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0最后赢局

Chapter130 最后赢局

“早。”顾子夕大步走到他们两人的中间,伸手将许诺揽在自己的臂弯。

“早。”莫里安只是淡然而笑,眸子里浅浅的黯淡,被隐藏得很好。

许诺微微皱着眉头,伸手用力拉下顾子夕揽在她腰间的手,低声说道:“这是在公司呢。”

“吃早点没有?”顾子夕也不争执,只是低声温柔的问道。

“吃过了。”许诺点了点头,在大厅来往员工诧异的目光中,略显尴尬的快步往前走去,与顾子夕拉开了些许的距离。

“我开始后悔让她帮你做这个案子。”顾子夕看着她的背影,对莫里安淡淡说道。

“你能让她不帮吗?”莫里安淡淡的说道,轻忽的语气里,却满是自信。

“现在不能,总有一天可以。”顾子夕微眯起眼睛,看着莫里安时,眸子里一片深邃。

“我试目以待。”莫里轻挑眉梢,轻瞥了他一眼后,嘴角轻勾起一弯愉悦的笑意——能让这个奸诈的男人坐立不安,倒也是件让人开心的事。

…………

“莫总监、许小姐,这边请。”到得楼上,谢宝仪便将他们请进了已经安排好的临时办公室里。

不得不说,顾子夕的办事效率相当的高,一晚上时间,将临时办公室、许诺的工作,全部安排了下去,而他的首席秘书,现在还兼着行政人事总监的谢宝仪,也相当快速的执行到位了。

“公司整体有个办公室调整计划,许小姐的办公室已经纳入整体计划中,这段时间先在这里办公,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告诉我。”谢宝仪看着许诺淡淡说道。

“好,谢谢。给你添麻烦了。”许诺朝她点了点头,也没细看办公室里的布局,直接走到中间那个超大的绘图桌边坐下,边拿出电脑边对莫里安说道:“在拍摄方面,我有两个想法。你看行不行。”

“哦,说来听听。”莫里安点了点头,走到她的身边坐下,也拿出了电脑。

“这次产品的功效是美白,怡宝方面强调的是自然,也就是第一,长期使用,不会对皮肤造成伤害;第二,效果自然,肤色看起来就似天然的一样,看不出化妆痕迹。所以,他们的推广案,是从成份延伸到效果的过渡式推广方式。”许诺拿着铅笔,以绘图纸上将怡宝的推广路线图画了出来。

“我的想法是,将整个诉求的顺序颠倒过来——先呈现效果,再呈现成份。”

“对于女性消费者来说,在追求美丽上头,是毒药民是要试一试的,所以在美丽上头,安全诉求永远低于效果诉求。”

许诺说着,将刚才手绘的效果图,打了个大大的反向箭头。

莫里安看着图纸想了想,拿出已经做好的拍摄剧本递给许诺:“我想采用快镜头的方式,用几组镜头呈现一个故事,若你的想法成立,镜头的顺序做一个调整即可,不影响整体拍摄。”

“好,那我将两种效果做个测试,然后确定下来。”许诺点了点头,拿着莫里安做好的拍摄剧本,在电脑里开始做动画摸拟。

莫里安则抱了一大本图册,开始找代言人的灵感。

这是谢宝仪第一次看到工作中的许诺。

抛开在电台竟标会上她的张扬自信、在与自己谈判时的犀利敏锐,投入工作中的她,却格外有种另人动心的魅力——专注、投入、明媚而生动。

原来,工作不仅只有刻板和单调;原来,投入专注工作的女人,可以比站在镁光灯下更美。

谢宝仪轻轻走出去,轻轻的帮他们带上了门,放慢脚步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坐在电脑前,她有些微微的发呆:在向来引以为傲工作能力、工作状态在这样对比的自我反省之下,她心里是一片沮丧和黯然。

…………

顾子夕办公室。

“你现在法庭吗?”

“媒体都到了吗?”

