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8这段关系

Chapter138 这段关系

“顾总,这边。”伍静远远的对着顾子夕打招呼。

顾子夕到橙色酒吧时,谢宝仪正安静的坐在角落的沙发上,低迷的灯光照在她贴身裙的曲线上,完全不同于办公室的端庄模样,让顾子夕差点儿认不出来。

“我送你回家。”顾子夕快步走过去,高大的身影将照在她身上乱七八糟的光线全部挡住,面前只有他不见表情的深邃眸色。

谢宝仪抬头看他,对他的害怕与仰视几乎已成心里定势,即便在酒后、即便有刚才鼓足勇气的表白,但在见到他时,仍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伍小姐,麻烦你扶她到我车上。”看到这样的她,顾子夕不由得轻叹一声——是他太高估她的定力了?还是他太低估自己魅力了?

一起工作五年,他特别欣赏这个女下属,也格外的珍惜这份单纯而默契的拍档关系。

没想到,这个工作起来比男人还男人的女下属,居然会暗恋他,顾子夕只觉一阵头痛。

…………

“宝仪,走稳了。”伍静扶着跌跌撞撞的谢宝仪,跟在顾子夕的身后,只是,虽然谢宝仪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状态,努力的不想让自己在顾子夕面前出丑,耐何酒精的作用下,整个人却软的毫无力气,几乎整个人都倒在伍静的身上,靠她半扶半抱的往外拖去。

“小静,你怎么能打电话让他来呢,我这样子怎么见人麻?”到了这种时候,谢宝仪仍顾虑着自己的形象。

“没有没有,他说你这样美得不得了。”伍静一阵气喘,使劲儿的把她往下滑的身体往上拽。

只是顾了上头顾不了下头,人是拽上来了,连着衣服也被拽上来了。

“顾总,你帮帮忙麻。”伍静忍不住大吼一声。

顾子夕转身回头,看见谢宝仪正一身狼狈的被伍静拽着,身体仍是止不住的往下滑。

“你去开车,我来扶她。”顾子夕将钥匙递给伍静,弯腰将谢宝仪抱起来后,大步往外走去。伍静一边甩着酸疼的胳膊一边直叹:这男人就是男人啊,居然抱得这么轻松。

嘿嘿,宝仪,你真得谢谢我了,终于让梦中的男神抱了一回吧。

伍静嘿嘿贼笑着,拿着车钥匙一路小跑的跟在顾子夕的身后。

…………

谢宝仪住在许诺现在住的那个公寓,差不多都是单身白领居住的小户型。所以抱着谢宝仪进门后,对于这房子的结构也算是相当的熟悉了

“顾总,这边,就把她扔**吧。”

“顾总,真是不好意思,弄得你一身都是脏东西。”

“顾总,要不要先冲个澡,这样、这样,真是不好意思。”

伍静看着被吐得一身的顾子夕,连声的道着歉。

“顾总。”谢宝仪突然从**坐了起来。

“你休息,明天休假吧。”顾子夕转身,看着谢宝仪狼狈却自持的样子,柔声说道——对于一个女子的爱慕,无论如何他都该尊重。

“顾总,谢谢。”谢宝仪的声音低低的,吐过之后,似乎清醒了起来。

“我们之间,不用说谢,你永远是我最欣赏、最看重的拍档。”顾子夕给了她一个温暖的笑容,看着她的目光里,是一如往常的信任与欣赏,没有因为她的表白而自喜或生厌,也没有因为她的失态而嘲笑或不耐。

他就定定的站在那里,身影依然高大,却比平日里更多了一份相知相惜的温暖。

“好。”谢宝仪看着他,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容——这样一个男人,让她如何不动心?暗恋五年,一朝表白,他的反应既是预料之中,又是预料之外,她却如释重负。

“好好儿休息,我先走了,她一个人在家里。”顾子夕暖暖一笑,转身离开。

言语间,全是一个男人对所爱女子最自然的关切,听在她的耳里,却再没有嫉妒。

有的,是对那个女孩的羡慕;还有,对这个男人越发放不下的沦陷——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如此温柔缱绻的模样,让人如何能不爱。

