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48他的选择

chapter148 他的选择

“许经理,你不会昨天晚上就睡这儿了吧?”黎丽远远看见办公室里的灯光,推开门便笑着喊了起来,在看见许诺头下枕着的东西是什么时,不由得吓得噤了声——那居然是顾总的肚子。

她小心的、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然后关上了门、然后慢慢的走远些,看着走廊里三三两两的进来的同事,急中生智,拿起电话给许诺拨了进去。

在看见许诺伸手揉眼睛时,黎丽忙按掉电话,轻轻吁了口气——还好还好,要是给别的同事看见了,不知道又会传成什么样子。

…………

许诺睁开眼睛,鼻息里有熟悉的味道:是香槟玫瑰、是薄荷香味儿、是——指甲花的味道……

许诺缓缓侧过头去,头下的柔软,是他的肚子,目光继续往前,白色的衬衣上,黑色的睫毛膏、粉色的唇膏……

许诺轻轻闭上眼睛,心里一阵翻腾的酸意,让人有种想吐的感觉。她深深吸了口气,压制下翻涌的情绪,慢慢的睁开,用手撑着地面,慢慢的坐起来,眼角有泪水干涩过后的紧绷感。

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顾子夕,再转头看向窗外透过雨滴的微阳,太阳雨,竟下得如此的美丽。

“太阳升起来了,新的一天,又来了。”许诺深深吸了口气,用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腿,然后稳稳的站了起来,一张一张的看着自己昨夜的画稿,拿起电话给洛简打了过去:

“洛总,创意的初步稿子已经出来了。”

“恩,我很累,需要彻底的休息。”

“是,初稿我先给你,接下来的工作,你来安排。”

“不行,我不能坚持下去。”

“对,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后续?”

“她先休息两天,后续她会继续完成。”顾子夕伸手拿过她的电话,对洛简说道。

“你不适合替我做决定。”许诺从他手里接过电话,按掉通话之后,淡淡的说道。

“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以解释。”顾子夕看着她沉声说道。

许诺的目光直接看向他的胸口,深深吸了口气,轻声说道:“好吧,你是我老板,工作上的事情,你可以替我做决定。”

说完后,轻扯唇角,脸上是淡然而轻讽的笑意:“所以,你的安排我接受,我现在回去休息了。”

顾子夕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胸口,雪白的衬衣上,两团如墨的黑迹、点点粉红的唇印、被淋湿后又被空调风吹干的衬衣皱巴巴的,怎么看都是一副暧昧过后的春色景致。

“不是你想的那样。”顾子夕不禁一阵懊恼。

“睫毛膏的质量不太好,我推荐一个牌子给她,哭过后不掉色;不过,唇膏的颜色挺漂亮,方便的话,帮我问问她,是几号色。”许诺笑着说道,转身将桌上的资料、电脑,一股脑儿的全扫进了那个超大的公文包里,帅气的甩上肩膀后,背朝着他率性的挥了挥手:“顾总,再见。”

“许诺——”顾子夕伸手抓住她纤细的手腕,满目冒火的扯着她大步往前走去。

“我不喜欢别人对我用强。”许诺被他拖着往前走了两步,用力的站定下来,看着被他捏着的手腕,冷冷说道。

“去我办公室。”顾子夕手微微放松了力度,却仍然没有松开她。

“你以什么身份要我过去?”许诺轻挑眉梢,眸子里是淡淡的冷意。

这冷意,让顾子夕只觉身上一阵发冷,握着她手腕的手,不自觉的松了开来,沉沉的看着她良久,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以什么身份,你会跟我过去?”

“没有。”许诺直接回道。

“那我就只能用强了。”顾子夕松了的手重新握住她的,说话仍是一字一句的——心痛着、心疼着,却不能放手。

说完之后,扯下她肩上的大包,拉着她快步往电梯间走去,一路上遇到同事,都吃惊的看着他们,却又都识趣的侧身让开——早上的报纸,登了他们去民政局的照片:照片上两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但顾子夕是半跪的、许诺是站着的,背景是民政局。

新闻的标题是:任性总裁民政局求婚,哪个幸运女子能拒绝?

这可真是神速度啊,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离的婚,这就又再婚了——而这离婚的时机,正是和顾东林斗得两败俱伤的最狼狈的时候;这再婚的时机,又正好是公司稍见转机,订单大涨的时候。

这两个有意思的时间,让人回味无穷——难道,又是上演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难道,又是上演的:你若不离、我定不弃的患难见真情戏码?

