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41学会让步

Chapter141 学会让步

“莫里安……”许诺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

“没事。”莫里安在与林父对视了一会儿后,转头给了许诺一个安慰的微笑。

“你说他这眼神里,算不算是刀光剑影?”许诺见林父转过眸去,继续主持婚礼,这才松了口气,看莫里安说道:“如果说目光能杀人,你一定被杀死好多次了。”

“胡说八道,小说看多了吧。”莫里安瞪了她一眼,从桌上拿了一颗糖塞到她手里:“吃东西。”

“知道了。”许诺吐了吐舌头,剥开糖衣,将糖塞进嘴里,看着一帘之隔的那边,热闹非凡。

…………

“感谢各位来参加小女的订婚宴。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一子一女,我们家那个臭小子就不用说了,我最疼的就是这个宝贝女儿。看到女儿从呱呱坠地到慢慢长大,我和她妈妈都恨不得将她一直留在身边才好。”

“只不过,孩子大了,总是要有自己的路要走、有自已的人生要过,在她找到自己一生的伴侣,告诉我们要离开时,我和她妈妈虽然不舍,却也为她高兴。”

“虽然女儿没有听从父母的意见,选一个圈子以内的小伙儿、过安稳的日子;但对于女儿的勇气和眼光,我们做父母的都感到骄傲。”

“她选择的伴侣,不仅有8年的相处经验,更是国际公司的商业翘楚,在国外服务多年后,又回到国内为国家、为城市做贡献。虽然不在圈子,但国家的发展离不开经济的发展,他在商业的圈子里,为国家的GDP做贡献,也是很好的麻。”

“所以,从脾性的了解、从政治觉悟,允儿给我们找的这个未来女婿,都符合我老林家的标准。所以秦蓝这个小伙子,我觉得,很不错,大家以后也多多支持。”

林父一番话,既有身为人父亲的柔软动情,又有身为父母官的政治思维,且当着一一干政要,极为巧妙且直接的表达了他对这个女儿的重视、对这个未来女婿的认可,等于给秦蓝以后弃商从政、或者从商的政治支持,铺了一条人脉的路。

而他在说这番话时,偶尔从莫里安脸上扫过的目光里,带着隐隐的示威的意味。

莫里安和允儿恋爱八年、和允宁是好哥们儿,从上学时的不认可、到走上社会后对允宁的正向影响、再到与允儿珠联璧合的组合,他们一家,对他的期望值一直很高。

没想到,八年时间,连抗战都胜利了,而他们,却在要结婚的时候说要分手。

气得他们老两口,连见都不想他。

所以,无论这个秦蓝怎么样,在公开场合,他们必须支持女儿——这是必须的。

…………

接下来,司仪又介绍了两人的恋爱经历、秦蓝的工作背景、卓雅公司的介绍等等,然后就是未婚夫妻俩儿交换戒指。

至于有羡慕、嫉妒恨的那些个大院小姐们,在这样和谐的环境里,除了低声嘀咕几句外,也不敢再大声闹事——毕竟,父亲还要在她父亲手相混呢。不能因为自己的任性,而坏了父亲的前程。

只是,仍有人在下面小声嘀咕:“这准新郎的父母怎么没来?”

“不会是孤儿吧?”

“主持人也没介绍,准新郎自己也没解释呢。”

“老林这次可能是真急了,丫头都29了。这秦蓝,我看悬。”

“怎么说?我看一表人才的,对丫头也好。”

“看男人,首先要看孝不孝,这男孩子,从头到尾没提过一句父母,未必真的是孤儿?不孝的男人,在没事的时候能哄着你、爱着你,一遇着事儿,自私自利的个性就显出来了。”

“这个……老林也不至于没考虑到,可能人家真不方便提呢。”

“但愿吧,看着这丫头长大,还是希望她能找个好人家。唉,那个莫里安是不错的,不知道怎么就分了。”

“时间长了,相看两厌呗,就象我和我们家那口子。”

“又来了,吃东西、吃东西……”

…………

秦蓝端着酒杯,与允儿先敬了一些长辈之后,对林父说道:“伯父,我同事都在那边,我先过去招呼一圈在过来陪这些长辈喝酒。”

