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6许言婚礼

Chapter136 许言婚礼

“我打包的可都是你爱吃的菜。”

“我看看,好象是你爱吃的呢。”

“你不是说,我爱吃,你就爱吃吗?”

“没错没错,全是我爱吃的。”

“顾子夕,我姐和你说什么了?”

“原来你知道啊。”

“你以为只有你聪明呢。”

“没有,你当然比我聪明。”

“快说,我姐和你说什么了?”

“她说你睡觉爱踹人,说你冬天不爱穿秋裤、说你夏天在家不穿内衣、说你……我想想,还说什么来着……”

“你再说我踹你。”

“许诺。”

“恩?”

“许言说,你是最值得我拥有的女孩,让我牵好你的手,千万别松掉。”

“我姐脸皮什么时候变这么厚了,虽然我确实很好,她也不能这样夸呀。”

看着许诺巧笑嫣然、明媚烂然的样子,顾子夕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这是他爱的女孩子,如此明媚快乐,他还在犹豫什么!

“喂,顾子夕,被我吓到了?”许诺伸手拍了拍他的脸,笑着问道。

“怎么会,你很好。”顾子夕抓住她在自己脸上乱拍的手,温润笑道。

“你放心好了,好女不愁嫁,我不会赖上你的。”许诺眸光微闪,笑着说道,在顾子夕还没来得及应声前,便敲开了门。

“许言,你说多个人吃饭可多麻烦,害我跑这么一趟。”许诺将菜递给许言,半开玩笑的说道。

“越来越喜欢胡说八道了。”许言摇了摇头,拎着菜去了与厨房相连的餐厅:“都过来吃吧。”

“来了。”许诺换好鞋,就往餐厅跑去。

“许诺。”顾子夕一把拉住了她。

“恩?”许诺回头看他,脸上的笑意不减。

“你刚才的话不对,我不怕你赖上我,只怕你会逃掉。”顾子夕看着她,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知道了,快去吃饭吧。”许诺微微扬起的脸上,笑得眉眼弯弯,有股天真的气息,与顾梓诺那么的相近。

而他却知道,那日醉后的话,关于蜜儿初次的红裙、关于因着梓诺的不同只生女儿,她仍是放在心里了。

她只是不说,让这不快深埋进心里,或许,在某一天就突然离去——是的,她灿烂得毫无保留的笑容,让他看到,在那样的快乐里,有股让人心慌的绝然。

…………

“许言,子夕给我们推荐了一个私人化妆工作室,听说技术不错。”许诺边吃饭边和许言聊着天。

“听说私人工作室都很贵呢?”许言轻皱着眉头。

“再贵也只这一次麻,我都答应他了。”许诺笑着说道。

“其实只是几个朋友,主要是季风的师傅一起吃个饭,很随意,弄得太隆重反而不好。”许言看着顾子夕说道。

“不隆重,就是去做做保养,舒缓舒缓。”顾子夕微笑着说道。

“恩。让你费心了。”许言点了点头。

三人又聊了些家常话,顾子夕帮着许诺收拾了厨房后,顾子夕去书房工作,许诺和许言去楼下散步。

“你又向他推销我了?”许诺笑着说道。

“他是个不错的男人,应该和莫里安差不多的好。”许言笑道。

“哟,这男人怎么打动你了,都能和莫里安一样的评价了。”许诺不由得直乐。

“和你说正经的呢。”许言瞪了她一眼,轻缓的说道:“他不是离婚了吗?为什么不能给你婚姻?”

“他和他老婆的关系是在五年前发生变化的,之后他有过一个心动的女孩,至于什么原因失去了联络,他没有说。他现在还在找她。”许诺轻声说道。

“找?”许言看着她:“找到了呢?你就把他还给她?若找不到呢?你们就这样没结没果的谈着?”

许诺沉默着,随着许言的步子慢慢往前走去。

许久之后,许诺自语似的轻声说道:“我试一试。”

“试一试什么?”许言追问。

“试一试,在适当的时候,向他讨一个未来。”许诺定定的站在许言的面前,潋滟的眸子里,有丝丝惶恐的慌乱,又涌动着希冀的喜悦。

“有这个想法就好,不要操之过急。”许言恬淡的笑了。

“知道了,总不能去逼他:顾子夕,我要结婚,你结还是不结。”许诺扯着许言的手失笑起来。

“你要傻到那个地步了,可别说你是我妹妹,我都嫌丢人。”许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宠爱的说道。

姐妹俩儿相视而笑,下意识的抬头:顾子夕正站在花房里看着她们——高大的身影,在夕阳的玻璃房里,显出几分温柔的情致来。

“他值得你去争取,许诺,加油加油。”

