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49安排钟意本章加字4000

权少的新妻

顾子夕的眸色猛沉,心里不禁冒起一阵无名火,一脚油门,车子快速的飙了出去,没再理会许诺。

看着绝尘而去的顾子夕,许诺轻咬下唇,低低的自语着:“顾子夕,我们,就到这里吧,再见。”

当下毅然转身,大步往公司方向走去,只是,在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

…………

“怎么回事?”顾子夕车子停下来的时候,艾蜜儿正站在别墅的路口等着他。

“我也不知道,这烧来得又猛又快,他才嚷着说发热,我过去一量,就已经40度了,我给张庭打电话,他助理说在手术上。我不敢给吃药,贴了退热贴,敷了冰块,可是温度始终不下,现在都42了。”艾蜜儿一路小跑跟在他的身后,急得都要哭了:“我给你打电话,一直接不通,我都要急死了。”

“发烧是身体机能的一种对抗细菌的正常反应,先去医院看看。”顾子夕看着急得手足无措的她,想发的脾气又压了下去——她这个当妈的,在照顾孩子方面,真是让人不放心。

“顾梓诺,怎么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顾子夕走到顾梓诺的房间,他正躺在小**,脸被烧得红通通的,又软又虚的样子。

“爹地,我觉得我需要去医院了。”被烧得软软的顾梓诺,却是冷静而理智:“我的背好痒,脖子也有一点点。”

顾子夕脸色微变,快速拉开儿子的衣服,翻开身子,背上已经有一些红疹。当即看着艾蜜儿吼了起来:“你是怎么当妈的?发烧了都不知道检查一下他的身上。”

“我、我、我急着给他退烧。”艾蜜儿凑过眼去,那些个红疹中还夹着些水泡,不由得怯怯的问道:“是出水痘?”

“难为你还知道水痘。”顾子夕快速抱起儿子,大步往外走去。

艾蜜儿忙拿了小包,将冰块、毛巾、体温计全装在里面,跟着顾子夕快步往外跑去,这一来一回之间的跑动,她已开始轻喘起来。

“你别去了,省得我还得分心照顾你。”顾子夕从她手里接过小包,冷冷的说道。

“我……”艾蜜儿空着手站在车边,看着儿子烧得浑身发软,顾子夕一脸冷意,只觉得又心疼、又尴尬、又难堪。

“妈咪,你休息,我没事的。水痘会传染,你不要过来。”顾梓诺的脸上挤出勉强的笑容,安慰着艾蜜儿。

顾子夕转头问她:“你得过没有?”

“恩。”艾蜜儿连忙点了点头。

“恩,那就不会被传染,你回去把梓诺发烧后开始用过的东西全扔了。”顾子夕面色冷淡的交待完后,便升上车窗,快速的往医院而去。

…………

“梓诺,身上痒,可以用小手拍拍,但千万不要挠,能忍住吗?”顾子夕边开着车,边留意着儿子的情况。

“能。”顾梓诺软软的点了点头,脸上却是一片难受的模样,躺在椅子上的身体,也止不住的来回磨蹭着。

顾子夕从后视镜里看着儿子难受的样子,不禁一阵心疼,脚下用力,加大了油门。

…………

顾子夕赶到医院时,张庭正好下了手术,给顾梓诺做了各项指标检测后,对顾子夕说道:“是水痘,不过因为伴有高烧,出并发症的机率比较大,并发症主要是脑膜炎和肺炎,所以我先给他退烧,等体征稳定下来,我再给他做全套的血液和肺部检查。”

“恩,你安排吧。”顾子夕将梓诺抱在怀里,烧得软软的小身体,一点儿力量都没有。

“梓诺这个情况,应该已经有两天的病程了,都发展到脖子了。如果早些发现,是不会发烧的。真是太大意了。”张庭看着顾子夕,不禁有些责怪的意味。

“他从小也是蜜儿照顾的,没想到她这次会这么疏忽。”提起这事,顾子夕也是一阵恼火。

“算了,你责怪她也没用。她若是不懂的话,看着也只当普通的发烧或者皮肤瘙痒来办了。”张庭无奈的摇了摇头,开了方子后对顾子夕说道:“我先去缴费拿药,住院手续办起来要些时间,先在我办公室输液。”