“开庭之前我会过来。”

“不用理会,他想说什么,让他随便说。”

顾子夕沉着脸,挂了电话后,打开网页,看到今天的新闻——

【顾氏违约事件背后的真相:叔侄权利之争,客户为此买单】

【顾氏一年四易ceo:客户,可还安好】

【一场权利之争、一段豪门恩怨、一起扑朔案件:顾氏内部股权变更、掌门人再易,客户并未得到实惠】

…………

顾子夕快速的浏览完新闻后,嘴角噙起一丝冷笑——很显然,这些新闻都是顾东林授意的。

他利用未卸下的董事长和ceo身份,发挥最后的余热,抱着势将顾氏整跨的精神,拼命的给顾氏抹黑着。

当然,效果也很明显:翻开今天的股价,自顾子夕真正接手一周以来,每天以1%的速度下跌的股价,今天开盘已经跌了三个点。

“很好,顾东林,今天是你最后的表演机会,你就尽情的演吧。”顾子夕端起手边的热咖啡轻啜了一口,看着电脑屏幕冷笑着。

“顾总,下跌三个点开盘。”证券部长打过来电话。

“恩,通知你朋友买了没有?今天上午收盘前应该会是最低点,现在不买,以后可没有机会了。”顾子夕轻笑。

“这、这、这能透露吗?”证券部长不禁有些语结。

“小道消息,谁管你呢。”顾子夕笑着挂了电话,他相信这个与他合作玩儿了顾东林一把的证券部长,虽然有些刻板,倒也不至于太笨就是了。

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拿起桌上的文件和车钥匙,快速走了出去。

…………

“顾总。”看见顾子夕出来,谢宝仪忙站了起来。

“这些文件我已经看过,意见都批在上面了,你安排执行下去,注意跟进进度和质量。”顾子夕将手中的文件递回给谢宝仪。

“好的。”谢宝仪接过文件,快速的翻开浏览了一遍,确保自己没有看不懂、没有疑问后,才又合上放下,看着顾子夕说道:“顾总现在是去法院吗?”

“恩,11点我会给你消息,准备好的新闻通稿,发布到所有渠道。”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谢宝仪严肃的说道。

“我知道,我等您的消息。”谢宝仪认真的答道。

“恩。”顾子夕当下便朝许诺和莫里安临时办公的大办公室走去。

…………

许诺临时办公室。

“七天一个周期,用七张图片,用快镜头推出,最后定格的画面,镜头图出长睫毛下的阴影。”莫里安在模拟动画上操作着。

“然后撤掉图片,代言人出现,重现真人的长睫毛和睫毛在脸上制造出的阴影。”许诺用铅笔指着背景说道。

“ok,然后出现广告词:男人的惊叹——好长的睫毛;模特儿回答——不是睫毛太长,而是……,此处省掉。”莫里安用动画效果,将广告词打上。

“然后将产品成份和动感变化效果图呈现出来,打上广告词:美白,只要七天;美白,就是这么自然。”许诺边说,边将字幕拉了上去。

“先结果、后过程,效果更加简单直接,广告的诉求,几乎是没有任何错位的可能。”莫里安点头说道。

“ok,那就用这个方案,代言人出场的镜头,还要再调整一下,是整体从后面走出来好?还是从图片的脸直接切换到模特儿的真脸好?”

“我倾向于直接切换到模特儿的脸,但如果是这样的话,男人的声音出来就太过突然了。”许诺用铅笔顶着自己的下巴,目光停留在莫里安的脸上思索着。

莫里安则在电脑上做着两种效果的测试。

两人之间的互动与默契,让站在门口半晌没有说话的顾子夕心里微微的发堵:原来,她与他一起工作的时间,是这样的自信而飞扬;为何在自己身边,却有那么犹豫与小心?

原来,她与他一起工作的时候,是这样的默契;为何在自己身边时,提起工作除了疏离就是戒备?

许诺,你对他如此的信任与依赖,你自己发现了吗?真的只是朋友吗?

