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7软硬兼施

Chapter127 软硬兼施

“许诺,这花儿好漂亮。”顾梓诺看见许诺抱着一大捧花儿进来,一下子便跳了过来。

“这花儿有刺,小心别扎着了。”许诺忙往旁边让了一下。

“玫瑰花,送给情人的,是我爹地送给你的吧。”顾梓诺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起来。

“顾梓诺,你不是有许对许诺说?”顾子夕从许诺手里接过花儿,看着顾梓诺说道。

“恩,许诺,你跟我过来。”顾梓诺点了点头,拉着许诺的手,跑到客厅拿出自己的小书包,拿出两张奖状递给许诺:“这是我的奖状,会操我们小四班全园第一,第二天我还代表全园领操了。”

“呀,了不起啊。”许诺接过奖状,顾梓诺三个大字写在奖状上,看起来还是蛮有感觉的:“你说是我教得好,还是你练得好呀?”

“当然是我练得好。”顾梓诺瞪了她一眼,低头想了想后,伸出小胖手推了推她,低声说道:“我们合好吧。”

“我们吵架了吗?”许诺轻挑眉梢,笑得眉眼弯弯的看着他。

“没有。”顾子夕也笑了,走过去惦起脚尖,抱起许诺的脖子,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然后还伸手在自己嘴上抹了一下,糯糯的说道:“我们还是好朋友吧。”

“是。”许诺笑着点了点头。

“爹地,我和许诺合好了。”顾梓诺笑着转身跑到餐厅,对正在帮他们盛饭的顾子夕说道。

“恩。”顾子夕摸着儿子的头笑了笑,对许诺说道:“过来吃饭吧。”

“来了。”许诺放下顾梓诺的奖状,抬眼看着坐在餐桌前的顾梓诺,还有站着盛饭的顾子夕,心里升上一股温暖却心慌的感觉。

…………

“我晚上还有个会,大约十点回来。梓诺写完作业先睡。”吃完饭后,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对许诺说道:“你在书房等我回来。”

“在书房等你回来?”许诺看他严肃的样子,不由得一愣。

顾子夕突然轻笑,俯头在她耳边说道:“若是你在**等我回来,我当然也不反对。”

“无聊。”许诺瞪了他一眼,脸微微一红,快速转眸看了顾梓诺一眼,还好,他正认真的吃着饭,似乎并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顾子夕看着她淡淡的笑了。

…………

顾子夕到‘阿卡’的时候,莫里安坐在他和许诺惯坐的位置上等着他。

“你迟到了15分钟。”莫里安看了看时间,对走进来的顾子夕说道。

“陪她们吃饭,你知道的,她吃饭的速度一向慢。”顾子夕轻挑眉梢,笑着说道。

莫里安的眸光微沉,淡淡说道:“你想问什么?”

“她去‘怡宝’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和商业间谍有关?”顾子夕问得很直接。

莫里安拿起桌上的烟,递给顾子夕一支后,径自点燃,沉默了半晌,低声说道:“是。”

“为什么?”顾子夕的脸色一片阴沉。

“她缺钱。”莫里安淡淡说道。

顾子夕一阵沉默。

两个男人都不再说话,足足有一支烟的功夫,顾子夕又开口:“因为许言的病吗?”

“可以这样猜,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莫里安按熄了手里的烟蒂,看着顾子夕说道:“她从未和我说过家里的事。”

“对你说的,至少比对我说得多。”顾子夕苦笑了一下,看着莫里安说道:“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能看着她做这事。”

“这个案子,基本已经到了尾声。对方公司要的资料,她已完成80%。昨天给我电话,大约还有三天,她就会提出辞职。”莫里安看着他说道。

“是什么公司?出价多少?”顾子夕问道。

“‘依恋’,十万。”莫里安沉声说道。

“十万?”顾子夕的声音几乎是低吼出来:“就为了十万!”

