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44他不温柔

Chapter144 他不温柔

许诺低头,看着被缠着纱布的手,慢慢的往里握了起来。

“别动,伤口会裂开的。”顾子夕快步走过来,将她的手拿在手心,黝暗的眸光沉沉流动。

“我……”许诺开口,却发现喉咙一片干涩,几乎无法顺利的说出话来。

“对不起。”顾子夕第一次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却无法顺利成声。

许诺张了张嘴,慢慢的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转身去了浴室——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说分手吗?还是说继续?还是说没关系,我知道自己在你心里的份量?

脱了衣服,泡进浴缸,被那缭绕的热气一熏,眼泪不由自由的涌了出来,慢慢的,是止不住的轻声呜咽……

“许诺——”门外是顾子夕担心的敲门声。

许诺紧咬下唇,将哭意压下,直到将脸浸进水里,将眼泪溶进水里后,情绪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你让我泡会儿,别催我。”许诺的声音,带着克制的哭意,和强撑的坚持,让人听得心酸。

“记得一会儿加点儿热水,否则水凉了。”顾子夕沉声说道。

“我知道,你别在那儿站着。”许诺淡淡说道。

“好。”

接着便听见顾子夕脚步离开的声音。

许诺闭上眼睛,将整个人完全放松在水里,一种极致的疲倦倾刻间席卷而来,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又回到小时候,在妈妈怀里的时候,那时候,妈妈还是温柔的;那时候,许言还是好好儿的;那时候,奶奶会做好吃的鸡蛋面;那时候,她和许言还会吵架……

“许诺——”敲门声再次响起,顾子夕的声音里是浓浓的担心。

“就来了。”许诺懒懒的答着,睁开眼睛,抛开那仅有的温暖记忆——当水冷已后,记忆也随之变得冰冷起来。

事实是,妈妈走了、奶奶死了、许言病了、她休学帮人家代孕了。

就这么一个她,还想怎么样?

许诺,命运从来不会因为你的努力而让你好过,所以,不要妄想、不要奢求;所以,你,要知足、要继续加油。

…………

“头发吹干了再睡。”顾子夕见她开门,揽着她回到琉璃台前,拿了吹风机帮她吹发——大手一缕一缕的捋过她的发,吹风机的热风吹的手上,暖暖的,但稍不留神,在一处停留的时间长了,那温暖便成了炙烫,烤得皮肤发疼。

“出差的事,要不下周再说?你这个样子,让人很不放心。”顾子夕放下吹风,用手指帮她将头发捋顺,手指轻移到她的脸上,有着刚被热水熏蒸过后的娇嫩与柔软,却更有让人心疼的沉寂。

许诺敛下双眸,淡然而笑:“我长这么大,从未因过任何事情而耽误工作。对我来说,所有的事情,都不如工作重要;对我来说,没有一种情绪,可以影响我对工作的重视。”

“所以,你放心,只要还有工作可做,我就一定是OK的。”

“许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是不是?”顾子夕双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胳膊,看着她寡淡的面容,心里一阵发慌。

“有一点儿,毕竟,谁会希望,自己在爱人的心里,连一盆花儿都不如。”许诺轻笑,见顾子夕想解释,便朝他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你什么也别说,我有分寸。”

“好了,闹了一晚上,真的很累了。我要睡了。”许诺微微用力,挣脱了顾子夕的双手,在走出浴室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仍是一片狼藉的花房,嘴角带着轻讽的笑意,转头回到了顾梓诺的房间:“对了,我的手受伤,睡觉可能不方便,今天我自己睡。”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进去帮她把床铺好,帮她将空调的温度调好后,才关门离开。

…………

关上门后,回到房间,帮她将要出差的行李收拾好后。又回到花房,在许诺常坐的软椅上坐下来,看着那一地的狼藉,默默的抽着烟。

一整夜,没有合眼,直到玻璃窗外的天空,由夜色染上晨曦,薄薄的透过玻璃窗,透入花房,打在他的身上、火红的花上、一地的狼藉上,他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一个盹似乎没打多长时间,从熟睡中惊醒的时候,睁开眼睛,刚才还是晨曦薄光,现在已是满目明亮。

