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42好好爱我

Chapter142 好好爱我

许诺的心里微微一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顾子夕,他脸上依然是淡淡的平常模样。

“你们结婚十年了?”许诺突然问道。

“恩。”顾子夕打着车后,将车慢慢倒出了车位,然后打转方向盘,将车身调整后,按下了车窗,朝着艾蜜儿轻轻点了点头后,这才重新关上车窗,边将车驶进车道,边侧头看了许诺一眼:“认识十二年,结婚十年,事实分居五年,名义分居两个月,离婚半个月。”

“还有什么想知道的?”顾子夕的声音有些低沉。

“没有别的意思,刚看她觉得好漂亮、好年轻,看不出来生过孩子的样子,保养得可真好啊。”许诺摇了摇头,轻声解释着,对自己刚刚莫明的心悸,也有些不明所以。或者,真的只是嫉妒吧。

这句话,倒让顾子夕的心里微微震动,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

两人似乎不知道如何从这个话题上跳开,一路上,都沉默着。

…………

回到顾子夕的公寓,看见他那个超大的行李箱还放在进门入,许诺的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动,伸手拖了行李箱,慢慢往里走去。

“放那儿吧,明天再整理,今天一天也够累了。”顾子夕对她说道。

“你去洗澡吧,我帮你整理一下。”许诺摇了摇头,拖着行李箱进了他的房间,拉开柜子,拿了睡衣递给他。

顾子夕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接过衣服去了洗漱间。许诺这才拿了套睡衣换上。

将行李箱打开摊在地上,许诺懒懒的盘膝坐在地上,将行李箱里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发现他穿出去的衣服,都干净的放在洗衣袋里,分别分类整齐的放在箱子里,她直接拿出来挂好就行。

出差多了的人,习惯是挺好的;而这样实用的行李箱,里面的功能分格也非常齐全,让使用的人想胡乱的塞都没机会。

许诺将衣服拿出来挂好,日用品都整理出来放到一边后,拿了本书去了花房,坐在藤制的软椅上,慢慢的翻看着。

只是,心思却无法集中的书上。

不知为何,在经历了那场订婚礼后、在看到一身温婉而贵气的艾蜜儿后、在亲手收拾完他的行李箱后,她的心里,突然觉得一股子沉闷的压抑,只觉得堵得慌。

“许诺,有些人的世界,是我们永远也无法走进的。”

“当你深入到一个圈子,你会发现,你与他们格格不入。”

这话是顾小北说的,许诺当时只笑话她现实,而现在,她才知道,现实其实是挺可怕的,人与人之间,总是有一股无形的东西隔在中间,任你如何努力,也无法冲破。

就如,就如眼前这一盆盆的指甲花——不管有多爱,她都拼不过一个被放在心底的人。

就如艾蜜儿一样,她们输给的,不是时间、不是爱情、而是一种感觉。无论是过去的艾蜜儿、还是现在的许诺,都输给了他对爱情的感觉。

而现实,又如何能战生虚无?深爱又如何能战胜思念?

许诺将书搁在膝头,突然有种顿悟、有种悲悯、有种心酸——她鼓起所有的勇气,所追求的爱情,是对的吗?

常看书上说,一岁一光荫,年年人不同,她今年二十三岁,等到她三十二岁的时候,再来回想这段从克制到勇敢的爱情,会给自己的青春打多少分?

…………

“在想什么?”洗完澡的顾子夕走过来,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下,身上仍是好闻的薄荷香味儿。

“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是沐浴液的味道?还是香水的味道?”许诺转头看他——刚洗过澡的脸,看起来舒爽而干净。

“沐浴液,你不是也用过的吗。”顾子夕笑着说道,伸手拿过她放在膝上的书,随手翻了一下——“龙应台?那是什么人?”

