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46她的背影

Chapter146 她的背影

顾子夕静静的看着许言,慢慢说道:“好。”

许言轻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以为,我永远不会用这种办法来干涉她的婚姻;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顾子夕,我曾和你说过,你不要她了,就把她还回来给我。可现在,我却要你给我一个承诺:不求你给她幸福,只求你给她安稳。好不好?”

许言的声音轻轻的,那样的轻忽里,有种让人抓不住的忧伤与不确定,还有不放心。

顾子夕的心里微微一酸,看着她低声说道:“许言,我会尽我所能,让她幸福。”

“你有这个心,我也放下大半的心了。你我其实都明白,这世上的事情,许多并不是有心就可以做到。”许言点了点头,温柔说道:“子夕,其实你很好,真的很好,谢谢你。”

“许言,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现代医学那么发达,换肾也不是太复杂的手术,不会有事的。”顾子夕看着许言,轻声说道:“许诺离不开你的。”

“恩,我知道,我会尽量坚持的。”许言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说道:“你先去忙吧,我还坐一会儿。”

“你一个人……”顾子夕微微皱起出眉头。

“我大部分时候是个正常人。不是每个心脏病人,时时刻刻都是病人。”许言见他担心的样子,不由得笑了——他那个前病妻,病态的模样当真是刻进他的心里了。

“不好意思,那我先走了。”顾子夕自然看出她笑里的意思,不禁觉得有些尴尬。

“今天我找你的事,别告诉许诺,你知道,被要求结婚可真不是件愉快的事。”许言朝他眨了眨眼睛,纤弱之中透出的调皮,才让人恍然——原来,她也只是个二十七八的女孩而已。

“我知道。”顾子夕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不是一个对婚姻随便的男人,也不会因为你的要求而改变自己。所以,我是为自己、为她。”

许言轻轻点了点头,低头慢慢的搅动着杯中的牛奶,不再说话。

顾子夕沉沉看了她一眼,转身往外走去。

…………

“季风,你说,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许言看着后面走出来的季风,长长的叹了口气。

“如顾子夕自己所说,他不是个随便的人、他更不是个为别人牺牲自己的人,所以,相反你给了他一个机会:看清自己内心的机会。到底对这段关系的定义是什么?到底对未来是怎么打算。这下,应该要有个考虑了。”季风在许言的身边坐下,伸手探了探她的牛奶杯,轻声说道:“都凉了。”

“恩,回去吧。”许言点了点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玻璃窗外——秋天慢慢走近,阳光依然灼人、来往的人们和夏天的穿着几乎没有太多的不同、街边的大树,树叶仍是绿得发亮。

若不是日历翻动,还真不知道,在时间的不停转动中,季节早已转换、身边的人事也早已不同。

“许言……”季风看着她萧瑟的眼神,心里一阵发涩。

“走吧。”许言从窗外收回目光,缓缓的站了起来。

季风揽着她的肩膀,两人慢慢往外走去。正午的阳光,暖暖的打在身上,似乎时间在此刻停止,这样的暖意,让人贪恋。

…………

顾氏。

顾子夕快速的走进办公大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研发室的监控器后,看着许诺已经脱了鞋,整个坐在一大堆的原料里发呆,不由得失笑——原来,你的创意都是这样做出来的。

想了想,去到楼下许诺的办公室,将今天才送来的那瓶花儿抱了起来。

“顾总,需要帮忙吗?”顾子夕抱着花瓶走出来,楼层的行政助理忙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不用。”顾子夕嘴角微扯,抱着花瓶进了电梯。

他的身后,是一群女人八卦兼羡慕的窍窍私语,只是,他从不关注这些、也不介意这些。

…………

顾子夕抱着花瓶,直接用自己的专属密码进去了研发部办公室,站在许诺的办公室前,轻轻敲了敲门。

看见她从地上抬起头,不由得暖然而笑。

“顾总来视察工作吗?”许诺打着赤脚走过来,拉开门后,看着他笑着问道。

“来送花儿。”顾子夕看着她,温柔的说道。

许诺下意识的瞟了一眼正在桌前看书的两个助理,她们抬眼看着她,脸上一片暧昧的笑容。

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抬头瞪了他一眼,低声说道:“花儿放那边,小心脚下。”

顾子夕轻轻点头,将花瓶放在了临窗的办公桌上,回头对许诺说道:“今天几点可以下班?”

