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29自卑自尊

Chapter129 自卑自尊

‘依恋’公司在这片大型民营工业园里,独立拥有一栋8层楼的写字数。写字楼外观的玻璃幕墙上,镶嵌着各式立体的化妆品,看起来极具特色。

顾子夕将车在停车场停下,在车上打开了电脑,将谢宝仪发给他的资料迅速的看了一遍后,心里大致有了个印象,抬头看了看外面,莫里安刚好将车停进来。

顾子夕按下车窗,向莫里安打了招呼后,合上电脑,下车锁车。

两人略为交流,便往‘依恋’的办公大楼走去。

…………

“请问两位先生找哪位?”忙碌的前台小姐,百忙之中抬头问道,只是在看见两个气质不凡的大帅哥时,脸上职业的笑容变得更加真诚起来。

“厉总。”莫里安淡淡说道。

“请问有预约吗?”小姑娘边翻开预约记录本,边问道。

“我是卓雅的莫里安,这位是顾氏的总裁顾子夕,麻烦你通报一声。”莫里安简单报了下家门——在卓雅和顾氏的行业地位、以他们两人的身份,这个厉总再大的架子,那也是要见的。

“好的,请稍等。”小姑娘又抬头看了他们一眼,忙放下手中的预约记录本,拿起电话给秘书室打了过去。

“陈姐,卓雅和顾氏的两位老总来访。”

“恩。我不知道,我这里没记录。”

“好的,好的,我这就带上来。”

小姑娘放下电话,从工作台里快速走出来,看着顾子夕和莫里安一脸笑意的说道:“两位先生请随我上去。”

“谢谢。”顾子夕与莫里安道了谢后,便跟着小姑娘一起往电梯间走去。

…………

6楼,总裁办公室。

两人随着前台到达6楼后,便换了一个一身藏青色职业套装的中年女子来招呼他们,想来应该是总裁的秘书之类的职员了。

“两位老总来访,不知所为何事?”敬业的女秘书状作无意的问道。

“稍后见到厉总,他会知道。”莫里安礼貌的笑了笑,一语将话题给推开。

“因为没有查到预约记录,所以没办法提前通知厉总,他现在有个会议正在进行,大约15分钟后过来,麻烦两位老总稍等。”女秘书聪明的没有再问,也侧面提示他们的突然来访,让自己的准备不足。

“没关系。”莫里安淡淡应着。

…………

“看这情况,这窍取对方公司的创意,是公司上下都达成了共识了。”顾子夕看着莫里安说道。

“恩,我上次过来找的是市场总监。但这种事情,往大了说,是有刑事责任的,所以,也不可能市场总监能决定。他们的老板是一定知道的。”莫里安点了点头。

“以你的判断,他们已经到什么程度?”顾子夕看着他。

“应该已经出了案子,因为‘怡宝’前天才开完上市试妆会,化妆品的试妆会完后,一个月内就会上市。”

“‘依恋’要想赶在‘怡宝’新品上市前一周或半个月推出的话,现在必须有完整的方案和推广计划,甚至样稿应该已经送报媒体。”莫里安皱着眉头说道:“只不过,因为许诺一直强调还有试妆会最私密的资料,所以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等。但小样是一定有了的。”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看见那秘书匆匆的进来,便低声说道:“走吧,看看到哪一步了。”

莫里安点了点头,与顾子夕同时站了起来,那秘书正好推门而入:“两位老总请随我过来,厉总提前结束了会议。”

“谢谢。”莫里安点了点头,与顾子夕一起快步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

“两位老总大驾光临,不知道所为何事?”

‘怡宝’的老总厉宪成,属于浓缩就是精华的那种——大约一米七不到的个子,人长得瘦而精干。特别是那双眼睛,看起来凌历而有力度,一看就是个精明的生意人。

就算在两个一米八的大个子面前,仍没输了气势去。

“无意间看到一份合同,特意拿过来给厉总看看。”顾子夕将手中的一份文件递了过去,脸上是温润而淳和的笑容。

厉宪成眸色镇定的拿起那份复印件,随意的翻了两页后,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敛了下来,抬头看着顾子夕和莫里安淡淡的说道:“‘依恋’做化妆品,且只做国内,重点做本市;‘卓雅’做日化,主要市场是国际;顾氏的‘妆成’做日化,市场为全国,辅做国际;若说有竟争,倒是卓雅和顾氏有得一争,怎么两位突然会对‘依恋’这次的新品生出兴趣呢?”

