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150几分真心

权少的新妻

“许经理,这张也不要吗?这张好美呀。”

“不要,删掉。”

“许经理,这个镜头,是表现职场新人的阳光、积极、向上的快节奏镜头,我觉得能让针对人群找到代入感和认同感,应该保留。”

“不要,删掉。突出产品、突出产品。”

“就象写故事一样,有时候主角不出场,靠配角和场景烘托,这个很重要的。”

“这不是故事,这是广告,要主题鲜明,反应直接。”

“好吧,这张我就删了。”

“许经理,直接进入面试环节,走进办公大厅的镜头都不要吗?”

“不要,删掉。”

“所有人都在看她的头发,主题够鲜明了啊。”

“这镜头多少洗发水广告用呢?太滥了。”

“哦。”

…………

80页的ppt,许诺给自己的标准是留下20张。

经过两天的熬夜加班,取舍为难,已经删减到40章。还有一半,而这一半,比刚开始更加让人难以取舍。

三个人都是同时往下看,谁先发现要删减的,就发给另两个人,三人就这一张讨论半天,再决定删不删掉。

进展很慢,每一张的保留和删除,都很慎重、很不舍。

…………

顾子夕是下来听齐微小组的创意报告的,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看着她投入工作的样子、丰富的面部表情,心里涌上一股欣赏、同时也涌上一股失落----原来,分手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件普通的事。

工作进度,居然比计划中的还快;讨论问题的思路,更是毫无阻碍。

对她来说,除了许言,就没有一件事能重要过她的工作吗?

“顾总,可以开始了。”齐微抱着文件夹站在顾子夕的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办公室里的许诺与她的团队,嘴角轻扯起一抹冷笑。

“过去吧。”顾子夕点了点头,从许诺身上将目光收了回来,转身往另一边的会议室走去。

“好的。”齐微脆声应着,转身跟在顾子夕的身后,快步往会议室走去。

…………

“这个方案,完全推翻之前的设想,重新来过。立意的角度是:产品的特性、适用人群、专业功效。创意的主旨是:以最简单有效的刺激方式,让消费者以最快的时间了解产品的特性,并做出购买选择。“齐微将ppt打开,干练而专业的介绍着。

“首先是头发易出现问题的快镜头,选过多样产品仍不能完全解决问题的苦恼,以最快的速度引起消费的共鸣;然后是我们产品研发室的研发过程镜头:专业、可信、有效的形象,在消费者心目中建立了起来;接着是紧张的效果试用阶段,研发人员有的自信、有的紧张,请来试用的是直接从办公室抓来的职工,以上所述的各种头发问题都存在;最后是试用后效果的展示,简单直接,符合这个这类产品的消费者选购习惯。”齐微详细的解说着每个镜头的表现方式、创意思路,和能达到的效果。

整个ppt一共50章,简洁明快,诉求清晰。较之第一版已经有了跨越式的进步。

“区总,你的意见?”洛简看着区时。

“整个片子完全能够将产品的特性清晰的表达出来,诉求也足够的直接,就是表现形式上,和其它品牌有太多雷同。”区时走到电脑边,调整着ppt播放顺序:“这里,各种头发的烦恼,不仅有五个品牌这样做过,连洗衣粉都是这个套路;”

“再看这里,研发场景的表达方式,做水的、做化妆品的、都用过这种场景再现,包括我们的老对手卓雅,刚刚还在卖场做了这样的创意,所以这种场景的再现,对于消费者来说,可信度多大,实际上是不可预知的。”

“所以,这个案子的立意和表达方式,我觉得很ok,但是创意的表现形式,还是过于串烧、老套,消费者对这种广告的接受度,我感觉应该是有限的。当然,具体还需要数据来说话,这个洛总监应该最有发言权。”区时耸了耸肩,从投影幕布前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

“恩。”洛简点了点头,将区时的意见记录了下来,转头看着顾子夕问道:“顾总的意见呢?”