“许诺!”顾子夕霍的站起来,越过地上的碎片,快步走回屋里——推开梓诺的房间:她已不在。

转身推开自己的房间,行李箱也已拿走。

“宝仪,帮我查许诺的航班是几点的。”

“恩,查到后马上给我电话。”

顾子夕挂了电话,拿了衣服迅速的洗漱后,拎了电脑便往外走去。低头换鞋时,一张白色A4的纸从玄关上飘了下来——白纸黑字,是用打印机印出来的文字,方方正正,完全没有表情:

“子夕,这次我有两天不在,你让张姨过来把被子都晒一下;梓诺的太阳能汽车也要拿出去晒晒,他下次过来,应该是要问的;花房我没进去,没砸的那些,该浇水加肥料了,张姨知道肥料放在哪里;砸了的那些,我本想打电话让花鸟市场的工人送几个盆子和新鲜土过来,想着我买的东西,你大约不怎么看得上,你就自己去安排吧。”

“新品上市的创意,洛简已经和我沟通,这次出差回来后,我就开始介入研发的最后阶段。你放心,你请我到顾氏的目的我清楚,在工作上,我从未让老板失望的经历。”

“至于我们,其实一开始,我们都知道结局,只是你太心软,总也不忍见我难过;而我又太贪心,明知道她在你心里的不同,还要这样的试探你。”

“我想,我还是不如自己想象中的坚强,所以,这个结局来得比我们想象的都要早。”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你给我这么一段美丽的日子,美国的潘多拉之旅、夏夜的冰上舞蹈、昨夜的烟花满天,都会是我这一生最美的记忆。”

“谢谢。许诺。”

她的落款,连再见也没有。

柔软的时候如一根藤,坚硬的时候却又似一块冰,绝然的没有回头的余地。

“许诺,谁告诉你这是结局?”

“许诺,谁允许你给我这样的结局?”

“许诺,这段感情,还由不得你来做主。”

顾子夕沉沉的盯着这张没有感情的白纸,慢慢的揉成一团,抛进了沙发边的垃圾篓,换好鞋后,刚出门,便收到了谢宝仪的短消息:10点的航班,查到许诺的值机手续已办。

顾子夕抬腕看了看时间,这一班是赶不上了,当下打电话让谢宝仪定了最接近的一个航班后,便直接拿了车钥匙去了机场。

…………

“小许,怎么手受伤了。”经销商齐总陪在许诺的身边,按许诺的要求进行现场拍照,看着许诺用包着纱布的手做记录,不禁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上机前不小心被车门夹了。”许诺淡淡的笑着,轻轻的点了点头,停下记录的笔,指着收银台方向说道:“这个位置没有用好。”

“顾客从大门进来,会直接进入购物区,只有在买完东西后,才会到收银台,所以这里只做灯箱和展示是没有用的,谁会结完帐还回去再逛?”

“所以,收银台这里的陈列,要有故事性和实用性,供顾客在排队无聊时,可以边欣赏边了解产品;二要方便拿取,可以随手拿了就走。”

“好的,我再找市场人员过来看一下。”齐总点了点头,忙将许诺的意见给记了下来。

“货架的陈列挺好,你看,我们站在这里,一眼看去,都是杂色,只有我们的妆成,是整片的绿色,又清爽又整齐,辨识度非常高。”许诺转身看货架上的陈列,笑着说道:“所以,不要以为陈列的品类多了,货架利用率就高。”

“这是一个伪命题,现在讲究的是量化视觉,第一眼吸引最重要。”

“可是,货架有限,只陈列一两个品类的化,我们销售还是会受影响,毕竟客户的需求是多样的。”齐总顺着许诺的目光看去,视觉效果确实好,对整体销售增长贡献最大的,便是陈列的这个单品了。但同时,没有陈列的单品,却也有不同量的下降。

