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7子夕察觉

Chapter127 子夕察觉

推开办公室的门,顾子夕不禁失笑——茶机上满满摆放着的都是他订的糕点,拆开来的也不过一两个而已。她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电脑屏幕上暗淡的光线打在她略显疲惫的脸上,看起来一片安然静谧。

“都累成这样了,下会后不回家,还跑去莫里安办公室,工作的事情只有他能帮你吗?”顾子夕悄悄的坐以她的身边,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轻叹了口气,余光瞥向她的电脑,不由得微微一愣——关于‘怡宝’美白系列产品上市策划报告。

“不是行政助理吗?借调做会务助理,还要参与策划案?还是说你只是私下自己做的,以锻炼自己的能力?”顾子夕疑惑的看了睡着的她一眼,不禁想起她和莫里安之间的、不愿对他说起的工作话题——难道是?

一个大胆的想法自顾子夕脑里一闪而过,却又快速的被他否定:莫里安怎么会让她做这种事情,以她在策划上的才华,可以有大好的职业前景,又何必做这种事情。

她的事情,她既然不愿意说,那就由着她去吧。

顾子夕看着她的睡颜笑了笑,帮她将电脑文件收拾好后,拿出去交给谢宝仪:“宝仪,帮我放到车上。”

“好的。”谢宝仪忙放下手中的文件,接过许诺那个超大的公文包和顾子夕的车钥匙。

“你的东西也收拾一下,一会儿先送你回家。”顾子夕点头笑了笑。

“呃……”谢宝仪的心头猛然一震——他这是?因为女朋友在,心情特别好吗?

…………

而当谢宝仪看着小心抱着许诺下来的顾子夕后,刚才还雀跃着的心情,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却仍是迅速的帮他打开后排座的门,让他将她小心的放好后,才绕回到副驾驶坐好。

“辛苦你了,每天这么晚回家,家人没意见吧?”顾子夕上车发动车子,往后排座看了一下许诺后,顺便向谢宝仪问道。

“我家人不在这边。”谢宝仪小心的回答道——无论是什么原因,这却是站在他身边六年以来,第一次和他谈起工作以外的事情:关于她私人的事情。

“哦?一个人住可要注意安全。”顾子夕点了点头:“不过,这样工作起来确实可以更投入,更容易取得职业上的成就。”

“我赞成女性能够独立的完成自己的经验、资本、社会资源的积累,这样的女性会更有竟争力,包括在职业上的、生活上的和感情上的。”顾子夕淡淡说道。

“是,我也是这样想的。”谢宝仪认真的回答着,表情看起来还有几分严肃。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便专心开车不再说话。

第一次和这个平时钢铁超人般的女秘书聊天,突然发现工作之外的她,语言似乎非常的贫乏。

…………

“你也住这个社区?”当顾子夕顺着谢宝仪说的路线,将车停在一个社区门口时,不由得有些傻眼——许诺也是住在这里的。

“是啊,怎么啦?”谢宝仪边解下安全带,边疑惑的看着顾子夕。

“子夕,你开完会了?”正说着,后排的许诺也揉着眼睛坐了起来,看了看前排的顾子夕和谢宝仪,又转头看了看车窗外,疑惑的说道:“都到门口了,怎么不开进去?你想让我跑步进去啊?”

谢宝仪不由得一愣,看着顾子夕问道:“许小姐也住这里?”

“恩。”顾子夕无奈的笑笑——看来这鬼使神差的,他今天晚上得住这边了。

“真巧。”谢宝仪低低的自语了一句,拉开车门下车后,对着车里挥了挥手:“总裁再见,许小姐再见。”

“慢走。”顾子夕点了点头,转头对刚睡醒的许诺说道:“我送宝仪回来,她正好也住这里。”

“哦,那直接开进去呗,停这儿干麻。”许诺点了点头。

“你这里太小了,还是回我那边去吧。”顾子夕看着她,低声说道。

“什么呀,我回我的家、你回你的家。”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抓起自己的大包,拉开车门便下了车:“就送我到这里吧,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好好儿歇着。”

“上来吧,我送你进去。”顾子夕笑着摇了摇头。

“真的不用了……”许诺突然打住,自己还有一个大行李箱的资料在后备箱呢,当下只得又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还有资料在后备箱。”

“原来资料比男人重要。”顾子夕大笑。

“资料负责给我赚薪水,男人只负责浪费我的时间。”许诺不禁也笑了。

“看到你在做‘怡宝’的策划案,怎么,有机会调部门?”顾子夕随意的问道。

却让许诺的心猛然漏跳了半拍——惨死了,刚才电脑都没关就睡着了,他是只看了屏幕上的文件,还是都打开看过了?

