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2允儿订婚

Chapter122 允儿订婚

两人带着梓诺睡后,顾子夕陪许诺在下面花园走了一会儿。

“我后天出差,大约要一周后才回来,梓诺这边我想让你带两天,你开会那几天,你让老王送他去别墅,成吗?”顾子夕看着许诺轻声问道。

“你和他说好了吗?他愿意吗?”许诺转眸看着他。

“说好了,他说你明天去接他的时候,和你商量哪几天在这边,哪几天在别墅。”顾子夕点了点头:“他很喜欢和你在一起。”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

“和一个已婚有子的男人谈恋爱,是不是不一样?得提前体验当妈的感觉。”顾子夕有些抱歉的看着她。

许诺下意识的将手放到小腹部,低低的说道:“挺好。”

顾子夕沉沉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揽住她的腰,慢慢的往前走去。

…………

回到公寓后,想着后天顾子夕要出差,明天下班肯定又要见面,再回来不知道又是多晚了,一狠心,决定把原计划放到明天做的案子,今天熬通宵搞完。

当下煮了咖啡、拿了零食,打开电脑,便开干了。

根据这几天收集的资料,加上对公司的了解,许诺做成了一份完整的新品上市计划书。

整个报告做完,已经是临晨5点,再将报告细节,与之前传过去的原始资料进行一一的对应标注,忙和完下来,已经是6点了。

“睡一会儿呢,还是不睡呢。”许诺犹豫了一会儿,实在撑不住,做了闹钟定时后,还是倒在**睡着了。

…………

毕竟还是年轻,只睡了一个半小时,起来以军事化的速度换好衣服化了淡装,打电话让顾小北帮她买杯星巴克的咖啡和早点后,便以百米站刺的速度跑到楼下,打着车子以80码的速度冲到了公司。

“许诺!”刚锁好车,便听见顾小北喊她的声音。

“小北,谢谢你。”许诺快步跑了过来,拿了50块钱塞进她手里后,接过她买的早点:“昨天睡得晚了些。”

“和男朋友在一起?被折腾的?”顾小北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她开的车,似笑非笑的说道。

许诺的脸微微一红,倒也没有解释——总不能说自己熬夜做间谍了吧。

“喂,你男朋友看起来是典型的高富帅呢,你干麻还穿地摊货。”顾小北拉着她,边往写字楼里走边问道。

“如你所说,人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一套裙子上万块,我也心疼呢。”许诺边吃早点边说道:“所以我自己买的话,还是一些小品牌、或者地摊上去淘。”

“你男朋友没意见?”顾小北轻挑了下眉梢——穿着地摊货、开着斯巴鲁,倒是挺有个性。

“见他的时候会穿好一些,昨天不是意外麻。他说出差来着,谁知道突然就杀过来了。搞得我措手不及的。”许诺皱了皱眉头,无奈的说道。

“果然今天换回来了,漂亮多了。”顾小北看着她,语气微酸的说道。

“昨天硬拉着我去买的,这都够我一个月工资了,要不是怕他说,我都得拿去淘宝上卖掉。”许诺笑了起来。

许诺爽朗的笑声,毫不作做的作派,让顾小北淡淡的嫉妒也慢慢化解了开去,转而又教育她:“你在什么圈子,就得象什么圈子的人;或者,你象什么圈子的人了,你才能融入这个圈子。我确实是没能力去买更好一些的衣服,所以只能努力的让它们看起来好一点,否则我永远只能做个穿地摊货的助理。你有这个机会,就得好好儿把握,不管你和你那男朋友未来如何,你好好儿利用这个机会,打入他们的圈子。”

“最后他不要你也好,你不要他也好,总之进入了那个圈子,你的未来就不只是个小助理了。认识上层人的机会也更多了。”顾小北头头是道的说道。

“我倒没想到这些,他对我还挺好的。”许诺见顾小北又要瞪眼睛骂她傻,忙说道:“不过你说得对,你比我有经验,你可要教教我。”

“你有事只管问我好了。”顾小北笑着说道。

“对了,我给你带了条裙子,是我和他刚认识的时候他送我的,那时候不熟麻,尺码也不对,我看正好是你的码子,你拿去穿吧,后天的上市试妆会,我觉得应该会有机会吧。”许诺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完好的buburry连衣裙递给她。