“台湾的一个女作家,不过,祖籍应该是大陆吧,文字看起来很舒服,文字里有种坦率的可爱。”许诺笑着,伸手将书从他的手上拿回来,看着他说道:“我知道,你只读商业书,不看这些。”

“确实不看,不过,以后可以看看。”顾子夕诚实的点了点头,看着她笑着说道:“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刚才在想什么,那么出神,我进来好一会儿,你都不知道。”

许诺低下头,略作思考,轻声说道:“在想,我三十二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说完抬起头来,看着顾子夕笑了笑:“如果我现在三十二岁,你一定不会爱上我;如果我现在三十二岁,我也一定不会爱上你。”

“到了三十二岁的年龄,会开始计较付出的成本、会开始考虑值不值得的问题吧。你说呢。”

“胡思乱想什么呢。”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还在为今天的事情不开心?”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顾子夕,你果真只是个商人,我说的你都不懂。”

“那你解释给我听听看,到底是你在胡思乱想呢,还是我不懂呢?”顾子夕伸手拉过她的手,将她的手合在自己的掌心,看着她柔软的说道。

“算了,我可没有教你的兴趣,你不懂就算了,我也只是想想,必竟,我只有二十三岁,无论如何,现在也活不到三十二岁去。”许诺轻笑着说道:“不过这样想着,大约有些理解你了。”

“理解我什么?”顾子夕沉眸看着她。

“理解一个三十二岁的男人、一个三十二岁的商人,对待爱情、婚姻、家庭的态度。”许诺看着他,脸上淡淡的笑意里,有些无奈、有些认命、有些倔强。

“许诺,你让我有些心慌。”顾子夕轻叹了口气,握着她的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度。

“心慌什么,在这场选择里,你永远都有主动权,而我,没有。”许诺抬头看向窗外,微微眯起了眼睛,声音却小得让人无法听清她在说什么。

“我坐坐,我去洗个澡,这一身的酒呢。”半晌之后,许诺将手从顾子夕的手里抽出来,站起来后,看着顾子夕说道:“明天又是周一,忙碌的一周要来了,感觉,特别好。”

“去洗吧,晚上好好儿休息。”顾子夕伸手拍了拍她的腰,温柔说道。

…………

看着许诺淡然转身,顾子夕转眸看那开得茂盛的指甲花,眸子里明明暗暗的,是连他自己也不懂的情绪。

许诺的话,他又如何能不懂。

三十二岁的男人、三十二岁的商人,太知道现实、也太知道取舍。在爱情里,早没了年轻时候的纯粹与奋不顾身;在爱情里,那些计较与算计、取舍与责任,难免让她失望。

好在她还年轻,懂得却仍愿意继续;好在她还年轻,看透却仍不知回头;只是,在爱里越陷越深的他,怎能这样的利用她的年轻?又怎忍心看她在希望与失望间挣扎?

许诺,若早知我们都无法控制,是不是,我们就不该开始?

听到许诺洗完澡回房的声音,顾子夕却坐在那儿一动也不想动,直到夜幕沉黑得不见五指,直到脚下的花儿也看不清颜色,他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回到房间,她已睡着。

睡着的她,似乎是没有烦恼的,花瓣似的粉唇微微上翘着,带着少女独有的娇憨与性感;浓密的睫毛在眼敛下打出暗淡的阴影,似将所有心事都已隐藏。

顾子夕伸手在她脸上轻轻揉抚半晌,看见她开始微微皱眉,才掀开被子,贴着她弯曲的身体,将她轻轻的揽入怀里,和着她的呼息,浅浅入眠。

……第二节新品?上市不由她负责………

第二天,周一。

“早上好。”

“早上好。”

与顾子夕并肩走进办公楼,迎着秋日明亮的阳光,同事一周里最明亮的笑容,大厅里穿棱着的白领,或高跟鞋或平底鞋,也是个个步伐轻快而急促。让你不自觉的进入到一种紧张而快节奏的工作状态——或许你的思想会偶尔的出走,回归到现实里,你仍是那个为着生活不停努力的人。

大多数人,都是如此。

销售部办公室。

“这周客户部回款已超过往年同期数据。”王强将客户汇款影印件递给顾子夕:“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种方式对客户来说,是能刺激他们打款拿货的。至于到终端,销售能提升多少,则是后话。”

顾子夕拿计算器汇总了一下打款额,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给财务部拨去电话:“这一期客户回款,减去预算额度后,余下的全部拨给研发部。稍后算一个数字给我。”

挂了财务部的电话,当即又给研发部拨过去:“下半年的新品,这个月能出吗?”

