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7美好一天

Chapter137 美好一天

第二天.

“惨了,许言今天飞日本,我得赶去送她。”许诺一个激凌惊醒,却是满室阳光的颜色。

“不知道是你喝多了还是我喝多了,最后醉得不醒人事的人居然是你。”顾子夕听到声音进来,看着她坐在**惊叫的样了,不由得直摇头。

“你早起来了,怎么不喊我。”许诺边叫着,边掀开被子下床。

“脚还肿着呢,怎么这么粗鲁。”顾子夕摇了摇头,快步走过去将她抱起来:“许言早上打电话了,说不要你去送了。”

“不行不行,要去的。”许诺拍了拍顾子夕的肩膀,快速的说道:“我记得是10点的航班,赶一赶还来得及。”

说着见顾子夕只是不动,便皱眉问道:“你公司还有事?没关系,我是左脚肿了麻,不影响开车。”

“我接下来会有一段时间出差,你今天就陪我一整天,如何?”顾子夕看着她。

“我姐接下来会一直在国外呢,我看都看不到她。”许诺想都没想,直接说道:“我送完她就回来陪你。”

“我看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断奶,不会再姐姐前、姐姐后的。”顾子夕摇了摇头,抱着她去了洗漱间:“小心站好了。”

“恩。”许诺点了点头,在他帮她挤牙膏时,半靠在琉璃台上,迅速的将头发梳成了马尾;接过牙刷后对顾子夕说道:“帮我将那套运动服拿出来放在**。”

“好,洗完了喊我,脚别用力。”顾子夕点了点头,细心的帮她将洗脸的毛巾放在手边后,转身出去帮她拿衣服。

虽然脚不方便,有了顾子夕的帮助和妥贴的照顾,许诺只花了半个小时,便一切收收停当。

…………

“你今天真的不用去公司?我一个人真的可以,你送我到车上就行了。”许诺双手搂着顾子夕的脖子,做出体贴温柔状。

“你以为你很轻呢,还乱动,小心我把你丢下去。”顾子夕作势一松手,吓得许诺用力的搂紧了他:“你要是敢让我掉下去,我三天不理你。”

“那怎么行,三个小时都不行、三分钟都不行。”顾子夕哈哈大笑起来,背着她一步一步往外走去——突然觉得,从电梯间到停车场的这段路太短了,他喜欢这样背着她的感觉、喜欢她安静的趴在他的背上和他说话,温言软语的样子;喜欢……

没有什么理由吧,就是喜欢和她在一起。

…………

“许言——”许诺趴在顾子夕的背上,看见季风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揽着许言,正往安检处走,便大声喊了起来。

“不是让你别来了吗!”许言回头看见他们,与季风快步的走了过来。

“她说今天不让她过来,她就罢工不上班了。”顾子夕将她放下地,扶她站好后,开玩笑的说道。

“越来越会撒娇了。”许言看了顾子夕一眼,话中有话的说道。

“会撒娇的女孩子才可爱。”季风看着许诺,眸子里是温暖的笑意。

“你们就听他瞎说吧。”许诺摇了摇头,将一张清单递给许言:“这些是我要买的东西,你记得帮我带回来。这段时间我会住在你那边,花儿什么的,我会帮你照顾着。”

“每天要记得按时吃药,别一玩就忘了;每天例行的心跳和血流监察什么的,也要坚持;有什么不舒服,要及时和季风说,别自己忍着;情况好就多玩几天,不舒服咱们就早些回来;我其实觉得你还是在家呆着的好。”