许诺看了看凌乱的办公室、还有电脑旁堆积如山的资料,摇了摇头说道:“不一定,如果有想法,就会晚些走;如果没想法,就会早些走。”

“好,我下班前过来看你。”顾子夕点了点头:“你们继续,我没别的事,就是送花儿过来。”

“我送你出去。”许诺低头找了双拖鞋套上,跟在顾子夕的身后,送他到电梯口。

“手恢复得怎么样了?”顾子夕在电梯口停下,伸手将她受伤的双手拿在手里:细碎的伤口,处于愈合结痂的阶段,看起来还是触目惊心。

“别看了。”许诺微微收起手指,不让他看到尽是疤痕的手心:“我要进去了,至少要花三天时间,把产品知识和特性、研发意图方面的功课补足。”

“慢慢来,别着急。”顾子夕点了点头。

“灵感这东西,有时候急不来、有时候还真是急出来的。”许诺笑着说道,看着齐微正从走廊那头走过来,便推了推顾子夕:“你去忙吧,没事儿别老往这儿跑。”

“恩,下班等我。”顾子夕淡淡一笑,低头在她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才转身进了电梯。

而许诺抬头,却正迎上齐微似笑非笑的目光。

“齐经理好。”许诺朝她点了点头,回头往办公区走去。

“许经理和顾总的感情真好,真让人羡慕呢。”齐微快走几步,与许诺并肩,边往里走边以羡慕的口吻说道。

许诺只是笑笑,并不答话。

“看来,我们这次的pk,我这组是凶多吉少。不过,陪许经理练练手,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机会的。”齐微的语气酸酸的,语气里满透着不服输、不甘心。

“顾总是个公司分明的人,再说,以公司现在的情况,他还不至于拿公司一季的生意来开玩笑。”许诺轻瞥了她一眼,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前停了下来:“我先进去了,之前许多功课,还得重新补起来。齐经理不必妄自菲薄,你比我有更大的优势,还有直接上级的支持,应该很有信心才是。”

说完便推门进去了,也不管齐微听了这话会是什么心情、什么感想——那句‘有直接上级的支持’,直接点明了,她同洛简利用游戏规则,将两个看似无用的成员划给自己。

她认为顾子夕会偏袒自己,而自己明白告诉她,顾子夕不会拿公司生意开玩笑,但她的直接上级却已经十足的偏袒,谁更占便宜,自己心里有数,就没必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许经理。”

“许经理。”

“恩,继续。”

许诺和两个同事打了招呼,看了一眼被顾子夕放在办公台的香摈玫瑰,心下只觉一暖,又重新坐回到那一堆材料里。

而那瓶花儿所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萦绕在整个办公室,不免让人心旷神怡。

…………

齐微站在许诺办公室门前好一会儿,目光从她桌面上的花儿上轻扫而过,嘴角轻扯出一丝不屑与轻蔑——有人抬着,就忘了自己的斤两了。

我倒要看看,被捧这么高,你这次到底能拿出什么样的案子来。

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督促着团队成员,加快创意的速度。

…………

晚上,9点。

顾子夕给许诺打了个电话,说是还在区时的办公室讨论产品细节。

“还要多久?”顾子夕边收拾办公桌边问道。

“大约一小时吧。”

“好,一小时后我下来接你,晚上陪我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到了就知道了。”

“这么神秘?不会把我给卖了吧。”

“除了我,还有谁肯买你。”

“好吧好吧,区总催我了,一会儿见。”

许诺快速的挂了电话,顾子夕不由得轻笑。

电话还没放下,艾蜜儿的号码又闪动起来。顾子夕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敛了下来,轻轻接起了电话:

“蜜儿?有事?”

