小北了。

同样底层的成长经历,让顾小北变得很现实;而许诺则反思自己,为什么一样的苦难,她还有天真?或许,应该象顾小北这样,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明确的目标,对自己找什么样的人谈恋爱、谈多久、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买房子,都有着详尽的计划。

所以顾小北活得很有目标,也活得劲头十足,她每天都为自己的目标而努力,每天都在自己实现了的那个小小目标上划上一个大勾----她的生活,充实而乏味。

所以顾小北说她:“许诺,看你长了个聪明的脑袋,怎么这么不开窍。这世界上有爱情这东西吗?爱情只是寂寞的华丽外衣,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所以,别被这两个虚无缥缈的字给骗了。”

“你说,阿玛尼和地摊货,放在一起会是什么效果?所以呀,你别学别人白日做梦,开动你聪明的脑袋,利用你这得天独厚的美貌,给自己找个合适的婆家吧。“顾小北拍了拍她的肩膀,现实又豪气的说道:

“你快收拾东西吧,我也准备下班了。对了,下周prich一折换季特卖会,我找朋友拿两张入场券,到时候一起去。”

“好啊,谢谢,这个牌子我很喜欢,就是太贵了。”许诺开心的说道。

“看你穿衣的风格,就知道你喜欢。”顾小北朝她摆了摆手,轻松的往后面办公室走去。

在看到她转进后面办公室后,许诺不由得一阵发愣----阿玛尼和地摊妹?不就是说的顾子夕和自己吗!

不知道,顾子夕听到这话,会是什么反映呢!

许诺低头轻笑----他一定会怪自己胡思乱想吧。

…………

许诺摇了摇头,将这些纷杂的思绪暂时压下来,回到座位上,将今天听到的信息,趁着记忆还在,迅速的录入到电脑里去。

近两周的时间,她收垃圾的工作,已经从26、27楼收到了25层,并且收得卓有成效,从垃圾篓里得来的信息,已经构成一份完整的新品推广计划书;

而和顾小北一起逛了两次夜市,关系升温急速,从她只言片语的透露或者牢骚、或者骄傲里,也知道了这次推广,他们的目标和亮点是什么,缺陷和担心的是什么。

下周是新品的老客户试用会,许诺在顾小北的帮助下,争取到一个会场发放资料的服务员工作。

到时候对于产品的内部推介资料是肯定可以弄到的,内部演说的ppt,她也能想办法复制下来。

一般老客户试用会后,对于产品的外观、色性、气味会做最后一次调整,对产品核心竟争点的提练,也会再做最后一次确认,大约一个月后,便会正式发布上市。

所以化妆品的员工试用会、老客户试用会,都是处于一种保密进行的状态。

只是大家每年这样操作,对于流程都已经习惯,自己员工一般不会特别的防备、老客户都是使用产品五年以上的忠诚消费者和经销产品达3年以上的代理商。

也因着这样的放心,让这原本严格保密的客户试用会,变得有机可乘。

…………

“还在忙?”许诺十指如飞的,将资料录入电脑,突然听到顾子夕的声音,不由得吓得心漏跳了半拍。

“你怎么上来了!”许诺稳了稳心神,迅速的将电脑切换到桌面状态后,抬起头看顾子夕。

“打你电话没接,我就上来了。”顾子夕看着她紧张的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你以前做策划,我也没见你这么紧张过你的资料,现在做个小行政,怎么变得神经兮兮的。”

“什么叫小行政,说话这么难听。”许诺暗自镇定着,转身边关机边说道:“等我两分钟,收好东西就走。”

“你今天这是穿的什么衣服呢?什么时候,品味变成这样了?”顾子夕看着她,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一件木耳边无袖衬衣、一条小脚七分裤,系一条蓝白色的帆布腰带,倒是有几分青春可人,只是与她之前的品味相比,差了不只是一个档次。

“你今天穿的什么?“许诺突然想起顾小北的话,转身看着他----一件阿玛尼的白衬衣,在卷起的袖口上,logo是那么的明显。

看到那个logo,许诺不禁笑了。

“恩?“顾子夕被她的笑弄得有些莫明。

“我刚才在和同事讨论一个问题,就是当地摊货遇上阿玛尼。“许诺快速的将电脑和资料收好后,将手伸进了顾子夕的臂弯里,笑着说道:”就是,我们现在这样。“

“你发什么神经呢?恩?“顾子夕皱眉看着她。

“走吧,路上慢慢说。“许诺笑着,拉着他往外走去。

“许诺,你男朋友?“顾小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面的办公室冒了出来。

“是啊,我男朋友,顾子夕。”

“子夕,这是我同事,顾小北。”

