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2恋爱的样子

公告区 . Chapter132 恋爱的样子

两天时间,‘依恋’公司的广告片拍摄完毕。莫里安将样片送到‘依恋’公司后,他们的总经理厉宪生、还有市场总监都表示满意。

虽然对于用的不知名的广告模特儿,在心里仍对自己那大笔的代言费有些嘀估,但事情到这一步,也只能如此了。

对方拿了你的把柄来威胁你,同时还愿意补偿损失,这一打一摸之间,他们便失了谈判的余地。

“DM单和平面的设计稿全在这个光盘里,贵公司自行制作,相关费用顾总会在这两天打过来。”莫里安将设计光盘交到厉宪生的手里。

“莫总辛苦了。这件案子完了之后,还请莫总和顾总,能将那些材料销毁了。”厉宪生接过光盘,看着莫里安说道。

“材料不在我这里,案子了结后,厉总亲自找顾总聊比较好。”莫里安轻挑眉梢,淡淡一笑,站起来与厉宪生握了手后,便转身离去。

倒不是他不肯答应,而是在‘怡宝’的推广没出来之前,所有的事情都还可能有变数,不用这一招将着这个老狐狸,他和顾子夕都不会安心。

而且,他只是个职业人,这件事解决完后,便与‘依恋’再无任何牵连;而顾子夕是个商人,日化与化妆行业,在大类上,也算同属一个行业,他是否会利用这些资料,来达到什么商业目的,也是他无法猜测的。所以,商业上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谈好了。

…………

“OK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在‘怡宝’推广案全面出来以前,你不要再和那边的人有任何的联络。”莫里安对在楼下等他的许诺说道。

“恩,我知道。”许诺点了点头,看着莫里安说道:“莫里安,这次我是真的要去顾氏了。”

“去吧,哪里打工不是打,哪家老板给你工资高就去哪里,你自己好好儿努力,别让人有嫌话说,也别给我这个师傅丢脸就行了。”莫里安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的说道。

“那是自然。”许诺点了点头:“只不过,卓雅和顾氏,同属日化最好的品牌,卓雅是国际品牌在国内最顶级的代表;顾氏是国内顶级品牌走向国际的代表;未来的竟争不可避免。”

“大竟争在于市场策略和营运模式,策划和推广不过是链条中的一个环节,所以是影响不了大局的。”莫里安与她一起边往停车场走边说道:“如果没有成功的推广策略,再好的策划案,也产生不了得当的价值回报。但这并不影响好的策划案成为经典。”

“所以,若在未来的日化界,流传的经典都出自你我之手,我们都该乐见其成了。”

许诺想了想,侧头看着莫里安,笑着说道:“还是你说的那句:不忘初心。专心做案子。”

“在这点上,你比我有优势,毕竟你的工作只需要做策划。而我,还必须考虑盈利。”莫里安点头:“所以,你赢的机率比较大。”

“我要是赢了,你得请我客。”许诺笑着说道。

“错了吧,你赢了应该请我,算是谢师宴。”看着她明媚的笑脸,莫里安只觉眼前一片明亮,连这夏末秋初的灼人阳光,也变得不那么刺眼了。

从最初的伸手拉着她走出泥潭、到后来的并肩共同作战、再到现在的各自为阵,他们之间却是越来越默契。

有时候他甚至想:如果没有遇到顾子夕,在时间过后,她应该会爱上自己的——因为,他们在一起,是如此的自然而快乐。

有时候她也在想:如果不是莫里安太好、如果不是她太珍视他们之间的这段感情,她真的会选择和他在一起的——因为,和他在一起,虽然没有与顾子夕在一起时的砰然心动、甜蜜心跳,却是最平静、喜悦与安心的。

是她和姐姐都认可的,最好的结婚对象。

只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所以,他们便也算是在对的时间遇上彼此,却又在对的时间彼此错过。

…………

两人并肩大步往前走去,阳光满满的洒在他们的脸上、身上,她的笑脸、他的温润,让这冰冷的城市,也多了几许暖意。

……第二节许言?旅行结婚的准备…………

“和莫里安去过‘依恋’了,事情已经处理完。”在与莫里安分开后,许诺便主动给顾子夕打去了电话。

“现在来公司吗?”电话那端,顾子夕低声问道。

“今天休息一天,明天正式到职,如何?”许诺笑着说道,手里的方向盘,正打向回许言住处的方向。

“没让你上班呢,到我这里不算休息?”顾子夕轻笑。

“哦,也是。”许诺失笑,随即说道:“我今天回家,好几天没去看许言了。”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许诺,和蜜儿的离婚手续,原计划是这周去办的,因为她的身体,所以会推迟到下周。”