“那你还不如拿去卖了换钱。”顾小北一看包装,眼前一亮,却又不好意思就接过来——毕竟,他们是才认识一个月不到的朋友,这上万一条的裙子,还是太贵重了。

“你先拿去穿,试妆会完了后,再还给我,我再去网上拍掉。”许诺塞进她的包里,笑着说道:“你要是用这条裙子钓上个大佬,再还我两条。”

“你做梦吧你,哪儿有这么容易的。”顾小北大笑,小心冀冀的收下了那条裙子。

…………

许诺抓着早餐,被早上上班的人群挤进了电梯里。浓郁的上班节奏,让她压下了心里对顾小北抱歉的情绪。

虽然顾小北是个很现实的女孩子,但她也很真实。她在属于自己的圈子里,努力的向上游。她对自己也很真诚,而自己,却利用她的现实与真诚,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小北,对不起,请原谅我的不择手段。若有一天你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也希望你不要怪我。我们都是为生活而挣扎的人;有时候,我们是别无选择的。”许诺轻瞟了一眼被挤到电梯另一个角落的顾小北,见她小心的护着自己包,心下不由得微微的发酸。

看见她,就象看见刚出校门时候的自己。

只是,自己比较幸运,遇到了莫里安。而她,在这样的境遇里努力了许多年,仍然还没有遇到一个足以改变她命运的人。

当你缺少成功的必备资源时,有时候你再努力,也是没用的。从黑暗中走过来的许诺,深深明白这一点。

小北,你这么努力,你一定会遇到那个改变你命动的人。

小北,我们一起加油。

…………

一天的工作,紧张而忙碌。

许诺在中午办公室没人的时候,将昨天晚上做的计划书,做了最后一次修整,然后发给了间谍公司联络人和‘依恋’公司的接口人。

在半小时之后,便收到了他们回到她私人邮箱的回信——

基本满足合约需求,待上市试妆会结束后,可完结此案。——陈叔。

文件收到,辛苦了。——小A

许诺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原计划两个月完成的案子,现在一个月就可以结了。

想想莫里安强烈的反对之后,这一个月便再没联系,心里的伤感不止是一点点,只是:用顾小北的话来说,她和莫里安终究不是一个圈子里的。

“莫里安,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吧!”许诺给了自己一个苦笑,合上电脑,换上球鞋,一路小跑着去楼下吃午餐。

…………

吃完午餐回到办公室,前台助理告知有一封快递,拆开一看,居然是林允儿和秦蓝的订婚喜贴。

许诺不由得一愣——这么快?

“莫里安,我收到喜贴了。”

“还寄给你了?”

“为什么不直接结婚呢?”

“不知道。”

“你,心情不好?”

“你的事情怎么样了?”

“还是不要说我的事了,说了你又生气。”

“找个时间一起吃饭吧,好久没见你了。”

“好啊,我得空了电话你。”

…………

挂了电话,许诺有些微微的失神——前女友与自己的上司订婚,还给自己发喜贴,任哪个男人都不会好过吧。

想到这里,许诺还是决定下了班去见莫里安:无论她做什么错事,他会生气、会骂她,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她。

而他现在的情况,她是真的有些担心——允儿只愿意订婚,一定是对莫里安不能忘情,在自己没有接受莫里安的感情时,她对他还抱有希望,所以只抓着个秦蓝做备胎。

而秦蓝,又岂是任别人玩弄于股掌之人?

所以,他未能如愿娶到允儿,那是一定要对莫里安出手的。

……第二节允儿?订婚的理由…………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许诺便直接给莫里安打了电话,说在‘阿卡’等他。

待得到了‘阿卡’后,才想起来,答应顾子夕今天会去他家的。当下便给他打了电话过去:“子夕,我今天不能过来了。”

“什么事?”

