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1三人一室

Chapter131 三人一室

“这些东西?”许诺看着餐厅里的红酒、点心,还有鲜花、烛台,抬头问顾子夕。

“你看着办。”顾子夕轻瞥了她一眼,轻哼一声,回房间去看儿子了。

许诺不由得失笑,拿了一张大的一次性餐布,将那些东西全卷了起来,看了又看,还是决定拿出去扔掉——只是,心里却觉得心疼得不行。

单只这瓶红酒,以她不专业的眼光来测算,大约也是七八千的价值。这些点心,也都是市内最好西点房的定制——有钱人,就是任性呵。

许诺想了想,拿了两个纸箱过来,将食物和蜡烛鲜花分开放在两个纸箱里,然后从书房里拿来油性笔,在纸箱外面做了标记:干净食物,可放心食用。

写完后,看着那行字淡淡的笑了,转头看了看房间里顾子夕所在的方向,轻叹了口气:“子夕,我把东西拿下去,一会儿就回来。”

“好。”顾子夕应着,声音里带着轻轻的笑意。

许诺摇头轻笑,抱着箱子往外走去。

…………

“唉?”许诺一拉开门,在门外缩成一团的艾蜜儿便顺着门倒了下来。

“子夕,快过来。”许诺忙扔下手中的箱子,将艾蜜儿抱在怀里,仔细看她有些发紫的唇后,心里微微一惊,忙将她摆平放在地上,用指甲试探着掐着她的人中,在感觉到她鼻息间微弱的呼吸后,心里慢慢放了下来。

刚才那一下,当真是吓得她心脏也要停了——好在有照顾许言的经验,这种情况,在多年前她也经历过多次,才不至于吓得慌了手脚。

“怎么回事?”顾子夕听到她惊惶的声音跑过来,看见平躺在地上的艾蜜儿,心里也是微微一慌。

“不知道,我打开门,她就倒过来了。”许诺急急的说道:“你有急救的经验吗?”

“恩,让我来。”顾子夕点了点头,跪在艾蜜儿的身侧,以标准的心脏按压手势,有节奏的在她的心区按压,在感觉到她心脏的跳动的力度略有恢复后,便又捏开她的唇,进行人工呼吸。

“眼睛在动了。”许诺低声轻喊。

顾子夕轻轻松开她,双手轻轻拍着她的脸,低声喊道:“蜜儿、蜜儿。我是子夕,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艾蜜儿慢慢的睁开眼睛,眼珠在顾子夕和许诺脸上转了一圈后又回到顾子夕的脸上,虚弱的问道:“我、我又发病了吗?”

“恩,我抱你去房间,一会儿张庭就过来了。”顾子夕柔声说道。

“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艾蜜儿眼圈红红的看着他,又转头看向许诺,低低的说道:“许诺,对不起。”

“没关系,你好好休息。”许诺侧身让开,让顾子夕抱着她进房间。

“帮我给张庭打电话。”顾子夕看了她一眼,低低的说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看着他们进房间后,这才将门关上,一路小跑到客厅,拿了电话给张庭打过去。

“张医生吗?”

“你是许诺?”

“是,艾蜜儿刚才突然昏阙,做了人工呼吸后,现在刚刚醒过来,子夕请你过来一趟。”

“是在别墅?”

“市内公寓。”

电话那边一片沉默。

良久之后,张庭低声说道:“我现在过来。”

“好。”许诺轻轻挂了电话,轻轻走进去,看见躺在**的艾蜜儿,伸手拉着顾子夕的手——她看到艾蜜儿**在外的手臂,那密密麻麻的红点,在灯光下显得有些触目惊心。

许诺不由得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变得苍白一片。

顾子夕抬头看着她,淡淡问道:“给张庭打电话了?”

“恩,说马上过来。”许诺点了点头,视线却一直停留在艾蜜儿布满针眼的手臂上。

“去看看梓诺有没有被吵醒,再去厨房烧些开水过来。”顾子夕径自安排着她做这个、做那个,就象这是她的家一样,要她与他一起照顾这个突来的病人。

“知道了。”许诺将视线从艾蜜儿的手臂上收回来,在顾子夕沉静的目光和理所当然的语气里,慌张的情绪慢慢的平稳了下来,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过去梓诺的房间。

顾子夕刻板的脸上,这才挂上些许轻松的笑容。

他知道她在看到自己抢救蜜儿的熟练手法时,想起了自己和蜜儿亲密的过去和对蜜儿放不下的挂念;在看到蜜儿满手臂的针眼时,心里的犯罪感便又冒了出来。

许诺,不许退缩!对我们的爱情,你要再勇敢些!

