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3母子相处

Chapter123 母子相处

顾子夕今天出差,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别忘了下班去接顾梓诺,就怕她这个没当过妈的,一忙起来忙了还有这回事。

所以一到下班时间,许诺便收拾好资料,准备下班。

“小北,我今天要早些下班,你还有什么资料要交待给我的。”许诺给楼下的顾小北打了内线电话过去。

“就是中午给你的那些,其它的没有了。”顾小北的声音非常急促,听起来很忙的样子。

“那演讲的PPT是你负责吗?要不要多备份一分?怕明天的设备会出故障呢。”许诺装做关心的问道。

“PPT不是我负责,这么重要的东西,是我们经理亲自负责呢。”顾小北淡淡的笑了,语气里有些轻讽的味道。

“那最好,省得出了问题,咱们这种小助理也担不起。”许诺轻声安慰着她,又简单聊了几句明天衣服和到场时间的话题后,便挂了电话。

看来,想提前拿到PPT的可能性,基本为零了。

只是,看了流程和告客户书后,才知道明天进场后,手机和相机全部不能带进去,以防止新品信息在上市前泄露。

用脑子背?

真是愁死人了。

许诺拎着包,边往电梯间走,边想着。

…………

“许诺,你明天是借调给市场部了吧。”张娜抱着一堆资料走过来。

“是啊。”许诺忙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张娜笑着说道。

“这是明天会议的坐次安排和客户名单,你帮我带过去。我大姨妈来了,明天要晚点儿过去。”张娜将手里的资料递给许诺,淡淡说道。

“哦,好的。”许诺忙接过资料,放进自己超大的公文包里,对张娜笑着问道:“娜姐还有什么要交待我的?”

“帮我带过去就行。临时有什么会场安排上的事儿,也帮我看着点儿。”张娜淡淡说道,看了许诺一眼,又加了一句:“我们行政部是保洁部的上级,你转正后是要直接管清洁阿姨的,以后别再帮他们做那些活儿。”

“好的,谢谢娜姐提醒。”许诺忙用力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恩,去吧,我已经和经理说了,帮你申请提前转正,好好儿努力。”张娜朝她点了点头,便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谢谢娜姐。”许诺甜甜的说了一句,扯着公文包,转身快步往电梯间跑去。

顺利的话,三天的试妆会后,她就会找机会提出离职,能不能转正,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怡宝公司的待遇和行业地位都不错,以现在的工作情况,转正之后,她也是有机会申请去市场部工作的。若是这次事情不被发现,留在怡宝,未偿不是个好的职业选择。

只是,她觉得自己的心理还没有这么强大,做了这种事还继续呆着,估计会被吓出心脏病的。

“许诺,不可以太贪心哦。”许诺暗暗对自己说了一句,看见电梯过来,便快步的走了进去。

…………

“许小姐。”当许诺去到幼儿园的时候,老王已经在停车场的出口处等他。

许诺抬腕看了看时间,比正常接他的时间晚了十来分钟,便对老王说道:“已经晚了,你进去接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我?”老王看着她:“少爷说让许小姐进去,每次接的时候,要和老师沟通一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要交待的。”

“好吧。”许诺犹豫了一下,拿着车钥匙往幼儿园方向一路小跑而去。

“许诺,这里。”顾梓诺站在教室门口,向站在走廊上四处张望的许诺挥着手。

“哦。”许诺忙快步跑了过去:“可以放学了吗?老师呢?”