“我跟你一起过去吧。”林父赞许的点了点头,端着酒杯,与允儿的妈妈一起来到卓雅同事的这边。

“伯父、伯母、这是我的同事,这边是销售部、这边是市场部……”秦蓝陪在林父的身边,大致介绍了一下。

“恩,好、好,都是商界的精英,看起来就一股子精气神,比我们机关的可有精神多了。”林父点了点头,举起酒杯每桌敬了一杯。

到得莫里安这桌,允儿的表情不禁有些尴尬,而秦蓝则是一派的洒脱自若。

在林父与众人喝完一杯后,眸光轻瞥了一下莫里安和许诺,而林母的表情,则更是阴沉。

“伯父、伯母,恭喜你们。”莫里安端起酒杯站了起来,面对林父的严肃、林母的阴沉、允儿的尴尬,他心里虽有愧疚,面上却仍只有真诚的祝福,在这种场合,也让人无法发作。

“谢谢,慢用,请坐。”林父简短的六个字,将心里的不满完全表达了出来。

“有人就是不识好歹,好在我们允儿眼光好。”林母恨恨的说了一句,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包间。

“大家慢用,我过去招呼一圈就回来,今天是我和允儿的喜事,大家尽管放开乐,晚上我们再继续下半场,Marry记得订场地。”秦蓝眯着眼睛,眸光从莫里安淡然的脸上扫过之后,笑着和大家招呼了一圈,便搂着允儿回到了隔壁。

正式开席以后,隔壁包间里,各种的马屁迎奉、酒杯碰撞热闹非常、偶尔的讽刺嘲笑也穿插其间、政界的丑态不一而足。

而卓雅这边,大家都斯文节制的吃着东西,加上平时最爱闹的市场部这一桌,因着莫里安的关系,大家也都格外的安静。以至于一帘之隔的这一边,尽显职场人的优雅与精致。

酒到高处,两边的年轻人便开始串场子,特别是以前出入大院常碰到的那些个少爷小姐们,八年的相入,和莫里安是熟悉得不得了。

“大美女,让一下,我和莫大哥叙叙旧。”一个女孩子大大咧咧的拍了拍Vivian的肩膀,在Vivian还没起来时,她便挤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莫大哥,这位小美女是谁呀?”

“许诺,我朋友。”莫里安微微笑了笑,转头对许诺说道:“旧友,王微微,允儿的同学。”

“莫大哥真是低调,为了这么个小美女,连允儿这么个宝贝都不要了,还只是朋友?”王微微的脸上带着莫测的笑容,看着莫里安说道:“莫大哥,早听说你们的事儿了,你牛啊,让我们允儿在圈子里都成了笑话。”

“不过,今日得以见这位小美女,我觉得,你还真TM有眼光,不错。”王微微举起酒杯,对莫里安说道:“我敬你一杯。”

“我一会儿还要开车,就不喝了,你尽兴。”莫里安淡淡说道——对于大院里的这些少爷小姐们,他从来都没有太好的印象。

有利落爽气的、也有豪气干云的、才能出众的也不是没有,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个个眼高于顶,都认为自己高人一等,都觉得自己有特权,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

或许他们并不缺悲天悯人之心、也不乏善良的细胞,却从不知道低调、尊重为何物,所以他对她们,向来也是敬而远之。

“呀,莫大哥还真不给面子呢。”王微微一口干完后,自动的续上一杯,看着许诺说道:“我莫大哥要开车,小美女不开车吧?来,我们喝一杯,庆祝你把莫大帅哥抢到手。”

许诺看了一眼莫里安,又看了一眼王微微,还有后面端着酒杯陆续走过来的公子小姐们,知道今天在这里,有人是在看林允儿的笑话、也有人是以给林允儿抱不平,她和莫里安若是应付不好,怕是不好过关了。

“不会吧,难怪莫大哥喜欢你了,小美女这么听话,莫大哥不发话,你就不敢喝呀。”王微微笑着站了起来,对身后的女子说道:“倩姐,你来看看这位小美女,多乖巧可爱呀。”

“莫里安,我们是不是要单独和伯父、伯母打个招呼?”许诺突然说道。

“当然。”莫里安点了点头,伸手拉起许诺,对那一帮子拥过来的少爷小姐们说道:“你们慢慢玩,我去和允儿爸爸妈妈招呼一声。”