只是,这才结婚,不在公司秀秀恩爱,怎么又闹上了呢?

…………

各种猜测在坊间流传,而顾子夕已经扯着许诺的手,不顾员工的目光,将她带到了办公室。

随着办公室的大门,砰的一声关上,顾子夕这才松开了许诺的手,看见被自己捏得发青的手腕,他紧紧闭上了眼睛,半晌之后,才慢慢的睁开,看着她倔强的脸,低声说道:“对不起。”

“还有呢?”许诺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腕,淡淡问道。

“昨天我得到她的消息了,所以过去找她,聊了一会儿,安置好后就回来了。”顾子夕简单的说道。

“哦?”许诺扯唇轻笑,那笑容里是满满的讽刺:“安置好了吗?不知道这次是金碧辉煌的别墅呢?还是精致典雅的公寓?”

“你非要这样和我说话吗?”顾子夕看着她低声吼道:“我们分开五年第一次见面,她有些情不自禁,所以才会有这些印子在我的身上。”

“最后,我不是放下她回来找你了吗?我说会解决她的问题,就一定会解决。昨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不适合说其它的事情。”

“此去经年情尚在,别来君可曾无恙?这叙旧谈情,自然是要的。”许诺轻轻笑着,眼圈也不由得微微发红:“倒是我的错,让你们不能尽兴了。”

“你这样曲解我的意思,有意思吗?”顾子夕从未觉得她有如此难沟通,只是看见她眼底的冷意,心底却又是一阵心慌:“对不起,我太急了些。我是想说,我们需要一些时间缓冲,请你理解、也请你相信我。”

“我从来都不是你的什么人,你哪里需要我的理解,你又何必还要我的相信。”许诺生硬的说道。

“许诺,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儿听我说话?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我对她的感情你也知道,你也说过愿意等我找到她后,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现在我决定放弃她和你在一起,你还要闹哪样?”顾子夕头痛的低吼起来。

许诺只是看着他,沉默着并不说话。

“我情绪有些急燥,你先去休息室休息一下,这事情,我们稍后再说。”顾子夕伸手扯了扯头发,看着她无奈的说道。

“休息室?”许诺冷声问道。

“对,在我确认你不会离开前,你只能留在这里。”顾子夕看着她冷冷的说道:“再说,你的手上还有公司最高的机密,你这样出去合适吗?”

许诺敛下眸子,沉默半晌,点了点头:“我不休假了,我现在回办公室。”

“许诺,你希望我怎么做,你告诉我。”看着她决然的背影,顾子夕的心,慢慢往下沉去——她就是这种个性,刚刚认识的时候就是这样了,这段时间的温柔、和谐,让他忘了:许诺,从来都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女子。

许诺的步子微微一顿,仍是快步往外走去。

“你回家休息吧,工作的事,你和洛简去商量决定。”顾子夕颓然说道。

许诺脚步不停,快步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

“洛简,你批她两天假,但是后续的工作必须由她主持完成;你再跟进一下齐微那边的进度,尽量保持两边进度的一致。”顾子夕给洛简打了电话过去。

“老大,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今天的新闻都出来了,怎么你还搞不定她?”洛简听出顾子夕声音里的疲惫与无奈,小心冀冀的问道。

“按我说的去安排吧。”顾子夕沉默了半晌,轻轻挂了电话。

…………

“许经理……”

看见许诺背着大包又回到办公室,黎丽和戚小雨低喊了一声。

许诺将包打开,将几大张稿纸给她们两个:“按照这个思路,整理剧本,情节先后和广告词,你们自己发挥,能有三个以上的版本是最好。”

“哦,好的。”黎丽连连点头。

“我先休息一下,两小时后喊我起来。”许诺揉了揉有些发痛的额头,踢掉鞋子后,又窝进角落的软沙发里,闭上了眼睛。

黎丽和戚小雨交换了一个眼神,走到门边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些,这才关上门开始工作。

大约十分钟后,他们的大总监,洛简却送了条薄毯过来:“照顾好你们的许经理。”

