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45结婚吧

Chapter145 结婚吧

经销商办公室,齐总和他的市场部团队,一大早,已经在会议室等着了。

齐总见顾子夕和许诺一起过来,还帮许诺拎着电脑包,不禁微微一愣,心下只觉得诧异----这不是少东家的管理风格呀?

虽然顾子夕不算是一个苛刻的老板,却也绝不是一个有亲和力的老板----对这个新来的小许,似乎是亲和的过份了。

“小许呀,你们顾总真是关心员工的好榜样,昨天下午就打电话来问你的手,今天又帮你拿包。这样的好老板,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你可要在顾氏好好儿干呀。”齐总看着顾子夕将许诺的电脑打开后推到她的手边,不由得感叹着说道。

“是呀,我们顾总很关心员工,也很关心客户。”许诺轻瞥了一眼顾子夕,看着他镇定自若的样子,不由得低头轻笑。

“来来来,星巴克的咖啡,小许的焦糖玛奇朵;顾总的拿铁。”齐总将两杯咖啡递给两人,张罗着市场部员工围了过来:“昨天小许说的收银台陈列,我和我们王经理商量了一下,在能拿到收银台陈列位的卖场,针对性设计陈列架,完稿后小许还帮我们看一下。”

“好的,完稿后将图纸和尺寸发到我邮箱。”许诺点了点头,对齐总说道:“上批物料的质量比较差,低质的促宣品整体拉低了品牌的档次,会消耗掉所有高空投入所产生的效应。还不如不做。”

“这个、这个当然,我们会找道具公司再去核实。”齐总有些别扭的看了一眼顾子夕,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小许,你昨天说的那个分重点陈列方法,再给我们王经理说说看。”

“好。”许诺快速从电脑里调出一个文件,还没打开,顾子夕便拦住了她:“等一下。”

“恩。”许诺点了点头,看着他。

“齐总,许诺说的那批道具我要看一下。”顾子夕看着齐总,淡淡说道。

“这个、这个都在仓库里,我们谈完这个再去吧。”齐总见顾子夕要看,不禁觉得尴尬。

“图片有吗?”顾子夕转头看着许诺。

“有的。”许诺点了点头,将邮件调出来后,将电脑推到了顾子夕的面前。

顾子夕仔细的看了半晌,抬头对齐总说道:“齐总,这套道具从质材到油漆,造价大约在3000块,而洛总监给你的预算是6000,公司支付一半,你自己出一半,所以……”

“顾总,你看,这道具公司偷工减料,我们监工不到位,这正找他们协商呢。”齐总尴尬的说道。

“是洛总监指定的三家道具公司之一吗?”顾子夕再问。

“这个……”齐总已经开始流汗。

“我只是问问,具体当然还是洛总监会来处理,我只是提醒一下齐总,非指定道具公司的制作,公司支持是发放不出来的,此其一;若道具粗糙,影响品牌形象,公司市场监察的当作了假冒产品处理了可不好。”顾子夕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是是,这件事情我会去处理的。”齐总连连点头,脸上不禁黑线直冒。

接下来,许诺将所属六大卖场的陈列规划建议、货品订单比例建议给齐总和他们的市场部讲了一遍,差不多到中午的时候,才结束会议。

“齐总,我下午的航班回深圳,有任何问题,你随时给我邮件。”许诺站起来,收起电脑对齐总说道。

“谢谢小许。”齐总也站了起来,对着顾子夕说道:“要不中午一起吃饭?下午我送两位去机场。”

“可能来不及了,我们直接去机场吃。”顾子夕站起来,将电脑从许诺的手里接过来,帮她装好后,对齐总淡淡说道:“明年春夏的新品,今年10月份会出推广创意,11月上旬有客户新品订货会、11月下旬线上推广全面上线、12月产品全面上市。”

“参加新品订货的客户甄选,还是老规矩。不过,这次可能会新增一些甄选条款,以匹配创意方向。”

“顾总的意思我明白,后面我会加强和总部的沟通,11月的新品订货会,我们当然是要参加的。”齐总知道顾子夕是用话拿捏住他----如果他没有品牌意识,总在小处省费用,公司往后的高端产品,就不会考虑让他继续来做了。