“我想,她给许言治病的钱,就是这么十万十万积累起来的。”莫里安看着顾子夕,冷笑着说道:“象你这种有钱人,十万块或许只是你一套衣服的钱。而对于社会基层的打工妹来说,却需要多努力才能赚到。”

“所以你不阻止她?”顾子夕看着莫里安恼火的说道。

“她念大学的时候,开始兼职做商业间谍,接一些小案子。大学毕业后开始正式做商业间谍,中间还真做过两起轰动全城的案子。”莫里安又抽出一支烟,点燃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慢慢的说道。

在烟圈的缭绕中,似乎又看到那个扎着马尾、穿着T恤球鞋的许诺。

“我遇着她,是在一次身份曝光的时候。后来,她就开始跟着我做策划。她在策划方面是有天份的,一直做得不错。”

“直到做‘卓丝’这个案子,被你盯上,然后,然后她是被你逼着辞职的吧?”莫里安冷冷的看着他:“若不辞职,她一直在策划这条职业通道上走下去,怎么会回头再做间谍?”

“就算缺钱,我可以私人借钱给她、也可以通过公司员工援助通道申请救助款,何至于让她去自毁前程?”

“她是一个不善于求助的女孩子,她从来都以为,她的世界只有她和她姐姐两个人;她的事情,只有她自己能解决。工作这些年,她基本没有朋友。”

莫里安看着顾子夕,冷冷的说道:“顾子夕,你永远不可能理解她这种背景女孩子的压力和自尊。所以,她是不是从来不和你说这些?从来不会跟你开口要任何一样东西、特别是钱。”

顾子夕沉默着。

许诺的过去,他不知道,他以为,他们有时间慢慢去了解彼此。

他们自认识到现在,一直纠缠在爱与不爱的矛盾里,或喜悦、或沮丧,却没有真正走进她的生活。

他对艾蜜儿没有了爱情,却依然帮她打点好一切,以保她衣食无忧。

他口口声声说爱许诺,对她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付出,任由她在生活的底层苦苦挣扎。

是不够爱?还是他们的爱还太肤浅?又或是他们彼此之间,都还有所保留?

…………

“谢谢你曾为许诺所做的,以后她有我,我不会让她再继续这样的生活。”顾子夕看着莫里安沉声说道。

“我对喊口号,表态度没有兴趣。”莫里安冷冷的说道:“这个案子三天后,她准备全面脱手。但后续‘依恋’公司准备怎么用这些资料是关键。”

“并不是说她从‘怡宝’撤出了,这事就完了。而在于,若‘依恋’抄袭幅度过大,引发‘怡宝’的关注和追究,追查起来,她仍然在责难逃。”

“彻底解决的办法,就是从‘依恋’入手。一个是说服他们不要用这个案子,这件事我已经做过,甚至帮他们做了一套推广案,但他们的目的不在于推广效果有多好,而在于用这种方式拦截对手,扩大市场占有率,所以我做的基本是无用功。”

“另一个是想办法买下他们的品牌,推广自然就不再是他们的事情,这件事我做不了,你或许可以。”莫里安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顾子夕点了点头,对莫里安真诚的说道——无论他有多不喜欢这个男人,他却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为许诺做了这许多的事情。

在莫里安为许诺的事情奔走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他凭什么说自己爱她,又拿什么去爱她?

顾子夕点燃一支烟,慢慢的抽完后,将烟蒂按熄在烟灰缸里,然后站起来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莫里安的眸色一片深沉——原本以为他对许诺,只是富人与年轻女孩之间的一场游戏。

现在看来,他是认真的。

许诺,他认真了,我是不是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莫里安苦笑着,掐灭手中的烟后,招来服务员买了单,便又重新回到办公室——单身的日子就是这样,无休止的加班,或许是最好的精神寄托。

…………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

许诺并没有在书房等他,当然,更不会在**等他。

“顾子夕,我还有事情要做,先回去了。梓诺的书包已经收拾好,明天早上可以直接出门。”

顾子夕看着留言的纸条,轻轻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她所谓的有事要做,是什么事了。

“宝仪,帮我查一下‘依恋’公司所有的资料。”顾子夕顾不得时间太晚,拿起电话给谢宝仪打了过去。

“是的,公司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也要,最迟明天12点。”顾子夕挂了谢宝仪的电话后,打开电脑,开始查询‘依恋’公司的官方信息和市值估价。

从公司角度来说,顾氏目前的主营业务是日化,若没有顾东林事件,将公司拖到现在这个境地,他的规划里,也确实有涉足化妆品的打算。

但这个规划,在近五年已经是不现实的事情了。

而且,以公司现在自身运营都有困难的情况下,也确实没有余力去收购一家规模不小的化妆品公司,更重要的是,对方公司的发展是呈上升趋势,也并不存在要卖的可能性。

莫里安所说的收购一途,几乎是行不通的。

能用什么办法让对方放弃呢?