…………

“子夕,许诺没有生气吧?”艾蜜儿虚弱的问道。

“没有,她去陪梓诺了。”顾子夕低声应道。

“子夕,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出去的时候一点点头晕,就是在门上靠了一下,然后,然后就不知道了。”艾蜜儿紧紧拽着他的手,一边说着报歉的话,一边却将他的手拽得更紧了——她是真的害怕,害怕就这样倒地不起、害怕他真的再也不管她了。

“以后不要随意出门,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晕倒的时候有人在身边。”顾子夕盯着她的眼睛,眸子里有些怜惜、也有些不耐。

“我,我就是看到这个新闻,太高兴了,所以就来了。”艾蜜儿低下头,逃避着他的目光——看见他眼底的不耐,她的心,真的很痛。

“我们现在的状态,你要习惯。”顾子夕看着她沉沉的说着。

他知道她对他的依赖,即便他冷淡、即便他心有所属,她仍是习惯了有事就找他。

爱和习惯,都是一种惯性,不管她是不是故意,他都没有办法责怪。

“子夕,对我别太残忍,你再给我多一点时间……”艾蜜儿轻轻的敛下双眸,长长的睫毛打在苍白的脸上,微微颤动着的,是她份外惹人怜爱的娇弱。

只是,她这样的娇弱,现在再也打动不了顾子夕了——不是他的心变硬了,而是这十年来的经历,让他变冷了。

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没有热情之后,任她如何的美丽娇柔,都再激不起他的疼爱。

两人之间沉默着。

屋子里,只听见客厅里许诺的脚步声、还有厨房里烧开水的声音。

这个家里,她俨然已是女主人,而她艾蜜儿,不过是一个过客而已——她所拥有的,也不过是山顶那个豪华而冰冷的别墅了吧。

艾蜜儿轻轻的闭上眼睛,拽着顾子夕的手微微松开,又紧紧握住。

…………

“来了。”门铃声响起,许诺快速的跑过去将门打开。

“现在的情况?”张庭问道。

“不知道,子夕在里面陪着。”许诺侧身让他进门后,陪他一起快速的走向卧室。

“恩。”张庭点了点头。

顾子夕在看到张庭进去后,便轻轻拉下艾蜜儿拽着自己的手,站起来对张庭说道:“突然晕了过去,现在的情况还算稳定,你检查一下有没有病变。”

“恩。”张庭点了点头,迅速打开手上的大箱子,将各类仪器拿了出来后,给艾蜜儿熟练的做着各项检查。

大约半小时后,看着顾子夕说道:“心率偏弱,心跳动力不足。”

说完后转头对蜜儿严肃的说道:“你要想身体越来越好,或者仅维持原状的话,必须严格按照我的要求去做。”

“不要去人多的地方、不要在户外活动超过2小时以上、晚上9点30以后必须上床睡觉、不要看太过刺激影片、情绪保持平稳杜绝激动。但你最近有太多的没有做到,心率的变化越来越不好。”

“不是我吓你,你再这样下去,心脏会往衰竭方向发展,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我、我、我……”艾蜜儿看着张庭,脸色一片惨白。

“我现在给你打一针,明天10点前回别墅去,至少三天卧床休息。”张庭轻叹了口气,拿出配好的针剂,从她的手臂慢慢推了进去。

…………

“她这种身体情况,你何苦还刺激她。就算你和那女的要在一起,就不能避着她一些吗?”站在社区的小径上,张庭责怪的看着顾子夕。

“我若是不和她离婚岂不更好?”顾子夕看着张庭,讽刺的笑了起来:“你可以说我是个狠心的人,但一个人若连自己都无法对自己的生命和身体负责,别人又如何负得了这个责?”