…………

“这个桥段太俗,取消男演员,用话外音。”莫里安突然说道。

“在拍的时候,两种都试一下吧?”许诺看着莫里安,不死心的说道。

“可以。”莫里安点了点头,将目光从电脑里抽出来,看到站在门边的顾子夕,下意识的用余光轻瞟了一眼许诺,笑着说道:“有人来探班了。”

“恩?”许诺微皱眉头,转身便看见顾子夕,下意识的敛下眸子里的光采,轻轻站了起来:“我们的案子差不多了,下午应该就可以开始拍摄。”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我现在去法院,客户的案子要开庭,可能中午没办法回办公室,你自己安排午餐。”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许诺点了点头。

看着她淡然的脸,顾子夕心里一阵微微的失落,却也只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她的个性太过倔强,这次商业间谍的事、这次来顾氏的事,显然并没有让他们的距离更加接近。

反而让她看清了他们之间巨大的差异与距离、反而让她在他面前更有压力和负担。

只是,即便如此,这样的事,他也必须出手。

所以,给她多一些时间吧。他相信,爱情终究是没有这么多理智和算计的;他知道,只要爱着,他终究会是她心里最重要的男人。

…………

而对于顾子夕的失落,许诺当然不会完全无所觉。所以在顾子夕走后,她便开始偶尔的走神。

“你精神不太好,要不先休息一下,我把整个细节做顺了,我们再讨论拍摄效果。”莫里安看着她轻声说道。

“没事,你捋你的细节,我来做平面。拍摄方向确定了,平面就快了。这件事,我不想拖得太久。”许诺将电脑推开,拿了一沓绘图纸,开始做平面媒体和dm宣传册的构思。

莫里安沉沉看了她一眼,也没有再说话。

……第二节子夕?代价惨重的赢局…………

在法院休庭的时候,顾子夕给谢宝仪发了信息:通知洛简,公关通稿全部发布。网上信息平台全面传播。

“收到,马上就办。”

顾子夕看到谢宝仪的回复后,淡淡笑了笑。

…………

“子夕,你也该玩儿够了吧。”顾东林想到刚才在庭上,被客户指着鼻子骂,心里一片恼火。

“这话是什么意思?”顾子夕看着他冷冷的说道:“报纸上天天新闻不断、股市里日日消息满天飞,你说是你在玩儿、还是我在玩儿。”

“我说的都是实话。”顾东林的脸微微一沉,老着脸说道。

“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所以给说实话的机会。”顾子夕轻哧了一声,看着他轻笑着说道:“谁让你是我继父呢,不让你玩儿个够,怎么对得起你。”

说到这里,玩笑的脸一转,眸子里一片冷意:“我本想给你个机会,让你拿了这笔钱再去做些什么,好歹我妈、我弟弟,还得靠你养呢。”

“既然你这么恨我,拿了钱还要踩着顾氏玩儿,你就别怪我不念亲情,以后商场上再遇上,也别怪我手段毒辣。”顾子夕冷冷看了他一眼,转头走到律师那边。

“中午休庭时,申请庭外和解。”顾子夕对律师说道。

“好的,已经安排。”律师点了点头,将文书递给顾子夕看过后,法官便通知继续开庭。

而顾东林,由始至终,仍未弄清楚,顾子夕不及时撤下他董事长、ceo的职位,由着他在媒体面前放消息,由着股市日日下跌,他的目的是什么?

顾东林摸不透顾子夕的用意,便抓住这最后的机会,几乎是毫无忌惮的四处发布处种不利于顾氏的消息、甚至顾氏破产倒闭的消息。

他的目的则十分的清楚:顾子夕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买股份了、公司现在的情况是差得不能再差了。顾子夕虽然动用老关系,恢复了上游客户的供货和部分下游经销商的打款,让公司勉强运转起来,但在顾子夕的拉力和他往下揣的力量势均力敌的情况下,以顾子夕现有的资金力量,是没有办法将顾氏的生意重新启动起来的。