许诺点了点头,给两人做了简单的介绍。

“许诺!”顾小北这时候也看清了顾子夕身上衣服的品牌,不禁睁大眼睛瞪着她。

“超a。”许诺朝她眨了眨眼睛,拉着有些莫明的顾子夕,边笑着边快步往外走去。

…………

“嘀咕什么呢?今儿我发现我们有代沟了。”顾子夕帮她将包放进车里后,看着她皱眉说道。

“三岁一个代沟,你今天才知道啊。你和我都有三个代沟了。”许诺笑着说道。

“你不知道男人大点儿,懂得疼人吗!”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不悦的说道。

“喂,这就不高兴了,不是自卑了吧。”许诺惦起脚尖,凑唇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轻声说道:“不是这么小气的吧,开玩笑的呢。”

“当然不是,是想你了。”顾子夕伸手揽住她的腰转了个身,将她抵在车门上,沉沉的吻住了她----不见面并不觉得有多想念,见面了,才发现四天的时间,想念已在心里发酵;不抱她并不觉得有多难受,抱在怀里了,才发现四天没有拥抱、没有亲吻,他对她有多渴望。

“有没有想我?”顾子夕低低的问道。

“恩。”许诺伸手圈在他的腰间,轻声应着,在他身体的沉压之间,被他浑身独有的薄荷气息完全笼罩着,只觉得一阵意乱情迷的晕沉,却仍没忘记顾小北说的话,在他的唇间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地摊货和阿玛尼的拥抱和亲吻,也可以是适甜蜜和热烈的。

“说什么呢?”顾子夕松开她一些,轻声问道。

“说我想你呢。”许诺轻笑,抬头主动吻住了他。

这样的主动,自然的换来他更为汹涌的深吻。

…………

良久之后,两人回到车里各自坐下,慢慢的平复着刚才的悸动。

“现在去哪里?”许诺声音有些低哑的问道。

“我家里。”顾子夕看着她被吻得微肿的唇、还有粉红绯绯的脸,不由得心神微微荡漾。

“你胡说什么呢。“许诺听他这满含暗示的话,心下不由得生恼。

“我是说,回家吃饭。我连加了一周的班,都没回家陪梓诺吃饭了。“顾子夕见她生恼,不由得轻笑。

“还不快走。“许诺知是自己想歪了,脸不由得更红了。”

“明明是自己想歪了,又恼我了。“顾子夕轻轻摇头,却笑得满脸春风。

…………

“你怎么想到去逛夜市的?我认识你起,你都没穿过地摊上的衣服呢。“顾子夕听许诺说了这两天的事,奇怪的问她。

“我和她挺聊得来的。再说,我去卓雅之前,也是常逛夜市的,所以就约着一起去了。你知道的啦,女人对购物天生没有抵抗力,所以看着她买,我也淘了两套。”许诺自然的忽略了自己去逛夜市的目的,只说成平常的同事间的交际。

“恩,不适合你。”顾子夕侧目看了她一眼,很忠恳的说道。

“还好吧?”许诺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刚才在办公室和顾小北站在一起还不觉得,这会儿坐在这车里,也确实觉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要是你认识我的时候我就是这个样子,你会不会喜欢我?”许诺突然问道。

“要说实话?”顾子夕轻瞟了她一眼。

“嗯哼。”听他这话,就知道他的答案,许诺不由得郁闷。

“要是认识你的时候就这个样子,我一定不会将卓雅当做对手。”顾子夕认真的说道:“品牌、产品、包装、人,应该是同一种品质。”

“你在外企,比我更明白这个。你们公司出差的标准,是不是不许住四星以下的宾馆?”顾子夕问道。

“是啊。”许诺点了点头。

“难道你们公司钱多烧的?”顾子夕看了她一眼:“员工的待遇,代表公司的实力;公司的实力,侧面反应公司的品质。一个没有品味、没有实力、不关心员工的公司,怎么能做出人性的产品?”

“倒也是。”许诺想了想,算是认同他的说法。

“所以你们现在这家公司很奇怪,也算是国内知名的化妆品品牌了,按说比我们做日化的要更注重员工的形象才对,怎么会容许你们穿地摊货去上班?”顾子夕问道。

“不清楚。”许诺摇了摇头,看着他说道:“子夕,我下周会很忙,公司有个新品上市的试妆会,我被借调到市场部帮忙了。“

“你的意思是,下周一整周,可能都不见我了?“顾子夕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那个会议是封闭式的。“许诺点了点头。

“那我想你了怎么办?“顾子夕伸手握住她放在腿上的左右,轻声说道。

“哪儿有这么夸张的。“许诺的脸微微一红,心里却是甜甜的如掉进了蜜罐一样。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话不是古人编出来的,自当是有这种感觉才是。“顾子夕淡然而温柔的说道。

“我给你打电话,成吗?“许诺伸出右手,覆在他握着自己的手上,声音也比平时温柔了几许。

“好,我等你电话。“顾子夕点了点头,嘴角温柔的笑意,沉静而满足。

…………

去到顾子夕公寓时,张姨已经做好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少爷说你今天要过来,我特意多买了些菜。“张姨看见被顾子夕搂在臂弯走进来的许诺,笑眯眯的说道。