“恩,再提前一周,有没有可能?”

“好,这周出一份推广建议报告给市场部。”

顾子夕挂了研发部的电话后,转头对洛简说道:“等新品完全出来再做推广策划,就赶不上合适的上市时机,市场部这周开始,安排介入研发的后期,与研发部一起出推广建议报告,有没有问题?”

洛简转头看了一眼许诺,想了想回答说道:“做新品推广最合适的人,应该还是许诺,我想这也是顾总请她来的主要目的。”

“而现在在客户系统推出的推广定制计划,才刚刚起步,只能说,吸引了客户。远不到出成果的时候。所以要想这个计划有持续的吸引力,我们必须持续跟进策划案的实施进度、实施细节,以评估和判断计划是否具有持续实施的必要。”

“从公司角度来说,老品更重要;从市场角度来说,我们当然愿意做新品,这样更有新鲜感和成就感。所以我的意思是,新品推广,我们用原有的团队和模式来做;客户推广定制计划这边,由许诺继续跟进。顾总你看如何?”

“市场部的工作,你安排就好,不用问我的意见。”顾子夕点了点头:“工作的安排你们继续沟通,我先上去。”

“好的。”

“好的。”

王强和洛简点了点头,在顾子夕离开后,又沟通了一些客户回款的细节,和驻地销售人员在跟进中要注意的问题,便与许诺一起离开了王强的办公室。

“许诺,到我办公室去,我们聊聊。”洛简对许诺说道。

“好啊。”许诺点了点头,抱着笔记本,走在他的身边。

…………

“喝茶还是喝咖啡?我这里的咖啡都是速溶的,可没有顾总那里的好。”走进办公室,洛简示意许诺坐下,边拿出纸杯边笑着问道。

“白开水。”许诺的眸光微闪,淡淡说道。

“好的。”洛简倒了水递给她后,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对刚才这个安排,有没有什么想法?”

“有啊,我认为,我来顾氏最大的价值,是做新品的推广策划。虽然我不介意,天上地下各种媒体混战式的策划都要做,但如果本末倒置的话,我会思考我留在顾氏的意义。”许诺坦诚的说道。

“我这样决定,是基于业务需要的考虑。”洛简点了点头,看着她说道:“公司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利用老品的推广,迅速的拿回钱来,是我们目前最重要的任务。”

“而这个最重要的任务,我希望由你来承担。”洛简直直的看着她——明知道她会不满意这样的安排,基于对老业务的重视、对新品的保密性考虑,他仍然保守的选择了放弃她来做新品策划。

“你问我的意见,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的工作,自然是由你来安排的。”许诺淡淡的说道。

“在公司的情况稳定后,明年春夏的新品,我会申请由你来负责。”洛简承诺着说道。

“和谁申请?顾子夕吗?他请我来就是做新品的,洛总监的安排,我能理解,但是就不必拿上级来做遮掩了。我知道你和莫里安这么多年打来打去也熟悉得很,自然也知道我的做事风格,我们之间,还是直接一些的好。”许诺笑着说道,对洛简的话,犀利得有些不留余地。

“还真没见过你这种沟通风格的下属,看来,我需要适应。”洛简笑笑,倒也没有太多的不悦。

“做一个好上级,应该适应各种类型的下属,这样才能哄得他们好好做事。”许诺轻挑了下眉梢,开玩笑的说道:“所以,洛总监,你好好儿加油吧。等你适应我了,你的领导功力,一定大涨,到时候你会感谢我的。”

“得,你也就别损我了,谁适应谁都不重要,关键是出活儿,OK!”洛简见她并没有太大的反弹情绪,倒也放下心来。

两人又聊了下各区客户的特点,和这次出差发现的问题后,许诺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

“莫里安,这次的新品由他们的老团队做。”

“恩,说是公司现在缺钱,我得负责去客户那里抓钱来着。”

“他们对新品历来是重视的,上半年的上市是顾子夕亲自做的,所以我觉着还有信任的问题。”

“包括对能力的信任、对保密性的信任,必竟我才来了一个多月。所以,我也能理解。”

“是不是呀?你真这么认为?”