既然顾子夕自己把这个摊子玩儿烂,他就让他烂得更彻底一些——无论他目的何在,自己这一周的动作,效果当然是显著的。

除了今天在庭上,面对法官、面对律师、面对客户,他实在是有些老脸没处搁之外,大体上,对顾子夕的打压,成效斐然。

…………

法庭上,两边律师你来我往的唇枪舌战着。法庭外,关于顾氏的消息,悄然在各大财经网站、证券网站流散开来。

【顾氏少东家将当庭放弃辩护,同意无条件履行客户合约】

【顾氏股票大盘走势分析:或蓄势待发,向上意图明显】

【少东家救市举措连连前总裁弃市消息篇篇,顾氏意欲何为】

各种专家、盘面的分析,扑天盖地而来。

小道消息也在各种渠道不径而飞:

“我朋友是顾氏的员工,听说他们自己的员工全部都买了呢。”

“不是有消息说要继续下跌吗?我才都清仓了呀,这下不得要亏死了。”

“快补仓吧,消息说今天下午开盘必定大涨,再犹豫就来不及了。”

“对了,我报社的朋友也在买,他们的消息最准了。”

“真的吗?可他们那个总裁不是连自己都说没信心,连手上的原始股都抛了吗!我这可是才割的肉啊!”

“傻了你了,你没看新闻啊,老的被小的赶出公司了,故意整小的呢。现在连公司内部员工、报社记者都在买呀,再不买就晚了。”

“喂,你同学让你买?你同学是顾氏的员工?好好好,我知道了。”

…………

由于洛简的消息放得太快、由于谢宝仪和证券部的内部工作做得太到位,原本顾子夕在当庭申请庭外和解之后,股市中午休市之前,应该会是当日最低点,结果消息放出去后的一小时,也就是10点30,整个股价就被拉了起来——涨停!

这是顾氏自内部开战以来的第一个涨停,仅这半小时,将顾东林七天来做的工作、拉下去的价格,全弥补了回来。

用顾子夕的话说:他顾东林用温水煮青蛙,我就给他下一剂猛药。

所以,配合着法院开庭、配合着股东大会新的股东成员名单的发布、配合着顾氏放出的各种内部消息——在以消息主导市场的中国股市上,便出现了这一奇葩现象:原本奄奄一息的顾氏,突然焕发出前所未有的青春和活力。

因为有消息放出,中午收市前会是最低价,所以在涨停后,依然有大量的散户资金排队跟单。

“洛总监,这,似乎是有些神奇了。”谢宝仪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着涨停的那跟红线,还有坊间各类消息的不断传出,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一点,连顾总自己也没有意料到,结果比他预测的要提前了半小时。”洛简看着电脑屏幕若有所思的说道:“是我的速度太快了?还是现在的股民太容易受消息影响?”

“互联网时代。”谢宝仪只说了这句话。

互联网时代,信息的传播速度,已经超乎人们的想象。而大数据时代,证券网上的各类数据分析,加上内部消息迎面而来的轰炸,让股民几乎没有招架的余地。

“现在告诉顾总吗?”谢宝仪看着电脑里涨停封盘后,稳稳的不再波动,向洛简问道。

“休庭后再说,他那边按原计划即可。”洛简摇了摇头,看着谢宝仪说道:“倒是你,有没有抢点儿股份在手里?”

谢宝仪瞪了他一眼,冷冷说道:“我不玩股票。”

“那真是可惜了,我倒真是买了一些。”洛简笑着,抱起电脑站了起来:“我先下去了,准备下午的会议材料。”