“哦。”戚小雨连连点头,接了毯子盖在许诺身上。

洛简便也在这间不算是太大的办公室里坐了下来,拿着许诺的手绘草案,一字一句一图,看得极仔细、细缓慢。

“许经理接下来是怎么安排的?”洛简看着黎丽问道。

“许经理让我们将这个草稿整理成剧本。”黎丽答道。

“恩,你拿去复印两份,然后按许经理的意思进行整理,许经理醒来后,告诉她我拿走了一份。”洛简将原稿递给黎丽,看着她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黎丽拿着稿纸快速的跑了出去。

洛简侧头看了看睡着的许诺,想着刚才顾子夕让他上去拿毛毯时,无论是声音还是神情,都是他从未见过的沮丧与沉郁——在顾东林压迫他最狠的时候,他也只会有沉积的力量,而不是沮丧。

他们之间,这是怎么啦?

……第二节钟意?演戏高手………

接下来两天时间,顾子夕安排了打扫的工人,去‘御庭华苑’收拾了一下房子,补充了一些日用品,和钟意通过一次电话,人却没有再过去。

由于忙于下半年原辅料采购资质谈判,每天几乎都是三四轮的谈判,她没有时间去‘御庭华苑’,也没时间再去找许诺沟通。

只是每天早上,仍然让人把花儿按时送到她的办公室;每天中午让洛简单独给她点餐送过去;每天晚上做完事后,下来看看她:她的办公室总是灯火通明,和两个助理埋在资料堆里,心无旁骛着。

每每看到她在工作中的专注,顾子夕都觉得她满身的光彩,吸引着身边所有人的眼球——也感染着他们与她同样的投入。

许诺,是不是,只有工作能给你安全感,所以你才能如此投入?

许诺,我们说好要一起努力的,不要轻易说放弃,好吗?

每个晚上,顾子夕都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外,直到两个助理下班前,他才会离开,尽量刻制着自己不进去打扰她——他不知道她看到他没有,而她却连一个余光都吝啬着不肯给他。

…………

两天后,御庭华苑。

“方便接电话吗?”电话是艾蜜儿打来的。

“方便,他这两天没有过来。”钟意轻声答道。

“那天晚上情况怎么样?他有没有怀疑?”艾蜜儿的声音里,有一丝紧张。

“没有,他完全相信了我,因为我对这里的环境太熟悉了,对当时的时间和过程也说得很清楚。”钟意自信的说道。

“那、你们、你们有没有……”显然,问到这个问题,艾蜜儿有些难以启齿。

“哎呀,这个、这个、当然有了……”钟意故作娇羞的说道:“你说他和那个许诺在一起是怎么回事?怎么我觉得他像忍了好久一样,都折腾死我了,成夜成夜的不让人歇着。”

“他和许诺是正经谈恋爱,当然不会天天干这事儿,和你可不同,不管是真的那个她,还是假的这个你,全都是交易!你们之间除了这个,还能干什么。”艾蜜儿的语气里,是狠狠的恨意,语言却极尽挖苦和讽刺。

“可不是麻,象他这种体力的男人,一般女人可受不了,还好蜜儿姐不用伺候他。”听见艾蜜儿咬牙切齿的声音,钟意得意的笑着,心里却是连一点底都没有——顾子夕那夜只留下张纸条,说有事先走了,然后这两天都再没露面。

除了有做工人过来做卫生、补充食物日用品外,这里连电脑都没有,那碟机里的片子还是学生看的货,她觉得憋气不说,实在是弄不懂顾子夕的意思。

看那天晚上的情形,他是相信了自己的身份的;而且,从他情不自禁的吻里,看得出来,他也有些动情的;艾蜜儿说过,他对这女人用情也深得很,可为什么会把自己晾在这里两天不闻不问呢?

“好好儿缠着他,制造他和许诺之间的矛盾。这两天我会去公司看看,有进展我告诉你。”艾蜜儿冷声说道:“那方面,你尽量满足他,让他没有余力再去找许诺;在他的衣服上、身上什么的,留下点儿记号。你很聪明,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好,我知道了,他下次来,我一定缠他个几天几夜。”钟意笑着挂了电话,打着赤脚走到阳光花房,看着满园火红的指甲花,心里不由得犹豫:要不要给顾子夕打电话?

如果太主动,会不会露馅?

…………

顾子夕办公室。

“先生,我一个人在这边,有些害怕。”

“先生,我想见见儿子可以吗?”

“先生,如果不方便,那、那我就再等等吧。”

“先生,你什么时候可以过来?”