“其实,活在当下,也是很好的。其实,在不想未来的时候,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

……第二节季风?有父母祝福的婚礼…………

第二天,景臻私人工作室。

在四个小时的脸部加身体保养后,许诺和许言只觉得精神大好。

“两位大美女,感觉怎么样?”接待她们的是景臻工作室的老板娘沈方华——人如其名,35岁的年龄,却美得气质卓然,长得艳丽非常,气质却不妖不媚,漂亮里透出股清然的气韵,没有一丁点儿的风尘味道。

“很舒服呢,谢谢老板娘。”许诺笑着说道。

“大家都喊我沈姐,我看我比你们也大了不少,就喊我沈姐如何。”沈方华笑着将贴身的丝缎锦袍递给她们。

“好啊。”许言边穿衣服边说道:“很少有美容院,既然做身体又做脸,还兼化妆和头发的,沈姐这里服务很完整啊。”

“我这算两家店,一家专做身体和面部护理,一家专做晚会妆。有熟悉的小姐太太们过来,才会要求先做护理,再做妆。”沈方华笑着说道:“顾家的大小姐是这里的常客,所以顾少和我们也熟。”

“沈姐真会做生意,这女人从头到脚的生意全让你一个人做了。”许诺穿好衣服,看着沈方华问道:“接着干麻?顾子夕就把我们俩儿扔这儿也不管了。”

“先换礼服,然后做头发化妆;顾少在等候室办公呢。这么多年,我可是第一次看到顾家少爷守着点儿等人呢。”听了许诺的话,沈方华的眸子不禁微闪,原以为是顾家大少爷用来打发时间的姐妹花,看这样子,似乎有可能成正宫?

“是吗?”许诺淡淡说道:“他这人确实耐性奇差。”

“唉哟,我还以为就我这么认为呢,原来许小姐也知道啊。”沈方华笑着带着两人去了更衣室,将两条裙子递给她们:“裙子我刚让人熨过了,两位美女先换上,我再找化妆师配着这裙子上妆。”

“沈姐去忙吧,我们换完自己出去。”许言点了点头。

“我得去看看顾少爷了,他是个顶没耐心的人,我怕他会催我呢。”沈方华笑着退了出去,并仔细的将门帘给拉上,还安排了一个美容顾问在门口守着。

…………

“她们还习惯吗?”顾子夕见沈方华进来,放下手中的文件,微笑着问道。

“姐妹俩儿感情真好,我只见过做身体护理睡觉的,没见过一直聊天聊不完的。”沈方华笑着,眼睛在看着顾子夕时亮晶晶的:“难得看到你带女人过来,不介绍一下?”

“我和蜜儿离婚了。”顾子夕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那样一个妙人儿,你也舍得?”沈方华端了杯咖啡,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因为里面那个小美女?”

“是该离的时候了。”顾子夕淡淡说道:“我这会儿要出去一趟,你按她们的要求弄就行,不要太夸张,她们不习惯的。”

“她们很有主见,还轮不到我有意见。”沈方华若有所思的看了顾子夕一眼,微笑着说道。

“确实。”顾子夕点了点头,收好电脑,与沈方华一起往外走去:“我过去打声招呼。”

“恩。”沈方华点了点头。

他们过去到化妆间的时候,许诺和许言已经换上礼服裙,坐在镜子前和化妆师讨论妆容的问题。

“许诺,我有事离开一下,大约一小时后过来接你们。”顾子夕走过来,伸手捋了一下她刚护理过的头发,看着镜子里那张嫩得能掐出水来的脸,笑着说道:“护理一下当真不错,本来都老得不行了,这会儿又嫩回来了。”

“我能有你老吗?不看看自己几岁了,还损我。”许诺举手拍他的额头,在他笑着躲开后,笑着问道:“是公司有事吗?你忙的话就不用过来了,我和许言自己过去就行。”

“一点儿小事,很快就过来,你们慢慢弄。”顾子夕拍了拍她的脸,转身对许言说道:“许言,我先出去一下。”

“去吧,路上小心。”许言点了点头,柔声说道。

顾子夕又和沈方华打了招呼后,这才匆匆离开。

…………

“季风。”顾子夕到酒店的时候,季风正在和婚庆公司沟通现场的布置。

虽然只是十几人的同事宴请,虽然决定了旅行结婚,季风仍希望整个氛围能够更喜庆温馨一些——是为许言,也是为许诺、

“子夕过来了。”季风转头和婚庆公司的人交待了一句,便快速的朝顾子夕走过去:“看看还行吗?”