“哟,这是道歉呢?还是示威呢?”一众公子小姐,不怀好意的大笑。

“要去也成,要不你陪我们喝三杯再走,要不让这小美女留下来陪姐妹们聊聊,反正,林伯父、林伯母肯定不待见她的。”那叫倩倩的女子淡淡说道。

“我若都不答应呢?”莫里安轻挑眉梢,淡淡说道。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莫大哥还是这么霸气,可惜的是这次护的不是市长千金,我们也不用客气就是了。”倩倩脸色一变,举起酒杯就朝许诺脸上泼去。

莫里安一个拉扯不及,那杯酒没泼在许诺的脸上,却也淋湿了她大半个肩膀。

“你们这是干什么?仗着背景在这里洒泼吗?”莫里安低吼一声,转身看许诺:“有没有事?”

许诺沉默着,将头低在莫里安的胸前,低低的说道:“我想泼回去,可不可以?”

“恩。”莫里安轻应一声,侧身让开。

许诺微微一笑,抬头看着那叫倩倩的女孩,淡淡说道:“见过不讲道理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讲道理的。”

说完,还没等那女孩出声反驳,一杯酒当着她的头淋了下去:“我替允儿有你们这种朋友而脸红。”

“你,你干什么……”那群公子小姐,平时倒不见得怎么合得来,这时候却同仇敌忾起来,个个齐齐的冲上来,拉扯着莫里安,让他把许诺交出来。

莫里安同桌的同事也都站了起来,自发的挡在他和许诺的面前——怎么着,也不能由着别人欺负自家老大,这可是面子问题。

特别是Vivian,刚才居然拦在了最前面——抛开她现在是莫里安的秘书的身份不说,这个女人,在这种时候,当真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义气。

“你们这是干什么?都给我让开。”一声低吼,允宁大步走过来,三下午除二,把那些公子小姐们都给拨了开去,然手狠狠瞪了Vivian一眼,转头看着莫里安说道:“各让一步,都算了。”

“你们坐下吧。”莫里安点了点头,示意同事们都坐下来。

“允宁,今天是允儿的喜事,闹来闹去不好。我和许诺去和伯父、伯母打声招呼就先走了。”莫里安看着林允宁说道。

“恩。”林允宁沉声应着,带着莫里安和许诺往前走去。

“泼了人,就这么走了?”

“允林,没见过你这么当主人的。”

“她今天必须给我们个说法,我邬倩倩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委屈。”

邬倩倩横身拦在林允宁的身前,狠狠的盯着许诺,蛮横的说道。

“你要怎么个说法?”林允宁阴沉着眼睛,一脸的不悦。

“第一,让我打一耳光;第二,去主席台用麦克锋给我道歉;第三,赔偿我身上这条裙子。”邬倩倩抬起下巴,看着林允宁说道:“我这可是看在允儿的面子上,否则哪儿有这么轻易的饶了她。”

“这位小姐,你以为你爸是李刚呢?你这么牛?”听了这女人霸道还以为有理的话,许诺不怒反笑,一把扯开站在前面的林允宁,对那女人说道:“唉哟,你这条裙子我认得,Prada的新款吗,要五万吧?我请问小姐,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啊?这钱是你贪的还是你爸贪的,现在上面不是下人在查吗?我看得好好儿查查你。”

“你给我闭嘴!”林允林低声吼了一句——他们这个群体,最忌讳说的就是这个事,这个小女人太泼辣了。

“我看允儿的面子闭嘴,这女人再敢嚣张,我对她不客气。”许诺瞪了他一眼,一脸霸气的说道。

“你、你,我今天非撕烂你的嘴不可。”邬倩倩哪儿吃过这种亏,气得伸手就去扯许诺的衣服。

“原来泼妇长的是这个样子,我今天真是见识了。”许诺躲在林允宁的身后,双手抓着他的手臂笑着说道:“允宁大哥,你们这儿盛产泼妇吗?”