“允儿和秦蓝定婚,我来看看莫里安。”

“旧上司比男朋友还重要?再说,你可以明天再去看他。”

“可我已经在他公司楼下了。”

“说明你把他看得比我重要。”

“你别这么孩子气好不好,我和莫里安快一个月没见面了。”许诺只觉得头痛。

“在‘阿卡‘是吧,我下班来接你。”顾子夕的语气里仍是不高兴。

“也行啊……”许诺本来还想叮嘱一句别来太早了,想了想,便又将话咽了回去——这个男人大部分时候是自信兼自大的。却唯独对莫里安,总是有那么些敌意。

“哼,莫明其妙的男人,我要是和莫里安有事,还有你什么事。”许诺挂了电话,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

“一进来就看到你自言自语的,说什么呢?”莫里安大步走进来,在许诺的对面坐了下来。

“挺快的。”许诺放下电话,招手帮他点了咖啡。

“看你这大大的黑眼圈,事情有进展?”莫里安叹息着说道。

“你知道,做贼都是不容易的。”许诺低头苦笑着。

“对于你的选择,我无话可说。在案子完结之前,我仍然要说一句:自尊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借钱也没你想象的那么没有自尊。这世界上没有人是依靠自己活着的。朋友、恋人,你都不靠,我只能说,有时候你不是人。”莫里安接过服务员的咖啡,没有形象的猛灌了一口,看着她说道。

“好了,别说我了,说说你吧,秦蓝和允儿定婚是怎么回事?”许诺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不是一个圈子的人,说了他也不懂——人的生活因着一种境遇无法改变,却不需要将身边的人都拉进这个境遇里去。

“秦蓝倒是想直接结婚的,只是允儿家人不允,所以先定婚,就是这么回事。”莫里安耸了耸肩,淡淡的说道。

“有没有一点儿难过?”许诺沉沉的看着他。

“我说解脱,你信吗?”莫里安也看着她。

半晌,许诺才轻轻笑了,安静的说道:“信,可是,你现在的状态确实不好。”

“秦蓝,已经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学长,这些年在国外,改变了很多。”莫里安低低的叹了口气:“上次允宁让我去查他,你知道我查出什么了?”

“什么?”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杀人越货?女侍成群?”

“想象力还挺丰富的。”莫里安在她的额头上猛弹了个爆栗,看着她沉沉的说道:“他在新加坡结过婚,还有一个五岁的孩子。他现在是离婚了,孩子判给了他,因为他要回国,所以孩子暂时由他的前妻带着。”

“为、为什么离婚?”许诺只觉得眼前一片乌鸦飞过的黑色——这个男人,他玩儿隐婚隐离?这是在骗允儿?

“被诉家暴。”莫里安低低的说道。

“天啦,长得那么斯文儒雅的一个人呢。”许诺轻呼。

莫里安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看了许诺一眼,问道:“没问题吧?”

“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抽吧。”许诺摆了摆手,皱着眉头问道:“你和允儿说了吗?”

“我说了她也不信,何必呢。我把调查报告给允宁了,看他怎么处理吧。”莫里安点着了烟,用力的吸了一口,沉声说道:“允儿有个有背景的爸爸、有个强势的哥哥,秦蓝对允儿也是有感情的,或许,会不同吧。”

“狗改不了吃屎,心理学上说,有家暴倾向的男人,原生家庭就有家暴,一般改变不了。”许诺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懂得还不少,但现在允儿谁的话也听不进,除了他父母和哥哥强制反对能够拖延下去,也没有其它办法。”莫里安边吐着烟圈边说道。

“是吗?”许诺看着他低声问道:“除了这方面,那个秦蓝还有没有什么问题?之前不是说,他喜欢攀高枝吗?”

“他除了打工外,还有些工程投资,如果成为能源副市长的女婿,再去投资这些工程,可能就不需要出钱、只需要出张脸就够了。”莫里安笑着摇了摇头。

“唉,有权有势可真好。”许诺用手托着下巴,轻轻的叹了口气:“莫里安,你娶了允儿吧,你说人这一辈子图个啥呀。”

“那你怎么不嫁给我算了,你的债我全帮你担了。”莫里安好笑的看着她。

“那我不是找到比你更大的鱼了吗,顾子夕比你有钱不是,以他那身家,我这点儿债还拖不跨他。至于你,可说不准。”许诺不由得轻笑起来。

“这么来说,你这还是为我着想罗?”莫里安不由得失笑。

“那当然也算不上。”许诺到底没好意思继续胡扯下去:“那秦蓝对你出什么招儿了?”