“恩,我知道了。”说到离婚的事,许诺的语气便变得小心起来——在对他的感情中,她仍小心的克制着自己嫉妒的情绪。

不是她爱得大度、或者生性乖巧,而是她的自尊不允许——现在,她并没有撒泼的资本。

失了风度不要紧,失了自尊,她便什么也不是了。

“我还在开会,你先回去,下班我去许言那边接你,晚上一起吃饭。”顾子夕低声说道。

“要不要我帮你去接顾梓诺?”许诺问道。

“方便的话最好。”顾子夕点了点头。

“好,到时候给你电话,你先忙吧,我这边有警察过来了,先挂了。”许诺说着便挂了电话。

…………

“你那本‘樱花里的小鹿’签出去了?”许诺端着许言为她特制的甜品,看着许言在书桌前忙碌。

“我今年的运气好象不错呢,签出去两本了。”许言抬头看着她:“这本的版权有20万。”

“真的!”许诺大叫:“许言,你太牛了。”

“加上上一本的,还有你的工资,我们今年的收入也过50万了。”许言也笑了起来:“不过只是碰运气罢了,出版社的编辑说,我这种不知名的画匠,能卖20万算很高了,如果后期销售不好,下一本很难再有这个价格。”

“从3万到20万,说明你的行情很OK的,我对你有信心。”许诺开心的笑着,又有些担心的看着她:“那你不是要花很多时间来修稿?”

“恩,答应了出版社,两个月修完全稿。”许言点了点头。

“你们的婚礼?”许诺咬着勺子看着她。

“旅行。”许言点了点头:“季风请了婚假,我们准备去日本那边,漫画里的一些细节,光看资料是不够的,我想去现场找找感觉。花一周的时间把整个故事思路做个调整,回来再修画面。”

“你行不行啊?坐飞机吗?”许诺不放心的看着她。

“喂,我老公是医生!”许言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笑得一片烂然而妩媚。

“那倒是。”许诺点了点头:“准备什么时候走?他爸妈的态度怎么样了?”

“月底走,之前会请医院的同事一起坐坐。这是他师傅提出来的,毕竟在这个圈子呆着,有些人情事故还是要讲的。”许言拉开抽屉,将写好的贴子拿出来给她看:“我设计的。”

“有创意。”许诺接过贴子,不由得眼前一亮——中国红的底色,双喜水纹印纸,新朗和新娘是许言手绘的漫画,漫画中的她,虽然少了些气韵,却多了份喜庆,夫妻俩儿相视而笑的模样,喜气十足。

“他爸妈参加吗?”许诺慢慢摩挲着喜贴,看着许言问道。

“我们通知了,参不参加,我们不勉强。”许言扬眉而笑,淡然而笃定。

“好。”许诺放心的笑了——许言到底还是比她智慧,该放下时,便全然的放下。

曾经生活的挣扎让她知道幸福来之不易;现在季风的呵护,让她自信的捍卫自己的生活。生活是自己的事情,别人的喜不喜欢、开不开心,与自己何干?

即便他们是父母,而他们终将因自己儿子的幸福而开心——委屈孩子,是天下父母都不愿见着的吧。

“衣服、酒席、礼品,有需要我准备的吗?”许诺安心的吃着甜品,问话的语气,再没了之前如母亲似的焦灼,只有身为妹妹的喜悦与关心——在分开的这段日子里,她们都慢慢适应了各自独立的生活,心里的依赖,渐渐被身边那个男人所取代。

或许有些失落,更多的却是喜悦、安心。

“你只需要把自己打扮好了,来参加婚礼就成。”许言笑着说道:“当然,如果能带上一个男伴,你姐姐我会非常高兴的。”

许诺笑着说道:“你妹妹我,要找个把男人参加姐姐的婚礼,那还是不成问题的,你说,想要什么样儿的,我好去点将。”

“胡闹。”许言瞪了她一眼,认真的问道:“你和顾子夕怎么样了?‘怡宝’辞职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他儿子和我关系不错,他和老婆正在办离婚手续,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未来有结婚的可能。”许诺放下空碗,看着许言说道:“应该说,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如果他始终不会发现我做过那件事的话。”

“许诺,和他有可能吗?”许言轻声问道。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许诺敛下眸子,轻声说道:“你说妓女都能从良,我就没机会上岸了吗?”