“让你闭嘴。”林允宁只觉一阵头痛——这个小女人也太闹腾了,虽然是邬倩倩不对,在这种场合,她就不能懂事一些。

“允宁大哥,我的衣服也坏了,她得赔我呢。我们打工的可没那么有钱,我这衣服是花钱租的,我得赔给人家的。”许诺皱了皱鼻子,不识趣的说道。

“你安静些,衣服让莫里安赔你。”林允宁回头低吼一句。

许诺见他气得头冒青筋,这才好整以暇的回到莫里安的身边,等着他打发那疯女人。

…………

一场闹剧,直到有人喊了邬倩倩的父亲过来,才算落幕。

而邬倩倩临走时,还放下狠话:“小**,你给我等着。”

“站住。”莫里安脸色一沉,伸手拦在了邬倩倩的身前。

“小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丫头我回去教训她,今天的事到此为止。”邬父沉着脸说道。

“给她道歉。”莫里安淡淡的说道:“没有谁活该被人骂。她也没有这资格骂她。”

“小莫,看莫伯伯的面了,今天的事先到这里,回头莫伯伯和你喝两杯。”邬父当然知道女儿的脾气,让她吃了亏还道歉,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莫里安,算了,我只当流年不利,遇到疯子了,以后离远些就是了。”许诺扯了扯莫里安,却看着邬父冷冷说道:“只不过,你们这官话我不太懂。什么叫我等着?或许,我该问问林伯伯。”

“小姑娘,不要得理不饶人。”邬父脸公一变,沉声说道。

“真是笑话,有人要威胁我,反而是我得理不饶人了。”许诺冷笑,转头看着林允宁:“允宁大哥,要不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你给我等着’?这句话不解释清楚,我还真不敢离开这儿。”

“邬伯伯,倩倩真该好好儿管教管教了,否则早晚得出事。”林允宁走过来,看着邬父沉声说道:“今天在这里坐着的,都是我老林家的客人,她这么一闹,算是怎么回事?”

“这许小姐逮着这句话,日后若有个什么事,是算您的,还是算我老林家的?”

林允宁前面一句话,还有些语重心长的样子,后面一句,却是**裸的威胁了——绝不许对许诺出手。

“允宁,倩倩的脾气你也知道,她也不过嘴上头不饶人,也没什么坏心眼儿。今天是允儿的喜事,大家到此为止,今儿个之后,我给你爸赔个礼,你看如何?”邬父瞪了女儿一眼,转头看着林允林低声说道。

“如何?”林允宁看向莫里安。

“这不是笑话吗,因为她没家教、因为她脾气不好,我们就活该被骂了?”莫里安紧皱眉头,看着林允宁:“我女人被人泼酒、被人骂,你说我能就这样算了吗?”

“你的意思是?”林允宁叹了口气,无奈的问道。

“她今天好好儿道歉也就罢了,她若坚持不道歉的话,我小百姓倒也不怕和大局长磕上一回了。”莫里安牵紧许诺的手,看着邬父淡淡的说道。

“这事儿都怪我,是我开玩笑太过份了,我替倩倩姐道个歉,莫大哥,我们过去也是一起玩儿过的,你看今天就算了吧,允儿姐去换礼服一会儿就出来了呢。”王微微倒是识得见好就收,见事情僵持不下,便过来赔着笑脸。

“怎么都站在这儿呢?”说话间,秦蓝和林允儿换了套礼服,正走过来。

“大哥,怎么回事?倩倩这一身是?”允儿看见林允宁沉着一张脸,低声问道。

林允宁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对允儿说道:“谁家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谁家女人都是被自己的男人宠着的,无端的被人这一泼一骂,连句说法都没有,也确实说不过去。这一边占着理、一边拧着劲儿,你今天这订婚礼,可真够**的。”

林允宁一番话,句句都在说邬倩倩没家教,不禁让邬父的脸青一阵白一阵。

“Eric,今天……”林允儿轻皱眉头,看看莫里安,也觉有些不好开口——只是,他们大院的这些孩子,平时是嚣张惯了的,就这点儿事,平时还真拣不上筷子,所以就算逼着那邬倩倩认错赔礼,怕是后面她也会再找许诺的麻烦。

这事因她而起,若许诺有任何的麻烦,她都没办法向莫里安交待过去,所以她还是希望莫里安就忍了这一回。

只是,事关许诺,她又如何好意思开口让他让步?