“子夕,你变了。”张庭看着顾子夕,轻轻叹了口气——他说得有道理,可这道理,却冰冷得毫无感情。

“若不变,就没有今天的顾子夕、没有今天的顾氏。”顾子夕淡淡说道:“你永远无法体会,一个男人背腹受敌的在商场上撕杀时,而她的女人,不仅给不了支持和温暖、关心,反而需要他在商场上拼尽全力后,还要回去给她无微不致的关心和照顾;反而还要让他防备着,又有什么消息会被她透露到对手那里。”

“阿庭,若我只是个单纯的富二代,或许能满足她的所有;可惜我不是,我没有更多的精力来给她更周到的呵护;我自己都可能被随时扫地出门的时候,也给不了她稳固的地位。”

“这么多年,我累了,不想再勉强自己了。”顾子夕抬头看着小路的尽头,深夜里,夜灯依然明亮,就似黑暗里开出的花,带着些微暖,又有些生硬。

就似这人生,在你感觉到绝望时,总会有一些微暖给你希望;而在你看到希望时,那些过去,又时不时的来拨弄一下,让你觉得无可奈何。

“晚了,你早些回去吧。她的病,你还多费些心。”顾子夕沉默半晌,从远处的灯光里收回目光,看着张庭淡淡说道。

“恩,你们也早些休息,明天早上记得送她回别墅,我中午会过去看她。”张庭点了点头,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大步往停车场走去。

……第二节爱情?以爱之名,她太自私…………

“没想到,你们这么激烈的时候,居然还会开门。看来还是我命大。”艾蜜儿眯着眼睛看着许诺,满脸讽刺的说道。

许诺想着刚才在门后的热吻,居然全被她听到了,脸不由得微微一红,低沉着声音淡淡说道:“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许诺,你放手吧,就算他和我离婚了,也不会和你结婚的。”艾蜜儿突然伸出手,紧紧的抓住许诺的。

“只是,若我放手,他会和你复婚吗?”许诺看着她轻轻的问道。

“就算不会和我复婚,可他会和以前一样照顾我、关心我、不会因为怕你的生气而不管我。我仍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女人。”艾蜜儿的眸色一片迷离,梦幻似的说道。

“是啊,他不爱你,也不能爱别人。他就活该做个孤家寡人、活该只付出不得到、活该在商场心力憔悴的时候,还要为你付出所有的心力。然后,再回头一个人睡冷被窝。”

许诺看着艾蜜儿冷笑着说道:“艾蜜儿,我不想刺激你,可象你这种自私的女人,我还真是很少见。”

“只不过,你或许认为,自己是天底下最深情的女人吧——为了爱紧抓着他不放手、为了爱自残身体、为了爱容忍他当着你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

“艾蜜儿,你说,你到底是天字第一号情痴呢?还是天字第一号自私鬼?”

“你——”艾蜜儿猛然松开拽着她的手,大口呼息着空气,好半天才缓过来,看着她恨恨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对我和他的感情指手划脚?你不过是他临时找来玩玩的女人。”

“是,所以现在是我陪他玩,而不是你。”许诺冷冷的说完,便即转身。

“子夕?你……”顾子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站在卧室门口的他,一脸的阴沉。

“子夕?我……”艾蜜儿仰头看见顾子夕,不由得哭出声来——不知道是因为被许诺拆穿连她自己都不愿承认的爱情本质而哭泣、还是因为害怕顾子夕听见她挑拨的话而哭泣。

“许诺,你先去洗澡,我一会儿出来。”顾子夕看着许诺轻声说道。

“我先出去了。”许诺淡淡点了点头,快速往外走去。在出门时,顾子夕伸手搂住她的腰,对她柔声说道:“许诺,相信我。”

许诺抬眼看着他,压低声音说道:“你以为我真是猪呢。”

“就算是,你也是天底下最聪明的猪。”顾子夕咧唇而笑,心情愉悦得想立即吻住她,却又担心艾蜜儿被刺激,因而只是紧了紧搂在她腰间的手,便放她离开了。

转身后的许诺,低头轻轻的笑了——原本,她心里对艾蜜儿是有负罪感的。

到现在,她却心疼顾子夕了——那个口口声声爱他的女人、那个没有他就活不下去的女人,竟是从来只知索取而不知付出;她要的,不过是被他宠爱和呵护的满足感;她从来,不曾关心过他要的是什么。

可怜的顾子夕、自大的顾子夕,他对她的爱里,怕是那种对弱小的照顾、被弱小的依赖,所带去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占了大半吧。

许诺走到洗漱间,发现没拿换洗衣服,只得又转回去敲开房门:“我没拿衣服。”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起身走到柜子边,拿了睡衣递给她,柔声说道:“等她睡了我再出来,可以吗?”