“不知道。”许言沉默。

“好了,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这世上男男女女,分手的理由多了去了,也不多这一条。你开开心心的做你的新娘,我开开心心的谈我的恋爱。OK。”许诺见许言的眸子黯淡了下来,豪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恩,工作是怎么回事?”许言掩下心里的担心,问起她工作的事。

“决定去顾氏了,他希望我能尽量多的呆在他的身边。”许诺状做无所谓的说着,将商业间谍和顾子夕因此损失50万的事隐瞒了下来。

“也好,或许以后真的会有机会呢。”许言点了点头:“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很多事情都是自然发生的,你自己要注意。”

“呀,这都经验丰富了哈。”许诺看着她笑了起来。

“和你说正经的,别没大没小的开玩笑。”许言的脸微微一红,拍着许诺的手温柔说道:“顾子夕虽然在商业上的名声不太好。作为男人来说,虽然比莫里安是差点儿,也算是不错了。我觉得你应该再努力一把。”

“你这是自己出嫁了,巴不得把我也嫁出去。”许诺笑着说道,看着许言认真的样子,便也收起了笑脸,认真的说道:“我会努力的,或许,我和他还是有机会的。”

“恩,我们一起努力。”许言点了点头,握拳往她的肩窝重重的锤去:“加油加油。”

“加油加油。”许诺也朝着她轻轻锤了一拳,姐妹俩儿相视而笑。

努力着、挣扎着、担心着、沉重着,到此刻,她们觉得,未来,也可以是阳光灿烂的。

“许诺,我们会幸福的。”许言转眸看向窗外明媚的阳光,一派淡然出尘雅静。

“是,我们会幸福的。”许诺微眯着眼睛看着姐姐,对她病情的担心、不安,在她的淡然里,慢慢的变得安心与沉静。

……第三节许诺?正式进入顾氏…………

第二天,顾氏。

“除了谢秘书和洛简,其它人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吧?”许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你的意思是?”顾子夕轻挑了下眉梢,若有所思的侧头看她。

“那就不要让其它人知道,我不想人家说我凭关系进来、也不想别人带着有色眼镜看我。”许诺认真而没有回旋余地的说道:“再说,你的离婚手续还没办下来。无论你们夫妻关系是怎么回事,法律上、道德是,我都是个不光彩的色色。”

“好。”顾子夕的眸子微微一沉,沉着应道——他从来只问心安,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可她是个女孩子,她不能。

“就这么说好了。”许诺笑着看着他:“别这么沉重的样子,最后那一条,不过是压着你同意而已。我若在乎,我们俩儿的关系也走不到今天。”

说着解开完全带,起身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我昨天还和许言商量,得下点儿功夫把你给套牢了,你可要小心哦。”

“那我就等着你套牢的招数了。”顾子夕眸光微散,按着她的脑袋,狠狠吻了她了下,这才松开。

“好呀,等着接招吧。”许诺笑着拉开车门下来,临走又回头看他:“脸上、唇上有唇膏。”

“恩。”顾子夕暖然而笑,看着她轻快的步伐离开后,这才拉下遮阳的前挡镜,抽出纸巾将脸上、唇上的口红给擦掉。

看着纸巾上淡淡的红色,不由得埋怨着说道:“想勾引我,也得把这东西先擦掉才成啊,难不成每次让我吃唇膏?”

…………

“你好,我叫许诺,市场部新同事,今天过来报道。”

“许小姐请直接到谢总监办公室办手续。”

“好的,谢谢。”

许诺微微诧异,跟在人事助理的后面去了谢宝仪的新办公室。

…………

“你最终还是来了。”谢宝仪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淡淡的。

“我们谁都无法预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你所竭力追求的,或许在下一秒就会放弃;你所竭力逃避的,或许在下一秒,就会成为你努力追求的。”许诺看着她轻声说道:“这世上,大概没有一件事、一种东西,会让人坚持着永远不变。”

“是吗?”谢宝仪对她的话有些诧异——年轻不大,这话却说得颇有禅意。

“你或许不信,因为你已经为一个人、一件事,坚持了很多年。”许诺淡淡笑道:“但是,终有一天,你会改变、你会放弃。”

