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39一直这样

Chapter139 一直这样

顾子夕拉开门,背着许诺坦然的走出去,穿过公共办公区域的走廊,一直到前台,再到卫生间,一路听到职员们倒抽凉气的声音,还有间或铅字笔落地的声音,除此之外,安静异常中。

“你的指甲掐进我的脖子了。”走在办公室外的走廊上,顾子夕沉声笑了起来。

“我紧张,不行吗?”许诺忙低头看自己的手,果然已经掐进了他的脖子里,忙收回手,还似模似样的吹了几下:“喂,不疼吧?”

“还好。”顾子夕轻笑。

“没想到你的皮还挺嫩的,我还没怎么用力呢。”许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要是在用力,是准备将我给血刃了不成?”顾子夕直乐,走到卫生间门口,顾子夕小心的放下她后,转过身来低低的看着她:“看你平时那强悍劲儿,还有你害怕的事儿?”

“凡事和你扯上关系,我都怕。”许诺敛眉轻笑,扯了扯他的手臂:“我进去了。”

“小心些,惦着走别跳,地上滑呢。”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她扶着墙走进去后,便站在走廊里等。

…………

“还行?没用力吧?”顾子夕伸手扶过走出来的许诺,低声问道。

“没有,现在回办公室?”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

“难道想一直站在这里?”顾子夕不由得摇头,转身过来背对着她,低声说道:“上来吧。”

“哦。”许诺乖巧的趴了上去,而随着他的步子越往里走,她的表情就越严肃,只是这次注意到自己的手劲儿,没有使劲儿的掐顾子夕。

而这次在穿过公共办公区域时,显然同事们也镇定了许多,都如常的工作着,办公区里又是一片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

许诺的目光,直直的盯着顾子夕的后颈,直到进了办公室,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还紧张呢?”顾子夕轻笑着看着她。

“好多了。”许诺缩了缩脖子,脸上是一片甜蜜的笑意——与他的爱情,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那些想象中的困难,似乎在一个一个的消失。

似乎,他们并没有刻意为之,而只要他们牵手在一起,连困难都开始让路。

是不是,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我上面还有个会,先上去了,有事给我电话,我就会下来。”顾子夕伸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揉抚了一下,脸是上一片温暖的笑意。

…………

接下来的几天,大家都习惯了,每天早上顾子夕会背着许诺到办公室;下午下班后,也会将她抱到楼上的大办公室,让她陪着他一起加班。直至离开,再背着她下楼。

从这前的毫无征兆,到现在的高调甜蜜,让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大跌眼镜——大家还真是一下子不能适应,那个高冷的大总裁,会有如此温情柔软的一面。

而那个曾站在公司对立面的犀利丫头,在爱情的呵护下,居然变得温婉而明亮,再不是一副面目可憎的模样。

…………

“你们说,是我们顾总先追的许诺,还是许诺先追的顾总?”

“我觉得是顾总选追的许诺。”

“为什么?”

“你还记得Y视竟标那回吧?顾总让洛总监去挖人呢,估计是洛总监没办成,顾总亲自上阵,就这样给挖了过来。”

“恩,很有可能,你说卓雅多好的公司啊,世界500强的外企啊,还有那莫里安,听说罩她罩得很呢。她居然也放弃了。”

“是啊,她来的时候,咱们顾氏可是有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了呢。”

“所以说,爱情的力量大,人家现在来个夫唱妇随!幸福甜蜜啊。”

“不过呢,也算她聪明。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着,咱们顾总这家底,怎么着也比一个打工仔强。而且,以顾总的能力、顾氏在业内的口碑,撑过这一阵去,她做个老板娘总比做高级白领强。”

“这个当然。听说顾总和他老婆分居,每个月的生活费还有十好几万呢,他没有这几十倍的身家,怎么可能这么大方。”

“不过,我觉得,她没我们老板娘漂亮啊,你说,顾总怎么会看上她啊?”