“好的。”顾子夕点了点头。

…………

“顾梓诺,为什么两天不舒服都不告诉妈咪?也不给爹地打电话?知不知道这是很危险的?对你自己来说危险,还会传染给小朋友,爹地妈咪都会很担心。”抱着浑身发软的顾梓诺,顾子夕还是忍不住责备他。

“对不起爹地,你们、你们都好忙。”顾梓诺讷讷的说道。

“妈咪也很忙?”顾子夕沉声问道,下意识的眸子微微闪动——家里的工人虽然少了很多,但还轮不到需要她亲手做事的程度。

“妈咪要学插花、要学钢琴、还要学煮茶,她最近表现很好哦。”顾梓诺小声说道,黑亮的眸子轻轻敛下,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恩。”顾子夕点了点头,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温度完全没有降下来的迹象:“梓诺一个人坐会儿行吗?爹地去给你弄点开水过来。”

“不要,我不喝,要爹地抱。”顾梓诺吃力的摇了摇头,胖胖的小手,软软的抓在他的衣襟上,看起来温软而虚弱。

“好。”顾子夕的声音软软的,腾出一只手给张妈打了电话过去:“我现在张庭的医院,梓诺病了。”

“你说什么!她在收拾行李?”顾子夕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

“你让她接电话。”顾子夕只觉和股怒气上涌。

不知道张妈在那边说了句什么,顾子夕沉声说道:“那别管她了,你先过来吧。”

放下电话,顾子夕的眸子一片阴沉——许诺已经快有一周没有回公寓,现在却去了公寓收拾行李:她这是下定决心要分开了?

顾子夕握着电话的手,一时间青筋直冒——从被人不断打压的过去,到与顾东林对决的后来,到与她这段感情的现在,他从未试过会有事情脱离他的控制。

而这失控的事情,恰恰是他最在乎的。

“爹地,谁在收拾行李?”顾梓诺看着顾子夕沉郁的眼神,软软的问道。

“别人。”顾子夕看了儿子一眼,收起了电话,帮他轻轻拍着已开始长泡的后背:“爹地帮你拍拍。”

“恩。”顾梓诺点了点头,将头完全靠在顾子夕的臂弯里,闭上眼睛休息。

直到张庭将药配好,帮他打上;张妈带了些小零食和水杯过来后,顾子夕才拿着单子去办住院手续。

“要住院啊?这个在家养着就好了。”张妈边说着,边在椅子上铺小棉垫,让顾子夕把梓诺放在椅子上坐着,自己拉了椅子在梓诺的身边坐下,搂着梓诺靠在自己的腿上。

“恩,因为发烧,要观察两天。张妈这两天就辛苦一下,我另外请个护工帮忙。”顾子夕点了点头,拿了住院单离开——因为有张庭在、因为他有钱、只是简单的门诊病人,也开了vip病区的单人病房。

…………

“张奶奶,是不是许诺在收拾行李?”在顾子夕离开后,顾梓诺坐直起来,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张妈问道。

“是啊,她说最近会很忙,要住在公司,所以要带些日用品和衣服过去。”张妈点了点头。

“张奶奶,你说,许诺和我爹地是不是吵架了?她好久都没给我电话了,我爹地今天脾气特别大,还凶我妈咪了。”顾梓诺皱眉说道。

“我说梓诺,你生着病呢,就别管大人的事了。乖乖,这烧得浑身都发软呢,来,躺在经奶奶腿上睡会儿。”张妈轻拍着顾梓诺的背,慈祥的说着,心里却为这孩子的敏感而心酸——许诺将所有的日用品和衣服都拿走了,门锁匙、车钥匙都放下了,看这情况,比吵架可严重得多。

只是,她可不想让这孩子生病的时候,还操心他们大人的事。

“张奶奶,我好难受。”顾梓诺软软的说道。

“恩,张奶奶给你拍拍,你先睡。”张妈暗自叹了口气,对这孩子却是一片怜惜——生长在富豪之家的他,似乎是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小皇帝,可平时陪他最多的是家里的帮佣;这连孩子生病了,让一个平时不带孩子的大男人在这儿跑前跑后。

可怜的孩子。

那个许诺也是,平时和孩子多好的样子,这会儿又不见人影,大人有矛盾是大人的事儿,和孩子置什么气。

唉。

张妈边给梓诺拍着后背,边轻叹着,看着顾梓诺红红软软的小脸,一阵心疼。

…………

办好住院手续后,顾子夕便让张妈回去休息,他陪着顾梓诺的身边——毕竟,张妈的年纪大了,明天还有一整个白天要她来陪呢。

“爹地,好热。”

