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43浪漫烟花

Chapter143 浪漫烟花

“今天的花儿到晚了。”顾子夕推门进来,手上还抱着一束香槟玫瑰。

“不会今天亲自去花店取的花儿吧。”许诺站起来,从他手里将花儿接过来。

“下楼时正好碰上送花儿的,就顺便带了进来。”顾子夕走到桌前,看着花瓶说道:“这些我拿去扔了?”

“还开着呢,扔了多可惜,换换水,插一块儿吧。”许诺将手中的花儿放下,绕身走到桌前,将花瓶抱了起来。

“我来吧。”顾子夕笑笑,将花瓶接在手里,边往外走边说道:“或者按这花儿的生长周期来买花瓶?能养三天吧?我一会儿让人再送两个花瓶过来。”

许诺抱起桌上的花快步上前,帮他将办公室的门拉开,一直穿过公共办公区域,才开口说话:“你让花店三天送一次就成。”

“每天收和三天收一次,意义不同。”顾子夕侧眸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

“是吗?那好吧,我下班了自己去花鸟市场买花瓶去。”许诺也不反驳,只是点头应着。

“恩——许诺,还是我去买吧,我送花儿还要你买花瓶,太没诚意了不是。”走到公共洗手区,顾子夕将花儿抱出来递给许诺,边换水边说道。

许诺抱着花儿,眸光微微一闪,淡淡说道:“好啊,要做做全套,也是应该的。”

顾子夕侧头看她,她正低头看着花瓣上的露珠,一切正常,看不出什么情绪。

“许诺。”顾子夕轻喊。

“恩。”许诺看着花瓶的水已换好,便将两束花儿齐齐的插了进去,说话仍有些心不在嫣的样子。

“市场部的新品推广,你也参与吧。”顾子夕看着她说道。

“为什么?”许诺边拨弄着这些花儿,边问道。

“以前的团队做的方案我看过了,老套的创意加上流行的因素,品味性不够、话题性不足,有鸡肋的感觉。”顾子夕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说道。

许诺低头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我还是不参与了,手头的工作忙不完,我忘记和你说了,我明天要去出差,齐总邮件来说效果特别好,上周下单的货品也都到了,我答应去看看卖场堆位。对于卖场动线设计和顾客进店流向预测,可能需要做些培训。”

“我这周原本也有个出差,但是推掉了。”顾子夕看着她说道:“我想着许言这周未回来,你应该不会安排出差了。”

“只去两天,赶得上许言回来接机,和帮她收拾屋子。”许诺抬头看他,笑笑说道:“我真以为你会出差的,你上次说还有点事情没谈妥的麻。”

“我以后把行程发给你,尽量和我同步,恩?”顾子夕扯了手纸帮她把手擦干,捧着花瓶与她一起往外走去。

“好。”许诺点了点头——两个人相处久了,他霸道的本性便显露无余;而她,似乎也乐于配合。

“我会让他们再做一个方案,若还是不够好的话,我会和洛简说,调整你的工作方向。”顾子夕再次提起这个话题。

“子夕,洛简的这个安排,当是考虑了对我能力的信任、对我所了解的顾氏信息的信任、对我对于顾氏忠诚度信任的因素在里面,我想,我尊重他的安排。”许诺想了想,轻声说道。

“恩,很好。”顾子夕回头看她,点了点头:“在工作上,你比我想象中的成熟。”

“同样从工作上来讲,我请你过来,是为了解决问题。如果有这么多的顾虑,我何必请你来?”顾子夕认真说道:“更重要的是,我相信你。”

“不怕信错了?”许诺轻笑。

“你不会让我信错。”顾子夕笃定。

“好,你们安排就好,我服从。”许诺的心里微微一暖。

常说公私分开,公私又岂是那么容易分得开的?

纯工作来说,以她曾经做过商业间谍的过去,又有哪家公司愿意将新品上市这样关系到一个产品生死存亡、一年生意的30%,交给你去做?