“听说老板娘身体不好,而且,人家胜在年轻啊。现在不都流行大叔配萝莉吗?二十三岁不算小,比顾总还是小多了啦。”

“就是就是,喂,所以说这年轻漂亮,再加上点儿能力、再加上点儿手腕,是钓男神的必备神器。”

“哈哈哈,姐妹们,努力修练吧。”

“喂喂,老板娘来了……”

大家抬眼,看见一身白衣的艾蜜儿,窈窈娉婷的走进来,都忙打住了话题,打水的打水、复印的复印、拿资料的拿资料,一时间各忙各的都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

艾蜜儿的眸光在整间办公室微微扫过一圈后,脸上一片黯淡而寂然——走进这里,原本是满身荣耀与满目仰视,此刻再来,却有几许的尴尬和狼狈。

“您好,您是找顾总吗?他在会议室,您在这儿稍等,我帮您去通知。”楼层的行政助理,在看见艾蜜儿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才好,却仍是迅速的从办公桌里走了出来,满脸堆笑的问道。

实际上,对于顾子夕和艾蜜儿的关系,所有人只看到过一个分居通告。知道他们处于分居状态。

而对于顾子夕与许诺关系的高调公开,所有人都在是猜测,之前的分居或许就是为了追许诺做的姿态。

现在,正宫前来,而老板与现女友打得火热,这局面,又会怎样的精彩。

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将头埋在电脑里,手指在键盘上忙碌着,心里却期待着接下来的故事。

……第二节前妻?蜜儿来访…………

“我知道会议室在哪里,我直接过去。”艾蜜儿淡淡的说道。

“这……您这边请。”行政助理略作犹豫,但做了个请的手势,跟在她的身后一起往会议室走去。

“顾总经常到这层办公室来吗?”艾蜜儿边走,边作不经意的问道。

“有会议的时候就会过来,现在最要紧的是销售,所以顾总会下来多一点。”行政助理巧妙而职业的答道。

“公司现在的情况,比前段时间好多了吧?”艾蜜儿心里一阵发涩,却也只能装做浑不经意的随意问问。

“是的,这两个月的薪水都按时发下来了。”行政助理点头答着,却不知道这个被分居的总裁夫人,到底想问些什么——她应该知道总裁和许诺的事情了吧?

她会是来闹事的吗?

应该不会,她长得可不象泼妇呢。

不过,如果她闹事,总裁会帮谁呢?

虽然公开里对许诺呵护备至,可男人都是这样,玩儿归玩儿,遇到事情,还是以家庭和老婆为重的。

行政助理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两人已经走到了全透明玻璃的会议室旁。

…………

楼层会议室。

市场部和销售部正在讨论客户系统(经销商系统)的推广支持与终端策略,顾子夕与财务也列席参加。

“客户先分为新旧客户,新旧客户中,再分为一级大客户、二级有五家以上自营店的客户、三级分销小客户。”

“新客户的推广支持,之前我们已有合同约定,在顾总的周旋下,这部分支持费用是由客户自己来支付,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给客户最好的策划案和推广建议。这部分客户,由我亲自负责。”

洛简在白板上将客户层次结构画了出来,边画边讲解着。

“余下来的一级大客户,由许诺和我共同负责;二级客户由许诺负责;三级客户由客户系统的策划主任负责,许诺跟进。”

“为客户做推广策划、为客户做终端建议,对顾氏来说是第一次,但客户有这个需求,对我们来说,却是极好的消息——说明客户信任我们、客户将总部做为了榜样、客户想做好想做出业绩来,所以,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借这个机会,再拿回一批货款来。”

洛简说这话时,眼睛是看着销售部的王强的。

王强哈哈一笑,接话说道:“市场部既然把子弹都送上镗了,我们哪有不打胜仗的道理,你们的子弹送到哪儿,我们的销售做到哪儿,这钱的问题,会解决的、会解决的。”