“捂捂汗,流了汗,烧就退了。”

“爹地,脖子好痒。”

“梓诺乖,不能挠。”

“爹地,要喝水。”

“好,爹地给你拿。”

“爹地,要听故事。”

“……”

“爹地,难受。”

“爹地抱……”

顾梓诺各种的难受,顾子夕却是第一次陪着生病了、完全是个孩子模样的儿子,一边心疼着,一边却有些吃不消起来。

…………

“子夕……”大约十点的时候,艾蜜儿拎了大包小包的东西过来。

“你来了。”顾子夕抬眸看了她一眼,又转眸看着好不容易睡着的儿子,把他的双手握在手里,怕他睡着了失控会乱动。

“梓诺怎么样?严重吗?怎么会要住院呢?”艾蜜儿将包放在旁边的陪护**,站在床边着急的问道。

“你最近在干什么?”顾子夕突然问道。

“我……”他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艾蜜儿一点准备也没有,一时间不由得有些慌乱起来。

“梓诺说你最近很忙,以至于连他生病你都不知道。”顾子夕冷冷的说道:“我对你没有其它要求,但你必须把儿子照顾好。你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我怎么放心让你继续照顾他?”

“子夕,你不要总是用这种口吻和我说话好吗?”艾蜜儿定定的看着顾子夕,凄婉的说道:“我知道我是个没用的女人,可做为妈妈,我努力的尽我所能去爱他、去照顾他。就连最精确的机器还有出错的时候呢,你怎么能因为我一次的失误,就下这样的定论?”

“我不是在为我的失误找借口,儿子病了我比谁都担心、伤心、自责,可是,难道我是故意的吗?”

顾子夕抬头轻瞥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回去吧,明天白天能来的话,尽量来一下。白天有检查,张妈一个人怕是不行。护工只能按要求做粗活儿,也指不上。”

“我今天晚上在这儿陪梓诺。”艾蜜儿低头说道。

“你陪?”顾子夕的脸上现出微微的不耐:“你能不能总是给我找麻烦?”

“子夕,梓诺小时候生病也是我照顾的,我不会给你找麻烦的。他是我儿子,他生病了,我不可能不陪。”第一次,艾蜜儿倔强着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随你。”顾子夕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她。

艾蜜儿转过身去,打开刚才带来的大包小包,在旁边撑起了一个简易的衣架,然后将顾梓诺这两天要换的睡衣、外衣、拖鞋分门别类的放了进去。

然后又将近十条毛巾,按顺序挂在了另一边。还有水杯五个,分别贴着药一、药二、药三、白开水、饮料的标签;玩具五套、吹风机两个、幼儿护肤品两套、毛巾手套五幅。

她基本把顾梓诺在家里用的东西全搬来了,然后毛巾手套应该是刚去买的,是为了怕他忍不住抓身上的泡吧。

“你让一下,我帮他把手套套上,然后你可以歪在沙发上睡会儿。”艾蜜儿拿着一双手套过来,看着顾子夕轻声说道。

“恩。”看着她对儿子的仔细周到,顾子夕心里的火气,也慢慢的消了下去。

她从来都把自己定位在亲生妈妈的位置,所以对儿子的照顾有妥贴也有疏忽、有细致也有手忙脚乱——这些,都是一个当妈的正常模样。

而他,却从来没将她当作儿子的亲生妈妈,所以总以挑剔的眼光看待她对儿子的照顾,所以,总是诸多不满、诸多指责。

在照顾儿子这方面,或许不是她做得不够好,而是自己太苛责了吧。

顾子夕从床边慢慢的站起来,艾蜜儿已经帮顾梓诺套好手套,又过去拿了毛巾隔在他的胸前和背后,这样就不用在他睡着的时候帮他换汗湿的衣服。

看着艾蜜儿熟练而利落的动作,与平时的柔弱无助大不相同,顾子夕不禁有些诧异——她的这一面,自己从来没有留意过。

对于儿子,她的确是个合格的妈妈。

“我去外面抽支烟,有事喊我。”顾子夕看着忙碌的她,轻声说道。

“好。”艾蜜儿弯腰背对着他,低低的应了一声。

直到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她才慢慢的直起身体、慢慢的转过身去,看着窗外椅在栏杆边抽烟的他,心里尽是委屈与酸涩。

真的是离婚了呵,对她的态度竟恶劣至此;真的是以为找到了梓诺的妈妈了,是想让他们‘母子’相认吗?所以无故的刁难自己、指责自己,以逼自己对梓诺放手?