电话里,钟意的声音怯怯的。

这些年过去,她的个性和声音,都一如当年;她对他的怕,也一如当年。

“先生,今天就到这里好吗?”

“先生,今天中以了吗?”

“那,你继续吧。”

他们之间的对话,就只有这么多了;支撑他五年想念的载体也只有这么多了;只是,那么浓的思念,再见面,却只觉惘然——一切既如当年、一切又已不是当年。

“先生……”

“我明天会过来,见儿子的事情,以后再说。”顾子夕温柔应着,却并没有答应她见梓诺的事情——既然最终不会留下她,那就让梓诺以后只有许诺这个妈妈好了。

既然他们从交易开始,就让他们之间,就以交易结束好了——对不起,你,来得太晚了。

“那边很安全,你不必害怕,有事给我电话。”顾子夕说完,便匆匆挂了电话——似乎,害怕在她怯怯的声音里,陷入过去的回忆。

……第三节创意?许诺的自信………

研发办公室,许诺正在给区时、洛简讲解创意思路。

“这次的创意,专注两个产品特点:一个是专业、一个是快速。我们的设计思路是,以小剧场的形式,表现产品快速这个特点;而在整个画面中,用动作表现专业的特点。”

顾子夕走进来的时候,许诺正对着ppt讲解,当眸光对上推门而入的顾子夕时,心下不由得微微一窒,只觉得呼吸有些窘迫。

“顾总来了,正好一起听听。”区时忙站起来,将主座的位置让给顾子夕。

“可以吗?”顾子夕沉沉的看着许诺——他怕影响她的情绪,以至于让她难以发挥。

许诺轻敛下眸子,淡淡点了点头,控制着情绪,将头转向ppt。

“我们的剧情设计,是一个刚毕业的女生,兼职平面模特儿,刚拍了一组平面造型,回家的时候,又淋了一场雨,整个人狼狈不堪。这时候,又接到一家时尚杂志社的面试通知,她必须在一小时内赶去面试。但她的头发上又是颜色、又是胶水,光是正常清洁都需要半小时,更不谈好好的护理了。”

“而且,她还不能直接去护发工作室,得回家换衣服、取资料。”

“当她焦虑万分的回到家时,突然想起才收到的a牌洗发水试用装,回忆当时店员介绍说有快还洁净、深层护理的功能,于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决定试一试。”

“快速的洗完澡和头发后,发现头发和在理发店做过深层护理的效果是一样的,直接吹干就ok了。”

“于是,心情愉快的换上衣服、高跟鞋、翻出面试资料,将化妆品扔进包里,便愉快的出门了。然后在电梯里快速的化了淡妆,直到求职公司。”

“因为自信、良好的外形、取得了这次面试的成功。”

说到这里,许诺的眼底,也透出明亮的光彩,转过身来,看着在坐的几个同事,声音一片明亮:“拍摄平面时,不停的换妆、换发型;这一组为快镜头;”

“收到面试电话的喜悦心情,想起硬梆梆的头发焦虑的情绪,边往回跑淋雨后的狼狈样子,这一组,是慢镜头。”

“回家后的系列情节都是快镜头,到时候要请导演考虑一下切镜头,用组镜头代替连惯的情节,突出快速清洁和洗后的柔顺效果。”

“换衣服、换高跟鞋、电梯里化妆,全部用扫描式超快镜头,表现用以表现自信和都市快节奏的感觉,和我们产品的主题不谋而合。也给消费者造成购买压力——这么快节奏,就不要慢慢挑了,快买吧:传递出来的是这个信号。”

“时尚公司的面试,用正常倍率的镜头,画面要体现时尚、高品味、高自信的状态。”

“面试结束后的喜悦心情,撑着伞跑出办公大楼,雨滴打在伞上、雨滴打在绿色树叶上、雨滴打花瓣上,全部用特写镜头,加光处理。”

“这一段特写,与女主洗发时的镜头进行并进切换——表现出:用我们的洗发水,不仅有如此美好的体验,还为成功助力。”

“整个短剧,围绕快节奏、自信、美好体验这三大主题来进行,不仅故事情节是这样,画面的裁减、镜头的切换也要这种感觉。”

许诺从ppt前走到桌边,看着洛简说道:“情节方面,大家可以讨论一下,哪些地方要删减——我以设计之初,会考虑情节的完整性、故事表达的全面性,但要达到重点突出、卖点明显的效果,情节还是过多了些。”