“当然,我也觉得我成熟了。但是啊,我还是把洛简说了一顿,要不他不明白我的想法。”

“好了,你给我的资料我也用不着研究了,这一季,就专心做好客户吧。”

“对了,那秦蓝上班后有没有为难你?你们的新案子还是不归你做?”

“好吧,你好好儿对付他,明年春夏,咱们师徒在市场上对决一把。”

“知道了,再见再见。”

挂了莫里安的电话,许诺立即将情绪调整到工作的状态——做什么不是做?抛开顾子夕是这家公司老板的因素,她工作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挣钱,这一点,倒是她从来没有忘记过的。

…………

“张总,终端的现场图片麻烦你传过来。”

“刘总,你用的是哪家道具公司?这些个促宣品的印刷质量太差。”

“齐总吗?好的,你把数据传给我,如果需要,我会再过来一趟。”

……第三节小北?商业间牒的后遗症………

和所有的客户联系了一遍后,许诺长长的吐了口气,看着电脑里的跟进表,在下一步的重点客户名单上做了标注。

“小北?什么事?”接到顾小北的电话,许诺感觉到有些突然。

“好,我现在收。”顾小北声音低觉的说要发几张图片给许诺看,许诺听了只觉得心里咯噔跳了一下——会和怡宝的策划案有关吗?

快速的打开电脑,许诺只觉得眼前一蒙——果然,是依恋被销毁的部分海报图片。

“你哪里得来这个图片的?”

“夜市上,一个餐饮店老板,用这个海报铺桌子。”

“怎么会?”

“许诺,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海报上的推广语,和我们的推广案,只有一个字的差别。我想不出来,除了你,还会有谁。”

“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怎样?和我一起逛街的小许拍了照,报告给公司市场部了。现在依恋的投放结果还没出来,我们也拿不准他们抄袭到什么程度。市场部所有人都等着挨骂呢。这次的推广案,你也知道花了多少功夫和费用,要是真的全部废掉,公司的损失有多大!”

“不会的,他们不会用的。”

“不会用,你怎么知道不会用?许诺,是不是你做的?我就奇怪,你有个那么有钱的男朋友,为什么还会和我逛地摊;你明明是做市场策划的,为什么来公司做一个小行政;许诺,你就是故意的。”

“……”

“许诺,你怎么是这样的人。”

“……”

“许诺,你倒好,拍拍屁股走人,有男人养着。可我还要工作、还要吃饭呢。现在整个部门都怀疑是我做的,我都要冤死了。”

“小北,下班了,出来坐坐吧。”

“算了,和你走得越近,嫌疑越大。许诺,你真让我太寒心了。”

“小北,要是工作上有问题,给我个信,我帮你、帮你安排一下。”

“我还能相信你吗!”

顾小北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那样强劲的声音,让许诺一时间回不过神来,挂了电话后,看着电脑上的图片,沉默良久。

…………

“顾子夕,临时有点事,下班先走了。”给顾子夕发了信息后,许诺开着车去了怡宝公司的附近。

在看到顾小北从大楼里走出来后,许诺下车走了过去:“小北。”

一看见许诺,顾小北的眼圈都红了。

“我们去那边咖啡厅坐坐。”许诺看着她轻声说道。

“不坐了,没心情。”顾小北摇了摇头。

“我送你回家吧。”许诺轻咬下唇,拉着她上了车。

“现在,现在怎么样了?”上车后,许诺发动车子,低声问道。

“公司报警了,因为对方没有做这样的使用,我们也没有申请专利,所以警方不给立案,公司现在开展内部调查。目前来看,你的嫌疑最大。而你和我又走得最近,你走了,这责任自然要我来承担了。”顾小北冷冷的说道。

