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4红裙过去

Chapter134 红裙过去

两天后。

夏末秋初的阳光,照在人的身上,依然残留着灼人的热度。

艾蜜儿站在顾氏办公大楼的广场上,抬头仰望着这幢既熟悉、又陌生的办公大楼,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爱上他的时候,他在大家的眼里只是个富二代;嫁给他的时候,他正在这家企业,受到各种的排挤;到得现在,他成这为这个企业、这幢大楼真正的主人,她却要离开他了。

曾经以为,抓住他,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没想到,他无微不至的呵护她到现在,却在最成功的时候,选择放开。

子夕,我们之间十年的感情,现在真的要分开了吗?

是为了那十夜?还是为了许诺?

子夕,你依然如此的呵护与保护我,我不相信,你对我完全没有了感情;我相信,在你心里的一个角落,一定是为我而留的。

所以子夕,就算离婚,我也不会看着你和别的女人结婚——你的婚姻,只能给我。

艾蜜儿伸手挡住头顶令人眩目的阳光,微微闭了闭眼睛,缓解着因这阳光的照射,而有些发软的身体。

片刻之后,才拎着群角,慢慢的朝大楼里走去。

…………

“子夕,我在一楼大堂。”

“恩,都带了。”

“好,我在这儿等你。”

艾蜜儿安静的坐在大堂的候客区,一条红色亚麻连衣裙,款式似乎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了。只是,穿在她的身上,却自有股复古的美感,喜庆的中国红颜色,衬得她胜雪的肌肤,一片柔润的红色。

“夫人,您喝水。”前台文员Alice看见这个极少过来的总裁夫人,来了不上去找总裁,也拒绝了她的通知,心下有些奇怪,却仍是小心而周到的招呼着。

“你去忙吧,我坐在这儿等一会儿。”艾蜜儿伸手接过Alice递过来的茶杯,朝着她淡淡笑了笑。

“好的,您有什么事就喊我,我就在那边。”Alice点了点头,听着艾蜜儿低缓轻柔的声音,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情不自禁的温柔了起来。

这样一个如水柔软的女人,这身气质,真不知道是怎么练成的。

Alice回到自己的工作台,偶尔抬头看她,即便身为女子的她,也被蜜儿这周身如水的柔软气质所吸引着,情不自禁的喜爱并羡慕着。

…………

许诺办公室。

“袁芳、秦雅顿、付思亦到我办公室。”许诺看完三个人的报告后,推开办公室的门,对他们说道,淡然的表情,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三个人暗自交流了一个眼神,抱着笔记本站了起来。

…………

“这份是秦雅顿的报告,你们看一下。”许诺将秦雅顿的报告及影印本递给两个人,淡淡说道。

然后将自己的一份方案递给了秦雅顿:“这份报告你看一下,和你的对比一下,然后给个意见给我。两小时后开始新方案的修改,今天下班前能提前洛总监和销售部沟通。”

“好的,我现在就去看。”秦雅顿接过报告,心里暗喜,他知道,自己这两天加班熬夜做的这份报告,许诺是看中了。

当下拿着报告便快速离开了许诺的办公室。

…………

“看完了吗?”许诺看着袁芳和付思亦,淡淡的问道。

“每个区域的情况不同,方案的侧重点和着力点不同,这也是很正常的,我没觉得自己的方案在水平上有多大区别。”付思亦将报告递回给许诺,自信的说道。

“袁芳呢?”许诺接回报告,看着袁芳问道。

“我和思亦想法相同,水平上他这份报告并不优于我们。”袁芳也将报告合上,放回到桌面上。

“很好。”许诺点了点头,又将手里的另一份报告递给她们:“再看。”

袁芳和付思亦对视了一眼,接过报告又看起来——她们也没想到,窜掇她们随意做报告的秦雅顿会认真做一份报告。但策划的水平她们也是相当的自信,就算是随意拿出来的旧报告,也绝不会比秦雅做出来的差。

所以他们在接到秦雅顿报告的时候,也没怎么在意。而许诺却什么也不说,只是又给她们一份新的策划案,倒让她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当下也不得不认真看了起来。