只是,无论什么方法,他首先要做到的,是让许诺自己放弃,否则如莫里安一样,做的全是无用功——若莫里安能及时劝得许诺放手,后面的事情就要简单得多。

想到这里,顾子夕过去看了看熟睡的儿子,拿了车钥匙,便去了许诺的公寓。

……第二节子夕?软硬兼施…………

“来了。”许诺看了看电脑里整了一半的资料,快速的将电脑关机后,跑出去开门。

“怎么这么晚还过来了?”许诺侧身将顾子夕让了进来。

“有事和你谈。”顾子夕看了她一眼,拉着她的胳膊走进卧室。

“什么事?非得今天谈吗?”许诺的心下突然一慌,总觉着有什么事要发生——他在她的面前,很少这么严肃的样子。

顾子夕拉着她走进卧室后,直接打开了她的电脑。

“你干什么?”许诺按住他的手,冷声问道。

“我看看你在干什么。”顾子夕扯开她的手,看着屏幕上的密码提示,淡淡说道:“密码?”

“我干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许诺扯开他的手,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心下却明白,她做的事情,他全知道了。

“那你说说看,你的什么事是和我有关系的?”顾子夕转身冷冷的看着她:“你是不是要说,你的什么事都和我没关系?”

许诺张嘴,要说的话又被他堵了回去。

想了想,淡淡说道:“不管我们是什么关系,我们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私密空间,不是什么事都要告诉对方的。”

“这些道理我现在不和你讲,也和你讲不清。”顾子夕淡淡说道:“手上的事情,马上停止,不要再做了。”

“不可能。”许诺断然拒绝。

“你这是逼我把工帮也抵出去,拿钱去收购‘依恋’吗?”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

“你别发神经好不好。”许诺对他的逻辑不禁有些抓狂:“我这个是十万的小案子,你收购是几千万的交易,这能扯上关系吗?”

“当然能,因为,我不会让你继续做这笔交易,如果这是唯一阻止的方法的活。”顾子夕看着她淡淡说道。

“顾子夕,你是商人,这帐似乎算得不太精明。”许诺淡淡说道。

“所以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做出这个不精明的赔钱生意。”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她,为她的倔强而头疼:“许诺,你爱不爱我?”

“问这个干麻……”许诺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你先回答我。”顾子夕扳过她的脸,定定的看着她。

许诺轻咬下唇,低声说道:“爱。”

一直盯着她的顾子夕不由得笑了,情不自禁的低头在她的唇上轻吻了一下,将她搂进怀里,轻声说道:“女人对男人的爱,不止是嘴上的,还应该是行动上的。”

“恩?”许诺皱眉看着他。

“比如说,信任与依赖。”顾子夕看着她,目光一片深邃:“许诺,相信我,我极愿意和你一起面对所有的问题。”

“许诺,试着依赖我一些。我们不是朋友,我们是爱人,我们爱着彼此,我们关心彼此、我们都怕彼此会出事。我们相爱,我们都不再只是自己,我们的一举一动,还牵连着另一个人的喜怒哀乐。”

“许诺,我想着不让你知道去解决这件事,可我又担心你知道后会怪我对你不够尊重;我想着就让你自己去解决吧,谁让你不愿意来向我求助呢,可我又担心你真的出事;我想着你需要多少钱,我不能给你,需要你这样做?可这话我不敢说出口,我怕你说我拿钱侮辱你。”

“许诺,你看,其实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好好的爱你。可我却有这么多的担心、这么多的害怕。因为爱了,在意了、就患得患失了。”

顾子夕看着她轻叹了口气,低头沉沉的吻住了她,在她的唇齿间,柔软的说道:“所以许诺,别让我担心吧。”

“喂……”许诺不知道为什么谈商业案子的问题,最后又谈到爱情上头,谈到爱情上头就罢了,为什么又陷入深吻里。

而在他的吻里,她又迷迷糊糊起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是要自己放弃这个案子,还是确定自己是爱他的?