说完便将那两页纸的合同推回到顾子夕的面前:“两位的意思,可否说得更明白些?”

顾子夕收回那份合同,同时又拿了两份合同推了过去,淡淡说道:“商业抄袭,涉及到一个朋友,我不希望她受到这件事的牵连,所以希望贵公司能放弃这次合作,所有损失,顾氏一力承担。”

厉宪成在翻开另两份合同后,脸色不由得更加阴沉了——顾子夕以商业抄袭威胁、以损失承担利诱,一上来就是两招齐发,将目的表达得清晰而强势,他这是势在必得?

“什么朋友,值得顾总下这样的功会?还把卓雅的莫总也牵扯进来?”厉宪成用手压着后两份商业策划案的购买合同,黑着脸看着顾子夕。

“什么朋友,厉总倒是不用知道。只希望厉总这次能买我们一个面子,这事儿就此放手,以后在商业上有任何的合作,顾氏和卓雅都绝不会忘了厉总这个人情。”顾子夕沉声说道。

“稍等。”厉宪成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拿起内线电话打了出去:“王总监吗?将这次新品的上市计划和广告小样送过来一下。”

放下电话后,厉宪成看着顾子夕和莫里安,似是很有诚意的说道:“我们的平面广告已经全面印发;媒体MV的小样,已经在送往电视台的路上。”

“所以如果撤出,我们的损失不仅是前期的投入,而是投放市场后的巨大收益以及在化妆品界的市场份额,这一点,两位应该明白;这一点,就算顾氏再有钱,也弥补不了。所以顾总、莫总,这件事情,真是相当的为难。”

“进来。”厉宪成说完后,便听见市场总监的敲门声。

“厉总,这是您要的资料,这是小样副带,正带刚送去广告公司了。”怡宝公司的市场总监将一堆资料递给厉宪成。

“你先坐。”厉宪成直接将资料推到顾子夕和莫里安面前:“两位看看,已经到这一步了,我们已经是无路可退。”

顾子夕和莫里安认真的翻看着新品上市策划案、还有媒体排期表,眸子不由得暗沉几分。

在看完手里的资料后,顾子夕抬头看向莫里安,莫里安轻轻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和‘怡宝’公司推出的概念完全一样,即便广告用语会有些差别,但业内人一看即知是抄袭。”

顾子夕的脸色微微一变,捏着文件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两位看这样行不行,这次的案子就这样操作了,投放过这一期后,我们马上撤换下来。若有什么事,我们公司也绝不会把商业中介公司和两位的朋友扯进来,只是怡宝和依恋两家公司的事情,如何?”厉宪成看着顾子夕和莫里安说道——那态度,相当的有诚意。

两大日化公司的老总拿着他商业抄袭的证据来威胁利诱他,他若不表好这个态,这事儿也真没办法完结。

顾子夕与莫里安看着彼此交流了一个眼神后,顾子夕从手中的文件夹中拿出另一份文件递递给了厉宪成:“厉总,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所有和怡宝新品有关的宣传必须全部撤回来。”

“顾总这不是有意为难吗。”厉宪成伸手压住他递过来的资料,淡淡说道。

“我们知道,一个传统的民营企业能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实属不易。同为民营企业的当家,我非常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一个优秀的企业就此消失。但如果被逼无奈,我们也不排除走这条路。”顾子夕看着厉宪成,眸色变得冷然而凌厉——不同于刚进来时的温润儒雅,这才是大家熟悉的、那个商场上的顾子夕。

“我很理解顾总的心情,但在这件事上,顾总未免也太托大了些。”厉宪成将文件慢慢拖回到自己的面前,轻轻翻开后,低下头去一行一行的看起来——才看了几眼,脸色不由得大变。

“顾总这样出手,未免太辣了些。”厉宪成猛然抬起头来,眸光冷凌的看着顾子夕:“况且,我看顾氏也没这个能量吧。”

顾子夕微微一笑,看着他淡淡说道:“依恋三年的公开财报,净利润高达15%,营业额每年以25%的速度增加,当真是相当漂亮的报表,如果这几份报表不出问题的话,依恋明年的上市,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了。”

“只是,若连续三年的新品推广皆抄袭对手公司的创意,这事儿若曝光,厉总认为,完全不会影响上市吗?”

