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4受到刺激

Chapter124 受到刺激

倒是许诺那声叫喊,听起来突兀得象一个外来的入侵者,与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给我吧,谢谢你特意送进来。”艾蜜儿缓缓走到她的面前,接过她手上的衣袋,淡淡说道。

“后天会操要穿的,你到时候提醒他一下。”不知道是她的影响还是这环境太美好,许诺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的放轻了下来:“我明天开始,连续三天封闭的会议,梓诺就放你这边。”

她甚至可以想象,顾子夕在这样的环境里,对待艾蜜儿,曾经是怎样的温柔、曾经又是怎样的百般呵宠。

当年,他对她是很爱很爱吧,爱到为她打造一座宫殿。

许诺在心里暗暗的想着,对艾蜜儿从未有过的嫉妒,却在这时涌上心头——试问,哪一个女子,不希望自己的爱人,能为自己做到这种程度?

一个专属的宫殿、一份独有的宠溺、捧在手心怕化了似的爱恋——他们之前,该是有多么美好的过去呵。

…………

“我会的,倒是这两天辛苦你了。”艾蜜儿看着她温柔而笑:“本来应该我多带他一些,毕竟你们这是在谈恋爱呢,中间带个孩子,很多事情都不方便。”

“都怪子夕,说我身体不好,怕梓诺闹到我了。他呀,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到现在都改不了。梓诺是我儿子,哪有妈妈怕儿子闹的?”

“再说,我们现在离婚了,他、他和你在一起,真的不该管我太多的事。这让你可怎么想。只是、只是他那人太霸道,我又是这么没用,我说的话,他向来不放在心上。”

“许诺,你别怪他。”艾蜜儿轻轻拉起许诺的手,温柔的说道:“我们在一起十年,没有爱情也还有亲情。更何况,他不爱我,我却还爱着他。所以,我是希望他好的。你、你替我好好照顾他,好吗?”

艾蜜儿的笑容如这黄昏的阳光般,温暖中带着沉静;而她的话,却带着柔软的刺,慢慢的扎进许诺的心里——她说的,都是对的;习惯也好、宠爱也罢、商人的另有算计也行,顾子夕对她仍然呵护倍至着;

顾子夕这样做,许诺能理解也能接受;而让蜜儿这样说出来,她却只觉讽刺——一个妻子,拜托另一个女人照顾好自己的男人。

她温柔和煦的语气里,是高高在上的炫耀——炫耀她得到了那个男人全部的宠爱与呵护。

…………

只是,在这段感情里,她连未来都不敢要,她又能要求什么?又有资格要求什么?

“许诺,你相信我,子夕j很爱很爱你的。因为、因为,他从来没有带过一个女孩子到我面前。就算因为我的身体原因,这些年他也有过别的女人。他最多,也只是把她喜欢的花儿,种在我这里,让我看好。”艾蜜儿说着,眼圈微微的发红,转眸看向大厅另一隅那片开得灿烂泼洒的指甲花。

良久,思绪才从花上转回来,转过头看着许诺哀伤却温柔的说道:“所以,许诺,你别辜负了他,替我,好好儿爱他。”

许诺收敛起脸上所有的表情,只是淡淡的看着她,一语不发——别的女人?火红的指甲花?让她看好?

这对夫妻,当真是天生的一对——她把自己的男人交给别的女人、他把自己心上人的东西交给妻子照顾。

呵,顾子夕,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么奇葩的!

许诺的心里,翻涌着连她自己都不懂的情绪,只觉一阵窒息的难受。

…………

“你看我,一个人在家呆久了,没人说说话,拉着你就说这么半天。你很忙吧,别烦我才好。我从小到大也没个姐妹,结婚了就住在这里,子夕也不大让我出去,以后,我就把你当妹妹了。好不好?”艾蜜儿收起忧伤,亲密的拉起许诺的手,温柔的说道。

许诺慢慢的扯开她拉着自己的手,冷声说道:“我从小到大,只有一个姐姐,她叫许言。我没有乱认姐妹的习惯,你不要乱叫才好。”