…………

“宝仪,感觉好些没有?”在顾子夕离开后,伍静端来热水帮她草草的清理了一下。

“好多了。”卸了妆的谢宝仪,年龄看起来比平时小了至少3岁以上,苍白而透明的肌肤,看起来有种少女的单纯。

她看着伍静,低声说道:“其实,我很感谢他,并没有因为我的不自量力而嘲笑我;也没有因为他的不接受而责备我。”

“小静,你看,他真是一个太难得太难得的男人,在他身边五年,我又如何能够不爱。”谢宝仪轻叹了一声,抓着背子直直的往后倒了下去,睁大眼睛看着屋顶的天花,淡然却清晰的说道:“我一点儿也不为今天的莽撞而后悔,起码我知道了他的态度;我原想着被他拒绝之后,就果断的放下对他的感情,可我发现,我做不到。”

“你说什么?你傻了吧你,人家只是不想伤了你的自尊,更不想失去你这个机器人一样的下属,再加上一个男人该有的风度,才会听到你的胡言乱语后跑过来接你,对你可真是没半点儿意思的。”伍静还以为她会想通、会放下,没想到末了听到这一句——放不下,不由得又是一阵呼天抢地来。

“我知道。”谢宝仪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可是,人的感情如果能理智到说可以就有、说不可以就消失的话,那还叫什么爱情?”

“那你要怎么办?去和那个许诺争、还是抢?”伍静对一向精明利落的谢宝仪,在爱情里灾如此大的跟头,不禁觉得一阵头痛。

“当然不会。以他对她的感情,我又如何的争得过、抢得过。”谢宝仪低低的说道:“我不会用自己的感情去给他带去困扰。他爱他的,我爱我的,我的爱情,与他无关。”

“你——”伍静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宝仪,你也不小了,学人家玩儿什么任性啊。”

“你让我。”谢宝仪拉起被子,将整个脸都蒙了起来——回忆着爱他的这五年里,所有的酸甜苦辣,其实都只是她一个人的情绪。

被他知道了,很好,她不用再遮遮掩掩的害怕被他揭穿的尴尬了;被他拒绝,也很好,好不用再妄想有一天,他也能温柔的看她一眼了。

以后,只是安静的爱着就行——安静的,做一个他欣赏的下属、信任的拍档。

…………

顾子夕公寓。

“许诺,睡了吗?”顾子夕在门边,边换鞋边喊道。

“没呢,你回来了。”许诺扶着床,一只脚跳到房门口,看着一身污秽的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也不冲个澡再回来,这样一身得多难受啊。”

“怕你一个人等久了。”顾子夕笑着,边往洗漱间走,边对她说道:“帮我拿一下衣服,我去冲个澡。”

“哦。”许诺点了点头,一只脚蹦蹦跳跳到柜子边,帮他拿了内裤及睡衣又蹦回来。

“回**等我,我马上就好。”顾子夕接过衣服,伸手想捏她的脸,却被她闪开了,不由得笑了起来,转身去了洗漱间。

…………

待到他洗完回来时,她却已经睡着了。或许是知道他已经回来,便放心了吧。

顾子夕看着仍然不太习惯睡在他怀里的她,仍然执拗的将她七拱八翘的身体搂进了怀里。感受着她轻浅的呼息,一呼一吸之间,温热的气息吞吐在他光裸的胸口,一阵温软而湿润的悸动;手臂自然的搭在他的腰间,似乎对他已是满满的依赖与信任。

这样淡然的温暖,让人有种想要一辈子的冲动。管他什么责任、管他什么承诺,就这样单纯的爱着她,不行吗?

顾子夕沉沉的叹了口气,拥着她,却睁着眼睛到了天亮。

…………

第二天.顾氏。

“我背你上去?”顾子夕停好车,小心的将她从车里扶了出来。

“不要,你先进去,让Alice来帮我。”许诺摇了摇头。

“想什么时候再公开?”顾子夕眸光依然温柔,只是声音有些低沉。

“那个……”许诺的眼珠骨溜溜的转动着,最后停留在他的脸上时,看见他眸底的深邃与温柔,不禁有些暗暗的心慌——对于他的温柔,她仍然是毫无抵抗力的。

“就我们自己知道不好吗?”许诺仰头看着他,给了他一个无厘头的答案:“我拐走了大家心里的男神呢,好象很有成就感、很让人骄傲的样子。”