对于日化生意来说,如果没有新品做,无异于死路一条,化妆品可以两年推出一个新概念,日化一年最少是两个新品,才能不停的吸引客户的眼球,将习惯这个品牌的客户牢牢抓在手里。

“顾总你放心,在顾氏的客户里,我们是最早将市场部和销售部分开的公司,我们绝对严格执行总部的推广要求,也有信心把公司的新品做好。”齐总的话,就和小学生表态似的,听得许诺有些哭笑不得。

“当然。”顾子夕淡淡笑了笑,和许诺招呼了一声,两人齐齐往外走去。

…………

“齐总真是有意思。”许诺笑着说道。

“生意人就是这样,对他有利的事,他装孙子都行;对他不利的,他就是最牛的大佬爷们儿。”顾子夕摇了摇头,感慨的说道。

“是吗?所以,你也是这样?”许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当然不是。”顾子夕瞪了她一眼,伸手拦了一辆车直接回了酒店。

他们回到房间时,酒店的人已经打扫过了,新铺的地毯洁净如初,只是放在桌面上的干洗票据,却让许诺惊呼:“就那么洗一下,怎么会这么贵的。”

“还好还好,要是洗不出来,买新的会更贵.”顾子夕从她手扯下票据放在旁边,看着她低声笑道:“收拾东西吧。”

“恩。”许诺的脸微微一红,转身往房间走去。

“许诺----”顾子夕轻喊一声。

“恩?”许诺停下脚步,转眸看他。

“没什么,就想抱抱你。”顾子夕上前一步,张臂将她轻拥在怀里,下巴在她的头顶轻轻的磨蹭着,心里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

“顾子夕。”许诺将脸贴在他的胸前,低声轻喊着。

“恩?”顾子夕轻应。

“在她出现以前,我们就这样。你别再提以后、我也不再试探。”许诺缠在他腰间的双手,更紧了些----就似明知道结局,仍想将他拥抱得更紧。勇敢如她,在爱情里,仍然自卑得不敢要一个未来。

顾子夕低头看她,柔声说道:“以后的事情,都交给我,我会处理好的。”

“恩。”许诺依在他的怀里,深深吸了口气,他身上淡然入鼻薄荷香,是她喜欢的味道,就如每个夜晚,他拥她在怀的温暖,勾起她所有的依恋。

……第二节回家?二人世界………

回到公寓,看见四处仍是当天离去的模样,许诺不禁皱眉:“我给你留的纸条,你没看到?”

“扔了。”顾子夕低笑。

“嗯哼。”许诺皱眉看他:“我的手现在这样子,可不能整理呢。”

“你休息,我来。”顾子夕将行李放下后,看着她说道:“你吃零食、电电视,我来整理房间。”

“你行不行啊。”许诺轻挑眉梢看着他,摇头表示不信。

“行不行,看过不就知道了。”顾子夕笑着,弯腰把她抱起来,大步走到客厅后,用力的将她扔在柔软的沙发上,笑着说道:“我开干了。”

“喂,把我的腰都摔断了。”许诺吃力的从沙发里爬起来,娇嗔着说道。

“是的吗?我检查检查。”顾子夕在沙发边上坐下,看着她莹亮的眸子里,是简单的喜欢,整个人也跟着喜悦起来。

“快去干活儿了,不许磨羊工。”他的眼神,让许诺的心跳微微加快,心底那股没来由的伤感,也随之压下----他在她身边的时候,是爱她的、是宠她的,这就够了。

“给点儿鼓励,这样干活儿才有劲儿不是。”顾子夕的声音低沉而轻缓,带着中年男子独有的魅惑味道,说话间,已俯下头去,将她轻轻的抵在沙发背上,温柔的亲吻着:唇齿交互里,道尽爱意缠绵;柔舌纠缠里,诉说婉转低回的心曲……

…………

“放下放下,先洗被单,再晒被子。”

“许诺,这被单怎么拆?”

“你说你可多笨啊,连个被单都不会拆,还要我手把手的教。”

“这不教一遍就会了吗。”

“行了,洗衣机会用吧?拉开,塞进去,关上,然后按下电源启动,再加洗衣液,OK,现在就不用管它了。”

“接下来干什么?”