“随你。”许诺瞟了一眼安静的躺在**的艾蜜儿,微微的笑着转身离开——无论如何,她仍然是他放不下的责任。

…………

他是个重承诺的男人吧,只要是他给出的承诺,再难,他也会做到。

那‘他’呢?

热水冲淋着全身,腹部那道蜈蚣似的丑陋疤痕依然明显,让她又想起那个说要接手她未来的男人——你可知道,或许是你的一句玩笑,却让我当成了承诺;或许你转身就已忘记,而我,因着这道疤痕,却记了这许多年。

或许,也是该我忘记的时候了吧。

许诺的指甲在那凸起上用力掐下去,依旧的疼痛让她清醒——一个不重承诺的男人,给了她一个承诺,让她等到现在;一个重承诺的男人,却背负着对别人的承诺,无法给她的这份爱,一个承诺。

这世界,总是无奈着、错位着。

“许诺,还没洗完吗?”门外,顾子夕轻轻的敲了敲门。

“就好了。”许诺扬声应着,在他的声音中收回思绪。

…………

“睡了?还好吗?”许诺回到客厅,顾子夕正拿了薄被铺在上面。

“恩,都正常。”顾子夕直起身体,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低低的说道:“许诺,谢谢你。”

“谢我帮你照顾老婆吗?”许诺抬起头,看着他调皮的笑着。

“胡说八道,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顾子夕抽出一只手,轻轻点了下她的鼻尖,沉沉的看着她的眸光里,流动隐隐的暖意。

“顾子夕,你很可怜,知不知道。”许诺叹了口气,看着他心疼的说道:“我有些心疼你了。”

“好好儿爱我就行。”顾子夕听着她柔软的轻叹,心里不禁微微一暖,大手穿透在她宽松的睡衣里,轻轻揉抚着她光洁而柔滑的后背,缓缓低下头,轻轻吻住了她……

……第三节情动?我们就这样相爱…………

直到两个人齐齐跌落在沙发里,他才松开了吻着她的唇,看着她轻声说道:“我先去洗澡。”

“恩。”许诺脸红红的点了点头,用力的屏住呼息,企图让他忽略掉她因呼息而起伏在他掌心的柔软。

说好去洗澡的顾子夕,却半伏着身体,久久的不动,深邃的眸子只是沉沉的看着她。

“顾子夕,我们……”许诺深深吸了一口气,沉沉的盯着他,张开嘴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

“什么都别说,我都知道。”顾子夕慢慢从她的衣服里抽回大手,帮她拉好衣服,低头在她的唇间轻啄了一下,这才起身拿了衣服去洗漱间。

…………

许诺扶着沙发背坐起来,用手捧着发烫的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一会儿之后,才感觉到身体和脸上的温度降下来。

刚才,大概是他们相恋以来最亲密的一次了吧。

就在刚才,当他的大手轻握住她的柔软时,她曾经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顾子夕,我们在一起吧。”这话,就要说出口。

她想,就在一起了吧,让他发现她的所有,然后给她一个爽快的结果:分手或继续。

而不要再让她爱得如此的小心冀冀、患得患失。

可最后,她还是退缩了,毕竟,她还是贪心的呵;毕竟,她还是希望能拥有这段爱情,再久一些。

心里那道过不去的坎一再扼杀掉她往前再进一步的勇气。而在她越深爱、越想长久之后,却越害怕他知道她的过去。

她知道他的克制力很好,这样的克制力,或许得益于艾蜜儿的身体,让他在常年的婚姻生活中的压抑而来;也或许源于他是个重承诺的人,在没有许以她承诺之前,他便不会超越他们所约定的界限。

所以,她一直很放心的和他在一起,甚至同床共眠。

只是刚才,他也有些失控了——是因为十年之争胜利的喜悦?还是因为她在看到艾蜜儿后仍没有退缩的勇敢?

无论是她的冲动、还是他的失控,他们之间安全的界限,似乎在慢慢的模糊。这样的克制,或许当真是为难他了。

他们若真的走到那一步,离分开又会有多远?他若看到她肚子上那道疤,他又该会是如何的吃惊和失望?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身家百亿;她只是为生活挣扎的小白领,曾为钱卖身。而她却爱上了他,还希望这爱情能够拥有得更久一些。

子夕,如果你的灰姑娘,是个不贞洁、爱撒谎的灰姑娘,你还会要吗?你会受伤吗?你会以为我的爱情只是欺骗吗?