“恩,情节设计方面,可以后一步再考虑。对于表现方式、这种表现方式的表现力,大家看看有没有什么意见?”洛简点了点头,示意许诺坐下来,待大家一起讨论。

“基本上能表达我对产品设计的全部意图。我刚看草案的时候,就非常兴奋。这样的创意,比起一个气质寡淡的大头美女,站在那里骚首弄姿要好得多。”区时满意的说道。

“对于产品的表达方式,我认为这种故事型是不错的;对于场景的选择,也是女孩子们喜欢的时尚、摆拍,符合我们产品年轻的定位,能吸引年轻的消费者;而快节奏、职场新鲜人的定位,也能让这部分人群有认同感、代入感。所以整个情节、场景、人物背景的选择,与产品的契合度很高。”顾子夕也点头,同意这样的表达方式。

“ok,既然两位都同意这样的表达方式,我们就情节方面再来讨论一下。”洛简一脸笑意,点头说道——知道许诺在创意上面的天份,但她的创意放弃走高大上的路线,与产品的诉求如此契合,还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应该来说,半个月的终端执行工作,对于她在创意的接地气上,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情节还是多了一些,不够简练,广告时间不会太长,情节过多会影响主题呈现、镜头也会显得不干净。”顾子夕看着ppt想了一会,转眸看向许诺,轻声说道:“做案子,开始是做加法,越到最后就越要做减法。你给自己的减法,有没有切入口?”

许诺点了点头,淡淡说道:“主创人员,对于每一个情节的设计都有自己想表达的意图,很难做出取舍。”

“所以,这样的减法,我们一般交给定位消费人群去做。”许诺说着,转眸看向黎丽和戚小雨,接着说道:“比如说,产品定位人群是18岁以上的消费者,我们会把这个创意用ppt的形式表现出来,然后各类商圈做消费者取样调查:比如说a类商圈,我们取100个样,让他们看ppt,将印象最不深刻的ppt删掉。”

“b类商圈、二级市场等等,都会做这样的行为,最后确认留下来的ppt画面,然后做定稿。”

“而在二级市场、三级市场的调查结果,可以交给当地最大的经销商,由他们拍摄后在当地投放,这样的话,一次创意、一次调查,却可以针对性的用到三级市场,在推广的前期投入上是节省的;在后期产出上,是极具针对性的。”

“怎么确保方案的保密性,不流给对手?”顾子夕再问。

“这个洛总监来考虑,我只考虑创意本身的问题。”许诺淡淡说道。

“洛简,你的意思?”顾子夕微微皱眉,看着洛简问道。

“一般是委托第三方市场调查公司去做。”洛简看这两人,知道正斗着气,只得小心的接着话。

“我们这一次,时间好象不太充裕。”顾子夕再问。

“是的,而且,这个情节可删减的余地不大,我想就我们几个人决定就ok了。您看呢?”洛简征求着顾子夕的意见。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看着许诺说道:“一周内,完成ppt的情节选样,然后定稿。”

“好的。”许诺淡淡应着,关了手边的电脑,收拾好资料后,也不打招呼,径直离开了讨论室,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顾子夕看着她的背影,沉沉的叹了口气,转眸看向洛简:“齐微那边的进度怎么样?”

“明天可以出创意,不过,依我了解的状态来看,和之前的想法,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精细度更好了一些,产品立意的表达更清晰了些。”

“明天听听她的创意,尽快确定下来。许诺这边,你多照顾些,精神看起来有些差。”顾子夕看着洛简说道。

“你都搞不定,我就更搞不定了。”洛简叹气着说道:“这几天,她连家都没有回,吃睡都在办公室。不过,我们做创意的,思路来的时候都是这样,倒也不奇怪就是了。”

“是吗?”顾子夕的语气淡淡的:“我知道了,你们继续讨论吧。”顾子夕说完,站起来径直往许诺办公室走去。

……第四节谈谈?许诺的决定………

一直走到她面前,伸手揭开她脸上的书,看着她淡淡说道:“你准备在案子出来前,一直不回家?”

许诺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他皱眉说道:“顾大总裁这话问得好笑,你不是怕我泄密吗?”