他信她,工作上对她的能力是信任的,而在商业上,只因为她是许诺——他爱的着女孩。

…………

中午,职工餐厅,阳光露台的餐桌,许诺正一个人坐在超大的太阳伞下,慢慢的吃着午餐——才来公司一个月不到,加上她老板女友的身份,她在这里,几乎是没有朋友的。

“许诺,怎么来这里吃饭?”端着餐盘走过来的是现在新品上市策划组的主创齐微——一个刚过三十,却老练犀利的职场白骨精。

“比较快。”许诺点了点头,端着自己的餐盘往里挪了挪,给她让出一个位置。

“平时只见你和大老板和洛总一起用餐,很少看到你一个人呢。”齐薇端着餐盘,低头看了看椅子,确认是干净的后,才优雅的坐了下来。

“是,对于新员工,老板们总是会格外的关照一些。”许诺点了点头,说话显得过于的生硬与职业,完全没有与人寒暄的自然,更没有与老员工、老前辈打好关系的谦恭。

“不光是这个原因吧。”齐微了然的笑着,作为大老板的女朋友,许诺当然有不谦恭、不柔软的资本。而她身为公司老资历的前辈,虽然嫉妒突然空降而来的她,却也知道,再嫉妒和不满,也是不能表现出来的。

许诺只是笑笑,低头吃自己的东西。

“顾总对我们这次的创意不满意,唉,我在公司做了5年,除了去年的创意是顾总亲自拿的外,往年四年、八次、全是我们这个小组在做。可能真是看腻了,怎么做都合不了顾总的眼,真是愁死我了。”齐微看着许诺,微眯的眼睛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我看过你在卓雅做的案子,你的思路很新,角度很叼钻,如果你来做主创,我觉得顾总应该会满意。你说呢?”齐微的话,慢慢将她的意思给表露了出来。

“不清楚,每个公司的推广都有自己的气质,我新来乍到,还没摸清门路,创意再好,若不能对路,也是不行的。”许诺轻瞥了她一眼,话里连一丝信息也没透露,而许诺式的自信,在这番话中已是溢于言表——在创意上,她根本不屑于谦虚。

“气质上有我们老的团队把关麻,你只要负责创意就好。这样吧,我下午去和洛总监申请一下,如果没问题,你就过来做这次的创意助理好了。”齐微笑着说道。

“谢谢。”许诺轻声道谢,转头看向玻璃窗外,三楼的高度,能清晰的看到正从大门走出去的顾子夕与洛简。

似乎有感应一般,顾子夕回头看上来,看见许诺,一朝她挥了挥手。

许诺只是微微一笑,将目光收了回来,低头继续吃饭。而她身边的齐微,目光在她的脸上打了个转后,脸上露出若有所得的笑容。

…………

午饭后回到办公室,给经销商回邮件,确定她出差的行程,还有他们需要做的准备——当然,告诉他们多备货,她出这趟差,再压下些定单,也是必然的。

从纯粹的策划,到关注生意,她不知道自己这是算进步、还是算退步,只是,满足工作需要就好吧。

然后找付思奕和秦雅顿聊了市内零售卖场的数据跟进,随着推广时间的延长,效果还在持续增加中,这让许诺第一次,对地面实操策划,感到一丝成就感。

“所以,我希望把裁去的这三个人的薪水,拿出百分之十来,做为长期将励基金。并不每个月发,有业绩的时候,就奖励,没业绩的时候,就累积滚动,形成一个奖金池。”许诺对洛简说道:“我这个又不会增加公司的支出,又不用向人力资源部讨要预算,是咱们自己省下来的不是。”

“你不是刚申请了奖励吗?”洛简看着她。

“刚申请的是专项奖励,这不是市场部第一次用这种方式来配合销售部吗,凡事头一糟,就得给重奖,否则谁愿意呀。我刚说的这个,是用于长期部门奖励的,这个奖励可以与业绩相关、也可以不与业绩相关,只要符合部门价值观的、并表现突出的,都可以奖。”

许诺看着洛简说道:“当然,这钱是从我这组的三个人里出的,只能用在我这组,其它的我可不管。”

“你打个报告吧,我得报去人力部批,你这相当于部门小金库,我倒是没意见,就怕人力部不同意——奖励权放在你这儿了,还要他们的绩效管理干什么。人家也得有点儿事干不是。”洛简笑着说道,对于许诺在工作上的灵活性,倒也是十分赞许。

“我找你来不是这事儿。”洛简将手里的一本策划简案递给她:“这是齐微他们这周做的新品上市策划案,老板很不满意。”