“你好,我是汪老师。”一个利落清爽的女孩子,带着一脸的笑容走了过来。

“汪老师好,我是梓诺姑姑,他爸爸出差了,所以今天我来接。”许诺抱起顾梓诺,对老师说道。

“他爸爸很细心,昨天跟我交待过了。”汪老师笑着点了点头,对许诺说道:“这两天有教育局来检查,请姑姑留心一下,梓诺这两天最好不要请假,能按时来上学。每天都穿园服。”

“好的,我会注意的。”许诺点了点头。

“我们有个会操表演,梓诺是领操,这两天回家,还麻烦姑姑帮他练习一下。当然,梓诺已经很棒了哦。”汪老师说着,眼眸转向顾梓诺,笑得一脸的温柔,比之前那个幼儿园的老师,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好的,我们会多练习的,老师放心。”许诺笑着点了点头,和老师说了再见后,抱着顾梓诺转身离开。

“你挺能干的麻,还领操呢。”许诺笑着调侃着他。

“无论在哪里、无论做什么,都要做到最棒。爹地说的。”顾梓诺的脸上有着小小的得意。

“我觉得尽力就好吧,什么都做到最棒,那可多累呀。”许诺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你这是不求上进。”顾梓诺批评她。

“好吧,你求上进,你加油吧。”许诺只是笑笑,抱着他往停车场走去。

…………

家里仍然是张姨做的晚餐,只做了许诺和顾梓诺两人的份量,精致而温馨。

“许诺,我们两个吃饭好安静。”顾梓诺看着许诺,嘟着嘴说道。

“吃饭要那么热闹干什么。”许诺夹了些菜在他的碗里:“快吃完了,休息会儿我们练习做操。”

“哦。”顾梓诺点了点头,想了想又对许诺说道:“我们会操那天,家长是可以去看的。”

“恩,你明天不是回别墅吗,问问你妈妈能不能过来。你爸爸肯定是不行了。”许诺点了点头。

“我知道。”顾梓诺低下头,慢慢的吃着饭,似乎有些小心思。

“怎么啦?不好吃?张姨做的都是你爱吃的呢?”许诺看着他。

“我妈妈身体不好,不能去人多的地方,也怕吵。”顾梓诺低着头轻声说道。

“上次我看你妈妈从医院体检出来,你爸爸看了她的体检报告,说是恢复得很好。”许诺放下筷子,看着他柔声说道:“你回去问问妈妈,应该可以的。”

“真的吗?我怕她去不了又想去,会伤心的。”顾梓诺为难的看着许诺。

“那——”许诺想了想:“我先问问你爸爸,让他问问医生好不好?”

“好。”顾梓诺脸上的笑容,这才开朗起来。

…………

晚饭后,照例是顾梓诺先看书休息,许诺将厨房收拾完后,见顾梓诺在顾子夕的书桌上玩,便走到花房给顾子夕打电话。

“方便接电话吗?”

“恩,挺好,没什么事。”

“顾梓诺学校后天有个会操表演,教育局的人来检查,顾梓诺是领操,他希望有家长可以去看一下。我感觉……我感觉他还是很期待的。”

“我的意思是,他妈妈的身体能出席吗?”

“那你打个电话说一下行吗?”

“恩,那我等你电话,我先陪他去练操了。”

…………

“恩?还有什么?”许诺一愣,想了想,打电话就这事儿呢。

“我们还在恋爱期吧?你这电话,就象老夫老妻似的,孩子的话说完了就完了?”电话那边,顾子夕一声轻叹。

“无聊,我没话要和你说。”许诺心里微微一甜,下意识的转过身去看房间里的顾梓诺,还好,他一直在书房没有出来。

“没话说就算了,那你在电话里吻我一下。”顾子夕轻笑。

“你别闹了,我还得陪他练操呢,晚上我还要加班,都累死了。”许诺的脸不禁刷的就红了,轻恼着便挂了电话——这个男人,也太懂得调情了吧。

许诺低着头,脸上一片羞红,直如地面上那一盆盆红色的指甲花——浓烈而烂然。

…………

“一、二、三、四、起;二、二、三、四、放;三、二、三、四、转;四、二、三、四、收……”

“好,非常好,再来一次。”

“这只手伸平一些。”

“转身的时候,动作利落一些。”

“下蹲的时候,背要直——来,这样,大腿和小腿是直角、腰和大腿是直角,对,屁股抬起来一点,好,就是这样。”

“咱们放音乐再来一次。”

…………

大的纠得仔累、小的练得认真,两人跟着音乐一遍一遍的练习,包括手眼的角度,都练到了,到最后,许诺觉得自己都会做了。

“你做得还没我好。”顾梓诺边喝着牛奶,边看着她说道。

“我骨头硬了,腰弯不下去。”许诺找着理由。

“有道理。”顾梓诺点了点头:“你给我爹地打过电话了吗?”