“这个问题不难解决啊?”许诺微皱眉头看了一眼齐总,低头翻开自己的笔记本,边画边对齐总说道:“每个月,我们都会有主推产品的建议,我们货架的最外围,全部陈列主推品,你看:上下各四层、左右各三层,将我们自己的堆位围起来,中间就按横向或竖向,再分出第一陈列位、第二陈列位,然后按去年同期销售排行进行顺位陈列。”

“陈列的视觉效果是一样的,陈列的单品品类并不会减少,而陈列品的有效性却增加了,并不是平均的将所有的产品都一股脑儿的都推了上去。”

“这样和我们每个月的订单又关联起来:你按去年同期销量的占比下单,然后按占比陈列,销售的占比变化就不会太大。”

“销售预测做得准了,就能早下单早备货,无论品牌公司有什么问题,起码在一季里,你的销售仍然是稳定的。”

许诺将画好的图递给齐总,看得齐总连连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俗话说,求精不求多,都摆上卖不动,是越看越着急呀。”

“恩,其它地方也这么调调,实在卖不动的,就拿到折扣店去处理掉,然后换来现金订新品。别想着来季还能卖个好价钱,那是占库存又废周转的事儿。”许诺笑着说道。

哪个区域都会有自己的畅销品和滞销品,她若不这样说,客户肯定会想法子把货给退回品牌公司。

“小许,你说你在卓雅干得好好儿的,怎么就来了顾氏呢?你走了,真是卓雅的损失。”齐总笑着说道。

“卓雅分工很精细,我在那边只做媒体创意,不做终端推广。不和您来终端走走,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这些。”许诺笑了笑,将笔记本收了起来。

写字久了,手还真有些发疼。

“小许,你电话响了挺久了,要不要我帮你接起来?手还不方便了吧?”齐总点了点头,与她一起边往外走,边问道。

“不用,我回去给洛总写电子邮件,不过是问我这边工作的进度。”许诺摇了摇头,抬眼看着天空里明亮的阳光,眸子里仍是一片黯淡。

电话是顾子夕打来的,她不用看也知道。因为手机是他买的,所以他的来电铃声是单独设置的。

只是,她并不习惯在工作的时候接私人电话,更不知道接了这通电话要说什么——她不知道,她们现在的关系算什么?

很多事大家心里知道,却不说破的时候,可以当什么也没发生。

一旦戳破,却是无比的尴尬,还有凄凉。

“齐总,你拍的照片回去后发在我的邮箱里,我去看看竟争品牌的终端情况。”许诺微眯着眼睛,将目光从阳光里撤了回来,看着身边的齐总说道。

“小许,吃了午饭再去吧,我陪你,你看你这手也不方便。”齐总热情的说道。

“不用了,我约了朋友。您和市场部人员沟通一下,明天上午我会去办公室,整体情况和调整,我们明天再沟通。”许诺微笑着摇了摇头。

“小许你现在住哪里?明天早上我让司机去接你?”齐总看着许诺问道。

“齐总您别客气,我都安排好了,您安心在办公室等我就成,不过,帮我准备两杯咖啡,如何?”许诺见这齐总实在是客气,她连推辞都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好好好,你是喝现磨的?还是速溶的?还是星巴克的?”齐总连连点头。

“星巴克的就成。”许诺不由得乐了,这生意人,当真是不同——在员工面前就是严肃的大老板;去总部就是精明的商人;在品牌公司的员工面前,却又热情谦逊。

“好好好,明天我让他们帮你备着。”齐总笑着应道。

“那我先走了,齐总再见。”许诺笑得眉眼弯弯的,朝齐总挥了挥手,转身融入了人群之中。

“是个不错的女孩子,顾总花大价钱挖她来当真是正确的。看来,人才,真的很重要。”齐总看着她的背影,连连点头。

听见电话声响,忙接了起来:“顾总,你好啊。”

“小许呀,她刚刚离开,说是约了朋友。”

“她的手?好象不那么利落,不过不影响写字,一直在写字画图呢。”

“下午不约,明天早上她会直接去公司。”

“呵呵,欢迎顾总。”

“顾总要准备什么吗?小许要星巴克,要不您也来一份儿?”