天,这个男人,真是太绕人了。

“唔……”他的柔舌深入轻勾,纠缠住着她唇齿间的甜蜜与柔软,富有技巧的挑动,让她的脑袋一阵眩晕,再没力气去想他说的这笔糊涂帐。

用力的辗转吮动之间,顾子夕低声喊她:“许诺……”

“恩……”许诺低低的轻应。

“说好了不再继续了,不许耍赖……”他轻轻的说道。

“我……”她还没弄清楚他在说什么,他又是一阵火热的深吻,让她根本没办法回答。

顾子夕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她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禁暖暖的笑了:“这件事交给我可好?”

“恩……”她软软的依在他的怀里,被他吻得七荦八素的,都没听清他在说什么。

良久之后,他才轻轻松开了她,看着她低笑着说道:“许诺,你最听话的时候,就是我吻你的时候,你这是在暗示我,要多吻你吗?”

“胡说八道。”许诺红着脸瞪着他:“明明是你把我吻晕了,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那也挺好,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会去‘依恋’公司一趟,你明天去上班就把辞职手续给办了。恩?”顾子夕张嘴在她唇上轻咬了一下,将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下来。

“你说什么?怎么决定了?”许诺皱眉看着他莫明的说道。

“你刚才答应的,这件事情全权交给我来处理。”顾子夕看着她笃定的说道。

“我没有。”许诺瞪着他。

“是对我刚才这个吻不满意吗?那我再来一次,满意你再说停。”顾子夕笑着,张嘴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

“好了,我答应你。”一股酥软的电流自耳际向全身扩散开去,许诺觉得,没有经验的自己和这个经验丰富的调情高手相比,一定会输得很惨。

“这才乖。”顾子夕笑着,仍是在她唇间轻吮了一下,这搂着她在办公桌前坐下:“密码告诉我,文件全部删掉。”

“你?”许诺站在办公桌前,直直的看着他。

“既然答应了,总得有点儿行动才是。”顾子夕笑着,拉着她在自己的腿上坐了下来,将下巴搁在她的肩窝里,软软的说道。

“知道了。”许诺有些恨自己没用,就被他那样啃一下、咬一下、再舔一下,就失去了抵抗的能力,心里恨恨的,敲在键盘上的手却软软的没有力气——他贴得实在是太近了,而今天的他似乎又特别的无奈一些,手和唇在自己的身上就没停歇过。

“顾子夕,你住手,我只知道你是个奸商,不知道你还是个流氓。”许诺低低的吼道。

“对自己的女朋友出手,只能算疼爱,不能算耍流氓。”顾子夕很无赖的说道,眼里紧盯着她的手指在键盘上敲的数字,大手却在她的腰间来回的游动。

“你起来,我自己删。”许诺被他弄和有些心慌意乱。

“我来。”顾子夕低笑,拉下她的手,快速的查找到所有和‘依恋’、‘怡宝’有关的文件,然后全部删掉,再从系统里粉碎掉。

“许诺,明天就去辞职。这件事情,不要再过问,交给我来处理。”删完文件,顾子夕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许诺严肃的说道。

许诺沉沉的看着他,半晌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乖,以后记住,身边还有我。”顾子夕轻捧起她的脸,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任何时候,任何事情,你身边还有我。”

说完低头轻吻了她一下,柔声说道:“梓诺在家里,今天我不在这边陪你。晚安。”

“晚安。”许诺微微笑了笑,看着他转身离开,在听到关门身后,她才在书桌前重新坐下。

就这么撤手了?

顾子夕,他就这么挤进自己的生活了?

自己那么隐私的事情,就交给他去处理了?