“老三样:第一,翻旧帐;第二,工作上制造障碍,比如说不给钱要办事儿之类的;第三,就是制造事端。”说到这里,莫里安一阵冷笑。

“这几招,对你来说,可是小儿科呀。”许诺也笑了。

“招数虽老,看你怎么用。他是能把老招用出新花样的人。只不过,他现在的精力在允儿身上,工作上我倒还能应付得来。我只是在想,这样斗来斗去真是没意思。”莫里安有些疲惫的说道。

“毛爷爷教导我们,与人斗与天斗,其乐无穷。你可千万别放弃了,我还指望没饭吃的时候能回来找你呢。”许诺玩笑似的给他打着气。

“放心吧,我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斗跨的。”莫里安伸手拍了拍她的头,看了看她深陷下去的眼圈,心疼的说道:“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这眼睛我都不忍再看。”

“顾子夕说一会儿来接我,我得在这儿等他呢。”许诺摇了摇头。

“你这恋爱也谈得挺辛苦的。”莫里安看着她叹气。

“谁让我这事儿见不得人呢。”许诺低着头自嘲的说道。

“那你趴在这儿睡会儿吧,我正好还有事要做。”莫里安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好啊,着实是困了。”许诺点了点头,拿了个抱枕放在桌上,靠在上面轻轻闭上了眼睛。刚闭上眼睛,想起什么似的,又睁开眼睛对莫里安说道:“莫里安,我介绍个小姑娘给你行不行?”

“你说什么?”莫里安的脸当即就沉了下来。

“喂,不是那个意思,是介绍个策划助理给你,很勤快的小姑娘,能力也不错。但在那边不受重视,做了两三年了,还只是个最基层的助理。”许诺知道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忙解释说道。

“你先操心自己的事吧,这事以后再说。”莫里安瞪了她一眼,招手叫来服务员拿了一条薄毯,帮她搭在身上后,轻轻说道:“先休息,你找时间把她的资料给我。”

“就知道你最好了。”许诺咧嘴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便侧头歪在抱枕上累极而眠。

莫里安看着她困顿的睡颜半晌,轻轻叹了口气,帮她整理好薄毯后,便回到她对面的位置,拿出电脑开始做事。

工作上的事,他说得轻描淡写,实际上,秦蓝的动作相当的夫耻,居然企图制造假合同、假票据,来诬陷他职务受贿。

秦蓝在翻旧帐找到不整他的证据后,便开始在工作上凭凭为难,但市场部又是规市场总部直管的,加上莫里安在总部的关系良好,虽然这次的区总事件,让总部的人心里有疙瘩,但怎么说,他也还是自己人。所以秦蓝的为难,基本上顶不了什么事儿。

那么,剩下最后这一途,便是制造事端了,也就是制造假证据了。

而这一途,则是最麻烦的,让他有种防不胜防的感觉,在几番惊险的来回之后,直到现在,他才缓过气来。

所以他现在和广告公司、道具公司签合同什么的,都是小心又小心,绝不在落下文件前给予口头承诺;绝不在法务审定合同前,在合同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在谈合同时,每次都会带上法务部的同事。

这样做,虽然确保了程序的合法合规,但工作效率确实大打折扣,但对于莫里安来说——效率不是问题;他反击的武器,就是低效率。

上半年与顾氏的竟争,由于顾氏的自毁长城,卓雅的推广又亮点纷呈,所以今年的业绩相当的漂亮;加上Lynn在那时候出事,所以这业绩的功牢,就系在了市场部团队的头上。

而在你秦蓝来了后,这业绩如果下滑了,当然找不到市场部来担责任,一碗水全是销售部的。

所以莫里安现在并不着急效率的问题——你给我制造麻烦,我就慢慢儿的和你磨。每一件工作,都按程序办理,慢到让你发疯为止。

这是在与秦蓝几个回合的拉扯中,莫里安找到的方法——一直处于被动状态的莫里安,慢慢的在这个被动里,找回反击的节奏。

所以一直强调高效的莫里安,这时候的工作,恰恰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磨羊功’。

只是这‘羊’工还得磨得有水平,让人找不出错儿就是了——他的水平在于,这‘羊’工得到了市场总部的支持:反正超预算的报上去,慢慢的批下来;要走总部流程的报上去,慢慢的批下来;最后演变为销售总成了跟单的人——不停的往市场总部打电话,跟催审批进度。