“单从依恋的辅料香精的采购上来看,三年的采购额,上升比率为10%,这样的增幅,销量是如何达到25%的呢?难不成依恋暗中换掉了生产成份说明中的香料成份?还是说,依恋改换包装,大量销售库存产品?”

“若是这样一份采购清单与营业额增量对比数据公布出来,厉总认为,证监会对这三年的财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依恋顺利过关?”

“在这种情况下,厉总认为,对依恋的市场估价会有多大影响?顾氏收购会有多大障碍?”

说到这里,顾子夕放松身体靠进后面的沙发里,看着厉宪成变得难看的脸,淡淡说道:“顾氏现在确实也没什么钱,自己活下去尚且困难,所以轻易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若真到那一步,咬咬牙还是有利可图的话,我将工厂和设备全部转给第三方,收购的钱也还是拿得出来。”

“我顾子夕做生意,向来是无利不早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商场上的名声可能也不怎么好。所以,厉总还是好好考虑的好。”顾子夕说完,便站了起来,对莫里安说道:“莫总,看来你精心准备的推广案是用不着了。”

“真是遗憾,我自认为这是我职业生涯里最精彩的一次创意。既然依恋用不着,就给怡宝好了,识货的人,总是有的。”莫里安也笑着站了起来。

厉宪成的脸不由得更黑了——如果莫里安为怡宝公司重新做一份上市推广案,自己这抄袭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在这种情况下,再遭受顾子夕这样的威胁,当真是毫无道理。

“两位请坐,这件事,我们再聊聊。”厉宪成的语气,终是妥协了下来。

顾子夕与莫里安对视一眼,又慢慢的坐了回去。

在双方对事情有了一致的方向后,后面的沟通就变得顺利起来——怡宝公司追回已送出去的广告小样,改用莫里安的创意,由莫里安负责找广告公司,两天内完成创意的拍摄,再送报电视台;

所有已出的平面广告,由莫里安重新设计,并负责安排印制,一个月内完成即可。费用由顾氏承担。

“厉总真是个爽快人,这件事情当真是非常感谢,希望三家公司,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在达成共识后,顾子夕站起来,伸手也厉宪成紧紧一握,微笑着说道。脸上又恢复了刚进来时的温润与儒雅。

“时间还是挺紧的,我们先告辞了。”莫里安也站了起来,伸手与厉宪成紧紧一握后,与顾子夕相视而笑。

“两位真是让我很好奇,是什么人,能劳动两位做出这么大的动作,自己却又去做这样危险的事情呢?两位有这种能量,为何又不去阻止呢?”厉宪成从桌子后面走出来,边送顾子夕和莫里安出去,边不解的问道。

顾子夕和莫里安不禁苦笑。

“一个女人,她这么任性,也当真是没办法。”顾子夕淡然而笑。

“哦~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女人呀,生来就是折腾男人的。也不怪英雄难过美人关了。”厉宪成闻言,不禁恍然。虽然在心里,仍对那个能让两个男人同时出手的女人,大感好奇,却也没有再多问。

毕竟,八卦不是他的本性。他现在关注的是,化解这次的危机后,新的创新,真的能让保持今年15%的增长势头吗?

在他满脸笑容的背后,更多的是对顾子夕的警惕和防备——这个年轻人,果然如商场上传说的一样,手段老练而狠辣。

而更让人害怕的,还不是他的手段,而是他对商业和数据敏锐的洞察力——仅从一份辅料采购清单上,就发现了公司财报的问题,这该是有多精明呀。

…………

“你这方案不适合在公司做吧?”顾子夕看着莫里安。

“当然,借你公司的地盘如何?”莫里安点头。

“没问题,平面方面,你让许诺帮忙吧,时间上确实很紧,但我公司也确实调不出人手帮你。在我办公室,调个助理帮你们打杂倒是可以的。”顾子夕点了点头。

“挺好。”莫里安抬腕看了看时间:“晚上我找广告公司谈拍摄的细节,明天直接去你公司。”