“那好。”顾子夕轻敛双眸,掩下眸子里淡淡的失望,再抬眼时,仍是满满温柔的轻宠:“我先上去了,一会儿Alice过来扶你上去,你自己小心些。”

“恩。”许诺点了点头:“再见。”

顾子夕低头在她脸上轻吻了一下,转身却看见站在广场上看着他们的谢宝仪——依然一身端庄的职业装、盘得一丝不苟的长发,在满满的阳光里,一如既往的干练而利落。

“正好,让宝仪扶你上去吧。”顾子夕对着谢宝仪笑了笑——依然如故的淡然而平静,就象昨夜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好啊。”许诺的眸光微闪,看着阳光里的谢宝仪,似乎依然如故,又似乎有了些什么不同——在看着顾子夕时,眼底少了紧张、多了坦然;少了崇拜、多了温柔。

昨天晚上,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了?

她知道她暗恋顾子夕,他也知道顾子夕对她只是单纯的上下级关系,但她确实不知道,顾子夕会怎么对待一个暗恋自己的、醉酒的女秘书——她,应该是借酒告白了吧。

嗯哼,这个男人,心里会不会很得意?

“午饭我给你点外卖送到办公室,有事打内线让他们去你办公室处理,别到处乱跑。”顾子夕回头又交待了一句,便朝着谢宝仪大步走过去。

“她的脚肿了,你过去帮她一下。”顾子夕看着她微笑着说道。

“好的。”谢宝仪点了点头,视线越过他看向许诺,她正朝她挥着手。

谢宝仪不禁笑了——这个女孩,其实也很可爱,明知道她爱着他的男人、明知道他那么晚出门是去酒吧找一个暗恋他的女人、明知道酒醉的女人是大胆得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而现在她见着自己,却依然一脸清朗纯然的笑容,让人只觉得眼前的阳光一片明亮的灿烂。

…………

“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也想着要换身女人气一些的衣服,可试来试去,发现自己长成这样儿,还真只能穿职业装了,你说一个女人活成我这样,是不是有些可悲?”谢宝仪扶着她,自嘲的说道。

“我其实特别喜欢你这个样子,看起来一脸的正气,让人没办法想入非非。”许诺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应该是没办法和你竟争了吧!”谢宝仪轻瞥了她一眼。

“你的意思是,你放弃了?”许诺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我只能说,他不是一个我想得起、争得起的男人。我很羡慕你,却不嫉妒你,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份幸运,而他,显然并不是我的幸运。”谢宝仪淡淡的说道,语气里有着解脱与澄清——既然决定了,不让自己的感情给他带去困扰,还是对她说清楚的好。

这个女孩子,聪明而倔强,骨子里还有股不轻易外露的霸气,她可不想因为昨夜的醉酒事件,而让自己连站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连这份工作机会都没有——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并肩战斗的情谊,有时候是爱情所不能取代的。甚至,这样的情谊会比爱情更重、更牢固、更值得信任。”许诺转眸看她,眼神清澈而明亮:

“如果我是你,也会如你相同的选择。爱情求而不得,但所有的付出,能得到一个人毫无保留的信任与欣赏,还有什么需要遗憾的。”

“就如你和莫里安?”谢宝仪轻声说道。

许诺敛下眸子,沉默半晌,轻轻点了点头:“是的。”

“谢谢你的理解,这一战虽然我不战而退,却如你所说,没什么好遗憾的。”谢宝仪扶着许诺在办公桌后坐下来,看着她淡然说道:“除了爱情,他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老板、是一个值得下级追随的上级、是个让人欣赏的男人。”

“我会把你的评价告诉他的,他一定会很骄傲。”许诺笑着说道,眸子里的明亮清澈却是毫无芥蒂。

“你知道他什么时候最可爱吗?”谢宝仪突然说道,在看见许诺的脸色微变后,也不卖关子,笑得一脸明媚的说道:“在他说:‘我要回去了,她一个人在家呢。’”

“你、”许诺的脸不禁微微一红。

“我猜你都没看到过他的那种温柔,真可惜,他对你的温柔没被你看到,却被我看到了。”谢宝仪笑着,转身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嗯哼,你看到了又如何,那也是对我的温柔。”许诺朝着她的背影皱了皱鼻子,脸上却是收也收不住的笑意。