“顾梓诺房间有大纸箱,先把所有房间的垃圾杂物扔进去。”

“好。”

“喂,那是顾梓诺的玩具,你别扔。我的顾大总裁,我看这事儿还是我来吧。”

“你就乖乖的去看电视,别在这儿吵我了。”

“看着你做事,我好揪心啊。”

“所以说让你别看了。”

“快去快去。”

“别再乱扔东西啦。”

“你再不出去,我可把你给扔出去了。”

顾子夕扔下手里的箱子,转身把她给抱起来,作势就要将她给扔下去。

“喂,你这是报复。”

“许诺,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啰嗦。”

顾子夕笑着,大步走到沙发边,把她扔进去后,才转身回到顾梓诺的房间,开始清理东西。

满室的阳光、两人愉快的笑声、顾子夕忙碌又显得笨拙的身影、许诺偶尔无奈的叹息,在在,都是满满的快乐与幸福。

…………

“碎的就扔了,那些好的就放着吧。没必要。”看见顾子夕将花房的指甲花都扔进大箱子里,许诺走过去站在门口说道。

“清理掉吧,形式和本质有时候是同样的重要。”顾子夕抬头看着她笑了笑,快速的将所有的花儿都扔进了大纸箱里,又拿吸尘器将地毯上的杂物吸掉,驼色的毯面上,被压过的泥土印自然是没办法清理掉的,而点点腥红的血迹,让顾子夕的眸子越发的幽暗----为了这些花儿、为了心底无法抹去的思念,他竟然伤了许诺。

难道真如许诺所说----他的本能,还是维护那个女孩的?

“你别看了,反正,我也不怎么知道疼。”许诺看着他眸底流转的沉郁,轻轻走过去,伸臂从他的背后将他拥住,将脸轻轻贴在他的背上,轻声说道。

“怎么会不疼呢……”顾子夕轻叹一声,低头将她圈在自己腰间的手拿起来,细细的看着,心疼之际,那个原本就模糊的影子,在心底已是越来越淡。

转眸看向纸箱里被扔作一堆的花儿,顾子夕轻轻拉开许诺的手,扭头看着她柔声说道:“我把这些拿下去,然后回来擦家具拖地。”

“真要扔?”许诺凝眸看他。

“当然。”顾子夕伸手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尖,眯着眼睛说道:“我不想再有任何东西会影响我们、会影响你。”

许诺眨了眨眼睛,眸光微微闪动,后退一步看着他,并不说话。

…………

顾子夕将纸箱抱了出去,出门后,他没有走电梯,抱着纸盒,一步一步的从阶梯走了下去,直到将纸盒扔进一楼的垃圾桶里,看着那一簇簇曾被他当宝贝一样照顾的火红色,完全没有被人遗弃的自觉,歪七倒八的躺在垃圾桶里,依然是簇簇的火红灿烂。

那样的火红,有种灼痛人眼睛的热烈。

顾子夕紧紧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毅然转身,下意识的抬头,落地玻璃窗前,许诺淡然的眸子,沉静得不似一个二十三岁的少女。

顾子夕的心,微微收紧,朝着她温柔而笑,大步往电梯间走去。

…………

花房里,许诺站在落地窗前,少了热闹的指甲花,整个花房显出一种空落的空荡来,让人心里若有所失、又让人心里宽敞明亮。

原来,仅是看习惯了,再拿走便会不适;那么,堆积五年的思念呢?那么,沉聚五年的寄托呢?

又岂是拿走这些花儿,能够放下的。

许诺微眯起双眼,看着顾子夕回头时那抹温柔的笑意,嘴角也轻扯出一抹淡然的温柔----他尽力,真的,他已经尽力了。

得他尽力,便该知足,管它这尽力里,有多少是爱情、有多少是责任、有多少是不忍心。

…………

“你动作太慢了,等你做完这些事,太阳就要下山了,快快,你擦家具,我拖地。”看见顾子夕进门,许诺将抹布朝他远远的扔了过去。

“接下来就快了,你坐着吧,我来。”顾子夕伸手抓住了抹部,大步走了进来。

“那我先让机器人拖一遍。”许诺笑着,将程控的小机器人打开,坐在沙发上摇控着,在顾子夕辛苦的擦完家具后,机器人也刚好拖完第一次。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许诺将机器人收起来,看着顾子夕笑着说道。

“你去沙发上坐着,别影响我操作。”顾子夕朝摆了摆手,不太熟练的套上拖把套,从房间到书房、再到客厅,高大的身躯,弯成30度角用力的样子,感觉特别的居家、特别的温暖。

到底顾子夕是没做过这些事的,在将整个家具擦完、地拖完之后,已经到了下午的六七点钟,又该去收晒在外面的被子了。

“比开会累多了,晚餐我肯定弄不了了。”顾子夕在沙发上重重的坐下来,将头重重的靠在了许诺的肩膀上。

“累死了吧。靠过来歇会儿。”许诺微微笑着,搬着他的身体让他躺下来,将他的头搁在自己盘着的大腿上:“我打电话叫外卖?还是喊张姨过来?”