“小北,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许诺低声说道。

“真是你干的?”顾小北紧紧的盯着她。

“有些事我不能告诉你,但我向你保证,依恋公司绝不会用这套方案。”许诺小声说道。

“他们用不用也不关我的事,我却因此要失业。你知道,现在一份过得去的工作有多难找,我在怡宝干了三四年了,再熬一熬就能转为正式策划了。现在别说升职,连饭碗都保不住了。”顾小北神色黯然的说道。

“我给你一个电话,你明天可以去找他。”许诺将车停在顾小北所住公寓的楼下,写了莫里安的电话给她:“小北,这件事没想到会连累到你,真是对不起。”

“有用吗?为什么你有这样的人脉资源,还要做这样的事?你和那个男人是什么关系?是不是他要你做的?”顾小北接过写着电话号码的纸片,怀疑的看着她。

“这些事你就别问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许诺朝她挥了挥手,重新发动车子,打转方向盘,朝卓雅的方向开去。

…………

阿卡咖啡厅。

“好,那个顾小北的事,我来安排。其实暴露出来也后,之后才能完全放心,否则你永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是什么人、用什么方式来给扯出来。”莫里安看着一脸沮丧的许诺,安慰着说道。

“做这些事,肯定会连累到别人,这个我知道。只是小北,她很不容易。”许诺低头轻轻搅拌着杯里的咖啡,低低的说道:“她就像上学的时候,出来打工的我,以为只要努力了,生活就一定会改变。在坚持多年以后,却发现,有些事是你再努力也改变不了的。而到最后,你又会发现,即使努力了也改变不了,你还是得继续努力。”

“这就是生活。”许诺的情绪,非常的低落。

由着顾小北,她看到过去的自己,想到现在的自己——那么的努力,是不是,还是不行。

“你今天的情绪有些不对。”莫里安看着她,直接问道:“因为新品上市策划的事,心里还是不舒服?”

“不是,真的不是。”许诺摇了摇头,端起杯子,轻轻啜了一口咖啡,只觉得这苦中带甜的味道,甜到了心里之后,才又泛出一丝苦涩来。

她和顾子夕的爱情,是不是也是如此?

许诺不由得轻笑摇头——怎么又想起他了,现在倒是不管是什么事,都能想到他;不管什么心情,似乎都和他有关。

这样,当真是不好。

看着许诺低头浅笑的模样,莫里安也不再说话。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品着同一壶咖啡,却想着两样的心事。

咖啡吧里,流泄的是古典的欧洲音乐,旋律婉转之间,让人有股时光回转的错觉——一如两年前,他带她来这里,说:你可以只单纯的做策划。

她说,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会好好儿做的。

那样一次简单而职业的对话,却将两个人的命运都改变。

…………

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起,许诺猛然一惊,转头看向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整个广场上的路灯都亮了起来。

“一坐就这么久了。”许诺转过头来,看着莫里安说道:“每次有事,就拉你出来发牢骚,会不会很烦啊。”

“我只在你工作不用心、做的案子不够漂亮的时候才会烦。”莫里安笑着说道。

“真的假的。”许诺皱了皱鼻子,轻轻的笑了:“莫里安,你说我怎么会没有朋友、没有闺蜜呢?”

“这个问题我不回答,你自己好好儿想。”莫里安轻笑,举手招来服务员买了单后,对她说道:“走吧。”

“恩。”许诺看了手边的电话一眼,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在外面。”

“恩,一会儿就回来。”

“好,你先忙。”

挂掉电话后,许诺对莫里安说道:“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再见。”

“再见。”

……第四节爱情?她已经全力以赴………

顾子夕说他要加班,大约9点多钟才回公寓。

所以许诺回去了许言那边,把家里好好儿整理了一遍,又用吸尘器将地毯做了吸尘处理,然后,又将所有的花儿都加了水,重新饲弄一遍。看着满目的清爽,只觉那莫明压在心底的烦郁好了许多。