……第二节工作?她必须得适应…………

“下巴都要笑掉了!”洛简推开门,看见许诺这样子,酸酸的说道。

“要你管。不敲门就进来,真没礼貌。”许诺瞪了他一眼。

“谁说我没敲门?这门都快被我敲破了,若不是我们这里没有煤气,我都要担心你会不会煤气中毒了。”洛简笑着,将两份文件扔在她的面前。

许诺轻哼了一声,拿起两份文件大致的扫了一眼,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安排效果跟进的。”

“这次的分层推广效果比较明显,经销商那边希望能有策划支持。我们只出方案、指导执行,具体的操作收他们自己来,所以你尽快把内部的结构调整到位,然后将零售这边的跟进安排下去。”洛简看着她说道。

“名单我下午给你,你把人处理了,我这边的结构马上到位。然后,我还需要客户的结构和区域市场的分析,你知道,我之前主要是做媒体的,落地方面,也因着对本市的熟悉,也就不显得手生,但外地,我还是有些心悸,怕做不好。”许诺点了点头,有些担心的说道。

“稍后发给你,不用担心,只是各地消费习惯和心理的不同,没有太大的不同。”洛简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道:“在我们这种公司,和卓雅是完全不同的。我们不仅要负责高空策划,还要负责落地执行。大到Y视推广,小到一个店铺的月度推广,都要能做,你要慢慢习惯。”

“确实有些不习惯,有一种,一下子从天上掉到地上的感觉。”许诺看着洛简,坦诚的说道:“我在卓雅,只负责媒体微策和新品上市策划,终端执行、团队管理,我都不用操心的。”

“我觉得,你们应该用我的优势,否则请我来、给我这个薪水,真是浪费,你说呢?”许诺笑眯眯的看着洛简。

“高空和新品,一年最多做三次,自然有给你发挥的机会。我们这叫人尽其用,你就多辛苦了。”洛简笑着,说的,也正是企业的用人现状。

“既然公司是这样,我也没什么不能适应的。只不过,高空和新品一年虽然只做三次,或者只有两次,但为了这两三次,底下的功夫,至少是半年的商调和行调,若没有这个时间去沉淀,这两三次的案子,怕是做不好的。”许诺摇了摇头,只是实事求是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倒也不是非要拒绝终端的工作。

“恩,你先适应适应这边的工作方式,毕竟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从市场上拿回钱来。现在的新品研发都是半做半停,财务没给研发的预算,现在的费用,都是顾总私人筹的钱在撑着。”洛简轻叹了口气,看着许诺定定的说道:“钱,这是现在最关键的。”

“好了好了,快别和我谈钱了,我从小到大都为这东西发愁。”许诺不由得失笑,朝洛简挥了挥手说道:“客户这边,我先熟悉客户资料,然后安排出差,一家一家的走,保证让他们乖乖的拿钱出来,如何!”

“这就对了,这公司可是你未来老公的,你也得多上点儿心,别总是一副置身事外的职业人态度。”洛简点了点头,边接电话边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

“未来老公?”许诺看着桌上的鲜花儿,想起顾子夕花房里的红色指甲花,心里不禁微微发涩。

顾子夕,我倒要看看,新欢旧爱一起站在你的面前,你会选谁。

顾子夕,难道一个人,真的可以同时爱着两个人吗?

或许,只是爱得还不够吧。

许诺摇了摇头,拿起洛简留在这边的文件夹,打了内线电话,安排了秦雅顿和付思亦按品牌跟进卖场推广效果。

“许经理,我想和你谈谈。”推门进来的是袁芳。

“进来,坐。”许诺点了点头,示意她在办公桌前坐下:“我脚不方便,你自己倒水。”

袁芳直直的走进来,径自在她的办公桌前坐下,看着她冷声说道:“听说我们三个策划主任,只留下了秦雅顿和付思亦,我想知道许经理的用人标准。”

“我的用人标准无需向你解释,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不用你的理由。”许诺看着她,认真说道:“第一,你的工作态度不够好,交给你的工作,你敷衍完成;第二,你的创新力不足,固化思维严重,不是我需要的合适人选;”

“你是新领导,我们是老员工,工作的磨合本来就需要一个过程,以一次工作任务的达成来判断我的工作态度,我认为不公平;第二,策划不等同于创新,你自己也说过,你要的是实用,我改的方案难道不够实用吗?C区的业绩提升与B区同等。所以,你的理由并不能说服我。”袁芳尖锐而犀利的说道。

