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5再见钟意

Chapter125 再见钟意

“他的儿子?”顾小北看着许诺。

“恩。”许诺笑着应道。

“不错麻,搞定小的,就成功了一半了。”顾小北笑着,相当现实的说道。

“小鬼头,鬼精鬼精的。”许诺摇了摇头,提到顾梓诺,嘴角的笑容自然的温柔起来——生他的气吗?似乎没有。

只是,他说不喜欢她了,让她多少有些难过吧。

对他好,从来都不是刻意的,是真的喜欢和他相处的日子;喜欢他,不是因为他是顾子夕的儿子,只因为他是顾梓诺、因为和他在一起,满足了她对妈妈这个身份的所有假想。

喜欢他、对他好,在潜意识里,弥补着对那个没见过面孩子的缺憾——只是,他们谁都不明白罢了。

而她,却也谁都不能说。

…………

“妈咪,你明天要帮我拍照。”顾梓诺看着艾蜜儿说道。

“好。”艾蜜儿勉强笑了笑,看着顾梓诺说道:“许诺生你气了?”

“恩。”顾梓诺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

“你打电话,她同意合好了吗?”艾蜜儿轻声问道。

“不知道。”顾梓诺板着脸,扭过头去。

“要妈咪给她打电话说一下吗?”艾蜜儿试探着问道。

“不要。”顾梓诺看了一眼艾蜜儿,刻板的说道:“妈咪,你不喜欢许诺,就不要和她联系。”

“哦,好。”艾蜜儿尴尬的应道,看着梓诺小心的问道:“要是梓诺喜欢许诺的话,妈咪可以试着去喜欢她。”

“不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欢,不能勉强别人。”顾梓诺看了艾蜜儿一眼,又说道:“我最喜欢的还是妈咪。”

“梓诺乖,妈咪很高兴。”艾蜜儿勉强笑了笑,看着车窗外不再说话。

顾梓诺也不再说话——他很爱妈咪,所以总是很苦恼妈咪为什么不快乐;他并不喜欢许诺,因为她让爹地和妈咪分开了,所以一发现许诺对妈咪不好,他浑身的刺都会竖了起来。

可他又喜欢和许诺在一起,和她在一起无拘无束,可以没大没小的说话、没形没象的玩耍、没分没寸的开玩笑。

他从不顾忌她的情绪,她似乎也总是没心没肺的不被他偶尔竖起的刺扎到。

她是个很好的玩伴、很好的大姐姐,在不知不觉中,他对她已经开始依赖了。

他喜欢许诺,妈咪不开心;他不喜欢许诺,爹地不开心;而他自己,是愿意和许诺在一起玩的。

所以,他很为难。

要不要喜欢许诺,站在父母的夹缝之间,成了一个难题。

小小的梓诺,小小的叹了声气,这心事,以他的年龄来说,似乎还没有办法解决。

……第二节现场?做贼的心理素质…………

‘怡宝’公司会场。

“两个会场都没问题。”许诺拿着对讲机对顾小北说道。

“好的,你再看一下门口的签到台和小礼品都到位了没有。”顾小北声音急促的说道。

“签到台已经搭好,发礼品的工作人员已经到位。”许诺边往外走边说道。

“ok,我这边也都检查完了,现在马上过来,你在会场等我。”顾小北说着,匆匆关了对讲机。

许诺在两个会场分别转了一圈,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便站在门口等顾小北。

大约十分钟后,顾小北快步走了过来:“看看我的妆花了没有?后台那边热死了。”

“没有,挺好。”许诺拿了张吸油面巾纸帮她擦了擦点头说道:“你今天漂亮极了。”

顾小北今天穿的是许诺送她的那件burberry的暗黄格纹连衣裙,修身的裁剪与精致的腰带、精典的图案,让她在甜美的气质里,多了份沉稳的风度;而她惯有的世故,经这身衣服的包装,瞬即变成了都市人的精明。