顾子夕看着齐微说道:“从传播的速度和记忆的逻辑来看,这个案子完全没有问题。我们做产品推广,倒不是要这创意有多新、多好,而在于推广的有效性。”

原本听了区时的意见后,脸色阴沉的齐微,在听了顾子夕的话的,神色略略缓和了下来,看着顾子夕用力的点了点头:“谢谢顾总的认可。”

“恩,所以从这点上来说,你是个经验老道的策划人,当然,还不是一个锐意创新的策划人,这一点上,我希望你能有进步。”顾子夕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在创意的表现形式上,区总说得确实让人顾虑,大家都在这么做,你也这么做,这就无意中给自己找了竟争对手、可比较对像,给人家做了免费宣传。这种增加对手的边际效应,在方案里要避免。”

“这……“齐微不由得有些尴尬----如果说区时只是客观描述了事实的话,顾子夕就是把这事实的结果,给摆了出来:自己的效果还没看到,倒是隐性的替别人打了广告。

“所以,用这种风格,再换一种表现方式,试试看。“顾子夕最后总结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改。“齐微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有些泄气。

顾子夕淡淡应了一声,站起来对洛简说道:”要加快进度,内部招商的时候,要有成形的片子出来。“

“好的。“洛简点了点头,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站起来,和顾子夕一起往外走去。

直到走廊,才问他最终的倾向:“顾总,你的意见是?”

“许诺的案子创意足够的好,表现力也强,但故事性太强,表达不够直接;对于一个15秒的广告片来说,情节过多,就过削弱刺激性;齐微的案子则和她的刚刚相反,诉求直接明快,但创意性太弱,叫卖的痕迹太重,不符合产品高端的形象。”顾子夕从口袋里拿出烟,递了一支给洛简,点燃之后,吐了口烟圈,接着说道:

“所以让她们继续改,这周未再做最后一轮讨论。我最终看好的,应该还是许诺的方案。之于产品来说,永远在品牌之后。所以品牌的气质不容破坏。齐微那个,太低端了。“

“恩,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参与到许诺这边的修改中去,争取情节的表达,更直接一些。“洛简点了点头,明白了顾子夕最终将会做出的选择。

“好。”顾子夕点了点头,转身看着大楼的玻璃窗外,慢慢的抽着烟。

“顾总,你最近好象烟瘾有些大?”洛简看着他问道。

“压力大,经销商问题才解决,供应商问题又来了。渠道还没有完全铺开,这次的新品定位高端年轻,终端的表现形式,最初定义为专卖店,今年是不可能的了,哪里还有钱去拿店面、出租金。”顾子夕沉沉的叹了口气,眉头纠结的样子,是他极少见过的低落与沉郁。

“挺过今年,都会过去的。”洛简轻声安慰着,心里也知道,这其中的压力,多少和许诺也有关系----离婚、结婚的新闻刚曝出来,两人的关系现在却降至冰点,几乎连话都不说。

“是啊,挺着吧。”顾子夕将手中的烟蒂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转眸看了一眼许诺办公室的方向,便乘电梯上去了。

…………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起雨来,做完最后一套ppt的修稿,已经是晚上8点。

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这次倒是齐微还在办公室加着班,做案子一整个月,倒是第一次见她比自己下班更晚。

“许经理,你刚才发过来的ppt,有两张打不开,你上来帮我看一下。“打来电话的是谢宝仪,可怜的她,上班做总监、下班做秘书,新推荐的秘书,顾子夕要么看不中,要么没时间看。

“哪两张?格式都是一样的,不应该会打不开呢?“许诺微微皱起眉头,从心里排斥着要去他办公的楼层。

“可能是插入图片的格式问题,我是用顾总电脑直接收的,他一会儿要看的话,会有问题,所以你上来帮我调一下。”谢宝仪边忙碌边说道。

“好吧。”许诺轻叹了口气,关了办公室的灯和门后,直接走步行梯到了楼上。

…………

“哪两张?”