“挺好,简单而不夸张、喜庆而不俗气。”顾子夕看了看包间的布置,赞许的点了点头——一个两桌的套包,门框上贴的是中式喜联;门临时加了红色珠帘,珠帘的中间是景泰蓝色的龙凤呈祥的图案,看起来古意盎然。

掀开门帘,整个包间的墙壁,整面整面的用与门帘同款的珠帘装饰起来,在灯光的映照下,喜庆沉稳,而又华丽大气。

两张餐桌上,白底的餐布,红色的餐垫,酒杯里的折成花妆的餐巾,也是正统的中国红。西式餐桌的正中间,盛开的是还带着露珠的红色玫瑰,红白的搭配与中西的和谐,在隆重的中国红里,又有西式的轻松与随意。

每个餐位上,除了放着一盒喜糖外,别具一格的是,还放着许言已经出版的一本漫画书——天空蓝的正封,配着酒红色的手腰封,上面是与喜贴同款的手绘结婚照。

“倒是你的主意有新意,这书,她会很喜欢。”季风拿起一本书,边翻边说道。

“时间有些赶,所以制作还是有些粗糙。”顾子夕也拿起一本来,他看的不是内容,而是印刷品质——这也算是职业惯性吧。

“还是你们商人有办法,让我们做医生的用两天时间买齐这些书,再制做好配套的腰封,还真有些为难。”季风笑着说道。

“你让我拿着刀去给人做手术,我也做不到。”顾子夕也笑了,抬眼环顾着温馨而喜庆的包间,感慨的说道:“这样的婚礼,才是自己的。”

“你和许诺,将来也是可以自己做主的。”季风沉眸看着他,若有所指的说道。

“恩。”顾子夕的眸子微微沉了沉,淡淡说道:“酒放在后备箱,我去拿进来。”

“好。”季风轻挑了下眉梢,没再多说什么。

“许诺那丫头真是和我说晚了,我那些藏酒还真只剩下这么两瓶了。”顾子夕将酒放在桌上,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就这两瓶,也够我们吃惊的了,一瓶几万,我们这些穷医生,平时哪里敢喝。”季风看见顾子夕拿进来的酒,不由得吓了一跳——他说他有私人藏酒,他估摸着三四千一瓶,也就顶级了。

而这大瓶的拉菲,看这年份,差不多是2万到4万的样子,光这两瓶酒,可能就是七八万,比这整个酒席还贵。

“在家里放着就没价值了。”顾子夕摇头笑笑:“你们结婚,正赶上我现在这状况,我还真不好意思面对许诺。”

“现在公司情况还顺利吧?回家也很少听许诺说公司的事情。”季风轻声问道。

“基本能够正常运转了,要缓过气来,大约还要个半年的样子。”顾子夕淡淡笑着:“你在这里准备吧,我去接她们。”

“好。”季风点了点头。

看着顾子夕离开的背影,眸子里有着淡淡的思索——如此的年纪,在经过这样的搏奕后,撑起一个企业,除了能力之外,还要毅力和坚持。

他有如此心性,对许诺也算用心,现在又已离婚,为何不肯与许诺更进一步?是家族原因还是其它?

或许,豪门的生活,是他们这些普通百姓看不懂的吧——一瓶酒,已是普通人一年的收入,而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拿不出手的礼品。

即便他对许诺是认真的、即便他们有机会走进婚姻,如此之大的生活差异,他们能和谐、能幸福吗?

或许,他们只适合恋爱、并不适合结婚;或许他和许诺也都看到了这样的差异吧。

…………

顾子夕接到许诺和许言过来的时候,季风已经换上一身正装:酒红色的绸面衬衣、黑色的西裤,少了医生的冷冽、多了新郎官的喜庆。

许言今天也是一条酒红色的蕾丝立领旗袍裙,稳重而饱和的颜色,将她原本白晰肌肤衬得质感透亮;蕾丝的贴身设计,让她通身婉约的气质里,又透出古典而娇俏的贵气来,加上低散的盘发、通透的妆容、潋滟的眸子里,流动着新妇妩媚的风流之态,站在季风的身边,美得娇俏而不真实。

“许言穿红色好漂亮。”许诺呆呆的看着姐姐,毫不吝啬她的赞美。

“这话应该新郎说,你这当妹妹的就免了吧。”顾子夕笑着拉着她往外走:“季风、许言,我们去楼下帮你们带客人。”

“辛苦了。”季风点头笑笑,看见他们下去后,低头看着许言,伸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今天很漂亮。”

“说是随便弄一下就好,临到这天了,心里还是期待又紧张。”许言温柔的笑着:“我以为我很豁达了,原来还是不能免俗。”