“好好好,再见再见。”

“这顾总好象对小许关心得很呀!人家这真是会当老板,这得学学。”齐总看着手机上顾子夕的号码,脸上是心领神会的笑意。

…………

因为天热,包扎的伤口被汗浸湿后,很是难受。许诺下午去药店买了消毒碘酒,将纱布拆了,直接涂上碘酒后,便没有再包扎。

只是,上次在H市车祸时留下的那疤,再加上这些零零碎碎的伤口,看起来当真有些恐怖。而这两次受伤,似乎都和他有关。

许诺,什么时候,你变成了容易受伤的女人了?

看来是流年不利,或者是顾子夕不详,遇上他不是落水就是受伤。

好吧好吧,顾子夕,咱俩儿犯冲,我还是躲开得了。

许诺敛眸而笑,待手上的药水干了后,背上出差常用的双肩包,踩着球鞋,继续穿棱于热闹的城市之间,感受着城市的繁华,还有人们的匆忙。

…………

顾子到S市的时候,是下午五点。他约了齐总,对城市整体布局做了再次沟通后,去到许诺住的酒店时,已经是晚上8点。

而前台告诉他,客人还没有回来。

……第二节子夕?追踪而至………

许诺一手拿着冰淇淋、一手提着外卖,背着包走进酒店时,便看见等候区的顾子夕站了起来。

“你?”许诺怔忡的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上去吧,我有话对你说。”顾子夕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看了一眼红得吓人的手心,脸色一片难看。

许诺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直到电梯在第五层停下,走出电梯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了501的房间一眼,又收回目光,往对向的方向走去。

这次,许诺订的房间是507,很随意的号码,没有任何寓意——很多东西,如果一味的执着,就会成为一个死结,永远也打不开。

她连现实都把握不了了,又如何有能力去回塑过去?

所以,不如放开;所以,不如忘记。

…………

“自己的身体要爱惜,弄坏了,别人就算再心疼,也还是替不了你。”顾子夕替她拿了门卡,开门进去后,将已经快化的冰淇淋和外卖放在桌上,看着她沉声说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淡淡说道:“只是疤痕体质,看起来吓人一些,其实没什么。”

“买药了吗?”顾子夕问道。

“恩。”许诺点了点头。

“坐下,我帮你上药。”顾子夕从沙发上拿起她的包,将药水拿了出来。而许诺也顺从的将手平伸在桌上。

看着这些零零碎碎的伤口,细碎而零乱,一片红肿,顾子夕不禁怒声吼了起来:“都肿成这样了还说没事?你心里不痛快你说出来,何必糟蹋自己的身体。”

“不是你想的那样,今天气温有些高,纱布包得紧了些,被汗泡过就是这样。处理过后,好多了。”许诺勉强笑了笑,看着他说道:“你到底要不要帮我上药,我还没吃晚饭呢。”

顾子夕抬头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打开药瓶,用棉球小心的、一点一点的将药蘸上去——而她,竟似不知道疼似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头顶。

“暂时别动,我喂你吃。”顾子夕将药水收好,去洗了手后,顺手将冰淇淋扔进了垃圾桶里,打开一看,尽是些烧烤,当下不由得闭了闭眼睛,看着她说道:“我也没吃,一起出去吃吧。”

许诺轻轻的笑了,淡淡的说道:“你没吃,尽管自己出去吃,不用捎上我。我晚上还有安排。”说着便站了起来,用手臂将电脑夹起来,走进卧室的书桌前,打开后,又回到小厅,将烧烤拿了进去:“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关上。”

“许诺~”顾子夕无奈的看着她:“一起去吃饭,然后我们好好儿谈谈。”