“许二小姐,你要不要检查一下我的医药箱呢?”季风看着她絮絮叨叨的,不由得无奈失笑。

“当然要的。”许诺认真的点了点头,还真的扯过他手里的专用医药行李箱,扶着顾子夕的手蹲下来,对着自己身上带着的清单一样一样的检查起来。

“你让她慢慢检查,求个安心。”顾子夕伸手将季风拉在一边,轻声说道。

“好吧。我看她就是个操心的命。”季风摇了摇头,看在许诺背上的目光,也是一片温柔。

…………

“季风,我姐姐第一次出远门呢,你可照顾好她了。”许诺将行李箱重新拉好交给季风后,看着他认真的说道。

“好。”季风搂着许言在臂弯里,认真的回答。

“季风,每天都要给我一个电话,或者邮件,或者微信,你的照片就免了,发许言的就行,我得知道她每天的状况。”许诺想了想又说道。

“好。”季风点了点头。

“好了,就这么多,快去吧,该安检了。”许诺想了想,觉得没什么要交待的了,便催着他们快走。

“我们进去了,再见。”季风暖暖一笑,伸手拖起了行李箱。

“许诺,好好儿加油,再见。”许言朝她挥了挥手,说了句只有姐妹俩儿才懂的话。

“加油,再见。”许诺将身体依在顾子夕的身上,朝着他们夫妻轻轻的挥挥手,脸上是柔软的笑意。

…………

“回去吧。”季风和许言在转弯前回头朝他们挥了挥手后,便重新融入了人群。

“还要你背我。”许诺双手扯着他的手臂,娇嗔着说道。

“真如季风所说,越来越会撒娇了。”顾子夕微眯着眼睛,看着她宠溺的低笑。

“因为是你啊!我不用穿着盔甲,装女汉子不是?”许诺轻笑。

“当然,这样很好。”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过身半蹲了下来。

“不过,我也觉得我确实应该减减肥了哈。”许诺笑着,软软的趴在他的背上。

“还好还好,我虽然年纪大点儿,背你倒还是不成问题的。”顾子夕笑着,用力把她往上推了推,背着她大步往外走去。

初秋的季节,阳光褪去夏日的炙白,变成一片华丽的金色,照在人的脸上、身上,如渡上一层奇丽的光圈,美丽而温暖。

他背着她,慢慢的走在人潮川流的机场,自有一股超然物外的自在与沉静,两个人的心里,如这华丽的阳光一样,热烈中带着静谧、飞扬中又带着温柔。

……第二节共处?美好的一天…………

顾子夕公寓。

上次被许诺踢翻的那两盆指甲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花盆,一排排红得灿烂的花儿,在阳光里开得越发的烂然而热闹。

顾子夕临时买了厚厚的地毯铺在花房里,在搬动这些花儿的时候,眸子暗了暗,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正坐在餐厅的吧台处调冷饮的许诺,心里微微一暖,起身快速将地毯铺好后,走进了餐厅:“去花房坐吧。”

“好。”许诺点了点头,将做好的冷饮壶提在手里,另一只手则拿了两只冷饮杯,然后对着顾子夕张开了双臂,等他抱她过去。

“倒真是习惯了。”顾子夕温柔而笑,弯腰抱起她,大步往花房走去。

“喜欢被你宠的感觉。”许诺用力的仰起头,凑唇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

“好啊。”顾子夕柔声答着,将她放进软椅后,接过她手上的饮料壶和杯子放在旁边的藤制小几上后,蹲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暖暖的笑着:“被我宠着的你,感觉好小。”

“哪儿有,明明我是很成熟的。”许诺轻轻嘟起了嘴。

“你的成熟用在工作上就行,对我就不用了。”顾子夕伸手拍了拍她的脸,笑了起来。

“顾大总裁是在提醒我,要开始工作了吗!”许诺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工作,你随意。”顾子夕摇了摇头,转身进去将自己的电脑拿了出来。

“我也有事,帮我把电脑也拿过来。”许诺调整了一下坐姿,对顾子夕说道。

“这么敬业,我要给你发奖金吗。”顾子夕进屋将她的电脑拿过来递给她后,笑着说道。

“我正在做奖金申请方案,这次三个区的零售推广方案,若能提升销售业绩3倍以上,我申请奖励。另外,我跟踪了上一周的数据,发现客单价高的时段,有几个营业员一定在场。”

“这说明,推广起到将客户吸引进店的作用、而我们的营业员,则起到吸引客户成交的作用;要形成最终的销售,两个作用缺一不可,所以我想你应该提醒一下销售部,在这种特殊时期,如何让营业员安心、全心的去做销售。”许诺将电脑打开后,打开文件,将屏幕转到顾子夕那边,边指着几个关键数据,边对他说道。