“到了,下车吧。”顾子夕见她没有答话,以为她是刚睡醒,人还没完全清醒,倒也没有在意。

“哦。”许诺忙解开安全带下了车,跟着顾子夕绕到后备箱,边说道:“是啊,市场部的经理说调我去她们部门。”

“不错啊,才一个月呢,就被同事认可了。”顾子夕拿了行李箱,锁好车后,揽着她一起往公寓走去。

“我部门的主管,还说要提前给我转正呢。我是很历害的。”许诺笑着说道。

“当然,否则我怎么能看中你,死活要你进顾氏呢,可惜,你只肯做我女朋友。”顾子夕笑着说道。

“那你觉得,我是做你女朋友好,还是做你的员工好?”许诺按开电梯,看着他调皮的笑道。

“当然是女朋友,女朋友可以当员工用,员工可不能当女朋友用。”顾子夕看着她调皮的样子,眸子里的笑意一片温润。

“喂,顾子夕,你可真是商人啊,都有这样算帐的。”许诺不满的踩了他一脚,看见他的眉头作势皱起,这才算满意。

…………

“说真的,你回去吧,这堆资料,我得今天晚上全部整理分类完毕,明天拿去公司分类销毁。”进门后,许诺对顾子夕说道。

“你做你的,我又不打扰你,坐了一天的车,开了一晚上的会,当真没力气再开车了。”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有些疲惫的说道。

“这样?”许诺抬眼看他,这个在公司里看起来强大无比的男人,也已是一身的疲惫和一脸的倦意。

许诺的心不由得一软,柔声说道:“那你快去洗个澡就睡吧。”

“恩,你也别太晚了,女人可经不起熬夜。”顾子夕点了点头,去了许诺的房间,拿了睡衣后,便去了卫生间兼洗浴室。

许诺很贴心的帮他将床铺好,因为她一个人用的被子小,便又帮他单独拿了床被子铺好,这才快速的换上一套宽松的家居服,将行李箱里的资料全搬到书桌上,打开电脑后,心里仍是咯噔的慌了一下——不知道顾子夕看了多少、又发现了些什么没有。

想着顾子夕的态度似乎也没有怀疑什么,当下暗暗拍了拍受惊的小心脏,镇定的打开电脑,快速的检查电脑的浏览记录——还好,所有的文件都没有被浏览过的记录,当下慌张的心算是完全放了下来。

合上电脑后,便开始将资料进行分类整理。

顾子夕进来的时候,便看见许诺低着头,一页一页的整理着资料,拿着笔在一张表格上勾勾划划着,将资料进行分类记录。

“需要我帮忙吗?”顾子夕走过来站在她的身后,边帮她按着双肩边问道。

“不用,不是说累了吗,快去休息吧。”许诺抬头朝着他笑了笑,便又低头继续手里的活儿——整理资料这活儿,倒没什么技术性。对于一直做策划工作的她来说,这只是纯粹的体力活儿了。

而且‘依恋’公司要的资料,基础的已经全部整理过去了,现在要的就是后两天会议的PPT,这个她还得想办法。

想到这个,她不禁有些头疼,不知道能不能找电脑高手,修复被完全删除的文件。

想到这里,手里的动作停了停,感觉到顾子夕还站在身后,便抬起头来看他:“还不去休息?洗了澡精神又来了?”