“出嫁是一种心情,仪式是一种交付,有过仪式和没有仪式,心境肯定是不同的。”季风看着她,暖暖的说道:“即便是简单的,那也是需要的,也是一个男人,该给一个女人的。”

“恩。”许言温柔的笑着,看着这满室的红、看着季风满脸的温柔、心里一股暖意慢慢涌动。

“那是什么?”许言的目光停留在餐桌的蓝封书本上。

“你刚出版的漫画,《会飞的猪》,书是顾子夕让人在各大书店搜来的,腰封是他临时找人设计制做的。”季风揽着她的腰走进去,拿起一本书递给许言:“顾子夕是个很用心的人,而他用起心来,就特别能打动人。”

“多我们觉得困难的事,在他们看来,根本就不叫事。所以,也养成了他们自信、想到就能做到的风格。”许言用手轻轻摩挲着立体凹凸的腰封,感叹着说道:“所以遇到顾子夕,加上他的几分用心,许诺算是完了。”

“顾子夕碰到我们许诺,他不也完了?”季风笑着说道。

“也是,遇上爱情,没有人是笃定胜算的。”许言将书轻轻的放回桌上,原本为许诺而担心的心,在这满室的红色里,慢慢安定下来——在爱情里,他们都动了心,都在挣扎、也都在努力。走到最后,是分是合,已经不由他们自己说了算。

如许诺自己所说,爱过这一次、与他走过这一段、懂得了爱情的美好,她这一生,也是无憾的。

是不是,这样就够了?

是不是,并非每一段爱情,都要以婚姻为做为注脚;也不是每一段婚姻,都是以爱情为起点一样。

就象她和季风,有爱情,但让他们走在一起的原因,却并不是爱情;有婚姻,而这婚姻,却不能让他们牵手走到最后。

每一段经历都如此美好,而一味的强求结果的话,反让这美好失去了颜色。

“我想,许诺或许是对的。”许言轻轻的说道。

“恩?”季风低头看她。

“活在当下。”许言抬头,给了他一个温婉而烂然的笑容。

…………

站在大门口等客人的顾子夕和许诺,帅哥美女的组合太过养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们结婚——

丝质白衬衣的顾子夕的成熟从容、银色镂空花边裹身长裙的许诺的灵动娇俏,这两人咋看也象是婚礼中走来的新郎新娘。

“现在人结婚可真低调,若不是站在这里迎客,还真不知道这里有结婚的。”

“有钱才敢低调,没钱低调人家说你寒酸呢。”

“也是,那男的白衬衣好帅,我还没见过能把白衬衣穿这么好看的男人呢。”

“我也很少见到新娘头上一点发饰都没有的,不过这头酒红色的大波浪,配着这身花边裙,简直是美呆了。”

“你以为真低调呢,这两人就这两身衣服,起码也是这个数。”

“三万?”

“这男的衬衣看不出来什么牌子,估计是订制的;这女的裙子,是prada今年最新的走秀款,标价17000,再加上这鞋子,你想想,两人这两身加起来,还不得三四万。”

“这也不算太有钱吧,我看人家明星结婚,那礼服都是十好几万呢。”

“明星都是爆发户,能穿出这气质吗。”

“那也是。”

…………

“顾子夕,就十来个客人,我看我们也不用站在这儿接了。”许诺听着各种小声的议论,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也成,你这样被人盯着,吃亏的是我。”顾子夕笑着,伸手揽过她的腰,转身往里走去。

“你脸皮可真够厚的。”许诺瞪了她一眼,余光却瞥见季风的父母正从外面走过来。

“季风的父母来了。”许诺忙扯了一下顾子夕的手臂,两人忙又转身匆匆回到大门口。

“慢点儿,穿着高跟鞋呢。”顾子夕用力的扶着她的腰,看她略显慌张的样子,不禁微顿皱起了眉头。

许诺也没时间理会顾子夕,等季风的父母走近后,忙欠身打着招呼:“伯父伯母好。”

“好。”季风的父母倒也没有对许诺那天晚上的无礼记仇,仍是礼貌的招着招呼。

“在二楼,子夕,你带伯父伯母上去。”许诺的脸上保持着最温柔、最乖巧的笑容,边与季风父母说着话,边将顾子夕拉到身边。

“你慢慢走,别着急。”顾子夕知道她是想先上去通知许言,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我先上去了。”许诺低声说了一句,又朝季风的父母笑了笑,便拎着裙摆,快速的往楼上跑去——原本不习惯穿高跟鞋的她,此时穿着七寸高的水钻高跟鞋,却是键步如飞。