“许诺,把策划组新的分工和客户服务系统给王总介绍一下,也让王总有拿钱回来的信心。”洛简笑着,将白板笔递给了许诺。

“其实就是改变了一下责任模式,策划人员的目标是产品,销售人员的目标是客户,两相结合,市场和销售就都能拿下来。”许诺接过白板笔,边说,边用手撑着桌面站起来。

“就坐着吧,我推你到前面。”顾子夕直接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回到椅子里,然后推着她到前面的写字板前。

在两人的关系透明化之后,他对她的宠爱几乎毫不隐藏,也从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好了。”许诺淡然而笑,伸长手臂在写字板上边写边说道:“之前的策划主任,是按区域来分,一个区域所有的品牌都由一个人负责。这样的策划方案对于地区适应性当然是不错的,但是对于品牌的针对性就明显不足,以至于我们每个区域的推广方式不同,但每个产品的推广方式却大同小异。”

“所以,我和洛总监商量,将策划主任按品牌责任制来分工,由品牌主任针对产品特点做有针对性的推广方案,然后将方案发给各区域的销售经理,由销售经理去和客户沟通,在此基础上进行地区特点的对应修改。”

“这样的方式,好处是推广方案的产品针对性强,让我们不同产品的生命力能够更持久,因而避免同质化的自相残杀。执行困难的地方是:我们的销售经理、或者客户的团队,要懂得市场策划。”

“我对客户的了解还不多,之所以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变动,也是和洛总监有商量:目前我们拿出新品的实力还不强,单一产品吸引回款的能力也相对弱,必须好好儿发挥我们多品牌的优势,将这些品牌的特点全部放大化来推广。”

“对于区域市场人员的配备方面,我想我们期初的推动速度慢一些,我的区域策划主任在做了整体推广方案后,会根据销售人员指定的重点区域,进行专向现场指导。”

“这是现在的人员安排。”许诺说着,伸手在写字板上将人员名单、对应区域画了出来。而顾子夕见她坐着高度不够,伸举得太累,便从她手上接过白板,按她说的,一个一个的画了出来。

“是这样吗?”画完之后,顾子夕低头问她。

“对,就是顾总画的这样,王总看看,有没有什么意见?”许诺点了点头,看着王强问道。

…………

艾蜜儿站在走廊里,看着会议室里,许诺自信而神采飞扬的模样、顾子夕呵护而欣赏的目光,他们的配合,在此刻显得如此的和谐与完美。

子夕,终于,你要一个能和你并肩携手的女子,而不是我这样,一无是处,只能拖累你的爱人吗?

子夕,原来,你的爱情也是如此的现实、如此的庸俗,你又有什么立场指责我!

“我进去帮你喊顾总出来吗?”行政助理看见顾子夕体贴的举动、再回头看艾蜜儿阴沉得可怕的脸,心里不由得直打鼓。

“恩。”艾蜜儿轻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行政助理的心砰砰直跳着,小心冀冀的敲开了会议室的门:“顾总,夫人来找。”

听见行政助理小心冀冀的声音,刚才还热烈讨论着的各人,不禁立即噤了声,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站在走廊的艾蜜儿,又齐齐将目光调向顾子夕,而余光,却暗暗的看着许诺。

一时间,原本热闹的会议室,显出诡异的安静来。

“以后喊她艾女士、或艾小姐都成。”顾子夕将手中的笔递回给许诺,淡淡说道,声音清雅淳和,淡然平静,听在各人的耳朵里,却让人震惊非常——这是当着许诺的面,和艾蜜儿撇清了所有的关系了。

又或者,两人已秘密办了离婚手续了——他对这个新来的策划经理,不止是豪门公子的猎艳游戏:而是万分的认真的。

而这个许诺,不惊不宠,只是自然的接过了他递过来的笔,仰头看着他淡淡的笑了笑:“推我到桌边一下。”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将她推回到洛简的身边,看着她轻声说道:“我出去一下,你们先讨论。”