“这次,谢谢你。”顾子夕向他伸出手。

“无须谢我,我是为许诺,不是为你。”莫里安伸手与他轻握了一下便即松开,看着他淡淡说道。

“那我替她谢谢你。”顾子夕看着他淡然而笑——一句替她,将两人与许诺的亲疏表达得淋漓尽致。

“我和她的关系,你也替不上。”莫里安轻瞥了他一眼,转身大步往自己的车边走去。

顾子夕轻扯嘴角,转身往自己的车边走去。

在为许诺的事情上,他们可以有暂时的合作;而抛开这件事,这两个男人,永远也不会成为伙伴——

顾子夕,是那么强势而霸道,对许诺的爱情,绝不会允许还有意外;

莫时安,是那么骄傲,与许诺的关系里,即便不是恋人,他却有足够的自信,他是她最信任的人。

夕阳将他们相向而去的背影拉长,却也没有能够让影子重合——正如他们本人一样,因着许诺,这辈子都无法成为朋友。

……第二节子夕?是商人、也是爱人…………

“他们都出成品小样了啊?”许诺接过顾子夕递过来的广告小样,有些心虚的说道。

“小样我们还没机会看。DM单和平面已经全面印刷完毕,据莫里安说,已经不是抄袭创意那么简单。”

“几乎将‘怡宝’的策划案抄了个透彻,但凡参与过怡宝新品上市策划的人都能看出是怎么回事。”顾子夕将带回来的几张样单拿出来放在许诺的办公桌上,沉声说道。

许诺勉强笑了笑,拿起DM单和平面样稿,轻扫了一眼,低声说道:“他们花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次的事情就这样了,下次有任何事情,一定要和我商量,恩?”顾子夕将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严肃的说道。

许诺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知道了。”

“别阴奉阳违才好。”顾子夕轻哼一声,对她的应承并不怎么相信。

“嗯哼,那你又说。”许诺低声嘟哝着,将MV的碟片放进电脑里,打开播放器——拍摄方式和广告词,和怡宝的策划案当真是一模一样的。

而代言人,比‘怡宝’的预算里,请得更加上档次,居然是每隔两天都上娱乐头条的一线女星。

可见依恋对这次新品上市,当真是非常期待的。

“顾子夕,拦下这些东西,一共花了多少钱?”许诺看着广告里模特儿巧笑嫣然的笑容,她的心里却一点儿也轻松不下来——这些资料的制做成本暂且不算,仅这个女星的代言费,至少也是上百万,或许还不止的。

而对方愿意撤下这些资料,顾子夕又答应了对方什么条件?

“这些不是你要考虑的事情,以后安心上班就好。”顾子夕走过去将她轻轻的揽在怀里低声安慰着:“不是你想的那么复杂。”

“还答应他们什么条件了?”许诺低低的问道。

“平面广告和DM重新策划设计;媒体MV重新拍摄。所以,他们花出去的广告费继续生效;代言人的费用我们也不用出,只要新的MV能达到之前的效果,或者比明星的效果更好,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顾子夕知道她会有心理负担,语气轻松的说道。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他手上掌握了那么些对依恋不利的证据资料,虽然是他有求于人,却也不会让自己太过被动。

所以最后谈下来的结果,便是他说的这样,并无半分的隐瞒。

当然,重新制做DM单和平面广告,成本还是要一些,至于拍摄新的MV,要不要用代言人,这个要看莫里安的安排;单就拍摄本身来讲,他相信以莫里安的制作水平,拍摄成本也不会太高。

这样估算下来,30万到40万是完全足够拿下来的。

“用莫里安之前的策划案吗?”许诺轻声问道。

“恩,后期制作和广告片拍摄,全部由他来完成。所以成本方面,你更可以放心了。”顾子夕凝眸看着她,语气平缓的说道。

“恩,那是。这样的话,除去代言人的费用,大约50万左右可以拿下来。”许诺轻扯了下嘴角,勉强笑着说道。

“好了,明天开始,去顾氏协助莫里安完成这个工作。其它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顾子夕捏了捏她的脸,声音里一片温柔。

“好。”许诺轻轻应了一声,声音低沉的说道:“子夕,我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吧。”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许久,才柔声说道:“那我先回去了,你早些休息。”

“恩。”许诺轻轻点了点头。

“答应我,别胡思乱想。恩?”顾子夕有些无奈的扳过她的脸,让她看着自己:“许诺,如果你出事,我没心思工作,顾氏损失的可不止这四五十万;如果你出事,我们得动用媒体和其它关系才能把事情摆平,花费也远不止这四五十万;”

“所以,许诺,现在我们是花了最少的钱,取得了最好的效果,其实是很合算的,是不是?”