许诺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实际上,我并不需要说服你,只是你需要我给出理由,我就是这两个理由。”

“磨合过程是你说的,我并不需要;我是说过我看中方案的实用性,但实用和创新难道是矛盾的吗?创新的方案就不能实用吗?非得用几年前的思维才能实用?由此可见,你的思维完全不能满足我对策划这个岗位的定义。”

“所以,你要理由,我给你理由;你若对我的理由不满意,那你就不满意好了,我的工作不需要你满意,不是吗。”许诺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你——”袁芳不禁被她的态度憋得说不出话来——有这样当上级的吗?不以理服人,却一意孤行。

“我不同意你的工作安排。我要投诉。”袁芳直直的说道。

“既然我对你不满意,当然不会再安排工作给你,我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你可以去找洛总监投诉,或者找人力资源部投诉,我不介意。”许诺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有什么权利表示不同意——她工作态度不好,还非得自己给她磨合期不成?

当真是莫明其妙。

“我的工作安排就是这样,你接不接受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先出去吧。”许诺看着她淡淡的说道。

袁芳愤怒的看了她一眼,霍然起身转身离去,并大力的拍上了她的们,惹来公共办公区,众多同事的侧目。

“总裁。”

“顾总。”

大家看到顾子夕下来,都将目光从袁芳身上收回来,有些忐忑的打着招呼。

“恩。”顾子夕轻应了一声,微微皱了皱眉头后,原本要去许诺办公室的人,转身去了洛简的办公室。

“给了许诺裁员的指标是吗?”顾子夕开门见山的问道。

“是的,三个。”洛简点了点头:“刚才外面有些热闹,是有什么事被你碰到了?”

“一个员工气冲冲的从她办公室出来,还摔了门。”顾子夕皱眉说道。

“你不是说要磨磨她的脾气吗?不过,既然是员工摔门而出,定然是她磨着别人了。”洛简走过去拉开办公室的门,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袁芳在闹事。

“没事,下午我就找他们一个一个谈话了,三天内办完手续,不影响工作安排,也不会对许大小姐的心情造成影响。”洛简重新关上门,看着顾子夕笑着说道。

“恩,那你抓紧。从工作角度上来讲,她也是我们高薪引进的新员工,在初进入工作状态时,我们还要伸的扶一把、帮一把,让她在这个团队稳稳的扎下来。”顾子夕点了点头。

“我以为,有了总裁大人的以身相诱,这些都不是问题。”洛简神色古怪的看着他,调笑着说道。

“我们一起努力,我继续以身相诱,在这样的关键时期,你也要有个上司的样子,该帮她挡的,还得帮她挡着。”顾子夕沉声低笑,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一会儿让我多磨磨她,一会儿又让我帮她挡着,老大,你这到底是闹哪样?想让她成长,又心疼她吃亏,这不是让我为难吗。”洛简轻叹了口气,看着他的背影不禁直摇头。

…………

许诺办公室。

“莫里安,这里的人莫明其妙的,她的工作又不努力、出的案子又不好,居然还跑来质问我,为什么不满意她的工作,你说,这人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呢。”许诺对着电话里的莫里安发着牢骚。

“你说的是有道理,可是我不耐做这些。”

“恩,我知道,我会的。”

“我呀,我直接和她说,我的理由不需要你满意,而你的工作确实让我不满意,所以我不会安排工作给你,你不满意可以找我上级投诉喽。”

“是呀是呀,洛简会处理的,我没关系的。”

“我现在做的事情可杂呢,终端的、客户的,反正地面执行的都要管。”

“真的吗?好的,我会好好儿努力的。”

“你现在怎么样?下半年的新品案子该过来了吧。”

“你真的舍得甩手不管?咱们上半年好不容易才拼到这个业绩呢。”

“恩,我总是相信你的,而且,我在顾氏继续支持你。”

“你说,你这样一甩手,我们顾氏下半年的新品,不是少了一个强有力的对手?”