“恩。”许诺点了点头,侧身对洛简说道:“我要说的差不多这么多,你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王总,你的意见呢?”洛简点了点头,看着王强问道。

“老板和夫人这是?”王强忍不住问道。

“离了。”洛简淡淡说道。

“难怪难怪。”王强连连连点头,抬眸轻瞥了许诺一眼,不禁暗自佩服她的淡然与镇定。

“之前按区域划分的结构,已经用了许多年,效果大家都是看到的。新的组织模式,且不管效果如何,总是值得我们去试一下。所以,我对许经理的提议没有意见。”王强立即将话题转到了刚才的讨论上。

…………

“什么事?”顾子夕看着艾蜜儿,气色似乎比之前要好了些。

“别墅那边的人,我清理了一下,大约留下三分之一就够了,这是名单,你帮我看看。”艾蜜儿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顾子夕,看着他小声说道。

“不用替我省钱,再紧张,给你的生活费总还是有的。再说,你习惯了这样的和活方式,突然改变,怕是对身体不好。”顾子夕接过纸条,边打开边对她说道。

“我不能为你做什么,省钱的事,也还是能做到的。再说,我总不能连梓诺都不如吧。”艾蜜儿的声音一片凉意。

“恩?”顾子夕抬眼看她。

“梓诺让我把他不穿的衣服,拿去淘宝上卖掉,说有的都只穿了一两次,能卖个好价钱,虽然不能帮你什么,自己的学费生活费,就不用你操心了。”艾蜜儿低下头,语气有些酸涩的说道——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这个儿子,是多么的懂事与贴心。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对顾子夕,她只知索取不知付出,竟连四岁的儿子都不如。

“这小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顾子夕不由得失笑,将手里摊开的那张纸递回给艾蜜儿,淡淡说道:“你自己看着安排就好,每个月我会按额度划到你卡里。梓诺还小,对于公司的事过于紧张了些,我会和他聊聊的。”

“这段时间许诺的脚受伤了,不方便照顾他;接下来我和许诺都会去出差,在市内的时间也少,你就费心多带他些,等公司的事再稳定一段时间,我和许诺就接他回来。”

“是我儿子呢,我求之不得你们将他交给我。”艾蜜儿摇着头说道:“还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恩?”顾子夕沉眸看着她——这才是她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吧。

“去你办公室吧,我站着有些累了呢。”艾蜜儿轻轻笑了笑。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抬眼看了看会议室里,正和大家一起讨论的许诺,她的表情和情绪都无异常,便带着艾蜜儿往楼上走去。

…………

“什么事?”顾子夕递了一杯牛奶给艾蜜儿,沉声问道。

“子夕,下周未我生日,以前不管怎么样,都是一家人一起过的。我想,这次能不能,去别墅陪我和梓诺一起?”艾蜜儿看着顾子夕怯怯的问道:“最后一次,好不好?虽然我们离婚了,可对梓诺来说,你是爸爸、我是妈妈,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在他眼里,我们依然是相亲相爱的家人,你说呢。”

“那天我不一定在S市,所以现在不能答应你。”顾子夕沉默片刻,沉声说道。

“如果在呢?”艾蜜儿满怀希冀的看着他:“要不,请许诺一起也好啊,我没关系的,只要你开心,梓诺也开心,我就很开心了。”

顾子夕看着她,眸光微微闪了闪,点了点头:“我会和许诺商量,到时候再给你电话。”

“好,好,那我回去准备了。还有啊,许诺喜欢吃什么菜,要不你一会儿短讯息给我?恩,我准备和这些工人一起最后还过一次生日,然后、然后,就要请他们离开了。”艾蜜儿从沙发里站起来,低着头,眸子里闪过难过的神色。

“你去安排吧,不用刻意为许诺准备什么,她不一定能过去。”顾子夕也站了起来,与她一起走出办公室:“没别的事就回去吧,我看你气色好了很多,该在家里静养才好。我下面还有事,就不送你出去了。”