…………

“许诺。”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顾子夕正推门而入。

“顾总。”许诺抬头,看着他微微愣了愣。

“我有事和你说。”顾子夕看着她点了点头。

“你们回坐位去看吧,十五分钟后,告诉我你们的答案。”许诺低头对袁芳和付思亦说道。

袁芳和付思亦快速合上手中的文件,起身时,用余光轻瞥了顾子夕一眼,才迅速离开。

“什么事?你一个大总裁,亲自跑到我办公室来,这绯闻得要传得多离谱才成啊。”许诺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看着他笑着说道。

“蜜儿在楼下等我,我们现在去民政局。”顾子夕看着她,低声说道。

“我,该说些什么?”许诺看了他半晌,张了张嘴,说出来的却是这样一句话——是安慰、是庆贺、还是别的什么?

“我知道你的心情,你什么也不用说,我只是来告诉你我出去一会儿,大约午饭后才回公司。”顾子夕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沉声说道。

“恩,你看,要不要通知一下张庭。心脏病人,情绪波动过大的话,是挺危险的。”许诺点了点头,看着他时,努力的笑了笑——他们夫妻之间有很多问题,却也有着最美的过去、最深爱的曾经、还有一个共同的孩子。

他们之间的离婚,并不是分手这么简单——她,永远是他的责任;他的心里,永远会有一个位置,是为她而留。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包括习惯、包括惯性、甚至包括责任,你相信我,在我们一起为未来努力的路上,她不会是阻力。”顾子夕低头在她的额间轻吻了一下,低声说道。

“我当然相信你,因为,我相信自己。”许诺咧开嘴,给了他一个烂然而明媚的笑容:“快去吧,这种事情让她等久了不好。”

“恩,我去了,好好儿工作别胡思乱想。”顾子夕伸手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尖。

“只要你今天能在深夜之前回公寓,我应该就没有胡思乱想的机会。”许诺的眸光微闪,看着他淡然却清晰的说道。

“许诺,你这样子,美极了。”顾子夕看着她有些霸道、有些娇纵的模样,暖暖的笑了——她,越来越象个女人了呢。她对他的爱情,再不会装模做样的不在乎了呢。

“原来你喜欢我做嫉妇的样子?”许诺低头轻笑。

“是喜欢你在乎我的样子。”顾子夕温柔笑着,沉沉看了她半晌,才松手转身离开。

…………

“顾总,夫人在那边等您。”Alice看见顾子夕下来,忙走过来招呼着。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在看见艾蜜儿一身红衣的凝眸相望时,心里顿时猛然一震——这条裙子,是他们决定在一起的那一天,他买来送给她的。

…………

“红色很衬你的皮肤。”

“子夕,漂亮吗?漂亮吗?”

“当然,你美得像一个仙女。”

“我才不要做仙女,我要做你的女人。”

“真的?决定了?”

“恩,子夕,我好爱好爱你呵。”

“蜜儿,我也爱你。”

…………

“子夕……”艾蜜儿缓缓的站起来,看着他低低的轻喊着。

依然窈窕的身段、依然柔润的脸庞、依然氤氲迷蒙的眸子,似乎,一切一如当年——那天,她挽着他的手,将自己的未来交付给他;那天,她仰头看着他,眼神里全是喜悦与甜蜜;那晚,她在他的身下,开出最纯净的花,床单上映上的点点红色,如这衣服的颜色般,红得让人心醉。

子夕,这样的过去,可能唤回你一丝记忆?可能留下你一丝温柔?

她安静的站在那里,只是沉静而温婉的看着他。

…………

“走吧。”顾子夕眸光微沉之后,大步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沉声说道。

“好。”艾蜜儿的眸子里微微闪过一丝失望,却又快速的掩了下去——他是什么样的男人?

呵,顾子夕,一个一旦决定,便决不回头的男人。

这种男人,温柔的时候,让你觉得自己是公主;而这种男人,冷酷的时候,让你觉得自己就是个可怜鬼。

要抓住这种男人的心,该是多难呵。只是,她爱了他十年、在他的身上用了十年的功夫,又怎能轻易的放弃。

“我以为,十年时间,这裙子我已经穿不下了,谁知道拿出来一试,居然还大了些。”艾蜜儿轻轻的走在顾子夕的身边,轻浅的说道。

“你的年龄已经不再适合穿这样的款式。”顾子夕淡淡的说道——谁没经历过最美的初恋?谁又没有拥有过足以令人怀念一生的爱情?