于是,开车回顾子夕的公寓,将公寓里里外外清洗了一遍,就连那扎眼的红色指甲花儿,也好好的饲弄一回,让它看起来更旺了。

有时候,忘掉这些东西所承载的意义,其实,生活可以很轻松。

身体累到极致以后,心里反而轻松。

许诺边哼着歌儿,边冲着澡,似乎那些烦扰的心事,随着这两身汗,全流走了。

…………

顾子夕回来的时候,许诺正拿着一本书,歪在花房的藤椅上睡觉。

“小猪,哪儿这么多觉呢?”顾子夕伸手去捏她的脸,想了想又缩回了手,转身拿了衣服去洗了澡,才过来。

也不吵醒她,只是拿了笔记本电脑过来,坐在她的身边工作,工作累了的时候,便抬头看看睡着的她——似乎是真的累着了,居然还打着小呼噜,只是脖子似乎拧得有些不舒服的样子。

顾子夕将电脑放在脚下,站起来将她抱起来,往房间走去。

“顾子夕,你回来了。”许诺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顾子夕后,将头歪在他的胸前,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怎么这么累?下班去干什么了?”顾子夕轻声问道。

“做卫生啦,你没看出来,家里这么干净?你的宝贝花儿,都重新整理过了。”许诺依在他的怀里,懒懒的说道。

“没注意呢,一进来就找你,然后就看到你的睡觉。”顾子夕笑着说道,用脚踢开卧室的门,站在床边低头看着怀里的她:“是要继续睡,还是起来吃点儿东西?”

“不吃,睡觉。”许诺伸手揽住他的脖子,撒娇着说道。

“还要我陪?”顾子夕笑着看着她。

“随你。”许诺微眯着眼睛看着他:“我最近胖了点儿,所以最近都不吃晚餐了。”

“哪儿胖了?我怎么不知道?”顾子夕弯下腰将她放回到**,伸手去捏她的脸、她的腰,笑着说道:“鉴定完毕,手感刚刚好,不需要减肥。”

“好了好了,停手了,好痒。”许诺笑着在**滚来滚去,用力的扯开他的手后,坐了起来:“你是不是没吃晚餐?”

“确实,加班随便吃了点儿外卖。现在觉着有些饿了。”顾子夕点了点头。

“我给你煮碗面吧。”许诺看着他,只觉得他这老板,也当得太不容易了。

“好,我还有个文件要处理,一会儿去厨房帮忙。”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她张开了双臂:“我抱你过去。”

“没吃饭呢,抱得动吗?”许诺笑着看着他。

“就算三天不吃饭,抱你还是没问题的。”顾子夕笑着,象抱个孩子一样,把她轻松的抱在怀里,一直走到厨房,才将她放了下来:“慢慢做,我一会儿就过来。”

“去吧去吧,总裁大人。”许诺打着赤脚,惦着脚尖,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这才推着他离开厨房。

打着赤脚,站在自己拖干净的地上;套上围裙,不太熟练的用着这里的厨具;许诺觉得自己还真有点儿主妇的感觉了。

轻哼着歌曲,在等待烧水的时间里,抬头看了一眼花房的顾子夕,他也正好抬头看过来。

“还要一会儿,你慢慢发。”许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转身将面条和配菜放进已经烧开的窝里。

平静而愉快的心情,让她觉得对莫里安有些愧疚——把烦恼的事情都倒给了他,留下放空而快乐的状态,回来面对顾子夕:莫里安,对你会不会太不公平了?

只是,她的心那么自然的选择,有了烦恼,第一个想到要倾吐的对象,只有莫里安;而在面对顾子夕的时候,她总是珍惜又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宁愿压下所有的脾气和任性,只让他看到她快乐的样子,并用她的快乐,去感染他的情绪。

“好吧,我努力学会做自己情绪的垃圾桶,不要去烦你了。”许诺低笑着、自语着,再多的烦恼、对这段感情再多的不确定,似乎,只要在这间有他味道的房子里、在他的身边,她都可以说服自己去克服、去坚持。

“傻笑什么呢?”顾子夕走过来,看了看锅里的面条,莫明的说道:“我看看这窝里的面是不是长花儿了,能让你笑成这样。”

“长花儿有什么可笑的?要是长钱了我才会笑。”许诺用筷子搅拌着调料,笑着说道:“你的邮件发完了?”