“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早些弄完。”顾子夕见她有些心不在嫣的样子,便也不再打扰她。

“恩,去吧。”许诺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脸,便又回头开始整理手中的资料。

…………

大约到1点,才算是全部分类完毕,许诺用资料袋将整理好的文件分类装好后,在文件袋上贴上了目录标签,才又重要放回到行李箱里,然后拖出去放在了走廊上。

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许诺觉得浑身要瘫了似的,保持着这个姿式在椅子上好长时间,才慢慢的坐起来,拿了衣服去洗澡。

低头看了一眼顾子夕,睡着之后的他,脸上的倦意更浓——从与顾东林搏奕开始,到现在的努力救局,当真是件无比耗费心力的事情。

“喂,当真委屈你了,这床都让你伸不直腿呢。”许诺看着他皱了皱鼻子——为了配合这个房间的面积,许诺买的是成的小床,她一个人睡倒是刚刚好;加一个顾梓诺,也还勉强睡得下。

这个1。8以上的顾子夕躺在上面,不仅完全占满,腿还有些不适的曲着。许诺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只有睡飘窗的份儿了。

洗完澡过来,许诺将飘窗上的东西全搬了下来,拿了被子和枕头,整个人象散了架似的躺了上去,小脚无意的碰到顾子夕的大脚,不由得用指甲轻轻抠了抠他的大脚板,却惹得他伸直了腿,将她的小腿重重的压了下去。

“喂,你这样压着我要怎么睡麻。”许诺用力的往外抽自己的腿,却是越用力,他压得越紧,还不耐的说道:“好好儿睡觉,别闹。”

“就抠了你那么一下,至于这样压着我吗!过份。”许诺皱着眉头,伸出另一只脚去踹他。

“许诺,能好好儿睡觉吗?”顾子夕无奈的说着,伸手往旁边一捞,却是空空如野:“许诺?”顾子夕睁开眼睛。

“在这儿呢,你压着我的腿了。”许诺用力的蹬着他。

“跑那儿去干麻。”顾子夕坐起来,伸手将她捞进怀里后便又躺了下去:“乖乖睡觉,这都几点了。”

“喂——”许诺被他紧紧撰在胸口,他身上发烫的热度紧贴着皮肤阵阵传来,让她有着心烦意乱的紧张。

顾子夕闭着眼睛,无意识的用手轻拍着她的背——从捞她入怀、到拍着背轻哄着她睡觉,完全是无意识的行为:似乎,她在身边,已成为一种习惯;即便,极少的与她共眠,却似这样的轻哄早已历经多年。

许诺睁眼看着他又已睡去的脸,还有他无意识轻拍在背上的大手,暖暖的笑了,自然的将脸贴进他的怀里,闭上眼睛暖暖睡去。

……第二节许诺?子夕的成熟与风花雪月…………

早上起床时,顾子夕已经不在了,伸手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有顾子夕的留言:“公司早上有个会,我先走了。昨天睡得太晚,记得给公司请个假,多睡会儿再去公司。记得吃早点,下班我来接你。”

“话真多。”许诺轻轻的笑了,看看时间已经8点,忙放下手机快速起床。心情愉快的哼着歌儿,半小时搞定一切,便拖着大行李箱出门了。

…………

“许诺,今天心情很好哦。”前台美女看见许诺满脸笑容的走进来,甜甜的打着招呼。

“还行吧。”许诺笑着打了指纹卡后,快步往办公室里走去。

“小北,我把昨天的废资料送下来,你现在方便吗。”许诺给楼下的顾小北打去内线电话。

“方便,你下来吧。”电话那边,顾小北的声音快速而利落,却少了平日里的轻快。

“好的,我马上下来。”许诺的眸光微微闪了闪,挂了内线,向张娜打了招呼后,便抱着资料去到楼下的市场部办公室。

“小北,这些资料我都分好类了,你看怎么处理一下。”许诺将资料放在顾小北的桌上,看见顾小北的脸上,有着明显的不开心:“这次会议效果不错啊,你好象不开心的样子。”

“挨批评了,说我一个小助理,穿那么招摇干什么。”顾小北瞥了瞥嘴说道:“其实这个只是个理由,主要是她现场的文件播不出来,觉得丢了脸,找个人出气,部门就我职位最低,不找我找谁。”

“一样啊,昨天张娜也说我了,你看我今天穿的。”许诺笑着,低头看了看自己——一件廉价的公主袖衬衣,一条普通黑色包裙,和开会的时候一身名牌相比,真是天曩之别。

顾小北看了她一眼,脸色略略好了些,仍是兴趣缺缺的说道:“这些人就是这样,唉。”

“好了,我上去了,在这儿呆久了,又得挨说了。”许诺笑笑,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准备离开。

“许诺,你准备调市场部吗。”顾小北突然问道。

许诺一愣,停下了脚步,这才明白:顾小北不开心是为了什么——市场部一共有三个助理:一个策划助理,就是顾小北;一个采购助理、一个文案助理,再来一个许诺,要占谁的名额呢?

