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3中你的毒

Chapter133 中你的毒

午餐后,四个人一起回到办公室。却不知道办公室里的各种桃色猜测已经漫延至各个楼层。

“我猜顾总和大秘是一对,洛总监和那个新来的许诺是一对。”

“不对不对,我猜总裁和那个新来的许诺是一对,洛总监和谢秘是一对,你没看到洛总监和谢秘书单独走开了吗。”

“是啊是啊,你们没看到总裁看许诺的眼神,哇,好温柔啊;要是总裁能这样看我一眼,我立时死了也愿意啊!那可是顾总啊,我心目中的男神啊!”

“不对不对,你们看许诺,她一直低着头,我看心里是怕得不得了——以前的死对头啊,你们还记得,那个Y视的案子,她和我们是怎么死磕的。”

“所以,顾总的眼神不是温柔,而是得意加杀气,刷刷刷,让她连头都不敢抬。”

“就是就是,再说,总裁和夫人只是分居,还没离婚呢,最多也和谢秘书暧昧暧昧,怎么可能对那个小女生有意思呢。”

“难道是总裁利用她打掩护?”

“恩——,我看象。她一个新来的,以前还老和我们顾氏对着干,用她打掩护,谢秘书才不会吃醋麻!”

“有道理,总裁真是高啊,想到这么一招。这许诺也算倒霉,一来就遇上这事儿。怎么说,人家也是个才女呢。”

“和总裁扯上关系,就算你想,还没这个机会呢,人家呀,没准儿心里乐着呢,一来就攀上大总裁了。”

“来了来了,都快别说了。”

……

许诺与洛简一人拿着一个文件夹,边走边聊着,直到办公室门口,两人才停下来。而刚才还八卦热情高涨的职员们,都正襟危坐在位置上,一副投入工作的模样。

许诺和洛简交换了个眼神,也没将这些八卦放在心上——许诺觉得自己在经历过卓雅那样的流言之后,对于八卦的抗击力,没有十级也有八级了。

……

“既然是全面启动零售市场,光这几场零促活动,只能是引起关注,对于新品推广没有任何用处。”许诺看着洛简说道。

“你的心理很强大。”洛简看着他赞许着说道。

“因为我经历过比这个更可怕的流言,顾子夕告诉我:你就算被人骂了,站在对手的面前,也应该是骄傲的。何况,她们也没骂我呢。”许诺轻扯嘴角,淡淡的说道。

“他眼里的那个许诺,的确应该是骄傲的。”洛简笑着,将手里的文件夹递给她:

“预算的情况你刚才也看过了,在整体策略和大的方向不改变的情况下,很难再有调整。”洛简沉声应道。

“有没有可能,把媒体方面的压一压,先把零售启动起来?俗话说,终端为王,媒体轰炸再历害,没有终端的配合,基本是浪费弹药。”许诺微皱眉头说道。

“确实,我再压缩一下费用,看看能拨多少预算给你。你也看看,最满足现在需求、最省的方式,要怎么做,明天我们再沟通细节。”洛简点了点头,拿着文件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袁芳、秦雅顿、付思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在洛简回办公室后,许诺对坐在门口办公区的三个同事说道。

“好的。”两个女生一个男生,在许诺转身后,对视了一眼,便拿了文件夹和笔,一起起身去她的办公室。

“许经理。”袁芳首先打着招呼。

“你们先坐。”许诺示意他们在靠窗的方型会议桌前坐下,然后拿了文件夹走了过去。

“这是销售部王总给我的一个业绩分布表,三个区域的分布很不均衡,他希望本周能有改进方案,你们看呢?”许诺将文件夹打开,放在会议桌的中间,让他们都能看到。

“许经理,每个区的经济发展情况不一样,消费者的购买能力也不一样,同样的推广方式,放在不同的地区,效果肯定不会一样。销售部向来只管要业绩,不管客观因素的影响,我们要是被他们牵着鼻子走,就麻烦了。”付思亦皱着眉头说道——因为业绩最差的,是她这个区域。

“因为同样的推广方案,在不同的区域呈现出不同的效果,反之,如果我们要不同的区域有相同的效果,是不是应该拿出不同的方案呢?”许诺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如果一个区域一个推广方案,整个市场就五花八门起来,失去了推广的统一性,品牌形象也会受损。”付思亦轻抬起下巴,一脸轻讽的看着许诺。