“你在暗示我应该放弃吗?”谢宝仪不由得挑眉轻笑。

“你的决定,还不能影响到我和他的感情,虽然我希望你能放弃。我的意思是,你的心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岁月会让你勇敢,不管是放弃还是坚持,都需要这种勇敢。”许诺轻轻摇了摇头,将手中的入职表交给她:“给我办手续吧。”

谢宝仪刚接过她的入职登记表,便接到洛简的电话:“大总监,手续能简化些吗?我部门开会,等着介绍许大小姐呢。”

“马上就好,我会一起过来。”谢宝仪沉声应着,挂了电话看着许诺说道:“你的新领导很期待你的加入。”

“因为他知道我的价值在哪里。”许诺自信的说道。

“你这份自信,让我羡慕起你的年轻来。”谢宝仪说着,边快速浏览了一下她的入职表,然后在系统里发布了入职通告。

“你这么说,似乎不太符合你的职位。做为一个人力部门的总监,你应该看到你员工的真正价值。我的骄傲源于我的能力;而年轻,只是让我敢于将这份骄傲表达出来。”许诺看着谢宝仪,笑着说道。

谢宝仪手中的动作下意识的停了一下,略作思索后,快速的完成了电子手续后,站起来向许诺伸出右手:“欢迎加入顾氏,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许诺也站了起来,伸出手轻轻握住她的——两人的脸上都挂着浅浅的笑意,对视的眸子里,隐隐的较量不言自明。

…………

“许诺,前卓雅公司策划主任,首创漫画式广告,被写进创新推广案列;独立策划拍摄卓丝广告片,让我们的‘妆成’比预期多花了15%的费用,才拿下Y视标王;创新的体验式卖场推广,在卓丝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再创推广奇迹。”

“所以,为了邀请许诺加入顾氏,顾总在公司变动这么大的情况下,仍亲自与许小姐反复沟通,直到最近才达成共识。”

“所以,顾总和我都非常期待许诺的加入,能给我们这个创作团队带来惊喜、为公司的推广带来。”

洛简在介绍了许诺的业绩后,将她经手微划的案子,通过PPT播放了出来。

“许诺,欢迎你。”PPT播放完后,洛简有力的伸出了右手。

“谢谢洛总。”许诺伸手与他重重一握,转身看着团队里的其它成员,微笑着说道:“其实大家对我并不陌生。鉴于我和顾氏的渊源太深,洛总又做了这么详细的介绍,我就不再自我介绍了,咱们从对手变战友,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许诺,你来咱们顾氏了,那个莫里安不是要哭死啊。”一个同事开着玩笑。

“哭死倒不至于,难过好一阵是肯定的,好歹我也是左膀右臂麻。”许诺笑着说道。

几句玩笑,几句叙旧,这些生性开朗的市场人,一下子便熟络了起来。因为两家公司长久以来的竞争关系,她和这些新同事之间的故事,也算是由来已久了。

谢宝仪轻哼了一声,对洛简打了招呼后,便离开了市场部办公室。

…………

“欢迎你。”部门介绍会完后,洛简带许诺去到他的办公室。

“谢谢,刚才的介绍很充分,有些让我惊讶。”许诺笑着说道。

“你是老板的女人,这马屁不拍白不拍。”洛简笑着说道。

“你这话,让我对你的印象,一下了跌了10个百分点。”许诺对他的玩笑不以为意,却也认真的表达着自己的态度:“我和子夕的关系,公司除了你和谢秘书外,其它人都不知道。若不是经我们两个的传递,我不希望还有第三个人知道。”

“这算是警告?”洛简挑眉看着她。

“若算是警告,应该由顾子夕来说。我是下属、我还是女人,所以,我是希望。”许诺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却让人对她的态度,不得不重新审视——她的态度很清楚:在这间办公室,她便是他的女下属,绝不会以老板女人的姿态压人。

但若他做不到,顾子夕的警告,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话低调却强势,让洛简不由得暗自点头——如他所了解的,一个骄傲却聪明的女人。

“洛总监还有其它事情交待吗?如果没有,我先去熟悉一下手头的工作。我希望,我的工作不会让你失望。”许诺站起来,看着洛简说道。

“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因为你不想让他失望。”洛简笑着说道,从办公桌里抽出一本厚厚的书递给许诺:“这是顾氏历年的推广案例,你花今天一天时间先熟悉和了解。关于今年的推广策略和手上正在进行的案子,我整理一下发给你。”