子夕,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不得不算计你、你也随时在算计着我?

子夕,你为何不明白,我爱你,无论我是怎样的虚荣,我都没有放弃过爱你;你为何不明白,我爱梓诺,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我都把他当自己的儿子。

就算最后,我失去了全世界、失去了你,唯有梓诺,我绝不会放弃。

艾蜜儿伸手抹掉不争气的眼泪,转过身去在梓诺的床边坐下,看着儿子软软嫩嫩的小脸,心里柔软一片。

“宝贝,你就是妈咪的儿子,谁不能把你抢走。”艾密儿将脸贴在儿子的小脸上,嘴角是温柔的笑意。

…………

“去。”

“不去。”

“还是去吧,你在担心他。”

“还是不去,那男人还以为你欲纵故擒,这时候又故意示好呢。”

“可是,你虽然是他爹地的前女友,也是他的好朋友啊!你们可是忘年交呢?”

“可那个男人那么自以为是,又懂算计,还很霸道,碰到了怎么办呢?”

“许诺,你真是没用,你还是舍不得分开、所以生怕见面了又会答应合好吧。”

“不是,当然不是,去就去,怕什么。”

“…………”

复杂的思想斗争,许诺终是抵不过对顾梓诺的担心,终于停下在房间转圈圈的脚,对着镜子说道:“许诺,做你想做的事,管他怎么想!”

看着镜子,许诺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抓了钥匙就往外走。

…………

“张庭,顾梓诺住哪间病房?”到了医院门口,许诺在旁边的小卖部挑着礼物,边给张庭打电话。

“喂,他病了自然有他妈妈照顾;顾子夕手忙脚乱,自然有他老婆帮忙;你对我说这一大通是什么意思。”许诺将电话拿离耳边,看着还在听筒那边絮叨的张庭,只觉得莫明。

“你问他吧,我看看顾梓诺就走。谢谢。”等他说了房号后,许诺便快速挂了电话。

…………

抱着一个大熊站在病房门口,房间里的温馨让她站在那里,无法再进一步——顾梓诺躺在病**,两只放在外面的小手,妥贴的套着毛绒手套,整个人看起来虽然虚弱,却有一股乖巧的柔软。

顾子夕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头靠在床头打着盹;艾蜜儿正拿着一张薄毯帮他轻轻的盖上。

似乎感觉到她的视线,艾蜜儿轻轻抬起头来,见是许诺,不由得微微一愣——“嘘”她随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帮顾子夕盖好毛毯后,直起身子,慢慢的走了出来,轻轻的带上门后,对许诺说道:“他们两个都才睡着。”

“听说顾梓诺病了,我来看看他。”许诺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毛绒熊递给艾蜜儿:“等他醒了,麻烦帮我送给他。”

“唉呀,梓诺是出水痘,不能碰这些带毛的玩具。”艾蜜儿看着这个材质普通的玩具熊,心里暗自嫌弃:“要不等他好了,你再送给他?”

“不好意思,我不太懂这些。”许诺略显尴尬,又将玩具熊给收了回来。

“你没当过妈,不懂也正常,以后有经验就懂了。”艾蜜儿一脸温柔的笑意,在月光下,看起来一片温润的光华。

“那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他。”许诺敛着眸子,看着手中的玩具熊,淡淡说道。

“本来应该喊醒子夕的,只是他今天照顾梓诺,着实是累着了,这会儿又才睡着。”艾蜜儿看着许诺,抱歉着说道:“要不,你还是进去打声招呼?若知道你来了却没进去,我怕,我怕他会怪我。”

“不了,让他休息吧。”许诺淡然而笑,抱着玩具熊,慢慢往外走去。

白色的月光下,孤单的身影,纤长而倔强。

………第二节:子夕?对钟意的安排…………

“许诺……”

似乎是顾子夕的声音?许诺停了停脚步,却不敢回头——她怕自己才下决心和他分开,便开始有想念的幻觉。

她抱紧了怀里的小熊,慢慢的、继续往前走去——这被人瞧不上的小熊,此刻是唯一可以给她力量的朋友。

“既然来了,打声招呼,有那么难?”