而另外两个区的区经理,也都沉默着不说话——似乎,做好了看着她们斗法的准备。

许诺从桌子中间抽回文件夹,又仔细的看了一遍,淡淡说到:“我们是做推广策划的,我们的目标是,在本区、找到本产品最适合的推广方式,做出最适用的策划案。”

“至于品牌的统一性、促宣的一致性,是品牌部门、也就是洛总监要考虑的事情。所以,我的要求是,你们每个人拿出适合本区的推广方案,并做出销售预测,最后怎么用、能不能用,与你们无关。”

“如果不用,那不是做无用功吗!你觉得这样整人有意思吗!”付思亦敛下笑容,看着她冷冷的说道。

“第一,你的每一份功,公司都给你发薪水了,所以有用无用是公司用薪水来评判的;第二,我不是整人,但我觉得这样很有意思。”许诺抬眼看着她,脸上却是一片淡然而坚持的笑意:“还有第三,我在卓雅的工作习惯你们应该都了解,我喜欢一个人做案子,不惯团队合作,所以留不留你们,要看你们能改变我多少;”

“还有一点你们需要知道,我之所以愿意从卓雅过来,除了职位上的提升之外,在工作的空间上,顾总对我也有承诺。”

“所以,我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好好儿的配合。”许诺说着,抬腕看了看时间,边站起来边说到:“我希望在周三,能在桌面上看到三个区域的针对性推广策划案。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三个人中唯一的男性,28刚的秦雅顿第一个表了态,站起来向其它两个人打了个眼神色,三人一起离开了许诺的办公室。

许诺耸了耸肩,拿着文件夹回到办公桌后面,看着桌上花瓶里那束盛开的玫瑰花:“与你不期而遇的邂后,自此我只钟情你一个。”这句话,不期然的闪进脑子里,嘴角不自觉的轻扬起一股淡淡的笑意。

…………

“她的意思,是我们不配合就走人,反正她习惯一个人单干。”袁芳轻声说道。

“她的意思,她是老板亲自请来的,洛总监都可能管不了她。”秦雅顿点了点头。

“她以前也不过是个小策划,仗着莫里安撑腰,在公司傲得不行。才入行一年,就独立做新品年度推广策划案,在卓雅,她和莫里安的关系传得可难听呢。现在又跑到这里来祸害人了。”付思亦轻哼着,满脸的鄙夷与不服气。

“不管怎么样,她做出来的那些案子,也确实漂亮;而她现在是老板和总监身边的红人,我们明着对着干,肯定是没好处的。”秦雅顿沉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就老老实实的由着她掰?”付思亦岔岔的说道。

“不就是个区域推广案吗,多大点儿事呢,我们就对付着做吧,能交差就行,现在别和她对着干,再看段时间。看看她和老板、还有老洛究竟是什么关系。”秦雅顿微微笑了笑,看着两个一脸不乐意的搭挡说道。

“恩,那就这样说定了,周三早9点,我们一起将策划案交给她。”袁芳点了点头。

三个人又聊了几句后,便各自回到了坐位上。

…………

办公室里,许诺从王强那里要来了三个区的历史销售数据和客户资料,正做着一一对比和分析。

“洛简,我出去一趟,下班前能回来。”许诺给洛简打过内线电话。

“是否和上头的报告一声?”洛简轻笑着说道。

“要你管。”许诺的脸微微一红,当即挂了电话,拿了笔记本和车钥匙离开办公室后,给顾子夕发了信息:“我去卖场看看。”

“刚上班,不要太辛苦。”顾子夕迅速回过来信息。

“我心里有数。”许诺看着信息笑了笑,发动车子往卖场开去。

…………

三个区域的卖场,许诺其实已经相当的熟悉,在当初做卓丝推广案时,她几乎天天泡在卖场里。

现在只是过来看看,顾氏在撤柜之后,重新上柜后的情况。

这些工作,做区域策划的人,是必须过来了解的,而那三个区域策划主任,在接到工作任务后,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不知道他们是对自己的能力太过自信,认为坐在家里就能把策划案做好;还是只想敷衍了事。