“你发邮件给我,我仔细看看。”顾子夕看了一眼,对他说道。

“好。”许诺点了点头,快速的将邮件发给了他。

顾子夕点了点头,起身将花房的布帘拉上,两人便各守一隅,专注在自己的工作里。

…………

“许诺。”一会儿之后,顾子夕抬头看许诺。

“恩。”许诺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着看向他。

“我们所说、所作的推广,一直是针对商品:不管是文化式的、叫卖式的、还是品牌驱动式的,都是商品本身的。那么,能不能有针对员工的呢?”顾子夕边思索边说着。

听了顾子夕的话,许诺微微一愣,想了想说道:“自我接触市场工作以来,就是纯商品的推广。如果人是商品的一个环节,或者是可以纳入推广范畴的:比如说服务业,他们的商品就是服务,而服务是由人来做的。”

“恩,我是想,既然营业员这么重要,除了奖励,对于这群直接影响销售、产生销售价值的人,我们还能做些什么。”顾子夕点头说道。

“我觉得你所说的是一个内外的问题,针对商品的所有推广可以是全范围的、全渠道的;对于员工的推广,应该是公司内部的。和什么成就感、荣誉感、收入刺激有关的东西。”许诺想了想说道。

“这个数据,我发给宝仪了,她一会儿会过来。终端营业员始终是大家忽略的一个最重要的销售环节,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我们的资源太少,反而人,就成了最重要的资源。”顾子夕对她说道。

“恩,挺好。”许诺点了点头,将目光重新调回到自己的电脑上,继续做在新推广方案下的销售预测。

…………

“顾子夕,帮我拿一下电源线。”

“顾子夕,把纸巾拿过来。”

“顾子夕,想吃零食了。”

……

一下午的时间,许诺已经非常习惯,什么事都喊顾子夕;而顾子夕也已经非常习惯,把她当孩子一样的宠着。

“唉呀,子夕……”许诺突然停下手中敲击键盘的动作,抬头看顾子夕。

“怎么啦?想要什么?”顾子夕的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正坐在旁边削水果。

许诺的眸光在藤制茶机上扫了一整圈,上面已满满的放着各式的零食、纸巾、还有工作工具。

“顾子夕,不好意思啊,我在家里习惯了把东西都放在手边的。”许诺转眸看顾子夕,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没关系,正好坐久了起来活动活动。”顾子低头将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放在果盘里递给她:“休息一下?”

“恩。”许诺点了点头,接过果盘,用叉子叉了一块喂给顾子夕,边问道:“你说许言他们应该到日本了吧?”

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点了点头:“应该到了。”

许诺又喂了他一块,似是自语似的说道:“看来她坐飞机没问题,以后我们可以再去远些的地方旅游。”

“换了心脏之后,除了排异反应,其它方面她应该是个正常的人,你平时太小心了,反而让她有心理负担。”顾子夕看着她说道。

“你不懂。”许诺轻轻摇了摇头:“而且,我们一直为手术费、医药费什么的操心,我努力的工作挣钱、她有时间就要画画儿,我们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休闲。”

许诺叉起最后一块苹果喂给顾子夕,看着他说道:“不过,以后不一样了,她有季风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努力,总比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情况要好得多。”

“你不吃吗?”顾子夕看着她。

“我不爱吃苹果。”许诺伸长了手,将手中的苹果塞进了他的嘴里,将果盘放回到茶机上后,看着他说道:“以后我们的生活都会开始变化,会越来越好。”

“当然。”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她说道:“许言是你姐姐,说得肉麻一些,她的事情,我责无旁贷;说得理性一些,我不希望看到你为钱发愁。”

“我希望你在我的身边,能够是快乐无忧的。所有困扰你的问题,你交给我来解决。”

许诺低着头,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虽然并不会真的伸手向他要钱,为他这样的心意,她仍是感动和心暖。

一阵有节奏的门铃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顾子夕边站起来边说道:“应该是子仪来了。”