“莫里安,我肚子疼,陪我去卫生间吧。”许诺的眸光自林允儿的脸上转了一圈,突然拉着莫里安说道。

莫里安沉着眸子,盯着邬倩倩看了半晌,在许诺又催了几次后,才牵着她的手,沉着脸穿过人群,往卫生间走去。

众人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剑拔驽张的气氛,随着莫里安和许诺的离开,慢慢缓和下来。

“邬伯父,这件事最好到这里为止,你明白我的意思?”林允宁看着邬倩倩不服气的表情、邬父沉郁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

“当然,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会没事找事,倩倩回去,我会教训她的,今天给你们添麻烦了,你帮我和你爸说一声,我就带这丫头先走了。”邬父明白林允宁的意思,当下表了态后,便扯着女儿迅速的离开了。

“你招待客人吧,我去看看莫里安。”林允宁拍了拍允儿的肩膀,柔声说道。

“恩,帮我给他道个歉,必竟在咱们这儿让许诺受委屈了。”林允儿点了点头,对林允宁说道。

“好在那个女孩子还算懂事,要一味的闹下去,还非得爸出面了。”林允宁摇了摇头,转身往卫生间方向走去。

其它人见事情闹成这样子,也都始料未及,不觉都散了去,安静的吃着自己的东西,不再说话。

“会不会不习惯?他们就是这样的。”林允儿看着秦蓝无奈的说道。

“所以你才更可贵,我有福了是不是?”秦蓝沉沉的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尽会说好话哄我开心呢。走吧,这边几桌要过去坐坐。”允儿淡然而笑,拉着他转身往自己闺蜜的那桌走去。

在众人把她逼到最难堪的角落里的时候,秦蓝的大手一直稳稳的搂在她的腰间、他的眸光一直那么温柔的看着她。

这个男人,如此相待,她如何还能在他和莫里安之间摇摆不定?

林允儿,不要太死心眼儿了,就是这个男人吧,他能给你想要的安稳、想要的幸福。

依在秦蓝的臂弯、走在秦蓝的身边,林允儿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不是在演戏、第一次感觉到与他的亲密并勉强、第一次有了种绝望的安心——主动久了,她会累;在乎久了,她会崩溃。

既然她爱的得不到,就让她安心呆在爱她的男人身边吧。

“秦蓝,今天,真的很开心。”允儿举起杯,与秦蓝轻轻一碰,淡淡的笑容里,是对过去的放下。

“你开心的样子,最漂亮。”秦蓝眯眼而笑,一直紧张的神经,直到此时才完全的放下来——允儿,你终于完全属于我了,从身体到心灵。

…………

“真要上卫生间?”莫里安似笑非笑的看着许诺。

“当然不是。”许诺耸了耸肩:“允儿都开口了,你要怎么办?”

“看不出来,还挺懂事的。”莫里安看着她的眸光微闪,轻轻的笑了。

“难不成,我就只会争强斗狠?”许诺拎着裙子揣了他一脚,看着他说道:“你上去打声招呼我们就走吧?实在没必要再坐下去了吧。”

“恩。”莫里安抬头,看见林允宁走了过来,对许诺说道:“我过去和允儿爸爸妈妈道个歉,分开之后,一直没给老人家一个解释。虽然他们并不需要,但这句抱歉,还是要有的。”

“我不用一起了吧?怪尴尬的。”许诺转身也看到了林允林,低声说道:“今天我都成了炮灰了。”

“后悔陪我过来?”莫里安轻笑。

“为朋友两胁插刀,死而后已!”许诺举了举握紧的拳头,一副小超人的模样,让人忍俊不住。

“邬家我已经警告过了,现在风声紧得狠,我想他也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以后见着避着点儿,讲理的你惹得起,不讲理的,就别惹了。”林允宁走过来,对莫里安说道。

“遇上这种人,真让人堵心。”莫里安摇了摇头:“我过去和你爸妈打个招呼就走了。”

“恩,我带你过去。”林允宁点了点头,对许诺说道:“你去我那桌等一下,在我那儿没人敢动你。”

“我去我们同事那桌吧。”许诺点了点头,拎着裙子走回酒席。

“搞定了?”林允宁看着他。

“没有。”莫里安淡笑。

“真不知道你在搞什么。”林允宁无奈的摇头,带着他往父母休息的包间走去。

…………

“道歉的话就不必说了,放弃允儿是你的损失,不是允儿的损失。”看着莫里安一身儒雅的走进来,林父黑着脸,先把他还未说出的、道歉的话,给堵了回去。

“伯父、伯母,对不起,辜负了你们的托付。”莫里安走进去,站在林父、林母的面前,轻声道着歉。

“不敢,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你们自己觉得不合适,要分开,我们当长辈的也不会勉强。”林父看着莫里安,淡淡的说道:“只不过,年轻人做事,总要考虑周全才是。临到要结婚了,才说不合适,就有些不负责任了。”