“没有。”顾子夕拉开柜子,拿了两个碗出来:“看你在厨房,我突然不想工作了。”

“也好,饿了的人,工作的时候会有些精神恍惚症状的。”许诺点了点头。

“是啊,所以我精神恍惚着,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在你身边。”顾子夕叹气——这个小女人,不知道是真的听不出来他情话里的依恋、还是故意要曲解他的意思。

“是吗?因为我煮的面太香了吗?”许诺笑着,挑了一条出来,对顾子夕说道:“尝一口,看熟了没有。”

“不会吧,你都看不出生熟?”顾子夕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那你告诉我这是生是熟啊?”许诺挑衅的看着他。

“好吧,我尝。”顾子夕张开嘴,让许诺将面条塞进了他嘴里,然后点了点头:“可以了。”

“好。”许诺转身,将面条挑进了顾子夕拿出来的碗里,由于技术不太熟练,没有做好份量的预算工作,以至于装了满满的两大碗。

“所以你必须也吃一大碗了。”顾子夕笑着说道。

“不行,晚上吃面条,我会有罪恶感的。”许诺摇了摇头,对顾子夕说道:“你这么大人,吃两碗我看没什么问题。”

“多少吃一点儿,吃不完的交给我,如何?”顾子夕将两碗面条端到餐厅,拿了筷子递给许诺:“多少吃点儿,你胖点儿我又不嫌弃。再说,看看你那腰,有点儿肉吗?”

说着,又去拿了个小碗,挑了一些出来后,将面条递给她:“乖,吃了我陪你出去散步,不会长胖的。”

直到看到她把一小碗面条吃完,这才开始吃自己碗里的。

其实不过是简单的波菜肉丝面,因为她不会用嫩肉粉,那肉丝吃起来还硬硬的,所以这碗面条的味道,当真不怎么好。

而对饮食一直有些挑剔的顾子夕,不知道是因为真的饿了、还是怕她难过,愣是将一大碗外加一小碗,全部吃光了。

“手艺不错,还可以再好一些。”顾子夕笑着说道。

“哄我做给你吃吧。”许诺站起来,将碗收拾进厨房后,走出来对他说道:“你去忙吧,许言发了视频回来,我还没看呢。”

“一起看吧。”顾子夕牵着她的手,一起往客厅走去。

“不会吧,大总裁偷懒呢?”许诺看着他笑了起来。

“等你睡了我再做,这会儿想陪陪你。”顾子夕笑笑说道,坐在沙发里,一手搂着许诺,一手按开了大频电脑的摇控器:“片子在里面吧?”

“在的。”许诺点了点头,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服姿式,软软的靠着。

画面里,许言低低的盘着发,一身中国红的红裙,娇俏的站在季风的身边,一幅安静娴雅的小妇人模样。

“诺诺,我们现奈良,现在过了樱花开花的季节,看不到图片上那种霞飞如云的画面了。不过,光看树,基本也能找到故事里的感觉了,这两天我有些思路,讲给季风听,他觉得比原来的好。”

“我们在这里会停留久一些,主要想看看这里的古建筑,你知道,这里的古建筑之所有有名,和我们国家的建筑师梁思成的保护有关,有故事背景的风景,看起来总会多些韵味。这本《会飞的猪》我想加一些民族性的东西进去,不过要和出版编辑商量才行,怕影响销量。”

“这里的街道很干净,人们都很有礼貌,不过,我们听不懂日语,所以自己玩儿自己的,每天走走停停,很是舒服,如果你和子夕有计划,我也推荐你们来这里。当然,你们走的地方多,或许有其它的想法。”

“还有啊,我的声音录下来是不是很好听?季风说很温柔,哈哈,许诺,我一直觉得我的声音比你好听,你还说我是中气不足,下次你录了我们比比。”

许诺听了直乐,仰头看着顾子夕:“顾子夕,你听听这个女人,脸皮可真厚。”

“我也觉得,我觉得你的声音比较好听。”顾子夕从善如流的夸着怀里的这个女人。

“就是。”许诺笑着,转眸继续看短片,现在说话的是季风,他仍是一惯的沉稳与清雅:“子夕、许诺,最近还好吗?工作还是那么忙吗?子夕要多抽时间陪陪许诺,她是一个忙起来就没度的丫头。”

“许诺,许言的状态挺不错,每天的检查和吃药情况,我都发在你邮箱了,一切都挺好。你放心把姐姐交给我了吗?”