“恩。”许诺点了点头。在他出去开门时,将茶机草草清理了一下。

……第三节宝仪?暗恋的破灭…………

“顾总。”站在门口的谢宝仪,拎着电脑包,仍然是一身的职业套装,看起来干练而利落,却少了份女人的柔软。

“恩。”顾子夕侧身将她让进门。

“要换鞋吗?”谢宝仪看着顾子夕一身闲适的卫衣,是与办公室完全不同的模样,心不由得漏跳了半拍,连忙低下头去,轻声问道。

“不用,进去吧。”顾子夕拉上门,转身去厨房拿了杯子,便往花房走去,边对身后的谢宝仪说道:“喝点儿什么?咖啡还是红茶?或者冰饮?许诺做的冰饮还不错,我推荐你尝尝。”

“都可以。”跟在顾子夕的身后,看见同样一身休闲卫衣的许诺,正抱着电脑舒服的坐在软椅上,赤着的脚放松的搁在厚厚的绒毯上,在透过布帘的淡淡阳光里,完全一副邻家女孩的娇爱模样。

现在的她,完全一副被大男人宠爱着的小女人模样——女人,其实应该活成这个样子才对。

谢宝仪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虽然是宝姿的高级定制,却仍脱不了职业装的匠气,和眼前的许诺比起来,怕不就是小职员嘴里的老巫婆?

“进来吧,我们沟通一下刚才邮件里说的事情。”顾子夕拎了个靠椅放在桌边,对谢宝仪说道。

“这……”谢宝仪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看了看那厚软的绒毯,又缩了回去。

“子夕,你去拿双拖鞋给谢秘书,在左边柜子的第二层,有新买的。”许诺将电脑随手放在地上,看着顾子夕说道。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空杯递给许诺:“宝仪喝冰饮。”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谢宝仪见顾子夕走过来,忙跟在他身后,急急的说道——她如何敢让她的顶头上司、她心目中的男神去帮她拿鞋。

“没事。”顾子夕懒散的笑了笑,走到玄关,拉开柜子,找许诺说的新买的拖鞋。

“她说第几层来着?”顾子夕回头问道。

“左边第二层。”谢宝仪低声说道。

“是了,在这里。”顾子夕伸手将一双还包着包装袋的鞋拿出来递给谢宝仪:“有女人在家里是比较麻烦,其实我这里来客人,一般都不换鞋。”

“是。”谢宝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只得低着头,闷声拆着鞋子,然后快速的换上。

只是,她的心里,却比见着他拥着她热吻时,还要难受——他们自然的相处、她对他的家如自己家般的熟悉,这样的关系,是比恋人更深入的家人关系。

这么快吗?不过是三个月的时间,从对手到恋人、从恋人到家人;而她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也只能静静的仰望着他,不敢有任何的奢望。

许诺,你何德何能,能得到他如此的对待?

…………

“谢秘书,这边坐。”许诺见谢宝仪走进来,指了指旁边的空椅子,将倒好的冰饮放在桌上。

“谢谢。”谢宝仪低应了一声,走过去坐下后,便快速的拿出了电脑。

顾子夕进来后,也拿起了电脑坐在谢宝仪的身边:“你看,客单价最高的时段,总是这几个营业员当班,所以在我们想各种办法将客户吸引到店后,如何促成成交,就是营业员要做的事,而营业员如何开职尽可能的大单,这就要靠动力激发。”

“您的意思是,做一套营业员培训和激励体系,让所有的营业员都达到这种销售状态,是吗?”谢宝仪看着顾子夕问道。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顾子夕点了点头,对谢宝仪说道:“这个事可以和销售部的王强沟通一下。而且,这个数据是市场部在监测推广效果的时候发现的,如果没有定点的推广活动,只有高空统一的推广呢?销售部是不是应该拿出这样的监测数据来?”