“叫外卖吧,我们今天过二人世界。”顾子夕仰面看着她说道。

“成啊。”许诺微眯着眼睛,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安静的躺了会儿,晚上一起吃了外卖后,下去散了会儿步,然后回家一起窝在沙发里看碟片。

安静的二人世界,显得静谧而美好。

……第三节许言?病情有变………

第二天,机场。

“许言、季风,我在这里。”许诺朝着正东张西望的两个人用力的挥着手。

“你一个人吗?”季风和许言拖着行李箱,快步的走了过来。

“恩,顾子夕早上有个会,不好走开。”许诺点了点头,走到许言的身边,目光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将她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恩,不错,长了些肉了。看来季风把你照顾得不错。”

许言与季风目光不经意的相撞,又迅速的分开,看着许诺笑着说道:“现在是季风照顾我,哪儿象以前,我得天天操心你,自然会长胖了。”

“呀呀,知道你幸福好了吧。”许诺笑着,挽着许言的胳膊,与她边走边聊着。

…………

回到家里,季风将许诺好好儿的表扬了一番:“任务完成不错,我们一回来就能住了。”

“当然了。你知道,我最近可忙死了,又出了几天的差,我可是连自已公寓的卫生都没做的。”许诺笑着说道。

“你那儿不做也成,你回去住得了几天。”许言笑着看着她,眸底有着隐隐的忧虑:“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挺好。”许诺点了点头,转眸看向许言,沉静的说道:“特别好。”

“有往后的打算吗?”许言捧着花茶,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许诺低头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有。”

“真的?他怎么说?”许言的眸光闪亮,激动得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一点都不稳重。”许诺瞪了她一眼,敛下眸子,看着杯中的玫瑰婴儿,慢慢的说道:“一直困扰他的问题,他可能有了选择,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会解决掉。”

“我们、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所以、所以他知道我生过孩子的事。”许诺低低的说道。

“他怎么说?”许言的脸上一片紧张。

“他说,不介意。”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许言说道:“我没说,是代孕。”

“这事儿,别说。”许言抓住许诺的手,突然脸色一变:“手是怎么回事?怎么多了这许多伤口?”

“做卫生不小心被碎片扎到了。”许诺下意识的掩下手掌。

“胡说八道。”许言定定的看着她:“我给顾子夕打电话。”

“姐,不要。”许诺冲着许言摇了摇头,看着许言满脸的怒气,许诺知道糊弄不过去,轻咬了咬下唇,看着许言说道:“我不小心砸了他的花儿,他不小心把我推倒了。”

许言直直的盯着她,半晌,才出声说道:“这就是他不能给你未来的原因?因为花儿比你重要?”

许诺的心微微轻扯,敛眸半晌,才低低的说道:“有些事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我愿意给他时间。”

“多久?”许言沉声问道。

“我想,如果我需要一个婚姻,他现在就可以给我。”许诺低低的说道,眼底却没有任何的喜悦。

“那你怎么想?”听了许诺的话,许言有些意外----他们之间的问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简单了?

“我不知道。”许诺轻轻摇了摇头:“许言,我曾经害怕、却想要和他有个未来;现在,他几乎可以轻易给我一个未来,我却又不敢要了。”

“我害怕他的感情里,怜悯、责任大于爱情;我害怕他在知道我全部的过去后,会弃我而去。与其这样,是不是还不如不要?”许诺看着许言,想了想又说道:“其实我很矛盾,我甚至想,开口吧,结婚吧,幸福一天是一天,想那么远干什么呢。?