“这周未我们回来,许诺记得要去打扫、除尘、浇花儿,别说我剥削你,你做的我才放心让许言住,这是对你的信任,开心吧。”

“好了,就说到这里,希望下次出游,是我们四个。再见。”

视频切换了一组风景,还有季风拍的奈良的古建筑,配上当地的音乐,听起来很有些温婉的味道。

“放心了吗?”顾子夕低头看着怀里的她。

“对季风,其实一直是放心的,只是对许言的担心,成了习惯,总也戒不掉。”许诺眼睛盯着画面,将头软软的靠在顾子夕的胸前,低低的说道。

“有个人可以让你担心、牵挂也是好事,不需要戒。”顾子夕低头看着许诺,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吗?所以你……”许诺不由得想起那片火红的指甲花——他也是习惯了这种想念,不想戒掉吗?

“好晚了呢,休息吧,你还要继续工作吧。”许诺收回几乎脱口而出的话,抬头看着他说道。

“许诺,你今天一直有心事,是吗?”她的欲言又止,顾子夕当然听得出来;而她下午去了哪里,他也还不知道。

“今天遇到一点事,去找了一趟莫里安,现在基本已经解决了。”许诺如实的说道。

“什么事非得舍近求远的找他,不能找我吗?”顾子夕搂着她的手,微微一僵,看着她沉声问道。

“已经找过了,怎么办?下次有事找你好不好?”许诺知道,自己的情绪和他根本说不清楚,索性不说,直接承诺了一个不可能有的下一次。

听着许诺敷衍的话、看着她没走心的脸,顾子夕不禁皱起了眉头,半晌,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身将她按在沙发上,沉沉的吻住了她。

许诺睁着眼睛,看见他眼底划过的那道浅浅的犹豫与失望,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而今晚的他,似乎真有些情绪,在她的脖子、琐骨上用力的啃噬着,阵阵酥痒的感觉,自他的唇间传遍全身。

“顾子夕,你干什么呢,别啃我呀……”许诺只得睁开眼睛,轻轻的推了他一下。

“许诺,在我身边,是不是没有安全感?”顾子夕从她的脖子里抬起头来,看着她认真的问道。

“在你身边我很快乐,我不想用那些烦恼的事情去打扰你,我希望我们的相处,是单纯的快乐。”许诺也认真的答着。

“许诺,我要知道你的一切喜怒哀乐、情绪变化。你必须做到。”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眸子里有种认真的执着。

许诺敛下眸子,淡淡的笑了笑,轻声说道:“好,我做到。”

“你这是在敷衍。”看着她飘忽的眼神,顾子夕低声吼了起来。

“没有,是真的,我从现在起,把自己所有的情绪都交给你,我发誓。”许诺笑着举起了自己的右手,脸上是近乎虔诚的认真——她懂他,他给不了她承诺,他却在对那个女子的想念与对她的爱情里煎熬。

而在懂得他的煎熬与为难以后,她却更加心安了——未来,她不知道他会如何的选择;那么,在未来之前,让她努力的爱他,用他想要的方式。

看着顾子夕带着怒气的脸,许诺伸臂圈住了他的脖子,撒娇着说道:“顾子夕,我好爱你啊,怎么办呢?”

“许诺,我该拿你怎么办?”顾子夕看着她娇爱的模样,不禁沉沉的叹了口气——她说过,他已经过了对爱情奋不顾身的年龄,所以她也要学会有所保留。

可现在的她。

却已毫无保留。

“怎么办?这个问题还用想,当然是要好好儿爱我了!”许诺娇笑,拉下他的头,温柔的吻住他:“知道吗,好好儿爱我。”

顾子夕用力的搂住她,只觉得,心里某处的防线,在她的温软里、强作的笑容里,慢慢塌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