“还有,我是学国际贸易的,不是学表演的,所以,我不会演戏、也不会看戏,你的表演,留着顾子夕看就好。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许诺冷冷说完,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许诺……”还没走到门口,顾梓诺的声音便喊住了她。

许诺回头,看见顾梓诺正站在艾蜜儿的身边,紧绷着一张小脸,沉沉的看着她。

“许诺,我不喜欢你了。”顾梓诺沉声说道。

“好,我知道了。”许诺的心微微一酸,却抬起了下巴,转身大步往外走去——只是,不知为何,脚下匆匆,却带着慌张的踉跄。

不喜欢?

呵,她何曾要他喜欢过!

不喜欢就不喜欢吧,她现在的身份,怎么做,都是错;怎么做,都会不喜欢。她知道。

走到车边,回着看着这幢在夕阳里,美得不真实的别墅,心里一阵发堵的难受——艾蜜儿是王后、顾梓诺是王子,他们天生就适合住在这样的城堡;

而那个男人,把他们,真的保护得很好——即便是离婚,也不会让她受一点风雨;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个傻瓜吧。

陪他疯、陪他闹、陪他打发寂寞的时光、帮他照顾儿子,却从来不提任何要求。

而他,一边把妻子儿子照顾得无微不至,一边心里还放着一个爱指甲花的女子,一边和自己谈情说爱。

顾子夕,你真是好样的。

顾子夕,你果然是个成功的商人,什么都被你算计得妥妥的。

许诺的唇角不禁微微冷笑,发动车子后,快速离开了这里。

车子的速度,不知不觉间开到了120码,开着车窗,跟着车载音乐里许巍的歌声,没有曲调的大声唱着,似首这样毫无保留的嘶喊,将心里的积郁尽情发泄。

…………

那一天我漫步在夕阳下

看见一对恋人相互依偎

那一刻往事涌上心头

刹那间我泪如雨下

昨夜我静呆立雨中

望着街对面一动不动

那一刻仿佛回到从前

不由得我已泪留满面

至少有十年不曾流泪

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的哭泣

当我想你的时候

…………

“当我想你的时候……”当声音由放肆到轻柔,许诺的声音已带着些哽咽。

将车停在山脚,许诺边哼着歌,边往山顶爬,花了一小时到山顶,俯视着山下的灯红酒绿、山树湖泊,停下反复哼唱的那一句,心里慢慢变得平静。

她知道不该被艾蜜儿的话影响,以她的身份和立场,不打不骂已经够修养了,说几句话挑拨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是太文雅的做法;扮柔弱演深情,来动摇他们之间的爱情,这也是太通俗的戏码。

可是她必须承认,她真的被影响到了——因为那坐代表他过去的宫殿、因为那片代表他爱情的指甲花。

在他过去和现在的爱情里,都没有她。

顾子夕、顾子夕,我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顾子夕、顾子夕,难怪你从不追究我的过去、难怪你从不强迫索要未来,因为,因为你将心里的爱情,分了几分之一给我吗?

你说你和我一样,有不能说的秘密,你的秘密就是那片指甲花,对不对?

子夕,原来,就算我放下过去,我们的爱情,也是没有未来的,是不是?

就算我再勇敢一些,我们也只能走过这一段——你找不到她的这一段;我藏起过去的这一段。

许言,你问我,既然遇到顾子夕,为什么不去试一试。我说,我不敢,我怕试了,连爱的勇气也会被摧毁。

我想,我该庆幸自己是个胆小鬼。

许言,我想,我和他都不够爱,这份爱,给不了我们冲破阻力的勇气;这份爱,我们都在惦量着要如何的付出、如何的收回、如何的做到收放自如。

呵,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再计较,他曾经的爱有多疯狂?既然如此,又何必在乎他心里还爱着的那个她是谁?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意,他给你的爱情,是几分之几?

…………

一个人在山顶,从黄昏坐到天黑,直到四面的灯光都已亮起,许诺抬头看着有星星的天空,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顾子夕,我是不是很傻,被人家三言两语说得没了方寸。若你在,是不是又会骂我是个猪?