“明天吧,今天我还有工作。”许诺拿着烧烤盒子,往房间走去。

“我说今天。”顾子夕一把扯过她手里的盒子,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我不希望再看见你吃这些东西。”

许诺低垂着眉眼,半晌不出声。

顾子夕上前一步,将她轻轻拥进怀里,贴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许诺,别和我冷战,我们好好儿谈谈。”

“顾子夕,我不想和你谈。”许诺低低的说道。

“许诺,这次回去,我把那些花儿全扔了。”

“顾子夕,我们分手吧。”许诺轻声说道。

“我不同意。”顾子夕双手用力的握着她的肩膀,看着她沉声说道。

“我们,不合适。”许诺低着头,说出这句话,似乎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你看,你买东西要定制的,而我喜欢地摊货;你吃东西要五星级酒店的,我喜欢街边摊;你心里藏着一个指甲花女孩,而我心里也装着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你看,我们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说不想过去、不要未来,原本就是自欺欺人的话,我不想再继续用这样的话来哄自己。”

“而你,要找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填补你在思念之余的空档、丰富你的感情生活、顺带帮你带一下孩子,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也不必非我不可。”

“我们,也算是好合好散吧。当然,若你担心你未来的女朋友会不舒服,我离开顾氏也可以。不过,这样的话,你可得付我补偿金。你知道,我缺钱,所以我也不和你讲客气了。”

“你若想用这样的方式激怒我,那我告诉你,对付我,你道行还浅了些。”顾子夕听着她句句戳心的话,在极度的气愤与失望之后,反而平静了下来。

“没错,你买的东西我都看不中,所以,以后你用的东西都得我来买;你吃的东西,你要是敢拍照发给许言看,我现在马上给你再买双份回来;”

“关于我们两个的秘密,等我找到那个人,我会都告诉你;至于你的,你想说就说,不说我也不认为有什么重要,你过去爱谁、和谁睡过都不重要,以后睡你的人是我就成。”

“所以,既然我要找个年轻的女人在身边,我看你就很好,我就不花那个力气去找别人了。”

顾子夕看着她淡然的脸,由白转红、由红转青,也不理会她,直接拉着她往外走去:“我现在要吃四星级酒店,你一起。”

“顾子夕,你就是个流氓。”许诺沉默半天,终于在被他拉客厅中间的时候,憋出这样一句话来。

“是绅士也好,是流氓也好,你这辈子也就只能呆在我身边了。”顾子夕看着她淡淡的说着,扯着她的手一直走到门口,然后蹲下来,一手拿着她的鞋、一手拍着她的脚:“抬起来。”

“我不出去。”许诺往后退了一步。

“我不介意抱着你出去。”顾子夕站起来看着她,淡淡的说道,一副吃定她的表情。

许诺轻咬下唇,看着顾子夕说道:“顾子夕,你别这么幼稚行不行?我们之间的问题太多,不是你这样嘻哈两句,所有的问题就都消失不见了。”

“今天过去了,明天起床,问题依然存在。”许诺走回到客厅,定定的站在那里:“何必呢,我们就到这里吧。”

“这就是我们分开最合适的时候。难道,你非要让我看到她回到你的身边,然后一起来告诉我:许诺,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顾子夕,你不要对我太残忍好不好。”许诺摇了摇头,眼圈红红的说道:“顾子夕,我们,算了吧。”

“不。”顾子夕大步走到她的身边,双手紧握着她的肩膀,低吼一声:“我说不。”

说完后,便低头沉沉的吻住了她,怒火中烧中,大手更是用力的扯去了她的外衣。

“顾子夕,你干什么,你冷静点儿。”许诺用力的推搡着他,拉扯中,小几上的药泼了满地、他们的衣服落了满地、当他抱着她翻滚在地毯上时,两个人的身上,都被那药水染得星星点点,看起来既惨烈、又诡魅……

“你这样我能冷静吗?”顾子夕低吼着,在她的琐骨上啃咬着:“许诺,或许我们的相遇不是时候、或许我们的相爱有太多顾虑,可是,既然爱了,就不要再分开。”