只是,过去的,永远追不回来。

如同这条红裙一般,再美,也只是过去;时光之后,她承载的只剩下回忆;而关于爱情的一切,它又如何承载得了?

十年的时间太长,长到这样一条裙子穿在她的身上已经不复当年的惊艳;长到她身上的用金钱堆出来的贵气,早已掩盖了当年的纯粹与天真。

这样的艾蜜儿,又如何还配得起这样的一条初恋的长裙?

顾子夕的眸光微冷,心下的悸动,慢慢平复。

…………

“两位还要再想想吗?”

“不用。”

“要不冷静一下,改天再来?”

“不用。”

“孩子的抚养和财产分割都没问题了?”

“这是律师文件。”

“好吧,请两位在这张表格上签字。”

“谢谢。”

“这是离婚证,留好别丢了,再婚的时候办证要用的。”

“……”

…………

“子夕,我不要。”走出民政大厅,一人揣一本离婚证,在办手续时一句话都没说的艾蜜儿,情绪终于达到崩溃的边缘。

多少爱恋、多少算计、多少忍让、多少委屈,她还是将自己的婚姻,推到了这一步。

“习惯就好了,让莫律师送你回去吧。”顾子夕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子夕,你天天不回家,可你还是我丈夫,所以我一个人住在那里,总有个盼头。”

“可现在,你不再管我了,我一个人住在那里会怕、我对以后的生活会害怕。子夕,我不要。”艾蜜儿紧拽着他的手,迟迟的不肯松开。

顾子夕看着她,轻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子夕,你别丢下我、别丢下我。”艾蜜儿哭着,怎么也不肯松开他的手。

顾子夕只得揽着她的背,直到走到车边,才劝得她松手上车。

“子夕,你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了?以后再也不来看我了?”艾蜜儿睁大眼睛凄惶的看着他。

“不会,我和梓诺都会去看你。”顾子夕轻声安慰着。

“子夕,我若死了,你会不会伤心?”艾蜜儿突然问道。

“我说过,我们之间还有梓诺,我们不是爱人、不是夫妻,还是亲人。”顾子夕看着她濒临崩溃的样子,只觉得头痛。

面对这样的她,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柔声安慰。

而刚刚在公司大厅初见她时的悸动,也被她紧张兮兮的哭声给全部打掉——或许是不再爱的缘故、也或许是他自私的缘故,他是真的无法再承受这样一份,需要他全天侯无微不至关怀;需要他全身心呵护的爱情;

无法再承受一份,即便他付出至此、呵护至此,她仍不能安心、仍不能信任的爱情。

他想,他终究不是超人,在工作的精疲力竭之外、在商业里的步步算计之后,他也希望能有个家让他安心;希望能有个人让他放松、希望能有个怀抱让他温暖、希望能有张笑脸让他看到希望。

他想,他这样的想,一定是爱她还不够的缘故。

只是,他早已无力再继续这段让他疲惫而失望的爱情。

结束,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结局。

“你休息一下,我送你回别墅。”顾子夕侧身帮她寄好安全带后,便发动了车子,快速的往山顶别墅开去。

许诺说,只要你在半夜之前能回公寓,我就不会胡思乱想。

许诺,你终于也知道,爱情里没有大气、没有风度了吗?

许诺,你也开始伸出爪子,捍卫你的爱情了吗?

想到这里,顾子夕的嘴角,不自觉的轻扯出一丝浅笑——淡淡的、暖暖的、柔柔的,让他看起来,有股别样的温柔魅力。

而这笑容,却让艾蜜儿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将手塞进嘴里,任眼泪汹涌,却不能再哭出声音来——痛哭过后,她知道一切已无法挽回;她的眼泪,时至今日,除了让他不耐和叹息外,早已无法再打动他。