“恩,然后呢?”许诺轻瞥了一眼,并没有翻开。

“希望你加入这次的新品推广策划。”洛简直接说道。

“你的意见呢?”许诺看着他,直接问道。

“把你手上的工作交出去,这次出差回来,就开始介入新品的创意。”洛简点头说道。

“怎么介入?”因为顾子夕有和她提过这个事情,加之齐微中午的刻意试探,她对介入新品创意的可能,也做了各种可能的预测。

“齐微刚才也来找过我,说是希望你做小组助理。”洛简看着她说道。

“我是问你的意见。”许诺将翻都没翻过的策划草案推回到洛简的面前:“我不看她的稿子。”

“恩。”洛简明白她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不合适,我给团队给你,你独立负责吧。”

“那她呢?”许诺问道。

“她会继续,最后的创意由顾总来确定。”洛简看着她说道。

“我同意。产品资料我现在不方便看,等我出差回来,你给我准备一份。”许诺点了点头。

“有信心做好吗?”洛简站起来,陪她一起往外走。

“我可以告诉你,卓丝的创意,是我一个人独立完成的。”许诺轻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再说,不是还有齐微的备选方案吗?我做得到,皆大欢喜;做不到,公司也没损失,不过多发我几个月的工资而已。”

“好了,说话总是这么犀利,你说顾老大怎么能忍受得了你。”洛简不由得摇了摇头。

“他没和你说,我其实很温柔吗?”许诺轻笑,在办公室门口朝他点了点头,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坐在办公室,许诺将整体思路又梳理了一遍——第一,齐微知道顾子夕对创意不满意,而且猜到会让许诺介入,所以去找许诺打探消息,无果。第二,齐微担心自己的位置被挤掉,所以向洛简提出许诺任策划助理的提议。第三,洛简是在午饭时候得到顾子夕换人的指令,在中午得到齐微的合理化建议,在下午,也就是现在,来找自己沟通的。第四,齐微还不知道洛简的这个安排。

那么,如果齐微知道了呢?

好吧,事情应该就是这样,她如常去出差好了,待一切尘埃落定,她正好回来,正式介入新品创意。关于齐微的情绪,就由洛简来负责了,与自己无关。

…………

顾小北是午饭后去找的莫里安。

自许诺离开后,市场部也一直没有补充人手;加之秦蓝以市场兼顾执行的名头,要求市场部今年不再做高空,而要配合销售部做地面执行,而努力的塞销售人员进来,都被莫里安给挡了回去。

所以市场部现在要增加人,基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顾小北的策划悟性显然不如许诺,否则也不会在原职位熬了三四年还没有进展;但她的优势是策划执行的实操经验,所以倒是恰恰符合莫里安现在的需求。

“多长时间可以到职?”莫里安看着这个白白净净,长得不太有特色的女孩子,淡淡问道。

“两周时间,还有些手续要办。”顾小北不知道莫里安知不知道怡宝策划案糟窍的事情,所以不敢说因为这事情会有所耽搁。

“好,三天后人力部会给你出Offer,你回复的时候把时间确认一下。职位是策划执行主任、薪酬比你现在的水平上浮15%,工作时间及其它福利,你可以上公司网站看一下,有任何问题可以给我发邮件。以后,我会是你的直接上级。”莫里安点了点头,从桌上抽了一张明片递给顾小北。

“好的,谢谢。”顾小北双手接过莫里安的名片,仔细的看了一眼后,站起来向莫里安说了再见,便转身离开。

在走过卓雅的公共办公区时,各式的高跟鞋、各种漂亮却不刻板的职业装、或快或慢的说话语速、交流时偶尔嘣同来的英文、电话里流利的德语,让她有种掉入国际时尚圈的错乱感。

难怪许诺的衣品这么好,在这种环境熏陶出来的呢。

…………

“Vivian,你们部门要来个小土妞?”

“不知道,今天来面试的。”

“Eric找这么个人放身边,这是要让Shine(许诺)放心呢?”

“Eric这是以工作能力为重,我们现在要注重地面执行,你那样儿的,也就只能当个花瓶了。”

“Vivian,你说谁呢?”