许诺自嘲的笑着。

被这晚夏的风吹了三四个小时,她似乎清醒了不少。

她承认,她是嫉妒了,嫉妒顾子夕在过去的那一段爱情里,曾经那样的倾力付出;

她承认,她是慌乱了,他的心里原来一直有一个人,她也在害怕当那个人出现,他就会放弃自己。

只是,在摇头甩掉艾蜜儿的声音之后,她告诉自己:少年时候的爱情与成年之后的爱情是不同的——少年时候的爱情是疯狂热烈,比性命更重要;成年后的爱情是温暖沉静,要的是相濡以沫。

你不是说过了吗?你给的爱情,也不是奋不顾身的,你怎么能要求成年的顾子夕,还能为爱倾尽所有?

所以,许诺,不要太苛求了,知道他爱你,就够了。

真的,他是爱你的,就够了,即便他心的角落,还有另一个人——就如你的心里,还有一个身影一样。

其实,们之间的爱,一直是公平的,只是,在计较的时候,你却忘了自己也只付出了这么多而已。

许诺微微的笑着,心底深入隐隐的酸涩,让这笑容,变得勉强起来。

…………

“许诺,你去哪里了?我打了多少个电话你知不知道?”

“我给蜜儿打电话,说你都离开三四个小时了,你到底去哪里了?”

“许诺,说话!”

顾子夕在电话里咆哮着。

而这粗暴的咆哮声,却让许诺慢慢的安心下来——他是爱她的,至少在此刻。

“许诺,你给我说话!”

“子夕,你爱不爱我?”许诺低低的问道。

“发什么神经呢?”听到她的声音,他微微一愣,声音略显平静。

“顾子夕,你爱不爱我,你回答我。”许诺突然大声叫喊起来。

“爱。”顾子夕的回答简单而干脆。

“我知道了。”许诺咧开嘴笑了。

“许诺,你在哪儿?受什么刺激了?”顾子夕有些不安的问道。

“顾子夕,我爱你。”许诺的声音平静而轻柔。

“我知道,我问你在哪儿?”顾子夕觉得自己已经被她搞蒙了。

“顾子夕,我—爱—你!”许诺对着电话,大声的喊了出来。

电话那边,顾子夕沉默着——发生什么事了,让她的情绪如此的不稳定?

“我也爱你,这两天好好儿工作,别胡思乱想,我尽快办完事,回来陪你。”顾子夕不再问她在哪里,只是温柔的哄着她。

“好。”许诺利落的答道。

“许诺,你一个人吗?开车了吗?能开车回家吗?离家远吗?”顾子夕听她的声音似乎已经平静,小心的问道。

“一个人,开车了,能开车回家,离家不远。”许诺一句一句的答着,突然发现,自己喜欢他这样的紧张、这样的关心、这样的啰嗦:“子夕,我爱你。”

“我知道,我也爱你。”顾子夕只觉得头痛。

“我挂电话了,我现在回家。”许诺轻声说道。

“好,到家了给我打电话,否则我会很担心的。”顾子夕殷殷交待着。

“恩,那我挂了,再见。”许诺放下电话,眼圈微微的发红,眸子却一片闪亮——她是爱他的、他也是爱她的,这就够了。

她不要再犯傻了,也不要再小气巴拉的了,什么过去、什么未来,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要的,是他们相爱的现在——就算这爱,只是他的几分之一。

……第二节子夕?给蜜儿最后的警告…………

电话那边,顾子夕沉着脸,将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后,便拿起电话给艾蜜儿拨了过去。

“子夕,许诺联络上了吗?”电话里,艾蜜儿的声音温柔中带着焦急,似乎真的很关心许诺现在的情况。

“你和她说了些什么?”顾子夕冷冷的问道。

“没有。”艾蜜儿淡然回答。

“你可以选择不说,但我若发现她的情绪和你有关,你别怪我不再顾念我们曾经的夫妻情份。”顾子夕的声音淡漠而无情。

“子夕,我真的什么也没说,不信你问梓诺。梓诺在旁边,我能说什么?”顾子夕的声音是艾蜜儿从未听过的阴沉与冷酷,让她情不自禁的感到害怕——他是个商人,无情的时候,曾经逼人跳楼。

而她,比那些商人不知道又弱了多少倍,这样的她,哪里经得起他下了狠心的逼迫?