“是,是我不对。”莫里安低声说道。

“我和你阿姨,也没把你当过外人,你这次的事情,着实让我们伤了心。”林父看着莫里安诚心道歉的样子,只在心里叹了口气,冷冷说道:“我和允儿说,要找你来谈谈,允儿只是哭着不让,怕我们为难你。”

“这孩子就是心善,也罢。我们老林家的女儿,也不是要求着人家才嫁得出去的。以后大家路归路、桥归桥,你不要再去招惹允儿了。”林父看着莫里安,不耐的摆了摆手,示意他出去。

“好。”莫里安沉沉的点了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有些人,就是不识抬举,眼皮子浅,看着人家年轻漂亮,就蠢蠢欲动,这种男人,成不了大器,也不适合做咱们林家的女婿。”林母冷哼一声,讽刺的声音从身后清晰的传来。

莫里安挺直了背,大步往外走去。

他们怎么看他,他不在乎,压了几个月的心事,好歹给这对老人一个交待。这件事,是他错了,可他却不想改正。

爱情,就是这样让人盲目,即便是苦、即便是众叛亲离,他仍甘之如饴。

…………

“走吧。”莫里安走到许诺面前,看着她轻声说道。

“恩。”许诺快速站了起来,用力的牵住他的手,跟在他的身后往外走去。

而看着两人牵手离开,林允儿的眸光微沉,下意识的往秦蓝的身边靠了靠。

“要去送一下吗?”秦蓝体贴的问道。

“不用了,让他们走吧。”林允儿轻轻摇了摇头,转过身来,与一帮朋友说笑起来。

“我去打声招呼。”秦蓝微微一笑,放下酒杯快速往外走去。

远远的,看见秦蓝和莫里安笑着招呼、笑着挥手、笑着分开,林允儿也浅浅的笑了。

…………

“莫里安……”站在停车场,许诺抬眼看着莫里安,心里越发的愧疚——为她,他承受了多少舆论与亲情友情的压力,而她,却无法回报。

“你什么也别说,我们的约定,永远有效。”莫里安伸手拍了拍她的脸,柔声说道。

“我那时候是不是特别幼稚?”许诺低声说道。

“什么?”莫里安温柔看她。

“我们都继续往前走吧,或者都遇到那个让我们停下来的人。”许诺目光清亮的看着他:“我们不要有约定,你也不要为我停在这里。”

“只要你回头,我就在你身后,永远。”莫里安沉沉的看着她,低低的说道:“别有负担、也别有愧疚,我是成年人,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好了,不说这些了。”莫里安宠溺的笑笑,看着她开玩笑的问道:“他什么时候来接你?不会是怕了我不敢来了吧?”

“不知道,你说我要不要给他打电话?会不会很烦人?”许诺摇了摇头,拿出电话看了看,犹豫着要不要打出去。

“打吧,他不会怕你烦他、只怕你不烦他。”莫里安轻叹了口气,心里却一阵空洞的难受——她对他已经那么爱了吗?爱到患得患失、在乎到他的每一个情绪。

……第三节争执?爱情里,学会了妥协………

“喂,我们这边结束了。”

“在哪儿呢,我没看到?”许诺转身,顾子夕却就在身后。

看见他,许诺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挂掉电话,转身对莫里安说道:“我先走了。”

“去吧。再见。”莫里安朝她挥了挥手,转身上车,发动车子离开,没有看她朝着顾子夕跑去的身影。

…………

“喝酒都喝身上了?”顾子夕看她狼狈的样子,不由得瞪了她一眼。

“大家闹着玩儿,一不小心就泼上了。”许诺笑笑解释着,看着他问道:“你的事情办完了?怎么我一打电话,正好就在这儿呢?”