“不知道啊,张娜说要提前给我转正,没说要给我调部门的事儿呢。”许诺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对这事儿打了个小小的埋伏——必竟,策划经理也只是口头上说说,还指不准会怎么样。

不过,既然连顾小北都知道了,说明策划的刘经理,是真有这个意思的,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说的,让顾小北这么难受。

“小北,我先上去了,张娜又发信息催我了。”许诺看着顾小北沉郁的脸,勉强笑了笑,转身离开了策划部的办公室。

她要调策划部,顾小北不开心,她能理解——她们只是关系比较好一些的同事,她去了策划部很可能对顾小北的职位、收入产生影响,她自然是不乐意的。

职场就是这么残酷,没有利益关系的时候,大家可以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一旦有了利益关系,便是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

许诺给了自己一个淡淡的笑脸,快速回到了办公室。不知道张娜找她什么事,若刘经理真要调她去市场部,她是去还是不去呢?

…………

“许诺,有人送花儿哦。”许诺刚上楼,前台助理便将一束超大的香槟玫瑰递进她的手里:“香槟玫瑰,我只钟情你一个;50朵,邂逅不期而遇。加起来的意思就是:与你不期而遇的邂后,自此我只钟情你一个。”

说完朝着许诺眨了眨眼睛,悄声问道:“是哪个追求者?这么浪漫、还这么大手笔?”

“不知道呢,好象没有留卡片呢。”许诺抱过这么一大捧的鲜花儿,朝着前台助理笑了笑,便转头往自己的坐位上走去——她当然知道,这肯定是顾子夕送的,除了他,她也没有别的朋友。

只是,这个男人一大把年纪了,还玩这样的游戏,感觉有些怪怪的——但,仍然让人心情大好。

“许诺,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才回到坐位上,张娜便给她打来内线电话。

“好的,我马上过来。”许诺忙将花儿放在桌子的角落里,拿了随手的笔记本,快步跑进了张娜的办公室。

…………

“娜姐。”许诺看了一眼脸上没什么情绪的张娜,心里疑惑着她一大早找自己什么事。

“策划部刘经理给我发了封邮件,对你这次会议协助工作很是满意,所以提出正式调你去市场部工作。邮件我已经转发给你了,你一会儿看过给我回过来。”张娜示意她坐下后,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娜姐,我还在试用期,调部门不太好吧。”许诺敷衍着说道——做为直接上级,当然希望下属对自己是依恋的,所以不管许诺要不要现在离开、还是同意调去市场部,现在都不能得罪了她。

“你是个很勤奋的女孩,我部门有员工被其它部门看中,也是对我工作的肯定。试用期不是问题,你看了邮件后回复我你的想法,我可以先让你在本部门转正后再调过去。”显然,张娜对她的态度很是满意。

而且,以她现在的工作状态,在行政上的经验不算多好,应付工作勉强过得去。人长得漂亮,也够机灵,才来一个月,各部门的评价也都不错。

这样一个女孩子,放在手下其实危险还是挺大的,上头破开慌的在一个员工的试用期,都问过两次她的工作情况,看来对她也是留了意。与其留着她威胁自己的地位,还不如早早调出去省心,让她提前转正,也算卖她个人情,以后跨部门合作,也记得自己这个老上级的好处。

张娜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的看着许诺。

“谢谢娜姐,我这就去看邮件,下班前就回复给您。”许诺忙点头表示谢意。

“那你先去吧,对了,今天这套衣服很漂亮,你很适合这样的打扮。”张娜的嘴角扯出职业的笑容,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谢谢娜姐。”许诺同样扯出一丝职业的笑意,再次表示感谢后,转身离开了她的办公室,心里却腹诽着——漂亮?适合?还真把自己当菜鸟了呢,这身打扮,不把顾子夕恶心死才怪。