“嗯哼,我当是你送我的新工作礼物好了。”

“开玩笑了,你也小心些,那个秦蓝可不是省油的灯,我看Anna现在也不如以前给你的支持大。”

“恩,好,我知道,挂了啊。”

许诺按下电话,想着莫里安刚才说的话,仍然为他担心。

因为秦蓝人为的制造各种阻力,莫里安已经把手上的工作压了又压,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推进着。

在一定程度上压住了中国市场的销售进度,也制造了秦蓝工作能力不足的现象。

而秦蓝当然不是省油的灯,也借口市场部有大量的落地执行工作滞后,无法承接新的产品推广策划,要求市场部增派人手来执行下半年的新品推广。

而莫里安也将计就计,向Anna提出了申请,申请下半年的工作重点放在卓丝的终端推广上。下半年的新品,由总部再安排人来配合秦蓝。

那么在卓雅中国,就形成了一个新的格局:秦蓝负责销售营运、新来的工作组负责新品上市策划、原市场部负责老品的终端推广。

而新的工作组的人员工资,则从年度市场总预算里拨出——而Anna自然的,降低了给莫里安的预算,用来补贴新驻外团队的薪酬及补助。

这便让莫里安的工作难上加难。

若新的工作组能在中国取得新品上市的成功,那么莫里安在中国公司的地位便有可能被人所替代;若新品上市推广失败,莫里安和秦蓝便都要承受年度业绩的压力。

总之,这斗来斗去,不过是增加内耗而已,没有人会是最后的赢家。

莫里安感到很无耐,却也又不得不接招——真可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

“发什么呆呢?”顾子夕去到许诺的办公室,看见她对着电脑发呆。

“没有,在想一些事。”听见他的声音,许诺抬起头来看向他。

“刚才那员工是怎么回事?”顾子夕绕到办公桌里面,直接坐在她的办公桌上,看着她问道。

“工作态度和能力都达不到我的要求,所以没安排新的工作。进来找我讨说法,我就给了她一个说法。然后,她对我的说法不满意,说要投诉。”许诺看着顾子夕说道:“我就让她去投诉,然后她就摔我办公室的门了。”

“你说,我的解释干麻非要她满意?这种情况,我又怎么可能让她满意?她满意了我就不满意了,那怎么办?”许诺笑着摇了摇头。

“恩,说得对。”听见她绕口令似的,顾子夕不禁笑了——或许她并没有管理经验、也没有管理技巧、更谈不上与员工谈话的技巧,但事情的本质,却看得够透彻。

你要炒掉一个员工,无论多少的解释、多少的理由,都是不可能让他满意的——大家天天在谈、年年在做的员工关系管理,包括离职员工关系管理,也不过是希望能好合好散而已。

其实,是不大可能的——真正有那悟性,知道公司立场、知道自己不足的员工,也就不会做到等公司炒他那一步了。

“我知道我的方法过于简单粗暴了,可是我真不耐做这些事情。你给个案子让我做,我熬夜加班都没问题,面对这些人,好烦啊。”许诺看着顾子夕,一脸的愁眉苦脸。

“不烦不烦,我让洛简帮你搞定。让她们以后别来烦你。”顾子夕伸手拍拍她的脸,轻哄着说道。

“算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谁让你给我这份薪水呢,我努力干吧。”许诺耸了耸肩,撒娇过后,仍然知道这是自己在这位置该承担的责任。

刚才找莫里安吐了一通苦水,其实已经想通了许多;对于莫里安教她如何掌握员工心态、如何与员工谈话的技巧,她还在一知半解中,但也并不觉得有多么的重要。

做事最重要麻——她始终这么认为。

“还挺自觉的。”顾子夕不禁失笑,看着她问道:“昨天在家里,可劲儿的使唤我。现在办公室没人使唤、脚又不方便,可还习惯?”

“我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和在家里是不一样的。顾子夕,你的眼里,得有一个精明而干练的许诺,你花重金请来的策划经理,不是个只会撒娇抱怨的小女人。”许诺轻笑,将一个文件夹递给顾子夕:

“客户看到我们直营卖场的推广效果,强烈要求我们给予他们终端推广支持,所以,我们刚刚开展的终端执行策划,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哦?”顾子夕看了她一眼,接过她手里的文件夹,翻开仔细看起来,半晌之后,微笑着点了点头:“不错。”

“让洛简把客户支持申请的电子版发一份给我,我转给销售部王强,让他盯着点儿客户下单的事情。”

“好。”许诺点了点头,当即拿起电话给洛简打了过去:“洛总,你刚给我的文件电子板转我一下。”

“是的,顾总要的。”

“好,再见。”

…………

“他一会儿就发过来,稍后我转给你。”许诺看着顾子夕点了点头:“你下来什么事?”