不过,无论他们是什么想法,她原本也没指望她们拿出的案子能用——如她自己所说,她讨厌集体讨论的低效率,更喜欢独自做战的高效与利落。

加上顾氏现在的资金困境,洛简和她说,办公室刚刚调整完,市场部的办公坐位是按30个人的预算来做的,所以15个裁员名额,策划这边的9个人,至少要裁3个去。

所以,她让他们做案子,不过是想对她们的水平、个性做到心里有数,再做后期的打算。

从洛简给她的数据来看,顾氏市场部人员,也确实多了些。

卓雅是分品牌管理的市场策略,一年35个亿的生意,市场部门是15个人,目前在中国营运的是三个品牌,平均每个品牌5个人,平均1个人服务2。2亿的营业额。

顾氏是混品牌策划,一年大约50个亿的生意,市场部门有45人,目前运作成熟的品牌是6个,平均到每个品牌有个7。5个人,平均1个人服务1。1亿的营业额。

原则上,营业规模越大,人数占比就越小,所以以顾氏这样的营业额,这样的市场人员配比,显然是不合适的。

所以,虽然一进公司,就背上砍人的任务,让她觉得着实郁闷,却也并不意外,还好她在工作中,也从来不是好相处的个性,倒也不怕得罪人就是了。

许诺在三个区走了一圈,做好基础数据的记录,将每个卖场都现场拍照后,看看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六点。

“下班了吗?”许诺边往回开,边给顾子夕打电话。

“还没有,你回公司了吗?”顾子夕压低声音说道,听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应该是在开会。

“在回公司的路上,你还要多久?”许诺也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

“你要没别的事,就先回公寓吧,梓诺已经到家了。”顾子夕想了想说道。

“好,那我先过去吧。”许诺说着,便调转车头,往顾子夕公寓的方向开去。

……第二节爱情?他们都中了爱情的毒…………

顾氏会议室。

一直到九点,所有人还边吃着盒饭边开着会。

有的部门,在努力的压缩开支、压缩人员;也有的部门,还在努力争取更多的资源。在资金预算和人员预算方面,一直争执不下。

“顾总,是否明天再继续?”谢宝仪看着顾子夕有些烦燥的表情,低声问道。

“今天必须确定下来,然后开始正式推进工作。”顾子夕冷着脸沉声说道:“自由讨论20分钟,财务部和人力资源部把关。”

“好的。”谢宝仪点了点头,又回到坐位上,对财务经理说道:“财务先来吧,钱定了才能定人。”

“恩。”财务经理点了点头,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选择从争议最小的部门开始确认——在坐的都是总监,就他一个经理,要说服这些大爷,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顾子夕走到门外抽烟,正好接到许诺打过来的电话:

“还在开会呢?”许诺的声音淡淡的,有些随意、有些轻漫,就似一个等门的妻子,在问晚归的丈夫一样。

顾子夕只觉心里微微一暖,轻声应道:“恩,有些事情还没定下来,大约还有一个小时。”

“哦,那你忙吧,我就问一下。”许诺轻声说道。

“你在干什么?顾梓诺今天情况怎么样?”顾子夕自然的问道。

“他呀,他从你的书柜上拿了本书,正趴在地上翻呢,也不知道看进去些什么。”许诺的声音一阵不以为然的轻笑。

“他对商业还真是有些兴趣。”顾子夕听了不禁了笑了起来:“你在干什么?”

“在做数据,下午去卖场走了一圈,还是有些收获。”许诺笑着说道:“你说,你是不是该给我颁个最敬业员工奖?上班第一天,走了三个区所有的卖场,然后回到你的家里,一边帮你带儿子,一边加班做案子,你说我这样的员工,你可哪里去找。”

电话那边,顾子夕一阵沉默。

“喂,和你开玩笑呢,不会是在害怕我真的要你加工资吧。”许诺的声音微微停顿了一下,低笑着说道。

“许诺……”顾子夕突然低喊她。

“恩?”许诺声音也轻轻的。

“我喜欢你这样,会时时记得我,会在晚了的时候打电话问我。”顾子夕的声音,低低的,带着些夜色里魅惑的温柔。

“好了,不嫌我烦就成。”许诺不由得敛眸低笑,心却被他的声音捂得软软的。

“你要,一直在我身边;你要,总是这么烦着我;好不好?”顾子夕低声轻语。

许诺的心微微悸动,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道:“我会努力的。”

“我们两个,一起努力。”顾子夕明白她的意思。

“好了,进去开会吧,顾梓诺在催我了。”许诺的声音低低的。

“恩,吻你,再见。”顾子夕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情动。

…………

许诺握着电话,回味着顾子夕声音里的温软,只觉此刻,夜色一片静谧,而她的心,一片柔软。

“许诺,是我爹地的电话吗?”顾梓诺朝她喊道。

“恩,你看完书了?”许诺走进去,盘膝在地毯上坐下来,看着他问道。

“许诺,我爹地还在公司啊?我爹地好忙,他很辛苦。”顾梓诺合上手里的书,轻轻叹了口气。

“唉哟,我们的小正太,懂得心疼爹地了呢。”许诺伸手用力的揉了揉他的头,笑着说道。

“喂,你别把我当小孩子。”顾梓诺用力的撇开头去,看着她问道:“你去我爹地公司工作了吗?”