“最后镜头切换的两张,你看,这图片格式和其它的不同。”

“我看看。”

“你先找找问题,转换一下图片格式,我去趟财务室拿报表,老太太一会儿到,这么晚还要看报表。”

“恩,我调好了给你信息,你去忙吧。”

许诺仔细检查着图片,其中五张是从绘图软件里直接转过来的,既不是照片格式、也不是图像格式,许诺调了一下,感觉应该就是这五张图片的问题。

想了想,给谢宝仪打了电话:“可能是绘图软件的那几张图有问题,我下去用我的电脑转换一下,不行我用手绘了重新做进去。”

“可以,你在我办公室先坐会儿,等我上来,我怕有人进我办公室乱看。”

“好。”

许诺点了点头,挂了电话后,索性拿了铅笔和打印纸,直接凭记忆将那五张图片手绘下来。

…………

郑淑仪上来的时候,朝谢宝仪办公室看了一眼,看见许诺,她微微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多想,直接去了顾子夕的办公室。

“听说你找到梓诺妈妈了?”郑淑仪看着顾子夕憔悴的样子,心里不禁又是心疼,又是冒火----一个大男人,为一个女人把自己弄得颓废不堪,象什么样子。

“你的消息总是这么灵通。”顾子夕站起来倒了杯水递给她,淡淡的说道。

“我绝不会同意你娶那种女人做妻子,我们顾家丢不起这个脸。”郑淑仪并不理会顾子夕讽刺的语气,认真而严肃的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顾家丢脸的事多了,嫂子嫁给小叔,快50岁又再生,这事当真还不够丢脸?”顾子夕看着她一阵冷笑。

“顾子夕,我知道你对我不满,你也知道我的手段,她不是当年的蜜儿,好歹是身家清白人家的女儿。”

“所以,我若不想让她进门、让你们的婚结不成、办法多得是。反正我们母子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不怕你更恨我一些。”郑淑仪冷冷的说道。

顾子夕看着她,深深吸了口气,沉声说道:“我不会和她结婚,我会让她主动离开,所以,你不要单独去找她,不要对她采取任何行动。让她到时候安静的离开就行了。”

“你不会和她结婚?那报纸上的事情是怎么回事?“郑淑仪将报纸拍在他的面前。

“不是一回事。”顾子夕看都没看报纸一眼,淡淡说道----他当然知道,报纸上写的是他和许诺的事情。

至于郑淑仪为什么会弄错,或者是知道自己曾有和梓诺妈妈结婚的想法,又突然和蜜儿离婚向许诺求婚,而许诺也是这么个年纪的女孩子,所以就误会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一回事,这个女人,必须马上解决掉。千万不要让媒体、让梓诺知道她的存在。”郑淑仪强势的说道:“我最多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她若还在,你别怪我对她不客气。

“我自有我自己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计划,所以你最好别插手,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顾子夕走到落地玻璃窗前,背对着郑淑仪不再理会她。

“既然这样,半个月后,我们就各办各的好了。”郑淑仪冷哼一声,转身往外走去。

…………

从谢宝仪办公室出来的许诺,在经过他的办公室时,隐约听到的话,只觉心里一阵收紧的发疼----他在说不会和谁结婚?是自己吗?

他说什么:我不会和她结婚。

他说什么:我会让她主动离开。

是不是说的自己?

不是的,一定不是的,自己和他已经分开了呵。

是那个女人吧,是他一心想要娶的女人吧,一定是这样。

许诺深深吸了口气,在听见郑淑仪往外走的脚步声时,迅速的往外冲去,直到跑到黑暗的楼道间,才摸着扶梯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去。

就算决定了分手,却仍不能接受,他亲口说出不会和自己结婚的话。

所以,所以,她仍然决定相信----他和他母亲说的,一定是那个女人。

在黑暗中,许诺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去,只觉得浑身发冷----他的信誓旦旦,究竟有几分可信?

他的苦苦挽回里,究竟有几分真心?

做为商人的他,把人性又把握了几分?以至于要一边深情一边绝情?

------题外话------

对不起对不起啊,原本有一万字,因为不满意,只留了4000,为了更精彩,大家耐心点儿,今天只看这么多哈。