许诺对于事情这样急转直下的变化,有些无法适应——莫里安劝过她很多次,她拒绝了;莫里安去找过‘依恋’还让她一顿好说;天天作贼似的防着顾子夕就怕让他知道;

而放弃,却又这么的容易——不过是他的一个吻、不过是他的一句话而已。

真的就这样交给他吗?他这算是什么呢?

许诺看着被删空的文件夹发着呆,只觉得自己和顾子夕的关系,似乎已经有些不受控制——只是,连嫉妒这种负面情绪都已经出来了,她还能控制什么?

许诺,你还想全身而退吗?

许诺,你还能全身而退吗?

许诺,其实,爱情原来不是你想象的样子;爱情,原来是这样的身不由己。

现在才明白,是不是太晚了些?

……第三节介入?手段强硬…………

第二天.顾氏。

“收购‘依恋’?顾总,我们没有这个资金预算。”财务经理直接拒绝了顾子夕。

“顾总,以公司现阶段的发展,我们并不适跨界发展,而且,公司现在还处于恢复期、生存期、更不可能去做扩张的事情。”洛简疑惑的看着顾子夕。

“‘依恋’始于五年前,是化妆品二线品牌中的老大,市场估值25亿。三年前开始启动上市计划,今年是上市年报的最后一年,所以他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卖掉公司。如果不缺钱的话,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引进外资。”证券部长分析说道。

“顾总,您的目的是?”谢宝仪双眸潋滟的看着顾子夕——到底是合作了六年的拍档,她知道顾子夕不可能有这么无厘头的决定。

“你们觉得不行是吗?”顾子夕看着大家。

“是,现在公司得保证活下去。顾总,您可、您可千万别糊涂了。”财务经理小心的说道。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转头对法务部部长说道:“明天的审判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法务部长点了点头。

“好。”顾子夕也不再说话,与各部门碰了工作进度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

“反正没钱。”财务部长边收拾桌上的文件边说道。

“顾总?他这是什么意思?”证券部部长推了推眼镜,看着顾子夕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大秘,你觉得呢?”洛简看着谢宝仪。

“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谢宝仪站起来,边收着文件边说道。

“知道你不知道,猜一下麻。你最懂老板的心思了。”洛简笑着说道。

“最懂的人和你熟,不如你帮我们去问问?”谢宝仪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帅气转身离开。

“这个大秘,当真是开不得玩笑的。”洛简笑了笑,也抱着电脑离开了会议室,心里却在想着,总裁为什么会在晨会上提到收购的问题——以他的智商和算计,怎么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想这样的心思。

…………

十点,顾子夕开车来到怡宝公司。

“找许诺?”

“好的,请稍等。”

前台助理又看了一眼顾子夕,心里对许诺当真是羡慕得不行——这样的优质男人啊,怎么就被她给碰上了。

“许诺,有人找。”前台助理给许诺打了内线后,又殷勤的给顾子夕倒了杯冰水。

“谢谢。”顾子夕点了点头,接过水杯后,便看见许诺匆匆的走了出来。

“什么事?”许诺拉着他走到门外。

“督促你办离职手续。”顾子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哪能这么快,我才写了邮件给上级呢。”许诺微微皱了皱眉头。

“一个试用期的员工,也没有这么复杂。”顾子夕淡淡说着,拉着她的胳膊往办公区里走去。

“喂,我是真的发邮件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盯着我。”许诺皱着眉头说道。

“攘外须先安内,你自身的问题不解决,我怎么敢去那边谈?”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给你主管打个电话吧,我看着你办完手续,送你回家。”

“顾子夕,你——”许诺瞪着他,他却只是不为所动,只是一脸温润的看着她:“我在这儿等你。”

“你——”许诺只感觉有些抓狂——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就矗在这儿,别说来往的同事怎么看,光这气场就已经够压迫的了。

“好吧。我打电话。”许诺盯着他看了半晌,见他毫无妥协的意思,最后只有自己妥协了。

“娜姐,我是许诺。”

“恩,是的,我想尽快办完手续,家里临时有些事。”

“对不起娜姐,改天过来请你吃饭,真是有急事。”

“他?”许诺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给自己带来巨大心理压力的顾子夕,无奈的说道:“是的,我男朋友,恩,恩,和他有关。”