“恩。”谢宝仪点了点头,这才安心拿出顾子夕离开时交给自己的文件,一份一份的回复给相关部门,一并将进度跟进表发了下去。

…………

法院。

在第二轮答辩之后,顾氏的律师提出了庭外和解的申请;当庭,客户的律师对顾氏提出的和解条件表示接受。

于是,双方达成和解共识,并接受了旁听记者的现场采访。

似乎是映证着外面早已传得沸沸扬扬的传闻:顾氏前总裁宁愿上法庭也不履行合约;少东家全力周旋才得以化解。

配上法院背景的照片,这则即时网络新闻,真实而客观,没有一个数据、没有一句猜测,却将上午传得满网络的小道消息,印证为最真实的消息。

于是,休市前买了股票的,都欢呼雀跃;犹豫着买少了的,不禁后悔顿足;那些自诩理智,从来不听小道消息的智慧型股民,却只能望着盘面发呆了。

数年后,顾子夕让顾氏的股票,在连续跌停后换股易主、仍然持续小幅下跌之后,半小时内反转涨停的逆势操作,仍成为财经界的经典案例。

…………

“顾子夕,算你狠。”顾东林开车经过顾子夕身边时,停下车,按下车窗看着他恨恨说道。

“若不是你太贪心、把这个坑挖得太大,还达不到这个效果。所以说,我还得感谢你。”顾子夕转过身来,看着气急败坏的顾东林,优雅的伸出了手。

“你别得意得太早,小心有一天阴沟里翻船。”顾东林却没有输得起的风度,恨恨的说完后,便按上车窗,开着车扬长而去。

“子夕,看着他我怎么想起了灰太狼?”一惯严肃的律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难得的幽默了一回。

“要真是灰太狼,我就要疯了。”顾子夕大笑。

…………

当天,顾氏对外正式宣布了顾东林不再任职顾氏董事长、执行总裁的信息;公布了顾子夕重新任职顾氏执行总裁、正式接任顾氏董事长的信息;同时公布了公司期权激励的第一批员工名单。

而顾东林看着户头上刚刚打进的几十亿现款,看着网络上铺天盖地对自己的漫骂,他不知道这一局,自己到底是算输还是算赢。

他最终失去了顾氏,却得到了一大笔现金,虽然经顾子夕的打压,这现金比预期的缩水了三分之二,但仍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他最终失去了商界的声誉,却也害得顾子夕如白手起家般,徒手扛起千疮百孔、艰难运行的顾氏。

说到底,他们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他要钱,顾子夕要企业,所以说他们都赢了;同时,他们也都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所以说他们也都输了。

“所以,顾子夕,你还是不要太得意的好。这年头,有钱,总是比较好办事的。”顾东林阴测测的自语着,收起电脑,拎了行李,往机场走去——郑仪群遵守了她的诺言,劝得顾子夕以预定价格买了他手上的股份,之后便不再干涉公司的任何事情,包括他对的不利于公司的所有行为。

所以他现在得赶过去陪她——至少可以有半年的时间,可以完全陪在她的身边吧。

想到郑仪群,顾东林阴测的脸,似乎又缓和了许多。

…………

“顾总,要开记者招待会吗?”洛简问道。

“不用,在内部官网和微信圈里发布信息即可。”顾子夕说道。

“好的。”洛简点了点头。

“证券部注意稳住股价,若明天还涨停也无妨,下周开始控制在5%的涨幅;以后控制在1%——3%的帐幅,每天的资金情况报给财务部。”

“销售部通知客户,合同可以开始执行,合同约定的第一批预付款,马上到位。同时和生产部沟通货品到位情况。”

“这段时间的货品不用单独入库,直接在车间抽检转仓,然后发运。物流部的员工全部由工厂安排。”

“零售部这边,原促销售动继续,力度还可以加大一点,名目你和市场部商量,高端产品这边,我的意思是略涨一些价,市场部和财务部核算一下后,给我个可行性报告。”

“即日起,宝仪任行政人事部总监,任命书今天就发下去,至于我的秘书,你在找到合适的人之前,先兼着。”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没有?没有的话,都各自去安排工作吧。”

顾子夕收好面前的稿纸,看着大家说道。

“没有。”

“好的。”

各人收好自己的记录本,陆续离开了会议室。

…………

一切,终于尘埃落定;十年伏低忍辱,终于换来此刻的赢局;虽然顾氏已是千疮百孔、虽然这赢局的代价太大,可终究还是让顾东林滚出了顾氏。

“爸,我把顾氏拿回来了。”顾子夕站起来大步走到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窗外天空里的云海翻腾,一时间思绪竟如潮涌。

“顾总,要不要回休息室休息一下?”谢宝仪站在他的身后轻声问道。

“许诺和莫里安呢?”顾子夕沉声问道——或许,他现在的心情没办法和人分享,他却想,这个时候,她在他的身边。

“许小姐和莫总监中午外出吃饭后,就没有回公司。因为是客人,所以我不便过问他们的行程。”谢宝仪低声说道。

“一起走的?”顾子夕似是追问,又似是自语。

“是的。”谢宝仪点了点头。

“恩,你下去安排工作吧。”顾子夕点了点头。

“好的。”谢宝仪收好自己的文件,临走到会议室门口,还是忍不住回头问道:“要不我给您再煮一杯咖啡?”