“打了,他去问了医生再回给我。”许诺点了点头:“要是你妈妈不能去,你是想让张姨去还是想让老王去?”

顾梓诺看了她一眼,皱起了眉头。

“你不会是想让我去吧?”许诺也皱起了眉头。

“怎么不可以吗?你是我爹地的女朋友,对我本来就有责任。”顾梓诺抬起骄傲的小下巴,脸上的表情不复平时的娇软与阳光——似乎,在用这样的冷淡与功利,掩饰他对她拒绝的害怕。

“我当然想去的,可是我也要上班啊,那两天我公司正好开会呢。”许诺走过来蹲在他的面前,看着他温柔的说道:“我去新的公司才一个月,如果请假是要扣好多钱的,还不能转正。”

“我们领导很严厉,就象你爹地那么严厉,还会骂人哦。我也很害怕的麻。”

许诺尽量的给他解释着,毕竟这次的会议,能拿到的资料太多了,她真的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况且,她的身份,也确实很尴尬。

“哦,那算了。”顾梓诺懂事的点了点,又笑着对她说道:“说不定我妈咪可以去的。”

“是啊。”许诺捏了捏他的脸,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才带他去洗澡,然后带他睡觉。

…………

待顾梓诺睡着后,许诺将下班时张娜交给她的资料拿出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对于产品的信息基本没有,便又重新装了回去。

顾小北给她的资料,则有价值许多,里面涉及到这新品的代言人意见调查表、价位段的意见调查表、城市分类的意见调查表、媒体投放的受众分析。

针对她之前收集的资料,这几份调查表,已形成一个完备的推广线路图。

许诺仔细的一一录入到电脑里后,根据推广模式的思路,进行了重新整理和归纳。

实际上,在有了上次的策划报告和这份推广线路图后,‘衣恋’公司已经有足够的信息,来做一套合适的策划案和推广案,只要赶在‘怡宝’公司前一周发布,这一款产品,就肯定能压过怡宝了。

而抄袭的风波一起,最后不管哪个公司有理,产品的知名度,是肯定打上去了。只不过,希望‘衣恋’公司设计上,只取思路,不取一些广告原创句子,否则她就真有麻烦了。

许诺将顾小北给的资料整理完后,差不多到了12点。想想这两天的会议,心里难免还是有些紧张。

回到房间,看见顾梓诺睡得沉稳,给他调了空调温度后,便准备拿衣服洗澡,再这么熬几天,她真是受不了了。

顾子夕说在这边已经给她准备了衣服,她拉开顾梓诺的衣柜,却没有找到,只得又去顾子夕的房间找。

第一次单独站在他的房间,满满都是熟悉的、他身上的味道,置身其间,不禁让人有些面红耳赤的暇想。

这样的随意与自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与他这么熟悉、这么亲密了吗?曾经连说话都要仰视的人,现在出入他的家里,就如自己家一样的随意,没有半点的不适。

人的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亲密、从亲密到随意,也不过是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而已。

许诺想着与顾子夕有关的淡淡的心事,心里也渗透着淡淡的温暖与甜蜜——有一个爱着的男人在身边,让人很容易就感觉到幸福。

就如,现在的她一样。

许诺温柔而笑,伸手拉开他的衣柜,上面满满的一排,全是他的白衬衣——这一眼望去的白,让许诺想起他,任何时候,都是一件卷起袖子的白衬衣,简单、利落,成功的掩去了他身上商人的世故与沧桑,看起来有着少年的明朗与单纯,看起来更多一些让人喜欢的味道。