“我不再等她;你,也不要再逃开。”顾子夕低叹着,轻吻着,用力的揉抚着,在矛盾犹豫过后,他仍是要她的——许诺,这个实实在在爱着他的女孩;许诺,他多少犹豫与挣扎之后,仍不愿意放手的女孩。

……第三节第一次?他不够温柔………

他的力度,让她感觉到害怕,**疼痛的记忆,让她浑身紧张,直到那疼痛的穿透再次来临,她再也忍不住的哭出声来:“顾子夕,不要——”

顾子夕猛然停下,身下的她,紧咬着下唇,已是满脸的泪水,受手的手抓在他的肩膀上,哭得斯心裂肺。

“不要看、不许看……”许诺伸手挡住他的眼睛,却哭得浑身抽泣。

“不看、不看,你别动。”顾子夕的额头的汗珠大颗的滴下,伸手搂住她的头,将她的脸按在自己的胸前,温热处却再也无法安静……

…………

“我抱你回**。”顾子夕搂着身体蜷成一团的她,温柔的说道。

许诺只是安静的蜷在他的怀里,满脸的泪水中,低低的说道:“别看我肚子上那道疤,很丑,很丑。”

“好,不看。”顾子夕低低的应着,伸手扯过沙发布,将她密密的包了起来,抱着她回到**后,才扯开沙发布扔在床下,与她紧紧的拥在一起:“许诺,不管你过去经历过什么,现在有我在身边,以后再不怕了,好不好?”

他心疼的看着满脸泪水的她,想起在他身下时,她的紧张与抗拒、她的脸色突变的苍白、她哭得撕心裂肺、她紧紧的搂着他不许他看她的身体。

她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去?有过男人、生过孩子,动作却生疏紧张得一塌糊涂——就像……

就像那个女孩一样,十天十夜,缠绵不休,他把她从僵硬变得柔软,却没能把她从生疏变得熟练——在他的身下,她永远那么紧张。

一如,刚才的她。

顾子夕紧紧闭了闭眼睛,在心里警告着自己:不要再想她了,以后,你的爱情、你的责任,要全部给她,现在蜷在你怀里哭的女孩。

“许诺,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顾子夕在她耳边低声问道。

“顾子夕,我没结过婚。”许诺的双手,抱着他横在自己胸前的手,低低的说道。

“恩,我知道。”顾子夕轻应。

“顾子夕,我生过孩子。”许诺的声音更低了。

“恩,我知道。”顾子夕仍然淡淡的应着。

“你为什么知道?”许诺的身体微微一僵。

顾子夕的双手,更搂得她紧了些,将唇贴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你刚才说的,肚子上有疤,生过孩子,才会有,对不对。”

许诺的僵硬的身体慢慢的放软了下来,低着头,在他的手上轻轻的咬着,良久之后,才低声说道:“顾子夕,你放心,我不要你负责。”

“许诺——”顾子夕身体微僵,用力的将她扳过来,看着她认真的说道:“许诺,我们好好儿在一起吧。你的过去,我真的不介意。”

“那个女孩找到后,我会安排她离开,然后,我们结婚,好不好?”

许诺看着他,勉强笑了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你、你现在别和我说这些。等找到她之后,再说吧。”

“你不相信我?”顾子夕翻身压住她。

“相信。”许诺摇了摇头:“只是,我更相信本能。”

“还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顾子夕伸手轻轻捏着她的脸,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我和本能生什么气,没有办法改变的,对不对?”许诺睁大眼睛看着他,脸上是淡淡的笑意,眼泪却止不住的一直往下流。

“别哭,乖,别哭,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以后再不会了。”顾子夕轻叹了口气,低头沉沉的吻住了她。

身体似乎有些蠢蠢欲动,但刚才的她实在太过紧张,以至于他不敢有所动作,只是紧紧的搂着她,努力的克制着对她的渴望。

…………

“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回来,你洗澡的时候注意手别沾水。”顾子夕最终还是选择起身洗澡——在欲望被唤醒后的现在、在肌肤贴着肌肤的拥抱里,克制显得倍加困难。