“许言,你说我该怎么办?”许诺看着许言,心里是慌乱的----她知道顾子夕爱她,这爱却不够纯粹;她知道两个人有了实质性的发展后,他对她有责任,这责任却非她所愿;她知道她其实应该远离、安静、仔细思考自己想要的生活,却又舍不得离开他的身边。

“许诺,你的心呢?闭上眼睛,认真听听你心的声音,你想要他吗?”许言伸手,轻轻的握住许诺的手,心疼的轻触着她手心的伤痕,心里也有个声音在挣扎着----许言,让许诺离开他,他已经给了你满身伤痕了。

却也有另一个声音对她说----许言,那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让许诺结婚吧,这样你才能放心。

许诺看着许言,张着嘴,却久久说不出话来;许言看着许诺,咬着唇,不知道该如何决定。

“许言……”

“许诺……”

“你先说。”许诺心里微慌,看着许言说道。

许言看着她,慢慢的说道:“结婚吧。”

许诺低头,轻咬下唇,良久,才抬起头来看着许言,慢慢的说道:“是,我也这样想。”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许言在心里长长吁了一口气,心里却泛起一股酸涩。

什么时候,她们的初衷全变了?

或许,她们都明白了,现实终究是现实,只有爱情,哪能幸福?既然如此,不如要婚姻吧。

“如果,只是要婚姻,要不要考虑莫里安?”许言不死心的问道----如果只考虑婚姻,她当然更放心莫里安。

“许言,这对他不公平。”许诺娇嗔着看着许言。

“我才不管对他公不公平,我只管对你是不是最好的选择。”许言哼哼了一声,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当然不行,你别乱想了,就是顾子夕了,就算祸害,也得要祸害他才行。”许言笑着,站了起来:“我要去公司了,今天要参与一个新案子,未来会有一段时间非常非常忙,你别怪我不来看你啊。”

“那是不是,等你非常忙非常忙之后,我就可以听到你的好消息了?”许言也站了起来,陪她一起往外走去。

许诺轻咬下唇,看着许言想了想,点了点头:“我觉得是。”

“那你去忙吧,千万别来看我,我还是比较喜欢看到你早点出嫁。”许言笑着,推着她往外走。

“喂,有没有这么现实的。”许诺不依的轻拍着她的头。

“许诺,你打我老婆干什么?”一直在整理行李的季风抱了个纸盒走过来,递到她手里后,伸手将许言揽进怀里:“你要的书,还有送给你和顾子夕的礼物,还有莫里安的。”

“哈,你们两个,想得还挺周到。”许诺不由得失笑,抱着盒子朝他们挥了挥手,转身轻快的往外走去。

在看见许诺的上了电梯后,许言转身看着季风,轻声说道:“别告诉她。”

“她自己会发现的,你的浮肿会越来越严重的。”季风拥着她轻声说道。

“我想换回原来的药。”许言低声说道。

“没有必要,换回原来的药,对肾的损害略略减小,对肺和脾的损害却大了许多。只是肾出问题了,咱们还能治。要是肾、肺、脾都出问题了,就没办法了。这也是当初换药的时候考虑过的,你忘了。”季风摇了摇头,看着许言说道:“明天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按之前Ann对这个药物的分析,还有你现在的体征情况,我判断应该只有一个肾有问题,如果确认,我们马上确认肾、源,在合适的时候安排手术。”季风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轻松的说道:“结果都在我们的预测之中,没什么可怕的。”

“我不怕。”许言点了点头,看着季风说道:“我会全力配合治疗的,能治好,我开心;不能治好,我也不遗憾。”

“好。我们一起坚持。”季风柔声说道,揽着她走到花房,两人相拥着站在玻璃窗前,看着满室被许诺照料得生机勃勃的花儿,心里没有恐惧和悲切,只有顽强和平静。

……第四节许言?想看着她结婚………

顾氏,研发办公室。

“区(OU)总(研发部总监),这次参与市场规划的有两个小组,一组由齐微带领,共5人;一组由许诺带领,共3人;你这边的资料,可毫无保留、无区别的提供给他们两位。”洛简将创意团队重新介绍给了研发部。

“欢迎两位加入,之前的资料我会以U盘的方式交给许经理,之后我会与两位建一个共公邮箱以共享。”研发总监区时微笑着与齐微和许诺分别握手,然后转身对一同过来的顾子夕说道:“顾总,我会把我的设计意图尽力清楚的表达出来,有必要的话,我会将设计期初的草稿都交给她们两位。”