“是啊。”许诺点头应道。

“你能帮到我爹地的吧?”顾梓诺从地上爬起来,双眸闪亮的看着许诺。

“个人能力是有限的,估计帮不了多少呢。”许诺很诚实的说道。

“我小爷爷把所有的钱都弄走了,公司现在没有钱,我爹地的车、酒和雪茄都卖了。”顾梓诺叹了口气,忧虑的说道。

许诺微微一怔:她只知道顾氏现在很困难,却不知道已经困难到这个地步。

“你很担心你爹地吗?”许诺轻声问道。

“我们顾氏是很历害的,在股市上也很有钱,只要撑过去这段时间,就没问题了。”顾梓诺抬着头,忧虑的小脸上仍是一片骄傲:“我爹地也很历害,只要没有人乱搞,他一定能让公司继续赚很多钱。”

“当然。”许诺点了点头:“你爹地是很历害的,一定没问题的。”

“许诺,我幼儿园一个月要交好多钱,还有我周未学骑马、射击、高尔夫,也要好多钱,我不想学了,你帮我和我爹地说好不好?”顾梓诺看着许诺,小心冀冀的说道。

“我说顾梓诺,你那点儿学费省下来能干什么?是够发一个人的工资、还是够你爹地做一次广告来着?”许诺看着顾梓诺的小样儿,不禁笑了起来,心底却又一片心疼。

“我都没办法帮到我爹地。”顾梓诺耷拉下脑袋,忧郁的说道。

“有啊,你和平常一样快乐的上学,快乐的去学商务课程,你不受影响,你爹地就不会为你分心,就可以专心工作了。而且,记者就不会知道顾氏缺钱了。你想啊,如果你什么都不学,被记者知道了,乱七八糟的报道,会影响顾氏股价,对不对。”许诺伸手将他搂进怀里,低声安慰着她。

顾梓诺想了想,点了点头,然后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道:“我妈咪的别墅,一天都要花好几万块,好多人都围着她一个人转,其实都不用的。她有时候出去买衣服,买好多都挂在柜子里不穿。那些衣服要是拿去卖了,也可以卖好多钱的。”

“顾梓诺,你该睡觉了。”许诺在心里轻叹了口气,涉及到艾蜜儿的问题,她真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是他的妈妈,好不好也只有他有权利说。

在顾子夕有钱的时候,那样的生活他支付得起,而艾蜜儿也习惯了那样的生活,一时之间哪里改得过来呢。

再说,以顾子夕的个性,他现在的困境,也未必告诉了她,其实,要怪她奢侈和不知人间疾苦,也不过是顾子夕惯出来的而已。

“顾梓诺,大人的事情,有他们自己的解决办法,你好好儿学习就好。如果需要你的生活做出改变,我想,你爹地会告诉你的。”许诺牵着顾梓诺的手站起来,柔声说道:“好了,顾梓诺该睡觉了,等你睡了,我还要加会儿班呢。”

“我努力多做事,不让你爹地为在这边的工作上操心,好不好?”许诺的声音故作轻快的说道。

“好,谢谢许诺。”顾梓诺抬起头,给了许诺一个甜甜的笑容,看得许诺的心都化了。

…………

轻哼着歌儿,哄着顾梓诺睡着后,看着他熟睡的小脸,许诺只觉得心里一片柔软,心下对顾子夕和艾蜜儿不禁又生出几分满满的羡慕来——他们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啊,生出这么好的儿子来。

不知道自己那孩子,现在是什么样子吗?那家人家,会对他好吧?那个男人,他看到孩子会不会想到自己?