“你让梓诺接电话。”顾子夕自然不信她的鬼话——他们相识12年,结婚十年,她的性子,他自然再清楚不过。

否则,他也不会有提醒许诺的那一句:永远不要凭你看到的表象,去对一个人、一件事下评判。那样你会被自己害死。

…………

“爹地。”顾梓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没有前些日子的活泼与娇软,似是又回到以前那种刻板的模样。

“许诺来过了?她生气了?”顾子夕轻声问道。

“我不喜欢许诺,她对妈咪不好。”顾梓诺沉声说道。

“许诺对你好不好?”顾子夕的声音一沉。

“好。”顾梓诺这点倒还是不否认的:“可是她对妈咪不好。”

“梓诺,别这样说许诺,爹地会不高兴的。”艾蜜儿略显慌张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艾蜜儿,你给我住嘴!”顾子夕提高声音,将拿着电话的顾梓诺吓了一跳,艾蜜儿却不敢再说话。

“她怎么对你妈咪不好啦?”顾子夕冷冷问道。

“妈咪说要做她姐姐,她把妈咪的手甩开了。妈咪好伤心。”顾梓诺的声音也是冷冷的。

“你同学要做你哥哥,你就同意吗?”就顾梓诺这一句话,顾子夕便明白了艾蜜儿对许诺做了什么,而许诺又想到了些什么。

“蜜儿,到了现在,你还不安份吗?”顾子夕的眸子,不由得一片沉暗。

…………

“可是、可是,我妈咪好伤心。”顾梓诺被顾子夕的话问倒,却仍是介意许诺对艾蜜儿的不友善。

“她伤心许诺就该讨好她吗?”顾子夕反问:“谁也没有对另一个人好的义务,就象许诺对你那么好,她只不过选择了真实的表达,你就只记得她的坏一样。你有权利选择喜欢或不欢她,她自然也有权利选择喜不喜欢你、喜不喜欢你妈咪。”

顾梓诺沉默,显然,爹地说的是对的——许诺对他那么好,可他却那么不讲义气的说不喜欢她。

她走的时候,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她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伤心了?

“爹地……”顾梓诺嗫嚅着。

“你妈咪平时喜不喜欢许诺?”顾子夕狠心再问。

顾梓诺看了一眼旁边的艾蜜儿,期期艾艾的说道:“不喜欢。”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做她姐姐?”顾子夕再问。

“我、我不知道。”顾梓诺坚定维护的眼神,变得有些犹豫起来,看着艾蜜儿,眼底带着些疑惑。

“不知道就慢慢想,想明白再告诉我。”顾子夕冷冷说道:“爹地希望你孝顺,但不盲目;希望你明是非、识好歹。”

“我知道了。”顾梓诺低声应着。

“把电话给妈咪。”顾子夕淡淡说道。

“好。”顾梓诺看向艾蜜儿:“妈咪,爹地要你接电话。”

艾蜜儿这才走过来,一手摸着顾梓诺的头、一手接过电话:“子夕……”

“那些无聊的事、无聊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你没了丈夫,还有孩子,别弄到最后,连儿子都瞧不起你。”顾子夕冷冷说完,便即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盲音,艾蜜儿担心的看向顾梓诺:“梓诺?”

“妈咪。”顾梓诺慢慢走到她的身边,直视着她定定的说道:“妈咪,你不喜欢许诺对吧?”