“我们没有ERP系统,销售还做不到时时跟进、单单清晰。”谢宝仪轻声说道。

“ERP明年就会考虑,你把这个要求和王强去说,他自然有办法做到。”顾子夕沉声说道。

“好的。”谢宝仪点了点头。

“在营业员的激励上,你有什么想法?”顾子夕看着她。

“我和人力部的薪酬经理沟通过,阶段性超额达标,提高提成点数;整体超额达标,奖励旅游;这些方式一直在用。刚开始的时候,效果还挺好,但一直延续下来后,差不多成了工资的一部分,大家也都习惯了,卖得好的总是那么些人,她们的工资每个月都高;卖得不好的,也总是那么些人,拿低工资都习惯了。所以,用这些办法,额外的预算倒也花了,却不见明显的销量提升效果。”谢宝仪拿过随身公文包,从里面拿出一份年度销售提成报表给顾子夕:“这条曲线都快变成固定的了,月月如此。”

“既然月月如此,销售部和人力部都去干什么了?都没提出过改善方案?”顾子夕沉着脸,一脸的愠怒。

“公司业绩好的时候,各种资源都跟得上,产品推广力度又大、新品的速度也快,所以终端基本看不出什么问题。加之大家对数据的敏感度本来就不高,营业员又是公司最底层的员工,所以就没有人去关注和重视这一点。”

“后来公司内部斗争得历害,上层都在资本上做文章,高层都在想着怎么排队、中层找工作的找工作、混日子的混日子,根本没心思工作。这下层,基本处于无组织无纪律的状态了。”谢宝仪知道顾子夕听了会不高兴,仍是如实的说道。

“恩。”顾子夕沉沉的应了一声,半晌不再说话。

听着两人之间的沉默,许诺抬眼看了他们一眼,轻声说道:“卓雅在营销系统有一套报表体系,任何人接管市场和销售,首先看的是数据,其次看的才是人。”

“所以任你上头千变万化,下面的基地始终是稳稳的,大家都为自己的数据而努力,你的升职、加薪、拿到手的工资和你的领导是谁并没有关系,只和你创造出来的数据有关系。所以整个营销系统,是最不受组织和人员变化的部门了。”

“你看区总Larry被撤,中间莫里安代区总一个月,其实也不怎么管事,公司仍然照常营运;后来新的区总到职,和市场总部又是各种的争斗,仍然没有影响市场营运。”

“所以说,一套行之有效的系统,应该是蛮有用的。”

“恩,改天你详细和我说说,这套报表系统。”顾子夕点了点头。

“营销是个大系统,我了解的只是市场这半边的,销售那边接触很少,估计我帮不到你了。”许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建系统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只需要了解由哪些部分组成,各个环节如何配合,最后的效果如何评估即可;至于详细的报表体系和流程,自然得请专业的公司来做,不是听你说就可以了的。”顾子夕笑了笑,转眸看向谢宝仪:“系统的问题我来考虑,你先做个方案应急,把这段时间的终端人员工作状态给解决了。”

“好的,我再和王强商量一下,看他有什么想法,争取在周一拿出意向草案来。”谢宝仪点了点头,低头在电脑上快速的记录着。

顾子夕点了点头,站起来走到许诺身边:“这都快一个小时了,没听到你指挥我呢?”

轻缓的声音、调侃的语气,有种谢宝仪不敢听下去的温柔。

…………

“我呀……”许诺的脸微微一红,放在绒毯上的双脚不自觉的往里收了收。

顾子夕眉头微微扬了起来,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问道:“要去卫生间?”

“是啊。”许诺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

“人有三急,这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我抱你过去。”顾子夕皱着眉头说道。

“你扶着我就行了。”许诺的脸微微一红,用余光轻瞥了一眼谢宝仪——她正埋头在电脑里,十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动着,似乎并没有注意他们之间的互动。

“自己家里,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顾子夕弯腰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往卫生间走去。

谢宝仪慢慢抬起头,看着他抱着她有力的臂膀、温柔的眼神、亲密的低语,她为他而迷恋的心,慢慢跌落下去——原来,他不是不会温柔,只是他的温柔只给他爱的人;原来,他的脸不是只会有一种表情,他的笑容与迷恋,都给了眼前这个女孩。

再长时间的等待、再多的痴心迷恋、再努力的在工作上追赶他的步伐,他永远都不会用这样的温柔看自己一眼。

这样的等待值得吗?这样的迷恋还要继续吗?

谢宝仪、谢宝仪,你能不能拿出工作中的干练与干脆来,放下对他的痴心吗?