果真是顾子夕的声音。

许诺脚下步子未停,只是低头看着怀里的小熊,只觉得自己这一趟来得有些多余——不管是否离婚,人家才是正儿八经的一家三口。

就算艾蜜儿不在,也还有个女人等着要帮他照顾孩子。

自己这算什么?

真是好笑。

许诺轻轻摇了摇头,往前的步子越发的快了起来。

“东西都搬走了?”顾子夕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大步走到她的面前。

“恩。”许诺停下脚步,抬头看着他,低低的应着。

“就这么算了?”顾子夕直直的看着她,目光深深的看进她的眸子深处,似乎想知道她真心的想法。

“是。”许诺轻扯嘴角,微微一笑,紧拥着怀里的玩具熊,淡然说道:“过两天我再来看顾梓诺。”

“无论我怎么做、无论我怎么求你,都不行,是不是?”看着她平静的面容,顾子夕不由得一阵无力与失望。

“对不起。”许诺抬头看着天空的月亮,白色的光华如匹练般挥洒,照得她的心事一片宁静。

“你说过,你爱我。”顾子夕看着她,似乎知道无法挽回,声音也变得轻忽起来。

“我,走了。”许诺将目光从月光上抽回来,转身慢慢往前走去——月光如华,而她的背影,一如初见:是骄傲的,也是孤单、是倔强的、也是决然的。

“或许我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爱你,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为难,可是你在我心中是最重要,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努力解决掉那些为难,以让自己专心的爱你。”

“你或许也不如你自己想象的那么爱我,所以虽然全力以赴,却仍无法奋不顾身。一有风吹草动,你就怀疑我是不是不够爱、怀疑你自己是不是值得爱;”

“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努力,克服那些障碍、那些心魔,可现在,你却转身就走。不求你现在就释然一切,只求你给我一些时间、只求你再等等我,也做不到吗?”

顾子夕跟在她的身后,一字一句,大声喊道。

“师傅——”许诺伸手拦停一辆计程车,拉开车门,快速的坐了进去:“师傅,麻烦你去**南路,香江别苑。”

说完后,计程车便绝尘而去——而许诺,竟然一个字都没有。

这一次,顾子夕没有再留她——她下定了决心要走,他又如何留得住?

…………

“子夕,对不起,我问过她,她说不要进来的。”艾蜜儿看着顾子夕一脸阴沉的回到病房,心里不禁又是欢喜、又是害怕。

欢喜的是,他和许诺,终于闹矛盾了,而且矛盾还不小;害怕的是,他会不会因此而迁怒于自己?不让自己照顾梓诺?

“梓诺的烧已经退了,你去睡会儿吧。”顾子夕淡淡说道,走回床边,在软椅上坐下来,眼睛从那张薄毯上轻轻扫过,一把抓起来扔在了艾蜜儿身上:“以后别做这些无聊的事情。”

“我——”艾蜜儿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紧声说道:“你心里不痛快,何苦拿我撒气;就算是护士,看到你在空调房眯着了,也会给你盖上。”

“你们的爱情,若是牢不可破,任我再做什么,也没有用;你们的爱情,若处处生疑,就算我什么也不做,她也会看着我想起我们曾经的过去。”

“子夕,你对我公平一点好不好?就算我不再是你爱的女人、就算我不再是你的妻子,至少,我还不是个不识趣的女人。”

艾蜜儿闭了闭眼睛,深深吸了口气,伸手轻轻抚了下胸口,看着顾子夕说道:“子夕,你心情不好,我不和你计较了。只是不希望看到那个凡事尽在掌握的顾子夕,会为一个女人变得如此患得患失、变得如此容易迁怒。”

“你这样子,她未必喜欢,何苦。”艾蜜儿说完,便抱着他扔过来的毯子,慢慢躺回到**,背对着他,不再说话。

…………

顾梓诺的烧退了之后,整个人的精神便慢慢好了起来。而艾蜜儿在熬了大半夜和一个白天后,整个人便有些吃不消,只得叮嘱了张妈各项注意事项后,回到别墅静养。

“子夕和许诺闹矛盾了,梓诺病了,你最好抓住机会,让许诺就此出局。”

“好的,我知道了。”

“千万小心,情况若有不对,马上退回来等下一次机会。他这两天情绪不好,容易迁露,千万别把事情搞砸了。”

“我知道,你放心。”

挂了艾蜜儿的电话,钟意便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思索着要怎么提关于那个儿子的事情、怎么让他下定决心和许诺分手。

…………

“先生……”

“什么事?”