是不是,吸引她的那个他,一定和这些白衬衣有关。

许诺的手,从这一件一件的白衬衣上轻轻抚过,脑海里却尽是顾子夕穿着白衬衣,看着她温润而笑的模样——那模样,即便是想象,也让她觉得脸红心跳。

“许诺,别发花痴了,快拿了衣服洗了睡。”许诺暗自掐了自己一下,迅速的关上柜门,拉开旁边的另一个柜子,这个柜子倒是全装的家居与睡衣。

所以她轻易的找到了他为她买的睡衣——依然是白色衬衣款,只是比真正的衬衣又长了那么些,轻轻的依偎在他的睡衣边,感觉轻密又暧昧。

“你穿我的衬衣,比穿任何名牌衣服都漂亮。”顾子夕的声音带着些邪魅的温软,响起在她的耳边。

许诺的脸不禁又是一红,快速的扯下衣服,拉开下面的抽屉,找到他备好的内衣裤,快速的离开了他的房间。

…………

奇怪的是,以前每次在他这里过夜,有时候是在他房间、有时候是在梓诺的房间,都还睡得安稳,今天他不在,反而睡不着了。

许诺睁着眼睛数了好多遍山羊,最后只得侧过身体,将顾梓诺搂在怀里——身上还有着奶香的他,温温的、软软的,抱起来真是舒服极了。

听着他有节奏的小酣声,她倒是一下子就睡着了。

……第二节间谍?用心就能找到机会…………

第二天早上,两人又象打仗一样的出了门,将顾梓诺送到幼儿园后,便又急急的赶到会场。

明天是正式会议,今天要做最后一次现场布置及设备的确认。而许诺要做的事,便是将客户资料提前放入会场,待明天客户一入场,按行政部的名牌找到自己的位置上,便能拿到一整套资料——包括给客户的小礼品及意向定单。

…………

“许诺,早。”

“小北,早。”

“你们部门的张娜怎么还没来?”顾小北边对着会场验收标准,一样一样的检查确认,边问许诺。

“她大姨妈来了,让我先过来帮她顶会儿。”许诺拿出张娜的资料,对应着坐位图,将客户的名牌一一放上去。

“切,知道今天没领导来,来了也是白干活儿,所以把事儿都推给你了。”顾小北抬头看看着许诺,笃定的说道:“我敢肯定,她今天不会过来。”

“也无所谓,她交待的这些个事也挺简单,我能做就做了吧。谁让人家是上级呢,上级有特权,对吧。”顾小北说的,许诺当然明白。只是,她的目的不在此,自然也不会多计较了。

倒是巴不得这些人都有事,都找她来顶,这样她才能拿到更多有用的资料。

“她那种人,别指望你帮她干了活儿,她会给她处你。”顾小北摇头说道。

“我知道啊,可是也不能不做对吧。”许诺笑了笑说道:“再说,她可以不给好处,但是可以给小鞋吧?谁让咱们是小助理呢。”

“倒也是,难得你年纪轻轻看这么透彻。”顾小北点了点头:“我这边检查完了,现在去零售客户那边,一起过去?”

“等我一下,还有两个。”许诺快速的将余下的名牌放好,便又拎了另一堆,与顾小北一起去到隔壁的零售客户试妆间。

许诺迅速的将客户名牌放好后,对顾小北说道:“小北,我这边弄完了,帮你测试这些设备吧。”

“好,这是设备清单,你确认一项就勾一项。”顾小北不疑有它,将手中的资料表递给了许诺。

“恩,有问题我再问你。”许诺点了点头,便按着清单的顺序,去做设备和电路的检测。

从电源开关、到灯光明度、再到音具声音的效果、每个电源插孔的是否有电源,再到投影笔、投影仪的开机速度等。

而在调试投影仪时,许诺发现,这里的投影仪是松下的。

酒店和会议公司的投影仪大多是松下或者是JVC的,这并不奇怪,因为这个派子的售后服务不错,质量也好,更重要的是它的机器兼容性好,各种品牌的电脑,在安装了即插即用的软件后,基本是接上就能直接用了。