许诺靠在床边,嘴里的儿歌一直没有停——虽然顾梓诺已经睡着了,但她觉得,这歌儿是哼给自己孩子听的:就像,他就在身边一般;就像,他能听到自己哼着歌儿,哄他睡觉一般。

…………

顾子夕回来的时候,便看见许诺靠在顾梓诺的床头,手轻轻拍着梓诺的背,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轻轻哼着歌儿。

那笑容里的温柔,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真的象一个妈妈一样,眼里心里,全是自然的温柔。

“许诺。”顾子夕轻轻的走进来。

“恩?你回来了?”许诺这才发现他走进来,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一直拍动的手,不由得一阵失笑。

“很有妈妈的感觉了呢。”顾子夕走到她身边坐下来,伸手揽她在怀里,柔声说道。

“是吗,那不是要谢谢你给我实习的机会。”许诺的心头微微一震,瞬即轻松的笑着说道。

“你还要实习的机会?是谁说过以后不生的?”顾子夕笑着说道。

“不说这个话题了,省得又聊得不愉快。”许诺摇了摇头,看着顾子夕说道:“你可回来了,我今天得回去,有些工作的资料,明天得拿到公司。”

“看来还是顾梓诺比我幸福,有人哄着他睡,却没人陪着我睡。”顾子夕看着她无奈的说道。

“我没陪睡这个义务吧!”许诺的脸不禁大红——这个男人,说话真是难听。

“你没有,我有,我想陪你睡行不行?”顾子夕轻笑。

“好了好了,你们男人说话,都是三句不离这个的吗!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诺用力推了推他,着恼着说道。

“一天到晚想的是工作,回来就想轻松一下。”顾子夕搂着她往外走去,临出门帮顾梓诺把房门关上。

“公司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吗?顾梓诺很担心你。”许诺看着他略显疲惫的脸,轻声问道。

“最坏的时候都过去了,现在大家都拧着一股劲撑起来,撑过这一段,就好了。”顾子夕故作轻松的说道:“这小子就是喜欢多想,明天我和他聊聊。”

“他说,你的车、收藏的烟、酒,全卖了。”许诺定定的看着他。

顾子夕沉默半晌,看着她沉沉说道:“那些东西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卖了发挥点儿作用。”

“子夕……”许诺沉静的看着他。

“男人在事业上的事情,女人不要过问太多。”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在这种时候,你在我的身边,我的心就是安的。”

“那辆车,我也不怎么用得着,我以前上班,一直是不开车的。不如……”许诺看着他,犹豫着说道。

“车子出手就是亏,你先用着吧。等实在周转不过来再说。”顾子夕轻叹了口气,低头轻吻了她一下,柔声说道:“我送出去的东西,可从来没有收回来的习惯。”

“你以前是土豪,现在可不是。”许诺无奈的笑着。

“公司的事情,我自有办法。你别胡思乱想,安心呆在我身边就好。”顾子夕拍了拍她的脸,温柔说道。

“好吧。不过,我是真的相信你,这一关,是能挺过去的。”许诺仰着头看着他,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脸。

“当然。”顾子夕轻扬眉梢,脸上仍是独属于他那惯有的傲气与霸气。

“太晚了,明天再回去拿资料吧,今天就先住这边?”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对许诺说道。

“不了,三个片区的推广案,我已经有了大致的想法,明天要做出具体的方案来,要知道,销售耽误一天就是一天。若不是你,或许我还没有这种紧迫感,现在知道公司这么紧张,我突然觉得,工作一天不产生价值,就浪费公司的一天钱,心里会有犯罪感。”

许诺笑着说道:“你开了一天的会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恩,我送你下去。”顾子夕也不强留——她现在,已经足以让他心安。

昨晚以后,她在他面前的那种快乐、那种放松、那种依恋,还有偶尔娇嗔的醋意,让他知道:她对他的感情,过了试探、犹豫和患得患失的阶段。

现在的她,已经能将她自己的情绪交给他来处理——这样,很好;这样,他对她便安心了。

…………

“顾子夕、子夕……”许诺看着聊着聊着,便睡着了的顾子夕,不禁轻轻叹了口气。

他送她下来,说是聊聊再走,结果一聊就聊到了现在,从十点到十一点,似乎也没说什么、又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说着说着,他就睡着了——他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些。

“子夕,醒醒,上去休息吧。”许诺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我刚才睡着了吗?”顾子夕睁开眼睛,看着放大在自己眼前的她的脸,低低的问道。

“恩,可能眯着了。”许诺轻声说道。

“几点了?”顾子夕边抬腕看手表边问道,看到已经十一点半,不由得低叹一声:“都这么晚了呢,我的话是不是多了些?”