在职场上要玩儿人,他莫里安从不害人,却也还没有被人害的记录;他莫里安看中的目标,也还没有拉不下来的先例。

莫里安一封一封的回着邮件,偶尔看一眼正趴在桌子上熟睡的许诺,嘴角噙着疲惫却淡然的笑意。

许诺,你若在,我们一起面对,想来局势又当不同。

…………

眼前这幅和谐的画面,在即将订婚的林允儿看来,仍觉得刺眼——她安心的休息、他安静的工作,一静一动之间,气氛让人有一种唯美的错觉。

“你们现在的状态,很好啊。”林允儿看着莫里安,勉强的笑容里,有一丝淡淡的苦意。

“还不错。你有事找我?”停下手中的工作,抬眼看着她问道。

“听秦蓝说,你最近的工作状态不是很好,所以,我来看看你。”林允儿看了一眼旁边的许诺,轻轻的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是吗?我自己倒觉得没有问题。”莫里安笑笑说道:“因为我拒绝了他们关于区总的任命,所以总部对我意见大得很,我所有报上去的计划预算,都是压了又压。”

“说实话,以前我的存在,对分公司或许有帮助;现在,绝对是阻力。本来想着秦蓝过来,大家好好儿合作一把,没想到倒要拖他后腿了。”莫里安看着林允儿,眸子里淡淡的没有表情。

“你别和我说鬼话,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允儿直直的看着他,似乎真是看透了的感觉:“是因为他在为难你吗?”

“没想到,你不在公司,对于公司的消息还这么清楚。”莫里安端起咖啡杯,轻啜了一口,淡淡说道:“你现在的身份是秦蓝的未婚妻,我们还是不要谈工作的好。”

“Eric,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林允儿低声问道。

“从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在我们的身边,你不了解?还是你选择忽略?”莫里安看着她认真的说道:“允儿,一个人的本性,并不是学识、教育、环境能改变的。从他现在的手段来说,已经超出了我能忍受的职场竟争,而是为人的道德底限。”

“你今天来找我,当然也看出了一些原来没看到的东西。所以,你的决定,应该再慎重些。”莫里安的表情一片诚恳:“允儿,关于爱情,我一直对你感到抱歉;但除此之外,我对你的期望和允宁是一样的。我们都希望你幸福。”

“其实一个女人要得很简单,一个爱她的男人、一个可以让她生活无忧的男人,她并不需要她的男人是个多么高尚伟大的人。”林允儿突然站起来,神情冷淡的说道。

“既然你这么想,我也无话可说。”莫里安也站了起来,神情比她更冷淡的说道:“如果你认为,家庭暴力也不是问题的话。”

“Eric,你刚才说他在职场上没有了道德底限,可你呢,你居然用私家侦探去查他,你的道德底限在哪里?你千万别说是为了我好,你为了我好就是背叛我们8年的感情。”林允儿激动的大声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不在乎他的道德底限、不在乎他家庭暴力的历史,是因为我的背叛吗?你是要用这样的选择来惩罚我?还是惩罚你自己?”莫里安低吼一声。

“莫里安,你和谁说话呢,这么大声。”才睡着不久的许诺,听见他们的声音,嘟哝着说道。

“吵醒你了?”莫里安转眸看了她一眼,接着对林允儿说道:“我们出去谈。”

“不用。”林允儿也转头看了许诺一眼,初醒的朦胧眸子和粉红绯绯的脸庞,一股慵懒的妩媚,由内而外的蔓延,让她的心头不禁一阵恼火:“我的选择,是因为爱情。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约会了,欢迎你们28号来参加我的订婚宴。”