“谢谢张姨。“许诺点了点头。

“少爷,你们先吃,吃完就放这儿,我明天早上过来收拾。“张姨和顾子夕打了招呼后,便换了衣服离开了。

“张姨每次是吃了过来?还是回去再吃?“许诺问道。

“她平时过来和梓诺一起吃,今天我们晚了,所以她先吃过了。“顾子夕走到玩具房喊顾梓诺:”梓诺,吃饭了。“

“爹地你终于回来了。“顾梓诺糯糯的声音,带着些轻软的委屈。

“对不起,爹地这段时间太忙了。忙过这阵子,天天陪梓诺,好不好。“顾子夕弯腰把他抱在怀里,带着歉意说道。

“不用,爹地天天这样加班对身体不好,你一定要按时吃饭、按时睡觉。“顾梓诺贴心的说道。

“爹地会的。“顾子夕在他的小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吃饭吧,顾梓诺,去洗手。”许诺将三个人的饭都盛好放在桌上,招呼着顾梓诺去洗手。

“许诺,你都有黑眼圈了。”顾梓诺看着她说道:“有黑眼圈不漂亮。“

“我化的烟熏装,懂不懂。“许诺拍了一下他的头,等着他洗完手后将毛巾递给他。

“丑死了。我爹地难道没有批评你?”顾梓诺取笑她说道。

“你爹地现在的眼里,飞过的全是文件、数字,看不到我的。”许诺大笑,抓着他的手快速擦干后,拎着他去了餐厅。

“爹地,许诺她化……”顾梓诺一坐上板凳,就准备告状,被许诺一颗丸子塞进嘴里,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不由得看着她直瞪眼。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顾子夕给她们一人盛了一碗汤放在他们面前,看着他们两个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不由得纳闷。

“顾梓诺说张姨做的这个丸子好吃。”许诺警告的看了顾梓诺一眼,掩饰着说道。

“是吗?梓诺不是不喜欢吃丸子吗?不过,要什么都吃一点,营养才会均衡。“顾子夕看着顾梓诺点了点头。

许诺和顾梓诺对视一眼,心里暗自说了一句----真是鸡同鸭讲。

然后两人默契的笑了起来。

晚餐后,许诺招呼着他们父子两人吃水果后,还是去收拾厨房了,她确实没有这个习惯----放着事情等别人来做。

“许诺,张姨说明天会来做的,你来陪我们吧。“顾梓诺软软的喊着她。

“你们两个互陪,别吵我。“许诺扬声答道:”在看听音乐吗?声音放大一些。“

“哦。“顾梓诺爬到音响那边,将音量调大了:”听得见吗?“

“ok.”许诺伸手朝他们做了个ok的手势,便哼着歌儿继续洗碗去了。

这些事情做习惯了,根本不觉得是个事儿。而且,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的说话声,伴着音乐隐隐传来,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家的感觉。

这不正是她想要的吗?

自从奶奶死后,她和许言再也没有家了。

这么多年来,她和许言相依为命,以为有了彼此,就是有了家。

直到季风的加入,她们才明白----家,是有疼你的人、有爱你的人的地方;家,是有可以依靠的人的地方。

许诺洗碗的动作,渐渐慢下来;嘴角微笑的弧度,慢慢的拉了上去;她静静的享受着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享受着这种有家的心安心感觉。

…………

“许诺,你以后还是不要洗碗了,你的动作好慢。”顾梓诺正在和顾子夕下五子棋。

“哟,这就糟你嫌弃了?要是让你请我做你的阿姨,你是不是要扣我工钱?”许诺边抹着扩手霜边笑着说道。

“胡说八道,我爹地说了,术业有专工,你不是洗碗的料,我干麻请你来洗碗。”顾梓诺有些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却发现被顾子夕抢了子,这一局,他输了。

“你看,不专心就会输,下次不和你说话了。”顾梓诺有模有样的说道。

“五子棋我可是高手,你看我怎么帮你赢回这一盘。”许诺将顾梓诺抱到一边,盘膝在顾子夕的对面坐了下来。

“想玩儿就直说,怎么叫帮他赢回这一局,孩子似的。”顾子夕笑着摇了摇头,伸手将棋子摆好,示意她先走。

顾梓诺歪着头靠在顾子夕的腿上,一会儿让他这样下、一会儿让他那样下、隔一会儿还要闹他一下

这么一会儿下来,顾子夕已经有些顾此失彼了。

顾梓诺更是看着许诺,笑得眉眼弯弯的似乎在说:怎么样,感谢我吧。

…………

房间的音乐轻轻的环绕,棋子落盘的声音轻脆叮呼、顾梓诺的童言稚语满透着快乐、顾子夕和许诺,时而看对方一眼,淡然轻笑中,轻轻落下手中的棋子----

这棋,已经无关乎输赢,只是相互陪在身边、安静的下一局棋,已然是赢了全世界。

…………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

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著迷

我总是微笑的看著你

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

我曾经想过在寂寞的夜里

你终於在意在我的房间里

你闭上眼睛亲吻了我

不说一句紧紧抱我在你怀里

我是爱你的

我爱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於我和你

你是爱我的

你爱我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