这就是许诺,有时候天大的事情也漫不在乎、有时候却紧张得让人觉得莫明的傻女孩。顾子夕看着她的背影直摇头,眼底却是一片温柔的宠溺。

“这丫头,就是孩子气,也不介绍一下,就这样跑了。”顾子夕转头看着季风的父母,敛下眼底的温柔宠溺,一脸客气而礼貌的笑容:“伯父伯母好,我是顾子夕,许诺的男朋友,季风和许言在楼上等客人,两位请随我这边走。”

“谢谢。”季风的父母沉稳的走在顾子夕的身边,暗自打量着他。

以为人父母的眼光来看这个男子,是个比自己儿子只好不差的年轻人。当下暗自交流了一个眼神,心里却仍带着轻讽:这对姐妹,倒真是历害,姐姐拖着带病的身体,找了自己儿子这么个有着大好前程的医生;妹妹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漂亮得过于耀眼,又为姐姐筹来了大笔的手术费,想来也不会是什么正当收入,却也找了这么个优质青年。

这些男孩子,当真只看外貌吗。

唉,算了,好在许言只是身体不好,还是个漫画家,也不至于做出让儿子、让婆家丢人的事来。

至于这个妹妹,现在找了这么个男人,以后也应该安份才是。

夫妻俩儿心里暗自想着,随着顾子夕往二楼的包间走去。

…………

“季风,你爸妈来了。”许诺冲进房间的时候,到底还是把脚给扭到了。

“跑这么急干什么,又不是来砸场子的。”许言伸手扶住了她,暗自责怪她的不稳重。

“谁知道啊,脸上没什么表情。你说上次砸场子麻,就我们姐妹俩,我们就忍了也无妨;今天要是砸场子的话,季风这么多同事在,我可是会忍的。”许诺扶着椅子坐下来,看着季风说道。

“上次也没见你忍着。”季风笑着说道。

“我那都够忍了,我真发脾气什么样儿,你还没见过吧。”许诺轻哼了一声,揉了揉脚踝对许言说到:“反正你也是人家媳妇儿了,有什么事儿你别出声,装乖巧一些,这护场子的事儿,交给你妹妹我哈。”

“没事的,今天来的都是季风的同事,这砸场子砸的是他儿子的面子,可不是我们姐妹的,所以应该不会。”许言拍了拍她的肩膀,蹲在她的身边,边脱她的鞋边问道:“很疼吗?扭得严重吗?”

“不用你管,一会儿就好了,你快和季风站到门口去。”许诺一把将她拉了起来,扶着椅子站起来,推着他们去了门口。

季风和许言刚走出门,顾子夕便带着季风的父母走了过来。

“爸、妈。”季风的心里有着淡淡的喜悦与紧张——虽然做好了父母反对的准备,可若有父母的祝福当然更好,许言的心里压力也不会那么重。

只是,他们真的会祝福吗?

“伯父、伯母好。”许言站在季风的身边,沉静而娴雅,若不是知道她的病、若不是猜测许诺的不正当收入,怎么看,她都是一副好人家的大家闺秀模样。

“证都拿了,还叫伯父伯母?”季父看着这个媳妇儿,喜庆乖巧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首先松了口。

许言的心里也暗暗松了口气,只是在看着他们时,却又半天喊不出口——爸爸、妈妈,这两个称呼,在她十二岁的时候,便再也没有喊过。

这让她在突然之间,又如何喊得出口。

“爸、妈,先里面坐吧,许言她一时,还喊不习惯。”季风看着许言张口却无法发声的模样,心里一阵心疼。

“慢慢习惯就好。”季风的母亲淡淡的说道,看着她眼圈微红的样子,心里不禁也生怜惜——她是做母亲的,在一个母亲的心里,自己的儿子是最优秀的,找个一身是病的媳妇儿回来,她也还做不到视而不见的任之由之。

只是,人心都是肉长的。

这姐妹刻意的讨好,许诺对许言的维护、许言此时眼圈红红的柔弱模样,怎么看,也是让人心疼的。

“爸爸、妈妈。”许言到底还是喊了出来,只是,一向沉静稳重的她,却忍不住情绪的出离,伸手捂住了哽咽的唇。

“好了好了,也别委屈了。人从陌生到熟悉都需要一个过程,又何况我们从从未见面、到成为一家人,这之间的距离和跨度都太大,我们都需要时间来适应。上次见面的事情,你们姐妹也别多想,只要你们夫妻婚后和和美美的,我们做父母的就放心了。”

季风的母亲拍了拍许诺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首饰盒放进她的手里,轻声说道:“妈妈祝福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到老。以后遇事两个人相互体谅、相互迁就、相互扶持。”