但凡事都有例外,这个例外,就是苹果电脑。

大多公司的设计人员,都会使用苹果电脑,倒不是因为苹果电脑的名气有多大、外观设计有多潮,而是因为苹果电脑号称永不死机,绝不会让你绘图到一半,就死掉,这是很要命的;而且,苹果电脑的色彩处理能力和渲染能力,还没有一种品牌的电脑可以比得上,这对于以做图为主的设计师来说,是致命的吸引。加上苹果电脑只能安装正版软件,使得文件的保密效果更加的强大。

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苹果电脑基本很难装上如即插即用这样的免费软件;致使的缺点还有一个,就是与其它品牌机器的兼容性非常差。

这个其它品牌的机器,当然也就包括了松下的投影仪了。

据许诺了解到的,‘怡宝’公司的市场部,配备的全部都是苹果电脑,包括顾小北这个小助理都是。

所以,可以肯定的,市场部经理明天用来演示的机器,一定是平时工作用的那台苹果电脑;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与这台投影仪,无法顺利的兼容。

这种问题,既不属于技术问题、也不属于设备测试的细致问题,纯属一个工作经验的问题——在卓雅的时候,莫里安每次的演讲稿,都是许诺负责播放调试,这是在无数次的试验中得来的经验。

许诺故做不经意的在投影仪底端按动了几下,将接口模式调整到非即插即用,以防万一。

“许诺,检查完了吗?”顾小北拿着验收表走过来问道。

“刚刚检查完,都没问题。”许诺的心微微的慌了一下,随即又镇定下来,将手里勾好的设备验收表递还给顾小北。

“谢谢了啊,设备检测是最麻烦的了,要是出一点问题,我非得被那个夸张的老女人剁了不可。”顾小北笑着说道。

也只有在办公室以外,没有公司同事的地方,她才敢说这样的话,平时在公司里,永远是个笑眯眯的伶俐女子。

“好了,资料放完我们今天就可以完工了。”顾小北做了个OK的手势,将手上的资料分了一半给许诺。

两人迅速的将资料分完后。顾小北谨慎的将两间会议室的门锁好,与许诺一起离开了酒店。

“难得今天这么早下班,一起去夜市逛逛?”顾小北看着许诺说道。

“我男朋友出差了,我今天得帮他接儿子。”许诺摇了摇头。

“他是二婚啊?”顾小北惊讶的看着她。

“已婚离异,暂时还没有二婚。”看着她吃惊的表情,许诺只觉有些微微的尴尬。

“哦哦,我只是觉得他看起来挺年轻的,没别的意思。”顾小北看她尴尬的样子,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起来。

“是,他结婚早。”许诺点了点头:“小北那你还逛不逛?如果不逛的话我送你回家?”

“好啊,有豪车坐,当然要过过瘾了。”顾小北的眼睛抖然一亮,愉悦的应着。

“那走吧。”看着她明亮而单纯的笑脸,许诺只觉得自己心里暗暗的发虚。

一路上,顾小北都教导着她,既然选了个二婚的,就要想办法多从他那里捞些好处,别辜负了自己的年轻美貌,还有大好青春。

“小北,我接个电话。”许诺看着顾小北微微笑了笑,将手机递给顾小北,让她帮自己插上耳机。

“好了。”顾小北点了点头,看见手机上存的名字是‘顾总’,心下不由得微微诧异——有这样存自己男朋友名字的吗?

“谢谢。”许诺朝她笑了笑,边开车边按下了接听键。

“喂,什么事?”

“我刚做完事,今天下班早一些,现在送同事回家。”

“知道,我一会儿就去接梓诺了。”

“恩,好,那你和她说了吗?”