他,只是一个懂得欣赏你的上司而已。

‘啪’的一声,手下无意识的用力,电脑被重重的合上。

谢宝仪的目光,穿透玻璃慕墙,看见他将她抱进卫生间、看见他轻轻的退出、看见他仔细的关上门、看见他轻倚在门边静静的等待——这样一个温柔的居家男子,与她心目中那个霸气、高贵、冷凜的顾子夕,完全不是一个人。

谢宝仪,他这个样子,永远不会为你而展现,所以,你死心了吧。

谢宝仪低下头,将电脑和资料快速的收进了公文包里,站起来后,看见顾子夕又重新进了卫生间后,便拎着包大步往外走去。

…………

“谢秘书走了?”听到大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许诺看着顾子夕问道。

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抱着她边往外走边疑惑的说道:“她这几天有些异常,难道是你们说的大姨妈来了?”

许诺不由得忍俊不住的‘扑哧’一声:“顾子夕,没想到你懂得还挺多的。”

“一个已婚有子的男人,很少有什么不懂的。”顾子夕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谢秘书……”许诺看着顾子夕,想了想,轻声问道:“和你一起工作好多年了吧?”

“应该有五年了,从我在销售部做总监开始,她就是我的助理,所以每个部门的工作,她都相当的了解。很多事情,我也只放心放她去做。”顾子夕将许诺放回到软椅上,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说道:“这五年的时间,她一直很敬业、很努力、也很能干。”

“那你有没有给人家涨工资麻,跟了你五年,你都没表示,没脾气才怪。”许诺一语双关的笑着说道。

“你想到哪里去了?”顾子夕瞪了她一眼,在她的身边席地而坐,将她肿得老高的脚拿在手里看了看,又拿过药帮她喷好后,轻声说道:“她是个很自律的女孩子,正因为如此,我才会留她在我身边这么多年。”

“是啊,看起来职业感很强。”许诺点了点头,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估摸着真是大姨妈来了,女人这时候脾气是很暴躁的。”

“我让她给我重新找个秘书,她可以在行政人事的位置上发挥更在的作用。”顾子夕没有顺着许诺的话说下去,突兀的一句话,似乎在向她解释或证明什么。

“对她来说,值得拥有更好的发展平台。”许诺点了点头。

对于谢宝仪,两人似乎有些心照不宣——许诺是明明白白的知道她对他的感情,自然也知道,谢宝仪看见他们两个如此的相处,会是什么心境。

而顾子夕还没有那个心思去关注一个女下属的情绪,只是他仍然听出许诺玩笑背后的意思,所以不着痕迹的解释着,并做出最合适的安排。

他们的爱情虽烈,却不够稳。他们都知道,那些没有说出的问题,将给他们带来的冲击,是他们心里惧怕而惶恐的;他和她一样,倍加珍惜这段简单相爱的日子、倍加珍惜能与她一起走过的这段路程。

所以,他不许在这段日子里,有任何影响他们感情、影响他们相处的因子出现。

所以,他要给她一段最纯粹、最单纯的爱情;一段足以让她勇敢的爱情;

或许,在一起走过这一段之后,他们都会有勇气从过去里走出来,选择只有彼此的生活。

…………

“晚餐想吃什么?”顾子夕洗了手过来,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问道。

“唉呀,吃了这么多零食,晚饭吃不下了怎么办?”许诺有些发愁的看着垃圾桶里的零食袋,无奈的说道。

“那就晚些再吃。”顾子夕点了点头,也不勉强:“工作先放一放,让眼睛休息一下。”

说着便拉开了窗帘,让黄昏的阳光毫无遮拦的打了进来,整个花房沐浴在金色的夕阳里,让身置其间的他们,心里一片静谧的温柔。

顾子夕轻轻靠在软椅上,一手枕在脑后、一手握着许诺的手,微微眯起了眼睛。

许诺看着闭起眼睛的他半晌,嘴角慢慢弯起笑意,最后,她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在这样的夕阳下,与他一起,就这样静静的躺着,听着耳畔流泄的音乐,享受这样安静而温暖的黄昏时光。