“我、我、我好害怕……”

“恩?”

“我梦见一个男孩子,他睁好大的眼睛看着我,要我救他。你说,那孩子、那孩子……”

“……”

“先生,能让我见见宝宝吗?”

“我半小时后过来,你在那边等我。”

“恩,好。”

挂了电话,钟意嘴角扬起一缕得意的轻笑。

…………

顾子夕推门而入,便看见钟意正坐在阳光花房的软椅上,拿着那本看了一半的杂声,轻轻的翻动着——立体的侧面,低垂的长睫(刷了睫毛膏),在傍晚的霞光里,有种雕塑般的精致。

似乎,这么多年,她一直坐在那里——看着书,等着他来。

有那么一瞬间,这画面让顾子夕有种时光倒流的恍然;只是,再定睛之后,眼睛这个女子,却无法唤醒他心底曾经千百遍的思念。

或许是物是人非、或许是思念成茧,不复当年——有些不忍,却终是要做出决定。

“你这次回来,主要是想见儿子?”顾子夕走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是的。”钟意将书工整的放在膝盖上,睁大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顾子夕。

“想认他,还是只想见见?”顾子夕再问。

钟意的眸光微闪,心下不禁微微着慌——他这样子,似乎和那晚完全的不同;但听语气,又不像是看出了什么。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梓诺现在的生活很平静,如果突然有个人冒出来说是他的亲生母亲,会让他难以接受,给他的成长带去阴影;这事若让媒体知道,则会影响他一生的发展。”顾子夕也不等她回答,看着她严肃的说道:“所以,我想你应该也考虑过这些因素。”

“是的,所以我只想看看他,知道他还好好儿的,我就满足了。”钟意的心里不禁暗骂顾子夕狡猾,这话一说,自己若不同意,反而显得自己这当妈的不为儿子着想了。

只是,虽然在心里恨得牙痒痒,表面上仍得装出一副‘你真是说中了我的心’的模样,连连点头说道:“所以那晚我根本不敢进这屋子。”

“既然你也这样想,我们就很好达成共识了。”顾子夕点了点头,面色比刚才柔和了许多:“我会安排你和梓诺的见面,至于身份,就以蜜儿妹妹的身份,让梓诺喊你小姨,虽比不上妈妈亲,也算是很亲了。”

“真的吗?”钟意轻咬下唇,似是万分的激动,一颗心却沉沉的掉了下去——艾蜜儿的妹妹、孩子的小姨,那她以什么身份留在他身边?

“那、那我们之间?”钟意仍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顾子夕脸色一沉,看着她沉声说道:“我们之间,再无未来。既然有机缘再见面,你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想做的,都可以告诉我,我尽量满足你。”

“想做、你的女人,行吗?”钟意敛下眸子,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好一副我见犹怜的乖巧模样,停顿一会儿后,又睁开眼睛,看着顾子夕说道:“先生,我不求名份,只求能和你在一起、能经常看到我们的宝宝,我就满足了。”

“为什么?”顾子夕沉声问道。

“因为,因为我爱你。”钟意突然大胆的说道。

“我不爱你。”顾子夕的话脱口而出——话说出口,顾子夕只觉胸口微微刺痛,只觉那声音,陌生得不像自己的。

不是不爱,只是这份爱,他盘算着,要全部给许诺;

不是不爱,只是这份爱里,相聚太短、分离太长,以至于他将爱她的心,分了一个角落给许诺,直到现在,许诺已经将他心的角落占据大半——如果分开,他这颗心,岂不是要没了大半?岂不是要痛死?