林允儿抬起下巴,说完话后,冷然转身,疾步离去。

她知道秦蓝对他的为难、她知道他现在工作状态的原因、她也知道他去新加坡查了秦蓝,她以为,他还是关心她的,所在她在发了贴子后,想见他了;她以为,在许诺离开后他会回头的,所以她不死心的想在这最后的节点上,找到逆转的契机。

却不想,看见的,却是他和许诺在一起这样温馨有爱的一幕;更不想,她的选择,在他来说,竟成了一个笑话。

莫里安,离开你,我林允儿一样能过得很好。

莫里安,你不要我,自然有人把我当宝。

所以,你不要再管我了,既然分开,我们各自过好自己的生活;

所以,关于秦蓝,我不需要你来担心,我是林允儿,我在他心里是不同的——他家庭暴力,是因他不爱他妻子。而他,爱我。

莫里安,我会幸福给你看的。

林允儿知道自己没有放下莫里安,也知道莫里是真心关心她的。只是,爱得越深、失望越大、痛得越狠——她逼自己将全副的心思,都放到秦蓝身上去。

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比去追一个自己爱的男人,要幸福得多。

…………

林允儿疾走中,将正推门而入的顾子夕撞了一下:“站好了。”顾子夕伸手扶了她一把。

“谢谢。”林允儿一看是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里面的莫里安和许诺——这三个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子夕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许诺正朝他挥手打招呼。

顾子夕点了点头,松开扶着林允儿的手,大步往里走去。

…………第三节莫里安?当断不断的心乱…………

“怎么回事?”顾子夕看着他们。

“我也不知道。”许诺摇了摇头,看向莫里安:“怎么回事?”

“我能说我也不知道吗?”莫里安朝着他们摊了摊手。

“她好象很生气,不是要订婚了吗?”许诺转头从玻璃窗向外看去,林允儿正往卓雅所在的写字数走去。

“所有的事情她都知道。”莫里安淡淡的说道。

“婚还订吗?”许诺看着他。

“还订。”莫里安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以前没发现她这么倔的。”

“女人要的不过是个面子,你若真的完全撤手,不闻不问、不管不理,你看她还有什么气可以赌。”顾子夕突然说道。

“子夕,你别插话,你都不了解情况。”许诺推着他在她刚才睡觉的位置上坐下来。

“他自然能懂我说的话。”顾子夕看着莫里安:“你的任何行动,对于一个不死心的女人来说,都是希望、都是星星之火,她们总想着用什么办法让之燎原。”

“所以,最好的帮她的办法,就是让她彻底死心,直至绝望,然后恢复理智。”

见许诺在桌子下面踹他的脚,不许他说,便说道:“许诺不让我说,但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当断不断,其心自乱。”

“多谢。”莫里安看着顾子夕说道:“你说得有道理,我该反思对允儿的态度。不过,希望你在这方面做得比我好,别让许诺受委屈。”

“她若在你身边,保不住你这个林小姐,要给她多少气受。她在我身边,没人敢给气她受。”顾子夕看了许诺一眼,笃定的说道。

“那是最好。”莫里安只觉得他脸上笃定的笑容非常刺眼,当下收了桌上的电脑,对许诺说道:“我先走了,做事情小心些。”

“恩。”许诺点了点头,低头对顾子夕说道:“我送他出去。”

“恩。”顾子夕也不拦她——能当着他的面去送,足见她的磊落了。

…………

“还有话对我说?”走到门口,莫里安停下问她。

“你的意思是,允儿知道秦蓝用什么手段对付你、知道秦蓝结婚离婚、知道秦蓝家暴,仍然坚持要订婚?”许诺皱眉看着他。

“是啊,在哄女人这上头,看来我还得向他学习才对,这样的品行,居然让允儿这样的女子,心甘情愿。”莫里安苦笑着说道。

“心甘情愿倒也未必,恨嫁和赌气的成份必然是有的。刚才顾子夕说的话,你多少听进去一些,我觉得还是有些道理。”许诺看着莫里安认真的说道:“我是女人,我知道女人喜欢幻想,你的爱只有三分,只要她愿意,她也能想象出七八分来。何况,你们之间还有八年呢。”