所在,还是分开比较安全。

“恩。”许诺点了点头。

顾子夕起身扯了件浴袍在身上,俯身在她的额头轻吻了一下,温柔说道:“希望下一次,我会不让你害怕。”

许诺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双手抓紧着薄背,眼神一片紧张。

顾子夕转身离开——看见客厅里的一片狼藉,顾子夕不由得眸子微微沉暗:他和她的第一次,却是在这种情况下。

其实,他希望自己可以更温柔一些、让她的体验可以更美好一些——显然,怒气之下,谁也没能够控制住自己。

他是粗鲁而不加克制的、她是紧张而恐惧的。

许诺,相信我,我们之间,可以更好的。

顾子夕弯下腰去,打翻的药瓶、小桌子都收拾好,被他们的翻滚弄得凌乱的地毯重新铺好,只是那上面的药渍和其它混和物,估计许诺看了会羞死,于是将地毯卷了起来放在门口,然后给客房服务部打了电话,让他们拿去干洗,明天再过来换上新的。

…………

在顾子夕洗完澡出去后,许诺却抓着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埋了进去——怎么办?

不是决定了要分开吗?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他说,不嫌弃她生过孩子,可是他若知道她为何而生孩子,又怎么会不嫌弃。

他说,回去就把那些花儿扔掉,可她知道,那个女孩在他心里的位置,是扔不掉的。

许言,我们的关系,并不会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而有变化,因为:他的本能里,全是对那个女孩的呵护;因为:我最丑陋的一面,他还没看到。

许言,我该怎么办?是停止还是继续?

…………

“许诺,你这是要把自己憋死吗?”顾子夕回来的时候,许诺还把自己整个蒙在被子里。

“许诺,快出来,否则我要掀被子了。”顾子夕扯了扯被子,威胁着说道。

“你出去吧,我就起来了。”许诺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给你十分钟,再不起来,我就掀被子了。”顾子夕威胁着,出去的时候,特意将关门的声音弄得大大的。

许诺扯着被子坐了起来,抓起顾子夕放在**的浴袍披好站起来,虽然腰还是有些酸疼、腿还是有酸软,毕竟比当年要好得多了——那时候,每一次,她都没能顺利的起床。

顾子夕,是不是,买卖和感情,终究还是不同的;顾子夕,是不是,就算是生气,你终究还是有些心疼我的?

…………

拉开门,顾子夕正将打包回来的餐点拿出来放在小桌上,刚才还一片狼藉的地面,已经被收拾干净。

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的发着红,看着他怯怯的说道:“我先去洗澡了。”

“恩,手别粘水,身体冲一下就好,身上的药水印子,等手好了再用肥皂洗。”顾子夕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哦。”许诺点了点头,躲闪着眼神,快步走进了浴室,用力的将门关好。

就算是五星级的酒店,浴缸她仍然是不敢用的,所以将头发包好后,解开浴袍用淋浴器将身上草草的冲了一下——而现在的她,根本不敢去照镜子,看自己的身上倒底是什么模样;更不敢去看小腹上的那道疤:如果他亲眼看到,会怎么样?

唉,已经这样了,就这样吧,离开也是痛、不离开也是痛,那就在一起吧——等到她的出现,等到他开口说分开。

许诺扯下头巾,重新裹好浴袍,轻轻的走了出去。

…………

“手给我看看。”顾子夕往旁边挪了挪,示意她坐在自己的身边。

“还好。”许诺轻轻的坐下,将双手摊在膝盖上。

“我才又买了一瓶药,再重新上点儿。”顾子夕将她的手拉过去,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拿起药棉小心的将药水涂在她的伤口。