“我这两天会议比较多,没时间过去。下周我会去和她谈清楚。或者,你和我一起过去。”顾子夕看着她无奈的说道。

“顾总没有谈情叙旧的时间,得向人家请假呀,和我说有什么用。”许诺笑着,从软椅里站了起来,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边打开电脑边说道:“我要工作了,顾总随意。”

顾子夕沉沉的看着她半晌,低声说道:“两天时间,也够你冷静了,晚上一起回家,我们聊聊。”

许诺停下手中的动作,抬眼看着顾子夕,淡淡说道:“下班了去楼下咖啡厅坐坐吧。”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去揉她的头,却被她下意识的避开了。

当下不由得看着自己悬在半空的手苦笑:“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糟蹋自己的身体,就算有人心疼,吃亏的还是自己。”说完轻轻叹了口气,转身往外走去。

“别自大到以为,所有人的动作都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许诺站起来,随手抱起一堆杂志就往他身上扔去。

顾子夕停下脚步,任那些五颜六色的杂志砸在自己的背上,直至全部落地,才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许诺,嘴角慢慢扯出一道上向的弧度:“你终于肯发脾气了?终于肯正常和我说话了?”

“神经病。”许诺瞪了他一眼,悻悻的重新坐了下来。

“晚上6点,楼下咖啡厅,不见不散。”顾子夕的声音温柔而清朗,说完后,转身大步往外走去。

…………

“许经理,你好酷哦。”刚刚一直站在外面不敢进来的戚小雨,在顾子夕走得不见人影后,才跑过去将书全捡了起来,抱着一堆书,满眼发光的看着许诺说道。

“快做事吧,一周出结果,时间紧着呢。”许诺的脸不由得微微一红,嘴角却带着丝丝的苦笑。

能谈什么呢?

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结果。

或者,她只是心里太清楚,她想要的结果,他给不了,所以,她连想都不去想。

…………

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在工作中,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儿,将ppt的任务分了一半给黎丽和戚小雨,三个人关着门,捧着咖啡,脱了鞋,有的将腿盘了起来,有的将脚翘在办公桌上,有的抱着电脑窝在软椅里,奇形怪状着,唯一相同的,就是眼睛紧紧盯着屏幕,双手在健上快速的敲动着。

齐微站在她们的办公室前看了半晌,目光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有人路过这边时,才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盯着下属迅速的整理方案。

而她自己,则看着窗外的空中花园,久久的没有动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下午,6点。

顾子夕准时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许诺抬头,心里有着微微慌张,又有些连自己也不明白的凄惶——她一直避着他,不是因为赌气,只是因为不想太早做决定。

只是,她原本也不是个善于逃避的人,这件事,终究还是要有个结果;她以为的适合分开的时候,原来竟来得这么的快。

合上电脑,拎起随手的包,慢慢的站起来,看着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他半晌,深深的吸了口气后,终于还是迈出了步子。

“包给我。”顾子夕伸手在她的面前。

“不用,习惯自己拿。”许诺轻轻摇头,将这个超大的公文包,跨在肩上,身子挺得笔直。

顾子夕也不勉强,两人也不再说话,安静的走到电梯口、安静的下楼、安静的在咖啡厅里常座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两杯摩卡。”顾子夕点了咖啡后,看着许诺说道:“我希望,我们在这件事情上,都保持冷静。”

许诺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对不起,我想我是有些任性了。”

“我不觉得你任性,我只想你能理性看待这件事情,它是一件早已预期的事情,我以为,我们都有心理准备去面对它、解决它。”顾子夕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许诺继续点头:“是,我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对自己的承受力还是高估了些,所以有些失态了,抱歉。”

“许诺,我不是来听你道歉的,我是在请求你给我们的感情一条出路,请求你给我时间去解决问题,你明白吗?”顾子夕对她油盐不进的态度失望又无奈。

“我明白。”许诺点了点头,看着顾子夕诚恳的说道:“子夕,我不希望你会认为我现在的态度,是在逼你做选择、逼你表态,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我所有的情绪,都是我最真的实表现。”

“就算对所有的事情都有预期、虽然早就知道她在你心里的份量、虽然早就说好,在合适的时候挥挥手离开,可我也幻想你能多爱我一些时候、也幻想就算她出现,你也不会让我太难过。”

“所以,知道你会拥抱着安慰她、知道你因为她而忘掉我,我也会伤心、也会失望,所以,子夕,你真的不能对我要求太高。”