“这些都是公司的机密,其重要性和保密性,你就不用我再强调了。”洛简站起来看着她:“若有泄露,找你麻烦的,可就不只是我了。”

“我知道了,我先回办公室了,有问题我再问你。”许诺点了点头,抱着那本比史记还要厚重的旧册子,转身离开了洛简的办公室。

…………

谢宝仪给她安排的是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就在洛简办公室的隔壁。在她与洛简办公室的外面,紧贴办公室玻璃墙壁的是一张极大的椭圆形大理石绘图桌,策划团队的成员,便围桌而坐,既便于随时交流,又便于临时招开的讨论会,很是方便。

“许经理好。”

“许经理好。”

经过这张容纳了9个人的超大办公桌时,大部分同事都友好的打着招呼,至于那小部分,她倒也是不介意——在做对手的时候,已经是针锋相对了。

而且,她在卓雅不过是个策划主管,下属只有一个内务助理;过来却直接做了策划经理,将带领一个9个人的策划团队,有人不服气,那也是很正常的。

许诺微笑着与大家打了招呼,从容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

回到办公室还没坐定,前台助理便送来一大束香槟玫瑰:“许经理,是男朋友吧,真是贴心,上班第一天呢。”

“谢谢。”许诺起身接过花儿,扫视了一下办公室,便直接放到了临街的大理石窗台上。

“你好,市场部许诺。”刚回到桌前,内线电话便响了起来。

“欢迎加入顾氏。”电话里,是顾子夕淳和温润的声音。

“谢谢。”许诺轻瞥了一眼窗台上的花儿,在阳光下,花儿上的露珠折射出纤细而璀璨的光,一如她此刻的心情——充满着爱情的色彩。

“到我办公室来,我这里有个花瓶。”顾子夕轻声说道。

“喂,你别影响我的工作情绪好不好!”许诺无奈的笑着。

“这么容易被影响吗?”顾子夕低低的笑了起来,随即说道:“那你忙吧,我还有个会。”说着便挂了电话。

许诺放下电话,大致打量了一下办公室,便翻开从洛简办公室抱回来的顾氏策划案例大集合,专心的看起来,旁边还放了个专门的笔记本,时不时的做些笔记。

…………

“许小姐,这花儿需要我帮你插上吗?”洛简带着些痞气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许诺抬着,便看见他抱着个大花瓶正往里走。

“我自己来吧。”许诺见他居然还将花瓶里装了水,不由得笑起来,站起来接过他怀里的花瓶放在桌上,看着他说道:“这怎么好意思,让洛大总监亲自送过来。”

“你也别不好意思,是大总裁亲自送到我办公室的,所以我再亲自送过来,倒真不算什么。”洛简看着她笑着说道:“感谢许大小姐,让我有了直接拍老板马屁的机会。”

“你就贫吧。”许诺从窗台上抱下花儿,拆了插在花瓶里,边对洛简说道:“那些个案例我不想再看了,现在的变化太快,往往过个半年,整个形式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历史这东西,在创新面前,价值不大。”说完,手里的花儿也刚刚插完,抽纸擦了擦手,将自己做的笔记递给洛简:“我看了近三年的,这是记录和分析,你看一下。”

“好,你一会儿收我的邮件。”洛简随手翻了一下她的记录,点头说道:“有些道理,但有些精神的东西、骨子里的气质,还是需要传承的。”

“所以,我还是希望你耐着性子把这本东西看完,除了分析、批判、找出亮点外,我希望你能找出顾氏推广核心的气质。”

“我们都不可能在一个企业做一辈子,但若能在我们的手上形成这种气质,并以各种形式传承下去,何尝不是一种成就。我正在做这件事,但还差那么一点点灵感。”洛简认真的说道。

“好,我继续看。”许诺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说道:“我觉得我的优势在创新和方案,历史的东西、传承的东西,于我来说太过厚重,其实我是很难把握的。所以,我尽力,但不一定能找到。”