“谁漂亮说谁呀。”

一个个一身傲气的女人们,抬着高高的下巴、踩七寸高的高跟鞋,在这狭小的写字间里,大有睥视天下的感觉。

顾小北轻咬下唇,抓紧了自己手上不知道什么牌子的包,快速往外走去。

同样是大型企业,这些人的薪水不一定比别的公司高出多少,所有人却拼了命的将自己作成了时尚雅痞的典范。

这让常期光顾品牌打折区与地摊的顾小北,心里不禁感到压力和怯意。

“小北,你曾经说过,圈子很重要。看过《穿Prada的女魔头》吧,安迪从一个连衣服都不会搭配的土丫头,最后成为女魔头离不开的女秘书,还取代那个一直嘲笑她的Emily去了巴黎。”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努力工作最重要,公司看重的是你的能力;说明努力改变很重要,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做得比任何一个人都好。”

“我告诉里,莫总监是个对工作要求齐高的上级,你在他的手下工作,可别想偷懒耍巧;但你在他的帮助下,进步会非常神速。再说,地面执行是你的优势,他是惯做高空的,说不定,还有些地方,他要请教你呢。”

“所以,小北,加油,没问题的。”电话里,许诺一直鼓励着顾小北

“我会努力的,我觉得,我应该行。”顾小北轻轻的笑了,声音里有些怯意,却也有属于顾小北式的自信。

…………

“莫里安,顾小北来过了?”许诺给莫里安打过电话去。

“来过了,刚离开。”电话里莫里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雅温和。

“怎么样?”许诺轻声问道。

“恩,策划执行主任,挺合适的,比现有的人员都有实地操作经验。”听莫里安的语气,评价不算高,但还是合用的。

许诺点了点头,算是放下心来:“我明天出差,下周可能开始参与新品的创意,到时候就不和你联系了。”

“恩,自己多注意,不要让人有话说。”莫里安叮嘱着,想了想又说道:“特别是顾子夕,在工作中,他是公司的老板,公司利益至上。”

“我知道的,所以特意和你说一声,一段时间不和你联系了,帮我照顾小北。”他的话,很现实、很残酷,却又只适合由他来说给许诺听。

“恩,只要她能达到工作要求,我不会为难她,你放心。”莫里安点了点头,又简单聊了几句才挂电话。

原本想将卓雅这次创意组长的旧案发给她,想了想,还是短信提醒她,让她自己在网上自己找来看。

……第二节宠她?浪漫烟花………

“晚上去哪里吃饭?”刚到下班时间,顾子夕便到了她办公室。

“哟,顾大总裁,今天下班这么准时呢。”许诺笑着,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不是明天要出差吗?今天早些下班,一起晚饭。”顾子夕大步走过来,拿起她的包,帮她将已整理好的工作文件放进包里后,看着她说道:“电脑关了,吃完饭再做。”

“恩。”许诺点了点头,便快速关了脑,然后递给顾子夕:“这么积极,是准备亲自下厨吗?”

“如果你不怕吃坏肚子,我倒没意见。”顾子夕接过电脑,帮她放进包里后,笑着说道。

“那还是算了,我还想明天能准时出门呢。”许诺轻笑:“你这周不出差吧?记得每天来帮我给花儿换个水。”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走出办公室,许诺已经比开始的时候自然了不少,至少已经能坦然的和同事目光相对,也能在有人找顾子夕说话的时候,安静的站在他的身边而不觉不自在。

其实,习惯真的很好养成——就像公开与他的关系后,面对的各种眼光与议论;就像自然的站在他的身边,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他的女人;就像明白或许未来有一天这一切都会改变,她却已习惯这样的或许,并且习惯在日常的日子不再想它……

…………

两人吃了晚餐,又去看了场电影。

“去放烟花吧。”顾子夕突然说道。

“顾子夕,我只是去出差,只两天而已,你要不要这么夸张的。”许诺笑着看着他。

“和你出差没关系,就是突然想和你一起放烟火。”顾子夕拉着她上车,熟练的将车开进了一条并不宽的巷子,周围骑自行车的、挑东西的人都特别多,许诺都担心车会被那些东西给划到。