“你若希望我如开始的时候说的那样:在合适的时候离开,大家笑着说再见。我想,我真的做不到。很抱歉,让你为难了,也让你失望了。”许诺低下头,轻咬着下唇,似乎在思索着如何将话题继续下去。

顾子夕的眉头,却因着她的话,越皱越紧,伸手抓住她扭在一起的手,认真说道:“许诺,你都在说些什么?你都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但是你放心,我有我的脾气,却绝不影响你的选择。所以子夕,我想,我应该恭喜你,多年来的心愿,终于得偿。所以子夕,别在意我是否难过,我愿意遵守我们开始的承诺,在合适的路口,各自分开。”许诺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看着他时,目光一片莹亮:

“子夕,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我仍然要对你说:跟着心走,你的心会告诉你,你要的是什么?”

“我要的是你,我很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怀疑?”顾子夕只觉得自己已经有些要抓狂了——和她,怎么就说不清呢。

“是吗?”许诺低头轻笑,涩涩说道:“当我把指甲花儿摔掉时,你的第一反应就是推倒我来保护花儿;当你知道她的消息时,第一反应就是去找她,甚至忘了我还在办公室等你;当你的身上印满她的痕迹时,你都没想过我会生气,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

“所以,子夕,你的心在告诉你、也在告诉我,她才是你最爱、最重视的女人。”

“不是的。”顾子夕断然否认。

“好了,你三十二岁、我二十三岁,都是成年人了,也别做这些无谓的争辩,如你所说:我们循着自己的心去走。所以你选择她,而我,选择离开。”许诺捧起咖啡,一口气喝了大半杯,然后抓起公文包站起来,对顾子夕说道:“子夕,再见。”

“许诺,我来找你谈,不是要这个结果的。”顾子夕站起来,直直的看着她。

“我的结果,是给我自己的。”许诺看着他,笑容里是温柔的不舍。

“两个人的事,哪里能由你一个人说了算!我说不许,就是不许!”顾子夕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不许她离开。

而他的电话,却在这时响了起来,顾子夕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是艾蜜儿,烦燥的按了下去,对许诺说道:“我给你一段时间冷静、同时也给我自己时间去解决这个问题,这段时间你住梓诺的房间,我不会打扰你。”

说到一半,电话又响了起来,顾子夕再看,还是艾蜜儿,只得又强行按下,看着许诺说道:“如果到时候,你还执意要离开……”

顾子夕的电话,接连响起,许诺的嘴角不禁一阵冷笑。

顾子夕正想按掉,这次的号码却换了顾梓诺的,顾子夕沉着脸,快速接起了电话:“梓诺,什么事?”

“爹地,我发烧,妈咪抱不动我。”电话那边,顾梓诺的声音虚弱而柔软。

“你现在哪里,爹地马上过来。”顾子夕边应着,边示意许诺买单。

许诺不由得翻了翻白眼,伸手招来服务员买了单,顾子夕才刚刚挂了电话:“梓诺发烧,可能有40度,蜜儿搞不定。”

“现在哪里?”许诺不由自主的跟在他的后面,急急的问道。

“别墅,放学回去后有些拉肚子,他们没注意,就开始发烧。”顾子夕扯着许诺的手,大步往停车场走去:“梓诺身体很好,很少生病。40度以上,如果不及时处理,会有麻烦。张庭有手术,现在不能过去,得马上送到医院。”

“那你快些。”许诺似乎忘了刚才还在说分手的事情,自己拉开副驾驶的门就坐了进去。

直到顾子夕打着车子,许诺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她这算什么?以刚刚说分手的时间来算,她充其量也只是个前女友而已。

人家儿子有爸爸有妈妈还有阿姨,关她什么事?她又以什么身份去?她站在他们一家人中间,又算什么角色!

可是?

想到顾梓诺那张刻板中带着生动的脸、那双让她有着莫明熟悉感的眼睛,她的心就软软的,慌慌的,生怕孩子会有什么问题。

“顾子夕……”许诺看着顾子夕,底气不足的说道:“我还有点儿事,就不和你一起过去了。梓诺有什么事,你记得给我个电话。”

发虚的语气,似乎从心里觉得,她不管顾梓诺,是多大的错事儿。

而实际上,他真的不关自己的事麻——看着顾子夕瞪着她的眼睛,许诺拉开车门,快速说道:“你快去吧,孩子病了耽误不得。我晚一会儿去看他。”

说着便快速下车,关上了车门,并往后退了好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