“恩,煮好了放到我办公室。”顾子夕说道。

“好的。”谢宝仪轻应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会议室。

……第三节许诺?现在只想和你在一起…………

“在哪里?”顾子夕拿起电话便打了过去。

“广告公司。在沟通广告片的事情。”许诺很快接起了电话。

“还顺利吗?几点可以回来?”顾子夕轻声问道。

“我这边也顺利,今天可以把整个思路和剧本沟通完,明天开始正式拍摄,是个街拍片,所以拍起来也快,基本拍片一天、修片一天,就ok了。”许诺快速解释着进度,就似向上司汇报工作一样。

“几点可以回来?”顾子夕又问了一句。

“不清楚,还在讨论,要和导演、摄相、演员全部沟通好了,才可以走。你,你今天不要等我。”许诺轻声说道。

顾子夕沉默了一会儿,轻声说道:“把地址告诉我,我过来等你。”

“不用了。”许诺急急说道。

一时间,电话两端都沉默下来。

最后还是许诺开口打破了沉默:“顾氏今天的新闻我看到了,这么大的事儿,也够你累的了,你下班先回家休息,我这边弄完了联系你。”

“我现在想见你。”顾子夕的声音也温柔了下来。

许诺沉默了一下,还是把地址报给了他——他很霸道,她知道;她有情绪,他也知道;而他这突来的柔软,她却有些不明白。

或许,是和今天的新闻有关?

…………

“恩,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买过来?”顾子夕轻声问道。

“蟹黄汤包。”许诺低头轻笑。

“恩。”顾子夕也淡淡的笑了。

待他回到办公室时,谢宝仪帮他煮的咖啡早已冷掉。

顾子夕也没在意,带了几份文件在身上后,拿了车钥匙便离开了办公室。

因为是下班的高峰时间,差不多堵了一个半小时,才到买汤包的地方,然后又堵了一个半小时才到广告公司。

顾子夕觉得,自己的耐性,都快被这堵车给磨光了。

只是,想到许诺淡然中带着倔强的脸,又觉得——若是这汤包能让她开心些,堵这三小时,也是值的。

想到这里,不禁无奈的笑了——这个小女人,当真够折腾人的。

只是,想是这样想,却又心甘情愿的被她这样不识好歹的折腾着,在堵车时看到路边的花店,又下去买了一大束花——在这样的时候,他多想,有个人在他的身边。

而那个人,他连想都没想,只希望是她。

而她现在却另一个追求她的男人在一起,哪怕只是为了工作,也让他好一阵发堵。

…………

“这里要快闪,用高光。”

“这里用慢镜头,放大,肤质的细腻程度要夸大的处理。”

“恩恩,不错,就是这个意思。”

许诺和摄影师趴在一堆纸中,专注的沟通着拍摄效果。

“许诺,模特儿我看用你就成。”摄影师突然说道:“别动,就是这个角度,这睫毛的阴影和你想要的效果一模一样。”

“开什么玩笑,我都多大了,皮肤效果达不到。”许诺大笑。

“当然不行。”顾子夕一手拎着外卖,一手抱着鲜花大步的走进来。

“许诺,有人来探班了。”一个助理小妹大声叫道:“有鲜花儿哦!”