…………

除了淡淡的音乐声在耳边环绕,车里的两人沉默着没有任何声音。车子快速的往前开去,窗外的景物快速的往后移动着,竟如这十年的时光,就这样匆匆流走,怎么也无法挽回。

亲爱的为什么

也许你也不懂

两个相爱的人

等对方先说找分开的理由

谁还记得爱情开始变化的时候

我和你的眼中

看见了不同的天空

走的太远

终于走到分岔路的路口

是不是你和我

要有两个相反的梦

谁还记得

是谁先说永远的爱我

…………

“我要去公司了,你好好休息。”顾子夕送她到花园,低声说道。

“子夕,我爱你,从来没变过。”艾蜜儿红着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我曾经是爱你的,只是,现在不爱了。”顾子夕沉静说着,转身大步离开。

“子夕,我爱你……”艾蜜儿站在花园里,对着他的背影嘶声大喊,那声音里,带着绝望的凄然。

顾子夕的脚步微顿之后,便不再停留。

直到车子消失在别墅区,艾蜜儿才全身发软的跌坐到地上——从开始到现在,她从未如此的绝望。

即便知道他和另一个女人十天十夜的翻云覆雨、即便看到他和另一个女人在面前相拥热吻、她也相信他还是爱她的。

直到今天,他看着她穿着与他第一次时的红衣无动于衷;直到今天,两人手里的结婚证换成离婚证;直到此刻,她这样绝望的呼喊,他连片刻都不停留。她才真正的绝望——他对她的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竟然一丝无全。

“蜜儿姐,顾先生走远了。”一身娇黄色洋装的钟意从别墅里走出来,弯下腰去扶起了艾蜜儿。

“我和他,终究还是离了。”艾蜜儿将身体软软的靠在她的身上,失神的说道。

“蜜儿姐,你这么好,他还要和你离婚,真是太过份了。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顾先生抢回来。”钟意低头看着艾蜜儿,信誓旦旦的说道。

艾蜜儿抬头看了她一眼——与许诺一样的青春明媚,连眼底不驯的张扬,都满透着生气;清澈的眸子潋滟而灵动,自有一股勾人的媚态。

有许诺相同的青春,有那十夜的经历,子夕该为她动心的吧。

只是,若子夕那样的男子,她若心动,是否就真的肯依约放手?

只是,若子夕知道后,又会如何的恨自己?是不是,连梓诺见面的约定都会毁掉、连这房子车子都要收走、连每个月的生活费都会取消?

想到这里,蜜儿不由和一阵冷颤——顾子夕于她,向来是温柔的。可她也见过太多,惹怒他的人的下场。

他若出手,从不留余地。

…………

“蜜儿姐,那个许诺我也认识,真是太贱了。你不知道,在电影院这种公众场合,还有那么多人一起看呢,他们就四顾无人的亲热,那声音,真是羞死人了。”钟意扶着艾蜜儿,夸张的说道:“我看你老公啊,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电影看了一半就搂着她走了,这还不得激战一整夜?”

“行了,别说了。”艾蜜儿只觉得胸口一阵发痛,用力的推开她,急急的往里走去。

钟意看着她虚弱而狼狈的背影,脸上一片讽刺的笑意——原来,这就是豪门阔太的生活,真是有意思。

“我给你的那些资料,你都背熟了没有?”

“背熟了,蜜儿姐要不要检查一遍?”

“不用了,以后别喊我蜜儿姐,喊我顾夫人。”

“是,顾夫人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过几天,我带你去他们住过的地方看看。”

“好啊。顾夫人,那腰上的那个胎记要不要做?”

“我只听他醉后说过一次,不知道确切的部位和形状,还是别做了。”

“好,那我就说怕被人找到,做了美容手术去掉了。”

“恩,你好好儿揣摩一下樊迪的个性,想想和子夕相处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样子。”

“顾夫人,顾先生在那个时候,有什么习惯?或是特殊的嗜好?”