“许诺,你说过,我是个商人,我自然会花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好的结果。所以,你完全不需要难过,对不对?”

顾子夕看着她敛着的双眸,为她的在意而心疼着——四五十万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于他来说,甚至于莫里安来说,都不算大事。

而她,却如此在意。

如莫里安所说,他们的背景是如此的不同,四五十万,于她一个普通打工的女子来说,又该是如何的压力?

“许诺,在想什么?”顾子夕看着不说话的她,担心的问道。

“顾子夕,这笔帐也不是这么算的。”许诺看着他轻声说道。

“哦,那是怎么算的?”顾子夕凝眸看着她。

“就解决问题的成本来说,当然这是最合算的方式。只是,你凭白花这四五十万,又算什么?”许诺定定的看着他,明亮的眸子一片沉静:“算感情投资吗?那什么样的回报,于你来说,才算合适?”

“如果一定要这样算,用我的这番心思,换你的全心对待;用这五十万换你到顾氏,让我日日可见,可好?”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她,低声说道——想她去顾氏,最早是看中她的才华,那时候,威逼利诱外加哄骗、制造事端这些方式,他都设计过,却因为无意间的爱上,放弃了所有针对她的计划。

而现在,他希望她在他的视线里,不再做那些让人担心的事情;希望她在身边,让他日日得见。

在去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没有这样想过;但在许诺问到他对投资回报的计算时,他下意识的就提了出来——或许,身为商人的他,潜意识里仍是有这样算计的。

“许诺,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有些改变。”顾子夕认真的看着她。

“你让我想想。”许诺淡淡笑了,伸手紧紧拥抱了他一下,看着他说道:“我真的要休息了,你回去吧。明天去公司找你。”

“那先这样吧。早些休息,别胡思乱想。”顾子夕在心里轻叹了口气,仍是温柔的叮嘱又叮嘱之后,才松开拥着她的手,慢慢转身离开。

…………

以顾子夕的能力和手段,能顺利的摆平这件事,许诺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

听他的意思,莫里安也是参与了的。他的手段,加上莫里安的圆滑和才气,这件事能顺利解决,就更在意料之中了。

只是,为了一个十万的单子,花了五十万的代价,于她这样收入、于她这样缺钱的人来说,心里却是深深的负罪感、还有深深的不平。

有钱人、当真是有钱人呵。

她卖了十八岁的自己、卖了刚出生的孩子,得到的不过是一百万。

这世界,有钱和没钱的区别,竟然是这么大。

这世界,有钱人随口的一句话,却是她这样的挣扎一生也求而不得的。

顾子夕,信了他、依赖他、不由自主的依靠他,于她来说,他那么的强大,却又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及。

她一直一直很努力的做自己,她也从来没有埋怨过这社会的不公平,她一直觉得,只要自己努力,一切都会好起来。

到现在,她才发现,很多事情,是她再努力也做不到的——比如说,她再努力的工作、再努力的接案子,也不能一年赚50万。

子夕,我们的差距,原来是这么的大呵。

子夕,我从来都以为,金钱和背景,不会影响我们的爱情,可是,事实上还是会,对不对?在这样的你面前,我真的没办法坦然、我真的会自卑、我真的做不到若无其事的花你50万。

“莫里安,你在哪里?”许诺拿起电话,下意识的给莫里安打了过去。

“从广告公司回家的路上,你还好吧?”莫里安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疲惫。

“我啊,还好。”电话接通,她却又犹豫着要不要约他见面。

“见个面吧,案子的事情和你碰一下。现在是7点,半小时后,**南路的‘风间名香’见面。”莫里安还是那么了解她,没能她继续犹豫,便直接定下了见面地点。

“好,一会儿见。”许诺放下电话,深深吸了口气。

在桌前又坐了好一会儿,才起身洗脸换衣服,把自己收拾利索了,拿着随身包出门。

……第三节许诺?决定去顾氏…………

“心情不好?”莫里安看着她。

“你觉得我的心情能好吗。”许诺边搅着杯里的咖啡,边说道。

“你不用有心理负担,你又没求他这样做?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莫里安看着她叹息着说道。

“他是心甘情愿,我却不能心安理得。”许诺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莫里安说道:“莫里安,我是不是错了?”