“谢谢妈妈。”许诺轻轻吸了吸鼻子,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是敬茶的时候给的,你这时候拿出来干什么。”季风的爸爸看着老婆不由得失笑。

“那就不敬茶了,咱们也不讲这些规矩。”季风的妈妈看着老伴儿笑着说道。

“那我也就给了算了。”季风的爸爸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红包放进许言的手里,拍着她的肩膀说道:“结了婚就是一家人,年轻人不要记仇,以后还是要孝顺妈妈。”

“我知道,我会的。”许言轻咬下唇,用力的点着头。

“儿子,结婚了,有自己的媳妇儿了,是大人了,以后就要承担起一个家的责任,做个有担当的男人。”季爸爸转头看着早已比自己高的儿子,一阵感慨:“还有,任何时候都要孝顺妈妈,不要让妈妈伤心。”

“谢谢爸、谢谢妈。”季风张开双臂给了爸爸妈妈各自一个大大的拥抱,父子、母子三人,之前的不快与芥蒂,在这个拥抱里,尽数散开。

“臭小子,刚会喊妈妈那会儿,天天跟在我屁股后头喊妈妈,都喊得我烦了。”看着一身喜庆,拥着许言站在面前的儿子,季妈妈的眼圈也不禁红了:“结果长大了,就老妈老妈的叫,再不肯喊妈妈了。”

“妈,都什么时候的事了,还说。”季风的脸微微一红,示意父亲扶着母亲在主座上坐了下来。

随着季风同事的陆续过来,都对温馨而喜庆的小包间大加赞赏,特别是那手续的书封,各人拿起来都爱不释手。

“你就是漫画家言诺?”

“唉呀,我小女儿最喜欢你的漫画了。”

“喂,老李,你那本也给我;小张,你的,你这么大人了看什么漫画,你那本也给我。”

“张姐,你太霸道了吧,这是许言的新婚礼物呢,你怎么全霸占了去。”

“我有女儿,你们有吗?我女儿有全套言诺的漫画集你们有吗?”

“季风,你太不够意思了啊,你老婆是漫画家也不说一声,要不我今天就带小玲一起过来了。”

胸外科的主任医生张怡玲在抢了三套书后,挤到许言的面前:“来来来,新娘子,帮我签个名,我女儿叫林小玲,可是你忠实的粉丝。”

“许言,这是张姐,胸外科主任医生。”季风走过来给许言介绍着,并拿笔递给她。

“张姐喜欢的话,以后我出新书,就让季风带两套给小玲。”许言笑着,接过张怡玲手上的书,认真的签了自己的笔名。

而季风的父母,在看到许言沉静从容的大气、看到季风对她自然的呵护后,在心里对许言的不满也都慢慢压了下去——当你不得不接受时,你就去慢慢发现她的优点、慢慢从内心去接受她、欣赏她,否则就是让自己难受。

……第三节许诺?我的幸福在哪里…………

“让你别乱跑,都肿成这样了。”门外,许诺坐在椅子上,顾子夕蹲在旁边,帮她慢慢的揉着肿了的脚踝。

“喂,你轻点儿,不是你的脚吧,疼死了。”许诺用手扶着他的肩膀,他一用力,她就掐他。

“你姐夫的同事都是医生,我去问问有没有骨科的,看看骨头有没有扭到。”顾子夕瞪了她一眼,小心的将她的脚放到一边。

“算了算了,就是扭了一下,晚上回去用热水敷一下就好了。”许诺拉住了他,不许他进去:“季风那对挑剔的爸妈好不容易放下架子了,我可不想这时候再去惹他们。”

“许诺!”顾子夕瞪着她,见她抓着自己不放手,只得说道:“我去问服务员要瓶跌打药总成了吧。”

“哦,那你去吧。”许诺点了点头,这才放开抓着他的手。

“坐这儿别动,再扭我可不管你了。”顾子夕站起来,伸手在她的脑门上狠狠敲了一下,这才转身下楼去。

…………

“许诺,子夕呢?你的脚怎么样了?可以进去吗?开始上菜了。”没坐一会儿,许言与季风便出来找她和顾子夕。

“有点儿肿,子夕去拿药了。”许诺将脚伸到许言的面前给她看了一下,然后扶着墙站了起来:“那先进去吧,别耽误正事儿。”

“进去吧,让小张给你看看,他是外科的,专治跌打扭伤。”季风蹲下来,握着许诺的脚看了一眼,站起来说道:“应该只是扭伤,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恩,进去吧。”许诺点了点头,扶着许言,惦着脚往里走去。

…………

“小张,这是许诺,她的脚扭了,你帮她看一下。”季风将许诺扶到坐位上,转头对一个戴着眼镜儿、长得斯文清瘦的年轻人说道。

“恩,我看看。”小张走过来,半蹲着在许诺的面前,用手握着她的脚踝:“这样疼不疼?”