“或许是我错了,以后,当真是不能再管了。”莫里安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何偿不明白,只是个性使然,加上原本是他临阵放弃,心里的愧疚一直存在,未免就多关注了些。

或许,她的决然,和他的不够果断,有着太大的关系。

“也不是说你错了,总之,女人这种生物,有时候是很难理解的。我们连自己都弄不懂自己呢。你小心应付着秦蓝吧,这人太阴了。”许诺看着他笑了笑。

“我知道,那件事情你自己小心,这单做完后,我们好好儿聊聊。这段时间,我想到一个项目,我们可以合作合作。商业间谍的事,别再做了。你把我当朋友的话,听我这次。”莫里安看着她严肃的说道:“你若不听我的,我会考虑和顾子夕聊聊这事。”

“你威胁我。”许诺见他严肃的样子,不由得失笑。

“我就是不够果断,否则早告诉顾子夕,这单都不让你去做。”莫里安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恨恨的说道。

“知道了,快去吧快去吧。”许诺皱着鼻子,朝他摆了摆手。

“我走了,再不走顾子夕得冲出来拉人了。”莫里安朝她挥了挥手,转身往办公楼那边走去。

…………

“什么悄悄话,还要避着我说呢。”顾子夕看着她有些黯然的样子,拉着她在身边坐下,低声问道。

“和允儿有关的,你不方便知道。”许诺简单解释后,对顾子夕说道:“公司现在挺复杂的,那个秦蓝整莫里安整得历害。”

“现女友的前未婚夫,现女友还旧情未忘,要是我,非得整到他走人不可。只能说那个秦蓝也是个没用的。”顾子夕淡淡说道。

“顾子夕!”许诺抬眸恼怒的看着他:“你这人,真是坏得没底限。”

“什么叫底限,自己想要的东西拿在自己手里才是真的,等你讲完道理伦理,老婆都跑别人**去了,有用吗?”顾子夕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笑着说道:“属于自己的东西,要看好;特别是自己的女人。”

“没法儿和你沟通,你这人,就不是一般的人类。”许诺无奈的看着他——和这个男人讲理,基本是讲不通的。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一直以来就是如此,从未改变过。

“我是被你现在这个样子迷惑了,以为你是个正常的人了。”许诺轻笑:“我差点儿就要忘了,那个奸诈狡猾的奸商,就是顾子夕的代名词。”

“小样儿,有这样埋汰自己男人的吗。”顾子夕不禁失笑。

“是提醒自己小心点儿,没准哪天被你给算计了。”许诺温柔轻笑。

“被我算计也不是什么坏事儿,我最多算计算计,怎么能让你主动的多吻我两次、算计怎么能让你主动的住到我那儿去。”顾子夕看着许诺皱起的眉头,笑着说道:“你看,对你我可多坦白。”

“说得自己好象是个好人一样。”许诺大笑,趁着他不注意,仰头在他唇上快速的啄了一下,忙又回头看有没有人看见。

顾子夕伸手轻抚着被她吻过的唇,眸子里一片明亮的暖意——在她熟悉的地方、在她常与莫里安约会的地方,得她如此坦然与主动,他的心里一片喜悦。

…………

“刚才莫里安说的,做事小心些,是指什么事?”顾子夕买了单后,与许诺离开‘阿卡’,两人并肩边往停车场走边聊着天。

“工作上的事,我们这些小助理,在新公司,自然还是会被人欺负的。”许诺转动着眼珠,故作轻松的说道。

“你可以选择不告诉我,但不要对我说慌。”顾子夕冷着脸说道。

“对不起。”许诺低头着,一副做错事的表情。

“好了,我又不是老师,向我认个什么错。”顾子夕看着她轻轻叹了口气:“我不是逼你,只是关心你。”

“恩。”许诺点了点头,却仍是不肯多说。

“等你再多信任我一些、多习惯依赖我一些的时候再说吧。没怪你。”顾子夕伸手在她的脑后用力的揉了两下,语气里有妥协、有无奈,也有心疼。

“哦。”许诺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既然不能告诉他真相,那么说什么都是错——那还是什么也别说,听话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