许诺暗自翻了翻白眼,快速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打开电脑收张娜转发的邮件——邮件的内容简洁而直接,倒看不出一向张扬高调的刘经理,也会有如此素雅的公文水平。

许诺想了想,关上邮件后,拿起电话去了走廊那边:“刘叔,这边的案子可以接了吧?上市发布会的资料,我还需要两天整理完,但公司这边有些变化,再呆下去我怕会暴露。”

“恩,恩,好,那我过两天就提出辞职。谢谢刘叔。”许诺挂了电话,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回到办公室后,看着桌面上那一大捧香槟玫瑰,她突然没有了工作的情绪——被人追求、被人宠爱,原来是这么美妙的事情。

“嫉妒是爱情里最美妙的情绪,但相比起来,我更希望你享受爱情中被宠爱和呵护的体验。”卡片没有落款,他知道她能看懂,她也知道只有他会对她说这样的话。

“狡猾,明明就是放不下艾蜜儿、明明就是不肯解释对那个喜爱指甲花女人的爱情,偏用这样煽情的话来糊弄我。”许诺看着卡片,心底有丝隐隐的失落,更多的,却仍是被人爱着的甜蜜。

“许诺,我爱你。”顾子夕的短消息,那么及时的发了进来,将她心底那隐隐的失落也压制了下去,让她的心里泛起的、想起的,全都是他对她的温柔宠爱。

“花儿收到了,很漂亮,谢谢。”许诺想了想,回了个干瘪瘪的信息过去。

果然,顾子夕对她的反应,自然是不满意的,接着便打了电话过来:“花儿收到了?”

“恩。”

“还喜欢吗?”

“恩。”

“好象有些不满意?”

“没有。”

“许诺……”

“恩?”

“你希望我怎么做?”

“没有,现在这样挺好。”

“是说我处理蜜儿的事情很好,还是说我追求你的方式还算不错?”

“狡猾。”许诺不禁失笑,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许诺,你只有二十三岁,比起我的成熟来,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可能更适合你,是吗?”顾子夕低声轻语,他桌上的内线电话,似乎此起彼伏的响个不停,而他的声音,却并未因此而显得急燥——依然如顾的从容,低缓。

“我遇见的是一个成熟的顾子夕,而不是风花雪月那年的顾子夕,这一点,我很清楚。”许诺伸手轻轻抚弄着还滴着水的珠的玫瑰花瓣,毫不否认:对于他偶尔浪漫的追求行动,她会感觉到开心与雀跃。

但真正吸引她的顾子夕,仍然是那个在生活中成熟的、在商场上犀利的顾子夕。

或许有些矛盾,却又如此的真实。

“可希望我穿越一次?”顾子夕低声轻笑。

“快去忙吧,电话都快响爆了。”许诺伸手揉了揉额头,对他的穿越式语言,有些接受无能。

“今天早上,你睡得象个小猪一样,吻都吻不醒,你说什么时候把你扛出去卖了,你是不是也不知道。”顾子夕低声轻笑,声音里尽是暧昧。

“顾子夕,你去死。”许诺的脸不由得大红,低声轻吼了起来。

“顾总,会议现在开始吗?”电话那边传来谢宝仪刻板而清亮的声音,许诺不禁为他感到着急——这个男人,这么忙的时候,还有心情调情。

“你和大家先过去,我马上过来。”顾子夕捂上电话回了一句后,才又对许诺说道:“好了,真的的要工作了,再见,吻你。”

“再见。”许诺的脸微微一红,轻轻按下了电话,却情不自禁的伸手轻抚自己的温唇——他早上真的吻过自己吗?自己真的睡得那么熟,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嗯哼,那说你明你技巧不够、对我没有吸引力,才不是我反应迟钝呢。

许诺轻咬下唇,你红红的自语着,心里却已是甜蜜与羞涩一片——对于那座华丽宫殿里,他的爱情往事,她终于还是决定,深深的压在心底不再想起;对于那片火红的指甲花里,他的情深缘浅,她也还是没有勇气去追根究底。

“顾子夕,现在的你,好好儿的爱现在的我;现在的我,好好儿的爱现在的你。”许诺看着那束玫瑰半晌,将这条信息发了过去——算是给了那晚的失控、那晚的发疯,下一个注脚:事实谁都无法改变,那么,就试着更爱对方一些吧。

…………

没有等顾子夕的回信,许诺放下电话,打开电脑开始悄悄的整理着一个月以来的工作,为交接做好准备,一边联络电脑高手,帮自己恢复硬盘中被删除的文件碎片。

而几乎过了一个小时那么久,许诺才收到顾子夕的回信——简单的一个‘好’字。

是太忙才看到信息?还是他也在思虑他们之前的爱情?