“办完了。”顾子夕点了点头,帮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牵着她上车后,发动车子,在马路上绕了个圈,在刚才订婚礼酒店的对面停了下来。

“还有事?”许诺笑着看着他。

“你不想去别墅,我让蜜儿把生日会的地点改在这里,方便你过来。”顾子夕定定的看着她,慢慢的说道。

许诺脸色微微一变,放在膝盖上的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裙子,半晌,才低声说道:“我不去。”

“许诺,只是打声招呼就出来,梓诺也在。而且,说是生日会,其实是借这个名目,和老工人聚一下,后面就要遣散了。”顾子夕耐心的解释着。

“她过生日,你们刚离婚,过来庆祝一下,也是应该的,但我不太适合出现;老公人遣散,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更不用出现。而且,我和顾梓诺关系越好,这种场面越尴尬。”

许诺将心里突然涌上来的一股难受狠狠的压了下去,低着头轻轻的说道:“所以,顾子夕,我真的不用进去。我在车上等你吧,多久,都没关系。”

“把这一大圈的人从别墅捋到这里,就是为了方便你一个人,而你却说不去,你觉得这合适吗?”顾子夕看着她有些不耐的说道。

“你把这一大圈人捋到这里,我不知道啊?我要为我不知道的事情承担责任吗?你不给我任何信息、一边说不去了,一边把我强行带到这里,你觉得你这样做合适吗?”许诺抬头看着顾子夕,对他的强词夺理有些不可置信。

“你是这样想的?”顾子夕冷冷的看着她。

“子夕,我们不要吵架吧。”许诺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顾子夕慢慢的说道:“你自己进去,我在这里等你,或者我在旁边的酒店等你,都成。”

“随你。”顾子夕拉开车门,用力的摔上后,转身大步往酒店里走去——是他要求改的地点,他不可能为了再迁就她而不去。

…………

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背影,许诺又深深的吸了口气,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吐出一口气后,安静的坐在车里,等着顾子夕出来——虽然她极不想等,只是,她真的不想和他吵架。

他有他要去的理由,而她有她不想去的理由,似乎谁都没有错,却谁也不能完全接受彼此的做法。

这种时候,他若不能保持冷静,只有她保持冷静了,否则,一定又是大吵一场。

许诺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他这一气,会进去呆多久,便打开了车载CD,然后将坐椅放了下来,轻轻躺了下去、轻轻闭起了眼睛。

在音乐环绕之中,起码不会让自己心里的火气越烧越盛。

…………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么会夜深还没睡意

每个念头都关于你

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若不是因为爱着你

怎会有不安的情绪

每个莫名的日子里

我想你想你好想你

爱是折磨人的东西

却又舍不得这样放弃

不停偳测你的心里

可有我姓名

爱是我唯一的秘密

让人心碎却又着迷

无论是用什么言语

只会只会思念你

…………

“子夕,就要走了。”顾子夕进去只呆了半小时,把老工人的情绪安抚了一下,又和顾梓诺说了会儿话就出来了。

“恩,她在车上等我。”顾子夕点了点头。

“真不好意思,为了我,让她不开心了。”艾蜜儿小心的说道。

“她只是出差时间长了,一时没有恢复过来。你进去吧,我先走了。”顾子夕淡淡说道,转身往停车场走去——他的许诺,唉,就算小气吃醋,她的形象他还是得护着的。

刚才进去时还生着气的顾子夕,想到许诺的小脾气,心里只觉无奈——他何尝不知道,她陪他给前妻过生日是件多尴尬的事情。

只是,遣散工人这么件大事,他总不能让这一个女人一个孩子去处理。

要是我一个人来,你又会生气,说我更重视她;我让你一起来,你又觉得尴尬;算了,好在没生气跑掉。

顾子夕想到这里,不禁加快了脚步,往车边走去。

当他拉开车门,看到音乐身中的许诺,闭着眼睛一副安宁的样子,轻轻的笑了——看来还挺有长进的,昨天晚上还和我闹呢,这会儿已经能平静下来了。

顾子夕弯腰俯头,在许诺的唇上一阵轻吻。

“干麻偷袭我。”许诺突然睁开眼睛瞪着他。

“这车门也没锁,要是别人来了,看你可怎么办。”顾子夕用力的咬了她一口,责备的说道。

“谁有你这么无聊。”许诺翻了翻白眼,用手撑着坐椅坐了起来:“说好了我不进去的,你要是逼我的话,我会很生气的。”

“知道了,走吧。”顾子夕轻叹了口气,帮她将坐椅调好后,轻声说道:“已经处理完了,我们现在回家。”

“哦。”许诺点了点头,在顾子夕关上车门,绕身回到驾驶室时,许诺透过车窗玻璃,看到站在酒店门口的艾蜜儿,温婉的眼底,闪烁着阴沉而不明意味的眸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