“……”

“算了,我不问了,这和不同的人,可能会不一样吧。”

“他是个习惯占有主动权的男人,你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为了儿子,所以不用多说什么,交给他处理就好。少说少错。”

“好的,我知道了。”

“……”

……第二节子夕?许诺,我们只生女儿好不好…………

顾氏,许诺办公室。

“许经理,从水平上来看,这套比秦雅顿那套要好。当然,也比我们的好。”袁芳将方案递还给许诺,看着她说道。

“这套是我做的。”许诺伸手接过文件,淡淡的说道:“我自己并不认为水平上,这些套案子有多大的区别,而主要的区别在于,他的适用性。”

“再好的方案、再新颖的方式,不适合产品和区域,都是白搭。”许诺看着袁芳和付思亦,认真而严肃的说道:“所以,我并不是要评判你们三个人交过来方案的水平高低,而是这三套方案很明显的:秦雅顿那套是有针对性的,不算完美,胜在实用;而你们这两套,是随手敷衍的结果,水平不低,却一无是处。”

“这……”付思亦没想到,许诺年纪轻轻,眼光却如此独到——若不从水平上去评判这份工作报告,她和袁芳的工作绩效就是零。

“这两份策划案你们拿去改,让我看看你们真正的水平——我知道你们对我不服气,可你们无法选择上级。”

“同样我对你们也不服气,凭什么我就要用对我有想法的下属、凭什么我要花时间去说服你们、安抚你们?”

“而我们之间的这种不服气,其不同是,我能权力选择自己的下级。”

许诺看着她们淡淡的笑了笑:“所以,你们可以自己选择,是否给我这个选择下级的机会。水平、用心程度,我都不看重,我看重的是能用、是使用后的……”

许诺的话还没说完,桌上的内线电话便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稍等一下。”许诺对两人说了一句后,便接起了电话:“你好,市场部许诺。”

“许诺,是我。”电话那边,传来顾子夕低沉的声音。

“你回来了?”许诺下意识的看了袁芳和付思亦一眼,低声问道。

“恩。已经办完了,送她回别墅,然后,我回公司。”顾子夕轻声说道。

“我知道了。”许诺的声音也轻轻的——他的声音里,有股明显的低沉与阴郁。离婚,还是让他难受了吧。

他们之间,拥有最美的初恋;他们之间,有过十年的夫妻情份;这样的过去,要完全放下,何其不易。

他的心里,会永远为她保留一个位置吧——他的初恋、他的初次、他儿子的妈妈、他关于爱情最初的体验。

“上来陪我一会儿好吗?”顾子夕低声说道,声音里淡淡的疲惫与低沉,让人心疼。

“好。”许诺轻轻的应着,挂了电话后,有片刻的失神。

“许经理?”袁芳看着她。

“恩,明天早上9点,把改好的方案放在我桌上。”许诺收回思绪,看着她们淡淡说道:“公司现在这种情况,没有更多的时间让我们耍心眼、玩手段。”

“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

许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的号码。

许诺轻轻叹了口气,低低的说道:“我这就上来了。”

“你很忙?”顾子夕低声问道。

“恩。”许诺轻应了一声。

“那我下来?”顾子夕低低的说道。

“我上来。”许诺微微皱眉。

“好。”顾子夕挂了电话。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接着刚才的话说道:“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和耐心来等你们和我慢慢的磨合。咱们之间,行就继续合作,不行你们就自已走人,我们都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还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现在就去修改方案。”

“那我们先出去了。”袁芳和付思亦暗自交流了一个眼神,拿着手里的报告转身离开了她的办公室——这是她们第一次碰到这么直接的上级。

或许她没经验、或许她自恃能力不担心手下人的非暴力不合作、也或许她的后台硬。

只是,这样直接而强硬的态度却简单有效——袁芳和付思亦倒真的只剩两条路可走了:要么好好合作、要么直接走人。

什么非暴力、还是暴力不合作,在她这样直接的态度里,都没用。

…………

“她刚才的内线好象是总裁的。”

“看来后台很硬。”

“怎么样?”

“做吧,前段时间出去的人,还有没找到工作的呢。”

“你说秦雅顿是不是在涮我们?”

“就算是,也只能怪我们自己傻。”

“也是,那许诺是什么人?在卓雅的时候,那么多人不服气,她还不是做得风声水起。人家后台硬、还能出活儿,这点儿我们没法儿比。”

“不过,她确实挺行的,就两天时间,做了三个区的方案,个个有针对性。”

“恩,看来是有点儿料的。”

“先做吧,我看她牛气得很,没准儿和总裁真有一腿。”

“一个有后台有能力的女人,咱还真惹不起,干吧。”

两个哭泣的头像,结束了袁芳和付思亦的Q聊。

在许诺出办公室时,两人正拿笔在她的方案上写写划划的做记号。

…………

“我找顾总。”许诺对谢宝仪说道。

“我想,应该用不着我通报吧。”谢宝仪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知会你一声。”许诺低头轻笑,转身直接往顾子夕办公室走去。

“子夕。”许诺推开顾子夕办公室门的时候,他正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抽着烟——逆光里的背影,高大而寂寞。惯常的白衬衣里,更有一种少年的忧郁。

许诺转身关上办公室的门,轻轻的走到他的身边:“怎么,心情不好了?”