“好、好,你去忙吧,不用管我的。”艾蜜儿忙退后一步,朝他轻轻的挥了挥手,然后转身,快步往电梯间走去——轻盈的步伐、飘逸的群裾,似乎有着最初的纯粹,与他的相处,只为简单的快乐,而不带丝毫的目的。

…………

“你觉得我抱你回办公室,会怎么样?”会议结束后,洛简看着许诺笑着说道。

“这个问题,得问顾子夕了。”许诺笑着,快速将电脑和笔记本收好后,递给了洛简:“帮我拿一下。”

“你呢,准备学兔子跳回去?”洛简接过她的电脑,扬眉问她。

“其实都好了,小心点儿着力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许诺笑着,用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看着洛简说道:“我这两天再加加班,把推广案的雏形做出来,见了客户之、走完市场,就能直接敲定方案了。”

“那就辛苦你了,不过还是要注意休息,要是有了黑眼圈、或者冷落了我们大总裁,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洛简笑着,伸出一只手扶住了她。

“你再胡说八道,我可真生气了。”许诺瞪了他一眼,依着他的手劲儿,一惦一跛的往办公室走去。

“怎么不给我电话?”顾子夕正走出电梯,看着她吃力的样子,便大步走了过来,接过洛简的手扶住了她:“靠过来吧。”

“说着事儿就忘了。”许诺笑笑,将身体靠进他的臂弯,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恩。”顾子夕的眸光微闪,扶着她慢慢往办公室走去。

……第三节亲密?还是有心结…………

“你们这边,销售部与市场部的关系,比卓雅好多了,那边成天都是斗来斗去的。”许诺回到办公桌后面坐好,看着顾子夕笑着说道。

“什么叫我们这边?”顾子夕轻笑:“你现在可是完完全全的顾氏人呢?”

“唉哟,口误,习惯了,一时间还真改不过来。”许诺失笑,看着顾子夕轻声问道:“和她谈什么了?时间不短呢?”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顾子夕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低声说道:“有什么事儿,想问就问,别憋在心里。”

“是啊,你也没那功夫玩儿猜心的游戏不是。”许诺低头笑笑:“我现在的这控制力,似乎是差多了,其实,其实也没什么要问的。”

“好了好了,你快上去吧,我这儿还有活儿要干呢。”许诺扯下他揉着自己头的手,坐正了身体,打开电脑准备开始工作。

“许诺——”顾子夕伸手合上了她的电脑,看着她无奈的说道:“别墅里原来有二十来号人,现在她准备只留下六个,这些人原来是我请的,所以她过来知会我一声。”

“哦,我知道了。”许诺轻声应着,脸上一直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告诉我,有没有胡思乱想?”顾子夕伸手捏她的脸,柔声问道。

“恩~没有。”许诺轻轻摇头:“我觉得,我不该问的,是不是不够大气、不够自信、不够从容?”许诺轻咬下唇,低声问道。

“然后呢?”顾子夕看着她,曾经的飞扬,在他面前,变得有些小心起来;在他面前的娇软明媚,每每遇到艾蜜儿的事情,也会不自觉的收敛成旁观者的模样。

这样的她,让他有些心疼。

“然后……”许诺抬眼看他,伸手圈住他的脖子,有些泄气的说道:“还是会想啊,你们谈什么呢?她会不会没事故意找些事来找你呢?你对她那么多的习惯,那么多的心软我好象、好象有点儿不舒服。”

“好吧好吧,我就是很小气啦,你别再问我了。”许诺伸手捧住他的脸,用力的按压着,将一张好好儿的俊脸,挤得面目全非。

“我会慢慢的改变和她相处的模式,慢慢放下照顾她的习惯。你有任何的想法,都可以告诉我,否则,我怎么知道,我哪些行为会让你生气呢。”顾子夕温柔的看着她,轻声说道:“我们联系已经很少了。”

“知道了,说了是我小气麻,不关你的事。”许诺放下在他脸上作威作福的手,敛眸轻声说道。

“我喜欢你的小气。”顾子夕低语着,俯下头去,轻轻吻住她微翘的双唇。

吓得许诺用力往后仰去:“你干麻?”