“梓诺,我……”艾蜜儿轻咬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儿子。

“可是你为什么要装做喜欢她?为什么要做她姐姐?姐姐是很亲密的人,要很喜欢很喜欢才可以做。”顾梓诺板着脸说道。

“妈咪,我不喜欢你这样。我喜欢你笑,象许诺那样开心的笑;有时候,也可以象许象那样发脾气。许诺,是不说假话的。”顾梓诺板着脸说完后,便回头跑走了。

留下艾蜜儿,握着已经挂掉的电话,无力的坐倒在地上——她错了吗?真如子夕说的,她失去了丈夫,还要失去儿子吗?

可她说的话,哪一句是假的?

她告诉许诺的事情,那一件是假的?

子夕,你是敢做不敢当、不敢告诉她真象而已——而事实,就是我说的那样。

艾蜜儿恨恨的将电话用力的摔在地上,任它在地上散落成片片碎片——就象此刻的她,被遗弃在这座华丽的城堡里,寸寸枯萎,却无人过问、无人怜惜。

…………

“许诺,到家了吗?”在挂了艾蜜儿的电话后,顾子夕给许诺发去了信息——这信息,20分钟都没有回过来。

他知道,她的情绪很不稳定。

他知道,她不停的问,他是否爱着,因为她不确定了、因为她怀疑了、因为她退缩了。

许诺,许诺,我要拿你怎么办才好?

电话拨过去,却没有人接听。

…………

“顾总,家里有事?”客户见顾子夕从8点开始便不停的打电话,出去接了近半小时后,又开始心神不宁,便关心的问道。

“有点小事。没关系,我们继续。”顾子夕放下电话,对客户笑了笑,招手喊来服务员,又加了两个菜后,接着与客户一起商讨接下来的订单与销售。

直到12点,客户的家人打电话来催,他们才结束饭局,至于合同,因为顾子夕偶尔的走神,最后只谈了个七七八八,没有最后确认下来。

“这样,今天您说的这些,我回去和我女人商量一下,明天给你答复。”客户站起来对顾子夕说道。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站起来与客户握着手,边送客户往外走边说道:“我这次出来,就找了老王、老李、老钱和你这四家。我还是希望,由我们的老客户和顾氏一起做大。”

“其实以公司现在的情况,是人都知道顾氏缺钱,是想做顾氏人最好的进入时机,因为需要钱,所以只要现款打货,我都能给最好的价、最好的支持政策。”

“销售部的赵总也是这个意思——咱们不是缺钱吗,先弄回点儿钱,让公司转起来再说。他在公司着手准备新客户招商,我就先出来走走,一来是希望得到老客户的支持;二来也希望这些政策还是让陪顾氏从开始走到现在的老客户来拿,也当是个回报。”

顾子夕看着那季姓客户,真诚的说道——说真诚,他确实是有诚意的,只要现款打货、他现在给的政策和价格,已经是历史最好。

而说不真诚,那是他牙根儿没准备找新客户——现在进入的新客户,都带着投机的成份,资金实力况且不说,做生意的理念不合,也很难长期合作。

虽然他缺钱,却也不想做短视的事,所以他用诚意、用政策、用价格、甚至用股份来吸引老客户。

“多谢顾总惦着我们这些老人,想当年老爷子还在的时候,我们兄弟似的,他来我这儿,哪儿住什么宾馆啊,我们都一个炕头睡着。”说起诚意,老客户自然的忆起了当年,伸手拍了拍顾子夕的肩膀,笑着说道:“子夕,这些年你也不容易,该支持的,我自然会支持。不过你知道,我们家里是那婆娘当家,明天我一定给你个回复。”

“好,谢谢季叔。”话说到这里,顾子夕便不再继续往下说——说是老婆当家,自然是借口,肯搬出老爷子,自然也是愿意考虑他提的条件了。

现款打货拿政策,是老客户从来没有过的事,但也未尝不可考虑,毕竟顾子夕的能力和信誉都在;至于拿更多的钱来参股,对于老一辈的客户来说,则是一个新课题,他需要更周全的考虑。

所以顾子夕也不着急,不管是哪个结果,明天肯定会有个结果就是了。

…………

送走客户后,顾子夕回到宾馆,迅速冲了个澡后,已经一点多钟了,而许诺,既没有信息回过来,也没有电话打过来,他除了一声叹息之外,这远在千里之外,倒也真是没有别的办法。