“尽力就好,气质这东西,只可意会不能言传,所以,我们边往后找、边往前走。”洛简点了点头。

两人又聊了些策划概念方面的话题后,洛简才离开她的办公室。

…………

顾子夕办公室

“她适应还好吗?”顾子夕递了杯咖啡给洛简,轻声问道。

“是个做事的人,进入状态很快。”洛简赞许着说道。

“那就好,她是个情绪容易波动的人,你多留意些。”顾子夕点头说道。

“听你这意思,除了工作外,我以后还要关注许大小姐的心情喽。”洛简的笑容里带着些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最好能做到。”顾子夕轻啜了一口咖啡,低低的笑了。

“那我能要求加薪吗?这可是打两份工啊。”洛简看着他的眸子微闪,仍是贫嘴的说道。

“我正在考虑市场部和品牌部分开的计划,你若不愿意,我提前这个计划也无防。”顾子夕转身将办公桌上的一份品牌发展计划书递给洛简。

“还不是时候,她也不是那个合适的人。”洛简接过计划书,边说边翻开看:“什么时候让人弄了这个?”

“景阳在国外找人弄的,我看着觉得挺好。”顾子夕看着洛简说道:“所以,你还有第三个任务,就是将她培养成那个合适的人。”

“老大,你这完全是剥削。”洛简一阵哀号。

“今年的推广,砍下去的预算,再还回给你15%,够了吗?”顾子夕轻笑。

“有钱了?”这是洛简的第一反应——因为公司现在的资金状况,做为花钱的第二大户,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卖了一辆车,原来收集的雪茄、红酒,托人帮我处理了。没想到,还值些钱。”顾子夕淡淡的说道。

看着面容淡然的顾子夕,洛简一直说不出话来——以顾子夕这样的出生,就算父亲死后,被顾东林各样的整治,但在花钱这上头,却是从来没缺过的。

更甚于,因为被他这样的整治,他更多了花钱解压的嗜好——雪茄、红酒,都是他在烦闷的时候,花大价钱买的藏品。

而现在,企业倒是自己的了、也可以完全自己做主了,反而缺钱却缺到连生活品质都无法保障。

说出去,谁能相信,一个企业估值在百亿以上的老板,居然要靠卖掉自己的车子和藏品,来维持企业的运转。

“能换钱的东西都是好东西,所以在有钱的时候,多收藏些东西,还真是有道理。”顾子夕看着洛简,认真的说道:“我准备给许诺换辆大众,盘算了一下,旧车出新车近,中间损失也挺大的,也就作罢了。”

“要真给她换了,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我,你知道,她的嘴也挺毒的。”顾子夕摇了摇头,在提到许诺时,脸上一片笑意。

“是,我先下去了,这增加的预算用在哪里,我再好好想想。”洛简看着他若无其事的表情,心里涌起一阵酸涩。

“中午去员工食堂吃饭,帮我带上许诺。”顾子夕点了点头,对还没走出门的洛简说道。

“老大,我才送了花瓶,又约吃饭,你不怕公司传我和她的绯闻?”洛简转过身,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都不担心,你担心什么。”顾子夕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

洛简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这个总裁,因为年纪轻、因为在各部门都呆过,所以沟通起来,基本是无障碍的,也很少有上下级的距离。

这也洛简也更能理解他现在的不易,也有些诧异,他对与许诺这段感情的用心——看起来,他对她是认真的。

爱情这东西,真是奇妙,几个月前,还死对头一样,要置人家于死地,还要用美男计去勾引她,现在自己却陷了进去。

若是当初倪子睿的美男计成了呢?

现在他们之间会仍然对立着吗?

想到这里,洛简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若是艾蜜儿知道他的老公曾有这个计划,会不会怪自己没有执行到位?

呵呵,那个总裁夫人,对她这个魅力十足的老公也太放心了些,这么些年放在外面,从不过问。现在被总裁冷冻起来,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许诺,中午一起吃饭。”洛简站在许诺的办公室门口喊了一嗓子,在听到她的回应后,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第四节许诺?恋爱中女孩的样子…………

“不是我要约你,是我们的总裁大人。”中午,洛简与许诺,边往餐厅走边说道。

刚进餐厅大门,便看到顾子夕与谢宝仪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等着他们。

平时这些总监,吃饭的时间不是开会就是谈公事,所以午餐不是外卖就是餐厅,很少到员工餐厅来。而今天一来,就是好几个,还有大总裁,餐厅里就餐的员工们,不禁窍窍私语起来。

“托你的福,让我们都成了焦点。”洛简笑着说道。

“今天我第一天上班,你给我接风也是应该的,就选员工食堂,算是便宜你了。”许诺轻哼一声,快步往前走去,自然的坐在了顾子夕的身边。

“帮你点了这个套餐。”顾子夕将餐单推到她面前,用手指着一个套餐图片对她说道。

“可以啊。”许诺点了点头,看着洛简问道:“你呢?”