“什么事,你直接说。”

“你说什么?‘御庭华宛?’”

顾子夕心里莫明的漏跳了半拍,深吸了一口气后,沉声说道:“什么时候?”

“好,你把照片发给我。”

“恩。”

放下电话,顾子夕低头盯着微信,心里却一阵狂跳——会有这么巧吗?她会出现在那里?她也忘不了他吗?

是在找他?还是在找孩子?

照片很快发了过来,熟悉的环境、让人心跳的501门牌,灯光下,那个一头长女的女子,静静的站在别墅的大门前——安静,凄楚。

“是你吗?”

“如果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偏偏是我决定要和许诺结婚的时候?”

“子夕,我、我因为想你;所以过去转转,觉得那个女孩子很奇怪,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走,所以偷偷拍了一张。我、我不想见她,所以、所以没打招呼就走了。”艾蜜儿发来微信语音,声音有点儿怯怯的。

顾子夕紧紧的盯着那张只有背影的照片,心里是一片狂乱的跳动,当下抓了车钥匙,快速往外走去。

……第二节501?对她的思念不断………

顾子夕的车速并不快,不知道是因为情绪太不稳定,以至于不敢开得过快;还是因为潜意识的逃避,不知道见了该怎么办?

真的就能完全放下吗?

真的能只当完全没有发生过的吗?

顾子夕烦闷的抽着烟,而就算他的车开得再慢,‘御庭华苑’也还是到了、501的别墅也还是到了。

将车停下,快步的走到501门口,站在刚才照片中女子站过的地方,抬头,目光所及之处,正对着她坐着摇椅晒太阳、看书的阳光房。

她想看什么?看里面有没有人?还是回忆怀着梓诺时候的寂寞?

到底,又是不是她呢?

顾子夕转身,目光环顾四周,除了葱郁的树、鲜妍的花儿、平整的草、还有其它别墅里的点点灯光,整个别墅区如同从前一样的安静。

顾子夕慢慢的按下入门密码,缓缓的走了进去——进门后,按下所有的开关后,刚才还漆黑的房间,此时一片璀璨的明亮,由于开关门的空气对流,阳光房里的窗帘轻轻摇动了两下,就象有人刚刚从这里离开而带起的风声一样。

顾子夕大步的走了过去,拉开窗帘——外面,依然是如画的风景,却无人影;房间,依然是空荡安静着,并无一人。

顾子夕缓缓退后两步,在她常坐的摇椅上坐了下来,轻轻拿起手边本已翻开的杂志,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

办公室,研发部。

齐微和许诺,一起到区时的办公室,三人就产品研发期初的定位、价位带设想、消费人群预估、产品特性、成份细节等,做了深入的沟通。

“相对于顾氏之前的商品,这次的似乎要年轻许多?”许诺问。

“对,顾氏是个成熟品牌,产品一直面向25岁以上的客户,这次不管是外观设计、还是研发理念,都往下拉了几岁,18岁以上的客户为主。”区时点了点头。

“以上多少?到25还是到35?”许诺继续问道。

区时的眸光微微一闪,仍快速回答:“我的定义是18到28,顾总希望把这个年龄段拉得更大一些。”

“ok,我明白了。”许诺点了点头,看着区时想了想,又问道:“和之前产品最大的区别是哪里?”看见齐微有些不耐的表情,许诺抱歉的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之前的产品,我是以对手的身份去了解的,核心的东西还不太清楚。”

齐微在心里翻了翻白眼,表面上仍微笑说道:“没关系,你继续。”

“区总,我是指核心优势。”许诺看着区时,补充了一句。

“对受损发质的改善速度更快,日常的深层次护理效果更好。原理是植物萃取的技术更加先进了。”区时点头答道。

许诺将区时的话快速的记下来后,点了点头:“好的,我暂时只想到这么多问题,有新问题我再问你。”