无论如何,就算有嫉妒、就算有失落,只要他的爱还在,她都是满足的。

许诺看着这个简单的‘好’字半晌,淡淡的笑了。

……第三节子夕?察觉许诺的不对劲…………

到得下班时分,看见张娜离开办公室,这才给她回了邮件,说对市场工作不感兴趣,暂不接受调动。然后合上电脑,直接往电脑城奔去。

当然,走的时候没忘了将顾子夕送的那束大得夸张的花给抱走。

…………

“我不知道是直接从U盘删除的,还是从C盘删除的,您帮我把所有的碎片全恢复了,我再找,行吗?”许诺看着那电脑高手,十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动,输入的都是她看不懂的命令,只觉得应该是很有希望的。

“全部?”那人抬眼看了一下许诺,又低头回到电脑里,怪怪的说道:“工作量很大的。”

“我知道,那个文件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拜托了。”许诺诚恳的说道。

“我试试,你能等吗?能等就在这儿等着,或者出去逛两小时再过来。”那人一副面瘫的样子,很符合许诺心里IT人事的印象。

“我就在这儿等着吧,您忙,不用管我。”许诺谄媚的笑了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那人也不再理会她,将头埋进电脑里,全神贯注的干起活儿来。

…………

因为早上和许诺说好了,下班要去接她,所以下班后,他也没有再另打电话,直接开着车就去了许诺的公司。

“许诺呀,她下班了呀。”待得上了楼,前台助理告诉他许诺已经下班,顾子夕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找许诺吗?她说电脑坏了,下班要去修电脑呢。”上来复印文件的顾小北,看到顾子夕,主动打招呼说道。

“是吗,谢谢。”顾子夕点了点头,边给许诺拨电话边往外走去。

看着顾子夕高大帅气的背影,简单的白衬衣黑西裤穿在他的身上,仍轻易的衬出他身上那股不简单的贵族气质。

顾小北不禁有些嫉妒起许诺的好运气来——这么优质的男人,就算是个二手货,也还真是值了。

“许诺的男朋友吗?”前台助理看着顾小北,八卦的问道。

“不清楚,听说是的。”顾小北将要复印的文件交给前台助理,淡淡的说道——在公司里,她绝对不会随意谈论别人的私事。

更何况,虽然许诺要调入策划部的事让她很是郁闷,许诺有这么个优质男友的事让她暗暗嫉妒,但那也只是女人本能的情绪而已,算起来,她与许诺也还算是有些交情的,自然也不会主动去八她的私事。

“哦,今天有人送了50朵香槟玫瑰,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男人送的。不过看起来象,没品味的只会送红玫瑰了吧。”台助理知道顾小北的个性,见她不愿多说,便也不再问。只是边帮她复印边自语道。

“是吗。”顾小北淡淡的应了一句,也不再说话。

…………

“在哪儿?”

“电脑城。”

“电脑坏了?”

“恩,有个文件丢了,过来恢复。”

“还要多久?我来接你?”

“一个多小时吧,你没这么闲的吧。”

“……”

“好吧,你过来吧。电脑城北区35号摊位。”

“恩。”

顾子夕挂了电话,开车直接往电脑城而去。

…………

“这边。”许诺站在大门口,看见顾子夕过来,便用力的挥了挥手。

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打转方向盘将车停进车位后,便大步向她走过去:“行程有变,得和我报告一声吧?”

“忘了。”许诺将手伸进他的臂弯,讪讪的笑着说道。

“懒得和你计较。”顾子夕摇了摇头,揽着她往电脑城里面走去:“能恢复吗?很重要的文件?”