…………

许诺安静的坐着,许久之后,当身上的热度慢慢的褪去,才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将打包好的两个纸箱拿出去放在门口,然后回到餐厅,从柜子里找出红酒,拿了两个酒杯,去到阳光花房里。

将酒和杯子在花房的小桌上放好,轻瞥了一眼脚下那一圈开得火红烂然的指甲花,心里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安静的坐在竹椅上等顾子夕过来。

“在想什么?”顾子夕在她身边坐下,看着眼神有些忧郁的她,柔声问道。

“在想,今天应该好好儿给你庆祝一下。却也只能借花献佛,用你的酒,陪你喝两杯。”许诺将目光从遥远的星空收回来,看着顾子夕轻轻的说道。

“你陪在身边,就是最好的庆祝。”顾子夕看着她温润而笑。

“好。”许诺点了点头,拿起酒瓶,给各自的酒杯倒上酒后,递给了他一杯:“顾子夕,祝你如愿以偿、入主顾氏。”

“谢谢。”顾子夕举杯与她轻碰,两人相视一笑,仰头一口饮尽。

许诺拿起酒瓶,重新满上,朝着他再次举杯:“顾子夕,预祝你,将顾氏越做越大、越做越好,成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

“恩?”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她轻笑着说道:“都是官话,我不爱听。”

许诺举着酒杯,想了想又说道:“祝我们的爱情比想象的更长久。”

“好。”顾子夕举杯与她轻碰,两人再次一饮而尽。

“顾子夕,祝你快些走出困境,以后的生活快快乐乐。”许诺再举杯,却被顾子夕拦了下来。

“怎么啦?”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低声问道。

“顾子夕,说好的庆祝的呢?都是我一个人在说话,我都快没话说了。”许诺也不争执,放下酒杯,看着他撒娇着说道。

“好了,陪我安静的坐会儿。”顾子夕将她手中的酒杯拿了下来,连同酒瓶一起放到桌子下面,伸手将她的头揽在自己的肩上,轻声说道:“许诺,人在特别开心的时候,有心爱的人在身边,就会特别的满足。”

“好呵,我陪着你。”许诺仰头,眯着眼看着他,暖暖的笑了——就这样陪着他,不要让那些还没来到的猜想,破坏了他们的现在。

…………

“顾东林这辈子,都嫉妒我爸,所以凡是我爸的东西他都要抢——公司、声誉、女人。”

“可惜,他的能力和他的野心不成正比,也注定了他只能活在我爸的阴影之下。就算最后娶到了郑仪群,那又如何,郑仪群的心里,我爸永远排在第一位;就算多少也爱着他,却永远只能排在第二。”

“他这次拿了几十亿,他认为,在顾氏,他儿子老婆还有股份,股氏不好,他手上有钱;顾氏好了,顾氏的钱也得分给他,他怎么都是赚。”

“不是我瞧不起他,他这种人,就算给他几百亿,他也做不出什么象样子的事来。只不过,这次倒要看郑仪群帮不帮他了。”

顾子夕把玩着许诺的手,慢慢的讲着他的过去、讲着家族的恩怨、讲着他心里的恨与怨,这时的他,不是商场上那个奸诈狡猾的顾子夕;不是职场上那个魅力迫人的顾子夕;不是爱情里那个霸道而温柔的顾子夕。

这时的他,只是一个被家族恩怨折磨了多年的男人、是一个有爱、有恨、有怨的普通人、是一个会埋怨、会迷茫的成年男子。

“许诺,在郑仪群决定嫁给顾东林的那天起,我就发誓,我要让顾东林倾家荡产、颜面尽丧;我要顾东林跪在我爸的墓上,给他磕头道歉。”

“他以为,这就算完了?当然不,他这辈子还长,我就陪他慢慢的玩儿。”顾子夕阴沉的说道。

“子夕,仇恨不能让人快乐。”许诺伸手轻抚着他的脸,柔声说道。

“我刚才的样子是不是很凶,你怕不怕?”顾子夕回头看她。

“怕。”许诺坦诚的点了点头。

“傻丫头,人一辈子的恨是有限的,我都用来恨顾东林了,没办法再分出来给你了。”顾子夕转过脸,在她的唇上轻咬了一下,笑着说道。

“那你就爱我好了。”许诺微微笑了笑,眸光轻瞟向脚边的指甲花,声音有些轻灵的空洞。

“当然。”顾子夕笑了笑,大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揉抚着,沉沉的看着她半晌,低声说道:“许诺,再给我一些时间,让我理直气状的要你。”

许诺的身体微微一震,瞬即又平静下来,暖暖的笑着:“哪儿有这样说话的,好象我多想让你要我一样。”

“不是吗?”顾子夕咬着她的唇低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刚才?什么刚才?谁想说什么了。”许诺大羞——这个男人,说他都知道,原来,竟是真的都知道。

天啦,有经验的男人都是这样吗?