“ok,非常乐意回答你的十万个为什么。”区时做了个ok的手势,笑着站了起来。

许诺与齐微谢了区时后,一起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齐微看着许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笑笑说道:“产品的本质、成份、针对人群,其实大致差不多,只是宣传角度不同罢了,所以那些问题,问等于没问、答等于没答。”

许诺转眸看着她,淡淡的说道:“我入行时间短,总是要弄清楚了,才能有思路。不似齐经理,胸中自有丘壑。”

“各有各的方法,你也不用谦虚。”齐微轻哼了一声,站在许诺的办公室门前,下意识的往里看了一眼后,对她说道:“早些下班吧,顾总怕是等久了呢。”

“你也一样,再见。”许诺点了点头,转身回到自己办公室,整理了一些资料后,便提着电脑包离开了。

…………

待到去到顾子夕办公室楼层,整层楼的灯都亮着,而谢宝仪也还没有离开办公室。

“找顾总?”谢宝仪抬头看她。

“是啊,说是让我下班上来来着。”许诺点了点头。

“恩,你进去看看吧,我也才上来一会儿。给他找了几个秘书,面试都觉得不太满意,有些事情我得抽空过来处理。”谢宝仪淡淡说道,似是牢骚,又似解释。

“能者多劳麻。”许诺笑笑,转身往顾子夕办公室走去,推开门后——办公室的灯倒是亮的,里面却空无一人。

“子夕?”许诺试着喊了一声。

“难道走了?”许诺等了一会儿,仍没有人回答,她走到桌面翻看了一下,车钥匙和电话都不在,当下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宝仪,顾总可能先走了,我也走了,你也别太晚了。”许诺与谢宝仪打了招呼,拿出电话边给顾子夕打过去,边往电梯间走去。

…………

御庭华苑。

“顾先生,您订的包间还要吗?”

“现在几点?”

“10点10分。”

“暂时、暂时不要了吧。”

“好的,我帮您取消。”

“谢谢。”

顾子夕挂了电话,看着窗外的夜空良久,只是思绪仍是纷乱一片。

“子夕,你先走了吗?”这次,电话是许诺的。

“突然有点事情,你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吗?”顾子夕沉声应着——这一次,他必竟还是说谎了。

“恩,刚结束。你现在哪里,还没有回公寓吗?”许诺问道。

“在外面,正准备回去。”顾子夕的声音,有些涩涩的,心里却满是负罪感。

“哦,好,路上小心,我正在路上。”许诺的声音,一如平常的淡然而温暖,让顾子夕一直跳动不安的心,慢慢的踏实了下来。

“好,你也小心,我就回来了。”顾子夕轻声应着,慢慢挂了电话。

目光在房间慢慢的转了一圈后,慢慢的走了出去——直到房间由明亮转为黑暗,他慢慢转身,将一切又关在了身后。

将所有对她的思念、将所有因那十夜而生的悸动、将曾经想照顾她一生的承诺,全关在了身后这间华丽的房子里。

“每一次,我们都错过。我想,或许我们真的没有缘分吧。”顾子夕穿过种满指甲花的花园,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第三节味道?是属于她的指甲花………

回到市区的公寓,已经是11点半了,顾子夕拿出门卡,想了想,又举手轻轻的敲着门——他知道,这里,会有一个人在等他回来。

“来了。”许诺的声音,轻快脆亮,如一道暖阳,照进他沉郁的心里。

“你回来了。”许诺拉开门,满眼的明亮、满脸的明媚,全然不知他心里的矛盾,让人看着心酸。

“我回来了。”顾子夕轻声应着,伸手将她紧紧搂进怀里,那力度,似乎是在害怕她会离开。

“没喝酒吧?”许诺被他突来的热情,弄得有些莫明,仰起头,看着他开玩笑说道。

“没有。”顾子夕轻扯嘴角,勉强回了她一个微笑。

“没有就好,否则酒驾抓进去了,我还得去赎你呢。”许诺看着他,眸光微微闪动了一下——他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

“那你会不会去赎我?”顾子夕伸手将她的脸按进自己的怀里,低低的说道——他竟然有些害怕她的目光——那样明亮、那样简单、却又,那样敏感。

“当然了,只要你不继续捂着我的脸,把我给闷死了。”许诺的整张脸都贴在他的胸前——那里,有熟悉的指甲花的味道。

许诺的身体微微一僵,脑袋里如同有电流闪过——他今天说要带自己去个地方;然后,他连个电话和信息都没有就离开了;然后,他再回来,就是这样失常的表现;然后,他的衣服上,藏在那熟悉薄荷香里的,是原来在这里天天可闻着的指甲花的味道——一种属于夏天、属于香甜的味道。

他,去哪里了?