“是有点儿多,下次可不许这么多话。”许诺低头轻笑,推着他下车。

“调皮。”顾子夕轻笑,伸手捧起她的脸重重的吻了一下,松开后,似乎又有些意犹未尽,又柔柔的吻了上去。

唇舌辗转纠缠之间,缱绻缠绵、难舍难分……

对于他的吻,许诺从来都没有抵抗力,明知道时间已晚、明知道他的吻向来长得让人窒息,却仍在他的吻里情不自禁起来……

…………

“再吻下去,我想我都不会让你回去了。”良久之后,在她低低的喘息中,他轻轻的松开吻着她的唇,哑声说道。

“我走了,你,早些休息。”许诺为自己轻易的就在他的吻里迷失自己而着恼,却又喜欢被他这样温柔以待的感觉——甚至、甚至有些渴望,如果有那么一天,他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温柔?而不同于那人的粗暴狂野。

想到这里,许诺的脸不由得大红,只觉得自己有些不知羞了——居然会想这样的事情、居然还会有渴望。

“你快下车,我要走了。”许诺突然发怒起来,用力的推着他。

“我走了,路上开车小心些,到了给我电话。”看着她满面通红,带着羞恼的样子,顾子夕只觉得有些发痴。

“知道了、知道了、再见、再见。”许诺慌乱的挥了挥手,打着车子,一脚油门,车子便窜了出去。

“慢点儿,别抢。”顾子夕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句话,许诺当然是没听见的,片刻间,车子已经快速消失在他眼前。

顾子夕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转身慢慢的往电梯间走去。心里却为自已的这一送送了一个多小时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似乎没有刻意的想留她,却又情不自禁的不想分开。

这,是他对任何人,都从来没有过的情绪。

和蜜儿恋爱同居时,总是忙于工作的事情,一周去两人同住的房子一两次,每次去了也都累得连话都不想说。

他一直认为,两人的感情到了一定的程度,便应该是默契的、不需要表达的。所以,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工作忙、自己太累,是不与蜜儿沟通的借口——那是他当时最真实的状态。

而现在的情况,比那时候不知道糟糕了多少倍:愁钱、愁人、愁业务。公司每天只要开门,就要花钱,如果没有回款,便是开门就亏。

与顾东林的争斗搏奕,他的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到现在,每天不是出去筹措资金、就是拜访客户、然后就是在公司开会应对市场。神经已是紧得不能再紧,身心的疲惫几乎到了极限。

可在工作间隙,他仍会想起她,想和她联络、想听听她的声音;

和她在一起时,时间又总是过得太快,快到他想让时间静止,以让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能够多一些。

现在的他,也很累,累到和她说话的时候都能睡着;可这种累,却毫不影响他对她的想念、毫不影响他对她的热烈、毫不影响他只要见着她便不想分开的心情。

难道,对她的爱,已经超过当年对蜜儿吗?

会吗?

许诺,我以为的爱情,是女人对男人的依赖;可现在,却是我这样的依赖你,可怎么办?

…………

洗完澡,躺在顾梓诺的身边,听着儿子香甜的鼾声,想着许诺烂然的笑脸,一股静谧的满足感,在心里慢慢的漫延。

只是,刚才和她说话都说着睡着了的他,此刻却又毫无睡意。

“到了吗。”

“刚到,你怎么还没睡。”

“在想你。”

“……”

“有没有想我?”

“早些睡吧,明天还有工作呢。”

“好,晚安。”

“晚安,想你。”

“呵,我想我又会睡不着的。”

“夸张。”

“真的。”

“好了,你不睡我也要睡了,可别把我熬老了,你名正言顺的去找年轻的。”

“胡说八道。”

“挂了挂了,晚安。”

“晚安。”

“……”

直到电话那边,传来一阵盲音,顾子夕才按掉了电话——第一次,为一个女人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情话而睡不着吧。

许诺,我想,或许我是更爱你一些的。

…………

第一次,和一个人说了再见,却久久的没有再见;第一次,和一个人说了晚安,却迟迟没的挂掉电话;第一次,不知羞耻的想象着和男人在一起,想象着他的大手抚过、想象着他会是温柔的。

顾子夕,如果你知道我是这样想,会不会笑话我?会不会觉得我不知羞?

顾子夕,我想,我是真的中了你的毒、中了爱情的毒。

顾子夕,我想,能不能再给我多一些勇气,让我能不害怕用这样的身体来面对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