“我帮他点了。”谢宝仪淡淡说道。

“我们谢秘最是体贴周到了。”洛简笑着,对顾子夕说道:“我们去拿餐?虽然你是总裁,似乎也不适合让女士动手吧。”

“恩。”顾子夕笑着点了点头,起身与他一起往取餐处走去。

看见公司两大帅哥站起来去取餐,餐厅里不禁又一阵哗然——这一下,这四个人,不知道要怎么配对去传呢?

“顾总一年也难得来员工餐厅一次。”谢宝仪喝着茶,淡淡说道。

“体验一下员工生活,挺好的。”许诺笑着说道:“我敢保证,马上会传出你和他的绯闻。”

刻板的谢宝仪脸不由得微微一红,恼怒的说道:“别仗着他护着你,你就胡说八道。”

“不信我们打赌,我赢了的话,你就放弃对他的感情;你赢了的话,我给你和他机会,我们俩儿争一争,如何?”许诺看着他,淡淡的说道。

“以为小孩子过家家呢,这种事也拿来赌,真不知道他什么眼光,怎么会看上你这种心智不成熟的女人。”谢宝仪的脸不由得更红了——她的暗恋从未说出口过,被她这么当众拆穿,还说什么公平竟争,她的心不由自主的慌乱了起来。

“开玩笑的,你别当真。”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许诺不由得菀尔轻笑:“不过,我说谢秘书,你到底要藏着这感情到什么时候呢?说实话,我这做女朋友的看着,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

“我会尽快给他找个秘书,我以后只负责行政人事。”谢宝仪看着她笑得狡黠的脸,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慌乱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你和谢秘书很聊得来?”顾子夕将许诺的套餐放在她的面前,绕到里面坐下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们——他以前就觉得她和谢秘书之间似乎有什么秘密。现在看来,更笃定了这个想法:她的眸子里闪动着狡黠,而谢宝仪的脸上却有着微微的慌张。

“谢秘书是个很好的工作伙伴,教我一些在公司为人做事的道理。”许诺轻挑眉梢,看着谢宝仪说道。

“哪里,到是许小姐在和我讲一些外企人力资源是怎么做的,给了我不少借鉴。”谢宝仪借接套餐的时候,将双眸敛了下来,眼底的情绪被藏了个结实。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有这种默契了,一唱一喝的。”顾子夕淡淡的道。

许诺从谢宝仪的脸上收回目光,低头看自己的餐盘,自然的说道:“洛总监教导我,要和老板身边的人处理好关系,才能减少工作阻力。”

“丫头,我没得罪你吧。有这么黑我的吗!”洛简不由得在桌下踢了她一脚。

“老大是用来出卖的,这都不懂啊。”许诺轻笑。

“得了,我怕了你了。”洛简端着餐盘站了起来:“宝仪,我们去哪边坐,省得被我们许大小姐给卖光了。”

“恩。”谢宝仪轻应了一声,端着餐盘站起来,与洛简一起走到了旁边一桌。

“这个洛简,是个人精。”许诺拿勺子戳着餐盘里的饭,低笑着说道。

“你呢?”顾子夕微笑着看着她:“刚才谢秘书看起来很尴尬的样子。”

“你对观察女人的表情很在行的吗?”许诺看着他皱了皱鼻子。

“我和她仅仅是工作关系,你别瞎想。”顾子夕对于她的顾左右而言它,就是不肯说实话,有些无奈。

“顾子夕,我现在这样是不是不可爱?”许诺轻声问道。

“谁说的?”顾子夕轻笑着说道:“特别可爱。我都没想到过,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许诺大小姐为我吃醋耍狠的一天。”

“别得意啊,我是很有风度的。”许诺嘀咕了一句,抬眼看着他轻声说道:“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成熟。”

“我允许你不成熟,也允许你吃醋,更允许你为吃醋做出你认为有风度的提醒。如何?对于我的态度,许大小姐可还满意?”顾子夕眯着眼睛,柔柔的看着她——这样的许诺,才是真正的二十三岁的许诺吧。

自然、纯粹、没有克制、没有压抑,一如每一个二十几岁的、爱情中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