“恩,好,我会交待梓诺的。”

“没有,明天正式会议,现在已经下班了。”

“喂,不和你说了,我在开车。我同事在车上。”

“恩,恩,拜拜。”

…………

“他盯你挺紧的呢?”耳机有漏音的问题,所以顾小北听到顾子夕在那边,反复问她现在哪里,叮嘱她到家要打电话,不禁打趣的说道。

“老男人就是罗嗦,你以后别找这么大年纪的。”许诺笑着说道。

“口是心非,我看你笑得荡漾得很。心里开心吧,人家这么惦着你呢。”看着到了自己家小区的门口,顾小北示意许诺停车。

“我到了,谢谢你,明天见。”顾小北下车,朝她挥了挥手。

“明天见。”许诺按下车窗,挥了挥手后,调头往路上开去。

看着许诺从容沉静的笑容,顾小北突然觉得,自己说的那些理论,或许并不适用于她——或许,每个人的命运里,都会有一个天使,只要你坚持,他迟早会来到你的身边。

许诺,是这样吗?

也会有一个天使,专门为我而来吧。只是,他会在哪里。

顾小北转身,一步一步的往里走去,她那颗坚韧的心,也从未被困难所打倒过。只不过,许诺的出现,似乎告诉她,现实固然重要,但人还是该有些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是啊,人还是该有些梦想,一不小心实现了呢。

顾小北笑着,那明亮的眼睛,有着对未来的坚持。

…………

“许诺,老师说我的操做得好。”顾梓诺看着许诺,软软的问道。

“是吗?说明我们的训练是有效的哦。我这个指导师还不错吧。”许诺边开车,边笑着说道。

“恩,谢谢许诺。”顾梓诺认真的说道。

“不用谢,我答应你爸爸要带好你的呢。”许诺笑了笑,对顾梓诺说道:“你爸爸说,你妈妈的身体可以出去活动一下,他已经说了你幼儿园表演会操的事,你自己记得再提醒她一声。”

“恩,好。”顾梓诺的情绪一下子高涨了起来,坐在车上,情不自禁的哼起了儿歌。

许诺轻瞥了他一眼,嘴角也不自觉的噙起了淡淡的笑意——快乐,真的是可以传染的。而孩子的快乐,往往又来得那么简单。

…………

“妈咪,我回来了。”许诺将车停在花园的外面,顾梓诺下车后,快步往别墅里面跑去。

看见顾梓诺进门后,许诺才上车,准备离开。

刚发动车子,却发现顾梓诺的校服忘在车上了,许诺微微皱了皱眉头,将车子熄了火,拎着他的校服站在车边,却不见有人出来。

“顾子夕,我在别墅这边。”许诺只好求助于顾子夕。

“什么事,我正在和客户开会。”电话那边,顾子夕压低了声音。

“你方不方便给梓诺妈妈打个电话,他校服掉在我车上了。”许诺轻声说道。

“现在恐怕不太方便。”顾子夕有些为难的说道:“要不,你进去一下?”

“这……”许诺犹豫着。

“顾总,你看这个条款,这样改行吗?”电话那边,传来客户与顾子夕商讨合同的声音,许诺只得先挂了电话:“你忙吧,我自己想办法。”

“这小子,一回家就兴奋得什么都忘了,到现在也没想起校服没带呢。”许诺低头看看手里的校服,又抬头看看花园尽头那幢美得如梦似幻的别墅,内心挣扎犹豫,不得不还是走了进去。

…………

步入花园,穿过小径,许诺心里有一种私闯入别人境地的罪恶感,当下脚步不禁走得更快了。

“顾梓诺,你的校服掉我车上了。”站在别墅大厅的门口,许诺扬声喊道。

“梓诺在洗手,给我吧。”出来的是艾蜜儿。

在这座宫殿似的别墅里,她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裙自旋转楼梯上缓缓而下,一头长发不经意的披散在脑后,那样的美,竟不似在人间。

那样温柔低缓的声音,在这有些空旷的别墅里响起,隐约的回音,更是低回柔婉得让人不忍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