“娜姐真是对不起,谢谢了。”

许诺挂了电话,从位子上站起来,看着顾子夕叹了口气说道:“你在我位置上坐着等吧,我去人力资源部办手续。”

“好。”顾子夕见她说妥,便也不再逼她,从善如流的在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还好心的帮她清理办公桌——稍后她办完手续,当真就可以直接走了。

…………

果然如他所说,试用期的员工手续办得特别快,差不多半小时,许诺的手续便已经办完了。

“可以走了?”顾子夕从她的坐位上站了起来。

“我今天才知道什么叫效率。”许诺看着他,脸色淡淡的说道。

“你尽管生气,但这事儿必须得这么办。”顾子夕看着她,态度强硬的说道。

“已经这么办了,还怎么着。”许诺冷着脸,抓起他已经收拾好的包,转身快步往外走去。

顾子夕轻叹了口气,大步的跟了上去。

“我们一起去中介公司。”顾子夕伸手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柔声说道。

“你过来就是盯着我办手续的吧,现在我办完了,你还盯着我干什么。”许诺赌气的说道。

“我为我的态度道歉……”

“但是这件事儿必须得这么办!”

顾子夕的话才说了一半,许诺便替他接了下去。

“是啊,这事儿必须得这么办,我们既然达成共识了,就不要再纠结了,好不好?”顾子夕见她孩子气的样子,不禁失笑。

“顾子夕,你那么霸道,真是很讨厌啊!”许诺伸手在他的胸前狠狠拧了一把,只觉得不解气。

“好了,走吧,这事儿先从中介公司那边谈起。”顾子夕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搂着她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说到商业间谍公司,许诺不禁停下了脚步。

“怎么?”顾子夕严肃的看着她。

“今天要是去了,我以后的财路就真的给断了。”许诺看着他,下不了决心。

“以后?”顾子夕面色一沉:“谁允许你以后还涉足这个?”

“顾子夕,这次我听你的,我和你一起去‘依恋’把这个案子结了。中介公司就算了吧。”许诺低下头,轻声说道。

顾子夕扯着她的胳膊快步走到停车场,拉开车门将她塞进了副驾驶,便快速的回到驾驶室,一语不发的发动了车子。

“子夕,我的情况你不了解。”许诺知道他生气了,他一心为自己着想,自己却仍这么别扭,他是该生气的吧。

顾子夕一脚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转头看着她沉声说道:“你可以选择告诉我我不了解的部分。”

“不行。”许诺断然拒绝着。

“那就交给我去处理,以后任何情况下,不许你再涉足这个行业。你就算有什么难言之隐,要用钱,我帮你想办法。”顾子夕皱眉看着她,仔细的斟酌着自己话里的用词,希望自己的强硬不要伤到了她。

许诺看着他,他也看着许诺,良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是坚持的,绝不允许她再做这一行;她的犹豫的,对于手术费她现在确实不是急需,所以推掉这单是没问题的。可是急需的时候,她又要哪里去筹?

他说不许,也不过是仗着他有钱而已——只是,这几十上百万的钱,他们这种恋人的关系,她又如何能开口去要?

“子夕,你让我想想。”许诺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许诺,相信我,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不管你;”顾子夕当然知道她的顾虑,一边心疼着她背负的压力,一方面又恼火她从不肯向他开口,把他们的关系,弄得如此径渭分明。

“去吧,这次就这样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许诺伸出双手烦燥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妥协着说道。

“这次的时间很紧张,我们必须得速战速决,你有什么不满、有什么怨气,等我们办完这事儿再说,我打骂由你,恩?”顾子夕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发动车子往商业中介公司方向开去。

…………

“陈叔,对不起,在这个时候甩手。”许诺看着陈先生,报歉的说道。

“问题是,你就算现在撤手,按合同来说,已经可以结案了。资料全在他们手里,他们若是速度快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有成品出来。”陈先生是负责这个案子的中介,所以对合同要点和进度,都很了解。