整个人看起来,是与平日不同的自信与雅致。

…………

“谢谢,当真是一分钱一分货,这样的名牌穿在身上,感觉完全的不同。”顾小北低头整理了一下裙子,感叹着说道。

“是啊,要不那些买名牌的难道都是傻子,拿钱买不值呢。”许诺笑着,看着一脸自信的顾小北,心里暗暗感叹——一件衣服,就能让一个女孩子容光焕发、自信飞扬,或者,这就是品牌的价值所在。

名牌是不是真的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让她们这些还没有自信资本的女孩,自信起来。

“你这件衬衣好漂亮,是什么牌子的?”顾小北帮她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蝴蝶结,低声问道。

“dior的。”许诺低声说道:“今天特意穿好一点儿过来,一来给咱们公司长脸,二来也看看有没有高富帅可以钓一钓。”

“你还钓呢,把你手上那个看紧了就值了。”顾小北看着她调皮的样子直乐。

…………

“小北,这边的资料再整一下。”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策划经理尖锐的声音从会场里面传来。

“好的。”顾小北扬声应了一声,对许诺说道:“你们那个张娜还没来,我看要等我们总监来了她才到的。”

“那个行政部的、这边的地毯有些跷了,你快去找酒店的人来处理一下。”许诺还没答话,便听到策划经理的尖叫声。

“来了。”许诺和顾小北相视而笑,两人将对将机挂在腰带上,快步往会议室里走去。

许诺蹲在地上看了下,也不是什么大事,便拿了工具袋里的透明胶,将地毯粘好后,便走过去帮顾小北整理资料。

…………

直到会议正式开始,客户一个一个的进场,许诺和顾小北这两个打杂的小助理,才开始闲下来,他们一人一边坐在两个会场的最后面,等着领导们随时的召唤和吩咐。

而许诺悄悄的从最后一排桌子的桌布下,拿出一个小巧的录音笔,打开后塞进了口袋里。她担心就算电脑投影出故障,自己也不能顺利的拿到ppt,所以做了这第二手的准备,将现场全部录音,回去后再慢慢整理。

会议进行得很顺利,气氛也很热闹。

到了要讲ppt时,果然出现问题——电脑和投影仪连上后,屏幕无法正常显示。

当时策划经理的脸都黑了,对着电脑关机又重启,搞了两三次,额头上的汗都流出来了,仍然放不出来。

“刘经理,要不换个电脑试试。”许诺过去小声的提醒她。

“怎么可能是电脑的问题,这投影仪你们都调试过了吗?”策划经理一脸的恼怒,外加几十双眼睛盯着的尴尬。

“调试过的,用酒店的电脑试的时候是好的。”许诺小声说道。

“你去叫酒店经理过来。”策划经理低声轻吼道。

“好的。”许诺点了点,快速的往外走去,打开对讲机,喊来了酒店经理,并叮嘱他带个索尼的电脑过来(都是日本货,自然不会出现接口的问题)。

酒店经理抱着电脑气喘嘘嘘的跑过来,许诺拿着电脑直接插上投影仪的接口,开机会,随意的按了一下键盘上的f4,将被她调过的投影切换模式切换过来,投影幕布上显示一切正常。

“怎么回事?”策划经理疑惑的看着许诺。

“可能是接口不兼容,苹果机太高级了。”许诺不动声色的拍着马屁。

“你带电脑了吗?酒店的电脑肯定不能用。”策划经理低声问道。

“带了,您先讲别的,我去房间拿。原来是不让带进来的呢。”许诺的心里暗喜,表面仍是一派沉静的说道。

“我给你写张条子,你快去拿过来。”策划经理冷着一张脸,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龙飞凤舞的写了几个字,签上名后,递给了许诺。

“我这就去。”许诺拿过纸条,带着酒店经理,快速的往外走去——而捏着纸条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水。

这做贼,当真是需要过硬的心理素质呀。许诺在心里不禁感叹。

…………

十分钟后,许诺抱着自己那个碳灰银的索尼电脑过来,策划经理正在讲着产品成份和特点。

见许诺过来后,她写了文件名字给许诺,让她将文件拷到她的电脑里去,再联上投影仪。

“u盘。”许诺对策划经理说道——这个时候,她当然不能拿出自己的u盘了。

策划经理从桌上的资料袋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许诺后,又继续她的演讲。

许诺抱着电脑坐到一边,在拷贝文件时,却同时插上了两个u盘,然后再用策划经理的u盘将文件拷在了自己的电脑上。

将电脑接好投影仪后,看见屏幕上正常的显示,许诺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下午,零售客户这边开始试妆,批发客户那边也出现同样的问题,策划经理便直接征用了许诺的电脑,说三天后再还给她。