“指什么?”莫里安看着她。

“我其实,不应该和他在一起。”许诺低头说道:“我拼了命要得到的东西,他不过是举手之劳。我们,实在是两个世界的人。”

莫里安沉默半晌,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你拼了命要的东西,我也得惦了脚尖才能捞着,这么说,我们是一个世界的人喽?”

“和你说正经的呢,你说什么呢。”许诺心下生恼的抬头看他,却在看见他一脸认真的模样时,心里微微一窒——谁说他是开玩笑的呢。他对她的感情,也从来没有放下过。

“我也和你说正经的呢,这事儿你问我,我肯定说你们不合知,我也肯定巴不得你们就分手。”莫里安定定的看着她,略显郁闷的说道:“你来问我这个问题,是认为我是圣人呢?还是觉得我说的爱你只是玩笑?”

“好吧,是我错了,你别再说了成吧!”许诺笑着举手投降,看着他略显黯淡的眸子,轻声说道:“把你当最贴心的朋友呢。”

“好吧,看来你就算觉得和他不合适,我暂时也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呆在朋友的位置了。”莫里安无奈的摇了摇头,坦然说道:“和他的问题,你自己好好儿考虑。我只说一句:任何时候,我都在你身边。”

“恩,我知道了。”许诺重重的点了点头,心情比之刚才又好了许多。

两人吃了东西,又聊了会儿天后,一起离开了‘风间名香’。

…………

“你做的案子发给我一份,我晚上回家好好儿琢磨琢磨。”许诺对莫里安说道。

“恩,广告片我下午已经和广告公司谈妥,明天把剧本调整一下,确定演员后,就可以开拍。你也帮我想一下,用什么演员比较好——明星是不用考虑的,我不想在这上面增加预算。至于‘依恋’方面,我们能用心出这个案子,他就该满足了。否则,在顾子夕那手段,他们可真是没法子招架的。”莫里安点了点头,对许诺说道:

“平面媒体,是你要考虑的重点。因为之前只是意向沟通,所以我并没有做全案。”莫里安仔细的解释说道:“但你要注意的事,化妆品宣传的几个要素:色彩、安全、视觉效应;依恋的目的是抗衡怡宝推出的新品。”

“对于怡宝推出新品的推广方式,你已经了解,所以做出反击性创意,应该是你能做到的。”

“许诺,金钱、背景,是我们不能改变的过去;但专业、实力和才气,是你可以让自己拥有的骄傲。”

“即便我有多希望你离开顾子夕,但我仍对你说一句:你没有配不上他。他不过是会比你投胎,出生在有钱人家而已。论长相、论才气、论人品,你哪里比他差了?”

“更重要的是,他二婚,你初恋,倒是他配不上你才是。所以,不要再纠结那些没有人会看重的东西,我所认识的许诺,是自信的、是漂亮的、是骄傲的。”

“莫里安,我有没有说过,你是天底下最可爱的男人。”许诺看着莫里安,眼圈红红的说道。

“我愿意为你做天底下最可爱的男人。”莫里安轻叹了口气,伸手用力的揉了揉她的后脑勺:“回去我就把创意思路和小样发给你,好好儿想想该怎么做。时间很紧,不可以偷懒。”

站在楼道口口,许诺看着莫里安时,眸光一片莹亮:“莫里安,无论多少压力、无论我有多自卑,和策划有关的事,仍能让我兴奋和自信。”

“我想,我不要去想太久以后的事情。如你所说,在策划这条路上,能走多远,我就走多远。未来我没有办法掌控,我努力掌控自己的现在。”

“所以,我会努力的。或许有一天,我真的能成为策划大师?或许有一天,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你当然可以。”莫里安看着她熠熠发亮的眸光,欣慰的笑了——许诺,你连自己都不知道,只有在谈到策划的时候,你才会如此的自信而明亮;这时候的你,比恋爱更加迷人。

“加油加油。”莫里安握拳朝许诺的肩窝重重的锤去。

“加油加油。”许诺同样回了他一拳,两人相视而笑后,许诺转过身,轻快的自步行梯往上跑去。

看着她轻快的背影,莫里安轻轻的笑了——背负的压力和自卑,总是拦住她的勇敢和自信,她又是那么努力的挣扎着,在那样的压力和自卑中,努力的向上探出头,长成向日葵的样子,努力的朝着阳光的地方,展露她明媚而不服输的笑脸。