“刚才,就是这个时候……”顾子夕轻笑,大早轻易的探进她的衬衣,轻握住她酒后温热的柔软,轻轻的低叹着:“是不是想说,我们在一起?”

“没有。”许诺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还不承认?”顾子夕的手,慢慢的加重力度,看着她的眸子,慢慢的变得黝深而沉暗起来。

“喂,你说要我给你时间的——”许诺轻喘着,身体微微的扭动起来……

“哐当”

“哗啦……”

脚下花盆碎裂的声音,让两人瞬时冷静下来——双双回头,只见那开得泼泼洒洒的花,被踢翻在地,还有几片,正被许诺踩在脚下。

两人慢慢的回过头,看着彼此,良久,谁也没有出声。

…………

“不早了,休息吧。”良久,顾子夕帮她整理好衣服,站起来轻轻说道。

“对不起。”许诺也慢慢站了起来,直直的盯着他。

顾子夕只是转身,在那花盆前轻轻蹲下,慢慢的将花扶好后,眼睛盯着那片被许诺踩烂的花瓣良久,轻轻的叹了口气,将被踩烂的那几朵,轻轻的摘了下来。

许诺只是直直的站在那里,看着他温柔而缓慢的动作,想起艾蜜儿曾经说过的话,心里不禁一阵微凉。

给他时间,是因为这些花儿的主人吧。

“进去吧。”顾子夕终是没有再去管那碎了一地的磁片,拍了拍手站起来,揽着许诺的腰,轻轻往房间里走去。

许诺轻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我想我是喝多了些。”

“她是我第二个想给予婚姻的女人,我不知道这里头,爱情的成份有多少。只是,我对她有承诺,在找到她之前,我对她还有责任。”顾子夕抬头看她,缓缓的说道:“许诺,我很抱歉,口口声声说爱你,却连承诺也给不了你。”

“没关系,你的承诺,我也要不起。”许诺低着头,说话的声音,如微风吹过般的轻巧,让人听不真切。

“愿意给我时间吗?”顾子夕紧撰着她的腰不肯松手——他以为他会生气的,他害怕的却是她的转身离开。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许诺突然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他:“所以,你别逼我回答。”

“好,那你就不要回答吧。”顾子夕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她说道:“和梓诺一起睡,还是睡沙发?”

“沙发。”许诺轻声答道。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弯腰打横抱起她,大步走到沙发边,将她轻轻的放下,看着她柔声说道:“晚安。”

“晚安。”许诺拉上被子,看着他的眸光一片潋滟。

“一个人在客厅怕不怕?”顾子夕低声问他。

“顾子夕,我在嫉妒。”许诺突然说道。

“我知道,但我还没有办法让你不嫉妒。”顾子夕轻叹了口气。

“可是,我还是爱你,怎么办?”许诺直直的看着他——他的眸子由黯淡到不信、再到明亮、再到喜悦。

“你说,我该怎么办?”许诺坐在被子里,朝他张开了双臂。

顾子夕同样的张开双臂紧紧的拥住她,将下巴搁在她的脖子上,柔声说道:“那就好好儿的爱我,我会尽快找到她,然后,给你、给她,一个关于未来的答案。”

“不要。”许诺摇了摇头。

“恩?”顾子夕抬头看她。

“如果你找到她,就不要我了怎么办?”许诺看着他认真的说道:“所以,在你都不能分清楚爱谁更多一些的时候,你就不要找到她,你就让我以为你更爱我吧。”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久久的说不出话来——这个嫉妒着那个未知女孩的许诺、这个要求他在不能决定的时候只有她的许诺,还是那个想逃的许诺吗?还是那个不敢爱的许诺吗?