“当然,没问题。”许诺得体的微笑着,心里却一阵郁闷——虽然她电脑里的文件已经被清理干净,不至于让策划经理发现什么。可电脑在她手里,自己就没办法拷到后两天的资料。

而且,上午拷贝资料的时间有限,急切间,她也只考了指定的文件,其它文件根本就不敢动。

…………

晚上和顾小北一起,整理了会场后,许诺又和顾小北一起吃了晚餐、聊了会儿天,直到10点才回到酒店。

用酒店的电脑将u盘里的内容和录音笔里的资料发回到自己的邮箱后,便将u盘和录音笔清理干净。

然后洗完澡躺在**,绞尽脑汁的想明天的资料要怎么弄。

…………

接下来的会议,果然如许诺所料,根本不容她有任何机会去拷资料。直到会议结束,策划经理将电脑交还给她,除了录音资料,她仍没有拿到任何资料。

“许诺,这次谢谢你了。”策划经理看着她淡淡说道:“你对市场工作感兴趣吗?听说你以前也是做策划的,要不就调到我们部门怎么样?”

“谢谢刘经理,我还没转正呢。”许诺随口敷衍着。

“没关系,我跟人力资源部说一声,这事儿就成了。”策划经理傲然的抬起了下巴,一副恩赐的表情,转身离去。

许诺看着她,心里直犯嘀咕——怎么个个都孔雀似的。

“许诺,过来把这些资料都清理一下。”到开会第二天才来的张娜,踩着一双七寸的高跟鞋,在会场清理客户留下来的资料,这些资料,她也不敢让保洁阿姨来整理,在推广案上市之前,若被别家抄袭过去,他们这一年的开发和策划,就全部白废了。

“这些都拿回公司,用碎纸机碎掉。”

“这边的资料袋也清理一下。”

张娜边收拾资料,边对许诺说道。

“娜姐,你先去招呼市场部的清场吧,这里我来。”许诺快步跑过来,利落的将资料收集在一起,边对张娜说道。

“恩,这些资料全部收了拿回公司再分类销毁,小心别泄露了。”张娜点了点头,将手上整理好的资料推到她面前后,看着她说道:“今天这套衣服很漂亮。”

许诺停下手中的动作,看了一眼张娜——一件米黄格纹衬衫,下面是米色小包裙,精致却也普通。

“市场部刘经理让我这几天穿好一些,代表公司形象麻。这衣服是我问朋友借的。”许诺轻声说道。

“恩,那小心点儿别弄坏了。公司虽然没有规定,但也要注意,不要穿比上司更好的品牌。”张娜笑了笑,似乎只是例行提醒,说完后又巡视了一下全场,便离开了。

“也是,怎么就给忘了呢。”许诺低头看自己:今天是一件黑色桑蚕丝的立领连衣裙,相当的显气质,将她衬得成熟了许多,是与在办公室做行政助理时完全不同的轻熟风韵。

看着张娜出去,许诺也没再多想,迅速的将会场内所有纸质的资料收集在一起,又将所有的电源设备、公司带过来的物品整理了遍后,才拖着一个大的行李箱出去。

待她拖着大行李箱回到房间,整理了自己的资料退房后,再去到大厅,公司的人都已经走了,公司租的班车也没有等她。

象她这样的新员工、小助理、还是借调过来打杂的,一般是没人管的。

于她来说,倒是正好,她总不能坐了公司的班车,再打车回来开自己的车吧。

许诺拖着行李箱,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第三节钟意?和艾蜜儿一起出现…………

“许诺!”莫里安从停车场快步走到她身边,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她手上的大行李箱,伸手接过之后,看着她说道:“要结束了吧?没出什么纰漏吧?”