“你说呢?”顾子夕无奈的看着她。

“这是在办公室呢……”许诺一幅受惊的样子。

“谁让你不开心了呢?”顾子夕轻笑,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沉沉的吻了上去——他知道,他的吻,对她有着神奇的疗效。

…………

“心情好些没有?”顾子夕抱她在怀里,低低的问道。

“本来就没有很不好。”许诺红着脸答道。

“那就好。”顾子夕低头在她的耳边、脖子轻嗅着,惹来她一连串的抗议。

“好了,别不开心了。接下来我们都要去出差,好长时间见不到了呢。”顾子夕张嘴在她的脖子上咬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人家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们这一周不见,该怎么办呢?”

“那你正好把和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省得回来让我见着。”许诺满是醋味儿的话脱口而出。

“看来是真的介意了?醋味儿这么大呢。”顾子夕大笑,俯下头,不依不饶的吻着她、变着花样的吻着她,直到她喘着粗气连声告饶,他才罢唇。

“我的许诺,这次的醋可吃得大了。我要怎么化解呢?”顾子夕盯着她被吻得微微红肿的唇,做出思考状。

“喂,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了,我是那样小气的麻。”许诺伸手在他胸前用力拧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为自己莫明其妙的低落情绪、为自己莫明其妙的不讲道理的话。

“谁让你爱上的男人是二婚呢,你努力的大度些,我努力的少联络她些,好不好?”顾子夕用力的抱了抱她——其实不能怪她,她还这么小,很多事情,不会懂。而他,也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好。”许诺抬脸给了他一个淡淡的笑脸,用力的点着头——她要的爱情,无论有没有未来,都应该是有品质的:不要嫉妒、不要猜忌、不要小心眼儿这些负面的情绪来打扰。

若说,真要吃醋,或许不该是艾蜜儿——而是,他正努力寻找的那个人;而是,他给出未来承诺的那个人。

将下巴轻轻的放在顾子夕的肩膀上,许诺将眼睛轻轻的闭上,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许诺,珍惜现在;许诺,好好儿爱他;许诺,抓紧爱他的时间,让快乐的记忆更多一些吧。

爱情,就是如此,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曾经,她以为爱情是独占的,以为她不可能和任何一个人分享爱情;而现在,明知道他心里还有着另一个人,却仍是心甘情愿的在他未做决定时,这样的爱着他。

爱情,是美好的,也是可怕的,美好得让人沉醉其中;可怕到让人奋不顾身。

…………

“是不是,有一种爱情,叫奋不顾身?”许诺在他的耳边轻轻的低语着。

“恩?”顾子夕将耳朵贴近了她的唇,希望听清她的心事。

“你让我,很快乐。”许诺张口咬住他的耳垂,柔舌快速的轻舔而过,在他耳边一阵轻轻的叹息。

“许诺——”顾子夕一声低呼,只觉得浑身电流般的窜过,有种情不自禁的冲动涌了上来。

他的大手,紧紧的捏着她的小手,有种捍断她手指的力度,让她感觉到一阵吃痛。

“喂,你捏得我好疼。”许诺用力推了推他。

“女人,你知不知道随意挑逗男人的后果?”顾子夕咬呀切齿的瞪着她,抓着她的手用力的按住自己的紧绷。

“喂,你干什么——”许诺吓得用力往回抽着自己的手,却被他狠狠的按住在那里,久久动弹不得。

“你自己点的火,自己负责灭!”顾子夕紧按着她的手,粗声说道。

“我怎么又点火了……”许诺满脸通红,却又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别动,一会儿就好,总不能在这儿办了你。”顾子夕用力的按着她的手,轻喘着气,低低的说道。