许诺从纸堆里抬起头来,看着顾子夕略显疲惫的脸,只觉得心里微的心疼,起身快步迎了上去。

“堵车了?”许诺接过这一大捧的香槟玫瑰,轻声问道。

“来回共堵了三个小时,恨不得弃车跑步才好。”顾子夕笑着,看着他温柔的说道。

“都说让你别过来了,要见也不是非要现在。”看着他一脸的疲态,许诺也有些无奈——这个男人,霸道和固执的时候,她完全没有办法。

“就是想马上见到你。”顾子夕只是沉静的看着她,温柔的笑着——若不是太多的人在,他现在最想做的,是吻她。

“那你真的要等会儿了,我还要一会儿。”许诺暖暖的笑了,从他手上接过汤包交给了莫里安:“分一下。”

“正好大家都饿了,还不知道要到几点呢。”莫里安也不讲客气,接过后,招呼摄影师和导演,还有助理小妹一起过来吃东西。

许诺将花儿放到旁边的桌上后,也和顾子夕一起,和大家坐在一起,边吃边聊起来。因为顾氏今天的新闻太过密集,顾子夕也成了大家现场采访的对象。

所以最后就成了,许诺边吃边和莫里安、导演一起沟通拍摄效果;顾子夕边吃边和广告公司的老板聊顾氏这次的风波。

吃完后,许诺和莫里安与导演摄影师聚在一起,继续做拍摄细节的确认。

顾子夕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知道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便拿出文件就地办起公来。

…………

大约十点左右,拍摄细节及效果,终于全部确定下来。许诺与莫里安回到休息区时,看见顾子夕手里拿着文件,人却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我先走了,明天早上直接过来这边。”莫里安看了一眼顾子夕,眸光微沉。

“好。”许诺点了点头,在莫里安离开后,许诺才轻轻摇醒了顾子夕:“子夕,可以走了。”

“哦?我刚才睡着了吗?”顾子夕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许诺疑惑的问道。

“打了个盹。”许诺看着他轻轻的笑了:“看你都累成什么样子了。”

“你和他在一起,我不看着怎么放心。”顾子夕轻笑,收好文件,站起来揽着许诺往外走去。

“不是说了,不会让你不放心的吗。”许诺低声嘟哝着。

“你都不知道,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那种神采飞扬,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站在车边,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叹息着说道。

“我工作的时候就是那个样子,你想到哪儿去了。”许诺微微皱了皱眉头。

“我知道,给我时间,习惯你工作中的样子,然后习惯你和他这样的相处,行不行?”顾子夕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妥协的说道。

“看你这样了,好象做了多大的让步似的,其实呢,都是你自己假想的不乐。”许诺也叹了口气,伸出没有抱花儿的那只手勾住他的脖子,惦起脚尖,轻轻吻了他一下,轻声说道:“顾子夕,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是因为我以前没有发现,你最漂亮的一面,居然不是为我而展现的。”顾子夕伸手圈住她的腰,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是这样吗?怎么我觉得,你吻我的时候,我最漂亮呢。”许诺低头轻笑。

“许诺,爱情里的顾子夕,不是商人,只是一个爱你的男人。我所做的一切,都不只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的不担心。所以,安心呆在我的身边,不要试图用你的客气与疏离来拉开我们的距离。我不允许。”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她,严肃的说道。

“你都说不允许了,我还能怎么着。”许诺张嘴在他唇间咬了一口,看着他轻声说道:“工作上的事都累成这样了,我看着也心疼呢。你就别和我纠结了,我开车吧,先送你回家。”

“其实,就是想马上见到你。”顾子夕应着,却拥着她好一会儿才松开。

“好了,走吧。”许诺将花塞到他的手上,拉开车门坐好后,催促他上车:“实在困的话,就在车上睡会儿,到了我喊你。”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了?我都有些不习惯了。”顾子夕看着她笑着说道。