间或,他握着她的手,会轻轻的捏捏她;偶尔,他会伸出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摩挲;开始,她会睁开眼睛侧过头去看看他——而他只是嘴角含笑的闭着眼睛,似乎这只是无意识的动作、似乎这样捏捏她、摸摸她,让他十足的惬意与满足。

后来,她也不再看他,全心的享受着温暖的阳光、这温柔的音乐、还有——他偶尔的小动作。

…………

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你

我想和你一起厮守

不管天荒地老

让我爱着你

不要让我的梦想破灭

如果你真的需要温暖怀抱

不管天荒地老

让我爱着你

(电影《怦然心动》片尾曲:Letitbeme)

…………

晚上,橙色酒吧里。

“宝仪,你怎么喝这么多?”伍静(谢宝仪的朋友,给顾子夕家里做改造设计的设计师)看着面前尽是空杯,又一身清凉的谢宝仪,不由得惊呼出声——谢宝仪一改平日里的端装与刻板,换上了一身贴身的小礼服,将身材的曲线完全的展露了出来。

更要的是,她的身材当真是十分的有料,前凸后翘,纤细的腰一点儿赘肉也没有。这样的一副好身材,天天被包裹在刻板的职业装里,实在是太可惜了。

只是,她的好身材却也不适合在这种场合展现——酒吧是什么地方?龙蛇混杂,上至有钱到无法无天的公子哥儿、下到街边的地皮混混,都是这里的常客,要是出点儿什么事,这辈子就算完了。

“宝仪,回家我陪你继续喝成吗?”伍静大步走到她的身边,巧妙的将快要贴到她身上的男子给挡了开来。

“小静,我心里不舒服,你陪我坐会儿吧。”谢宝仪将手边的酒杯推给伍静,看着伍静轻声说道——虽然喝得不少,却也没到醉的地步,甚至,现在的她无比的清醒。

“怎么啦,遇到什么事了?”伍静接过她的酒杯,没让她继续喝。

“小静,你暗恋过人吗。”谢宝仪轻声说道。

“我,我上初中的时候暗恋过我们体育科代表,可人家不喜欢我。”伍静知道是顾子夕的事儿,故作轻松的说道。

“我跟他一起工作五年,暗恋他五年,我以为,他在工作上需要我,就够了;我以为,我是除了他妻子外,唯一一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女人,他多少对我是有感情的,只是他太自律,所以从不说出来;我以为,总有一天他会发现我的不同、总有一天他会发现只有我是全心全意的对待他,而不求任何的回报。”谢宝仪说着,将头埋在手臂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可是,我还来不及等到他发现我的好,他就爱上了别人。”谢宝仪抬起泪眼,看着伍静说道:“你说,许诺有什么好?不过是年轻一些、不过是妩媚一些、不过是娇气一些,她哪里比得上我,为什么他会爱上她?”

“小静,你知道吗,他不是什么男神,他也不是只有一种冷酷的表情,他也会笑、他也会温柔、他也会无可奈何,只是,这些表情,他都给了她。”

“小静,你知道吗?他离婚了,可我,还是没有机会。你说,为什么会这样!我在他的身边,跟了整整五年啊。”

“宝仪,你冷静冷静。”伍静拿出纸巾帮她整理着哭花了妆的脸,轻声劝着她:“咱们回家再说好吗?”

“小静,你说,如果我早些让他知道,结果会不会不一样?”谢宝仪抓着伍静的手,看着她清秀的脸,怔怔的发着呆——如果他知道她爱他,他们之间,会不会不同?

“小静,你说,我该不该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谢宝仪呐呐的说道,似乎,酒精不仅能让她将心里的压抑发泄;酒精还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勇敢。

…………

“宝仪,有事?”

顾子夕朝许诺做了个手势,从**坐起来走到窗边。

“你在哪里?谁和你在一起?”

“你喝醉了,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找人来接你。”

“你说的这些,我只当是你的醉话。明天你休半天假,下午到公司,我们再聊。”

“你告诉我,你现在哪里?”

“恩,好,谢谢伍小姐,拜托你看好她。”

顾子夕挂了电话后,转身看向许诺:“我过去酒吧把她带出来,回来再跟你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