“恩,一个策划案,做了很久的。”许诺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摊位上时,那IT高手已将全部碎片文件恢复在桌面上:“你看一下,有没有你要的文件?”

“哦,好。”许诺忙从顾子夕的臂弯抽回手,快速移过电脑,仔细的看那些文件的名称——几乎花了二十分钟,才算在一百多个文件里,找到了她要的两个PPT,当下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对那高手连连点头:“有的有的,谢谢你了。”

“一共1800块。”那老板将价目标递到她手里,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当我二呢,一个文件150块,我就要两个文件,最多300块,我还没和你还价呢,有你这样狮子大开口的吗。”许诺脸一黑,这人也太黑了吧,居然漫天要价。

“你数数看,我给你恢复了多少文件?按一个150算下来,是2万多块。你不知道文件名称、不知道删除途径,我只能给你全部恢复,给你这个打包价,已经很便宜了。”那老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许诺怕他说多了引起顾子夕的怀疑——自己的文件,怎么可能不知道文件名称、不知道删除途径呢?

当下也不敢再多说,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掏出1800块拍在他的桌子上。

“你别对我这么横,你去别家问问,都是这个价。你下次遇到这个问题,还可以来找我,熟顾客,我倒是可以给打个折。”那老板刻板着一张脸,认真的写了收据,还似模似样的给了她一张会员卡,倒弄得她哭笑不得。

“知道你们这一行黑、不知道你们这一行有这么黑。算了算了,还是谢谢你了。”许诺收起收据和会员卡,无奈的笑了笑。

“走吧,我今天不用加班,陪你吃晚餐吧。”许诺拎着电脑,挽着顾子夕的胳膊,一蹦一跳的往外走去。

“被人宰了还这么开心呢?看来这文件真的很重要。”顾子夕意有所指的看着她。

“自己的心血麻,总是会看得比较重的。”他话里的怀疑,她哪有听不出来的道理,却也只能装糊涂的遮掩了过去。

“恩。”顾子夕也不拆穿她,只是笑了笑,似是没有在意这个问题:“今天回家吃饭,顾梓诺说你和他有个什么约定来着。”

“哦,好。”许诺抱着侥幸的心理,也不再提这个话题。

两人各自在停车场取了车,许诺跟在顾子夕的车后,往他公寓的方向开去。

…………

顾子夕边开着车,边想着许诺的种种不合常理的行为,当下果断的给莫里安打了电话过去:“我是顾子夕。”

“有事?还是许诺有事?”莫里安有些诧异,随即想到,他给自己打电话,也只有是关于许诺的。

“约个时间见面吧,许诺的事情,我想了解一下。”顾子夕沉声说道——向这个情敌了解自己女友的事情,着实不是一个好主意,只是他脑子里隐隐的猜想,让他对许诺很担心。

“你找我这个也正在追求她的男人,了解她的情况,这不是很滑稽的事情吗。”莫里安不禁失笑,却又讽刺的说道。

“她的个性你和我一样清楚,所以我希望在出事前有办法帮到她。”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淡淡说道。

“今天晚上8点,阿卡见面吧,我在那里等你。”果然,关系到许诺的事情,莫里安便自然的紧张起来。

“谢谢,晚上见。”顾子夕淡淡道了谢,便挂了电话。

从后视镜里,看着后面车里的许诺,顾子夕感觉到有些无力——除了恋爱、除了分享她的情绪,和她私人有关的:工作、生活,她从不肯多说一句。

许诺,是不信任吗?还是你觉得说了也没用?又或是,你从来不觉得,你的事情,是应该和我来分享、来商量的?

原来,恋爱的关系就是如此,没有共同的责任,便不会有共同的承担,她是分得如此的清晰——而这份界限,非刻意为之,却是心里最真实的表达。

也正因为这样的真实与自然,才让他觉得越发的无力与落寞——她从不参与、不介入他的任何事情,一如一个最客观的旁观者。

只是,许诺,我们之间,仍然是不同了,不是吗——就算你不管、不问,也对我开始生出嫉妒的情绪了。

你还敢说,爱得理智、爱得有分寸吗?

所以,不要怪我的失去分寸,我是真的担心你——你的坚持与承担,让我很心疼,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