“不疼。”

“这样呢?”

“有点儿。”

“摇动的时候疼不疼?”

“好疼。”许诺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捏这里呢?”小张又换了个角度,用力捏了两下。

“这里不疼。”许诺轻轻摇头。

“恩,骨头没事,是筋扭着了,喷点跌打药,不要揉不要动,两天后用热毛巾敷,大约七天就好了。”小张专业的说道。

“不能揉吗?”许诺轻声问道。

“恩,刚刚扭伤时,可能会有少量出血,揉动和热敷会加大出血量。待两三天后,出血凝固了,再用药物揉散就好了。”小张细心的解释道。

“哦哦,谢谢,谢谢。”想着刚的顾子夕越揉越疼,原来竟是错了。

“没关系,你别和我客气,我和季风是哥们儿。”小张笑着对她说道:“我去洗个手,一会儿再过来,有什么不舒服你就和我说。”

“好的。”许诺微微点头,看见他走后,拿出电话给顾子夕发了信息,再抬头时,便看见洗完手的小张,正拉着季风在一边说着什么。

而季风也频频往她这边看来。

许诺疑惑的看着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除了脚肿了之外,身上没有什么不妥呢。

那小张说完话后,便又回到许诺的身边坐了下来:“我叫张靖,是季风的同事。”

“你好,刚才谢谢你了。”许诺礼貌的道着谢。

“新娘子今天很漂亮。”张靖典型的没话找话。

“是啊。”许诺有些莫明的看了他一眼,再去看季风,他正和许言忙着开酒招呼客人,没时间理她呢。

“主治医生和病人喜结连理,对我们医生来说是喜事一桩。也很常见。”张靖却一直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是吗?”许诺点了点头,觉得和这个医生,实际上没有什么共同话题。

“许诺,让医生看过了?医生怎么说?”顾子夕走到许诺的身边,帮她将椅子转了个面,蹲下去,用手握住她的脚又看了看。

“医生在我身边坐着呢。”许诺不由得低笑:“张医生,我男朋友顾子夕。”

“哦、哦哦。”张靖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忙从椅子上坐起来,看着顾子夕尴尬的笑了笑,连声说道:“许小姐只是扭伤,没有大碍,要注意的问题,我刚才交待过她了。”

“是吗,谢谢张医生。”顾子夕看了张靖一眼,站起来朝他点了点头:“我的手脏,就不握手了。”

“你帮她喷药吧,我同事喊我过去。”张靖笑着,转身回到自己那一桌。

“坐着了惹桃花。”顾子夕瞪了她一眼。

“人家是医生,是季风交待来帮我看脚的,你胡说八道什么。”许诺不甘示弱的回瞪着他。

“那看完脚还不走,我进来的时候,他的眼睛可直盯着你——的这里。”说着,故意瞟了一下她的胸口。

“顾子夕,你再说一句试试看。”许诺的脸不由得暗红,伸手往他的肩上狠狠拧去。

“不信我晚上调录像你看。”顾子夕不为所动,那肉硬得牛肉似的,让许诺的手直发疼。

“没见过你这么无聊的。快给我喷药,医生说了,不能揉不能敷,你别再乱弄,把我弄残废了,我可就赖上你了。”许诺看着他恶狠狠的说道。

“我怎么今天才发现,你这么凶呢。”顾子夕轻笑,将她的长裙捋到膝盖上,一手握着她的脚、一手喷着药。

“嗯哼。”许诺蛮横的轻哼了一声,看着他低头专注的样子,心里却是一阵淡淡的暖意。

…………

晚宴正式开始,因为都是熟人,所以大家也没怎么拘谨,许言夫妇例行的给季风的父母敬了茶后,大家便自由的、你来我往的吃喝了。

加上大家对许言漫画的喜欢,言语间多是赞美之词,季风的父母见此,做为父母的小小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满足,对许言的不喜,又少去了一些。

…………

“季风真是太不像话了,老婆这么漂亮,又是个漫画家,居然结婚这么久还要藏着掖着,若不是傅教授说,这还不知道要藏到什么时候呢。”

“所以季风,罚酒。”