许诺当下,便一动也不敢动,由着他一只手紧搂着她的腰,一只手将她的手紧紧按住。

良久以后,她感觉到自己的手下慢慢的变化,他紧绷的身体也开始慢慢恢复,她下意识的知道危险已经过去了,逃也似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满脸通红的看着他。

“知道怎么回事儿了?”顾子夕瞪了她一眼。

“恩。”许诺低低的应着,看着他眼底强压下去的火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男人身上有些地方,轻易不要去碰。”顾子夕张嘴,在她的唇间狠狠的咬了一口,放开紧搂她的手,深深吸了口气,低低的说道:“我先上去了,今天晚上我不加班。”

“今天晚上我要加班。”许诺飞快的答道。

“那我一会儿过来陪你。”顾子夕不禁轻笑,温唇在她的唇齿间又**撕磨了许久,才依依的放开她,快步走出她的办公室。

…………

“许诺,你真是要羞死了。”在顾子夕离开后,许诺将头重重的撞在桌面,直觉得没脸见人。

男人这种生物,冲动起来,似乎不分场合,不就是咬了一下他的耳朵麻,真是太过份了。

只是,两情相悦的两个人,在情到浓时,似乎会觉得,再怎么亲密,都不够;再怎么疯狂,都不够;

许诺,可以吗?

和他再近一步?

不,不行,不行的。

许诺用手将头紧紧的抱起来,那十夜的痛与泪,再次涌上心头,是爱是涩,她早已分不清楚。

只是,她却无法坦然的,将自己再交给任何一个男人——即便,是深爱的顾子夕。

许言,我该怎么办?

…………

那一段爱情

像一道门坎

藏在心中一直遗憾

手里的温暖

明明很温暖

担心不疯狂

不算爱

忘了失去的最美

美到什么也隐瞒

要不要诚实回头看一看

该放手了

那一些伤痕早就变淡

该承认了

过不去也还是过到现在

那一个人

并没有枯守在上个转弯

等待着谁的旧爱再复燃

…………

子夕,走到现在,我真的不知道,是害怕被你看到我不堪的过去会放手;还是心里对那个人还有期待;又或是,经历过那样的十夜之后,对这件事情,我在害怕?在不知道如何面对?

顾子夕,我该怎么办?

天色渐暗,许诺却在自己那一个无意的举动后,又陷处矛盾与挣扎之中——坐在黑暗里许久,没有动、也没有开灯。

“怎么不开灯?”顾子夕下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她这幅挣扎又茫然的模样:昏暗的办公室,只有从玻璃窗外透进来的浅浅灯光;坐在办公桌前的她,双目无神的盯着电脑屏目,目光却不知道看向了哪里。

“又胡思乱想什么了?”顾子夕轻叹了一声,捧起她的脸转向自己。

“顾子夕,我……”许诺看着他,竟有种无法开口的语结。

“男人在某种情况下,都会有冲动,但这并不代表非要不可。”顾子夕捧着她的脸轻轻的说道:“我会等你,等你到觉得可以的时候;我会等我自己,等我自己有了决定的时候。”

“许诺,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五年没碰过女人,包括蜜儿。所以,你认识的顾子夕,是个正常、又不正常的男人,你大可以对他放心。”

“所以,你面前的顾子夕,不会因为生理冲动,做出我们都没有准备好的事情。我们,都给自己多一些时间,好吗?”

顾子夕说完,没等她回答,便轻轻柔柔的吻住了她——他知道她肚子上的那道疤,他知道她心里的害怕;

而他,却不能在此时给她想要的安全感——于她,他又何尝没有愧疚?