“大约还花两天整理资料,等那边结了案子就离开。”许诺低头轻声说道。

“我找同学了解了一下,‘怡宝’对这次的案子相当的重视,你一定和对方沟通清楚,了解之后做对策可以,最好不要抄袭,否则大家都没好处。”莫里安拖着她的行李箱,边往车边走边说道:“若是出事,是一损俱损。”

“我会的。”许诺点了点头:“只是,从买卖的角度来说,我只按合同提供资料,至于怎么用,我只能建议,但无法控制。”

“所以,早些离开,不要等出事再离开。”莫里安帮她打开车子的后备箱,将行李放进去后,绕回到前面,看着她担心的说道:“我很担心你。”

许诺勉强笑了笑,看着莫里安说道:“莫里安,没认识你的时候,我就这么过来的。没什么好担心的。”

“总是这样,拿你没办法。”莫里安摇了摇头:“都这个时间了,找个地方吃晚饭吧,正好我今天没开车。”

“恩。你说个地方。”许诺点了点头,上车发动了车子。

“去‘风间名香’吧,那里的套餐不错。”莫里安想了想说道。

许诺微微愣了一下,轻应一声后,便打转方向盘,朝**南路开去。

…………

“怎么不进去?”下了车,许诺却站在停车场不动。

“他老婆在这里。”许诺看了看旁边停的那辆熟悉的宝马车,轻声说道。

“换个地方?”莫里安轻轻叹了口气,仍是温柔的问她。

“算了,都来了,不都是吃饭吗。”许诺低头笑了笑,拉着莫里安往里走去。

“他离了吗?”莫里安状似无意的问道。

“在办吧。”许诺低声说道。

“恩。”莫里安看了她一眼,眸子微微闪动了一下,也不再说话。

两人走进餐厅,果然看到艾蜜儿也在里面,而与她同座的,居然是许诺在影院认识的那个活泼的女孩——钟意。

她们认识?

呵,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许诺下意识的往莫里安身边靠了靠:“那个很温柔的是他老婆。”

“找个位置坐下来吧,我看就不用打招呼了。”莫里安轻瞥了一眼那边,顾子夕的老婆,算不上有漂亮,只是那气质绝对的一流:温柔如水的模样,能把任何男人给融化了。

她对面那个女子,莫里安只是轻瞥了一眼,并没有多看,大致的印象就是年轻。

他突然想起顾子夕曾和他说过的一句话:我对许诺,也不过成年男子对的年轻女子的喜爱。你若追求,那也无妨。

家里放着一个这样温柔的老婆,再看上更年轻有活力的女孩子,于他们这些有钱人来说,倒也很正常。只是,他对许诺,真如他所说的,已经由那样世俗的男人对女孩的喜爱,变成爱情了吗?

如果再来一个更年轻的,他是不是又生出那样世俗的喜爱、又重新爱上?

这也算是有钱人的一种寻找刺激的游戏之一吧?

他那样的人,若用了真心,年轻女子定然逃不了;若不是真心,自己倒多了机会——只是,他却不愿看到许诺受伤。

“喂,傻了,点餐了。”许诺拿着菜单在他头上用力的敲了一下。

“我看他老婆长得比你漂亮,不知道看中你哪里了。”莫里安接过她手里的菜单,看着她意味深长的说道。

“允儿也比我有气质,那你是看中我哪里了?”许诺调皮的看着他。

“看中你傻,看中你好骗。”莫里安瞪了她一眼,打开菜单点菜。

“我有那么傻吗,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事,你也干。”许诺不满的说道。

许诺的余光瞥向艾蜜儿那边,两个人似乎正说到她,齐齐的朝她这边看来。而后,艾蜜儿站起来朝她走过来。

“许诺,真巧。”艾蜜儿站在他们的桌前,轻巧的笑着。

“是啊,我和朋友来吃饭。”许诺点了点头,并没有给他们介绍的打算——她和艾蜜儿算是什么关系?哪里有介绍的必要。

“不介绍一下?”艾蜜儿微笑着看了一眼莫里安,心里暗暗评估了一下——身家背景绝对比不上顾子夕,却也属于社会精英人士。

年轻就是好,这么自然的,就能吸引到这么多优秀男人的目光——只是,有了这样的优质男人在身边,她为什么还要去招惹子夕,真是不要脸成习惯。

艾蜜儿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心里却恶毒的咒骂着。

“没必要。”许诺见艾蜜儿没有离开的打算,便也站起来,看着她问道:“有事找我?”