吃到一定的火候,就有人开始闹场子了,小包间里,一时间显得喜庆而热闹。

“喂,你快去帮季风挡酒,他是医生,不怎么能喝。”许诺见那些个人都站了起来将季风夫妻围住,忙推着坐在身边的顾子夕。

“你的意思是我能喝?”顾子夕伸手揉了揉额头——这个小女人,还真不把他当外人,有用自己男人去帮姐夫挡酒的女人吗?她一定是第一个。

“别装啊,你的酒量我可是见过的。”许诺拿起酒杯塞进他手里。

“你的意思是,我醉成那天办公室的样子,你还是能接受的?”顾子夕看着灯光下,她粉红绯绯的脸,笑着说道。

“你不去我去。”许诺脸一沉,端着酒杯、扶着桌子就站了起来。

“行了行了,快坐下。”顾子夕忙站了起来,搂着她的腰,小心的扶她坐下后,看着她说道:“坐着别动,我去一下就过来,吃不到的菜等我回来再夹。”

“知道了,快去吧。”许诺笑眯眯的看着他。

顾子夕轻笑着,端着酒杯快步走到季风的身边,笑着说道:“今天季风新婚,大家杯下留情,大家尽兴,他的酒我代。”说完,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要代也行,自己喝一杯,代的人三杯。”有人起哄着。

“没问题。”顾子夕拎过酒瓶,给自己再次满上,足足三杯,都是一饮而尽。

“再来再来。”

“许言还有个漂亮的妹妹,这家伙不仅藏老婆,还把漂亮的姨妹给藏了起来,我们科室多少单身帅小伙儿呢,大家说他该不该罚。”

“是啊是啊,快把姨妹喊过来喝两杯。”

大伙儿可劲儿的闹着,说到许诺,顾子夕顿时一脸的黑线。

“许言的妹妹是我女朋友,她的脚扭了不方便过来,我代她敬各位一杯。”这次没等季风开口,顾子夕自动自发的喝了三杯。

大家见顾子夕既不逃酒、也不推脱,喝得太过爽快,也闹得没意思了,加之本来就只有两桌,便向季风和许言道了祝福后,各自成堆的聊起了各自的事。

待得闹得差不多后,知道许言的身体不好,便也就早早的散去了。

季刚的父母也只淡淡交待了几句,在大家都走后,也便走了,热闹的包间,一时间安静下来。

四个人面对面坐着,吃着早先让酒店单独准备的面条,安静的默契中,只觉虽然辛苦,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却是一种甜蜜的幸福。

“季风、许言,祝你们婚姻幸福、快快乐乐。”许诺端起酒杯,与季风和许言轻碰了一下,动情的说道。

“谢谢,你和子夕,也要快快乐乐,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要忘了最初的爱情、不要忘了这份爱情,给你们带来的快乐。”许言看着妹妹,柔声说道。

“我们四个,都要幸福。”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再低头时,眼圈已是微微的发红。

“别喝了,一会儿还要你开车呢。”顾子夕伸手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腰,在她的耳边低声软语着。

“顾子夕,我今天好开心。”许诺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和顾子夕轻轻碰了一下,动情的说道:“今天我的姐姐正式出嫁,一个爱她的男人,给了她一场用心的婚礼。我为她而高兴。”

“今天,我爱的男人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祝福我的姐姐,我觉得很幸福。”

许诺酒杯举在顾子夕的面前,眯着眼睛看着他:“你说,这杯酒我要不要喝?”

“当然要。”顾子夕摇头轻笑,与她轻碰酒杯后,同时举杯,与她共饮……

…………

“我们就先走了,再坐下去,她非喝醉不可。”顾子夕看着季风和许言说道。

“去吧,好好儿照顾她。”许言点了点头,站起来和妹妹用力的拥抱了一下,又将她将回到顾子夕的怀里。

“季风,好好儿照顾我姐姐。”许诺定定的看着季风,认真的说道。

“当然,她不仅是你姐姐,她还是我的爱人、我的妻子。”季风伸手将许言揽进臂弯,笑得一脸的温暖:“你们先走,我们这里还要收拾一下。”

“本来应该我们来断后,结果她的脚伤了、我又喝多了,就交给你们自己了。”顾子夕点了点头,弯腰打横抱起许诺,大步往外走去。

…………

“顾子夕,我没喝多,你干麻抱着我。”

“你的脚伤了,不能走路。”

“哦,那你不是喝多了吗?怎么抱得动我的?”

“因为你是我女人。”

“顾子夕,许言很幸福。”

“许诺,你也会幸福的。”

“我知道,我当然也会幸福的。”

许诺将头靠在顾子夕的怀里,轻轻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她会幸福,但她不知道,她的幸福里有没有他……

------题外话------

今天是2014年最后一天,祝大家新年快乐,跨年夜快乐。

今天12000字,今天有幸福的婚礼、有公婆的祝福,所有人在今天,都要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