“那就拜托你了。经费的问题,你不要考虑,我这边会解决的。”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诚恳的说道。

“效果和安全性的问题解决后,最后这阶段主要是外观的测试了,费用还好、费用还好。”区时推了推眼睛,点头说道。

“你们有事和区总及时沟通,有问题可以提出来一起讨论。我先上去了。”顾子夕点了点头,又交代了区时几句后,便刷指纹离开了研发室。

区时则带着许诺和齐微的团队到了靠空中花园那边的两间视野最好的办公室----全玻璃的透明空间,里面人的一举一动,外面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办公室有一张面朝空中花园的弧形木质长桌,以供工作人员独立工作时用;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都能看见外面空中花园里的各色鲜花绿树、喷泉流水,感受到自窗外透进的阳光、雨滴,视野极为的开阔;办公室的中间,是一张黑色原木的四方桌,用来供小组做创意讨论用。

在四方桌的上面,是一个可以转动的活动书架,上面是各色的创意书籍与色彩时尚杂志;四方桌的下面,有四个小推柜,里面放着各色的样品、原料,是新品的原辅料、半成品、成品;

因为是特殊的玻璃幕墙,所以除了两房相连的那一面是黑色实木隔断外,其它三面墙都可以随时用来写字,非常方便。

而两间相连的办公室,布局可以说一模一样。

而且,虽然是玻璃的隔断,隔音效果却非常的好----区时示范的在里面用力的敲动,而在外面,却听不见一点声音。

“以后,这里就是两位团队的工作间,齐经理这边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半个月,应该已经很熟悉了。稍后IT部会有人来替许经理录进门影像。”

“许小姐可要注意喽,脸部千万不要受伤哦,否则刷不进系统,可进不去了。”区时看着许诺,开玩笑的说道。

“刷脸好,脸不太容易受伤,手就麻烦了,你看我这手,指纹怕都难得录进去。”许诺也笑了。

“两位工作愉快,我这就去把前期的资料拿过来,许经理先看着,明天我们一起沟通一下产品的设计思路。”区时朝许诺挥了挥手,微笑着转身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

“许经理,不好意思。”调过来的创意成员之一的黎丽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许诺。

“恩?”许诺示意她坐下,然后关了门,回到桌前,看着她笑着说道:“什么意思?”

黎丽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戚小雨,期期艾艾的说道:“我们两个在原组实际上不做创意,只做资料整理,资料整理的意思是将主创的意图进行录入,然后再输出,存档。”

“所以,我们对创意可能没什么帮助。”戚小雨看着许诺小声说道。

“哦?”许诺的眸光微微闪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你们跟着齐经理多久?”

“两年。”黎丽和戚小雨交换了一个目光,轻声说道。

“OK,两年时间,除了整理资料,应该也知道一个案子从毫无头绪、到成形方案,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个流程吧?”许诺再问。

“知道,很清楚。因为我们不参与创意,所以对小组每个人的工作内容都很熟悉。”戚天雨的眸子微微闪了闪,认真的说道。

“这就够了,后面按我的要求来做就行。”许诺点了点头,并没有对齐微只给她两个基本算是废人的助手而生恼;也没有对洛简知而不明而生气----现实从来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她一个新来的,虽然有顾子夕女友这样的身份。而想要在工作上立稳脚跟,除非拿出傲人的成绩来。

在此之前,被人排挤、被人踩,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了。

这一点,在卓雅也曾有,但莫里安都帮她给屏蔽掉了;她来顾氏的时候,莫里安告诉她,以后要自己面对。

她已经做好了面对的准备,她有自己创意的方式,何惧之有。要是给她两个创意思路成熟,却和她一样倔强、固执已见的人,她才要麻烦呢。

显然这两个女孩子是比较单纯的那种----知道自己不行,一上来便表明了态度。

许诺笑着,看着黎丽和戚天雨说道:“之前齐经理的方案,你们知道了?”