“我看你还真是不怕疼,每次上药,都没见你皱过眉头。”顾子夕将她的两只手都涂好药后,又吹了吹,让药快速的收水干掉,这才将她的手放回到她自己的膝盖上。

“小时候有一次在雪地里走得太久,脚都裂了也不知道痛,那以后,体表的伤口,就不怎么知道痛了。”许诺轻轻的笑了笑,拿起顾子夕为她准备的用餐手套,看着顾子夕说道:“我饿了。”

“恩,吃吧。”顾子夕点了点磁,将一份小笼包放在她的面前:“是奶奶去世那次吧。”

“恩。”许诺点了点头,似乎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有些烫,我喂你吧。”顾子夕的心感觉到一阵被撕扯的疼痛,拿筷子夹起一个,吹凉后,喂给她吃。

看着沉默着吃东西的许诺,顾子夕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一只手紧搂着她、一只手慢慢的喂着她,直到整笼小包喂完,他们都默契着没有说话。

“好了,我吃饱了。你也吃吧。”许诺拿纸擦了擦嘴,低声说道。

“我不吃了,睡吧。”顾子夕摇了摇头,帮她将手上的用餐手套褪下来,搂着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的往卧室走去。

“顾子夕,我们……”许诺抬头看着他。

“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爱情,由心说了算。”顾子夕伸出食指轻轻的压住她的唇:“告诉我,你的心,要你离开我吗?”

许诺定定的看着他,良久,才无奈的笑了:“顾子夕,你真是个狡猾的商人,我真的斗不过你。”

“谁让你和我斗了?你只要好好儿爱我、好好儿的让我爱你就成。我今天和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顾子夕的双手圈在她的腰间,看着她的目光,认真无比。

“那,就这样吧。”许诺轻轻的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伸开了双臂,紧紧圈住了他的腰,脸轻轻的贴在他的胸口——他心跳的声音在告诉她:他是真的认真的。

顾子夕的心里,终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与她紧拥着站立良久之后,才轻轻的抱起了她,回到**,将她妥当的安置在自己的怀里。

一整夜,两人静谧相拥,关于他们的爱情,似乎有些东西真在慢慢的改变;关于他们的未来,似乎有种幸福,正在悄悄的来临……

…………

“怎么不多睡会儿?”顾子夕起床的时候,许诺已经坐在书桌前还始工作了。

“这本来是昨天晚上要做的事,给耽搁了,一会儿去齐总那边要用到的。”许诺没有回头,眼睛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动着。

“手没有不舒服?身上其它地方没有不舒服?”顾子夕双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揉捏着,看着她低声问道。

许诺的脸微微红了红,轻轻的说道:“早上又冲了个热水澡,差不多好了。”

“这一次,实在是没有准备,让你难受了。下次会好的。”顾子夕弯下腰,将脸贴着她的脸,温柔的说道。

“你说什么呢,脸皮这么厚。”许诺的脸不由得胀得通红,一下子敲错好几个字,羞恼之间,霍的站了起来,看着顾子夕低声吼着:“你快出去,都耽误我工作了。”

“好好好,我出去,你别发火。”看着她脸红红的可爱模样,顾子夕忍不住低头在她的唇间轻咬了一口,这才转身出去。

脸上的笑容还未及收回,客厅小桌上,那个多出来的药盒上,‘毓婷’两个字,让他的心只觉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站在那里,眸光阴沉一片。

“顾子夕,你今天怎么安排的?我一会儿去齐总办公室。”许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柔柔软软的,少了平时的清脆,却多了一份属于女人的温软。

顾子夕从药盒上收回目光,沉声答道:“我和你一起去。”

“那你快些,我答应齐总9点到,我这文件还有10分钟就好。”许诺删掉刚才输进去的莫明其妙的文字,心里还暗暗的跳个不停——在那方面,她并不如自己想象的有经验。

“好。”顾子夕轻轻拿起药盒,打开后,里面并没有药片——显然,是她已经吃过了。

许诺,下一次,如果有孩子,就要了吧,我们,会有一个幸福的未来的。

顾子夕的大手用力,将那药盒用力的捏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