“这是去哪儿呢?”许诺看着他。

“买烟花,你不会以为。我们去了江边就有烟花放吧。”顾子夕小心的看着前路,笑着说道。

“当然不是。”许诺转眸看向车窗外面。

许诺上学的时候,经常逛夜市,可这条街她还是没来过。街道很窄,路是有些高低不平的水泥路,街道的两边,大多是古老的木制房子,还漆着朱红的油漆,很有些古意的味道。

车子转过一条巷子,似乎是柳暗花明,里面竟是一片的灯火辉煌,明亮的灯光,映着大红的房子,透出几许神秘而热闹的气息。

而无一例外,每栋房子老大门大开,一溜的摆着长摊,上面用明黄的布料铺着,明黄的布料上,摆放着各式的烟火。

长摊的后面,则堆着各种大块头的烟火,看起来特别有中国年的氛围。

顾子夕拉着许诺的手,一家一家的走过去,没一会儿时间,两个人怀里都抱了一大堆,等他们将怀里的烟花放进车里时,两个店铺老板还将他们买的几个大块头,帮他们搬上了后备箱。

“谢谢。”

“玩儿得好下次再来。”

“再见。”

“再见。”

…………

“你怎么知道有这个地方的?”许诺兴奋的问道。

“市里禁烟火,原有的烟火厂就移到了这里,梓诺喜欢玩儿,我就帮他给找着了。”顾子夕见她兴奋的样子,心里莫明的开心。

“要不要喊顾梓诺出来?”许诺问他。

“过年的时候再带他一起吧,他现在,很忙。”说到儿子很忙,顾子夕不禁笑了。

“好吧好吧,以后我不提,每提一次,你都要得意一次。”许诺笑着说道——顾梓诺,那个小正太,也确实挺招人疼呵。

顾子夕将车停在路边,两人花了些功夫,将那些烟花都挪到江边的空地后,已经是一身的汗。

“先放哪个?”

“那个最大的。”

“好。”

顾子夕将许诺的说那个,搬到离江面最近的空地上,打开火机点燃,然后拉着许诺的手,快速的跑了开来:“去那边的高地看,才会漂亮。”

“好啊!”许诺应着,快步的跑在他的身后。

‘噼啪’的声音里,被火机点燃的线引在黑夜里闪着红光,一瞬间,火珠破筒而出,流光般的冲向天空,一颗接着一颗、一声接着一声,直到高远的空中,才依次绽放开来。

好些个火球,围成漂亮的造型,再慢慢散开,然后如流星般点点流泄下来,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烟轨,前轨未失,后烟接来,一道道、一点点,流烟烂漫,无限璀璨。

许诺跑下去,在原地再点燃一个,内内火花飞串而去,迎上刚才去势未尽的火花,两两相商,在空中撞出一朵朵绚烂的银花,迎空坠落而下,一时间,空中水中水面,三相呼应,流光一片。

“看,那儿有人在放烟花。”

“好美啊。”

…………

“接下来怎么放?”

“当然是我拿烟花你点火了。”

“那你小心些,别让烟花烧了手。”

“快来快来,废话那么多。”

许诺一手一个炮珠筒,直直的举到顾子夕的面前。

顾子夕笑着侧过身去,帮她将烟线点着,看着她笑得孩子似的,一片惊呼:“一个、又一个。不对,明明说好15连炮的麻,怎么还差两个。”

“快拿开,可能还没燃尽。”顾子夕见许诺用眼睛对着出口处,不禁吓了一跳,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炮筒便扔了出去——果然,还有两枚没有燃尽的炮珠,在一会儿功夫之后,慢悠悠的冲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啊?”许诺不禁吓得一身的冷汗。

“这是常有的事,就算15珠全出来了,也不能这样看,手工制作的东西,哪儿有这么精确的。你真是连顾梓诺都不如。”顾子夕沉着脸看着她。

“好了好了,你儿子最历害了。”许诺的脸微微一红,伸手去拿余下的烟花。

“这次再小心些。”

“知道了、知道了,快点儿。”

许诺催促着,顾子夕轻笑着,看着烟火灿然,笑意盈满了整个眸子。

…………

“许诺?”秦蓝疑惑的看着举着烟火手舞足蹈的女子,问身边的允儿。

“恩,是她。”林允儿轻轻点了点头。

“旁边那人是谁?”秦蓝疑惑的问道:“看起来,关系不一般呢?”