他,去见谁了?

是艾蜜儿?还是那个她?

“顾、子夕?”许诺的声音不由得微微的发颤。

“没事,我是太想你了。”顾子夕轻轻松开她的头,低头在她唇间轻吻了一下,轻声说道:“我回来之前你在干什么?”

“在做资料,你再不回来,可能我就先睡了。”许诺笑着说道。

“别太辛苦,我会心疼的。早些睡,我去洗澡。”顾子夕微微笑着,揽着她往里面走去。

“好啊,我去收拾一下电脑。”许诺点了点头,笑着问道:“要我帮你拿衣服吗?”

“不用,你的手省着点儿用。”顾子夕摇了摇头,看着她的笑嫣如花,突然低头沉沉的吻住了她。

从轻吮、到浅吸;从摩挲、到辗转;那吻里,带着强烈的占有的味道……

许诺的心里,一阵微微的慌乱,却只是惦着脚尖,配合着他的热吻——从清浅、到热烈;从交互、到缠绵……

“许诺……”顾子夕轻抵着她的额头,低声喊着。

“今天怎么啦?有心事?”许诺眯着眼睛,脸上有淡然而具有掩饰性的笑意。

“原本想带你去个地方,可是你回来太晚了。”顾子夕看着她,柔声说道:“我想和你一起做一件事,这件事很重要。所以,明天你一定要7点下班,好不好?”

“好。”许诺点了点头,敛下双眸,不看他眼底的挣扎——那,就明天再说吧。

…………

顾子夕洗完澡回到房间的时候,许诺闭着眼睛,呼吸轻浅而均匀。

“许诺。”顾子夕轻喊。

许诺的睫毛微颤,却没有睁开眼睛。

顾子夕伸手在她的脸上轻抚了一会儿,看着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悄身的离开了房间。

直至此时,许诺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那扇关上的门,她不用想也知道——他应该在花房里抽烟。

许诺掀开被子,慢慢的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星点的灯光,她的心里却一片平静——还有什么样的结果,是她不能接受的?

在爱情里,她将自己放得很低,已经低到——在分开时,他还有不舍,她都觉得聊以安慰。

子夕,其实你真的不用为难,让你这样一个理智果断的男人,为难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我的罪过?又或是让我又有一点点喜悦?

…………

抽了大半夜的烟,顾子夕再回到房间时,许诺仍是刚才的模样——似乎是太累了,睡了半夜,连姿式也没有改变。

顾子夕轻轻上床,伸臂将她轻轻的搂在怀里,和着她的呼吸,努力的入睡。

……第四节结婚?许诺,我们结婚吧………

清晨起床,许诺已不在怀里。只是,胸前却有一片凉凉的湿意。顾子夕的心微微一痛,立即掀开被子冲了出去:“许诺——”

“你起来了?早餐马上就好了。”许诺明亮的声音轻快的传来,顾子夕打着赤脚,快步走过去,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

“干麻呢?一大早的发疯。”许诺的眸光微暗,却仍笑着说道。

“我看我真是要疯了。”顾子夕轻叹了口气,看着她说道:“怎么办,我看我一步也离不开你了。”

“是吗?有吗?我怎么不觉得?”许诺笑着,却快速的转过身去,不想让他看到,她发红的眼圈有多狼狈。

“许诺,我们结婚吧。”顾子夕突然说道——原本准备了昨天晚上的求婚,可他失约了。

他不知道,下一个精心准备,又会被什么样的事情、什么样的心情所阻断——不如,去它什么仪式、管它什么形式,只要她答应就好。

许诺的身体猛的一僵,半晌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想过很多种结果,却独独没有这一种。