“你非得我凶你才习惯呢?”许诺瞪着她。

“确实。凶的时候很真实。”顾子夕只是看着她,脸上的笑意不减。

“你再看着我,小心我开车手发抖。”许诺伸手将他推回到坐位上靠后,回转身来发动车子后,却又情不自禁的笑了。

再多的纠结、再多的情绪、再多的自卑、再多的惶恐,只要他一个温柔的吻,她立即弃械投降,所有的情绪,都会在他温柔的笑里、缠绵的吻里,化为乌有。

许诺,你认了吧,你已经如此的爱他,爱到无法生气、无法理智,你还在挣扎什么。

许诺,算了吧,难道你生气,就能改变你和他之间的不同吗?难道你离他远一些,就能少爱一些吗?他的背景你是早知道的,既然爱上,那就坚持吧。

坚持到,这差距离让你们不得不分离的那一天。

…………

突然想爱你

在这昏暗的夜里

看着你专注的背影

触动了我的心

突然想爱你

在这拥挤的人群里

哼着你心爱的歌曲

吞没你占领我的心

…………

“子夕,你回来了!今天的事情我看到新闻了,这件事情终于解决了。”刚打开门,便听见艾蜜儿柔软而动听的声音——当然,还有她自然的依过来的身体。

“许诺,你、你们一起回来的呀。”艾蜜儿刚靠过去,顾子夕微微侧身,她堪堪靠在了许诺的身上——而他的大手,却一直揽在许诺的腰间。

“不好意思,不知道你在这边。”许诺尴尬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你已经搬过来了。”艾蜜儿扶着玄关的柜子后退一步,讪讪的说道:“我带了酒和菜过来,帮子夕庆祝的。这一天,他等了好多年呢。”

许诺的身体微微一僵,下意识的看了顾子夕一眼,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知道他今天的赢局得之不易,付出太多、牺牲太多,但在她的理解里,也不过是一场商业恶斗而已。

她确实不如艾蜜儿这样了解——为了成为顾氏真正的主人、为了将鸠占鹊巢的顾子夕赶出顾氏,他对母亲以改嫁的方式换来他在顾氏工作的机会忍了十年、他在公司从最底层做起,受顾东林各种打压排挤十年。

所以,他的赢,绝对不只是商业上的成功、更不只是一个股市逆转神话的创造,而是一段忍辱负重之后的成功还击。

而他今天一直在说,想见到她、想她在身边,就是想和她分享他的心情吧。

她真是太迟钝了。

“子夕,一起庆祝吧。”许诺轻声说道。

“你先回去。”顾子夕看着艾蜜儿,淡淡的说道——这场争斗的输赢,她是最没资格来庆祝的。

“子夕,我……”艾蜜儿轻咬下唇,眼圈红了红,便不再说话,低头换了鞋就往外走去。

直到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顾子夕的面色才缓和了下来。

“好了,你刚才的脸色难看死了。”许诺放下手中的花,看着他说道:“对不起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我都没想到要给你庆祝,还害得你跟我一起工作到这么晚。”

“这件事,我只要和你、和景阳分享。她,不配。”顾子夕转身捧起她的脸,眸色阴郁的说道:“在这场争夺里,她从来没有以一个爱人的身份站在我的身边;她只是以总裁夫人的身份,周旋于各方利益之中。”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离婚?因为,我对她失望、对爱情失望。”

“恩,我知道了,那我们不再提她了。”看着他沉郁的眸子,许诺的心微微一酸——直到此刻,她才真正了解到,他们夫妻之间的问题,远不止爱与不爱那么简单;他们之间,还有着各种的利益纠葛。

而顾子夕,这个看似强大无比的男人,原来,一直都只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给你庆祝好不好?”许诺伸手圈住他的腰,温柔的说道。

“好。”顾子夕轻应一声,上前一部将她抵在门被后,俯下头沉沉的吻住了她——如他所说,十年的低伏忍让,换来今日的赢局,他的心里太多的压抑,需要有一个发泄口。

“子夕……”他辗转的力度,让她有些难以招架——只是,对于有着如此压抑心事的他来说,她能理解。

她用力的靠在门上,用力的惦着脚尖,努力的承受着他来势汹汹的热吻。

而门外,并没有离开的艾蜜儿,整个身体依在门上,那么轻易的感受到门内的动静、感觉到她被他抵在门上的粗野、感觉到他们拥吻的热烈、听到他们并不算低浅的喘息声……

她靠在门上的身体不由得软软的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