许诺,若是你再世故一些、贪财一些、不那么敏感一些,抓住顾子夕这条大鱼也未偿不可;现在的你,和他在一起,却并不一定会快乐。

既然你改变不了自己,还不如回头吧,和我在一起,你一定不会有这些个烦恼和压力。

莫里安在心里自语着,却又笑自己傻——爱情这东西,若能放在理论上去论证选择,他又何必在许诺这条不归路上走到现在。

好吧,我们都加油,为各自的爱情努力。

…………

“子夕,睡了吗?”回到公寓后,许诺便给顾子夕打去电话。

“还没有。”顾子夕轻声应着。

“我去顾氏工作,你帮我安排一下。”许诺沉声说道。

“可有一丝不愿意?”顾子夕略作沉默,低声问道。

“没有。”许诺快速答道。

在这个决定里,多少有些交换的意味,而许诺,仍然为顾子夕能这样顾念到她的情绪和自尊而感激。

不得不说,他是可无可挑易的恋人,而她们之间的问题,只在于她太自尊、太敏感而已。

“好,你完成‘依恋’这个案子后,正式办理入职手续,职位同之前我们沟通过的;薪水在那份Offer的基础上,上浮15%。”顾子夕快速说道——看准机会,即下决定。做了决定,快速出手,是顾子夕做事的风格。

不管她因着什么原因做出这个决定,既然开口了,自然要马上确定下来。

“好。”许诺也爽快的应了下来——条件自然是不用谈的,站在老板的角度,顾子夕在当初谈条件时,已在Offer上体现出十足的诚意。

从这点上来说,顾子夕会是个好老板,许诺对此深信不疑。

“我代表公司欢迎你的加入。”顾子夕轻笑着说道:“Offer我稍后转到你邮箱里,只希望这一次,你不会再耍赖。”

“谢谢,这次不会。”许诺沉声答道。

“那就好。”顾子夕的声音,一片愉快:“明天早上我过来接你。”

“不用,你送顾梓诺去上学吧,别老让司机送。我一会儿去怡宝那边把车拿回来,明天早上会准时过来的。”许诺摇了摇头:“我现在要收莫里安的邮件,先挂了。”

“关于策划案的事吗?”顾子夕问道。

“恩。”许诺轻应着:“我不会让你不放心。”许诺说着,又加了一句。

“别太晚了,早些休息。”顾子夕又叮嘱了一句,这才挂了电话。

她突然的决定,让他多少有些意外。只这最后一句,他一下子全明白了——她说他是个商人,她说那五十万的帐不是那样算法。

而他说,他希望以这五十万,换得她去顾氏、换得他与她的日日相见。

而她说:她不会让他不放心。

她用他的满意,换这五十万的出手——感情之外,她计较着这样的付出得失、算计着她欠他多少。

许诺,何须如此?

许诺,我只是爱你,爱着你而已。

许诺,在爱着你时,我不是商人,你为什么不明白?

似乎,他的全力付出、他的霸道出手,在她那里,成了感情里交换的砝码。

既然你要这样想,那就这样吧——我的出手、五十万的付出,换你的全力相待,又如何!

顾子夕沉着眸子,打开电脑,将以前给她发过的Offer重新调出来,稍加修改后,发了出去,同时又发给了谢宝仪和洛简(一个代表人力资源部,一个代表本部门)

而这一次,许诺没有让他久等,只过了两分钟,邮件便回了过来:“收到,同意,会按时到职。”

简单的一句话、干练的几个字,不带一丝感情。

这让顾子夕不禁思索——让她来顾氏,真的就对了吗?

…………

而许诺,这一次似乎特别的干脆,决定了就决定了,回了邮件后,便没有再纠结。接着将莫里安发来的资料全部打印了下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后,便拿了钥匙出门了,她习惯用在路上的这段时间,来思考方案中的某个重要环节和亮点,这样回去之后,便能用原素将其串起来。

…………

第二天.

“许诺,早。”在停车场碰到许诺,莫里安停好车快速的走了过来。

“早。”许诺点了点头,锁好车后,与他并肩往公司大堂走去。

而正站在电梯间等电梯的顾子夕,在看到他们并肩低声说笑着走过来时,只觉得一阵刺眼,眸光阴沉中,朝着他们大步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