“许诺,我们结婚吧,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当求婚的话说出口后,他的心里似乎长长的松了口气——一旦做了决定,对她的、对婚姻的渴望,便如野草般在心里疯狂滋长起来。

“今天晚上,我们两个,举行一个小小的订婚仪式;这周未,我们就去拿证;等你这次的案子做完,我们就举行正式的订婚仪式;等到公司的情况再好一些,我们就举行一个盛大的结婚仪式;”

“我想,送一套房子给你,让你来布置,我想看到那房子里,所有的角落、所有的家饰,全有你的影子;”

“我想,看着你穿着婚纱去坐旋转木马,让那七彩的木马,带着我的新娘去飞翔,最后又飞回到我的身边;”

“然后,我们一起努力造人,你不要再吃避孕药,我们给梓诺再生两个小妹妹,或者小弟弟。两个够不够?或者你喜欢更多一些。”

“我想……”

“顾子夕……”许诺的声音,有着微微的哽咽。

“别告诉我你不愿意,小心我把你绑到民政局去。”顾子夕用力的扳过她的身体,让她面对着自己。

“我的早餐要糊掉了。”许诺的眸子里有淡淡的感动,更多的却是凄凉。

“许诺——”顾子夕伸手关了灶火后,捧起她的脸,用力的吻了下去:“嫁给我吧,每天早上在我的怀里醒来;每天为我做早餐;”

许诺沉静的看着他,良久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们,试试吧。”

“谢谢你,许诺。”顾子夕低头,再次吻住了她——由温柔、到粗暴,似乎想通过这个吻,将心底残留的思念、沉积的悸动,通通驱走。

…………

“你都没刷牙呢,还不快去。”许诺微喘着看着他。

“老婆,早安。”顾子夕张嘴在她的唇间轻咬一口,沉沉的看着她半晌后,这才转身去了洗漱间。

许诺转身,将炉火重新打开,看着锅里的油重新热了起来、一个个煎饺慢慢的冒出轻烟、热闹的兹兹声此起彼伏,一股子浓浓的家的味道,自锅里而来。

只是,她的心里却弥漫着一股说不清的酸楚。

将早餐端到桌上放好,许诺坐在桌前,认真的写下纸条,然后换了衣服离开了。

…………

“子夕,突然有新的想法,所以赶去公司了,早餐在桌上,记得趁热吃。”

“子夕,你说的未来好美、好令人向往,我真的好想、好想——做你新房子的女主人、做你的木马新娘、做你未来孩子的妈妈,做一个被你爱着的幸福女人。”

“所以,我鼓起了所有的勇气,答应和你一起走进婚姻。可看到你做这个决定时候的无奈和放弃,我心疼了、心酸了。”

“所以子夕,原谅我太贪心,除了要你的爱情、要你和你一起的婚姻、要你给的未来,我还想要你的心里只有我;还想要你在吻我的时候,没有想起过去的某时、某人、某种放弃。”

“所以子夕,对不起,虽然我太想太想和你一起走进婚姻,可我,还是决定放弃。”

“许诺留。”

顾子夕看着纸条上娟秀的艺术字体,眸子一片沉暗——许诺,你那么聪明呵,我该拿你怎么办?我能拿你怎么办?

“许诺,结婚的事情你已经答应了,就这么办了。至于你说的那些问题,我会在近快的时间内解决。当然,包括我的心、我的过去。所以,我们可以先拿证,等那些问题都解决了,再举行婚礼。”顾子夕迅速给许诺回去了信息,然后坐在桌边,大口吃着她这个生活白痴为他做的早点。

心里,突然涌动着一股幸福——而这幸福,是她给他的。

…………

许诺看着手机里长长的信息,心下微微悸动,却直接扔进了回收箱,放下手机,将全副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9点的时候,顾子夕将当天的鲜花儿抱了进来,许诺仍趴在桌上写写画画,并没有抬头看他。