“没有,就是那晚在别墅的事情,子夕后来狠狠骂了我一通。所以,所以今天既然遇上了,我过来给你道个歉。”艾蜜儿低声说道,一副委屈得我见犹怜的模样,让人看着心生不忍。

“是吗?”许诺敛眉淡淡说道:“我这几天有封闭的会议,没和他联络,他可能是误会了。以你们的关系,解释清楚应该就没事了。”

“没关系,那些话我原也不该和你说的,你别介意才好,也别因此影响你们的感情才好。”艾蜜儿轻轻的笑了,又看了莫里安一眼,温柔说道:“我还有朋友在那边,就先过去了。你们慢用。”

“慢走。”许诺点了点头,在她转身后,才坐了下来,对莫里安说道:“怎么样,有我可爱吗?”

“确实没有,要是我,我也要你不要她。”莫里安笑着说道。

“嗯哼,你就安慰我吧。”许诺勉强笑了笑。

“说的是实话,我既然不能承认自己眼光差,只能赞他眼光好了。”莫里安笑着说道。

“莫里安,你找打。”许诺大叫,抓起筷子就敲在了他的头上。

“小心把我敲傻了,下半生就赖上你了。”莫里安作势缩了缩脖子,威胁着说道。

“我好喜欢被你赖上啊,我要是嫁不出去,你可记得一定要来赖我啊。”许诺听了大乐。

“有人嫁不出去是硬件问题,有人嫁不出去是心态问题。我看你就是心态有问题。”莫里安边帮服务员接餐盘放在桌上后,看着许诺温润的笑着。

“我因为有硬件问题,所以才会有心态问题,有机会给你讲讲我的故事。你就不会这样的唠叨我了。”许诺看着他说道。

“我等着你讲故事的那一天。”莫里安低头,在开吃之前,帮她夹了些菜,声音淡淡的,听起来却给人温暖的感觉。

“允儿订婚已成定局了吗?”许诺看着他问道。

“恩,某些方面,允儿还是很传统的,而秦蓝也还是很有心计的。”莫里安淡淡说道。

“哦。”许诺当然能听懂莫里安的意思,除了在心里感叹一下外,倒也不好再说什么——若说顾子夕的离婚和她确实没有太大关系外,莫里安与允儿的分手,全部的原因就是她。

所以,她于允儿,一直觉得抱歉。对艾蜜儿,则没有这种情绪。

“28号一起去?”莫里安抬眼看着她。

“一起去,会不会让你挨骂?现代陈世美?”许诺也看着他。

“总比师出无名要好。”莫里安的眸光微闪,淡淡笑道。

“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许诺大笑。

“有这么严重吗?夸张。”莫里安伸手在额前拍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

两人边吃边聊着,说说笑笑,气氛温馨而美好——在莫里安身边的她,真实而率性,还带着几分娇纵。这个年龄女孩该有的活泼与肆意,让她看起来越发的光彩照人。

邻座那边的艾蜜儿不时的往这边看着,心里有些拿不准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却嫉妒着她拥有这样的年轻、这样的肆意、这样的光彩。

…………

“我说的这些,你回去好好儿琢磨琢磨。”艾蜜儿将目光从许诺的身上转回来,看着钟意冷冷的说道。

“这戏,要演到什么程度?不会要我和你老公上床吧?”钟意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漫不经意的说道。

艾蜜儿的心猛的一紧,半天才缓过来,看着她慢慢说道:“他看上你的,本来就是**的功夫,不上床,你怎么抓住他?”