“顾氏的总裁,她现任男朋友。”林允儿低声说道。

“她和莫里安?”秦蓝不禁皱起了眉头。

“不清楚,这种事情,莫里安当然不会告诉我。”林允儿的声音越发的低沉。

“恩,男男女女,分分合合,也是常有的事。不过,这男的看起来对她不错。”秦蓝看了一眼神色有些黯淡的眸子,伸手揽住了她的腰,笑着说道:“各有各的缘法,这小女孩也配不上莫里安。”

“都说商人现实,我看这个顾子夕,还是蛮浪漫的。大半夜里拉着小姑娘在江边放烟花,伺候得公主似的,这小姑娘得死心塌地了。”两人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秦蓝若有所思的说道。

“成年男子,对付小姑娘,总是有他的套路。我一直认为许诺是个聪明的女孩,不过,出身不好的人,大多现实,这也怨不得她。”林允儿言语间尽是淡淡的轻讽——莫里安为了她而不要自己,而她却不要莫里安,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走吧,也没什么好看的。小孩子玩的把戏。象我们这样年纪人,应该在家里玩些成人游戏,你说呢?”秦蓝轻声笑着,揽着林允儿继续往前走去,脑袋里却飞速的转动着,搜索着关于顾氏、关于顾子夕的信息。

林允儿却不由得脸胀得通红——自订婚以后,他似乎更放肆了。

之前只是偶尔说情话时,会说些放肆的话;偶尔情动的时候,会纠缠着她。

而定婚宴之后,似乎定下了名份,便再无顾忌,在无人的时候,说话也是越来越火辣;这几天除了定时回爸爸妈妈那边吃饭外,便总是纠缠着她,似乎精力过于充沛,让她几乎无法适应。

她有时候在想,是男人都是这样?还是只有秦蓝是这样人前人后两个样?

可莫里安,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说话从来不曾这样的放肆露骨,这样对比起来,对于秦蓝,不免失望——她是个生性守旧的女子,对于说话轻浮的男子,从心底里还是鄙视的。

想到这里,心里不免酸涩——莫里安再好,也不属于她;这个男人再不好,却是全心全意对她的。

对于一个近三十的女人来说,爱情真的不再重要,有一个男人爱着你,应该会更重要。

林允儿抬头看了秦蓝一眼,给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虽然不太温暖,却也足够温柔。

……第三节试探?承诺原本就不可信………

江边的顾子夕和许诺,直玩儿到12点才离开。

“看你,乐得象个孩子似的。”

“我小时候没放过烟花,这是第一次。”

“……”

“我在电视里看过,不过,我不知道烟花还有这么多种。”

“过年的时候,带顾梓诺、还有许言和季风,我们一起过来。”

“好啊,许言一定也会喜欢的。”

“她会喜欢的。”

“顾子夕……”

“恩?”

“我还要玩旋转木马。”

“好。”

“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

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

只为了满足孩子的梦想

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

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忧伤

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

“好不好听?”

“好听。”

“那我继续唱给你听。”

“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

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

奔驰的木马让你忘了伤

在这一个供应欢笑的天堂

看着他们的羡慕眼光

不需放我在心上……”

…………

看着许诺微闭着眼睛,带笑着轻唱,眸子里尽是梦幻的颜色,顾子夕心里不禁微微发酸——她的要求,从来都只这么简单。

她的快乐,不过是一场共放的烟火;她的奢侈,不过是一次旋转木马;她要的幸福,不过是简单的陪在他的身边。

顾子夕,这样简单的幸福,你该给她的。

“许诺……”停好车,顾子夕转头看她。

“到了吗?下车。”许诺睁开眼睛,看见熟悉的风景,便拉开了车门。

“许诺!”顾子夕喊她。

许诺回头,探进头来,捧起他的脸,轻轻的吻了他一下,笑得如梦似幻的说道:“很喜欢听我唱歌是吗?所以,有些话,不能在听了我的歌以后说,否则,你冷静的时候,会怪我引诱你的。”

“许诺——”顾子夕的声音,不由得暗哑——她,竟然这么的玲珑剔透。

许诺张嘴在他的唇间咬了一口,看着他笑着说道:“快下车,我要你背我上去。”

“恩。”顾子夕沉声应着,拉门、下车、锁车,走到她的身边:“上来。”

许诺慢慢的爬上他的背,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颈窝,轻声说道:“顾子夕,你爱我吗?”