顾子夕站在她的身边,认真的看着她——她画,他看,这样的姿式一直持续了有十多分钟。

直到旁边的黎丽和戚小雨,觉得整个办公室的气压低得不适合人呼吸,齐齐的从资料中抬起头来,对许诺说道:“许经理,我们去实验室转转。”

“拍些照片回来,和工作人员随意的聊聊,不要有目的,就是随意的聊。”许诺抬起头来,看着她们点了点头。

“好的,知道了。”黎丽和戚小雨点了点头,将录音笔打开放在工装裤的口袋里,一起去研发室闲逛了。

许诺要求的工作方式很奇怪,但却很有用。

总在不经意中,会碰触到她们大脑里某根灵感的弦,如火花一闪。虽然大都零碎,却越积越多。

她们也学会了,在那火花一闪时,便迅速拿出手机将自己的想法录下来。回头再听,连她们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这样跳脱的灵感。

许诺告诉她们,这些火花,可能会用到很多、也可能一个也不能用上,但它会激发你关于创意的潜力,让你的脑袋转动起来。

最后有用的是这种思维方式,而不在于这些想法有多新、多好。

还没到创意的最后,她们也不知道这些火花倒底能用上多少,但已经从这样的工作方式里,找到创意的自信——在资料整理和录用中,被消磨掉的自信。

…………

“没有目的的聊天?这种工作方式很有意思。”顾子夕若有所思的看着许诺。

“每个人都有自己一套激动发灵感的方式,而聊天,可以吸取到对方特别多的思想——每个人的思想,在经过整理再表达出来,已经失去了许多价值。因为她们会理智的去选择:哪些该说、那些不该说、哪些要怎么说。”

“只有在聊天时,那一瞬间迸发的想法,才最真实,最能反应他对事物的看法。所以,这时候收集起来的,研发人员的想法,对于产品的推广路径非常重要。”

许诺转眸看着顾子夕,说话间,眸子里熠熠生辉着,闪动着灵动而闪亮的光彩。

顾子夕看着她长长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许诺,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是在说和我有关的事情,我会非常高兴的。”

“无聊,我要工作了,别老是过来打扰我的工作。”许诺的脸微微一红,转头继续自己在稿纸上的涂鸭——这样的话,莫里安也说过:

许诺,你那眼神,只有恋爱的女孩子才有。你却只有在对着工作时才有。你让我是高兴呢?还是沮丧呢。

呵,他们不知道,工作从不会让她伤心、不会让她失望;全心投入工作之后,她会忘记生活中所有的压力,象个孩子面对自己心爱的玩具般,只有喜爱和喜悦。

“许诺,我的信息收到了吗?”顾子夕转身走到她的面前。

“我的杀毒软件会自动过滤垃圾信息。”许诺的眸光微闪,轻俏的说道。

“许诺!”顾子夕不禁恼怒。

“你再不走,我可要找洛简投诉了!我刚才正有灵感呢,全被你打乱了。”许诺随手抓起桌上的一张稿纸,捏成纸团扔了出去。

“你工作吧。”顾子夕沉静的看着她半晌,转身走了出去。

许诺低头看着自己的画板,强迫自己不去想他早上说的话,那些,都太美好,美好得让人贪恋;她强迫着不去想他整夜的未眠,那样的他,让她觉得难堪。

“许言,你说我该怎么办?”

“许言,我想,他是爱我的,只是这爱里,仍然是有条件的——就是那个女孩不再回来。”

“许言,我其实想结婚,真的想,可是,他这样提出来,我却又心有不甘——他是在用责任、用婚姻,强迫自己去忘掉那个女孩。这样的他,到底是爱我多一些?还是爱她多一些?”

“许言,是不是,我应该不计较?有爱情、有未来、就该知足了?”

许诺对着画纸,上面画出一个又一个的房子——每一个房子,都有一个大大的窗户、有一个大大的院子、一棵大大的树、有手牵手的一家人。

她,真的想要一个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