“顾夫人,你真是大方,还帮自己老公找女人,你老公娶了你真是太有福气了。”钟意笑着说道。

“废话少说,下次见面,如果还是今天这个样子,我们的合作就此一拍两散。”艾蜜儿冷冷的说道。

“好,我好好儿看你给我的资料的。”钟意收起玩笑的脸,做出一付沉静而若有所思的模样看着艾蜜儿,那样子,与艾蜜儿心目中的画像,又接近了几分。

“恩,有任何问题,你随时给我打电话。合适的时候,我会带你到我丈夫面前。只要他和许诺分手,你的筹劳我一分不少的付给你。至于价码,你也别和我狮子大开口,你不做,抢着来和我合作的人,多了去。”艾蜜儿淡淡说着,招手叫来服务员买了单后,便先自离开了。

艾蜜儿离开后,钟意又坐了几分钟,这才站起来走到许诺的桌前:“嗨,许诺,还记得我吗?那次看电影?”

“你好。”许诺看了她一眼,淡淡应着。

“你和顾太太认识啊?”钟意大方的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恩,你们也认识?”许诺不经意的问道。

“原本不认识,不知道她怎么找到我的。”钟意的脸微微沉了沉:“她好象知道我过去一些事情,所以聊了一会儿。”

“哦,谈好了吗?”许诺有些诧异,她怎么会和艾蜜儿这样几乎足不出户的富家少奶奶扯上关系。

“还没有,这些富家少奶奶,难缠得很。”钟意看着许诺,眸光微微闪烁着:“她和他老公关系好象不太好?”

“是吗?”提到顾子夕,许诺的神色更加冷淡了。

“许诺,我还要回公司拿个资料,吃好了就走吧。”莫里安招手叫来服务员买了单,站起来对许诺说道。

“走吧。”许诺知他不乐意看到自已和那家人扯上关系,便也站了起来,对钟意说道:“我和朋友还有事,先走了。”

“好啊,再见,记得给我打电话。”钟意与她一起走到门外,朝她挥了挥手。

“再见。”许诺点了点头,与莫里安一起往停车场走去。

看着许诺的背影,钟意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傲什么傲,原来也不过是个小三。

…………

“你认识?”莫里安看着她。

“见过一次面,她不提,我其实都不太记得了。”许诺淡淡说道。

“以前不觉得,现在怎么觉得,认识的人都和顾子夕有关呢?”莫里安沉沉叹了口气。

“和他一起认识的,是有些巧。”许诺发动车子,往外开去:“真去公司呢?”

“当然,知道你今天会议结束,过来看一下,公司还有事没做完。”莫里安点了点头:“一会儿一起上去坐坐?你这些资料,我看也不用急着弄。我的建议是迟些给,免得他们准备得太充分,到时候影响太大,你没办法脱得了关系。”

“好。”许诺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不想一个人回家,自那晚山顶的发泄后,她心里始终有些难受,忙碌工作时不觉得,这一闲下来,那股子难受便又涌了上来。

和莫里安在一起,有个人说说话、聊聊天,感觉要好很多。

…………

晚上8点。

顾子夕刚下车,便给谢宝仪打去电话:“宝仪,通知销售部、法务部和财务部总监,一小时后开会。”

“好的。我这就通知。”谢宝仪正在办公室加班,接到电话后,不禁庆幸自己没有离开,否则又得跑一趟。

“你30分钟后到我办公室,各部门的工作进度,我们先沟通一下。”顾子夕接着说道。

“好的,我准备一下。”谢宝仪点了点头:“顾总你刚下车吗?要给您准备晚餐吗?”

“不用,你准备好会议的资料就行。”顾子夕淡淡说完,便挂了电话。

“当然了,现在有了可以照顾你的女朋友,自然用不着我来准备了。”谢宝仪酸酸的自语着。

只不过,倒也没有自怨自艾多久,想着他半小时后就要到公司,便快速的将这几天的工作进度表调了出来,一个一个的核对,打电话确认。

…………

顾子夕挂了谢宝仪的电话后,便给许诺打了过去:“今天会议结束了吧,现在回家了吗?”

“在‘卓雅’有些事,晚些时候回去。”许诺的声音从电话里轻轻的传过来。

------题外话------

各位亲,这两天更新早的原因,是下午有事,3点前不能更新的话,一整天都更新不了。后面更新的时间,还是不能保证在这个时间啊,各全不要对更新时间有太大的期待啊,你们一期待,我就会紧张。我有点小小的强迫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