“想笑你就笑吧,谁让我今天刚刚下定决心,要爱到不能再为止呢?谁让我今天才做了决定,要爱到我们的差距把我们分开为止呢?刚刚决定勇敢的爱下去,就被你给抛弃掉,我不能原谅自己。”许诺张开嘴,在他的唇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狠狠的说道:“我允许你在找到她后离开我,但不允许你除了她还有别的女人。”

“许诺,你这个傻瓜。”顾子夕低下头,近乎疯狂的吻住了她——他爱的女孩啊,一旦决定,就会这么的勇敢。

“许诺,如果有男人敢笑你、敢拒绝你,那个男人,一定是天字第一号的大笨蛋、大傻瓜。”顾子夕低语着、狂吻着,大手用力的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恨不得将她揉碎了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喂,你弄疼我了。”许诺闭上眼睛,轻叹一声——决定爱了,便没有退路。她不敢深入、他不能深入,只希望,让分手的那一天,来得晚一些吧;只希望,他们这样的相爱,能够更长一些吧。

许诺紧搂着他的腰,回应着他的吻,还有,他力度大得惊人的揉抚……

…………

“你放心,就算把我自己憋死了,也不会在你同意前要你。”激烈过后,他仍保留了最后的分寸,看着她有些惊吓的脸,安慰着说道。

“你也给我些时间,终有一天,我会把自己完全交给你的。”许诺将头靠在他的脖子里,低声说道:“或许在你找到她的时候、或许在我找到‘他’的时候。”

“恩?”顾子夕似乎听出了她话里的语病。

“如果你有一天,特别特别的想找到她,我会帮你啊。”许诺笑着将话岔了开去:“好了啦,这都几点了,明天还要去拍广告呢,以后再不来你这边了,老被你闹腾得睡眠不足。”

“睡吧。”顾子夕伸手拿过摇控器,关了客厅的灯后窗帘后,搂着她一起窝在沙发里。

她的话,他怎会没听出来是什么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都慢些找到那个她(他)吧,在承诺与爱情之间,他的天平已经慢慢的倾斜。

…………

清晨,阳光透过窗帘满满的打在房间的每个角落,让人只觉得燥热得有些难受。

“顾子夕,起来了,好热。”许诺推了推压在她身上沉重的身躯,只觉得一阵腰酸背痛——这沙发虽然也不小,可太过柔软,她一个人睡的时候没觉得,被他一压,整个人就都陷到里面去了。

加上他太过沉重,导致她根本就无法翻身和伸展,一整晚保持着一个被压的姿式,她想任何人早上起来都会难受的。

“我先去洗个澡,你一会儿再起来。”顾子夕在她耳边低低的说了一句什么,让她羞得满脸通红的同时,被他压着的身体一动也不敢动。

顾子夕的脸上也有些微微的尴尬,在掀开薄被后,快速的回到房间,拿了衣服便去了洗漱间。

直到他关上洗漱间的门,许诺才慢慢的坐了起来,拉着被子将头钻进里面,看着腹部那一片濡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

慌乱的早上,快速的冲了澡,刚换好衣服,张姨便过来了。

“子夕少爷、许诺,你们都起来了。”张姨看着他们,笑着打着招呼。

“张姨来了。”许诺的脸不由自主的又红了,快速的跑到沙发边上,状做无意的将被子卷了起来,小心的检查了一下:还好,沙发上还是干净的。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要被张姨看到什么,那才是丢人丢到家了。

“等一下,早餐马上就好了。”张姨笑着去了厨房,手脚利落的开始做早餐。

许诺叫顾梓诺起床,帮他收拾好后,也没吃早餐,便匆匆的拿了包离开:“顾子夕,我赶去广告公司拍片子,先走了。”

“还早呢?”顾子夕一把拉住她。

“快放手,我吃不下去。”许诺低声吼了一句。

“那好吧,路上小心,到公司我给你电话。”顾子夕看她一早上都没自在过,不由得沉声低笑。

“还好意思笑,恶心。”许诺瞪了他一眼,一把甩开他的手,匆匆的推门而去。

看着她慌张的背影,顾子夕的思绪一片纷乱——许诺,我想,我还是要快些找到她。因为,我想和你有未来。

…………

“唉呀,这花儿怎么被打烂了?”

“唉哟,太太,你怎么也在?”

张姨一下子觉得自己都要零乱了——太太和许小姐和先生在一间屋子里过了一夜?

先生最宝贝的指甲花被打烂在地上。

这、这、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

虚弱的艾蜜儿也看到了那几盆被打烂的指甲花,心里不禁一阵心慌。

顾子夕回头,看着阳光泼泼洒洒的打在那些碎片和花瓣上,对她的想念,似乎已经渐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