“看看你,担心你喝水上厕所什么的不方便。”顾子夕看着她:“早上去卫生间没?”

“我早上没怎么喝水。”许诺的脸微微一红——再怎么亲密,也还没到那种程度吧,被一人男人问卫生间的事情,似乎还是有些尴尬的。

当然,这个男人是已婚人士,他似乎觉得问这些事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果然,顾子夕听了她的话后,不禁皱起了眉头:“怎么能不喝水呢?这么热的天,不喝水对身体不好。”

“不是刻意的,早上太忙,还没来得及喝呢。”许诺暗自翻了翻白眼,讨好的看着他:“顾子夕,你是不是该上去了?”

“这是赶我走呢?”顾子夕不禁失笑:“脚该喷药了,过去那边坐下来。”说着便走到她的身边,搂着她的腰将她半提了起来。

“喂,这是在办公室呢。”许诺皱眉看着他。

“是啊,所以不能抱你呀。”顾子夕故做失望的看着她。

“懒得理你。”许诺伸手抓紧他腰间的衬衣,低头轻笑着。

………

“肿消了不少,今天第三天了,应该可以揉了。”顾子夕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将她的脚拿到自己的膝盖上,仔细的喷了跌打药后,将大手覆上用力的按揉起来。

“怎么样?”顾子夕看着她。

“有发热的感觉。”许诺说道。

“恩,这就对了,说明药物渗透进去了。”顾子夕点了点头,低头看着她的脚,耐心的按揉着。

滑腻的肌肤,满触着手心,呼入鼻息的,有浓郁的药水味道,还有透过药水味道,自她身上传来的少女的馨香。

…………

“许经理,我下午要出……”付思奕边敲着门边推门走了进来,却不禁被眼前的画面给震住了——总裁正将许经理的脚抱在怀里揉着。

虽然大家都猜他们有关系,却也只是猜猜,这亲眼看到,当真是挺震憾的。

“别动。”顾子夕感觉到许诺用力往回缩的脚,不由得低吼一声,抬头瞪了她一眼:“别乱动。”

“你?”许诺都不敢看他,抬眼看着付思奕,不由得一脸的尴尬。

“我、我先出去了。”付思奕有些结巴的说道。

“你下午要出去吗?外出单给我吧。”许诺尴尬的笑笑,将手伸向她。

“好的。”付思奕忙将手里的外出单递给她,眼睛想去看顾子夕,却又不敢看,站在那里只觉得一阵不自在。

“别乱动,我帮你拿笔。”顾子夕见她拿着外出单,便站起来,将她的脚小心的放下,大步走到办公桌前抽了支笔递给她后,才又坐回去。

许诺快速的在单子上签了字后,递给付思奕:“去吧,相关数据第一时间用短信发给我。”

“好的。”付思奕接过单子,迅速的转离开,在转身之际,终于用余光飞快的看了一下顾子夕——他又将她的脚拿到膝盖上,从容而仔细的按揉着,似乎在此刻,他眼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她的脚。

“我已离婚、你尚未嫁,有什么不可以?”顾子夕抬眼看她,淡然的说道。

“是。”许诺轻轻点了点头——是没有什么不可以,只是她不想在不得不离开的时候,面对别人同情的目光而已。

不过,不是说好了要勇敢吗?说不定,她真有勇气向他开口要未来;说不定,他真能放下那段指甲花的往事,给她一个未来!

“真要上厕所了,你扶我过去。”许诺看着他,脸上是淡然的笑意。

“小样儿。”顾子夕伸手去刮她的鼻子,发现自己满手是药油,便又缩了回来:“等一下,我擦个手。”

说完起身大步走到她的办公桌前,抽纸擦干净手后,复又走到她的面前:“我背你过去。”

“扶着就好。”许诺摇了摇头。

“扶着还不是要把你抱起来,一只脚怎么走。”顾子夕转过身背对着她,柔声说道:“乖,快上来。”

许诺将手放在他的背上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软软的趴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