黎丽和戚天雨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所有资料都是我们存的档,所以很清楚。”

“好,现在我要求你们想办法全部忘掉,忘得越干净越好。因为,在我这里,你们需要参与部分创意,而且要跳出原来的思维。”

“你们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忘得干净了,什么时候和我说一声,我就安排你们新的工作任务。正好这段时间,我需要熟悉产品的设计初衷与成份功能。”

许诺从桌上随意抽出两本书,甩到两人的面前,然后拿着电脑坐到弧型的木桌边,开始准备工作。

…………

办公室里,顾子夕看着监控器里,许诺淡然自信的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在创意上,他从没有看错她。

他相信,这一次,她能拿出让他惊喜的创意。

“你好,我是顾子夕。”

“许言?”

“不好意思,没能陪许诺去接你,最近确实有些忙。”

“许诺的手……”

“恩,好,我有时间,我现在过来。”

“可以,许诺在研究室,三小时后才会出来。”

“好,稍后见。”

挂了许言的电话,顾子夕不禁苦笑----以许言护着许诺的程度,看到她的手被伤成那个样子,怕是不能善了。

当然,这也是他该承受的,谁让他那么混帐呢。

顾子夕拿了钥匙,快速往外走去。

…………

“子夕,这边。”许言向刚进门的顾子夕招了招手。

“你一个人?”顾子夕大步走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关于许诺的事情,我不太喜欢太多人知道,即使是季风。”许言将餐单推到他的面前:“不知道你习惯喝什么,没帮你点。”

“不用。”顾子夕将餐单放在桌边,看着许言说道:“许诺的事,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不过,我还是要向你倒歉。你将妹妹交给我,我却没有照顾好她。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许言看着他----眸光沉静,面容清淡,看起来算真诚吧。

“男女之间的事情,很难说谁对谁错,也很难说本能感情一定高于理智的爱情。所以,看见她的手,我只是心疼,但并没有怪你。”许言轻轻搅着杯里的牛奶,平静的说道。

顾子夕看着柔弱而智慧的她,在心里却更加自责了。

“子夕,你看我是不是比出国前胖了些?”许言突然问道。

“微微有些许。”顾子夕点了点头。

“恩。”许言微微笑了笑,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我五年前,做的是换心手术,五年来,一直在吃排异药物。时间一长,难免对内脏有些损伤。权衡利弊,我在今年中换了一种药,这种药对肾脏的伤害比较大,对其它内脏基本没有损伤。”

“我知道,上次去美国,陪许诺去过医院。”顾子夕点了点头,面色不由得沉了下来----她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的身体?

“许言,你?”顾子夕吃惊的看着她。

许言轻轻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正是你想的那样,我的身体开始有些浮肿,这种情况会持续一段时间,当浮肿达到一定级别,就需要做手术。”

“季风说,按照浮肿分级,我现在的发展虽然不算慢,却也不是最快的,要到手术的阶段,大约会经历8—12个月的病程。”

“所以你……”顾子夕看着许言,明白了她的意思。

“对,是这样,手术的成功是一半一半,所以我希望在我好的时候,能看到有个人能照顾许诺。”许言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我考虑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莫里安。”

顾子夕的脸不由得沉了下去:“许言……”

“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许诺朝他摇了摇手,平静的说道:“我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上就像是交待遗言了,所以,也就是实话实说,不讲什么技巧了。”

“你说。”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

“从我的角度,我比较倾向于莫里安,他的经历更单纯、对诺诺的感情也很单纯,也了解、体谅她的工作,所以说,无论从感情上、还是从职业上,他们都是很合适的一对。”

“至于你呢,当然也不错,是个有责任感、也懂得尊重人的男人;缺点当然是离过婚、有孩子、感情经历过于复杂。加上对自己的感情不那么确定,还有就是你的成长背景、生活习惯,与诺诺相差甚远。这些,都是我担心的。”

许言停下来喝了口牛奶,看着顾子夕接着说道:“当然,结婚这种事,我这做姐姐的意见,仅供参考,最后还是得看她自己的意思。”

“你问过她?”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他已然明白她的意思:既然找他来谈,自然是许诺已有表示。只是,他仍想亲耳听到许诺的表态。

“爱情果真没有道理可言,我还真看不出,你哪点儿比莫里安强了。”许言轻轻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杯中的牛奶,似是已看入了神,久久的不再说话。

而顾子夕的心情却有股不可言喻的轻快:“许言,很多事情,都不能看表面。我并不认为,我不能给许诺幸福。”

许言轻轻点了点头,思绪慢慢的抽了回来,看着顾子夕说道:“我想看着她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