“所以我希望陈先生能提供‘依恋’公司除此次之外,其它商业购买的合同。”顾子夕目光犀利的看着陈先生说道:“当然,陈先生可以放心,这些资料我只用作迫使对方放弃使用这次合作资料用,以陈先生这许多年对许诺的照顾,我绝不会将陈先生和贵公司给牵连进去。”

“这个……”陈先生看了许诺一眼,面色一片为难:“我们这个是要讲信誉的,客户资料是绝对不能透露的,否则我们在行业内就无法混下去了。”

“其实,许诺手上有这份合同,我要按此再造几份,也不是什么难事。我既然找到陈先生,自然是希望不要对陈先生和贵公司有的牵连。若陈先生实在为难,那我只有自己想办法了。”顾子夕笑了笑,牵起许诺的手就站了起来。

那陈先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看着许诺一脸的责怪:“小许,这单任务,可是你自己要接的,现在都快结案了,你又搞成这样。”

“陈叔,真是抱歉。”许诺连声道着歉,扯开顾子夕拉着自己的手,拉着陈叔到了外面:“陈叔,这个人你也是认识的,顾氏的总裁顾子夕。他这人就是出了名的难缠,我这不也是被逼的吗。”

“你看我这么缺钱,这十万就要到手了,不是逼不得已,我哪儿能答应啊。”

“所以陈叔,你就弄几份复印件给他吧,他这人吧,虽然难缠,说话倒也是算数的,不会把你和公司牵扯进去的。”许诺对陈先生小声说道。

“你确认不会出事?”陈先生对许诺也还是信任的。况且,以他这么多年看人的经验,确实相信许诺所说——她是被逼着来的。

而这个顾子夕,在商界也是有名的狡诈与难缠,这种人说要陷害里,那手段多的是。

所以,他也只有向许诺讨要一个承诺了。

“不会,打死我也不会出卖陈叔你,以后我和他若是有事,我这不还得回来找您吗。”许诺讨好的说道。

“你回来我还不敢要呢。”陈先生摇了摇头,示意她回办公室,自己去找合同。

“谢谢陈叔。”许诺松开抓着他的手,转头快步回到了会议室:“陈叔去找合同了。”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道:“所以说,我们两个要达成一致了,这事儿就好办。”

“谁跟你达成一致呢?看着你这样威胁别人,让人看不过去。”许诺睁大眼睛瞪着他。

顾子夕只是淡然而笑,也不和她计较。

大约十分钟后,陈先生拿了两份商业合同的复印件,很小心的戴着手套拿过来——他们做商业间谍这一行的,小心谨慎已经成了习惯。而对手是顾子夕,他便又格外的谨慎了些。

“有劳陈先生了。”顾子夕接过文件,略略扫了一眼后便放进了随身的公文包里,看着陈先生淡淡笑着说道:“我替许诺谢谢您以前对她的照顾。但我希望以后,贵公司还是和她划清界限才好。”

“顾子夕!”许诺低吼一声。

“走吧。”顾子夕将许诺扯到自己的身边,揽着她的腰快步往外走去。

…………

“你现在自己打车回家,我去‘依恋’公司。”走到停车场后,顾子夕对许诺说道。

“我跟你一起去,我在车里等你。”许诺摇了摇头。

“听话,回去等我。你不方便出现在那边。”顾子夕搂着她的腰低声说道:“放心,不会把你给卖了的。”

许诺勉强笑了笑:“好吧,我在公寓等你。”

“这是今天我听到的最动听的一句话。”顾子夕轻笑,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转身拉开车门,发动车子迅速离去。

…………

“莫里安,我是顾子夕。”

“我现在往‘依恋’公司的路上,你带上上次给他们做的策划案,稍后我们在‘依恋’公司见面。”

“恩,是的,有他们抄袭的证据,还有他们三年的公开财报。”

“恩,见面再说。”

挂了莫里安的电话,顾子夕不禁加快了车速。

若‘依恋’公司的方案还没开始用,他或许能逼对方停止;若对方已经开始用了,就算逼停对方,许诺仍有危险。

所以,其实他并不如许诺看到的那样笃定与轻松,只要决定了就一定能办到——她在犹豫要不要放手;而他担心的是,如果木已成舟,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