“只是有些感慨。”顾子夕掐灭了烟,转身看向许诺:“一段过去、十年时光,你说,到底是谁辜负了谁?”

“没想到,理性的顾子夕,也有这么感性的时候?”许诺看着他笑着说道。

“理性不代表无情。”顾子夕伸手将她搂在胸前,将下巴轻轻的抵在她的头顶,声音里是淡淡的伤感。

“子夕,你对她的感性、对她的长情,真的不适合来和我说。”许诺将脸埋在他的胸口,淡然却冷静的说道:“或许,在离婚的时候,你们会想起彼此过去的美好、或者过去的不快。只是这样只有彼此的回忆时光,似乎也不太适合和我来分享。”

“子夕,我不想用我的情绪来增加你的困扰,可是,看见你为她而生的情绪,我仍然会难过。”

“子夕,我想,我的爱情很狭隘,但是它却很真实。”许诺轻轻摇了摇头,感受着他的下巴在自己头顶的力量,轻声说道:“其实,我觉得你需要一段独处的时光,用来回忆和凭悼这段过去。”

“我怎么就没发现,你是这么的牙尖嘴利呢?”顾子夕抬起下巴,捧起她的脸,轻轻的笑了起来。

“好了,别难过了。过去的终究会过去。”许诺也笑了,仰着头看着他,逆着光影,他脸上的线条是那样的棱角分明;他的眸光又是那样的沉静而深邃。

第一次这种角度、这种光线中、这样近距离的看她,许诺的心似乎没来由的一阵慌张,嘴角的笑意慢慢的敛了下去——那十夜,她从未睁眼,为的就是害怕认识之后,会在未来的日子忍不住想念、忍不住不放手。

唯一的一次,是在他说:你的未来我接手之后的转身之间,她下意识的微睁眼睛,清晨的逆光之中,他的五官凌角分明,却又在刹那间转身离去。

那一眼的相见,与这样的他,何其的相似。

“怎么啦?”顾子夕低声问她。

“我陪你喝杯酒吧。”她轻声应着——开口说话的他,又没了那种感觉。

压抑了多年,终究放开,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吧——一个人的承诺,究竟会有多重?五年的时间,让她也不敢轻易的去忘。

一个女人,对自己的身体该有多珍惜?明知道只是交易,对于那样亲密接触的男人,却仍是难以忘怀。

许诺,别想了,努力的去爱顾子夕吧,努力到让他能接受所有的你。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搂着她走到旁边的酒柜边坐下,拿了瓶酒倒了两杯后,递给她一杯:“陪着我坐坐,你随意别喝多了。”

“好。”许诺点了点头,拿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顾子夕举杯喝了一大口,看着许诺说道:“其实,我并不是伤感、也不是不舍,只是,有些不习惯。”

说又喝了一大口,然后继续说道:“我和她不在一起,已经五年了。但从法律上,她仍是我的妻子。身上的那份责任、心里的那份牵挂,总是在的。”

“从分居、到离婚,虽然早已决定,可并不有觉得,我和她之间的生活会有什么不同。她有事依然第一个想到找我;她有事我也依然会最紧张、最着急、第一时间赶过去。”

“许诺,是真的,这不是爱情,这是一种习惯,由夫妻这种关系延伸出来的习惯。”

“许诺,爱情和婚姻是不同的。如果没有婚姻,爱情没了,说分手就分手,说离开就离开。可有婚姻在,爱情没了,你会发现你放不下她,这么多年照顾她习惯了,突然的放手:我还是会担心她会不会不习惯没有我的生活;会担心没有我照顾她的日子,她的身体会不会出问题;会担心,她遇到问题找不到我的时候,该怎么办?”