所以,他终于还是要负了那五年的承诺、终于还是要负了将婚姻只给她的誓言——终究,空洞的思念,抵不过现实的爱情。

终究,在感情上他没能做个成功的商人,在算计着投入与回报的时候,却忘了计算——感情给出去了,无论多少,都是收不回来的;

“所以,你不能留在我身边。”顾子夕从软椅上慢慢的站起来,看着窗外如血的夕阳,沉声说道:“这套房子你住过,就送给你。你还有什么想我做的,一个月内告诉我,我帮你做到。见梓诺的事情,我会安排人定期联络你。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

“先生……”钟意刷的一下站起来,从背后用力的圈住了顾子夕的腰,将脸紧紧的贴在他的背心,哭着说道:“先生,我爱你,我舍不得离开你。”

“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顾子夕用力的掰开她围在自己腰间的手,转身看着她说道:“我走了,好好儿照顾自己。你若结婚,我会送份大礼。”

说着松开她的手,大步往外走去。

“先生——”钟意哭着跑了出来,拉着他的胳膊求着他:“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乖。”顾子夕轻叹一声,伸手将她拥进怀里,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只怪我们相遇的方式不对、只怪我们再遇的时间太晚。我已经,没有多余的爱给你了。”

“我知道、我知道……”钟意趴在他的胸前,努力的哭着——终于从他的话里听明白了:他不是不爱那女的,只是现在更爱许诺。而许诺因为他和自己在一起和他闹矛盾了,所以他要和自己划清界限,以挽回和许诺的感情。

“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不怪你、真的……”钟意越哭越凄凉,大有肝肠寸断的气势。

“好了,我要走了,记得照顾好自己。”顾子夕轻叹一声,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先生,能不能、能不有今天留下来?只是今天一天好不好?再陪我一次?”钟意哭着,自他的怀里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我做饭给你吃?我们一起看碟片?我们一起出去散步?我们一起出去浇花。”

“好不好?只今天一次,以后我再也不联络你了。”钟意梨花带雨的哭着、求着。

“对不起,我不能。”顾子夕轻轻摇了摇头,狠狠的推开她,快步往外走去。

“先生,别丢下我一个人……”钟意一路跑出去,抱着别墅的大门,哭声凄凉而哀怨。

顾子夕拉着车门,转身看着她,良久,终是狠下心来——上车、打着、加油、发动,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车子猛然窜了出去,只留一段烟青色尾尘……

抱着柱子哭泣的钟意,此时也不哭了,却仍郁闷的坐在了地上——这戏才开始,就要结束了吗?

那个许诺有什么好,值得他放弃心中的女神而去迁就她?

要是成功了,自己成为顾氏总裁夫人,那可多威风啊;要是失败了,就只能得到这栋房子了,艾蜜儿的钱,肯定也是不会付的。

“你有什么想要的,告诉我,我帮你做到。”

突然想起顾子夕这句话,钟意伸手擦了脸上的眼泪,眼睛蓦的闪亮起来。

只是,到底是要想办法搞定顾子夕,做总裁夫人好呢?还是就此罢手,拿了房子再让他做件事就算了呢?

钟意就这样将头歪在花园的白色栅栏上,月白色的亚麻长裙、披散着长发、满脸的泪痕,那样凄楚的模样,任谁也想不到她的心里,却在做着这样的选择题。

…………

第二天,顾氏。

“顾总,早。”

“早。”

…………

“许经理,早。”

“早。”

…………

听到同事的招呼声,顾子夕知道许诺就在自已的后面进门,当下放慢脚步,慢慢转过身来。

“顾总,早。”许诺抓着包的手微微一紧,眸色淡然的看着他,仍做自若的打着招呼。

“早。”顾子夕轻声应着,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却只是定定的站在那里,既不走、也不让。

在匆匆的跑着打卡上班的男男女女的身影中,他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目光幽深而无奈。

而她,只是微微点头,侧身与他轻轻擦肩,大步走到一个同事的身边,与他轻轻的聊着天——就似每一个普通的员工一样:打招呼、走开、汇集到属于她的人群。

而这属于她的人群里——没有他。

随着她擦肩而去的身影,顾子夕缓缓转过身来,看着她与其它同事轻松聊天的时候,脸上浅浅的笑意,他不禁轻轻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眸底是与她相同的淡然与平静。

踏着同样节奏的步伐,穿过这群说笑着的人群,顾子夕走到自己的专用电梯前——按下电梯,进门,关门,淡然的眸子,没有再看许诺一眼……

“许经理……”看过新闻的人,都疑惑的看着她。

“电梯来了,快上吧。”许诺淡淡笑着,抢先走进了电梯,按下了研发部的楼层。

直到大家都上了电梯,整个电梯快处于超载的状态时,她一个人站在最里面的角落里,有种很安全、很安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