在她随时做好转身的准备时,他用爱情将她牢牢圈在自己的怀里;在她慢慢深陷不可自拔时,他却只能停步不前;在她需要他的承诺、哪怕只是身体更进一步的接触,来告诉她,他爱她、他要她、他不会嫌弃她的安全感时,他也只能苍白的说着再等等的话。

许诺,对不起,我们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彼此;

许诺,对不起,再给我一点一点的时间,让我找到她。

其实、其实,我爱你,比爱她多啊。

…………

顾子夕温柔的深吻里,带着对她满满的愧疚;而她紧拥住他的力度里,却有着绝望的回应——他们都有不得已的过去,他们都珍惜得之不易的现在;他们都为无法全心付出而愧疚他们都在想:我其实最爱的是你呵,却又无法对过去完全放手。

其实,我最爱的是你呵。

只是,我们给彼此再多一些时间吧——子夕,让我慢慢的学会不害怕,好吗?

…………

接下来的日子,两人似乎更粘对方了。

每每一起加班到很晚,她都缠着他做宵夜吃;

每每早起,都要在**歪腻半天才起床;

明明脚已经好了,她仍故意的指使着他做这个、做那个,而他,也乐此不疲;

她大姨妈来了,非要他去帮她买卫生巾,还非得要她指定的牌子;

而他呢。

明知道她的脚好了,仍喜欢背着她上班、下班;

在工作不是那么忙的时候,她背着她去看电影、逛游乐场;

在两个人都要加班的时候,即便是在公司,他也会把所有的零食都搬到她的桌前,然后把电脑搬到她的办公室一起加班。

她没有回许言的家里帮她收拾房子;他也没有把梓诺从别墅接回来。

两人之间的亲密,除了最后一步,该做的、能做的,也都做了。

似乎觉得,够疯狂就不算爱;似乎觉得,不够粘乎一定是爱得不够;

“子夕,我觉得太快乐了。”许诺坐在顾子夕的怀里,边吃着零食、边看着碟片。

“快乐就好。”顾子夕低头,在她的脸上轻吻了一下,便抬眼看碟片——其实,碟片里放的什么,他一点也没看进去,只觉得,这样静静的搂她在怀里;这样安静的陪她作任何她想做的事,是最幸福的事情。

“我明天去杭州,接下来是上海、北京,大约要一周的时间。”顾子夕看着她轻声说道。

“恩,我明天也要出发了,洛简在催我呢。”许诺点了点头。

“大姨妈还没完吧?要不再推迟几天,完了再走?”顾子夕伸手拍了拍肚子。

“没事,最难受的是第二天,后面就没事了。”许诺仰头,拉下他的脸,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便又将目光调到碟机上。

“那你自己多注意些,尽量少走路,按时休息。”顾子夕轻声交待着。

“知道的。以前也是这么工作的,挺习惯了。”许诺点了点头,将身体完全窝在他的怀里,只感觉舒服得不得了。

两人边看着碟子,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直到许诺歪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顾子夕才将她抱回到**。

而两个人要出差的行李,许诺早已整理好,整齐的放在了柜子边。

…………

接下来的一周,两个人各奔东西的忙碌起来。顾子夕去去一一拜访上游供应商,为下半年的采购争取帐期;许诺与洛简一起,去各城市走访下游经销商,为各城市量身定做推广方案。

两人每天不是在路上、就是在饭局上、又或是在酒店里赶方案,忙得天昏地暗,每天通电话的时间,也都到了12点以后。

“身上好了没有?这几天先不要安排走店,和客户多谈谈。”

“已经大好了,你别担心。听你的声音很疲惫呢,供应商那边,谈得怎么样了?”

“原来的五家供应商,现在缩减到了三家,只有加大定单量,才能谈得下来帐期和优先供货权。”

“恩,能谈下来就成,有时候是需要做些妥协的。”

“你准备几点睡?”

“大约还要一个小时。”

“我也差不多,先挂了吧,到时候我再打给你。”

“好。”

…………

看着盲音一片的电话,许诺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他和她,一切都是那么亲密而自然,恋爱的热度似乎还没有褪去,又已经有了家人的温度。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该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