“直到这本离婚证拿在手里,我突然发现:她将不再是我的责任,我也不可以再有照顾她的习惯。我们之间所有的牵扯,随着这一本证书,全然的不同。”

“许诺,你说是不是很奇怪,人的感情、人的习惯,居然会受制于这样一个没有生命、没有感情的小本子。”

说到这里,顾子夕已经五杯酒下肚,而他看着许诺的眼睛,却仍是清澈明亮;他问许诺的问题,也并不需要她的回答。

此刻,他要的不过是一个人在身边的陪伴,陪他将这段过去的感情梳理清楚,陪他将这段心情跨过去。

“许诺,她今天穿着那条我送的红色连衣裙,那晚,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彼此的第一次,其实当时的情况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是今天她突然穿起这条裙子,让我又想起,我们曾经年轻单纯的爱情。”

“当时我在想,如果一切还是当年,她还是那个简单纯粹的少女;我还是那个在打压下努力向上的少年。”顾子夕微微眯起眼睛,似首回忆起他和她的过去,却又即刻睁开眼睛,转眸看向许诺:“只是,除了这条红裙子的记忆,我对她,所有的印象,居然只有她的哭泣、我的疲惫。”

“许诺,任我如何的努力,我都想不起,我们曾经认为的最美好回忆。”

“许诺,时间真的是很残忍,过去了,不爱了,就连回忆也都没有了。”

“许诺,你看,一条裙子,买断了我和她之间所有的记忆;一个离婚证,改变我和她之间所有的习惯和责任。”

“我们自以为是的爱情、自以为大于一切的责任和承诺,其实是如此脆弱,顷刻之间,便已改变。”

“而且,心甘情愿。”

顾子夕仰头,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又倒满了一杯——如他所说,一段关系的结束,似乎需要一种仪式:如她的红裙、如他的醉酒。

许诺眯着眼睛看着他,偶尔在他举杯时,轻抿一下杯中的酒,竟也觉得有了些醉意——或者,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他说的,自以为是的爱情、自以为大于一切的责任和承诺,其实是如此的脆弱——关于他的温柔、关于他的承诺、是不是,她也太过的自以为是了?

其实,这一切,早已改变。

只要他疼孩子就好吧,只要他对宝宝宠爱就好吧,一场交易,不要有太多的奢望了。

“子夕,你喝醉了。”许诺看着顾子夕,轻轻的说道。

“有一点儿。”顾子夕点了点头。

“子夕,你说,我们两个,未有未来吗?”许诺摇晃着杯中的酒,轻声问道。

“会。”顾子夕抓住她的手,低低的说道:“许诺,我们会结婚,再生几个孩子。不要儿子,只生女儿好不好?”

“为什么?”许诺抬眼看着他醉意满脸的样子。

“因为……”顾子夕转眸看着杯中的酒,轻轻摇了两圈之后仰头一饮而尽,然后看着空杯低低的说道:“梓诺,是不同的。”

“要是我生不了女儿呢?”许诺的心微微一痛——梓诺是不同的,是因为,艾蜜儿拼着生命的危险帮他生的吗?他说时间改变了一切、他说离婚证切断了他们的关系,他的心里,她还是如此的重要吗?

“生不了?”顾子夕一愣,似乎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

“顾子夕,你休息吧,我下去工作了。”许诺放下酒杯站了起来,看着他手中快空掉的酒瓶,知道他这样的情绪自己不能责怪。

只是,她的情绪,也需要排解。

“许诺,生不了女儿,那就生儿子吧,你生的我都喜欢。”顾子夕突然伸手拉住了她:“别走,陪着我。”

“谁给你生呢,自说自话,脸皮真厚。”许诺的脸微微一红,用力扯开了他的手,低声轻吼着:“快松开,这是办公室呢。我真要去工作了。”

“不许,陪我。”顾子夕用力一扯,她便跌落在了他的身上,他顺势伸臂圈她在怀,借着酒意轻轻吻住了她:“乖,陪我一会儿,现在不要你生呢,以后再说。”

“顾子夕——”许诺大窘,这男人喝醉了就是这个样子吗?这可是在办公室呢。

“顾总——”刚才想到这是办公室,办公室的门便被谢宝仪给推了开来——顾子夕吻着她、她睁大眼睛看着门口、谢宝仪睁大眼睛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