“许诺,你就是个猪。”想到许诺刚才在电话里发疯的样子,顾子夕不禁又想骂她。

“唉,你是个猪,我也得认了不是。谁让我就爱上你这头猪呢。”顾子夕摇头,看着手机里自拍的那张合影,自语着。

最后还是决定不再等她的回信,也不再联络她,关灯睡觉,快些办完事情,回去找她才是正经。

…………

许诺倒也不是不理他,只是回家后,便洗了澡睡觉了。

连续近一周的时间天天熬夜,加上情绪的起伏,她实在是疲惫不已;况且,接下来连续三天的会议,她更是需要投以全付精力去应对——要拿到第一手资料,却又不能被人发现。

所以,她必须养足精神才行——爱情的问题,伤心开心都不过是心情的事;这到手的钱没了,许言的治疗不能及时的话,那可是性命的问题。

这个轻重,她自然是分得清的。

……第三节梓诺?喜欢还是不喜欢是个难题…………

第二天.

起床后看见顾子夕的信息和电话,许诺并没有太多的反应,直接回了信息过去:“连续三天封闭会议,无法联络。”

扔下手机,快速的洗漱完后,化了个精致的淡妆,从柜子里挑了件军绿色的短袖塔靴绸衬衣,纱质的蝴蝶领结,活泼又妩媚;下面配一条黑色长西裤,堪堪压住衬衣的活泼,让她在妩媚中显出几分干练与帅气来。

一头酒红色的波浪长发,低低的扎在脑后,不显山不露水,符合着她现场打杂的定位。只是偶在走动中,丝质的发尾轻轻摇晃,妩媚的风情暗藏其间。

“许诺,出门了吗?”打来电话的是顾小北。

“出门了,你在小区门口等我,我来接你。”许诺对着镜子,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妆容后,将一个小巧的U盘塞进自己的裤兜里——好吧,她选择穿西裤其实不是为了帅气,而是为了工作方便。

快速的蹬上那双只有两寸跟的平底黑皮鞋,拎着超大的公文包,许诺快速的往电梯间跑去。

“许诺,有时间说话吗?”这次的电话是顾子夕打过来的。

“没有。”许诺的回答很是干脆。

“你在耍情绪。”顾子夕肯定的说道。

“我在赶时间。”许诺淡然的答了一句,绿灯亮起,她一脚油门,快速的往前开去。

“好吧,会议完后给我电话,我会尽量快些办完事情赶回来。”顾子夕无奈的叹息,低低的说道。

“好。”许诺利落的回答,没有任何多余的话、也没有多余的情绪。

“路上小心,我先挂了。”这样的许诺,让他实在没办法自言自语下去,顾子夕只得挂了电话。

车子刚到顾小北住的小区门口,顾梓诺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许诺不禁直按额头,一边招呼着顾小北上了车,一边接起电话:“去幼儿园了吗?”

“正在路上。”

“我在开车,什么事找我?”

“许诺,昨天我的态度不对,对不起。”

“我没觉得你的态度不对,我们任何人都有喜欢和不喜欢另一个人的权利。你可以不喜欢我,也别强求我喜欢你妈妈。”说起这事,许诺当真是没有当大人的自觉,心里仍有着隐隐的失落与难受。

“许诺,你那么笨,我在向你求和。”电话那边,顾梓诺的声音一阵发紧,听了都能想象出他羞恼的样子。

“恩哼,求和还这么大声。”许诺轻哼了一声,一点儿没觉得,自己和个孩子斗气,实在是件不太有风度的事情。

“你到底要不要和我和好。”顾梓诺刻板的问道。

“那要看你领操的表现了,等我开完会,我去问王老师,你表现好呢,我就和你合好;表现不好麻,那就算了。”许诺轻笑着说道。

“哼,我才不和你讲条件呢。那么笨。”顾梓诺不知道是生气了还是接受了许诺的条件,说着便将电话给挂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