“爱。”

“我也爱你。”

“但是,你没有安全感,对不对。”

“我不需要安全感,你也给不了我安全感。”

“许诺,留在我身边吧,我们,一起,过一辈子。”

“那,她呢?”

“那是我要考虑的问题,不是吗?”

“顾子夕,我爱你,但我并不是非要和你在一起;我爱你,我不想让你为难。”

“傻瓜,不为难,我是真的想给你一个家。”

“你别说了,我会做梦的。”

“你不相信吗?”

“我相信,男人在说出承诺的时候,一定是真心的;可是,他们不兑现承诺的时候,也是真心的。顾子夕,虽然我只有二十三岁、虽然我愿意为这段自以为是的爱情全力以赴,可是,我不相信承诺。”

许诺软软的依在他的背上,声音轻轻柔柔的、清清淡淡的,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她却不信他。

他从不轻易许诺,为了那一句承诺、为了那十夜的纠缠,他思念至今;而今天,他想放下一切,给这个背在背上的女孩简单的幸福——她却不信。

“许诺……”刷卡、开门、转身、关门,顾子夕将许诺放下来,转身沉沉的看着她:“你不信,没关系,我们,慢慢来。”

“好啊。”许诺笑着,随意的踢掉了脚上的鞋,快步往里跑去。

站在花房的门口,似乎想起什么似的,许诺突然回头看着顾子夕。

“想说什么?”顾子夕弯腰脱掉鞋后,看着她问道。

“没什么。”许诺走进花房,突然发病似的搬起一盆指甲花用力的摔了下去。

“许诺,你干什么!”顾子夕脸色大变,疾步向前。

许诺却只是不听,一盆、两盆、三盆,全摔得粉碎。

“许诺,你太过份了,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顾子夕大步走进来,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满脸怒火的吼着。

“顾子夕,所以我说,你的话,我不信。”许诺跌坐在地上,任双手被碎片划破,却抬着头,看着顾子夕轻笑——那笑容里,没有痛,只是淡淡的,让人绝望。

“你的手流血了。”顾子夕弯腰将将她抱了起来,大步走到客厅后,将她小心的放进沙发后,急急的拿出医药箱,迅速的帮她处理着伤口。

他看着她的手、她看着他的脸,两人沉默着,直到他花了半小时将她手上的伤口处理完,都没有人开口说话。

“我去收拾一下。”许诺站起来,轻声说道。

“我是真心想给你一个未来、一个关于我们两个的未来。”顾子夕也站了起来,灯光下,他高大的身影,将她的身形完全笼罩起来。

“不是。”许诺摇了摇头,看着他轻声说道:“你只是不忍心而已。”

“你……”顾子夕暗自心惊——是这样吗?不是的!

“那些花儿,我养了五年,就算不为她,我也是有呵护的惯性的。”顾子夕无力的说道。

“是啊,你和蜜儿十年,和她五年,你对她们都有惯性,唯独对我没有。所以,你想要我相信什么?”许诺低头苦笑,一句话,道尽了她爱他的心酸、无耐与强撑。

“我们,一起努力好吗?”顾子夕伸手抱住她,低低的请求着。

“好啊,我们,一起努力。”许诺无力的应着,脸上的苦笑却更甚了——他说‘一起,一辈子’,她多想是真的。

她恨自己太清醒,不给自己多两天做梦的时间,偏要用那些花儿去试探他的真心、试探他的潜意识——早就明白,她输给的是一段意念中的思念,连对手都没有,她该如何战斗?

“景阳和朝夕大约还有三个月回国,我会尽快找到她,然后,说清楚。”顾子夕沉声说道。

“恩。”许诺轻声应着。

“许诺,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要相信我。”顾子夕听着她似是无意识的回应,只觉一股无力感涌了上来。

许诺沉默着,不再说话。

“我帮你放水,去泡个澡吧。”顾子夕无奈的轻叹一声,转身去了洗漱间。

而许诺,却举着一双受伤的手,呆呆的看着一片狼藉的花房——这样的试探,到底是试探到他的心?还是试探到自己的承受极限?

许诺、许诺,到底,你还能坚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